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是吗?”他暖昧的眼神睨着她比熟透的番茄还红的娇颜。
  她倔强地别开脸,不予回应。这迷人的娇态惹来他一阵爽朗的大笑声。
  “梳洗过后,我带你去看日出,相信你这个成天窝在泳池躺椅上吹风的懒女人,绝对还没去看过佛塔,还有周围村庄的清晨市集……”
  “真的?”她雀跃无比。
  “我说到一定做到。”他自负地说。
  几分钟之后,他带她来到佛塔。
  晨雾中,他们俯瞰一行行钟形立塔和坐佛,森林、原野周围都缭绕着一道道如丝缎般微蓝、忽然间又变得雪白银亮的薄雾。
  这样的美景令人神魂颠倒。就像一改冷漠,变得热情的他所带给她的感觉。
  这就像喝了一杯“薄荷摩卡”,冰与热融合在心头充满了满足、美妙的感受。
  安贝绮没想到,丁达也这个大忙人真的陪她在Amanjiwo待了下来。
  这三天,他陪她去了佛塔,在林野间听虫鸣鸟叫,也到村庄的市集闲逛,闻过刺鼻的辣椒、蒜头、香芋、南姜,还陪她“搜刮”了一些骨董手工艺品。
  不仅如此,他还陪她在游泳池畔一起发呆、吹风。
  今天是他们待在Amanjiwo的最后一天,晚餐后就要准备返回了。
  安贝绮从洒满花瓣的露天浴缸起身,带着一身香气,缓缓地走进房内。
  她来到丁达也的身后,手臂绕过他的腰,搂住他。柔软的身躯熨贴着他的背。
  “不会有所变动,就按照原订的行程。”丁达也正透过手机和航空公司确定机位。
  安贝绮的偷袭举动让他讶然地挑起一道俊眉。
  收了线,他缓慢地转身,化被动为主动,将她搂在怀中。
  “怎么了?”丁达也不想费心揣测,直接问道。
  “你……”安贝绮欲言又止。
  “嗯?”
  “你不会回去之后就不理人了吧?”整个下午,她一直在担心这个。
  丁达也失笑地摇了摇头,很不客气地取笑道:“你的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什么?”
  “我说装了浆糊,你高不高兴?”她没好气地应道。杏眸贪恋他的俊魅,瞬也不瞬的盯着他的脸庞。
  “无所谓高不高兴,反正脑袋瓜是你的。”他耸耸肩,还是不给她明确的答案。
  经过这三天的相处,他对自己的感情十分确定了。他爱上了这个浑身充满热情因子的女人,再也舍不得离开她半分半秒。
  不过,要是她的担心成真,那也不能怪他。因为他放着公司不管,大老远飞到这里陪她度假,回去后,即使不被公文榨掉半掉命,可能也剩下几口气了。
  她气结。“不说就算了,反正你不理人也好,我也可以重获自由。”她嘟着俏唇,模样极为诱人。
  这女人还妄想得到自由?丁达也被她激怒了。
  “你想都别想。”他霸气地俯唇吻住了她。
  第六章
  两个星期后
  劳斯莱斯房车缓缓地驶进一栋位于精华地段的商业大楼地下室。
  “把我的行李送到这个地址。”在停车场,丁达也下了车,对司机交代了一句,转身走向电梯。
  他搭乘电梯直上第十五层楼的“凯爵集团办事处”。这一层楼占地约有六百多平米,是他在两个星期前承租下来,作为未来分公司的办事处。
  办公室明亮、宽敞,不像一般的公司行号,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可能地坐满了职员。
  此刻,仅有几位员工正埋首忙碌于公事,他们都是远从加拿大总公司调派过来的部门精英,每个人手上所处理的都是金额庞大的企划案。他们是丁达也最信任的得力助手,学经历都是一等一。
  “总裁,早。”丁达也一踏进办公室,大家热络有礼地向丁达也打招呼。
  “早。”他面无表情,一如以往。
  他走向自己的私人办公室,带上了门,瞥见桌面上叠放整齐的公文夹。
  “很好。”他满意地勾起一抹笑。
  忙碌的生活,终于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这么厌恶被公事缠身,想要偷几小时空闲,去见见他想念的可人儿。
  自从爪哇度假回来之后,他就全心全意投人工作之中。而闲置公事几天的下场,就是被处理不完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
  幸好,他果断地决定在此成立办事处,然后光明正大地从加拿大总公司召来他的助理团,这一切的混乱与忙碌,才得以在短短两个星期内解决。
  当然,这两个星期来,他夜以继日忙于工作,把一天二十四小时当四十八小时来用,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办事处在最快的时间内成立,在助理和他一起努力下,原本进行中的业务迅速地回复了既有的轨道。
