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林墨乘瞪了他半晌,然后冷笑道:“我当然知道……我的袭青……可从来不会这么不乖。”然后他叹息一声,说道,“柏涵,师叔觉得你这辈子实在太不乖了,师叔真的很不喜欢……这么不乖的你。”
  “既然你这么不肯听师叔的话,那师叔就不勉强你了。就让更听话的来吧……”他这样说着,神识猛然开始侵入叶柏涵的识海。
  如山的记忆涌入叶柏涵的脑海,同时他本身的记忆猛然就开始坍缩,被一道封锁了起来,叶柏涵本能地拼命开始挣扎,却抵不过林墨乘那如同海潮一般汹涌而不可抵抗的强大神识。
  叶柏涵的挣扎逐渐脆弱下去,最后他终于不再动弹。
  再次睁开眼之后,少年对着林墨乘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叫道:“师叔?”
  林墨乘伸手把他抱了起来,送进了屋里,然后吻了吻他的脸。
  “袭青你好好休息。”
  叶柏涵回答道:“好。”


第81章 
  次日醒来的时候,叶柏涵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之间不知道身在何方,自己是谁。脑中全部都是一个叫做白袭青的人的记忆,然而他本能地排斥着这些记忆,仿佛那不是他本人的记忆一样。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干什么?”
  他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却得不到想要追寻的答案。
  然后有人在屋外敲门,叫道:“叶师叔,你起床了吗?”
  叶柏涵仿佛猛然从迷蒙中惊醒,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对了,他姓叶,不姓白。他想起来了……但是他叫什么呢?叶……叶……叶柏涵想不起来。
  然后他猛然从床上爬了下来,跑到门口打开了门,一脸焦急地对门口的青年问道:“告诉我!我是谁!?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乍然之间完全愣住,半晌才有些疑惑地问道:“叶师叔?”
  叶柏涵再一次问道:“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
  那弟子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叶师叔你名讳上柏下涵。”
  叶柏涵听了,反复咀嚼了半晌,心慢慢地就稳了下来:“叶柏涵……叶柏涵……对,这是我的名字。我不是白袭青,我是叶柏涵。”
  但是哪怕这样一再强调,叶柏涵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属于自己的记忆,反而满脑子都是关于一个叫白袭青的人。
  他有些茫然,又有些焦躁,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失去属于自己的记忆而带来的畏惧和不安。
  这种焦躁一直到了他见到了某一个人才终于得到缓解。
  色希音看到叶柏涵的样子时就察觉到有所不对,而当叶柏涵抓住他的手臂,神态紧张地问:“你是谁?”的时候,那不妙的预感果然成了真。
  叶柏涵失忆了。
  听到这个消息,洗尘峰是第一个乱起来的,丹、器两阁的长老匆匆赶过来就开始给叶柏涵进行检查,检查的结果很不好,叶柏涵几乎把所有事情都忘掉了,不管是伽罗山的,还是他俗世家人的。
  或者是因为失去记忆,叶柏涵明显缠人了许多。他虽然不记得色希音,但是却在色希音一出现就紧紧抱住了对方的手臂,随后就不肯再放开,而这种黏人劲儿一直到秦思归出现之后才好了一些。
  秦思归出现的瞬间,叶柏涵就猛然放开了色希音的手,转而拉住了自家三师姐的衣袖。
  他仍旧不知道秦思归是谁,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依靠直觉和本能从秦思归身上获取安全感——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秦思归愣了一下,才回答道:“我叫秦思归,是你三师姐。”
  叶柏涵便伸手就抱住了她,然后死活没有再放开手。
  秦思归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却也并不排斥,也伸手抱住了他。
  等到林墨乘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叶柏涵左手牵着色希音,右手牵着秦思归,看上去跟小孩子牵着父母的手一样。
  他皱了皱眉,然后才刻意露出一个笑容,向叶柏涵走了过去。
  结果还没靠近对方,叶柏涵却已经看到了他,猛然就往秦思归身后一躲。色希音眼神一动,秦思归不明所以,说道:“柏涵不要怕,这是林师叔。”
  这是林墨乘怎么也想不到的情形。
  他封印了叶柏涵所有的今世记忆,强行灌输进了大量有关白袭青的记忆,说到底不过就是为了混淆叶柏涵的自我定位,让他变得更加亲近自己。但是没想到昨晚睡前奏效了那么一瞬间,今天早上一起来,叶柏涵的态度就又变了。
  而且很明显,他在意识上并没有把自己变成白袭青,反而因为失去原本的记忆而对一切都充满了警戒心。
  但虽然如此,他色希音和秦思归的态度却如同以前一样亲近。林墨乘意识到这一点,看向两人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林墨乘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低下头去对叶柏涵叫道:“柏涵?”
