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时候叶柏涵记起来的记忆已经很是不少了,只是还十分混乱。他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记忆出了什么问题,因为记起来的远远不止有今世的记忆。
  按照一些神魂相关的修炼典籍的说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的神魂附在肉身上,神魂会按照肉身的形状而慢慢形成轮廓。神魂与肉身的模样理论上来说是一模一样的,有同一张脸,同一颗心,甚至连血脉的分布都不会有什么差别。
  然而那是神魂在模仿肉体,一旦神魂脱离了肉体,若果长时间没有可以依附的实体就会很会模糊原本的模样,甚至慢慢消散。
  修真界也有夺舍一说,但是这个夺舍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修真者但凡想要夺舍,就要找一个在各个方面都与原先的肉身相似度很高的躯壳,相似的部分包括但不限于外表,灵根,大脑的构造,甚至性情和过往的经历。
  非要说的,这个过程在叶柏涵看来更像基因配型。如果配型得不到位,可能直接就会造成出现精神分裂,记忆紊乱,甚至走火入魔等严重后果,因为成型的肉体本身也是带有记忆和性格的。
  就这点来说还不如投胎呢。新生的肉体本身的偏向是完全空白的,会有足够的时间让神魂进行适应和重新塑形。这个过程之中,也能对于新的身份,灵根和身体进行适应,安全性显然大了许多。
  而且灵根受到强大的先天神魂所浸养,多数会变得更好。
  按照叶柏涵的情况来说,肉身是会保存有所有记忆的,不管过多久,只要没有遭到损坏,那记忆就最多只会深埋而不会真的消逝。但是神魂却只能在有东西可以依附的情况下才能保持姿态和记忆,保持的完整性还要看依附物本身与神魂的契合度和承受能力。
  叶柏涵是转生了多次,神魂应该也曾经过多次充足。合适的情况下,神魂会把一部分记忆带到新的肉身上,肉身则会保持这部分记忆直到他死去。循坏往复之后,运气好的话,叶柏涵也许会记住一些前几世的记忆,但绝不会太多。
  然而事实上,他回想起来的记忆远远比想象中来得更多,而且五花八门,什么样的内容都有。
  随着时间过去,他也渐渐开始能够分辨哪些记忆属于谁了,只是其中一部分的记忆,叶柏涵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是属于谁的。
  比如说……那个困在晶棺之中的俊美男子的记忆。
  在叶柏涵的记忆之中,撇除那些乱七八糟一看就很短命的人生记忆,最复杂也最多的记忆却是关于两个人的,一个是一个喜欢穿白衣的美丽女子,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躺在晶柱之中,过分俊美的黑衣青年。
  这两个人的名字……似乎都叫做莲。
  而这个名字让叶柏涵有了许多猜想。
  这段时间,由于勤快修炼,叶柏涵的神魂也大有进益,这天晚上直接出现了一次感觉十分明显的突破。
  突破之后,他的视野仿佛猛然都不同了起来。
  叶柏涵的神魂一直十分强大。按照门派的说法,他拥有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真灵眼天赋……但是此时,叶柏涵却开始怀疑起这天赋的真相。
  ……那真的是真灵眼吗?
  因为突破之后,叶柏涵隐隐感到了一些不同。他感觉到有些许魂力始终源源不断地从某一处向着他奔涌而来,不停地壮大着他的识海。而且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在那魂力之泉的尽头,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存在……如同母亲,或者家。
  那是一种仿佛找到了真正的来源和归宿的感觉。
  ……他不禁十分好奇起来,那道魂力到底连接着什么。
  这晚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魂力的事情,结果等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发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晶柱之内。
  叶柏涵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境,便动了动身子想要从晶柱之中挣脱开去。没想到这一道晶柱看似结实,其实却脆弱非常,他只是稍微动了动手臂,那晶体就如同糖末一样,哗啦哗啦地全碎了。
  叶柏涵顿时吃了一惊。
  因为感觉到周围的寒冷,他意识到此时经历的其实并非是一个梦境。
  他变成了另一个人……如果没弄错的话,就是那个叫做莲的男人。
  莲……是谁?
