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要你管,放开我啦。”她扭着腰,试图摆脱他,手里还拿着水晶杯,里头的白兰地还有三分满。
  安贝绮用力一扭,香醇的酒液全洒了出来,溅湿了她的礼服,也弄脏了他的领带和衬衫,杯子顿时空空如也。
  “你既然选了我当你的挡箭牌,我也该尽责,不是吗?”他使劲扣住她,在她耳畔低低喃语。“别动!”随即抽走她手上的酒杯,往草皮上一丢。
  她胡乱的扭动,令他全身燥热难受。丁达也紧咬着牙关,炙热的男性气息扑向她柔嫩的颈子。
  “我后悔选择了你,现在我要去找别人来帮忙,放开我。”她刻意忽视颈边传来的酥麻感。
  她倔强地对上他的眼神,不料却看见他的眸色转为深浓。
  这种眼神她见过,就在那天午后,两人在床榻上缠绵厮磨时。
  她突然呆愣住,红唇微启,吐出不稳的气息。
  “后悔?”这句话大大打击了他向来骄傲狂妄的男性尊严。
  他单手扣住她的下巴,宽额抵上她的,深浓的黑眸逼视她,两人的距离近得几乎快贴在一起。
  “对,我很后悔。”她被迫抵着他的唇说话。
  “你——这可恶的女人。”她竟敢再说一次?!
  丁达也低咒一声,盘旋在胸口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扣在她腰间的手一使劲,将她搂近,与他阳刚的躯干密实相贴,一俯唇,狠狠地吻住了她微启的樱口。霸气的舌尖长驱直入,与她的小舌厮缠。
  渐渐地,他的吻由原先的霸气转为柔情款款,安贝绮感觉双脚开始不争气地瘫软,脑子一片迷蒙,理智逐渐涣散……
  她没喝醉,脑子清醒得很,那么……她到底着了什么魔?竟然、竟然又被他拐回了饭店。
  这会儿,她正愣愣地坐在他的床上,看着他在房内走动,动手解开领带,脱掉西装,然后把西装外套甩到角落的核桃木衣架上。
  “咻!”的一下;还真准确,西装挂上了衣架。这家伙篮球一定打得不错。安贝绮努努嘴,在心里嘀咕了声。
  丁达也转过身,黑眸一扫,发现她正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他勾起嘴角,俊眉微扬,打趣地看着她。
  啊!被逮到了。她慌张地移开目光,芙颊染上尴尬的红浪。
  “有什么好看的?”俊容上冷酷的线条稍微柔和了些,嘴角的笑意不减。
  “谁看你了,我只是随便瞧瞧。”她难掩心虚,目光四处游移。
  “好,你慢慢欣赏,我先去洗澡。”他解开两边的袖扣,潇洒地转身,朝浴室走去。
  看到他走进浴室,安贝绮立刻准备溜走。
  可是这个念头才刚涌起,他走到浴室门前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又转过头来;
  “我忘了,应该女士优先才对。”
  “我不想洗澡。”这个男人根本是居心叵测。安贝绮看他的眼神充满防备。“你休想再把我拐上床去。”又急急附加了一句但书。
  他一愣,然后爽朗大笑。
  “我是一片好心,把浴室先让给你换衣服,你的礼服沾了酒渍,不换下来清洗的话,一笔昂贵的置装费就要报销了。”
  他双手抱胸,斜倚在门上,悠哉地看着她因窘迫而涨红的美颜。
  “你还真好心哪,我又没带换洗衣物,怎么换?”她不想接受他的“好意”,从床榻起身,扬起头,转身就要离开。
  他迅速地把手臂扣住门框,在房门前将她拦住。
  “要走可以,先把话说清楚。”
  低沉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使得她的心扬起一丝翻腾的情绪。
  “什么事得讲清楚?”她不懂,黛眉微蹙,满脸疑惑。
  “关于我们之间的事。”
  对她的感觉不再暧昧不清,他很清楚自己对她的浓烈渴望已不能再被压抑下来。潜藏在内心的那株名为“爱情”的火苗,从两人发生亲密关系的那一刻起,已被悄悄点燃,火焰迅速蔓延,烧烫了他的心。
  ·
  他不再逃避,决定坦然面对这分来得猛烈的感情,相对的,他也要确定她的心意。
  “我们之间……”他的眼神让她紧张万分,吞下了一口口水。
  安贝绮的脚跟往后稍稍退一步,背脊抵住门框。
  他欺身上前,将她搂进怀中。
  “我们之间不需要再如此疏离,我决定从现在起,让你成为我的。”他低声呢喃着,狂炽的气息在她鼻前缭绕着、缭绕着……然后完全掳获了她。
  瞬间,她又开始脚发软,头发晕,气息不稳,整副香躯赖在他怀里,他的阳刚身躯顿时成了她的支柱。
  她像个溺水者,沉溺在他男人狂猛、热烈的气息中。
  她想逃,心里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可以交心的对象,他只是对她的身体有兴趣而已。
  但……照这情况看来——她今晚是走不出他的房间了。
  阳光从观景窗照人房间,洒落在凌乱的大床上。
  安贝绮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声,覆盖住眼睛的长密睫毛颤了下,眼皮缓缓地掀开。
  “……”这是哪里?
