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知道了。”他缓缓地收回目光,迈开脚步,往会客室走去。
  芬娜朝安贝绮走了过来。
  “请问要喝点什么吗?”身为总裁的秘书,她有义务要好好招待这位贵客。
  “我自己来。”安贝绮不客气地打量了芬娜一眼,然后走进茶水间。
  说这是茶水间,倒不如说是小型吧台来的恰当。里头的设备一应俱全,各种茶品、咖啡豆及调味料应有尽有。除此之外,一旁还有一个小型的电磁炉,可以用来煮食。
  芬娜跟着走了进来。她看得出来,这位贵客很明显对她怀有敌意。
  “我叫芬娜,是总裁的临时秘书。”她主动对安贝绮示好。
  “安贝绮。”她简短地自我介绍。
  接着她打开小冰箱,替自己倒了一杯冰开水,自在地倚在流理台前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安小姐和总裁很熟?”芬娜说话倒也很直接。
  “秘书小姐对总裁的交友状况也得深入了解吗?”安贝绮把玻璃杯摆到一旁,故意装傻地看着芬娜。
  “我只是好奇,随口问问而已,如果冒犯了安小姐,实在对不起。”她向她道歉,可脸上却半点歉意都没有。
  “不会。”这女人心思不单纯,摆明是想打探她嘛!凭着女人的敏锐直觉,她断定这位芬娜小姐一定对丁达也有不良的企图。
  “既然不会,那你可以回答我吗?”芬娜不死心地追问,想问出个结果好回去讨好丁夫人:丁夫人听见好消息,铁定笑得合不拢嘴。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达也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你相不相信?会不会觉得伤心难过?”她毫不隐瞒地坦白自己的隐私。
  这不但是稳固自己在丁达也身边的地位,也是想要断了这位秘书小姐对丁达也的不良企图。
  “我何苦要伤心难过?”芬娜失笑地问。
  她终于明白安贝绮为什么对自己怀有敌意,看来她很荣幸地被她归为“情敌”了。
  “你对达也有兴趣、更有企图,不是吗?”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稍有几分姿色的女秘书,为了飞上枝头当凤凰,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对上司下手。定力比较不好的男人,通常都敌不过美色的诱惑。
  安贝绮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开始怀疑起丁达也和芬娜的关系,她非得找个机会问问丁达也不可。
  “我对总裁是有兴趣没错。不过,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芬娜没否认,可是也没正面承认。事实上,她是对丁达也有“企图”,不过纯粹只是想在他身上捞点好消息,好禀报丁夫人而已。
  “你这是什么意思?”安贝绮蹙起眉头,晶莹的眸子转啊转的,带着疑惑。
  “我提醒你,真正对总裁有企图的女人,现在就在会客室内接受总裁的招待。建议你端两杯茶进去,乘机和她较量一下。”她好心给了安贝绮一个重要讯息,耸了耸肩,转身走出茶水间。
  安贝绮有点儿错愕,她搞不懂这位秘书小姐的心思。只是,她的一双明眸还是不由自主地看向对面挂著『贵宾会客室“名牌的门。
  安贝绮竖直耳朵,听见一阵娇柔的笑声从门缝传了出来,让她的心里颇不是滋味。
  好,两杯茶是吧?嘿嘿……她娇丽的脸蛋绽放出诡异的笑容。
  叩叩。
  “进来。”会客室里传来低沉浑厚的声音。
  门被缓缓地推开,安贝绮充当小妹,端了两杯茶进来,一双眼睛意图明显地锁定上野樱子。
  上野樱子一袭简单剪裁的名牌套装,短发服帖,细致尖瘦的脸上化了淡淡粉妆。
  她长得挺美的,外表有着日本女人娴淑的气质,但那双精明的眼睛却掩不住强悍迫人的气势。
  丁达也皱了皱眉,狐疑的目光瞥向安贝绮。她进来做什么?!