  他是一位妖君。
  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这样回答他。
  是什么化形的妖君?
  是玄水白莲。
  这个名字猛然警醒了叶柏涵,让他想起了什么,顿时脸色一变。然后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一道光从外面射了进来,然后有个声音惊喜地大叫道:“神君!?你醒了!?”
  叶柏涵被他吓了一跳,虽然猜想对方应该是在叫自己,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然后在那么一瞬间,一大波狂暴的记忆袭击了他的识海,让他扶住了脑袋。
  那人叫道:“神君!?神君!?”
  叶柏涵却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我要回去……回去。我找到他了!我找到他了!那——”
  然后他的身体便猛然一软,直直地瘫倒在了地上。那侍从当即就是大惊,叫道:“神君!?”
  而在天舟城之中,少年猛然张开双眼,却不料在张开双眼的瞬间,神识猛然出现了晃荡。
  天舟城之中,各自忙碌着的坊主们在这一瞬间纷纷抬起头来,望向外头,露出惊诧的神色:“哪里来的这么强大的魂力!?”
  然后就在这同时,醒来的叶柏涵猛然抱住了头,发出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就重新晕了过去。
  等好不容易再醒过来的时候,叶柏涵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韩定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他怀抱着美好期望,来到叶柏涵的卧室门口,问道:“……你还认得我吗?”
  少年抬起头,望了他半晌,却猛然伸手抱住了他,然后突然就吻在了韩定霜的唇上。
  韩定霜当时整个人就僵硬了。
  周围在围观的众人也全部僵硬了。
  好不容易等叶柏涵把嘴唇从韩定霜的唇上移开,韩定霜整个人却还僵直在那里,许久就没有动弹。
  叶柏涵抱住他的脖子,问道:“你是谁?”
  韩定霜半晌才回答:“我是……你师兄。”
  叶柏涵说道:“不……不对。你不是我师兄,我才没有师兄。”
  别云生在旁边看着,叹了一口气,说道:“殿下……你能不能先放开韩道友?”
  叶柏涵问道:“你说殿下什么的……是在叫我吗?”
  别云生点头,无奈回答道:“对,就是在叫您。”
  叶柏涵想了想,到底放开了双手,然后又继续问道:“我叫殿下,那你叫什么?他教你韩道友,你姓韩吗?”
  别云生没想到他失忆得这么厉害,头疼地说道:“你不叫殿下。殿下您姓叶,名叫柏涵。殿下只是一种尊称。”
  叶柏涵想了想,似乎也重新记起了这个常识,说道:“对哦……殿下根本不是名字。”但是,即使如此,他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却还是对于韩定霜的身份继续纠缠不放,开口问道:“那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韩定霜还在受到刚才那个吻的刺激之中,表情也有点恍惚,回答道:“……韩定霜。”
  叶柏涵听了,抬起头盯了他半晌,却突然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腰,说道:“我好像一直在找你……找了好久呢。定霜……你不在的时候,我好寂寞啊。”
  别云生听了,表情却倏然一变,开口问道:“您想起来了多少!?”
  叶柏涵一脸茫然。
  别云生说道:“您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叶柏涵呆了呆,然后疑惑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我叫叶柏涵吗?”