  现在他只要把眼前的这几件公文批好,那么今天下午以后他就可以抽得出空来了。
  丁达也一手斜插在口袋,走到L型办公桌前,修长的手指翻动着行事历。不过,挂在嘴角的笑容,在看见秘书小姐帮他安排的餐约时迅速消失,英俊的眉轻拧起来。
  “芬娜,把中午和‘沈氏企业’的约会取消掉。”他按下内线通话键,交代他的特别助理兼秘书芬娜。
  “这是丁夫人交代下来的,想取消恐怕不容易。”坐在办公室外的芬娜向他解释道。
  原来今日的午餐之约,是“凯爵集团”创始人丁方支月女士特地从加拿大总公司打电话来交代安排的。
  丁达也心想,祖母大人真是用心良苦,在他回来重新起步之际,不但费心替他拉拢人脉还兼做媒,似乎怕他真的打一辈子光棍。
  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好吧,这事我自己来处理。”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去赴这种一点经济效益都谈不上的无聊约会。
  既然是祖母大人安排的餐约,他如果擅自取消的确不应该,但……临时找人代替去赴约,应该不算过分吧?至少不会让她下不了台。
  丁达也靠在桌缘,两条长腿在脚踝处交叠着,姿态十分优雅。
  他拿起电话,另一手翻阅着联络本,找到了能直接和褚翰锡联络上的专线号码,拨了通电话给他。
  “我是锡,请问哪位?”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彼端传来褚翰锡爽朗又有精神的声音。
  “我是达也,想请你帮个忙。”他直接说明来意。
  这两星期以来,因为他和褚翰锡在公事上往来密切,两人已经建立了一点交情。
  “帮忙?当然可以,如果我帮得上的话。”褚翰锡爽快地答应。
  如愿得到他预期中的答案,丁达也笑了。
  “帮我赴一个餐约。”
  “餐约?”褚翰锡的口气颇为疑惑。
  “放心,绝对有你的好处。”他说。
  “什么好处?”
  “有气质出众的美女作陪,你说这是不是天大的好处?”为了能说服褚翰锡,他随意编了个谎。
  谁知道赴约的是猪头三还是猪头五?!“呵呵……我不缺美女。”褚翰锡干笑了两声。
  丁达也回他一个冷笑。
  “但你还缺我在合约书上签名。”他威胁道,暗示着若褚翰锡反悔,不帮他这个忙,他也不会在合约书上签字。
  “丁达也,你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褚翰锡咬牙切齿地说。
  “你现在发现,还不算太晚。”他狂妄地笑着,挂上了电话。接着立刻埋首于公文中。在中午之前,他必须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
  逢星期四,咖啡店公休。
  可是今天安贝绮还是很勤劳地在店里忙着,来回擦擦抹抹。
  一般这种清洁工作,本来是请清洁妇来做,但是因为她擅离工作岗位出国度假,让合伙人沈柠忙昏了,丁芷芹气炸了,所以她们两人以多胜少,命令她扛下未来三个月的清洁工作。
  命苦哪!她不过是偷闲去度个假而已,这两个女人却好像见不得她幸福度日似的,回来后,每天把她从早操到晚,还说什么让她体会一下忙到想撞墙的滋味。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打扫到后来,她真的累惨了,索性窝到角落窗边的椅子上休息起来。
  她伸手拉开发夹,放下盘在头上的发丝,长发如瀑布般披泻在肩上。今天她穿了削肩棉衫搭上一件洗白的背心牛仔裤,脂粉末施,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俏丽。
  回来已经过了半个月,她听芷芹说起,丁达也临时决定成立办事处,加上有许多合约要谈,两个星期以来在加拿大及香港、本地区三地来回跑,简直忙得焦头烂额,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她和丁达也就这样各自忙翻了天,除了偶尔几通不时被公事打断的电话之外,他并没有提出见面的邀约。
  安贝绮可以体谅他的忙碌,他之所以这么辛苦,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的任性所导致。
  可是随着时间过去,她的心态从最初的体谅渐渐转变成不安。她担心,他会不会就此把她给忘了?
