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热情摩卡-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绮绮,来,我跟你介绍这几位年轻有为的年轻人——”
  “好呀。”丁达也都有新欢了,她也不能太逊色,干脆就从这堆青年才俊里面挑一个当男伴,免得被人笑话。“不过,在介绍他们之前,爹地,可不可以借个耳朵说说话?”安贝绮拉着老人家躲到一旁。
  “绮绮,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
  “这件事现在就得解决。”她坚持。
  “好吧、好吧。”安正群实在拗不过这个宝贝女儿。
  “我问你,丁达也住进我对面的房子这件事,是不是你安排的?”如果他老人家敢点头,她一定会好好地“孝顺”他。
  安正群高大的身子缩了一下。女儿的脸色不大对劲,他还是别承认为妙。
  “呃……不是,这不关我的事哦。”他打死也不敢承认。
  “那他是怎么住进去的?”
  “这……是、是丁总裁自己要求的。人家既然开口了,我也不好拒绝,就让他住喽。”安正群挺精明的,立刻把所有的事全推到丁达也身上。
  “少来!他又没拿枪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房子是你的,你不答应,他能奈何得了你吗?”
  “他是没拿刀也没拿枪,可是他手上握有一纸可以让咱们公司获利数千万的合约,你说我能不答应吗?”说穿了,完全是利益考量。“你就别太计较了。反正丁总裁也只是借住几个月而已,他年底就回加拿大去了,不会叨扰你太久的,这段时间你就忍忍吧。”他赶忙安抚女儿。
  “怎么忍?我看见他就有气。”安贝绮的脸黑了一半。
  “唉,不说这事了,你也别气,我帮你介绍几个朋友,他们的条件是没丁总裁好,可是也挺有前途的哦。”他煞费苦心,就为了讨好女儿。
  安贝绮被安正群拉到那几位年轻人面前,热络地替她介绍。
  “告诉老爸,你中意哪一个啊?”一一介绍完毕之后,他私下小声问女儿。
  安贝绮的目光越过人群,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丁达也昂藏的身躯上。
  丁达也敏锐地察觉到自己正被人注视着,他突然回头,竟然捕捉到安贝绮的眼神。
  两人的目光有几秒钟的胶着,都失了神。
  “绮绮。”安正群的叫唤勾回了安贝绮的意识。
  安贝绮迅速把视线移开,美颜浮上窘迫的红晕,心里直骂自己没用,都分手了,还对他流露出眷恋的神态。
  “呃……就他好了。”她走上前,像挑选货物一样,选了个还算称头的男人,亲密挽着他的手臂,缓缓地走向舞池。
  那个男人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能得到美女的青睐。
  “安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爱慕。
  “进舞池不跳舞,难道要游泳吗?”真是蠢蛋一个。
  其实拉他跳舞只不过是为了做给丁达也看。安贝绮很主动地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腰上,粉臂亲密地攀上男人的颈子,她柔软的身子紧密地贴向他,随着柔美的音乐款摆身体。
  男人的脸颊臊红,他爱慕的眼神一直驻留在安贝绮身上。她紧贴着他的柔软身子很引人遐思,从他的角度往下看,还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起伏的性感胸线。
  瞬间,那个年轻男人的表情变得贪婪露骨……
  丁达也绷起脸,目光紧盯着舞池。
  那抹娇丽动人的身影,倒映在他黑沈的眸中,两抹妒火在眼底窜动,他要宰了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怎么了?”一直跟在丁达也身旁的上野樱子,紧紧地偎着丁达也,温柔地问。
  丁达也看向她的眼神凌厉且充满警告意味。
  “上野小姐,你该懂得适可而止。”
  上野樱子抽了声气,不自在地放下手,拉开彼此过于亲近的距离。
  “丁总裁对我,难道没有一点动心?”她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
  丁达也看了她一眼,目光自始至终都是淡漠无波。
  “在职场上,你是一个很令人欣赏、能力很强的女人。”他表示得再清楚不过了,他对她完全不感兴趣。
  若不是顾及彼此将来的合作关系,他不会给上野樱子好脸色看,也不会答应让她当他的女伴。
  “就只是这样?”上野樱子感伤一笑。“你对我真的没动过心吗?”她表情落寞,再追问他一次。
  她从来没对任何男人动过心,惟有对他——
  可是他的眼中却连半分也容不下她。
  “抱歉,先失陪了。”他对上野樱子失望的表情视而不见。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安贝绮一个人,任何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
  “丁达也,你——”上野樱子还不死心,想叫住他。
  可惜丁达也早就往舞池大步走去。
  安贝绮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引起他大大的不悦。
  嫉妒之火在他的胸口炽热燃烧,他绷着一张脸,来到安贝绮身旁,大手粗暴地拨开那男人扣在安贝绮腰上的毛手,将她扯回自己怀中。
  “你干什么你——”安贝绮惊诧地迎上丁达也紧绷的脸。
  被人挡开的男人在后退几步之后冲了上来。
  “你这个人呃……原来是丁大总裁。”他想抢回美女,可是却被丁达也阴冷的眼神吓得僵在原地。
  “从现在起,你最好管好自己的眼睛和手。”他咬牙警告,额上青筋暴动。
  “我知道、我知道。”男人落荒而逃,挺识相的。
  “丁达也,你土匪呀你——”安贝绮无法相信他竟然强行抢人,忍不住气得跳脚。
  “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土匪。”他紧咬着牙关说。
  黑眸交错燃烧着怒火与狂炙的欲望,他扣住她的细腰,硬把她从舞池中带走。
  绕过一扇巨大又富有古意的精致屏风,后面有个休息区,摆了一张贵妃椅。
  这个角落还算隐密,也是整个宴会场上惟一可以藏身的地方。
  “你别这么看我。”安贝绮紧张地跌进贵妃椅。灿美的黑色星瞳,戒慎地望着丁达也。
  他站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形,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压迫感。
  “你很拗。”他冷冷地说了一句,目光落在她裹着桃红色丝缎的娇躯上。
  “那又如何?我脾气拗不拗和你无关吧?反正、反正我们都已经不相干了。”她倔强地应道。
  “谁说不相干了?”他反问她。  她理直气壮回道:“我说的。”
  “我答应了吗?”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笑话!你同不同意关我屁事?”她连粗话都出口了。“是你先翻脸在先,我提分手是天经地义的事,难不成我得巴着你不放,好满足你骄傲的男性自尊吗?”她又不是蠢蛋。“啐!”
