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带着诡谲的笑意凑向安贝绮的脸,瞧她这模样,一看就知道曾被男人彻底宠爱过。
  “你的笑容很诡异哦。”安贝绮不安地瞥了丁芷芹一眼。
  她虚弱地掀开被单,美丽的身段毫不遮掩地暴露在丁芷芹的眼中。
  “哇!好美哦,你的身材好棒哦,腰就是腰、胸部就是胸部,屁股就是屁股,加上一身吹弹可破的细皮嫩肉,难怪……”丁芷芹说着说着,笑声愈来愈奇怪。
  “难怪你大哥会这么狠,把我摧残得不成人样,是吧?”她没好气地咕哝着,芙颊浮上一抹羞红。
  “真看不出我的大哥的‘功力’竟然如此了得,竟然把一只母老虎驯得服服帖帖的,还下不了床哩。”丁芷芹俏皮地眨了眨眼。“难怪他要我特地来这里替他看看,原来是心疼你没人照顾。”完全不放弃揶揄她的机会。
  “废话少说了好吗?拜托你行行好,放我一马,我得去泡个澡,现在我全身都是汗味还有……”“他烙在她身上的味道。说到这儿,安贝绮的娇颜突然轰地染上热灼灼的红浪。
  “还有什么?”见她话说到一半突然打住,丁芷芹好奇地看着安贝绮。她神色窘迫,一张美颜烫得似乎可以在上头煎蛋了。
  “要你管。”瞪了只会看戏的好友一眼,安贝绮费力撑着身子想下床,脚步却虚软地踉跄了一下。她即时扶住墙免于摔倒,拖着酸疼的双脚,吃力走进浴室里。
  丁芷芹跟在她后面,一路挂着笑容。“浴室里头有个大理石按摩浴缸,我想达也很乐意借你分享一下,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
  真受不了丁芷芹带色的眼神。“你可以滚蛋了。”她含羞带怒,把浴室的门板关上,隔绝掉那让人看了不太爽快的笑容。
  她虚弱地吁了口气,美背贴在门板上,掩上星眸,脑海立时浮现和丁达也两人在床上耳鬓厮磨的景象——
  她打开莲蓬头,洗去一身黏腻和属于丁达也的男性气味。
  半小时后,安贝绮穿戴整齐,神清气爽地出现在客厅。
  丁芷芹窝在沙发上,把视线从电视转移到她身上。
  “按摩浴缸很棒吧,你舒服多了没?”这女人看起来容光焕发。“泡过澡后,感觉全不一样了,对不对?”
  “这是经验之谈吗?”安贝绮星灿的眸子眨了眨。“哦,我差点忘了,你早被人吃过了。”
  丁芷芹脸色一阵酡红。“看来你不只体力恢复了,连嘴巴也有力气损人了!”她发现自讨没趣,把视线转回了电视。
  “这里可以煮咖啡吗?”安贝绮款摆腰肢,坐进和丁芷芹坐的同一张沙发,手撑着尖美的下巴,无聊地看着电视节目。
  “有啊,达也也是咖啡族,饭店每次都替他准备了许多咖啡豆,当然也少不了咖啡机。”
  “真是太棒了。”她对丁达也的感觉改变了些。
  她起身走到擦拭光洁的厨房,一眼就看见她所需要的“设备”。这让她晶莹的星瞳一亮,嘴角弯起一道美丽的弧度。
  她挑选了颜色较浅的“摩卡”咖啡豆放进研磨机研磨,然后调整意大利咖啡机,很快地煮起咖啡。
  不一会儿,她端着两杯咖啡回到客厅,递到丁芷芹面前。
  “来一杯‘摩卡’吧。”这是她个人相当偏爱的口味。
  “哇,赚到了。”丁芷芹对安贝绮煮的咖啡非常赞赏,也很捧场。
  咖啡的香味在室内飘散开来,安贝绮优雅地啜了一口,盯着由杯子散发出的雾气,神情若有所思。
  “怎么了,在想谁呀?”丁芷芹调皮地曲肘撞了撞她。“想我亲爱的达也大哥吗?”
  安贝绮的眼神一扫,给了她一记警告。“你再不喝你的咖啡,我就收回。”
  丁芷芹吐吐小舌。“不能讲哦?”