  叶柏涵却只是把头埋在秦思归的背上,不肯说话也不肯有所反应。
  林墨乘的脸色有点难看。
  秦思归一看这架势,虽然还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本能地偏向了自家的小师弟,开口说道:“师叔你别在意,师弟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比较怕生,不是对师叔你不尊敬。”
  林墨乘听到尊敬两个字就觉得自己似乎被刺了一下。虽然秦思归肯定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还是难免让他想起叶柏涵以此为借口,试图与他保持的距离。
  但是此时人非常多,而且每个人都用在关注叶柏涵的情况,所以林墨乘即使想做点什么,也不得不自我克制。
  他盯了叶柏涵许久时间,不得不承认少年的意志之坚定是他平生少见。一般来说,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并且被灌输了捏造的记忆,那么就很容易被制造出来的记忆所控制,进而产生错误的认知。
  毕竟人是理性的存在,容易被语言所欺骗。
  但是叶柏涵却完全没有被那虚假的属于白袭青的记忆所控制,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并非白袭青,并且坚守着自己的认知。哪怕记忆被篡改,他也没有给林墨乘留下丝毫的空隙。
  林墨乘不知道该觉得骄傲,还是觉得郁闷。
  他的计划到此为止,已经是一败涂地。
  但是他不会就此放弃。
  一个人失去记忆之后,必然会露出许多破绽。一个失去记忆的叶柏涵,防备心一定会比之前那个对林墨乘充满了排斥和警戒心的叶柏涵来得低许多。
  从现在开始重新建立起两人的关系也是可以的。
  林墨乘正盯着少年,应真道人却猛然转身,然后望向了林墨乘,说道:“师弟,跟我过来。”
  来了。
  林墨乘在听说叶柏涵失去记忆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刻。那孩子总有办法让违背他心意的人招惹上麻烦。
  应真道人瞪着他,神态有些严厉,问道:“柏涵的记忆出问题跟你有没有关系!?”
  林墨乘在心里叹息一声,心想早知道叶柏涵心念如此固执,就直接封印住他的记忆好了,制造虚假的记忆不但费力,最后还导致自己的行为暴露。
  他对应真道人说道:“师兄要责备我吗?”
  应真道人猛地瞪向他,质问道:“为何要这么做!?”
  林墨乘说道:“我并不知道……师兄你在质问什么。”
  应真道人听了,却是开口说道:“从今日起,你便在自己的洞府闭门思过。十年之内,不许出洞府一步。”
  林墨乘听了,眼中漫出了勃然的怒火,半晌,怒极反笑,说道:“三百多年了,我倒是都没被罚过闭门思过了。”
  应真道人说道:“所以才让你这样肆意妄为!”
  林墨乘听了,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应真道人之后便回返到了寒泉小筑。这时候费长老等人已经为叶柏涵检查过了,但是没发现任何不妥。林墨乘封锁叶柏涵的记忆时并没有伤害他神识的意思,所以费长老也没检查出什么损伤。
  他只能根据叶柏涵目前的状况判断:“若没有弄错,柏涵可能是被人用了锁魂珠。”
  应真道人顿时皱紧了眉头,忍不住骂道:“真是混账!”
