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便露出了温和神色,不但让人给叶柏涵搬来了座椅,还跟他细细聊起了入会之后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在云亭坊定居的时候,非天舟大市年在天舟山和外界往来的方法等等。
  这都是对于叶柏涵极为有用的内容,所以叶柏涵都认真听了进去。
  但是在他听北渊说话的时候,有一个人却异常紧张地望着两人之间的互动。
  别云生坐在观众席上,紧盯着这边的动静,心头却是跳动得飞快。实在是他根本没想到,就这点时间,叶柏涵和北渊竟然似乎聊得很愉快……明明之前叶柏涵对于北玄北渊兄弟还颇有些排斥,而北渊甚至还不知道叶柏涵的身份。
  北渊这边却正对叶柏涵说道:“丹会你虽然只得了第三,但是却也有机会自天舟山的馆阁之中选取三样丹方进行抄录。若是以后还要抄录,就要以同等的丹方或者功绩来交换了。功绩获取的方式与入会考核差不多,都是完成任务,差不多完成三个总会任务就可以选取一张同级丹方进行抄录。当然,我云亭坊自己也有收藏的丹方,这些丹方就不需要完成任务才能抄录了,回头我给你送一份过来。”
  叶柏涵没想到北渊这么大方,急忙道谢。
  道完谢之后,叶柏涵迟疑了一下,却又开口问道:“行会馆阁之中,有关于法术傀儡的器图吗?”
  北渊没想到叶柏涵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之后,说道:“法术傀儡的器图只有一些简单的构造图。这东西是倪长老的看家本事,并非由行会掌握。不过虽然没有具体的器图,但是倪长老早年的笔记都已经捐与馆阁,如果你能看懂,想来也能掌握基本的法术傀儡制作方法……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件事。”
  叶柏涵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请说。”
  北渊便说道:“行会有自己的规矩,各种图方只可自己使用而不能外传。另外丹师和器师的典籍与图方都是分开放置的,虽然同样能以功绩兑换,但是馆阁有规矩,只有丹师才能抄录丹方,器师才能复绘器图。”
  叶柏涵便立刻开口说道:“我也是器师。”
  北渊便说道:“这话你同我说其实没有什么用。若想抄录相关的图方,你要同馆阁的长老商议好,最重要是要向他证明你本人是器师。”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彷如自言自语般说道,“那老头子还挺固执的。”
  叶柏涵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坊主提醒。”
  北渊点了点头。
  之后器会结束告一段落,北渊先让人在坊内给叶柏涵安置一处住所,然后就去找了自家兄长。
  他开口说道:“……比想象中更好对付一些。修行时间虽然不长,却很有章法,是个人物。”
  北玄视线并不离开身前的画卷,却对北渊问道:“可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来历?”
  北渊便回答道:“初步打听过了,听说是明皇皇子,被伽罗山真道宗收为弟子,随后又被丹谷看中,当了寄名弟子。”
  北玄听了,却突然皱起了眉头:“明皇皇子?明国的明皇?”
  “否则还有哪个明皇?”北渊笑答道。
  却不料北玄的眉头越皱越紧,望向他的眼神也似乎带了些许阴郁之气。北渊不解兄长这样反应的原因,问道:“怎么了?明皇有什么不妥吗?”
  却听北玄开口说道:“阿渊,事实上,我这次去追查那边的事情,巧合之中得到了一条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
  北渊见他神色严肃,模样顿时也沉静了一些,问道:“什么消息?”
  北玄正打算要说,却猛然脸色一变,挥袖猛然向着门外袭去,顿时带出一股锋利无比的劲风:“什么人!?”
  门扉轰然而倒,门外的人却似乎并没有躲避或者逃离的意思,黑色白边的靴子踩在地上,身影渐渐暴露在两兄弟的面前。


第111章 
  这双靴子属于别云生。
  他走进来的时候,北氏兄弟都有些愣住,然后北玄说道:“是你?你舍得离开蓬莱了?”
  别云生说道:“没有舍得不舍得。我一直留在玄水,不过是因为除了那里我没有别处可去。”
  北玄嘲讽道:“……那这次是为了什么离开玄水?”
  别云生说道:“我要保护一个人。”
  “什么人?”
