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最好睡死算了!”她不甘心,又敲了好几下,然后抓着高跟鞋,气呼呼地转身冲进家门。
  砰!门外传来门大力甩上的声音。
  “你给我——”丁达也脸色铁青,把门打开,准备迎战她。
  谁知迟了一秒,扑了个空。
  她已经进入屋内,而巨大的关门声震得他耳膜一阵嗡嗡作响,头痛了起来。
  他用手指按住隐隐作疼的太阳穴,冒火的眼睛瞪着对面的大门,连连低咒。
  安贝绮穿着白色紧身短衫、抽绳长裤,长发披在肩上,脸上睡意仍未褪去,一脸娇酣甜美的模样。小手掩着樱口,猛打着呵欠。
  丁达也一身西装笔挺,黑发梳得整齐服帖,英俊得让人很难移开目光。他提着公事包,显然正要出门,想不到,却在走廊上遇见了安贝绮。
  真巧!他微讶地挑起一道眉,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
  经过一整夜的心情沉淀,他对自己昨天的言词和态度都有了深刻的反省。他打算向她道歉,不惜一切代价,怎么也要挽回她的心。
  她抬头瞥了他一眼,装作不认识他,不太优雅地打了一个呵欠,径自往前走。
  丁达也看着她穿着拖鞋的雪白双足,迷恋着她诱人的纤细背影。
  她进了电梯,他也随后走进。
  她按下按钮,然后懒洋洋地倚着墙站着,完全把他撇开在视线之外。
  丁达也知道她故意漠视他的存在。她稍微换了一下站立的姿势,模样一样慵懒诱人,可是视线还是不愿放在他身上。
  这女人真的一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原本想开口打破僵局的丁达也,表情一下子变得很难看,默默地瞪着她。
  “叮咚!”有人在中途进入电梯。
  “早安,安小姐。”是一位年轻男人,他就住在楼下,叫做林淮。
  遇见安贝绮,他的眼中掩不住热切的情意。
  “林先生早,要上班?”安贝绮眼睛一亮,马上给他一抹甜腻腻的微笑。
  “是、是啊!”林淮脸色微红,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他爱慕安贝绮已经很久了。
  “你今天看起来很帅耶,这条领带的颜色真好看。”
  “真的吗?谢谢。”
  安贝绮往林淮的身边偎了过去,和他热络地交谈起来。
  丁达也被她晾在一旁,原本就冷峻的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冷冷看着她和别的男人热络寒暄,心里兴起强烈的妒意,额上的青筋因为妒怒而浮现。
  和安贝绮闲聊的林淮,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那感觉有如芒刺在背。他狐疑地转过身,看见了丁达也森冷可怕的眼神。
  “呃……请问……”林淮有点怯懦,不晓得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气势迫人的男人。
  丁达也紧盯着林淮,眸中除了警告的意味相当浓厚之外,还充满了妒意。
  “别理他,他就是这个死样子。”安贝绮没好气地丢下了一句批评。
  死样子?!丁达也眯着眼,愤怒的目光瞟向安贝绮。
  安贝绮扬起下巴,细眉往上挑,回以挑衅的一眼,一副“你敢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丁达也的身体紧绷,神情森冷到了极点。
  密闭的空间里,气氛十分凝重,林淮尴尬地看着以眼神对恃的两人,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叮咚!”电梯抵达。
  “呃……再见。”他松了口气,马上冲了出去。
  “哼。”安贝绮冷哼一声,傲然地别开脸,也走了出去,到信箱前面取早报。
  她不吝给守卫和路过的邻居美丽和善的笑脸,和他们热络地寒暄,独独对他冷若冰霜。
  他气极败坏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她对每一个人展开笑靥,心中充满醋意。可恶的女人!他在心里低咒,僵硬地走出电梯外。
  这时候,安贝绮拿了报纸又转过头。
  她走过他的身边,停了下来,对他绽开一抹娇艳的笑,眨眨眼,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他愣愣地凝视着她,瞬间被她那迷人的笑靥给迷惑了。
  她趁他发愣时,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皮鞋。
  “你……”这女人又练起脚力来了。沉黑的眼瞳在瞬间放大,眼底燃起怒焰。
  “抱歉喽。”她飞快地钻进电梯。
  丁达也想给她一点教训,却只能干瞪着紧闭的电梯门。
  第九章
  芬娜那女人竟然出现在丁达也的公寓?!