  他自然骂的林墨乘,倒是费长老不解其况,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相比问道峰众人对于叶柏涵本身记忆的关心,洗尘峰的师兄弟们显然更关心叶柏涵的知识记忆,发现他没什么事之后,就叽叽喳喳开始询问起了最近术法的研究问题。
  叶柏涵顿时有点懵,随后顺着一众长老的询问思考了半晌,竟也回答出来了不少问题,顿时让众人送了一口气。
  应真道人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这群师侄竟然只关心叶柏涵的丹器知识是否还完整,顿时颇为不满,故意清了清嗓子。
  有人瞬间会心,有人则比较呆,根本没有注意到应真道人的声音,不过很快也被同门迅速示意提醒,暂时放过了叶柏涵,依依不舍地退去。
  等大部分人走光之后,叶柏涵的情绪也好了一些。他虽然失去了记忆,却没有失去自身感知上的敏锐性,本能地发觉了来探望他的一众师兄都存着好意,那失去凭依而充满空落感的心情反而稳定了下来,感觉到了安全。
  应真道人说道:“希音你暂时就留下来陪柏涵吧。”
  无恨听了,说道:“我也留下来陪小师弟吧!”眼睛闪闪发光。
  应真道人却不赞同,说道:“你是女孩子,留下来成何体统!回去!”
  无恨倒是想说我也可以只是一件灵器,但是到底不敢跟应真道人呛声,最后还是不甘不愿地驱逐了回去。
  秦思归看无恨的下场,便也不好说什么。她其实才是那个很想留下来的人,可惜毕竟隔了及世,彼此的关系也不一样了。
  等所有人走掉之后,色希音关上了门,说道:“要不是大师兄闭关了,估计也没我什么事。”语气里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叶柏涵抬头问道:“……大师兄?”
  他失忆之后,反应一直有些慢一拍。色希音看他可爱,忍不住就戳了一下他的脸,说道:“你见到就知道了。”
  叶柏涵没有见到韩定霜本人,所以没什么感觉。他坐在床上,摸出了乾坤简在那里看着。
  色希音凑过去一看,发现乾坤简的某一页上,写了十分凌乱的三个字:换法阵。
  色希音皱了皱眉头,不解其中的意思,却见叶柏涵突然从床上爬了下来,说道:“我们去换掉外面的防御法阵。”
  色希音愣了一下,然后多少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伸手抓住叶柏涵的手腕,问道:“你是不是没失忆!?”
  叶柏涵愣了一愣,满脸茫然地望着他。
  色希音见他确实茫然,就问道:“为什么要换法阵?”


第82章 
  叶柏涵想了想,指了指乾坤简上的标注,说道:“上面说要换法阵……?”
  色希音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上面会写着换法阵吗?”
  叶柏涵说道:“我总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失忆,想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说要换法阵的话,应该就是现在在用的法阵已经不安全了,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可以在我不希望的情况下通过法阵进入寒泉小筑……所以我才觉得需要换法阵。”
  色希音:“……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你觉得是谁?”
  叶柏涵平静地回答道:“那位林师叔。”
  色希音有点震惊:“你真的失忆了?”
  叶柏涵回答道:“应该是吧。我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尽管如此,他却很排斥脑中关于白袭青的记忆,而白袭青记忆之中出现最多的人就是林墨乘,他本能地就觉得这件事跟对方有关。
  少年很平静地说道:“我是没了记忆,又不是没了智商。”
  “智商?”色希音一时没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叶柏涵想了想,换了个说法:“……脑子?”
  色希音:“……怎么觉得你好像在嘲讽谁?”
  叶柏涵问道:“有吗?”
  色希音虽然没法判断出叶柏涵到底在嘲讽谁,但是却深切地感觉到叶柏涵在失忆之后给人的感觉变尖锐了。
  少年坐在那里,明明模样还一如既往地稚嫩软孺,但是面无表情的脸和冷冷淡淡的语气却让人觉得他身上仿佛带了刺,谁要敢碰一下他就会戳人。
  叶柏涵自己未必不知道这一点,但是却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在失去自己的记忆之后便有一种不安感,而脑子里充斥着不属于记忆更让他觉得异常地暴躁,偏偏甩脱不了。其实林墨乘强行灌输进来的记忆带了一种虚浮的不真实感,本来存在感是不会这么强烈的。但偏偏叶柏涵本人的记忆被封印,什么也想不起来,就显得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忆特别有存在感。
  虚假的记忆存在感越强,叶柏涵心里就越排斥,情绪上难免暴躁。而一个人心情差劲的时候,性格显得不那么友好亲切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色希音本来对于感情上的事情就缺乏敏锐度,自然也不会知道叶柏涵这样复杂的情绪变化。他只是本能地感觉到叶柏涵心情不太好,于是决定转移话题。
  他开口说道:“既然这样,要不要试试看我们上次试着摆过的那个法阵?”