  “柏涵殿下。”
  北玄听了,沉默了许久,问道:“明皇皇子?”
  北渊顿时很是惊异,问道:“大哥你知道?”
  北玄却没有心情理会自家兄弟的追问,反而神情很是严肃,一字一句地逼问道:“你为什么要保护他?”
  别云生说道:“我自有自己的用意,坊主还是不要追问得太多才好。我倒反而想问两位坊主,你们有意接近柏涵殿下,是何用心?”
  北玄却并不回答他的话,只是再次质问:“你现在……是不是在给那一位做事!?明皇是不是他!?”
  别云生便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北玄对于他的这种态度却是异常愤怒,怒道:“别云生!你别忘了主上是为谁所害!除了主上的子嗣,我不会承认任何殿下!你怎么敢……怎么敢把那人的子嗣叫做殿下!?”
  别云生却是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但是殿下就是殿下。我希望你们不要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免得惹他人不快,又令自己后悔。”
  然后他说道:“我以后都会跟随在柏涵殿下身边。我不管你们是为何原因刻意接近他……但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不希望你们把对那位的怨气发泄在殿下身上,否则莫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北渊听别云生那么一说,还想开口问些什么,结果别云生已经转身离去。北渊想追,却被自家兄长阻止,说道:“不用追。他既然还要留在天舟城,那么之后自有见面的机会。”
  然后他对北渊开口问道:“对于这位明皇小皇子,你知道多少?”
  北渊没想到兄长会开口问起这个问题,一愣之后开口答道:“我也是最近才注意到他,先前只知道他是来自丹谷的丹器师,并没有真的接触过,所有关于他的消息都是由郑天成汇报上来的……我先前只觉得他年纪虽小,丹道修为却很出众。”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说道:“大哥,你觉得明皇真的是那位?如果是如此,我们就算出手对付他在凡尘的子嗣,难道就能让他动容?”
  北玄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人心冷如铁,杀他个把子嗣根本不痛不痒。何况若他真的化身作了人间帝王,凡尘血脉必然是要多少有多少,未必有多么看重。”
  “既然如此……大哥我们还要出手对付他吗?”
  北玄却说道:“……不,先别动手。你想办法多花些功夫,调查一下这位叶丹师的具体情况,尤其是他的出身。别云生虽然留在蓬莱,但是他并不是那人的走狗。当年他坚持留在蓬莱,不过是因为生性懦弱没用,无法接受主上陨落的事实。但即便如此,就他那优柔寡断的性子,是做不出背弃主上的事的。”
  “其中必有蹊跷。”北玄如是说道,“我怀疑这位明皇皇子的身份有什么奥妙在——先前别云生说到他的时候,那态度可不是因为明皇的关系而显出来的讳莫如深。既然如此,他也有可能并不是在受那位驱使……”
  北渊沉思半晌,猛然瞪大了眼睛,望向北玄:“你的意思是——”
  叶柏涵却并不知道别云生与北家两位坊主之间的风起云涌。
  郑管事帮他安置了一番。本身不归属于行会的外来修士是不能在天舟城定居的,不过加入行会之后就有了拥有住宅的权利。如果叶柏涵之后娶妻生子,那么一些基本权利还可以保留下来,流传给子孙……虽然子孙没办法直接什么都不做就成为天舟行会的成员,不过光是天舟城的定居权应该也算是一种优势。
  当然就叶柏涵的立场来说,他或许并不需要这些。不说其他问题,就说他此时此刻面对着林墨乘可能采取的行动,几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
  总之……不能对林墨乘的所作所为放任不管,叶柏涵这点自觉还是有的。
  他在安置好之后,就对郑管事询问了作为行会成员的任务和权限。
