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鞘秤貌煌牡ひ┤椿嵊胁煌姆从Α!
  这样说着,他取出了一颗下品疗伤丹,给食药兽喂了下去。
  却见食药兽欢快地从王堂主的手上叼走了疗伤丹,吞了下去。然后紧接着,随着丹药下肚,它浑身的雪白皮毛都突然变了色,变成了一种淡淡的红色。
  叶柏涵看得一愣。
  不过那红色的皮毛只持续了短短的十数息时间,就重新褪去,又变回了原本洁白的皮毛。
  王堂主说道:“食药兽吃下不同效果的丹药,会变成各种不同的颜色,比如疗伤丹是红色,养气丹是蓝色,毒丹一般是紫色或者蓝紫色……不过根据丹毒的具体效果不同,也会展现出其它的颜色。丹药的效力影响食药兽变化的时间,一般效力越大的丹药,造成的变化时间也会越长。”
  “食药兽本身能吃一般的食物,但是只有用药材或者灵食喂养它才能成长,喂得越多,进阶越快。它没有什么战斗力,而且性情温顺不喜欢打架,所以万一有需要战斗的时候,记得把它装进灵兽囊里面去……万一吓到了它是会生病的。”
  “生病?”叶柏涵想了想,问道,“它百毒不侵,但是却会生病吗?”
  “……它神经纤弱,会生心病。”
  叶柏涵:“……明白了。”
  等王堂主走后,叶柏涵伸手逗弄了一会儿食药兽。食药兽的模样极为可爱,这个身体都像一颗水滴状的肉球,有着雪白的毛皮和尖尖的嘴巴,还有类似于垂耳兔一般的长长宽宽的耳朵。眼珠子挺大,是黑色的,而且人性十足。
  小肉球一点也不怕生,被王堂主扔下之后就在叶柏涵身边蹭来蹭去。叶柏涵见它可爱,一不小心就喂了它一堆乱七八糟的丹药,瞬间博得了小肉球的欢心,一回头的时候就被它爬到了头上。
  ……光就这胆量看起来,一点也看不出神经脆弱的迹象。
  叶柏涵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丹绒”。
  这食药兽可不就是一个丹药做成的绒毛团子?
  然后就在叶柏涵玩食药兽玩得爱不释手的时候,阮飞青却正拿着他之前分发出去的疗伤丹紧皱着眉头。
  他的面前,灵枢堂的弟子苦着脸,一脸郁闷地说道:“阮师兄,那是叶师叔给我的疗伤丹。”
  阮飞青皱了皱眉,然后随手取出一瓶自己炼制的疗伤丹,扔给了对方,说道:“拿去!算是我跟你换的。”
  虽然小半瓶的疗伤丹换一大瓶并不算吃亏,甚至还可以说是赚了,但是灵枢弟子明显有点不甘不愿,拿着丹瓶站在那里,却没有把丹药收起来,反而犹犹豫豫欲言又止。
  阮飞青嗅了几下叶柏涵送出的疗伤丹,一抬头看到那弟子还站在那里,顿时有点不耐烦,说道:“怎么?觉得我炼的丹药比不上他炼制的?”
  他这问话明显带了一些不善的情绪,灵枢弟子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赶紧摇头,说道:“不是不是!阮师兄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就是……”他迟疑了一下。
  阮飞青更不耐烦了,说道:“有话就直接说出来!吞吞吐吐的像是什么样子!?”
  那弟子立刻说道:“就是我接下来要参加灵枢堂的考核听说叶师叔学东西的时候很神拜拜他能够增加考核通过的机会所以我想供奉他用过的东西应该也有这个作用我想把丹瓶和里面的丹药拿回去每天拜一拜再背医术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都不带换气的,听得阮飞青一时目瞪口呆。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时,阮飞青瞬间直接青筋暴露。
  “拜个头啊!想要考核通过就平时好好学习,专搞这种歪门邪道有什么用!?”然后他就对那弟子说道,“滚回去看医术!别在我面前碍眼!”
  小弟子可怜巴巴地说道:“叶师叔给我的疗伤丹……”
  “没收了!”阮飞青异常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地说道,然后连着喊了三声,“滚滚滚!”