  不过担心归担心,基于女人的矜持和她原本就强烈的女性自尊,除非他先跟她联络,否则她绝对不会主动找他。
  绝不会!
  “哼,忘了就算了。丁达也,你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他既然不想和她见面,那她也不会浪费时间,对他思思念念。
  “喔——偷懒被我抓到了。”沈柠冷不防地出现在她背后,一副抓到她把柄的表情。
  “饶了我吧。”她的下巴靠在膝盖上,哀怨地叹气。“我说沈大姑娘,你特地到店里来,不会是为了监督我的工作成效吧?”
  “你没事吧?”沈柠感到极为讶异。这女人几天之前还一脸幸福美满,恨不得再飞出国去度假,怎么现在却一副哀怨的模样?
  “只要你和芷芹别再使唤我做事,我就会没事。”她抓住机会抱怨。
  “这是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溜出国和男人厮混。”沈柠掩着嘴轻轻笑着。
  厮混?!“讲得这么难听,和我在一起的又不是别人,是芷芹的大哥达也。”
  “叫得这么亲密,看来你们的感情进展迅速哦。”她眨了眨眼,暧昧地揶揄。
  —说到这里,安贝绮的脸色忽然下沉,她嘟着嘴从椅子上跳下来。
  “别提他,说多了倒胃口。”她没好气地回道,提着水桶进入清洁间。
  “看样子,丁达也还是没跟你联络。”沈柠跟着挤进来。
  “我早就把那家伙忘得一干二净了,就像这块脏抹布被我搓洗得清洁溜溜一样,彻底忘了。”她边讲着,边作势用力地搓洗抹布。
  “是吗?”她才不信。
  “真的忘了。要不要我去找别的男人约会作为证明?”她把抹布晾起来,仔细清洗着细嫩的小手。
  “呃……我看……”
  “不必了。”一道低沉的男声突兀地叉人她们的谈话中。
  安贝绮和沈柠同时惊讶地回头。
  丁达也高大的身影昂然矗立在清洁间外狭窄的走廊上,形成一道充满压迫感的黑影。他双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神色阴沈,微愠的目光越过沈柠,落在安贝绮身上。
  “呃……我还有约会,先走一步。”沈柠见苗头不对,准备开溜。“你们慢慢聊,别发火哦。”她抛下了这句叮咛,迅速走出店外。
  安贝绮洗净素手,走到丁达也面前,即使在他愠怒的注视之下,依旧很不客气地抓起他昂贵的真丝领带当抹布擦。
  “谢啦,我刚好找不到擦手布。”她抬起脸,带着挑衅的表情。
  他面无表情,放任她的任性举动。
  当她终于擦干双手,打算走开时,他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扯到面前,眼睛直逼视着她。
  “你如果敢付诸行动的话——”
  “怎样?把我绑起来,限制我的行动?丁达也,你要搞清楚,两个星期忙得不可开交,不见人影的人是你,不是我。我日子过得无聊,想找别的男人打发时间,难道有错吗?”她双手叉腰,生气地截断他的话。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他很忙,所以没空理她。
  可是就算再忙,抽空和她见个面,应该不必占用他多少宝贵的时间吧?她空等了两个星期,等到一头乌黑柔亮的发丝都快要变白了,却还是等不到他出现。一想到这里,安贝绮就一肚子闷气。
  “我知道,你宁愿把时间花在赚钱上,也不愿浪费一分一秒在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身上。好,既然是这样,你就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去找别的男人总行了吧!”她一股脑地将怒气全发泄出来。
  他冷冷地睨着她,脸色阴沉得吓人。
  这个女人竟然该死地说他没找过她?不知道是谁老是三更半夜在外面鬼混。有几次,他压抑不住心中对她的想念,在埋首加班的深夜,硬是丢下必须紧急处理的公事,飞车到她的住处,想见她一面,却总是扑了空。
  “如果你再继续说下去,我绝对会让你后悔!”他会如她所愿,将她五花大绑,扛回家去。
  这女人,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起染房来了。
  “我——”他倏然一变的阴鸷神情让她住了口,只能用眼神和他对抗。
  “有话尽管说呀!”他俊眉挑起,神情挑衅,表示欢迎她再继续发表心中的不满。
  “你如果是来找我吵架的,那你请回吧,我今天没兴致奉陪。”安贝绮给自己找了个下台阶,她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捋虎须。
  这女人分明是故意气他的。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他说。同时将她扯得更近,引来她低呼一声。他的唇抵在她的颊边,扣在她腰间的手不安分地往上窜,覆上那迷人的……
  “那你来——”她小脸微仰,吐出迷人的芬芳气息。
  “有几次深夜,我到你的住处找你,你不在,后来我打了手机找你,可是你也没有回应。我来,是想请问大小姐你到底该死的到哪里去了?”他恨恨地质问。
  “啊?”他找过她。一抹惊喜的火花在她心头绽放开来。“你到过我的住处?”