  天舟行会一共分成十七个坊市,分别由各自的坊主掌管。除此之外,还有并不属于坊市,而属于核心地城的内坊。
  因为天舟山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法器,所以它的山体并不是自然形成,内部自然也有控制着主体建筑的贯通整座山脉的法阵。
  行会最重要的建筑都存在于山脉的中心,包括存放道典,功法,丹方,器图的馆阁,和众长老所在的御器坊等等。这些建筑都并不向外开放,内坊只有天舟行会的成员才能进入,里面并没有店铺,但是却有外面店铺所没有的珍稀法器,只对于行会成员开放。
  这些法器并不能购买,不过可以通过消耗任务贡献来换取。而行会内部发布的任务跟对外的又有所不同。
  对外发布的任务,是只要行会成员都可以通过行会的渠道进行发布的,任务奖赏一般是由发布者本人提供。内坊发布的任务却不同,它的任务内容一般是特别珍稀或者难得的特殊法器,属于没有被大部分会员所掌握的罕见技术,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制作出来。
  行会一般会根据内部的需求,定期向这些掌握特定丹方或者器图的丹器师发布订单任务,这些订单任务会支付平价的内部酬劳,同时积累一种叫做仙元的代替贡献币。成员要同时使用仙元和灵石才能从行会之中购买自己所需要的法器。
  郑管事带着叶柏涵参观了一下内坊的灵器阁,叶柏涵才知道,原来他以为修仙界应该没有的一些技术并不是真的没有。
  比如说,叶柏涵原来以为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类似于电话的仙术的,但是事实上,天舟山内坊有一种非常罕有的法器,叫做灵犀镜,取得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意头。这种灵犀镜据说可以追索神魂,沟通阴阳,甚至于与千万里之外的人对话……前提是能有一缕对方神魂的印记。
  郑管事说道:“通常来说,黄泉引路术如果能够配合灵犀镜来使用,一般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惜这种法器材料稀有,炼制不易,不是普通修士可以到手的。”
  叶柏涵问道:“这东西要怎么使用?”
  郑管事便跟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灵犀镜对神魂极为敏锐,而正常来说,修行者和自身神魂印记之间是有感应的,修士操控法器利用的就是神魂印记的感应能力。而灵犀镜则可以追踪和强化这种神魂感应,让人千里之外控制自身的神魂印记,与人进行交流。
  叶柏涵颇有些好奇地拿着灵犀镜,按照郑管事的说法试用了一下。等开始使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属于其它人的神魂印记。郑管事正想给他递一枚属于北渊的神魂珠,却不料镜面突然亮了起来。
  叶柏涵本能向着灵犀镜忘了过去,却在镜中看到了完全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镜中映出了一个长发的青年,那青年有着叶柏涵平生仅见的美貌,眉目间一丝一毫都像是用最好的笔墨描绘而成。叶柏涵自己相貌也算出众,但是与镜中人一比,就显得逊色了许多。
  然而这青年却被封在一块不知道是晶石还是冰柱的半透明晶体之中,紧闭着双眼,一动也没有动,仿佛如同已经死去一般。
  郑管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非常惊讶,问道:“这是什么人!?”
  叶柏涵有些茫然。
  郑管事怔愣之下,伸手想要拿过灵犀镜,叶柏涵顺势放手。结果在他放手的那一瞬间,镜中的景象也如同被打散的水波一样开始消失不见。
  郑管事愣住,随后问道:“叶丹师……镜里的那个人……是你认识的谁吗?”
  叶柏涵说道:“……我不知道。”
  郑管事又问:“您刚才是不是用了什么当做神魂印记?”