  “也不能问。”她附加了一句。
  这巫婆,之前拼命地挖她的隐私,却限制别人不能发问半句。
  “不问就不问,反正我问达也也是一样。”她耸了耸肩,满足地喝起咖啡。“嗯,真好喝。如果达也在的话,他一定爱死了。”
  说起那家伙,把她吃干抹净后,就不见人影,这让安贝绮的心里感到不是滋味。
  她气闷地扁着小嘴。“他……到哪里去了?”她本来不想问的,但还是冲动地问了出口。想也知道,一定又惹来丁芷芹的一顿揶揄。
  “‘那家伙’指的是谁呀,你可不可以说清楚点?”
  果然,丁芷芹绝不会放过嘲笑她的机会。
  “你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她不自在地回嘴应了一句。
  她的小脸上带着窘迫的薄怒,她气自己对他的在乎,赌气似的喝掉了整杯咖啡。
  “真不想知道?”骗人。丁芷芹偷瞄了她一眼,看了腕表一眼。“我想他应该快回来了吧?”达也说过他会尽快赶回的。
  安贝绮听了一阵心慌,咖啡杯险些从手中滑落,幸好即时接住。下一瞬间,她“咻”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拨拨秀发,脚步慌乱地走向门口。
  “你去哪里?”丁芷芹不解地看着她。
  “我要先走了。”发现她的皮包还放在他的房间内,她很快地跑进房间拿。
  “你不等达也回来吗?”丁芷芹纳闷地看着她来回慌张走动的身影。
  “我等他做什么?我看了他就讨厌,我想,他再见到我也不会高兴。”这场欢爱只是一时失控,对她和他而言,都是如此吧?!
  她头也不回,拉开了门,曼妙的身影随即消失在门后。
  走在廊上,她的胸口闷闷、热热的,有着说不出口的恐慌情绪,现在她需要一个人独处,好好地想想。
  “安贝绮,你要去哪里?你好歹也说一声吧,要不然达也问起的话,我该怎么对他交代?”丁芷芹捧着咖啡冲了出来,可惜只赶得上看她进入电梯的背影。
  “她人呢?”
  说人人到。不出十分钟,丁达也回来了。
  俊飒帅气的身影,一进门就往房间里冲,看不见想找的可人儿,他回头问了芷芹。
  丁芷芹放下咖啡杯,比了比半掩的门。“走啦。”
  她为什么要走?丁达也微蹙着俊眉,双手抱着胸,高大的身躯斜倚着门框,偏头思索答案。
  “有十几分钟了吧。”
  “我要你回来是替我看好人的,结果你让她给跑了?”他的语气不是很好。
  “你又没交代清楚,你只是说让我来看看嘛,我怎么知道,原来你是让我回来拦人的。”看来他早料到安贝绮会溜走。
  “我没有要你留她。”他的脸色略显尴尬,迅速否认。“只是……”
  “看她好不好,是吧?哥,不是我说你,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竟然把人家折磨成那样子。”丁芷芹逮住机会损了他一番。
  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丁芷芹在心里偷偷窃笑着,眼眸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丁达也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不许你乱说话。”丁达也目光深沉地看着丁芷芹,想必她早盘算好,准备到祖母大人那边去嚼舌根了。
  “才……不会呢。”难道她的心思这么轻易就被看穿了?!
  丁芷芹被他犀利的目光审视得很不自在,肩一耸,从沙发上起身,抓起皮包打算走人了。
  “对了,安贝绮还煮了一壶你爱喝的‘摩卡’咖啡,不过,只剩下半壶了……”她嘴馋,喝了三杯:
  丁达也原本黑沈的眼睛一亮,往厨房里走去。
  “达也,我走喽。”丁芷芹怕再被丁达也抓去审问,乘机想溜了。
  她飞快地走到门口,不料却撞上一堵肉墙。她螓首轻扬,对眼前的人绽放迷人的甜美笑靥。
  “其野,你怎么来了?你是来接我的吗?”