  安贝绮侧过脸,在上野樱子看不到的角度下,对丁达也吐吐小粉舌,表情似乎意味著『你管不着“。
  丁达也的脸色一沉,本来想斥责她,却碍于贵客在场,不方便发作。
  “请用茶。”她翩然转身,带着一脸和善的笑容,把茶送到上野樱子的面前。
  “谢谢。”上野樱子有礼地道谢,敏锐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安贝绮。
  “不客气。”
  两个女人的眼神在空中交会。上野樱子不动声色,安贝绮则明显表露出打量的意图,和上野樱子互相较劲。
  上野樱子毕竟在商场上打滚多年,她把自己内心的情绪隐藏得很好。
  “咳……把我的茶给我,你可以出去了。”丁达也示意了声。
  “哦,这茶——”安贝绮回眸一扫,给丁达也一个警告的眼神。“不是给你的。”
  他竟然赶她出门?安贝绮气炸了。
  “你——”丁达也忽然变得凌厉的眼神对上她的。她到底搞什么?
  “你们慢慢聊,我出去了。外头那几个大男人还在等我煮咖啡慰劳他们呢!”她忿忿地挑眉,把茶又端了出去。
  “不必理会他们。”他冷着声说。
  砰!回应他的是一声不太礼貌的关门声。
  这女人摆明是在挑衅他。丁达也瞪着阖上的门板,线条突然变得紧绷。
  “丁总裁,那位小姐是……”上野樱子审视着丁达也的表现。在那位小姐进来后,他的眼中只容纳得下她。
  上野樱子内心讶异万分。她没想到向来对女人不假辞色的丁达也,竟然如此容忍那个女人,而且,他看她的眼神也大大不一样。
  “如果上野小姐拨得出空的话,下星期五的酒会务必请莅临赏光。”丁达也站起来,表明会客时间结束了。
  上野樱子愣了一下,也跟着起身。
  “好的,很高兴丁总裁邀请我参加。”她有礼地回以一笑。
  “这是应该的。”
  他亲自送她离开,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丁达也阴沈的目光瞟向某个方向——
  安贝绮在茶水间内忙碌着,他的三名得力助手竟然怠忽职守,全窝在茶水间里偷懒。
  “丁总裁,我有个冒昧的请求。”上野樱子试图唤回丁达也的注意力。
  “请说。”但是丁达也的视线仍放在安贝绮的身上。
  “我是否有荣幸能陪丁总裁一起出席酒会?”她大胆地提出要求。
  丁达也微诧地移回目光,打量的眼神落在上野樱子的脸上。
  “如果丁总裁觉得为难的话……”她略显紧张地看着他。
  “无所谓。”反正只是应酬。他应了句,然后转身离开。“芬娜,送上野小姐下楼。”对芬娜下了命令后,他直奔向茶水间。
  那三只该死的苍蝇,敢觊觎老板的女人,他们可能嫌日子太好过了……
  茶水间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气。
  安贝绮正和三个大男人享受愉快的下午茶时间。
  “好喝吗?”丁达也带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错。”
  “真是不赖。”
  “棒呆了。”
  三个男人纷纷称赞,目光都放在美女身上,没有多余心思应付老板。
  丁达也冒火的眼睛瞪着那三个臭皮匠,眼角在抽动着。
  “要来一杯吗?”安贝绮故意问他,他恼火的表情让她感到好笑。“唉呀,不好意思,已经没有了耶,无法跟你分享了。”她看了咖啡壶一眼,做作地掩嘴低呼一声,存心气他。
  他的眼角抽动得更厉害了。他的助理们全捧着一杯咖啡,而他却连一口都喝不到。
  这三个臭皮匠,抢了他的女人不说,还窃据了他的咖啡。
  “欧振明、史维德、范正毅,你们想不想永远待在这里?”照他们的“表现”看来,他们这辈子别妄想再踏上加拿大一步了。
  闻言,三人同时一脸惊愕。他们早就移民加拿大,妻小也都在那边,怎么可能长期待在这边?
  “不!”三人异口同声地拒绝。
  他们迅速转过身,错愕的视线投向老板。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看,锐利的眼睛冒着两簇火苗。难道……他们惹上司不高兴了吗?!