第88章 
  灵枢弟子情绪低落地哭着跑走,留下阮飞青对着手上的丹药叹了一口气,露出复杂的神情。
  通过药香阮飞青倒是多少分辨了出来叶柏涵拿出来的丹药到底是那个系别的疗伤丹,但是详细到配料成分就很困难了。
  修仙者的丹药和凡人的药丸不同,后者只是简单地将丹药烹煮之后揉制在一起,前者却是经过彻底地炼制和融合,基本上很难分辨出药物成分。
  阮飞青尝试了一下,发现叶柏涵拿出的疗伤丹疗效确实很好。但是即使如此,让他承认这是叶柏涵炼制出来上品丹药还是有点难。
  ……八成是费知命炼出来的。
  阮飞青肯定地下了这个判断。
  但是虽然自管自地下了这个定论,但是下次阮飞青和叶柏涵见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时嘴贱,开口问了一句:“你上次拿出来的疗伤丹效果不错,是费师伯炼制的?”
  叶柏涵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不是,是我自己炼制的。”
  阮飞青听了,愣了一下,然后一副不肯相信的样子,说道:“你自己炼的?说大话也有个度吧。那可是上品丹药,你才几岁?能炼得出上品丹药!?”
  叶柏涵抬头看向了阮飞青。
  他半天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颇有些僵硬。阮飞青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什么意思?”
  叶柏涵叹气一声,对着阮飞青说道:“我说你啊……好歹也老大年纪了,能不能稍微成熟点啊?我虽然能理解你一直被人叫做天才,然后突然遇见另一个人被夸奖时候的不服气的心情,但是差不多就行了,不要太孩子气了好吗?”
  阮飞青没想到叶柏涵会说出这么一段话,先是愣住,然后就涨红了脸,说道:“够了!谁孩子气啊!?谁孩子气啊!?你别胡说八道了!”
  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两句了。
  叶柏涵看他生气,却是走过来,踮起脚尖抬手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别钻牛角了,算我不如你好了。”
  那种包容的,纵容的,看待晚辈一样的慈祥眼神和溺爱的语气,简直让阮飞青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一把甩开了叶柏涵的手。
  结果叶柏涵却是宽容地笑了笑,没有在意,就打算转身离开。
  阮飞青本能地不想他这么离开。他意识到真的放叶柏涵这么离开的话,估计回头他们的相处模式就真的要这么定性了。他才不要真的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孩一脸慈祥地当晚辈看待。
  噁。
  所以阮飞青猛然追上去几步,对叶柏涵说道:“我不相信你能炼出上品丹药!”
  叶柏涵说道:“那就当我练不出来好了。”
  不对不对!这不是阮飞青想要得到的回答。
  阮飞青继续大声说道:“我们来比试一场!”
  叶柏涵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问道:“比什么?”
  阮飞青说道:“比炼丹!选定一个上品丹方,我们同时进行炼制,看看谁炼制得更好。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
  叶柏涵听了之后,果断回答道:“不比!”
  阮飞青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为什么!?”
  叶柏涵说道:“我忙得很,没时间陪你过家家,也不想答应你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条件。”而且他本人除了疗伤丹之外并不擅长炼制很多丹药,上品丹方更是知道得寥寥无几。
  这个比赛内容对他来说太不利了。
  阮飞青却不知道他的情况,只以为叶柏涵说了谎,于是大声说道:“你怕了吗!?那些丹药根本不是你炼的吧!?真可悲,竟然把别人炼制的丹药说成是自己炼制的——”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叶柏涵只把阮飞青当做了一个超龄超得有点过头的熊孩子,也不表示他就不会对熊孩子生气,不会想要揍对方一顿。
  所以他一回头,却是对着阮飞青说道:“算了,看来如果不让你达成目的,你是不会罢休的。既然你要比,我还是陪你玩玩吧。说吧,你想怎么个比法?”
  阮飞青顿时愣了一下。
  叶柏涵说道:“你不是想比吗?说出比试的条件吧,你既然主动提出比赛,应该是有备而来吧?所以,说说你想怎么比吧。”
  阮飞青不知道叶柏涵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其实叶柏涵只是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纠缠,觉得还是展现一下能力,不管胜负,好歹让阮飞青看看自己的本事,避免对方再脑补一大堆。
  阮飞青也是一时冲动,哪里来的什么计划。但是他不想在气势上示弱,所以就紧急想了个主意,说道:“丹谷最近从外面得了一个奇丹的配方,叫做迷心丹,是一个上品丹方。这个迷心丹我也没有炼制过,想必你也不可能知道。我会从丹心堂抄录两份丹方,一份给你,一份给我,然后五日之后,我们比试炼丹。不管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叶柏涵说道:“比试好说,就这个答应对方一个条件的要求我有疑问。我要是赢了,要丹谷的丹心密录,你也给我吗?”