  “我饿了,陪我吃饭去。”高其野不由分说,抓住她的皓腕,转身大步往回走。
  “你不是才和达也吃过饭?”她被他拉着走。
  “看到他的脸,我就吃不下。”他没好气地说道。
  刚才在席间,他找机会向丁达也提出和丁芷芹结婚的请求,可是那家伙却冷冷地回了他一句:“再看看。”什么跟什么嘛!再看看?哼!他才不想再多看一次他。那张臭脸。
  丁达也倚在流理台边缘,两条长腿交叠站着。
  他替自己倒了一杯“摩卡”,啜了一口香醇的咖啡,闭上眼睛,细细品尝这令人爱不释口的独特风味。
  这香醇的味道令人留恋,一如她在他怀中时,令人难以忘怀的娇俏模样。她是个浑身充满热情细胞的女子。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他不得不承认,她点燃了潜藏在他内心深处多年,一直不敢去碰触,也以为一辈子再也复苏不了的火热因子。
  他要她,强烈地想要她。但心里却仍然不可避免地挣扎着,这种矛盾的心态,一直困扰着他。
  因此,他无心和褚翰锡多谈合作细节,在仓促应允了未来的合作计划后,便匆匆离开。
  他想见她,或许再见她一面,有助于理清他矛盾挣扎的情绪。
  可是她却走了,只留下一壶令人回味无穷的咖啡,温热着他略感失落的心。
  丁达也一口饮尽咖啡,脑海里浮现她熟睡时美丽的睡颜。
  走了也好,或许这是对这份突如其来的欲望最好的遗忘方式。他不需要女人来牵绊他,他厌恶女人。
  第四章
  “咖啡豆,哪位帮我签收一下?呃,安小姐、安小姐,你有听见我说话吗?”送货员很尴尬地杵在吧台前搔着头。
  以前他每次来,这位美丽的吧台女郎都会很热情地招呼他,可是这几天她却怪怪的,总是一个人傻傻地发愣。
  就像现在,他站在她面前都快喊破喉咙了,她却还是没反应,一双美丽的星瞳直盯着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看。
  “安、安小姐,我送咖啡豆来,你可不可以帮我签收?”送货员搔头抓脑,努力地想把安贝绮失掉的魂唤回来。
  “我来签收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用,她听不见的。”沈柠从厨房走出来,拿过送货员手上的单子,一一清点后签收。
  “谢谢,有需要再联络。”回头纳闷地再看吧台的美女一眼,送货员摇着头走掉了。
  沈柠拿着送货单来到吧台前,手一拍,将单子用力往吧台一摆。叫道:“回魂了,安大小姐。”
  “砰”的一声,吓了安贝绮一大跳。
  “你想找麻烦哪?”她不满地抱怨。
  “你看看你,这几天像个鬼一样,也不打扮打扮,到底是怎么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这间标榜美女服务的咖啡屋,早晚关门大吉。”沈柠没好气地批评她。
  向来崇尚名牌,不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绝不敢出门的安大美女,这几天简直邋遢得不像样。
  一件白衬衫搭上一条牛仔裤,素净的一张脸脂粉未施,这简直不像她。
  “这叫‘返璞归真’。你没听过有句广告词是这样说的:‘没化妆走在街上,更显得理直气壮’。”她可是天生丽质,没打扮不见得就出不了门。
  “我只听过一句经典对白:‘你被爱情的影子遮住了。”’沈柠暧昧地对她展露一抹笑意。
  安贝绮感到相当尴尬,她的心思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看穿了。
  “你从哪里听来的,广告片吗?”她转身把冷掉的咖啡拿去倒掉,气自己为什么老想着丁达也的身影。
  “这是《情定大饭店》一剧中,东贤先生对臻茵小姐说的。”前阵子沈柠迷上韩剧,更爱死了《情定大饭店》中的男主角东贤先生。
  沈柠把咖啡豆拿到研磨机旁,开始工作起来。
  “原来你对男人也有兴趣哦。”安贝绮反过来取笑沈柠。
  “只要是正常的女人,对男人就有兴趣。只是我还没有遇到我的真命天子,所以呢……”
  “怎样?”她的星瞳一眯,阴恻的眼神向沈柠瞟了过来。
  “所以我不会恍惚到连上班都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还老是对着一杯冷咖啡发呆。”
  沈柠带有揶揄意味的娇笑听在安贝绮的耳里,备觉刺耳。
  竟敢取笑她!安贝绮悻悻然地回道:“你又知道我想的是男人了?”