  深夜十一点,安贝绮下班回来时,巧合地和芬娜打了照面。
  她在心里揣测着,那个女人该不会是从下班后,就一直待在丁达也的屋子里,直到现在吧?
  “晚安。”芬娜从丁达也的家里走了出来,她愉悦地和刚下班的安贝绮打了声招呼。
  安贝绮冷冷地看她一眼,充满妒意的眼神又转向对门。她似乎想穿透门板,用眼神宰了丁达也。
  “安小姐,你想拜访总裁吗?总裁刚才运动过度,浑身是汗,现在正在冲澡,恐怕没空招呼你吧!”芬娜玩心大发,故意制造暧昧的气氛。
  她这么做是为了上司着想,由她从旁给安贝绮一点“刺激”,或许能替上司挽回她的心。
  他运动过度?安贝绮阴恻恻的眼神审视着芬娜。她看起来也很疲累的样子。这两个人该不会是在床上打滚做运动吧?!
  “谁稀罕他的招呼?他最好累死在床上。”她气呼呼地别开脸,转身开门进屋里去。
  看到自己的一番话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芬娜掩嘴窃笑离去。
  其实今晚她来这里,是替丁达也跑腿送一份重要的公文,他稍晚将会透过网路和加拿大总公司及美国分部的几位主管开会。
  “砰!”门板被用力甩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丁达也,咱们走着瞧。”娇悍的声音从安贝绮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深夜,丁达也透过视讯网路观察美国股市作投资分析,同时也和美国分公司及加拿大总公司的几位高级主管商议投资事宜。
  “太吵了,我听不大清楚,麻烦你再重复一次。”丁达也脸上的线条十分紧绷,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正努力忍受着那嘈杂的声响。…
  渐渐的,他的手指已经开始不耐烦地敲打着桌面。
  被点名的主管,马上又将他的提议重复说了一遍。可是震天价响的音乐声再次淹没了他的声音!
  丁达也只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地,还是没听清楚他的报告。
  他神情阴沈,森冷的目光落在书房外。那嘈杂的音乐声不是从他的音响发出的,而是从对门传来的。
  “总裁……”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那音乐声好像是故意和他们作对似的,总在身边缭绕不去。
  “会议暂停。”他忍了足足三个钟头,实在受够了。
  他一起身,带着可怕的怒气走出书房,步出大门,来到安贝绮的家门前。
  他省略掉按门铃的动作,因为他怀疑正沉浸在重金属摇滚乐里的安贝绮能否听得见门铃声,所以干脆直接抡起拳头敲门。
  “开门!”
  过了许久,没人理会他。
  “该死的女人,开门!”门板被他敲得砰砰作响。
  终于,有人来开门了——一个刚从浴缸爬出来,充满吸引力的女人。
  安贝绮的发梢还滴着水,一双眼睛水汪汪,脸颊被热气熏得透红。她身上仅围着一条白色的短浴巾,露出粉肩和修长的双腿。
  丁达也僵在门口,看见这副活色生香、充满致命诱惑力的画面时,他的心传出一声低嚎,身体起了骚动。
  “亲爱的邻居,有事吗?”她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的,音乐声掩盖了她悦耳的声音。
  丁达也瞪着她开启的粉嫩樱唇。心头嗡嗡叫,有半秒的失神。
  “请问,有何贵事?”她按捺住心里的怒气,又问了一次。
  他敢再用那种贪婪的眼光看她,她铁定会再踹他一脚。
  丁达也回过神来,虽然还是没听见她的声音,但是他知道她正对他提出疑问。
  “立刻——把音乐关掉。”强压下内心及身体的骚动,他俯下脸,凑到她的面前,咬牙切齿地说。
  “什么?”她没听见,两道漂亮的细眉向上扬。
  这女人分明是在装傻。
  他的薄唇贴近她的耳畔,愤怒地大吼道:“把那吵死人的音乐关掉,否则我就把你的音响拆了。”
  丁达也燃起怒焰的黑眸瞪着她细白的颈子。这么诱人的颈子,令人想咬上一口,身体因为这个想法而疼痛。