  “咖啡好喝吗?”他们竟还杵着不走!丁达也锐利阴沈的眼神一一扫过三人。
  老板是在警告他们!三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会,立即意会过来。
  “呃……我不喝了。”欧振明丢下咖啡杯,率先走人。
  “是该工作了。”范正毅跟着溜了。
  史维德接着落荒而逃。“我也忙。”
  现场在瞬间净空,空气顿时凝结。
  “当你的下属真是倒霉透了。”安贝绮替那三个男人抱不平。
  他大步走向她,将她扯进怀中,深幽的黑眸对上她美丽的星瞳。
  “以后再敢挑衅我,你的日子会很不好过。”他很明白地警告她。
  她完全无惧于他的警告。勇敢对上他的注视,藕臂攀上他的颈,樱唇抵着他的下唇,甜润的气息和他愠恼的气息交错着。
  “上野樱子很美、想必也相当能干,你……对她的感觉如何?”她想探探他的口风。
  丁达也只是冷冷回道:“我提出的警告和她无关。”
  不给答案?安贝绮偏过头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那芬娜呢?她人挺漂亮的,又成熟妩媚,而且,她是你的秘书,朝夕相处,你不会动心吗?”
  “别胡扯,休想岔开话题。”他的脸部线条紧绷,一样不给答案。
  这两个女人除了公事之外,一概和他毫无关联,他拒绝浪费时间回答这种蠢问题。
  “我要知道你和其他女人交往的情况。”她一定要追根究底。“不管是你那段受了伤害的初恋,还是现在爱慕着你的上野樱子,还有对你充满企图的芬娜,我都要知道。你到底对她们有什么感觉?”她松开攀附着他的双臂,生气地叉着腰,质问的意味十分明显。
  听安贝绮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恋情,丁达也的身躯一僵,原本就不大好看的脸色更加铁青。
  “你——知——道?”他紧咬着牙,扣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冷绝的嗓音有着一触即发的怒气。
  她竟然在背地里窥探他的隐私?!他无法容忍这样的行为。
  “我……”安贝绮心里一惊。
  “我不是有意的。我以为……以我们的关系,难道不能把过去开诚布公地让彼此知道吗?”他的神情、眼神倏然变得尖锐可怕,让她企图想挣开他。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以为和我上了床,就可以一再挑衅我,挖我的隐私?我想,我有必要清楚告诉你,我痛恨隐私被人刺探,你这样的行为,令我感到深恶痛绝。”他对她咆哮,忿忿地甩开她。
  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被赤裸裸地掀开,一时之间他感到相当难堪,向来高傲的自尊受到不小的打击,所以他失去理性,无情冷酷地指控她。
  “你说这些话是在对我表态,要我清楚我在你心中微不足道的分量,是吗?”她的腰撞上流理台,一阵吃痛,难受地拧了一下眉。
  他痛苦的表情让她在瞬间了解,他还没走出过去的阴影,他还惦记着那个女人。
  “你……”他的心一揪,但愤怒逼使他克制自己,不愿上前去拥抱她。
  他的沉默给了她答案。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也明白的告诉你,我们没必要再走下去。”她深吸了口气,抚平内心郁闷的情绪,清晰且缓慢地对他说。
  在爱情上,她是个绝对自私的女人,绝对无法接受他的心里还存在着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虽然提出分手,心里不免感到一阵刺痛,但她绝不会因为这么可恶的男人而伤心欲绝。
  他冲上前,捉住她的皓腕,震惊地瞪着她,无法相信,她竟然该死地提出分手。“你最好……好好想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我想得够清楚了。”她耸了一下肩,漂亮地回击。“别瞪我,你现在没有资格这样看我,就像我无权探知你的隐私一样。”
  她骄傲地告诉他,她很清楚自己所作的决定,绝对不会收回自己说出口的话。
  甩开他的手,她十分潇洒地走出他谴责的视线,也走出他自负、孤僻的生命之外。
  不需要脆弱的眼泪作点缀,她只会为这段短暂的恋情感到遗憾而已。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如此坚定要和他分手?!丁达也僵在原地,只是在高傲的男性自尊作祟之下,他拉不下脸去把她追回来。
