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们先走一步,你慢用。”高其野替她接了话,他瞥了一眼安贝绮手上的酒杯,不耐地撇了撇嘴。“下次要喝酒找其他人去,别把主意动到我的女人身上。”说完,他拉着丁芷芹转身就走。
  “啐!小气鬼,把你的女人借我一个晚上会少块肉哦?”安贝绮努着嘴,瞪着高其野和丁芷芹亲密远去的身影。
  算了,既然陪客溜了,她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喝酒、自言自语也没意思。
  “买单。”安贝绮细白的柔荑朝一名服务生挥了挥,从皮包取出钞票摆在桌面上说了句:“不用找了。”接着她从椅子起身,缓缓地走出嘈杂的酒吧。
  出了酒吧门口,微凉的晚风拂过她晕红的双颊,让她有点浑沌的精神稍微振作了一下,纤细的玉臂扬起,在夜色中拦了一辆计程车。
  她坐在后座,闭目养神。忽然间,手机响了。她从皮包翻找出手机来,搁在耳畔,用粉肩夹住了手机。
  “女儿啊……”是她的父亲大人打来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大高兴,喔哦!就要打雷了。
  “爹地,很晚了耶。”个性有如铁血将军,刚正不阿的父亲大人找她,准没好事。她立刻将手机拿离耳边半公尺远,免得被雷劈个正着。
  “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待到这么晚,成何体统?我看是我太纵容你了,你……”
  “爹地,你三更半夜打电话来,为的就是要训我喔?”安贝绮翻翻白眼,语气有点无奈。
  只听见手机彼端传来一连串低咒声。不过,安正群虽然生气,但仍不忘把事情交代清楚。“明天中午有个饭局,就在家里举行,你记得回来。”
  “人家要上班,没空——”
  “别想骗我,你明天公休不是吗?”老人家得意地截断她的话。
  “谁告诉你的?”安贝绮翘起了嘴角。
  老人家沉沉笑了两声,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叮咛着说:“穿端庄点,别老是穿那些袒胸露背的……”
  “我知道了。”她努努嘴,迅速收了线,以阻断父亲的唠叨。
  好不容易放了一天假,又被爹地给设计了。这只老狐狸,竟然把她的休假日摸得一清二楚。
  黑色劳斯莱斯房车缓缓地驶进一栋气派的花园别墅内。
  在占地宽广,草木扶疏、绿意盎然的花园一角,摆设了一张铺着白色蕾丝桌巾的长形餐桌。
  丁达也下了车,在仆人的带领下,缓步走向餐桌。
  他身穿驼色的亚曼尼夏装,身形挺拔出众,在阳光下显得英姿勃发,完美的身材让人看了着迷不已。
  坐在长桌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主人安正群,他的头发花白,身材高大魁梧,很容易辨认。另一位是个女人,一头如瀑的黑亮发丝在微风中飘扬,她微仰着螓首,视线似乎落在他身上。
  一闪而过的微妙感受,让丁达也眯起了眼,想看清楚那女人的长相,但她背对着阳光,过于刺眼的光线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孔。
  “达也,你可来了。”主人安正群热络地起身迎上前去。他魁梧的身形正好挡住了女子的身影。
  “安老,别来无恙。”丁达也和安正群打了声招呼。
  一阵细微的抽气声此时从安正群的身后传来,丁达也微讶地挑起眉,身子微微一侧,直盯着安正群背后。
  是她?!他竟然又和她见面了。
  他冷调的眸子对上安贝绮那双写满惊诧、然后迅速转成恼怒戒慎的美丽星瞳。他可以清楚地看见,那双眼眸里正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怎么了?”安正群来回梭巡着丁达也和女儿的脸。
  丁达也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冰冷的俊容让人捉摸不清他的情绪变化。
  “还有别的客人?”他的语气淡然,一如他的表情。
  只是,话一问出口,他就后悔了。从来没在女人身上多花心思的他,竟然破天荒地揣测起她的身份。
  “噢,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女儿绮绮。”安正群热络地介绍。