  色希音根本不擅长安慰人,他连别人具体因为什么原因而生气烦恼都很难分辨清楚,幸好他也很明白自己的问题,并不试图去强行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
  他选择了转移话题。
  不得不说这对叶柏涵来说很有效。
  叶柏涵就算失忆了,本质上的性格和喜好是不会有很大的改变的。他读中学的时候就有那种喜欢跟高难度的奥数题,物理题,或者其它的什么题目死磕的习惯,常常一道题解不出来就不吃不喝……工作之后变成了跟设计图死磕,修道之后则变成了跟术法,法阵,法器的结构模型死磕。
  何况他并没有失去所有的知识性记忆,虽然失忆导致的部分研究记忆损失在所难免,但是大部分已经形成本能反应的基础内容却依旧还在。
  色希音的话题转移到法阵上面,果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叶柏涵开口问道:“……什么法阵?”
  “就是那个紫霄同鸣阵,你之前不是说那个阵法很有意思吗?虽然威力上不强,但是感觉用来警戒会很有用呢。”
  叶柏涵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后想起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阵法。
  失去记忆之后,难得想起的是不烦人的有用信息。而且知识相比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在叶柏涵的认知之中更无害也更让人觉得安心,顿时让他情绪回缓了不少。
  紫霄同鸣阵是一个通过金属与鸣石制造出来的结点引动空气中存在的细小雷电之力,最后如波纹一样扩散开来,引起天地变化的阵法。总体来说这个法阵警戒的意义更大一些,不过杀伤力也有。
  只是这种杀伤力是双向的,很难进行控制——这个法阵本身是古书上不知道那位不知名法修创造出来的未完成阵法,因为未完成,所以还有不少缺陷,如果色希音和叶柏涵要使用的话,还得进行修补和完善。
  事实上两人之前就已经对法阵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修补,只是还没有彻底完成这方面的工作。到了差不多晚上的时候,叶柏涵就开始不停地看色希音。
  色希音:“?”
  叶柏涵视线望向一侧,犹犹豫豫地说道:“二师兄……你今天晚上不要走好不好?”
  色希音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啊!”
  叶柏涵惊讶地望向色希音。
  色希音说道:“我们干脆把法阵完成吧。说起来,现在这情况,我也不太放心。”
  于是寒泉小筑的灯火就亮了一夜,而在寒泉小筑之外,林墨乘握紧了长剑,盯了那灯火小半个时辰,才转身离开。
  次日叶柏涵就封闭了寒泉小筑一日,然后跟色希音一起开始布置阵法。也差不多就是布阵的时候,从弟子们口中传来消息,林墨乘被应真道人禁闭了。
  听到这个消息,叶柏涵倒是有了想法,问道:“师父是不是发现了?他被关禁闭了,是不是就不可能来找我的麻烦了?”