  “这么大声。”她没好气地抱怨,转身进屋里。“你嫌吵是吧,那……与我何干?”话说完,她很不客气地当着他的面把门甩上,隔绝掉他邪恶的眼神和他的怒火。
  “砰!”他挺直的鼻梁险些遭殃。
  而且,她根本不甩他,音乐声照样响彻云霄。
  “安、贝、绮——”他火大地对着门板大声叫嚣。安贝绮这只小悍狮彻底惹毛了向来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冷绝本色的丁达也。
  这大概是生平头一遭,让向来冷酷,只需一记凌厉冰冷的眼神就能吓退人的他大发雷霆,在她的家门前气得跳脚。
  丁达也愤怒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他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凝视着桌面倒映出的纠成一团的脸,让还在线上的主管们不敢出声。
  显然他们英明、伟大的总裁吃瘪了,嘈杂的音乐声仍不绝于耳,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
  此时室内的气氛一片凝滞,会议持续中断。
  丁达也终于抬起头来向众人宣布:“散会。”
  “啪”的一声,视讯中断。墙上的屏幕陷入一片黑,然而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摇滚乐却依然在他耳畔大声叫嚣着。
  一大早,丁达也就守在安贝绮家门口,等着向她解释清楚。昨天下午是他太冲动了,才会说出那些伤人的话。
  过了一会儿,门板终于被打开,他等待的那抹玲珑身影终于出现。
  俏丽的粉妆,粉红色无袖洋装,配上蓝色花朵项链。一夜的喧闹似乎对她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她看起来充满朝气,浑身散发著令人着迷的热情因子。
  看到她,丁达也从胸口呼出了一口气。
  安贝绮无视于他的存在,优雅地把门给关上,然后翩然转过身来,挑起她精心描绘的细眉,似乎无声地询问着:“有事?”
  看他一脸不爽快,想也知道,他是专程来“堵”她的。
  他向前跨了两大步,一只铁臂向她伸了过来,铁拳固定在她身后的墙上,对她说:“我们谈谈。”
  安贝绮俏丽的小脸迎向他,轻轻吐了句:“免谈。”
  气得丁达也眼角狠狠抽动两下,阴沈的眼直瞪着她擦了粉色唇膏的诱人樱唇。
  “你干扰了邻居的安宁,我有必要向你提出警告。”无视于她的拒绝,他提出了严正的声明。
  “阁下言重了,我并没有做出任何让邻居感到困扰的事啊!”她故意装傻,死不承认。
  很好!这女人装傻的工夫真是到家了,把昨晚的事当成过往云烟,一觉醒来,全都忘了。
  “没有吗?但是我却被严重地干扰了。”他气得咬牙,原来和女人冷战是如此的耗费精神。
  “喔,是吗?既然这样,我建议你去向值夜班的守卫抱怨,我这里可不是大楼管理委员会,没必要听你吐苦水,更没有能力替你解决。”安贝绮朝他挥了两下手,以粉嫩的臂膀撞开他,直往电梯走去。
  “安、贝、绮,你到底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丁达也尽力隐忍的千吨怒气,终于忍不住炸开来。
  他很后悔对她说了重话,所以极力忍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闹,只为了平息他们之间的不愉快,难道他退让得还不够吗?可是她却变本加厉,一点悔意都没有。
  “到我心情爽快为止。”她丢下一句话,得意地哼着歌踏进电梯。
  光亮如镜的电梯门缓缓阖上,而丁达也的低咒声在电梯门紧闭的刹那钻进了里头。
  “你最近甜点吃得很凶,不怕吃太多,破坏你美丽的身材?”沈柠讶异地看着安贝绮又把一块蛋糕解决掉。向来对甜点很有节制的安贝绮,这两天竟然吃个不停。“又失恋了?”
  “‘又’?!我常失恋吗?”讲得好像她常被男人抛弃似的。
  沈柠拨了一下直顺的发丝,美丽的瓜子脸往她移近。“丁达也‘又’不理你了?”