  “四次。”只不过都扑了空。
  “呃……我好像忘了告诉你——”
  “嗯?”
  “度假回国后,我就搬回家里去住了。我以为……”她会搬回去,也是担心他不晓得她的私人住处,找不到她所以在考虑之后,索性就搬回家去了。“我爸爸没告诉你吗?”
  “他老人家知道我们的事吗?”他的脸色相当难看。
  “好像不知道耶。”要不然,以他老爸的个性,早就把丁达也当成尊贵的神祗,请进宅子来供奉了,而她则会被当成贡品献给他。
  恐怕除了他们自己,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原本水火不容的两人,竟然谈起恋爱来了。
  没想到他们阴错阳差地错过了对方。
  丁达也心里颇为怨恨。安贝绮则是既心虚又自责,低垂着小脸。
  “看着我。”他勾起她的下颚,深邃的黑瞳专注地看着她。
  “什么……”他吻住了她的疑惑,吻住这暌违多日的甜美。
  “达也……”她喘息着,两条粉臂攀上他的颈项。
  他的手覆上她起伏的柔软,隔着衣衫感受着她的浑圆。
  就在两人如痴如狂地吻着彼此时——
  “安贝绮,你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丁芷芹忽然闯了进来。“呃……”
  她发现自己打扰了他们两人的好事,雀跃的脚步顿时停住。
  丁达也背脊一僵,安贝绮羞红着脸,整个人虚软地偎在他的怀中。
  “有、事、吗?”他的身体已经起了变化,全身紧绷不已。眷恋不舍地看着安贝绮娇艳的容颜,他深吸一口气,稍稍平复情绪,咬着牙关问丁芷芹。
  “我?”丁芷芹不好意思地吐吐小粉舌。她没想到平常对女人总是冷冰冰的达也大哥,竟然也有如此热情的一面。“没事、没事,只是带了个‘摩卡蛋糕’来慰劳辛苦的安贝绮,不过,看来好像不必我出马了。”她掩嘴窃笑。有达也大哥在,安贝绮可“舒服”了。
  “谢谢。”安贝绮的声音从丁达也的怀中传出来。她被丁达也紧紧搂在怀里。
  丁芷芹把蛋糕摆到桌上,莹亮的眸一直在他们身上打转。
  看什么?!丁达也精锐的目光朝他扫过来。
  “嘻。”她咧嘴俏皮笑了笑。“你们慢用,我先溜……先走了。”打过招呼后,她识相地赶紧走人,免得惹达也大哥不高兴。
  好了,第二个碍事的人也走了。
  “可以放手了吧,我闻到心爱的‘摩卡蛋糕’的味道了。”她窘迫地挣扎着。
  “心爱?”他听了颇不是滋味。
  “你也尝尝吧,保证你也会爱上它。”她眨了眨灿眸,大方地邀请他一起分享。
  “摩卡蛋糕”最吸引人的是它的咖啡糖霜夹心和上面的果冻装饰,口感棒极了。
  丁达也松开了手,不太情愿地放开她。
  “不,谢了。”他一点也不受引诱,断然拒绝。
  她双手叉腰,对他摇着头说:“你会后悔的。”
  “是吗?”