  刚起床的安贝绮一脸茫然,显然脑筋还处于混乱的状态。薄被从肩头滑了下来,露出美丽粉嫩的酥胸。她这模样性感极了。
  她偏着头,搔了搔有点打结的发丝。花了一分钟的时间,终于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了。
  噢,这是饭店。昨晚她又莫名其妙被那个大冰块给拐上床了。
  “该死的!丁达也,你给我滚出来!”这家伙老是占她便宜。
  安贝绮用被单把自己密实地裹住,跳下床,愤怒地对着空气大吼。
  “丁达也,出来。”从卧房到起居间到客厅、书房、厨房、餐厅……任凭她怎么叫,都没有半点回应。
  最后,她嘟着唇,生气地回到房间,挨着床沿坐着。
  “太好了,人又不见了。这个家伙,坏事做尽后,又咻地不见人影了。丁达也你真该死,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她的粉拳生气地捶着柔软的床垫,每捶一下,就咒骂一句。
  十分钟下来,丁达也被骂得狗血淋头。但他的人早就走了,根本一句也没听见。
  安贝绮发了十分钟的脾气,最后她气不过,起身收拾昨晚抛落在地上的衣物,迅速梳洗后换上。
  “丁达也,既然你能拍拍屁股走人,那我也会。”她踩着金色高跟鞋,走出饭店房间时,纤足还生气地踹了一下门板。
  第五章
  这里是印尼爪哇的Brobudur村,这一座Amanjiwo度假别墅被山村、田野、椰林包围着。
  要来一趟Amanjiwo之旅,实在不简单。不只得有闲情逸致,还得有充裕的时间才行。因为从印尼本地到达Amanjiwo,得花上整整一天。
  Amanjiwo是世界顶级度假别墅,在这里可以享受到离群索居的生活,和最隐密却最奢侈的顶级假期。
  只要肯花钱,甚至可以拥有一间私人别墅小屋。
  别墅的装潢简约质朴却别具风情,器具摆设几乎无处不美,在无微不至的服务下,每一个到这里来度假的人,都能享受到完全不被打扰的安宁时光。
  白天可以在花园的睡榻或露天浴缸里懒懒躺上半天,黄昏则在私人游泳池畔迎着晚风做Spa。
  夜晚的Amanjiwo在柔和晕黄的灯光下,整齐排列的廊柱与墙上的一盏盏石灯相互辉映,闪烁一道道迷人的暗影与金光。
  戴着红色大盘帽,穿上红色圆点图案的细边比基尼,安贝绮一身惹火性感,惬意地躺在池畔附设的凉亭睡榻上,大红盘帽遮住了半张脸,她正享受着安静凉爽,气氛浪漫的黄昏时光。
  这是她的私人别墅小屋,住宿一天的价码要八百美元左右。她预付了六天的房钱,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待在这么美的地方,她都不想回去了。几天前惊慌失措的情绪已慢慢沉淀,她一心想把丁达也那可恶的身影抛得远远的,不让他影响她的生活步调和情绪。
  可是却怎么也办不到。
  像他这样狂傲自负的男人,其实并不适合她。前两次会发生那样……的事,完全是“一时失控”,“一时糊涂”,她现在真是懊悔极了。
  人家芷芹至少是因为喝酒喝得烂醉,才会让高其野有机可乘,而她却是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和他有了两次亲密关系,被他给吃得彻底,想起来真是丢脸。
  哼!但他却老是丢下她不管,连着两次从他床上醒来,他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会想临时出国,除了想理清自己混乱的情绪外,其实也存着一种报复的心态。
  如果他在乎她,他一定会设法找到她。而有点小聪明的她,早在出国前就“不小心”地把自己的去处透露给丁芷芹知道了。
  消息既然已经透露出去了,就算这里再怎么偏僻,只要有心,他一定会找得到他。相反的,假使她对他而言只是个暖床的女人,那么这次的假期,她就得一个人过了。
  她决定在他还没出现之前,暂时把他赶出脑海之外,找个男人来约个小会解解闷。