  他只听见电梯抵达的铃声,之后是开、关门的声音。她走了,毫不留恋地走了。
  芬娜走了进来,她是被众人推派出来劝告丁达也的。
  “你得去向她道歉,否则,你绝对会失去她。”她好心地给予上司警告。
  躲在外面的三个男人很同意地点着头。
  丁达也痛苦地闭上眼,倏然又张开。他转过身来,眼神扫向芬娜,大吼着说:“马上给我滚回去工作。”
  他没有听芬娜的劝告下楼追人,反而带着一身怒气飙进办公室。
  躲在外头的三个人马上作鸟兽散。他们躲在外面偷听人家情侣吵架,这种怠忽职守的无聊举动要是被上司逮到,往后可有苦头吃了。
  芬娜朝天花板翻了翻白眼。这男人真是骄傲得令人生气。他会后悔的。
  第八章
  一只“路易威登”的皮箱被搁置在她所处门前的走廊上。
  安贝绮瞪着那只眼熟的黑色大皮箱,已经有十分钟之久了。她心里觉得纳闷,这只皮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安贝绮带着满腹疑惑,正打算下楼去找看守大楼的守卫时,守卫却自动出现了。他身后跟着好几个粗壮的男人,他们肩上扛着沙发、床柜之类的家具。
  “这些东西哪来的?”她狐疑地问。
  “这是丁先生订的,他吩咐我们把东西送到这里。”一名搬运工抢先说话。
  “丁先生?”她又看了那只黑色皮箱一眼,
  还真凑巧,这只皮箱的主人竟然也姓丁。
  “安先生把房子租给了一位丁达也先生,丁先生的行李早上交给饭店司机送了过来,钥匙也顺便寄放在我这里,我得帮忙把这些家具摆进去。”守卫拿钥匙打开了她对面的房子大门,让工人把家具一一摆进去。
  “三人座沙发、酒柜、床组,还有一组完善的视讯设备。嗯,看来满齐全的嘛。”她冷冷地看着每一件昂贵的家具。
  “还有一些电器设备晚一点会送过来,我们的电器装配工会把所有设备安装妥当。”这是一家大规模的家具公司,除了一应俱全的家具外,更提供很好的服务。
  “是吗?”她回了一句。
  真令人讶异。那家伙竟然租下了她对门的房子,而那只黑色的“路易威登”皮箱,是在上午也就是他们还没闹翻之前,就被饭店司机送到这里来了。
  看来这整件事除了丁达也本身的意愿之外,她老爸一定也参了一脚,扮演着推手的角色。
  这事绝对是早有预谋的,因为对面那间房子的产权所有人刚好是她老爸,当初他买下这栋双并高级公寓的一层楼,把其中一间过户给了她,一间则保留在他自己名下。
  原来老爸保留那间房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替她制造和男人成为对面邻居的机会,而丁达也正好是他相中的人选。
  不过,他这个精明的商人这次可失算了,因为她和丁达也在半小时之前就闹翻了。
  既然不可能再交往下去,她不认为丁达也还会搬到这里来住。这些刚摆进去的家具,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撤走。
  “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不过……可别白费力气才好。”她一脸悻悻然,不怀好意的眼神又瞄向皮箱。
  接着,她抬起腿,用力踹了皮箱好几下,在上头印上好几个脚印,借此宣泄怒气,直到它倒地不起。
  守卫和工人们看着美女粗鲁的动作,全都大吃一惊。
  “呃……安小姐,这皮箱是……”守卫说话了。
  安贝绮盯着他,那眼神告诉他,他要是敢多话的话,就等着换工作吧!
  守卫识相地闭上了嘴。这位美女在这社区里人缘很好,很吃得开,她要是在住户面前数落他几句,他铁定工作不保。
  “把那只皮箱丢了,免得看了碍眼。”她转身进屋里去,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走廊上的几个大男人面面相觑,全搞不懂那只名贵的皮箱哪里得罪这位大美女了?!
  走廊上的声响不断,工人们搬运和装修安置的工作从下午到晚上一直持续进行着。
  没有停止过的声响惹得她心烦不已。她烦躁地打开门,直接闯入对面,双手叉在腰上,对着正在忙碌的工人大吼一声。“你们打算到什么时候才肯还我安静?”
  她不懂,丁达也既然不可能搬过来住,为何迟迟不出面阻止这些工人?
  家具都安置得差不多了,连挂画、窗帘和艺术吊灯都有。电视机、音响、影碟机这种家庭剧院组也都摆上了,看来丁达也砸了不少钱。
  “漂亮小姐,对不起,吵到你了。”正在用电钻钻孔好装冷气管线的工人,不好意思地停下工作。
  她不耐烦的眼神在室内转了一圈,然后落在那位工人身上。
  “这个浩大的工程,请问还要进行多久?”