  “当然知道喽。”她的消息可灵通得很呢!“你别忘了,芷芹很容易被套出话来的。”
  “那个妮子,我会找她算账的。”原来她的底牌早被人掀了,这让她白皙的素颜浮上尴尬的红浪。
  “我等着看好戏。”反正事不关己,沈柠乐得在一旁隔岸观火。“你不会又想拐她去喝酒吧?”丁芷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喝酒。
  安贝绮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你说呢?嘿嘿……”她尖锐的笑声在店里回绕着。
  沈柠摇摇头,看来她们这间美女咖啡屋,应该改名叫做——坏心巫婆之家。
  甩开脑海中丁达也扰人的俊飒身影,安贝绮重新发愤图强卖力工作。
  这一天,她对每个进门的男客人特别热络。对上门喝咖啡、喝午茶的男客人来说,简直是“铆死了”。虽然她并没有多费心思打扮,但这副素净的模样,却多了一分娇憨和纯真。
  “谢谢光临。”
  她娇滴滴的声音迷得这些男客人昏头转向,让他们还真舍不得踏出店外。
  “够了吧,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沈柠看了一下午,眼睛都快花了。
  她怀疑是不是早上的谈话给了安贝绮太大的刺激,她才会表现得如此反常。
  “我是要让你知道,除了丁达也之外,只要是男人我都有兴趣。”她挑了挑眉。
  从现在起,她不会再让那个该死的家伙困扰她,扰乱她的思绪。她还是她,一向快乐又有自信的安贝绮。
  “哦,是吗?”沈柠眨了眨眼。“那么……现在这位刚进门的男客人,你也很有兴趣喽?”美眸一扫,她看向门口。
  “那当然喽。”安贝绮不疑有他,一转身,热络地迎上前。“欢迎光临,请……”但接下来的话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安贝绮看见丁达也上门,僵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依旧是一身笔挺的手工西装,短发梳得整齐服帖。俊飒挺拔的身影占据了安贝绮的全部视线,背光而立的他有着慑人的气势。
  他的表情一如以往的冷漠,眼光扫过安贝绮,暗自打量。
  她今天……很不一样。不但素净着一张脸,穿着也很轻便。看见这样的她,让丁达也的心颤动了一下,这一刻,他的情绪有些慌乱。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中途下车,浪费宝贵的时间来到这里喝咖啡。在踏进咖啡店之前,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只是恋上了她煮的“摩卡”。
  “怎么了?你的笑容哪里去了?”沈柠故意曲肘撞了撞她的腰,以打破僵化的气氛。“是这位帅哥太迷人,把你迷得晕头转向,连伶俐的舌头都打结了?”
  真是个超级损友。安贝绮回过神,不自在地拨拨秀发,转头给沈柠一个白眼,接着又迅速将视线拉回,刻意冷淡地看着丁达也。
  “欢迎光临,请坐。”她对他绽放一个娇美的笑容,然后快速跑回吧台。
  沈柠看戏似的观察两人极不自然的表现,耸了耸肩。
  “一杯‘单品摩卡’带走。”丁达也不动如山,昂然站在店门口,他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在这里。他现在只需要一杯香醇浓郁的咖啡来提神醒脑。
  “稍等一下。”依旧是冷淡的回应。安贝绮强压下慌乱的心情,专注地煮咖啡。
  此刻,时间和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安贝绮感到相当的不自在。  他来,只是为了喝一杯咖啡,绝不是为了她。这样的体认令安贝绮的心感到一阵刺痛。
  在心痛与恼怒的情绪交互作用下,她在咖啡里加了好多匙糖和冰奶精,以及巧克力糖浆。
  当她将咖啡递给他时,郁卒的心情霎时好转。
  “这杯咖啡的费用就记在芷芹的账上,欢迎您下次再度光临。”安贝绮迷人的笑靥里藏着狡猾的光芒。
  丁达也迟疑地接过咖啡。
  “好好品尝哦。”她不但亲自送他出咖啡店,对他挥了挥手道再见,还加上飞吻,含笑目送他上了车。
  她过于热情的举止,不由得让丁达也感到头皮发麻。他捧着杯子,长腿往外舒展开来,率性地坐在车子后座。
  迟疑了一下,他将杯缘凑到唇边,喝了一口。
  噗——未入喉的咖啡全喷了出来。这杯“摩卡”甜得让人想吐。想必是安贝绮存心整他。
  “可恶的女人!”丁达也俊眉拧起,脸颊剧烈地抽动了两下。他咬牙咒了声,无奈地看着被自己毁掉的昂贵西装。