  不过,该到哪里找呢?她的眼光很高,才不会随随便便找个上不了台面的男人来伤害自己的眼睛,倒自己的胃口。
  临近小屋的单身帅哥就很不错哦,人不但长得帅又很热情。想起那个黑皮肤、身材健硕的外国帅哥莱恩,安贝绮的嘴角弯起,露出浅浅的笑答。
  她已经主动邀他今晚一起共进晚餐,在浪漫的烛光晚餐之后,她还打算邀请他一起到沙滩漫步。
  想到这里,她的一颗心就雀跃了起来,丁达也的身影这会儿全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离约定的晚餐时间也差不多了,她把手伸到头上,抓下大红盘帽,伸伸懒腰,两条雪白的美腿移下睡榻,踩上冰凉的地板,愉悦地从睡榻上起身,准备回房去换装。
  但是这时候门铃声却响起。
  “帅哥,你早到了……”看来他和她一样迫不及待,希望今晚的约会赶快到来。  漾着一脸绝美的笑意,她轻快哼着歌,步履轻盈地走到门前,愉快地将门拉开。
  “莱恩,欢迎——”安贝绮愉悦的声音,在看见门外那只熟悉的“路易威登”皮箱时,自动消失。
  她赫然抽了声气,整个人僵在原地。
  她颤抖着手,再把门板拉开些,哦,她不敢相信她现在所看到的……
  丁达也那个大冰块竟然站在她的私人别墅大门前,模样看起来无比狂放。
  “呀——你、你、你——”他真的来了。安贝绮的心几乎停止跳动。
  “看到我很惊讶是吗?”他一手拍开门板,拉着皮箱,大刺刺地进入她的私人领域。
  “呃……没有啊!”她住后退开。也许是他的气势太骇人,让她忘了阻止他进入她的屋子。
  “是吗?你的表情倒不是这么告诉我的。”门板在后方被甩上。他往前逼近一步,接着又一步。
  哼!还装傻,她是存心要让他找不到人的。
  “你这可恶、该死的女人,竟然躲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丁达也走到她面前,双手捧住她的下颚,俊颜欺近她,唇就抵在她的颊边,咬牙低语。
  他可是摸黑出门赶搭飞机,在一天的舟车劳顿之后,好不容易才在黄昏时刻风尘仆仆地赶到了Amanjiwo。
  这个女人真够狠的,竟然无缘无故失踪,害他这几天为了追查她的去向急得快要发疯。
  好不容易才从芷芹口中得知她的行踪,却为了追逐她而追到两脚发软、头发晕。
  不用多加费心揣测,这女人肯定是因为他那天“又”把她丢在饭店一事而耿耿于怀。其实那天因为他临时有非亲自处理不可的要事,才会暂时离开她的身边。天晓得,他可是挣扎了很久,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那张有她诱人气息的床。
  而她却小心眼地报复他,故意躲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很好,一切都如了她的意。因为在乎,因为渴望,所以自从她失踪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展开追逐的脚步,一路追逐到这里。
  好不容易,他来到了她面前,而她休想再从他的怀里逃开。
  “我……我……这是我的自由。”受到他的气息干扰,她的呼吸好像瞬间减弱许多。
  她被迫面对他,他那双散发着迫人光芒的眼睛让她感到心慌,呼吸变得急促。
  “自由?”丁达也沉吟了一会儿,凝视着她,下颚抽动了两下。
  她的确像一只为了自由而选择高飞千里的小鸟。他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对!就是自由。”她呆呆地点头。
  可是,这关“自由”啥事?她怎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其实说穿了,她只是、只是因为负气才逃到这个偏僻的村落来的。
  “好,要自由是吧?我可以考虑给你三天的自由。”
  “三天?”他在说些什么?