  叶柏涵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什么也没有用。”
  郑管事顿时皱紧了眉头,动手试图捣鼓了半天灵犀镜,却没发现什么端倪。随后他与灵器阁的器师说了两句关于灵犀镜的事情,器师检查了一会儿之后,便断言灵犀镜情况正常,郑管事无奈之下,只好作罢。
  叶柏涵却站在原地很是发了一会儿的呆。
  镜里的那个人……他认识。
  虽然叶柏涵不记得他到底和对方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见过面,也不知道彼此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毫无疑问的是,他绝对认识那个人。
  而且非常熟悉,熟悉得仿佛他曾与对方日日夜夜,朝夕相处。
    书 香门 第 为您 校对 出品


第112章 
  叶柏涵想破了脑袋,但是却始终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谁。脑子里的答案几乎就要呼之欲出,但是却仿佛因为隔了薄薄的一层膜,死活也戳之不破,导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叶柏涵终于忍不住低声诅咒了一声。
  林墨乘实在是害人不浅。
  这个时候郑管事也走了回来,看来是没弄清镜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叶柏涵隐隐感觉到灵犀镜的故障与自己有关系,为了避免引人疑窦,却是没有再敢碰触。
  不过他心里却已经决定若有机会一定要获取一面灵犀镜,好好研究研究,弄清楚镜中出现的景象是怎么一回事。
  之后郑管事又对叶柏涵介绍了一些其他天舟城内坊的事,约好了明日再来与叶柏涵商议之后工作安排的事情,就送叶柏涵回了万象斋。
  万象斋的弟子们知道叶柏涵之前参加丹器会然后名列第三的事情后,都发生了严重的骚动。叶柏涵却对之完全不为所动。
  加入云亭坊之后,北渊便让人为叶柏涵安排了住所。但是虽然如此,叶柏涵之后还是决定继续与陈叙等人一同寄居于万象斋。廉斋主对此颇为高兴,他先前虽然也比较看好叶柏涵,但是并没有预料到他此时竟能在丹器会上名列前茅。如今叶柏涵声名大噪,对于万象斋也是有好处的。
  次日叶柏涵前往行会的时候,却突然被郑管事叫去,见了云亭坊的另外一位坊主。
  叶柏涵早就听说云亭坊的两位坊主是双生兄弟,不过到真正见到的时候,他才发现两人长得有多像……简直就像一个人。
  并不仅仅只是外貌模样而已,就连表情气质也极为相似,简直像是复制出来的一样。一般来说,即使是孪生兄弟,在生长过程之中也会因为经历的不同产生性情和气质上的差别。但是云亭坊的两位坊主却连气质和习惯都如出一辙,让人非常惊愕。
  当然,北玄和北渊并没有刻意试图让人混淆自己的身份。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让人分辨,他们还在脸部的不同位置纹了一朵细小的莲花。
  男人在脸上纹花未免会显得有些女气,好在两兄弟的气场颇为强大,总体上还压得住那一朵莲花带来的艳气。
  所以北玄开口的时候,叶柏涵总体上还是能够分清对方具体是谁的。
  北玄开口对他问道:“叶丹师来天舟以后,在这边可还住得习惯?”
  这种嘘寒问暖的景象也算是必备的,算是主人与门客之间所必然会有的一种礼仪。叶柏涵清楚这一点,所以笑着回答道:“劳坊主费心,我过得不错。”
  北玄说道:“如此就好。我听说叶丹师皇族出身,我想平日生活定然比较精细,就怕招待不周。”
  他面带笑容,语气听上去十分真诚,但是叶柏涵却有些分不清楚他到底是真心还是嘲讽。
  叶柏涵当初身为明国皇子时,过的日子确实十分优渥,伽罗山的日子也确实十分清苦。但是凡尘与修仙界的生活又怎好相提并论?
  叶柏涵不知道北玄问这句话有何深意,但是也不能妄断是嘲讽戏弄,所以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
  结果却听北玄继续问道:“说起来,叶丹师贵为皇子,却选择了寻仙修道,不知道是明皇的意思……还是令堂的意思?”
  叶柏涵脑子里对于明国的事情完全就是空白,哪里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走上修仙这条道路的?所以北玄的这个问题,却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停顿了一下,然后选择了一个最为无辜的答案:“……机缘巧合而已。”
  北玄却追问道:“令堂呢?令堂可有什么说法?”
  叶柏涵看了他一眼,说道:“母妃有什么想法……我也不知道。”
  北玄愣了一下,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问道:“……令堂是宫妃!?”
  叶柏涵这回是真感觉到北玄的态度不同寻常了。他父亲是一国君王,母亲不是宫妃还能是什么?
  但是北玄似乎觉得他的母亲根本就不应该是宫妃,而且看他的表情和反应,他似乎对于他的母亲会是宫妃这件事十分排斥,露出几分显而易见的凶意。
  叶柏涵有不好的预感。
  他开口说道:“坊主似乎对我的母妃非常关心?”