  “爹地——”安贝绮娇滴滴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悦耳动听,形象和昨天那个在丁达也面前大发脾气的女人完全不同。
  “哈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叫你的小名。唉呀,我都叫了二十几年,一时改不过来嘛。乖绮绮,别跟爹地计较啊。”安正群豪迈的笑声有撼动山河之势。“我这个女儿啊,外貌美、气质佳,任谁看了都想疼爱,绮绮这个名字很适合她,对不对啊?”老人家开始自吹自擂起来。
  外貌美、气质佳?!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安贝绮一张粉颜瞬间显现难色。
  他老人家如果对别的男人赞美她,她可以无愧地层现笑靥,但他对这个见识过她“盛气凌人”一面的冰山男,吹嘘自己的“气质佳”,简直是让她难堪。
  安贝绮的脸颊浮上尴尬的红浪,她噘着嘴,不满地瞪着安正群——这只老狐狸分明是故意的,打从她八岁起,这个小名就不见踪影了,直到今天才又突然冒出来。
  丁达也在她对面入了座,将她窘迫又不满的表情烙进眼里,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容。
  “安老,我以为今天纯属我们两人的聚会——”他抬眸看向安正群,言下之意是,安贝绮的出现让他感到不满。
  其实不用多费心思揣测也知道,这老狐狸心里所打的如意算盘,他想凑合他们两人。
  “呃……绮绮难得休假,我特别叫她回家来陪我。”安正群轻咳两声,润润喉说道。
  “我回家陪我爹地吃顿饭,难道不行?丁先生有什么意见吗?”安贝绮毫不客气地回嘴,又冒火了。
  “安老,今天约好了来谈合约的细节,我不希望有人打扰。”丁达也根本不搭理安贝绮,视线落在安正群方正的脸上。
  “绮绮,她不会……”安正群对安贝绮使了个眼色,要她别出声。
  “如果安老执意如此,我只好失陪了。”他举手打断安正群的话。
  他这一走,意味着他们的合作关系可能就此停摆,这对亟欲与他合作的安正群而言,将是很大的损失。
  “不,如果你真的坚持的话,我可以请——”安正群吓得站起身来,他为难地看着宝贝女儿。
  这年轻人真冷酷,他在商场上打滚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无法掌控的对手。
  “爸,你赶我走?!”安贝绮也起身立正站好。父女俩像斗鸡般隔桌对恃着。
  丁达也瞄了她一眼,今天她穿了一袭贴身剪裁的浅蓝色丝质洋装,将她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展露无遗。
  “呃……达也,对不起,我先失陪一下。”女儿的脾气,他这个做父亲的很清楚,惟恐女儿“气质佳”的假象被人识破,连忙拉着她走到一旁。
  安贝绮不甘心地被他拉着走,还不时回眸瞪着丁达也。
  “绮绮,帮爹地一个小忙,今天你就先回去吧!”安正群和女儿打起商量来。
  “爹地,你竟然为了一个讨厌的外人赶我走?”她气得跺脚,脚踝还扭了一下。哪有这样的事,这是她的家,丁达也凭什么反客为主地赶人?
  “我……这也是不得已的呀!”被女儿这么一凶,拥有大熊身材的安正群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般,手足无措地低着头。
  “不管,我绝对不走。要滚他自己滚!”没什么好商量的,她今天就是决定赖着不走了。
  “女儿啊……”这下可怎么办?!
  安贝绮双手叉在腰上,快步走回餐桌。
  “你自己看着办吧,要走就快走,哼!”她拿起桌前的酒杯,率性地喝了起来——哼!她就是不走,怎样?
  丁达也一道俊眉挑起,表情一样酷酷的,盯着她仰头喝酒的动作,那弧度优美的雪白细颈微微起伏,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酒液滑入她喉咙的温润感觉。
  他莫名地心一悸,眸色瞬间转浓,心口感到有点儿闷热。他到底着了什么魔了?!他的俊容闪过一丝惊慌,倏然起身的动作让椅子往后倾倒,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
  “怎么回事?”安正群冲过来,担心地想,他不会真的要走吧?
  安贝绮微侧过脸,得意地看着他,以眼神告诉他:滚吧!