  “就三天,多一天都不行。”他霸道地说,扣住她的下巴,唇俯上前,掳获了眼前这两片令人心痒难耐的粉嫩唇瓣。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多久,门铃声再度响起,安贝绮一惊,挣脱他的怀抱,推拒掉他热情如火的吻。
  “呼——呼……”她气喘吁吁的,一口气跑到门前,把门打开。
  “嗨!晚餐时间到了。”门外皮肤黝黑的帅哥莱思,对她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还没准备——”
  莱恩露出赞赏的表情,看着安贝绮性感的身段,她身上轻薄短小的泳装并没有遮掩掉多少诱人的春光,让他大饱眼福。
  “呼——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她仍然喘着,嘴唇嫣红诱人。
  安贝绮压抑翻腾的情绪,她扬起手拨动秀发镇静地招呼她邀请来共进晚餐的男伴。
  “你似乎很喘。”莱思贪婪地看着她诱人的红唇。
  “哦,是、是吗?”她挑了挑眉,正想走出门逃开丁达也时,他却已经来到她的身后。
  他一手揽上她的腰肢,将逃跑意图明显的可人儿抓回来。“不准离开半步。”
  “喂,你休想再碰我一根寒毛。”安贝绮再度被他拉近胸膛,背脊紧贴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肌。
  丁达也完全不理会她,眯成细线的黑瞳,迸射出精锐的光芒,落在莱思的身上,说话的语气充满威胁。“要人赶你还是自己滚开,你做个选择吧。”
  “绮绮,这位是——”莱恩被丁达也的气势吓到。眼前这个东方男人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眼神充满肃杀之气。
  “绮——绮?”他低低沉吟了声,声音非常紧绷。紧贴着他的安贝绮可以感受到他的胸膛跳动了两下。“谁允许的?”他低沉的嗓音飘荡在两人之间,搂在她腰间的手束得更紧了。
  安贝绮心一颤。事情好像不太妙哦。
  “什么谁允许的?”安贝绮和莱恩同时感到颈边吹过一阵凉风。两人很有默契地问了这一句。
  “是谁允许你叫她绮绮的?”丁达也不动声色,挑了挑眉。
  身为男人,莱恩很清楚,这男人在吃醋,而且是超大的飞醋。
  “呃……是她。”他老实地回答。
  “莱恩!”安贝绮不敢置信地瞪大黑眸,莱恩竟然出卖她。
  “绮……安小姐。”莱思吓得赶紧改口,免得性命不保。“我看,今晚的晚餐——”
  砰!被甩上的门板将他的声音隔绝在外。
  安贝绮被丁达也扛了起来。“哇!丁达也,你要干什么?”
  “该死的女人!”竟然随便将乳名告诉其他男人。他低咒着,扛着她,阔步穿越客厅、起居室,走出落地窗外,往后院的私人泳池走去。
  “不要哇!你不能……”安贝绮只顾着哇哇叫。
  她知道他的意图,他想把她丢进泳池里。
  “就偏要。”他冷冷笑着。“你身上不是穿着泳衣吗?”而且很该死的暴露。
  “人家……穿泳衣,不见得就会游泳。”她只是过过干瘾而已,实际上,她根本是一只道地的旱鸭子。
  丁达也伟岸的身影倒映在池里,他俯低俊脸,在她面前低语威胁道:“不会游泳就别穿这种少得可怜的泳衣诱拐男人。你活该受到教训!”说完,他挑衅地扬了扬眉,双手向外一抛——
  “丁达也,你敢——”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抛了出去。看来没有他丁达也“不敢”的事。
  “咚!”一声,一条不会游泳的美人鱼就这样落到泳池里。
  咕噜、咕噜,安贝绮喝了好几口水。
  他站在池畔,眼神锁定泳池拍着水需要救援的人儿,慢条斯理地解着衣扣。
  “拉我上去……”她不断地晃动手臂,拍打水面,四周溅起了朵朵水花。虽然水深只到达她的胸部,可是她却怎么也站不稳。
  丁达也心里很得意,他总算找到了她的弱点。
  褪下身上的衣物,他终于跳下水,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溺死的时候,一把将她抱起。
  “咳、咳!你真可恶。”她吓白了脸。
  安贝绮惊魂未定,双臂紧紧攀着他的颈项,湿透的脸颊、发丝在他颈边轻蹭,一直无法着地的玉腿倚着他健实的长腿,有了安心踏实的倚靠,不再浮沉。
  “这是给你的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勾引别的男人。”他紧紧一抱,轻叹了口气,手指勾起一绺垂落在她胸前的发丝,惩罚性地一扯。
  她的发丝从他指间滑落,垂落在她雪白的胸前。