  他眸色转浓,凝视着她,她被他搅乱的气息还没平复,粉颜上仍浮着两朵诱人的晕红,令人垂涎三尺,想咬上一口。
  吸引他的不是那块“摩卡蛋糕”,而是她。
  他眼中毫不隐藏的狩猎光芒,让她慌忙移开视线。“我自己吃……”
  第七章
  原本以为他们俩可以好好地、不受干扰地共度悠闲的午餐时光,可是,一通紧急电话又把丁达也给召回公司了。
  安贝绮才不肯就此放过他,在她强烈要求之下,他只得带她一同回到公司。
  “你的事业很庞大吗?”她看着缓缓上升的电梯灯键,提出疑问。直到现在,她才赫然发现,她对他的了解实在很少,除了偶尔从丁芷芹那边听到的小道消息之外,根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还好,只是尽一切努力延续家族企业。”丁达也似乎不大讶异她会提出质疑。
  “听起来,你好像扛了一个很重的包袱。”她的眼珠子溜溜地转。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回望她,贪恋她眸中的灿烂光彩。
  “你酷酷的表情告诉我的。当一个人压力很重的时候,连笑都笑不出来,眉宇间有着一股阴郁之气,完全舒展不开。”她说得很认真,玉指抚上他习惯微蹙的眉心。
  他抓住她的手,悻悻然地挑起眉,反驳她的话。“你的意思是,你每天都浑浑噩噩,不知烦恼,悠哉度日,所以总能无时无刻面带笑容?”
  她倏然变脸。“我又不是花痴,一直傻笑。”她生气地轻哼了一声,甩开头不理他。
  他倒是难得的地笑开了。
  “别生气,我喜欢看你笑。”他将她的手抓到唇边,在每根手指上烙上细碎的吻。
  她抽了口气,移回视线,惊诧地对上他的凝视。
  这是第二次,她从他口中听见“喜欢”这两个字。
  “你……是在对我调情吗?”她的脸浮上淡淡的红晕,对他漾开娇艳的笑意。
  他但笑不语,只是凝视着她。
  “你敢不敢在这里吻我?”她试图勾引他。
  他嘴角轻扬,眼中隐隐闪着深不可测的笑意。
  密闭的空气中飘散着炙热的气息,形成暧昧的氛围。
  安贝绮仰起脸蛋,扇动长密的睫毛,期待着他的吻。他向前跨了一步,大手就要搂住她的腰——
  “叮咚!”电梯抵达,两扇门在此时杀风景地自动打开。
  丁达也倏然停住脚步,背脊僵了一下,原本带着浅笑的温柔线条又转成冷硬。
  “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到了。”他只是偏头示意,然后越过她,率先走出电梯。
  怎么这样?!安贝绮眼中的期待转为失落。这男人又变回正字标记的死样子了。
  她的小嘴不满地嘟着,随后跟着他走出了电梯,迎上一室的宽敞明亮。
  他们的顶头上司身边竟然带了个女人?
  丁达也的助理们,芬娜、欧振明、史维德、范正毅,全都惊讶地张大了双眼,盯着走在丁达也背后的安贝绮。
  安贝绮从丁达也身后探出头来,对众人眨了眨眼。不过,她很自动地把棕发美女芬娜剔除在外,只对那三个大男人抛媚眼,还附送了一个飞吻。
  他们三个神色怪异地看了安贝绮一眼,又把视线转到丁达也的身上,芬娜则以犀利的眼神打量着安贝绮。
  “咳咳!”丁达也轻咳了两声,转过身,锐利的眼神警告着安贝绮,要她安分一点。
  安贝绮未予理会,恶作剧地对他挑了挑眉,然后大方地对另外三个男人释放笑意。
  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这女人真可恶!丁达也额上的青筋隐隐抽动,原本冷肃的神情更加阴沉几分。
  “芬娜,带安小姐到我办公室去。”他咬着牙指示道。
  芬娜?!她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原来那个棕发美女叫芬娜。
  “不必麻烦,我在这里晃晃就好。”她拒绝了,无视于他几乎要冒火的眼神,在设计宽敞、舒适的办公室里逛了起来。
  丁达也瞪着她四处闲晃的身影,几次想开口喊住她,想想还是算了,她自在就好。
  “总裁,上野小姐在会客室等着。”芬娜提醒道。
  来访的贵客是上野樱子,一位来自日本东京的客户,她是“日商上野百货财团”的副总经理。
  上野樱子在昨天抵达洽公,听商界的朋友提起丁达也在当地成立办事处,今天特地抽空前来道贺。
  “知道了。”他缓缓地收回目光,迈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