  别云生听了,顿时泄了一口气,露出失望的神情。
  叶柏涵的失忆简直是一个惊天大雷,把天舟山所有大人物都给惊住了——天舟山各坊还从他手上订了大量的法器,一众丹器师还指望着叶柏涵复原更多残缺的丹方器图造福众人,结果他却突然就失忆了……简直是开玩笑。
  一时之间来慰问他的人简直源源不绝。
  这个过程之中,也有人隐隐怀疑叶柏涵的问题和之前出现的巨大魂力波动有关,但是能够感受到那一股波动的大能都各自有自己的考量,并没有直接把这些猜测说出来。
  过了几日,叶柏涵的记忆却是慢慢恢复了过来。因为不是永久式的失忆,倒是让众人安下了一点心。
  但是叶柏涵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忘记掉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他已经什么前世的记忆都不记得了。
  虽然什么都忘记了,但是叶柏涵却还记得一件事——他刚醒来脑子糊涂的时候,直接强吻了他家师兄。
  这就很尴尬了。


第135章 
  这两天韩定霜见到叶柏涵总是一句话不说,但是表情尴尬神态别扭。
  说他生气了吧,其实叶柏涵也没觉得,只是似乎比以往更加沉默了,总要叶柏涵问一句答一句,而且往往用一两个字就直接打发了他。
  这样重复几次,叶柏涵也有点不敢搭话了——其实他本来也觉得十分尴尬。他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干出来这么一件事的,竟然去强吻了他身为同性的师兄。
  光是想到那一幕,叶柏涵就觉得非常尴尬。更可怕的是,他明明当时迷糊得很,对于当时韩定霜的表情,嘴唇的颜色,呼吸的感觉却记得清清楚楚,仿佛刻印在了脑子里一样。
  叶柏涵觉得特别无辜……他怀疑起自己有隐藏断袖倾向,否则怎么会脑子里老是因为那时的事情而觉得面红耳赤?当然……他为什么会去吻韩定霜这件事也很奇怪。只是那时候他脑子里迷迷糊糊地,仿佛真的觉得韩定霜就是他爱过的谁。
  叶柏涵是真的不想承认自己有断袖倾向,不过即使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切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迹象。白袭青跟林墨乘的关系,其实隐隐早就暗示着,他就算不是个纯同,那也是个双。
  这实在是个让人深受打击的结论,叶柏涵一直都还觉得自己是笔直笔直的。他对性向没有什么偏见,但是对于断袖这个群体丝毫没有归属感那也是个事实。
  不过他也就纠结了一会儿,就放弃了继续在这件事上挣扎下去。
  现在他郁闷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大师兄?他真的是对大师兄有想法吗?虽然叶柏涵确实很喜欢韩定霜,可是他也没觉得有到那地步啊。
  不如说,光是和自家师兄谈恋爱这个念头就让他被惊出一身冷汗,总觉得太不应该。大师兄那性子,单纯到除了剑道什么也不会多想,看似冰冷其实天真呆萌,恋爱这种事情感觉根本就不应该跟他扯上关系。
  叶柏涵想,师兄肯定觉得很是无措吧?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才好。在韩定霜心里,未必有男女之情这个概念。
  唉……真烦恼。
  叶柏涵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应该把韩定霜扯到这种事情里面来。说到底,他自己甚至也还不是很清楚,自己对韩定霜是不是真的有那种感情——说不定他真的只是睡糊涂了呢……或者只是青春期春心萌动看什么都觉得可以……嗯……来一下。
  这样想着,叶柏涵觉得自己还真是禽兽得可以。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禽兽,叶柏涵觉得自己应该放弃这些胡思乱想,去安抚一下自家师兄。
  他刚站起来走到门口,就看到韩定霜站在那里对着自己的剑发呆。
  看到叶柏涵走出来,韩定霜变成了看着叶柏涵发呆。
  叶柏涵叫道:“师兄。”
  韩定霜就低下头去,小媳妇儿一样地应了一声:“嗯。”
  叶柏涵看着他的这副模样,就觉得韩定霜可能还是过不去这个坎儿,便说道:“之前的事情,我觉得师兄你不必放在心上。我大概只是睡糊涂了,师兄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韩定霜没想到叶柏涵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皱起了眉头,重复了一边叶柏涵的说辞:“睡……糊涂了?”
  叶柏涵看他的表情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结果就见韩定霜干净利落地回答道:“……我不要。”
  叶柏涵顿时一愣。
  韩定霜突然伸手拉住叶柏涵的上臂,把他拉近自己,说道:“你说你只是睡糊涂了……这种理由……我不接受。”
  韩定霜以前一直很好说话,所以叶柏涵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会这么回答自己。他愣了一愣之后,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师兄你要怎么样?”