  “沈小姐,请你搞清楚,这次是我先不理他的。”她高傲地说。
  “哦,是你先不理人的,了解。”
  “没谈过恋爱的女人,你了解什么?”她的眼睛瞥向沈柠。
  “这跟谈不谈恋爱没关系,重点是,我相当了解你现在‘后悔’的心情呀。”
  沈柠巫婆式的笑脸又出现了。安贝绮叹了一口气,难道她真的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她的脸色相当难看,沈柠看起来柔弱无害,可是讲话总是一针见血。
  “你没别的事要忙吗?”她可不想招惹这个巫婆,要不然铁定没完没了。
  “又没客人上门,忙什么?”沈柠摆明着要找她麻烦,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
  “我建议你去门口露露大腿招揽客人,保证你马上会忙得团团转。”她冷笑着建议。
  “这个建议不错,不过我倒认为……以裙子的长度来看,你出去露大腿比较恰当。”她的裙子长及脚踝,而安贝绮穿着一条迷你短裙,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比她还有看头。
  “抱歉,我可不卖肉。”听了沈柠的揶揄,安贝绮细致的五官有点儿扭曲。
  “那真可惜。”沈柠奸笑两声,收走她面前的几个小碟子,走进厨房清洗。
  这时,一抹娇小的身影进入店里。
  “欢迎——是你!”安贝绮看见丁芷芹,脸色马上一变。“要喝咖啡自己煮。”摆明了不欢迎她。
  丁芷芹带着苦笑走近安贝绮,从皮包取出一张烫金的卡片。
  “我是来送邀请卡的,不喝咖啡。”她向高其野请了假,特地送邀请卡过来。
  “没空。”她看也没看就拒绝了,完全不给丁芷。芹面子。
  “你不看看是谁给的,就一口回绝?”
  “不必看,只要是和你们丁氏兄妹扯上关系的东西,我都懒得看。”
  丁芷芹一脸尴尬,僵在那里,看来安贝绮的气还没消。
  她听芬娜说起安贝绮和达也大哥闹翻的事,而在她心情不好时,自己却没陪她去喝酒。为此,她对安贝绮相当过意不去。
  “她不去就算了,别理她。反正丁达也又不是邀请她当女伴,她去了也是多余的。”沈柠从厨房走了出来。
  “你说什么?”安贝绮狐疑的眼神落在沈柠身上,然后又瞟向丁芷芹。
  丁达也有新欢了?!她和他才分手不过短短几天而已耶!纵使已经决定要和他彻底断绝关系,但她还是大吃起飞醋。
  “呃……”丁芷芹被她看得头皮发麻,不断用眼神向沈柠求救。
  这是她和芬娜还有沈柠私下商量好的计划——邀请安贝绮去参加今晚的酒会,制造她和达也大哥的相处机会,或许可以改变他们俩目前僵持不下的情况。
  “你应该去看一下丁达也的新欢,听说是日本某大企业的女强人哦。”沈柠收到丁芷芹的求救信号,也出口助阵。
  “你怎么知道?”她怀疑的眼神瞟向沈柠。
  此时她脑海中浮现上野樱子的身影,这女人还真厉害,马上勾走了丁达也的魂。
  “听说的喽。”她娇美一笑,继续煽风点火。“我还听说,那个日本女人有意争取‘丁夫人’的宝座,她对丁达也可是很有野心的哦。芷芹,你说对吧?”
  “呃……听说是这样的。”沈柠怎么突然把问题抛给她哩?害她一时间不晓得该怎么接下去。
  “听谁说的?”
  “芬娜。”丁芷芹和沈柠一致把责任推给芬娜。反正她不在现场,正好可以拿来当挡箭牌。
  “我说芷芹小姐,芬娜到底和你们丁家有什么关系?她怎么会比你还清楚你达也大哥的事?”丁达也还真有福气,有两个美女围绕在身边。
  安贝绮美丽的眼睛冒起火来。一想起昨晚芬娜出现在他公寓的那一幕,她就一肚子火。
  “呃……她、她是我祖母认的干孙女,算起来也是我们丁家的一分子,她很受到祖母的器重。”不管了!为了丁达也大哥,她只有硬着头皮掰下去了。
  原来他们的渊源颇深。“她不会是你祖母内定的孙媳妇人选吧?”应该有此可能。
  “应该不是吧。”糟了!愈描愈黑,这下子该如何收场?丁芷芹无奈地叹了口气。
  “安贝绮,你似乎把话题扯远了,我们现在谈的是那个日本女人,不是芬娜。”沈柠见状,赶紧接话。
  “我才懒得管他要和哪个女人好,就算他看上个非洲土著,也不关我的事。”她没好气地说,口是心非。
  她绷着一张脸,走到柜子前拿了咖啡豆,准备磨豆子。她生气地瞪着研磨机,好像那台机器跟她有仇似的。
  混账丁达也!他现在一定乐得很,竟然在摆脱她之后立刻左拥右抱。照这样看,当时她向他提出分手,岂不正中下怀?