  痛……愤慨的小脸抬起,沾水的晶莹双眼像是责难又像是嗔怒,直瞪着他。
  “不服气?”她一定不晓得自己这个模样有多娇美。丁达也的拇指滑过她水嫩的颊,然后缓缓捧高她尖美的下巴,骤转为深浓的黑色眼眸看着她微启的红嫩唇瓣。
  “是非常的……呃……不服气……”起先万分愤慨的口气随着他严厉的注视转为软弱无力。
  她被他看得心慌,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他一用力,她湿透的身躯瞬间和他赤裸的胸膛紧密相贴。
  她慌乱,下意识地想移开视线。
  他不许,霸道地只允许她专注地凝视自己。
  “我想要你。”从他紧绷的身躯,可以想见他深浓猛烈的欲望。
  她感到一阵燥热,粉舌诱惑似的探出,润润干涩的唇瓣。
  这个动作引来他一声压抑的抽气声。
  “爱我……”她主动将红唇凑了上去,水面下修长的腿热情地缠上他的腰。
  日出了。
  雾气渐散,阳光从地平线的尽头缓缓地露出脸来,周围一片安静。
  “起床了。”安贝绮站在床边,伸手拉掉丁达也覆盖在腰际的被单。
  这一扯,使得他古铜色的精健身躯完全暴露在雪白的床铺上。
  哇!他的身材还真不是普通的……棒。她的双颊浮上嫩红,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像小孩般无害的睡颜,脑海浮现昨晚两人在这雪白床铺上经历的种种……
  他们同床三次,这是她第一次比他早起,为的就是不让他再有机会趁她熟睡时消失。
  “别吵。”咕哝了一声,他侧过身继续睡。
  “你再不起床的话,我就去找莱恩喽。”跨上床,俯低身子,跪在他的身边,戳了戳他的肩头,微鬈的黑发垂落在他的颊边,撩拨着他的脸部肌肤。  他的黑眸倏地张开,目光凌厉,一点也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你敢?!”大手一展扣住她的腰,将她扯落偎进自己宽阔的胸膛上。
  “你……”他醒了?
  热情的吻随即欺了上来,在她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前,覆住她充满清新气息的双唇。
  直到彼此气喘吁吁,他才放过她。呼——呼——四片唇瓣相抵,呼吸急促。
  “原来你早就醒了,干吗还装睡?”她红着一张脸,嗔瞪着他。
  “不装睡,怎么知道你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他一改以往的冷肃,挑挑眉,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意。
  他的手指撩起她垂落的发丝,穿过颈子,抚向后颈,指腹磨蹭着她粉嫩的肌肤。
  她有点儿愣住,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温柔深情的一面。
  “怎么?”他笑着问。彼此的气息在身体周围缭绕,形成一股暧昧的氛围。
  “你……为什么跑来找我?”她抬高手臂,抓住他不安分的大手。憋了一整晚的疑问,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
  “我的意图还不够明显吗?”黑眸灿亮地凝视着她,他不答反问。
  “还不够。”她直接应了句。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这个答案行不行?”
  天哪!大冰块竟然向她告白?“什么?”她吓坏了,倒抽了一口气。
  她还以为她很可能使尽各种方法都还得不到一句爱的告白,非得等到历尽磨难才能尝到爱情的甜蜜。
  “我不允许你再和别的男人有所牵扯。”丁达也有如王者般下达了命令。
  “咦?”她呆住了。
  “我陪你三天,三天后就回去,以后你不许再擅自离开我,除非我允许。”话中的占有意味浓厚且不容置喙。
  “呃……”她一直发出无意义的单音。
  “没有考虑的余地。”他不容许她傻傻发愣,迅速起身,拦腰抱起她往浴室走去。
  “我们……”他不会又想要了吧?!
  安贝绮仰起头,羞窘地凝视他俊逸的面容。他刚毅有型的下巴,冒出许多胡碴,性感极了。
  “昨晚我已经够卖力了,现在没多少力气取悦你。”
  “人家又不是这个意思。”她娇嗔一声,捶了他-一下。
  “不是吗?”他暖昧的眼神睨着她比熟透的番茄还红的娇颜。
  她倔强地别开脸,不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