  “呃……两个钟头左右啦。”工人不大确定地说。
  这小姐长得很美,身材也很好,只是脸色难看了些。
  “两个钟头?”她还要被这些声响折磨两小时!“你们何不派个人打电话给那位丁先生,或许他已经打消搬进来的念头,那你们就可以回家去,而我也可以得到安宁。”她提出的建议对双方都有好处。
  “小姐,不要开玩笑啦。”有人起哄逗她,工人们全笑了起来。
  “我是认真的,你们何不照我说的,去打一通电话。”
  “我们也是很认真地在笑啊!”他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安贝绮脸色铁青,她气炸了,受不了这群顽固的工人,气呼呼地转身走人。
  可恶!下午受了那该死的家伙一肚子气,现在又被他请来的工人们取笑,她不被气疯才怪。
  她气呼呼地回到屋子,拿起电话,打给沈柠。
  “陪我喝酒去。”她心情不好,想借酒浇愁。
  “抱歉,没空。”沈拧懒懒地回了一句,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你这没朋友道义的家伙。”她对着话筒咬牙切齿。
  她接着又拨了号,这次的对象锁定了芷芹。
  不过,接电话的却是高其野。他直接丢给她一句——“要喝酒,免谈。”不再多说,立刻挂了电话。
  很好!她尽交了一些没道义的“好朋友”。
  “我自己喝,总可以了吧。”摔下电话,她很有骨气地决定单独行动。
  丁达也环视屋子一周,对这暂时落脚的地点还算满意。
  房子的装潢采开放式格局,仅用质感优雅的柚木家具来区隔出客厅、起居室与餐厅,让空间显得更宽敞。
  脱掉西装、他疲惫地坐到沙发上,背脊陷入软垫中,闭目养神。
  再睁开眼,他的眼角余光瞥见放在屋内一角的黑色皮箱,上面还有几个鞋印。
  刚才他进大楼前,那位尽忠职守的守卫告诉他,那是安贝绮的杰作。原来有人把他的皮箱当沙包踹来练脚力了。
  一想到她,他的脸绷紧了些,神色不悦。对于她窥伺他的隐私一事,他到现在还是无法释怀。
  他心里烦躁,手指耙黑发,动手扯掉领带,走到玄关关掉客厅的灯,室内立刻陷入一片黑暗。他走到落地窗前,踏出阳台外,颀长的身躯倚在落地窗框上,点了根烟,吞云吐雾了起来。
  他会选择搬进这里,不是受了安正群的鼓动,惟一的理由就是她。他强烈地想拉近彼此的距离,所以舍弃了更多适合的地点,住进这里,只因为这里有她。
  可是搬进来的第一天,两人的感情却因为下午的那场争执而起了变数。
  不过,她贸然提出分手,这点他绝无法接受,纵使争执是因为他强硬而伤人的态度而起,她也不该如此轻易就想斩断两人的情缘。
  在黑沈的夜色笼罩之下,丁达也的心中充满懊悔。
  深夜时分,四周一片沉静。
  走廊外传来由远而近的高跟鞋声响,听起来格外刺耳。
  这层楼仅有两户,安贝绮就住在对门,所以会在走廊上走动的,除了她没有别人。
  她竟然这么晚才回来?!
  丁达也原本不打算理会,但终究还是熄掉香烟,皱着眉头走到玄关,没有打开门,只是杵在门后探听外面的动静。
  在PUB混到深夜才回来的安贝绮,打开了大门,但并没有直接进入她的屋子。
  她思索了一下,走到对面他的家门前,把耳朵靠在门板上,仔细听着里头的声响。
  她再往门下瞄了一眼,没有灯光,里头也没有半点声音,一片静悄悄。奇怪,守卫跟她说他进门了呀,可是里头怎么没有半点声音呢?不会已经睡了吧?!
  可恶的家伙,竟然还睡得着。一想到他心情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倒在床上安然入睡,而她却窝在PUB喝闷酒,她心里就忿忿不平。
  她生气地瞪着门板,接着弯下身脱下一只高跟鞋,用力地往门上拍打。
  “大猪头,我恨你、恨死你了!”砰砰!门板震动了两下。
  在门内的丁达也紧绷的下颚狠狠抽动两下。该死的女人,拿他的皮箱练脚力还不够,竟然连门板都不放过。
  “你最好睡死算了!”她不甘心,又敲了好几下,然后抓着高跟鞋,气呼呼地转身冲进家门。
  砰!门外传来门大力甩上的声音。
  “你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