  该死的,看看她做了什么好事?!安贝绮在心里忿忿不平地低咒着。
  “既然不关你的事,那这张邀请卡也没有用了,干脆就把那张邀请卡撕了吧,反正她也不要——”沈柠从丁芷芹手中接过那张设计精美的邀请卡,作势要撕毁。
  “谁说我不要?拿来。”安贝绮立刻冲了过来,从沈柠手中抽走邀请卡。
  “你不是没空吗?”丁芷芹和沈柠相视一笑。
  这女人还真是矫揉造作,明明想去,可是却嘴硬得很。
  安贝绮扬高下巴,姿态无比高傲。“我只是拿来看看,又没说要去。”
  还装?沈柠受不了地直摇头。
  丁芷芹则在心中暗自窃笑。
  第十章
  “凯爵集团”在五年前将所有产业外移至加拿大的做法,曾经喧腾一时,如今决定重新在大本营起步,也同样引起商界的震撼。
  公司的开幕酒会在一间私人豪宅举行,巧的是这间豪宅的主人刚好就是安正群。今晚,受邀前来参加酒会的都是政商界名流。
  上野樱子以一袭优雅的和服出席,她陪丁达也一同出现在会场,俨然以宴会的女主人自居,引来众宾客的耳语揣测。
  “要不要来一杯?”芬娜朝她走了过来。
  她好心递给安贝绮一杯酒,自从丁达也和上野樱子进入会场后,那张精雕细琢的绝美脸蛋上就充满着妒意。
  “我只要白兰地。”安贝绮赌气地对芬娜说。
  芬娜身穿一袭高贵保守的黑丝礼服,安贝绮则穿着一套桃红色的性感露背礼服,丝缎布料裹着她曼妙的身段,长发披在肩上,巧妙地遮掩住裸露的雪背。
  “这就是白兰地。”芬娜赞叹地打量着她。
  安贝绮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她浑身上下所散发的女性魅力让人难以抵挡,难怪连一向铁石心肠的丁达也会为她动心。
  “正合我意。”安贝绮接过酒杯,豪气地将酒一饮而尽,如瀑的长发在背后甩了两下。
  “可怜的女人,借酒浇愁。”芬娜同情地说,小啜了一口酒。她的酒量不好,因此喝酒很有节制。
  “你在说你自己吗?”她今晚看起来艳光四射,哪里可怜了?
  她把空酒杯交给侍者,又拿了一杯酒。
  “我?一杯白兰地就让你神智不清了吗?”芬娜笑着反驳,“我今晚可是有男伴的喔,我丈夫特别从温哥华赶来台北陪我参加宴会。不像你,孤零零的一个人。”芬娜转身往一旁走去,一名高大的男人随即搂上她的腰,两个人紧紧相拥,亲热地接吻。
  “丈夫?”安贝绮难掩诧异的情绪,差点被酒呛到。原来芬娜已经结婚了,那她和丁达也根本不可能……
  “不打扰你了,你自己慢慢在这里孤独地疗伤吧!”芬娜回头投给安贝绮同情的一瞥,然后和丈夫亲密携手离开。
  芬娜心想,希望这女人禁不起刺激,然后能如她所预期的,做一点出人意表的事来。
  “我才没有。”她极力否认,可是芬娜已经走远,根本不理她。
  “什么嘛!”
  安贝绮泄气地拿着酒杯,就口喝尽。
  “再来一杯。”她换了杯酒,同样又喝得杯底朝天。
  愈喝愈闷,安贝绮心想,她看起来真的像个借酒浇愁的失恋女人吗?
  一双灿烂的星瞳往大厅转了一圈,别人都是出双人对,连那个该死的家伙都有美女作陪,就只有她形单影只。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竟然跑来参加这场宴会,结果搞得自己心情不愉快。
  “绮绮——”远远的,安正群朝她走过来。
  他身边跟着一群青年才俊,看样子全是冲着她来的。这让安贝绮看了就头痛。
  “噢,别又来了。”她手抚着额头,低低哀嚎。
  她转身想逃,没想到却遇上了正朝她走过来的丁达也和上野樱子。
  丁达也看见了她,俊眉惊讶地挑起,视线被她的美丽给吸引住。
  上野樱子注意到丁达也的注视目光,她不着痕迹地挽住他的手臂,看向安贝绮,示威的意味浓厚。
  安贝绮愣了一下,对上野樱子示威的小动作感到火大,她生气地瞪了丁达也一眼,然后高傲地转身,移开视线。
  “绮绮,来,我跟你介绍这几位年轻有为的年轻人——”
  “好呀。”丁达也都有新欢了,她也不能太逊色,干脆就从这堆青年才俊里面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