  丁达也用力甩开胸中那抹怪异的情绪,转身阔步离开。
  “达也,你别走呀,我们可以进屋里慢慢谈。如果你对我们家绮绮没好感,我也不勉强,让你看不上眼,实在见笑了。”安正群追上他,在这尴尬时刻,他选择暂时弃女儿于不顾。
  “噗一”安贝绮气得连嘴里的酒都吐出来了。“爹地……”她以为这一回她可以赢的,可是却被他老人家给毁了。哪有人这样诽谤自己女儿的?把她说得一文不值,实在太不应该了。
  丁达也在车门前把脚步停了下来,缓慢转过身,就在转身之际,已掩饰住方才脱序的情绪,俊容换上狂妄的神采,说道:“我只有半小时的时间。”
  “请进。”生怕安贝绮又过来捣蛋,安正群快速地带着他走进屋子,只留下安贝绮一个人被晾在花园里。
  “真是气死我了啦!”她把脚一跺,气得浑身发抖。
  半小时后,当丁达也的劳斯莱斯缓慢驶出别墅时,安贝绮所驾驶的敞篷跑车也尾随其后。两辆车一前一后,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直到丁达也回到饭店。
  安贝绮跳下车,把车钥匙丢给代客泊车的服务员,跟着丁达也进入饭店。
  见他踏进了电梯,在电梯服务人员准备把电梯门关上时,她踩着高跟鞋,“叩叩叩”地冲了进去。
  “请问前往几楼?”电梯服务员礼貌地问她。
  丁达也双手抱胸,侧过头看着她,酷酷的脸依旧没啥表情变化,似乎早已料到她会出现。
  其实,从别墅离开时,他就发现她尾随在后,之所以不拆穿她,是为了等着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和他一样。”她扬扬眉,努起小嘴回道,刻意回避丁达也的注视。
  两分钟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丁达也走在前面,她则哼着歌掩饰紧张的心情,紧跟在后。
  走到房门前,他停下了脚步,手上拿着磁卡把玩着,潇洒地转身。开口问道:“有事?”
  她站离他大约两公尺远。“嗯。”不但有事,还是“很大条”的事。
  他冷冷地看着彼此的距离。“我可以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这三分钟是看在芷芹的面子上。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她悻悻然地回了句。
  “你不满意?那真是抱歉了,请回吧。”他下了逐客令,转身刷卡开启房门,眼看就要进入房里。
  “你——站住。”安贝绮气得握拳跺脚。“我到底是哪里招惹你了?我来只是要求一个答案。”
  他站在门口,微微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痕。“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我对你没兴趣,你大可不必浪费心思在我身上。”姿态狂妄自负。
  可是……自己真的对她没有感觉吗?!前几次因她而产生的异样情绪却让他感到有些慌乱。
  安贝绮俏脸刷上一阵青白。被男人这样当面彻底拒绝还是生平头一遭。
  “我也得清楚地告诉你,你多心了,我就算把心思浪费在小猫、小狗身上,都比浪费在你这个冰块身上来得有趣、来得值得。”骄傲的自尊告诉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我想我必须郑重地向你声明,我讨厌你那种自以为是的嘴脸。”她犀利的反驳替她扳回了一点气势。
  丁达也的身体僵了一下,他轻挑起眉,缓缓转身,黑幽深邃的眼眸重新迎上她的——而她回应了他一记得意、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
  那挑衅的笑容让他英俊的眉心打了个折。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摆出这种高姿态。她们被他拒绝后,通常都是哭着跑掉,仅有她——安贝绮,胆敢用如此骄傲的姿态挑衅他。
  那种闷热、微窒的感觉又浮上胸口。、他再次想抗拒,却怎么也抵抗不了。既然无从抗拒,只好在她身上寻找答案,黑眸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他的态度太过专注,审视的眼神太过危险,似乎想从她身上探究些什么。
  “我……”哪里不对劲了?她被看得不自在,原本得意的笑容逐渐敛去,换上了严密的防备。
  她低头迅速瞥了一眼自己的仪容,并没有异状呀!