  他有强烈的自尊心,她也有!而且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不容许男人践踏她的女性尊严。
  这女人,口气竟然比他还狂。
  丁达也胸口的火气飙上了头顶,这下子不只眼角,连下巴都忍不住抽动起来。
  他上前一把攫住她雪白的手臂,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柔软的身子被扯进他的怀中。
  “我并没有答应要和你分手,你是我的,休想离开我!”丁达也愤怒狂炽的气息扑向她,他的唇抵着她的嘴角,几乎吻上了她。
  难道这个狂妄自负的家伙在对她示好吗?安贝绮的心惊跳一下,努力保持镇定。
  “除非你收回你那些该死的指控,否则你这辈子休想得到我,更别妄想吻我的唇。”她握住他的肩膀,推开了他。
  他性感的薄唇紧抿,神情冷峻。这女人竟然威胁起他来了?
  “给你三秒钟考虑,否则我——”安贝绮两道漂亮的细眉得意地挑起。
  “我、收、回。这样行了吧。”丁达也不甘愿地作出让步。这一低头,等于一辈子都栽在她的手里了。“从现在起,我给你一份特权,你可以干涉我的全部,不论是过去还是将来。”
  “你的意思是,你的一切都归我管喽?”这男人为了和她和好,还真是不惜血本啊!
  “随你。”他咬着牙,认栽了。
  “抱歉,我不要、不稀罕!”她可不是让人随便哄哄,就会乖乖躺在怀里撒娇的女人。
  丁达也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那么请问,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他压低了姿态,刻意想讨好她。
  请问?嗯,不错,态度还挺好的。安贝绮满意地勾起一抹甜滋滋的笑。
  “好,不准再让那个上野樱子接近你一步。”她不负他的托付,马上管起他来。其实,她还真担心他被上野樱子给抢走。
  “她现在不就离我很远?”丁达也轻哼一声,才说不稀罕,当场就行使她的特权。女人,真是善变!
  “还有,你从来都没表示过你对我的爱意,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想挽回我?”
  这女人真是得寸进尺。不过,如果这么做可以挽回她的话,他倒不反对说些让她心花怒放的话。
  “我……”原本抵着她小嘴的薄唇移到她的颈侧,炙热的气息轻拂着她的耳朵。
  “我爱你、爱你、爱你。”他的呢喃声在她耳际缭绕着。“这辈子只要你、只有你。”
  她的心不断地向上飞扬起来。
  “满意吗?”他问,眸色转为令人心动的深浓。
  “嗯……还可以啦。”安贝绮得意地弯起嘴角,声音却被他狠狠吞没。
  他不想听见她得意的笑声,俯身用力吻住她的唇。
  在宾客云集的大厅中,两人正上演着热情的戏码。
  轻柔的音乐伴随着众人的谈笑声,掩去了屏风后面断续传出的喘息声和娇吟。
  四片唇瓣狂野忘情地纠缠,丁达也半躺在贵妃椅上,安贝绮则跨坐在他身上。·
  突然间,屏风不知道被谁撞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音乐声和谈笑声戛然而止,大厅陷入一片岑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板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宾客的目光全落在屏风后方的贵妃椅上,抽气声此起彼落。
  丁达也和安贝绮同时僵住,此刻两人正以暧昧的姿势交叠着。
  该死的!丁达也咒骂一声。要是让他查出是谁踢倒了屏风,一定砍了他的脚。
  “哇!怎么办?全被人看到了啦!”安贝绮娇颜烫红,一颗头窘迫地埋进丁达也的胸前。她这辈子还没这么糗过。
  怎么办?!另外找个隐密不受打扰的地方啊!现在他的欲火正旺,可不想中途被打断,非得找个地方解决不可。
  他迅速将安贝绮的裙摆拉好,将她抱在怀中,然后镇定地起身。
  两人越过围观的人群,走上了旋转梯。
  “宴会到此结束。芬娜,麻烦你帮我送客。”他大声宣布,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
  在他的身影消失后,现场一片哗然。
  芬娜失笑摇头,没想到她一向冷酷的上司,竟然也有如此火热狂野的一面。