  色希音倒是觉得他还太过天真,开口说道:“师父和林师叔在修为上不相上下。说起来,当年林师叔的天赋还更好一些,是公认的掌门继承人,后来因为犯了错才导致师祖传位给了师父。师父与师叔的感情极好……”色希音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应真道人非常爱护这个师弟,总认为自己愧对于林墨乘,却不知道林墨乘都做过些什么。
  这次如果不是林墨乘再次对叶柏涵下手,触动了他的逆鳞,恐怕应真道人还未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然而在色希音看来,所谓的禁闭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应真道人其实早就已经控制不住林墨乘了。如今除非应真道人趁林墨乘不备,结合伽罗山修为最高的一众长老的力量伏击林墨乘,趁其不备一击必杀,否则他们迟早有一天会被林墨乘这条恶狼咬伤。
  可惜伽罗山上一群傻白甜,指望他们能做到这一点,还不如指望色希音自己得到奇遇修为大涨,灭林墨乘于手下。
  然而自觉可能是伽罗山唯一一个知道真相者的色希音一脸冷漠。他反正不在乎伽罗山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他很在乎叶柏涵的安危。所以如果有一天必须引爆林墨乘这个危险人物的话,他宁可是以伽罗山引爆,这样至少可以避免把叶柏涵卷入进去。
  所以他对少年说道:“你现在才是个金丹期,不要妄想跟林墨乘对抗。师父很信任林墨乘,如果你去跟师父告林师叔的状,说不定会引得师父生气,所以现在你还是安安稳稳地做自己目前能做的事情……林师叔就算想做什么,也要顾忌一下山上的其他弟子,不敢做得太过分。”
  最后他宣布:“今天开始我就住寒泉小筑了。”
  叶柏涵不由自主地鼓了个掌。
  自从失忆之后,叶柏涵明显缠人许多。色希音想起前几年的时候自家小师弟看到他就往大师兄背后躲,到现在虽然外表上还是一副淡定面瘫脸,但是自己离开一会儿就东张西望表现出明显的局促不安,顿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他在心里对韩定霜做出了祝福:大师兄你不如闭关个百八十年,一路冲破化神直接修到大乘期好了,省得一出来就抢夺叶柏涵的信任。
  这个想法有没有传达给此时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闭关的韩定霜不好说,但是色希音确实希望韩定霜的修为有所长进——在他看来,韩定霜比乌怀殊还可信得多。
  几天之后色希音和叶柏涵终于完成了寒泉小筑之中阵法的重新布置,虽然不知道能阻拦林墨乘几分,但是至少对方想要无声无息侵入是不太可能了。
  然后这天费知命来了一趟寒泉小筑,让叶柏涵收拾一下,准备去丹谷。
  “丹阁的能力有限,这锁魂珠是上古的奇物,而且极其含有少见,记载也比较稀少,恐怕除了丹谷就很难有人能够消解其影响。我与掌门师伯商议过了,无论如何还是要带着叶师弟过去试上一试。这次看来不得不向那群矫情的混蛋低一低头了。”
  叶柏涵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这样好吗?会不会太过麻烦师兄?”
  “……没事。”费知命顿了一下,说道,“正好也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真道宗未来的大宗师。我之前传信的时候说我门派出了一位天赋卓绝的丹师,他们竟然敢说我眼界低!说我那是没见过真正的天才!”
  费知命的语气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叶柏涵一头黑线,心想带他过去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炫耀吗?
  虽然不想打击费知命的士气,但是叶柏涵还是实诚地提醒了一下,说道:“但是,费师兄。我现在脑子里糊里糊涂的,炼丹的事情也有很多记不清楚了。”
  费知命听了,顿了一下,才说道:“竟然连炼丹术都影响到了!?不行,去丹房,我看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叶柏涵无奈,只有跟着他去了一趟丹房。
  费知命便让他炼一炉疗伤丹来看看。叶柏涵想了想,看着现有的药材,隐约想起来几个技艺比较深刻的丹方,就试着炼了一炉。
  他记忆混乱,也不知道自己想起来的其实不是丹阁常用的一些疗伤丹丹方,而是他失忆之前不久刚改进过的一个新丹方。
  费知命看到他开始投药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但是这时药材已经入了丹炉,再提醒已经太迟,索性也没有说话,只看看他到底忘了多少。
  再看下去,叶柏涵炼丹的手法倒是依旧娴熟,也没有错漏。费知命觉得若是只有丹方记不得了也不算什么大事,只再背一遍就好了。
  却不料随着药液化解,融合,凝结,叶柏涵按着错误的丹方,炼制得却顺畅非常。费知命回想了配方上的诸多药材,发现竟然颇有章法,说不定还真能炼制出可以使用的伤药。
  然而真正开炉的时候,情况却完全超出了费知命的预料。
  “怎么……可能?”


第83章 
  费知命先前一直有注意叶柏涵的动作,所以也大致记得他投入进去的药材。
  他几乎可以确定叶柏涵投入到丹炉之中的大部分药材都只是一些药效比较普通的中品药材,里面最多就夹杂了两三种比较珍稀的草药,还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