  当她再度抬起头,他的眸色已渐转浓,如火炬般炙热。
  安贝绮心一惊,向后退了一小步,紧张地用粉色舌尖润了润唇。
  “一个女人主动要求进入男人的房里,你可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眼睛一眯,他捕捉住她润唇的诱惑动作。聪明的他,很快地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该否决掉自己先前所说的话,他对她是挺有兴趣的,然这纯粹只是基于欲望。或许,只要邀请她上他的床,一切的异样感受将会消失。
  喔……听听他说了什么?他的话引来安贝绮一阵惊愕。
  “你这话什么意思?”她细白的小手捂着胸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话应该不必说得太明白,你应该懂的。”丁达也深深地看她一眼,微显不耐地堵住了她的话。他对于自己对她的渴望竟然在瞬间转为猛烈感到烦躁。
  “我不——”她当然懂得他的暗示。
  “进来。”他不想听见她的拒绝。
  “不、不要……”安贝绮的拒绝声逐渐转弱。
  “你怕了?原来你这么懦弱。既然害怕,就别老是跟着我,你现在才拒绝,不嫌太矫揉造作了吗?!”他的话嘲讽意味十足,充满了挑衅。
  “我才不是害怕。”明明大脑下达转身逃跑的指令,但她的双脚却不听使唤,钉在原地。她竟然想留下?天啊!她该不会对这个男人有感觉吧?安贝绮内心升起了一阵惶恐。
  “既然不是害怕,就用你的行动来证明吧。”语毕,便不由分说地迈人套房内。
  安贝绮被他傲然且强悍的气势给迷惑了。哦!她对他其实是有感觉的。这一刻,她加速狂跳的心和她迷恋的视线就足以证实一切。
  她在走廊外愣了几秒。
  “我正等着你的证明。”他使出了激将法。“给你三秒的时间。”正当他的手扣上门把,准备将门关上时——
  “谁怕谁。”她高傲地抬起螓首,挺直腰身,迎上他。
  砰!门在下一秒被关上。
  她的心惊跳一下,抬眼看他。
  他深邃的眼眸中燃烧著令人心悸的火焰。
  怎么办?她好像掉人一个想逃却逃不掉的陷阱里了耶……
  第三章
  三个身形挺拔出众、魅力慑人的男人,前后进入了餐厅。
  这三个抢眼的男人分别是褚翰锡、高其野和丁达也。同样卓尔不凡的三个人,俊颜上满是自信堆砌出来的惊人气势。褚翰锡是“骥曜企业”的总裁,身为他的好友的高其野,拥有相当完整的求学经历,并在几个月前空降至“骥曜”担任财务经理。
  丁达也此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是和几家知名企业合作开发产品,这些产品将行销至全球各地,所以身为公司负责人的他,特别回来亲自洽谈签约细节,参与初期的合作计划,待时机成熟,再从加拿大派人回来接手他的工作。
  领班经理看见他们,脸上堆满笑容,热络地迎上前。“褚总裁,您稍早所订的位置已经帮您预留了,这边请——”
  这是一间中式小餐馆,店面不大,挺安静的。最重要的是,这间小餐馆菜色味美且相当有隐密性,出入的人不会太过复杂。因此褚翰锡特别选在这里谈公事。
  “翰锡,你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吧,选这么小的地方,丁总经理不知道会不会怪我们公司怠慢了?”高其野和褚翰锡的交情深厚,因此一出了公司,两人私下都以名字相称。
  褚翰锡只是笑而不语,他知道这小子心里不舒服。
  丁达也瞥了高其野一眼,然后径自随领班往包厢走了进去。
  进入包厢,他选好位置入了座。今晚他没有穿正式的西装赴约,方才起床时,他呆坐在床沿,花了好多时间欣赏着那个在他床上睡得沉熟、一脸酣甜诱人的女人。
  这样不合理的怪异举动让他浪费了许多时间,因此只能在出门前匆忙换上一件米白色休闲衫和亚麻长裤,连平日总是梳得服帖的黑发,都没有时间梳理,就这样放任几撮黑色的发丝垂落在额前。
  今晚他看起来不似往常的冷酷,反倒给人一种狂放不羁的感觉。他一坐下,目光就直盯着窗外,心里、脑海里全被那张娇美的睡颜给占据了。
  原本认为是自己情绪、欲望上一时脱轨,才会和她发生亲密关系。可他没料想到,这个处处和他不对盘的女人,竟然勾起了他蛰伏在内心深处的情愫,那种极欲将她占为已有的感觉非常强烈,让自己大为震惊。
  “你这小子,别坏了我的好事。”在包厢外,褚翰锡低声警告高其野。
  “是那个家伙先坏我的好事。”高其野脸色就是好不了。原本约好了芷芹一道前来用餐的,可是丁达也竟然临时把她给遣开了。
  “只是一顿饭的时间,你就不能忍着点吗?来,笑一个。”褚翰锡失笑地摇头。
  他知道高其野心里担心丁达也把丁芷芹带回加拿大去,所以现在把丁芷芹看得很紧,深怕一个不小心,老婆就飞了。
  “要卖笑你自己去,我今天没兴致。”他瞪着丁达也的后脑勺,恨恨地说。
  看高其野一脸痛恨的表情,褚翰锡不由得垮下了脸。今天似乎约错人了,早知道约个女人来,气氛或许还会活络些。
  “褚总裁,这边请。”领班经理转头招呼褚翰锡。
  “走吧。”褚翰锡点了一下头,指示高其野。  “你给人家一点好脸色看,不只我手上的这个合作案有希望签订,或许连你的婚事也能一并搞定。”
  高其野心里思量着褚翰锡的话。听他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因此他跟在褚翰锡的背后,不太甘愿地走入了包厢。
  丁芷芹来到饭店,向柜台要了磁卡,经过饭店慎重地透过电话向丁达也确定了她的身份后,服务人员非常礼遇地让她进入套房。
  这间总统套房位于顶楼,里头的装潢、设施和视野都相当不错。
  不过,她认为达也大哥若需要长期留在本地,住这种一天动辄要花上一二十万的总统套房,实在太浪费了。
  进入房内,丁芷芹心里正纳闷着达也大哥要她来这里的目的时,忽然虚掩的房门里,竟然传出了一声细细的嘤咛。
  这声音……很像猫叫,但又好像是女人的声音。
  女人!怎么可能?!