  而上野樱子则是掩面低泣,奔离宴会现场。
  至于站在距离屏风不远处的三个男人,脸上则带着同样诡异的笑容,彼此互看了眼。
  “安老,我的腿力不错吧!”高其野自豪地说。他早就看丁达也不顺眼了,谁叫他老是阻碍他和芷芹的婚事,这一脚算是替自己报点小仇。
  “没有我助你‘一腿之力’,你踢得倒那扇大屏风才怪!”褚翰锡甩了甩他有力的长腿。
  “年轻人,我欣赏你们的勇气。”安正群大笑起来,拍拍两人宽阔的肩膀。“不过,你们最好看好自己的脚,免得被砍。”他好心地提醒他们,最好赶紧去保个险。
  “安老,我们这么做可是全为了你——”“真的”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等我们家办喜事,一定邀请你们两位贵宾。”安正群得意极了。有了丁达也这个女婿,他不必再担心与“凯爵集团”的后续合作事宜,更毋需担心他的事业无人接管,真是太好了。
  他得赶快把这群客人赶……送走,好让小两口能安心在楼上培养感情。
  美好的早晨,灿亮的阳光充满了整个房间。
  丁达也走下楼来,套着一条皱巴巴的长裤,丝质衬衫随意穿在身上,钮扣只扣了一颗,黑发不羁地垂落在额前。
  “丁先生早。”
  几名女仆正在进行清扫的工作,昨晚的宴会让豪华气派的大厅显得有些凌乱,不过经过清理已经恢复原貌,那扇被撞倒的巨型屏风也被扶正了。
  “她人呢?”一早起来发觉身旁的美人竟然失去踪影,他急忙套了衣裤便下楼来找人。
  “小姐在厨房。”女仆们全都用欣羡的眼神看着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士,这位帅哥昨晚光明正大地睡在她们大小姐的闺房里,两人的关系已不言而喻。
  “谢谢。”他面无表情,随着女仆的指示来到厨房。
  一踏进光洁明亮的厨房,阵阵咖啡香在清新的空气中飘荡。
  “来一杯‘薄荷摩卡’。”
  他所寻找的性感美女正在流理台前煮着咖啡,听见脚步声之后,回头给他一个迷人的笑容。
  “我要‘单品摩卡’。”他心一动,走近她,从身后轻轻拥住她。
  “只有‘薄荷摩卡’。”她回头给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他皱眉,不满意她的敷衍,想要更进一步的索讨。
  “不喝拉倒。”她调皮地回避他的吻,翩然来到餐桌前。
  丁达也嘴角抽动两下,瞄向她裹着丝缎性感睡衣,充满诱惑的身段,让他的身体又骚动起来。
  “真的不喝?”她眨着灿亮的星瞳,心里赞叹着,他真帅,尤其是刚睡醒的时候。
  “喝。”没得选择了,不是吗?丁达也走了过来,长指勾起杯耳,喝下了咖啡。
  “好喝吗?”她迷恋地欣赏他喝咖啡的样子。
  他未梳理的黑发垂落在额前,模样狂野不羁,简直迷死人了。
  他抬头看她一眼。“如果我说不好喝,是不是永远都别想喝到你煮的咖啡?”他专注地凝视她晶亮的美丽双眸,不答反问。
  “看来我有一个聪明的情人。”她娇笑地点点头。“到底好不好喝嘛?”就是要从他口中听到满意的答案。
  “好喝。”丁达也无奈地点头。
  “我就知道。来,赏你一个吻。”她对他的答案很满意,再次在他嘴角烙下了轻吻,然后像蝴蝶一样翩然离开。
  丁达也可不会这么轻易饶过她。她这么敷衍,哪能满足得了他?
  “回来。”他想抓住她的手,却比不上她的动作迅速。
  “把那杯咖啡喝完,然后回房间找我索取答案吧。”昨晚他们在床上打得火热的时候,他向她求婚了。
  她没有马上给他答案,不过其实她心里早已下了决定,而答案全取决于他喝不喝那杯咖啡。
  她在下一秒走出厨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丁达也愠恼地瞪着咖啡,他讨厌薄荷的味道。不过,虽然他不想喝,但还是屈服在安贝绮的威胁下,拿起杯子,把整杯咖啡解决掉。
  看来他这辈子是被这个女人吃定了,而她一点也不客气,真的把他吃得死死的。
  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笑话?不用多想,答案一定是——会!
  丢下咖啡杯,他起身上楼,朝她的香闺走去。
  咖啡喝完了,他不去向她讨一点福利,岂不是太吃亏了?
  编注:
  想知道丁芷芹和高其野的爱情故事吗?请看《浓情玛琪朵》。
  全书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