  阮飞青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也要你能赢!”
  虽然他这样说了,但是顿了一下,还是开口补充道:“这个条件必须是不损宗门,不伤人和,不害性命的。”
  叶柏涵点了点头,觉得这个条件倒是还可以接受,便说道:“那请你随后把迷心丹的丹方送来我的住处吧。”
  阮飞青见他应了,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说道:“好!”
  当天下午阮飞青果然把抄录好的丹方送到了叶柏涵的住所,同时很快双方的赌约也流传了开来。丹谷的一众堂主都觉得阮飞青胡闹,但是颜扶生的反应却十分乐观,说道:“诸位何必这样紧张,说来飞青在谷里一直缺乏对手,难免显得有些目下无尘,叶师弟的天赋诸位也是有目共睹的。他们两人想要比试其实是一件好事,不管谁输谁赢,都磨练了自身。”
  却有堂主说道:“叶柏涵比飞青小了那么多,若是输了自然可耻,说不定还会让飞青大受挫折。即便是赢了也不值得什么高兴的,毕竟年岁的差距摆在那里。”
  颜扶生听了,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飞青现今缺少的正是这么一次挫折。”
  堂主们听了,品味了一下颜扶生话中的意思,却是慢慢都沉默了下来。
  半晌,才有人说道:“就怕飞青年轻气盛,承受不了挫折,反而做出过激的举动。”
  颜扶生便说道:“若真是如此,他迟早也是要经历这么一遭的。天下之大,天才何其之多,如若连世界上有人比自己出色这件事都无法接受,那么这种傲气对修道有害无利,还不如趁着现在他修为还低主动诱使他发作出来,求个破而后生。”
  然后他顿了一下,说道:“不过在我看来,飞青也未必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若他真的这般眼高于顶,目下无尘,自觉无人可匹敌,又何必向叶柏涵发出挑战?挑战之事,本来就是因为自觉势均力敌,又或者差对方一筹才做出的请求。所以在这点上,至少说明飞青其实还是相当认可叶柏涵的能力的……他就是嘴上不承认而已。”
  几人说到这里,倒是有人免不了觉得奇怪,说道:“说起来比试也还未开始,为什么你们看上去似乎都已经觉得那位真道宗的叶师弟会赢过飞青的笃定模样?那孩子才几岁?你么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啊?”
  王堂主顿时笑了,说道:“你是不知道。怎么说呢,那孩子跟一般人不太一样。飞青在丹术上或许比人家高明精湛许多,但是那孩子……他的层次不同。他虽然修的不是丹道,但是对丹道的悟性却比飞青强太多了。飞青的丹道还太过流于表面,要胜过对方,至少要顿悟一次。”
  丹谷众人对于这一次比试的结果基本上已经有了结论,但是被他们一致看好的叶柏涵却明显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样有自信。
  他拿到了迷心丹的配方之后,顺便还在丹心堂看了一次阮飞青炼丹的现场。阮飞青炼制丹药的手法相当纯熟,而且各类丹药的炼制过程都是举重若轻,手到拈来。光就技巧上来说,叶柏涵差了他不止一个层次。
  叶柏涵炼丹主要靠的是他敏锐的感知能力。一般来说,丹炉里药液还在融合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判断出下一个投入丹材的合适时机,进而事先准备着。阮飞青却往往在丹液快融合完毕的时候才会有所动作,但是他对炉火和丹液的控制能力强过叶柏涵太多,这是千锤百炼才练出来的能力,叶柏涵差了太多经验。
  阮飞青炼完丹之后,对叶柏涵挑了挑眉,说道:“你看了我炼丹的过程,是不是也让我看看,叶师叔你炼丹的水准?”