  却见韩定霜按住他的肩膀,缓缓地,缓缓地把脸靠近,一对星眸闪闪发光,这是第一次叶柏涵察觉自家师兄的眼睛如此生动明亮,如同会说话一样。
  这姿势看上去就像是要接吻一样,叶柏涵紧张得不得了,却没有挣扎和反抗。
  结果眼看两人的鼻尖都快碰上了,韩定霜却猛然把脸抬了起来,然后把叶柏涵抱到了怀里,说道:“我……我心悦你。”
  擦!叶柏涵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脏。
  他还来不及惊讶于韩定霜的告白,想要挣脱韩定霜的怀抱跟他好好说话,却没想到韩定霜死活就是抱紧了他不放,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肯放手。
  叶柏涵说道:“……师兄你松一松手。”
  但是韩定霜却根本不理他,简直是一副想要直接闷死他或者掐死他的气势,就那样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奇异地叶柏涵本能地理解了韩定霜这么做的原因,然后爆出了一头青筋。
  因为很明显,韩定霜这么死命地抱住他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在害羞。
  叶柏涵开始用力挣扎起来,因为再不挣扎,他估计就是第一个在被人告白之后因为告白者过于害羞而被勒死的典型了。
  这种死法,到了黄泉恐怕都申诉无门。
  但是韩定霜作为一名化神期的剑修,却是真正地表现出了力大无穷这个词的含义,叶柏涵用尽了力气却也没能挣开。韩定霜可能还觉得师弟就是有点恼怒……于是越发不肯放开了。
  叶柏涵忍无可忍,终于在挣扎的同时闷声破口大骂道:“韩定霜!你放手!你想杀人吗!?”
  修士虽然比较能憋气,但也是活人,不呼吸也是会出事的。
  韩定霜僵了一下,这才猛然放了手,一句话也不说,紧张地盯着叶柏涵,看他大口呼吸,对着自己翻了个白眼。
  叶柏涵看他那紧张的样子,却是什么火气都没了。他看了看自家师兄,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皱了皱眉头叫道:“师兄?”
  韩定霜呼吸了一下,没有说话。
  叶柏涵脑子里有了个猜想,但是却有点不敢相信。他望着韩定霜,缓缓地开口,试探性地问道:“师兄你不是太紧张了,所以说不出话来了吧?”
  韩定霜默了一下,然后诚实而沉默地老实点了个头。
  叶柏涵:“……”
  叶柏涵开口问道:“……师兄喜欢我吗?”
  韩定霜开口,语气干涩而且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心悦……你。”
  那句话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可见他紧张到什么地步。叶柏涵听了之后,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因为理解到韩定霜说这句话时候那种紧张的心情,以及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他静默了一下,才问道:“师兄为什么……会心悦我?”
  韩定霜说道:“师弟……什么都好。我看到……就心悦。”
  好吧,这个理由却是极具说服力,虽然什么都没表达出来,却仿佛又像是什么理由都表达出来了。
  韩定霜明显并不擅长说情话,然而那一瞬间他说出的确实是最动听的情话。
  不为任何原因,就是觉得你什么都好,就是觉得没有一处不喜欢。这种无缘无故,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说法,却是带了最深的诚意。
  何况韩定霜本人就是一个不太擅长甜言蜜语的人。就因为如此,反而显出他这短短的两句话金子一样可贵。
  那一瞬间,叶柏涵也有点说不出话来。
  事情完全朝着他所不曾预期的方向滑落,这个时候明显到了需要他进行表态的时间,叶柏涵心里知道这一点,反而有些绷紧了心神。
  他喜欢韩定霜吗?
  叶柏涵觉得,他是喜欢的。他喜欢这位师兄,比对大部分人都来得多。虽然韩定霜平时很少说话,但是叶柏涵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好。
  韩定霜几乎无时无刻不是以叶柏涵为中心。他明明是师兄,却一直跟在叶柏涵身边,帮他做一些叶柏涵独力无法完成的事情。
  但是,他真的对韩定霜有那样的感情吗?