  但那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却一再传进丁芷芹竖直的耳朵里。
  “是女人的声音没错!”
  “女人”这个名词一跳入丁芷芹的脑海,便“轰”的一声在她脑中炸开来。她带着一颗忐忑、紧张又兴奋的心,悄悄地往丁达也的房间移动。
  来到门边,她发抖的小手轻轻触上门板,缓缓地往内推开,视线落在大床上,被单里似乎有个人形的鼓起物。
  一声细细的声音从被单里发出,丁芷芹的一颗心几乎快提上了喉咙。
  达也大哥的床上果然有女人!哇,这个发现实在太令人兴奋了。
  丁芷芹当场乐得想拍手,决定进一步确认这件天大的事情,然后马上打电话到加拿大向抱孙心切的祖母大人报告。
  “噢!要命。”床上半梦半醒的人儿低吟了声。忽然发现门外有动静。“谁?”
  安贝绮从被单里伸出一条纤细的玉臂,从床上费力地撑起上身,她缓缓地拉掉覆盖到额际的被单,露出娇憨慵懒的美颜。
  “怎么是你?”在看清楚床上的女人时,丁芷芹惊愕地大叫了一声。
  “要命的,你还要张着嘴巴站在那里吃空气吃多久?”安贝绮呻吟了声,眼光一扫,看向僵化成雕像的丁芷芹。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这妮子也不会过来拉她一把。
  被丁芷芹发现她干下的好事,安贝绮一点也不吃惊。她感到错愕的是,自己竟会失去理智,和那个大冰块上了床。
  噢,不该再叫他大冰块,因为在之前的几个小时里,她可见识到大冰块转变成一把烈焰的全部经过。天啊!在床上的他,完全跟她之前所认定的表象不一样。
  “我……”难怪达也大哥会要她来饭店看看。她原先还在纳闷,饭店里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原来——是来看一场让人完全不敢相信的好戏。
  安贝绮虚弱地轻启微肿的红唇,对丁芷芹说:“拜托,来扶我下床吧,我全身骨头没有一根完整的。”全散了。
  哇喔!好劲爆的内幕。
  “达也大哥很厉害,对不对?”丁芷芹冲上前,一脸兴奋地看着安贝绮。“哇,我看见了,你身上好多吻痕哦。”她毫无预警地扯开安贝绮抓在手上的被单,惊诧地尖叫。
  安贝绮螓首一垂,顺着丁芷芹的目光探入被单里,视线落在自己单薄赤裸的娇躯上。
  “要命!”一声窘迫的呻吟从红唇逸了出来。那个家伙竟然在她身上制造了好多好多的青紫斑痕。从手臂、肩膀、锁骨、胸部,到肚脐四周,还有大腿……
  “简直是太劲爆了!安贝绮,看来你把我家的大酷哥迷得晕头转向哦。啧啧,真看不出来,昨天你还口沫横飞地讨伐了他一整晚,今天却跟他……”丁芷芹眯着眼,以一脸奸佞的表情细细打量着,小手往安贝绮细白的手臂一捏。
  她带着诡谲的笑意凑向安贝绮的脸,瞧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