  叶柏涵虽然技巧不如阮飞青,面对这样的挑战也并不悚他。他想了想,说道:“我控丹的能力有限,就不再阮师侄面前献丑了。倒是我手头有一个自己改进的丹方,炼出来的效果不错,正好可以让师侄指点指点。”
  阮飞青颇为不以为然,心里绝不认为叶柏涵能改进什么丹方。但是比试在即,他也想看看叶柏涵的水准,便没有节外生枝,只是说道:“叶师叔请吧。”
  叶柏涵要炼制的正是之前自己改进过的那一方大量出上品丹药的中品疗伤丹。


第89章 
  叶柏涵取出丹材的时候,阮飞青扫了一眼,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叶师叔这莫非想要炼一炉中品丹药?”
  叶柏涵脸色不变,笑答道:“是啊。”
  阮飞青说道:“叶师叔不会是还不会炼制上品丹药吧?”
  叶柏涵说道:“阮师侄,你这脑补的习惯能不能稍微收一收?”
  阮飞青:“……”
  他皱了皱眉,说道:“脑……什么脑补?”
  叶柏涵却并不理会他,而已经转而开始炮制药材了。
  随着叶柏涵开炉,把一样一样的丹材扔进丹炉之中,阮飞青也慢慢意识到叶柏涵的丹术确实熟练,每次开炉投入丹材的时机也掌握得非常精准。
  他的手法与阮飞青比起来也许还相对比较稚嫩,但是如果以叶柏涵本身的年纪来说,却已经十分精湛娴熟了。更可怕的是,纵使手法有差距,叶柏涵实际炼制的效果却并不比阮飞青来得差,其中主要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叶柏涵的时机掌握得更好。
  他似乎在丹液产生反应之前就预判到接下来的变化,这让他有更多的反应时间。所以虽然动作没有阮飞青来得灵敏,但是拥有的反应时间却更长一些,也导致最后的效果跟阮飞青相差无几。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叶柏涵本人的神识感知要比一般修士更加灵敏……最主要的是,比阮飞青更加灵敏。
  而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阮飞青的脸色就有点难看。
  以天赋自傲的人,没有经历过高峰与低潮之间汹涌起伏的世事洗礼,所以一旦落差太大,就容易丧失平常心。阮飞青的天赋既促成了他,却也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切断了他其他的路。
  叶柏涵却并没有想过这么多。
  他很平常地炼着丹,即使见识过阮飞青之前那精湛的炼丹技术也没有因此而退缩。叶柏涵心里没有必赢的欲望,对他来说,就算阮飞青故意挑衅,提出比赛,能赢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即使输了,也未必就不是一种经历。
  半晌之后,药液凝结成丹。叶柏涵开炉把疗伤丹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却听有人发出惊讶的一声“噫”。
  阮飞青望向丹炉之中,表情看上去颇有一些不敢置信。只见一炉本该是中品疗伤丹的丹炉之中,却圆滚滚地掺了大半色泽和品相皆为上品的丹药,看上去就跟假的似的。
  但是这丹是叶柏涵在众目睽睽之中亲手炼成,怎么也做不了伪。此时在丹炉周围围观的人,倒是有大半的修为都比叶柏涵来得高,他得有多大的手段,才能在众人的注视下换掉丹药?
  阮飞青说道:“怎么可能!?”
  却听有人已经对叶柏涵问道:“这是上品丹方?”
  叶柏涵回答道:“是中品丹方,不过据说我之前改进了不少,所以成效不错。”
  何止不错,根本就是逆天。
  用中品丹方和中品丹材炼制出上品丹药,还是超过一炉丹药六成以上的上品丹药,这种事情就算在丹谷也几乎不曾耳闻。
  或者几百上千年前有过那么几个人能做到,但就算是丹谷最出色的前辈,也不是次次都行的,其中多少有点运气的成分。
  而把一张中品丹方进行改进,然后用中品丹材炼制出上品丹药,那是几乎闻所未闻的事情,也难怪众人这么惊讶。
  然后有人注意到了叶柏涵之前话里某个有些奇怪的用词:“……据说?”
  叶柏涵说道:“我被人锁魂了,是来丹谷求医的,还记得吗?”