  敞篷跑车利落地打转半圈,准确地停入停车格内。
  安贝绮一身盛装,优雅地下了车,颈上的薄纱丝巾随着她款摆走动而轻扬。
  这是位于市郊的一处私人别墅,今晚在别墅里将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品酒会,与会人士都是政商界名人,其中不乏单身男女。
  酒会的主人是“B&T跨国集团”总裁潘志邺,像这样的品酒会,每年固定会举办一次。近年来已成为上流人士猎捕对象的绝佳场合。
  今晚安贝绮又被她的父亲大人抓来参加这场晚宴,他老人家的心思不必多想也知道,一定又要替她找对象了。
  原本她不想来的,可是她这阵子受到丁达也的干扰,情绪大乱,因此才会想出来透透气,不仅可以品尝美酒,也顺便开开眼界。
  她的几撮长发挑染成亮眼的金色,绾上头顶,露出纤细的雪颈。雾金色的及地贴身晚礼服和金色细带高跟鞋,将她婀娜的身段衬托得更加性感,这一身装扮就像个高贵的女王。
  她一踏进别墅,众人的目光全被她吸引住了。
  安贝绮傲然地走入宾客群中,向忙碌穿梭的侍者要了一杯干邑白兰地。
  她一手拿着水晶高脚杯,漫步在花园里,品尝着这已有百年以上酒龄的醇酒。
  果然是好酒。她露出一脸讶异且满足的表情,伫立在花园角落的金色身影既迷人又充满诱惑。
  从安贝绮一进入酒会现场,潘志邺的眼光就追随着她,一路被她吸引过来。
  潘志邺已年过半百,因为性情风流所以至今还是单身汉,环绕在他身边的韵事从未间断。
  他拍了拍女伴的俏臀,遣开她,自命潇洒地走向他的最新目标。
  “嗨,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位骄傲的女王。”他靠近她,举杯轻碰她的杯缘,啜了一口美酒。
  哼!油腔滑调。“潘先生,第一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安贝绮转过身,回以一个敷衍的浅笑。“宴会举办得很成功,你真厉害。”潘志邺一向花名在外,让她不由得产生戒心。
  “今晚有你这位美女莅临,让酒会增色不少。”他狩猎的眼神对着安贝绮放电,逐渐向她靠近。
  “承蒙潘先生看得起,我可不认为自己这么有魅力。”安贝绮不着痕迹地拉开两人过近的距离,她对年纪大的男人没兴趣。
  潘志邺扬了扬眉,她的回避举动反倒激发了他想掳获美人的渴望。
  “我是否有荣幸充当向导,陪你参观参观这幢景致优美的别墅?”他充满成熟魅力的男性脸庞挂着笑意。
  “这……”她迟疑不决。若是直接拒绝他似乎显得有些失礼,但和他独处却又太过危险。
  搞不好这一逛,就被他给轻薄,那她不就亏大了?安贝绮可不想自己的一身嫩豆腐,被这个花名昭彰的老男人给吃了。
  “安小姐不肯赏光?”
  “不是,我还约了人,他……他来了!对不起,我先失陪一下。”远远的,她看见了丁达也,这是这场酒会里她惟一认识的熟人。不得已,只好拿他来当挡箭牌,抵挡这个老男人的纠缠。
  她向潘志邺摆摆手,便拎起裙摆,落荒而逃。
  “借一步说话。”她来到丁达也的身后,拉住他的大手,往一旁走去。
  丁达也惊讶地转头看她,在金色礼服烘托之下,她性感美丽得让人几乎忘了呼吸。
  “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场狩猎性质浓厚的宴会,而她竟然出现在这里,这让丁达也的心情不太爽快,俊容瞬间蒙上一层阴霾。
  一想到她这副性感的模样也落入其他男人眼中,丁达也的心里就兴起莫名的妒意。
  “我来开开眼界,不行吗?”她傲然地扬高下巴,气恼地嘟起红唇。
  他凭什么用这种质问的口气对她说话?要不是为了避开潘志邺那个缠人精,她也不会来找他。哼!
  “要开眼界就去啊,何必来缠着我?”他不悦地盯着她的眼睛,擦着金色眼影的她,更添几分媚态。
  “你——我才不是来纠缠你的,要不是那个老家伙对我心怀不轨,一双色眼一直在我身上打转,我也不会躲到你这里来。”见他一副急着赶她走的嫌恶表情,安贝绮气炸了,甩开他的手,气得转身想走。
  丁达也的长腿跨前一大步,握住她细致的手腕,将她扯回身边。
  她像只金色蝴蝶,翩然落入他的怀中,他的大手紧跟着搂了过来,扣住她不盈一握的柳腰。
  “哪个该死的老家伙?”他的眼色转为深沉,释出凌厉的光芒,在她的脸上溜了一圈,然后犀利地瞥向四周。
  “要你管,放开我啦。”她扭着腰,试图摆脱他,手里还拿着水晶杯,里头的白兰地还有三分满。
  安贝绮用力一扭,香醇的酒液全洒了出来,溅湿了她的礼服,也弄脏了他的领带和衬衫,杯子顿时空空如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