  在这个问题上,叶柏涵意识到了自己心情上的迟疑。他不是一个活得糊涂的人,所以在那一瞬间,他就很快理清了自己对于韩定霜的感情。
  他很喜欢韩定霜,很依恋他,可能有些噗通噗通的心跳感觉,可是远远还没有到想要跟对方结成道侣的程度……或者说,他的感情根本就不是那个方向的。
  因为叶柏涵根本难以想象跟自家师兄交合的事情。
  不过同时,他确实也不讨厌跟韩定霜拥抱,亲吻这些事情。虽然还不是很习惯,但是却觉得完全能够慢慢适应。如果能一直跟大师兄在一起……叶柏涵觉得这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相反,他既不能想象两人有天会分离,从此陌路;也不能想象,师兄有一天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道侣,然而慢慢跟他疏远,变得对别人比对他更好。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叶柏涵非常惊讶。
  他并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人,当时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却打从心底感觉到了一阵深入骨髓的寂寞与恐惧,仿佛下一个瞬间就会被孤独给直接杀死。
  那种情绪让叶柏涵惊异又害怕。
  但是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叶柏涵反而平静了下来,然后很随便地决定回应韩定霜的告白——反正结成道侣也不一定就要像凡人一样酱酱酿酿,他们也可以就像知己至交那样相处嘛,反正他家师兄也不像是懂这种事的人。
  于是这一刻,叶柏涵自小就有的随便散漫顿时暴露无遗。他对韩定霜说道:“那师兄……想要跟我结成道侣吗?”


第136章 
  叶柏涵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心理活动,所以也没有人有机会一头黑线地吐槽:好随便!还能更随便一点吗?
  站在他面前的韩定霜即使再了解自家师弟,也不可能理解叶柏涵这样随便的生活态度,所以听到那一个提问,反而惊呆了,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真是叶柏涵第一次在韩定霜脸上看到这么生动,情绪表达这么细腻的表情。
  以往的时候韩定霜脸上最多只有两种表情,一种是面无表情,一种是努力微笑。这些年过去,韩定霜已经笑得相当自然了,只要他想的话。但是更复杂的表情就有些没办法了,他似乎天生就有些面无表情。
  但是此时或许是那种情绪太过强烈,所以让他那素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也露出了足可以称为生动的表情。
  在他自己意识到叶柏涵说了什么之前,他已经毫无自觉地回答了一句:“要!”
  他甚至没有去管叶柏涵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说出这样的话。在韩定霜心里,隐隐约约还是有些感觉的,知道叶柏涵对他应该没有那样的感情……至少不是那种……男女之思。
  但是喜欢的人提出交往,是个人就不能怂,谁还管他为什么!矫情之类的事情那是等交往久了,确定或者认为对方没有你不行了的时候才该去做的事情。至于现在?管他为什么,先把坑占了再说。
  韩定霜在这种时候简直直率得让人没有地方可以吐槽。
  真正理解了叶柏涵的意思之后,韩定霜的双眼明亮得让人觉得耀眼,一瞬间就让叶柏涵意识到他很高兴。
  他家师兄很高兴,高兴得都直接忘了继续害羞。这么直接而坦率的情绪,反而让叶柏涵有点无措,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值得让人喜欢。
  但是不管怎么样,叶柏涵不会否定,意识到韩定霜这么喜欢自己,让他觉得还挺开心的。
  韩定霜这样回复之后,叶柏涵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回头就传信给师父,把这件事告诉他们,算是定下了。”
  他话声未落,却见腰间一道红光腾空而起,一个女童的声音猛然大叫道:“不许不许不许!师弟你不是我的嘛——啊——”
  然后叶柏涵就听到无恨的一声惨叫,竟然被韩定霜一把拍回到了玉佩之中,还直接失去了声音。
  叶柏涵为之一愣,叫了声师兄,赶紧把自家小师姐捡了起来。
  韩定霜只是因为看到无恨跟自己抢叶柏涵感到不爽,所以本能地拍了一下,此时却突然醒悟自己反应过度,于是声音有些弱地说道:“我觉得她很烦,所以才拍了一下。我没有很用力……她应该没有受伤的。”
  虽然这样说,但是无恨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叶柏涵伸手,使了一个蕴灵术,明明感觉玉佩里面无恨还有反应,但是叫她的时候无恨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应了。
  叶柏涵吃了一惊,再次叫道:“小师姐!?无恨师姐!?”
  无恨没有一点反应。
  韩定霜虽然平时没什么花花心思,但是碰到叶柏涵的事情时候脑筋就转得特别快。他非常确定刚才确实留了分寸,最多就是把无恨打得稍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