  众弟子顿时恍然大悟。然后就有弟子说道:“叶师叔如此天才,难怪会引人生出妒忌。不过以锁魂这种手段试图阻碍别人的道也太过下作。否则以叶师叔的天赋定然能有不小的作为,造福的是整个丹修界。”
  不知不觉之间,这些弟子竟然也变成了和费知命一个想法。
  叶柏涵的嘴角抽了抽。
  他觉得林墨乘干这事绝对不是因为这些纯真无邪的丹修们脑子里猜测的原因。林墨乘本人就是闻名宇内的天才,根本用不着嫉妒谁,何况他也不是丹修。
  只是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叶柏涵也不好对这群丹谷弟子解释。
  叶柏涵被众弟子围着说话,阮飞青却没有参合进去。他苍白着一张脸,走到了丹炉旁边,捻了一颗丹药细细探查之后,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然后他对叶柏涵问道:“……这丹方,真是你琢磨出来的!?”
  叶柏涵愣了一下,才回答:“应该是。”
  阮飞青便问道:“丹方内容是什么!?”
  他心烦意乱,连一些忌讳都忘记了,一时之间直接就开始质问叶柏涵的配方内容,其实是想知道到底是丹方本身有效,还是叶柏涵炼制的时候用了什么秘法。
  但是这种行为相当于质问别人的秘方了。有丹谷弟子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叫道:“阮师兄!”
  阮飞青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顿时皱起眉头,一眼不发,就转身往外走去。
  叶柏涵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愣了一下,阮飞青却已经快步消失不见。
  之后叶柏涵带了迷心丹的配方回到了住所。他见到颜扶生之后,就说了一下他跟阮飞青之间发生的事情,颜扶生听了之后,想了想,说道:“这事儿不用在意,他迟早还是要过这个坎的。”然后才问叶柏涵道,“既然五日之后你们要比试迷心丹的炼制,那你现在就差不多应该准备起来了。迷心丹的炼制手法对你来说可有难度?”
  叶柏涵回答道:“确实有些地方不是很清楚。”他十分诚实地说道,“说实话,我最擅长炼制的是疗伤丹和回气丹,其它丹药的丹方接触得不多,有几个稀罕的中品丹药方子还是自己根据一些丹书残本东拼西凑一点一点琢磨拼凑出来的。迷心丹的炼制手法跟疗伤丹还有回气丹都有很大的不同,我确实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颜扶生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这几天就试着炼制几炉迷心丹看看吧。正好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帮你纠正一下。”
  叶柏涵有点讶异:“……这样好吗?我要跟阮飞青比试,颜谷主您又是他的师父……”
  颜扶生说道:“我的弟子我自己知道。他要炼制一炉迷心丹是没什么问题的……”
  “是哦?”
  “……不过这一次比试他八成会输。他的心乱了。”颜扶生大喘气。
  叶柏涵觉得已经不知道颜扶生到底是看好自家徒弟还是不看好自家徒弟了。不过他琢磨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然后向颜扶生讨教起了迷心丹的炼制问题。
  不管怎么样,难得有个宗师级的炼丹师可以讨教,不管颜扶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愿意教导叶柏涵,叶柏涵都希望能抓紧机会从对方那里尽可能多地学到东西。
  费知命在这点上对于叶柏涵也非常支持。他只要自家师弟能学到东西,根本不在乎是从谁那里学到的东西。
  虽说是以学习炼制迷心丹为缘由,但事实上颜扶生却不止教导了叶柏涵与迷心丹有关的炼制手法。他顺路就给叶柏涵讲了十余种不同丹药的主流炼制手法。为了方便讲解,颜扶生还用一些不属于秘传的普通丹药给叶柏涵进行了讲解。
  而在一教一学的过程之中,颜扶生也发现了叶柏涵在丹道上面的天赋。每次教导他一种新的炼制手法之后,叶柏涵总能在很快的时间之中把握到其中的精髓,并且举一反三。哪怕是极为普通的低级丹药,在叶柏涵的手中也能炼制出上乘品质。
  为此颜扶生不止一次感叹道:“你在丹道上的天分实在是我平生仅见,怎么就入了真道宗呢?这么好的丹道天赋,在真道宗能有什么出路!?”
  说道激动处,恨不得捶胸顿足,叹天地不公。
  遇见这种情况,费知命的选择往往是果断拔剑,砍掉颜扶生时不时冒头的想要挖人墙角的欲望。
  而相比叶柏涵这头的其乐融融,另一头的阮飞青却远远没有他家师父和对手来得轻松悠闲。
  这两天时间,阮飞青所在的丹方时不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