  北玄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引人疑窦,便开口解释道:“我不过想叶丹师丹道和器道修为出众,猜想叶丹师可能是某个修仙世家的子弟,所以才家学渊博,并非有意冒犯令堂。”
  这话倒是也可以说得通。
  但是叶柏涵可没有忘记,之前流传着的关于这两位坊主的流言。他警惕地望着对方,说道:“冒犯倒不至于。不过我的丹器之道都是由同门的师兄传授,跟我母妃并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原来如此。”北玄这样说着,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开始继续打探起叶柏涵的家庭情况。
  然而无论他如何试图打探,接下来的时间,叶柏涵都警惕非常,只要他一把话题扯到母族身上,叶柏涵就迅速转移话题。
  虽然……其实就算不转移话题,叶柏涵大概也什么都不知道。
  到最后双方都觉得太过露骨了,北玄略一迟疑,还是主动放弃了继续追问,叶柏涵顿时松了一口气。
  心里却默默地对这两位坊主有所警惕。
  随后叶柏涵便前往内坊报道顺便进行登记。按照郑管事的说法,他应该可以在内坊的馆阁选取三种丹方,一份器图,同时他最好还能在内坊登记一下自己能够提供的丹药法器,以方便行会向他下达订单。
  叶柏涵已经得到了丹谷的秘藏,对于大部分丹方的需求已经不是很大。不过天舟山毕竟是天舟山,其中还是很有一些特殊的丹方是丹谷也不曾见过的。
  比如说剑意丹。
  这种丹药似乎可以把一缕剑意储存在丹器之中,捏碎丹药就可以短暂地运用或者感悟这一缕剑意,是非常有用的丹方。
  然而虽然有用,却也非常难以获取。剑意丹在馆阁中被定为天级丹,而目前叶柏涵却只被允许抄录三个人级丹方。
  如果要获得天级丹方,叶柏涵至少要完成五个以上天级任务,而天级任务目前还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叶柏涵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三个比较有用,而且丹阁秘传之中没有包含的人级丹方,分别是幻身丹,绮罗醉梦香和碧落归神香。
  这三种丹方真的说起来其实都算不上是丹药——幻身丹应该算是丹器,而绮罗醉梦香和碧落归神香都是一种香丸,要放在特定的法灯或者法炉之中点燃才能使用。
  绮罗醉梦香的作用是引发人心中最深的欲望,并且利用这些欲望将人挽留在睡梦之中。不过另一种意义上说来,这也可以作为磨练弟子心智的道具。对修为太高的修士作用肯定会大幅度减弱,但是如果能够用在像是在北疆时那种大规模混战之中,效果应当会很不错。
  碧落归神香则是正好相反的香种。它主要的作用就在于凝聚神魂,对于防备各种针对神魂的攻击相当有效果。叶柏涵在选取这两种丹方的时候,已经在脑中大致构建出了对于法器的设计。
  他打算把法灯设计成鸳鸯灯的形态。不是鸳鸯外形的法灯,而是类似于鸳鸯壶或者鸳鸯锅那种,能够双重燃烧的法灯。
  以法器作为界点形成结界,结界内燃烧丹香,结界外燃烧毒香。这种情况下,应该能让使用者取得最大限度的战斗优势。
  相对来说,比较麻烦的反而是关于叶柏涵本身可接受的任务商品的报备。按照郑管事的说法,一般来说丹器师报备的内容越多,对本身越能形成优势。
  如果有多种独特的丹器,行会可能会向丹师下达大量的任务,但是丹师自己可以选择要不要接受,或者花费多长时间完成。可是如果行会对你的能力缺乏需求,长期不下达任何订单,那么对于丹师来说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不能获得足量仙元的话,就很难利用内坊的资源进行进一步的进修。
  叶柏涵迟疑的就是要上报什么丹药或者法器作为自己的订单项目。天舟行会算是个内部规矩比较宽松的组织,行会中的成员即使有什么独有的绝活,也都可以自己保留,天舟城只会向他们下订单,而不会强求他们共享丹方器图。
  不过如果有人愿意贡献丹方器图,那么天舟山也会给予非常优越的回报。仙元,灵石都不在话下。
  如果是需要交出丹方,叶柏涵能够选择的范围会非常有限。他目前能够自主决定处置的丹方器图都不太多,而且多数都是在伽罗山或者丹谷的原有配方上改进而成,虽然乌怀殊和颜谷主都不会干涉他对于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