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双无法开口,只能惊恐的摇头。
  “爷!您……”周云也大概猜到了司马靖的决定。
  “周云,你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的话吧?无论我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保护如双,照顾如双!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了,带着她去和小巧会合,尽快离开,永远都别再回来,知道了吗?”司马靖迅速的在如双口中塞入一个布团,把她推向周云。
  如双用力的挣扎着,疯狂的摇着头,无助的泪水从眼中滴落。
  “爷,不可以!不要这么快就放弃了,我们再等等看,一定有机会可以逃出去的!”周云也不赞同的说道。
  如双不断的用力点头附和。
  “周云,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不可能逃出去的。保护如双!这是我最后的命令,听见了没有?”司马靖严厉的说完,迅速离开树洞。
  如双挣扎着想起身追赶,周云下意识的把她紧紧扣在怀里。
  如双张着惊惶的大眼,直视着向外跑去的司马靖,只见到追兵看到了司马靖出现,一窝蜂的都往他的方向追去,一直追到了断崖边,一个侍卫拿出了弓箭,朝着司马靖射了过去,中箭的司马靖直直的坠落断崖。
  “如双!我爱你!”
  这是司马靖坠崖之前,最后传入如双耳边的声音,如双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在周云怀中晕了过去。
  第九章
  三年后
  两个推着推车的小贩正加快了脚步走过振远将军府前面。
  “你干嘛走那么快啊!我这车木炭可是很重的哪!”后面的那个胖小贩赶不上前面的速度,索性停下来大喊。
  “唉!”前面的瘦小贩重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自己的推车,走到后面一面帮着胖小贩推,一面小小声的开口,“动作快点哪!你忘记啦?这儿可是那座赫赫有名的振远将军府哪!”
  “振远……将军府……那……那不就是……”胖小贩的后背突然升起了一股凉意。
  “对啦!就是那个闹鬼的废墟啊!你没听说过吗?三年前司马大将军坠崖死后,过没多久这儿就莫名其妙的被一把大火给烧了,之后有好多人经过这儿的时候都看到司马将军的鬼魂在这儿进进出出的,好不吓人哪!”瘦小贩绘声绘影的说道。
  “是……是真的吗?”
  “我骗你干嘛?我自己就看过一次,那个司马将军穿着黑色的披肩,就站在那扇门那儿,还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呢!吓得我魂都快飞了。”
  “那么恐怖啊?那后来呢?”
  “还有什么后来啊!我当然是拔腿就跑啦!”
  “对了,我记得司马将军有一个很漂亮的妻子,叫……叫什么来着的,她后来怎么样啦?”
  “我哪知道!听说她原来就有病,全靠司马将军的医术才撑下来的,而且听说她在司马将军死后就发疯了,过没多久也就死了吧?”
  瘦小贩正说着,一个黑影出现在将军府的大门前。
  “你……你看……看那边……”胖小贩眼尖看到了,浑身发抖的拉着瘦小贩,指向那个黑影的方向。
  “我的天啊!又……又出现了!”
  “那……那我们还等什么,还不快点走?!”
  两人愈想愈害怕,连忙推起推车,头也不回的往前冲。
  那个黑影在那两人走远了之后闪进了将军府。
  那人一直往庭园的深处走去,一直走到了一处院落,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小巧打开门。“您回来了?!周总管,今儿个比较晚呢!”
  “嗯!”周云脱下斗篷,交给了小巧。“我早就回来了,不过在门口有两个小贩在说话,才没有马上进来。”
  “哦?还有人敢从将军府门口经过吗?”
  “多多少少会有,他们后来竟在门口聊了起来,我才现身把他们给吓走了。”
  “哈!周总管,您扮鬼的功力可是愈来愈高明了呢!”小巧取笑着说道。
  “你就别挖苦我了,夫人今天怎么样?”
  提到如双,小巧的脸就垮了下去。
  “还能怎么样?现在奶娘正在为她净身,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去为夫人准备午餐了。”
  “好吧!我进去看看夫人。”
  **
  房间的后面有一个通道,通往一个极为隐密的小房间,周云敲了敲门,等里面应了声之后才推门进入。
  一进房间,就看到奶娘背对着门,正在为坐在椅子上的如双梳头,周云轻轻的走上前去。坐在椅子上的如双,就像是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躯体,木然的望着窗外,没有思想和意识。
  周云忍不住摇头轻叹,回想起三年前司马靖中箭坠崖之后,如双受不了刺激而当场晕了过去,周云带着她和小巧会合之后,先回到了清香寺,想等如双醒来之后再行打算。
  结果没有料到,如双醒来之后竟然再也不言不语,不动不吃。周云和小巧吓了一跳,因为司马靖的事情还在风头上,也不方便替如双请大夫来诊治,只能这么拖着,接着的一个月,两个人可以说是想尽了办法要让如双回复神智,但是都没有效果。
  后来,周云觉得清香寺毕竟是个修行的地方,不宜久留,于是在一个夜里悄悄回到将军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但是小心的留下了庭院深处的一处院落,避人耳目的迁了进去。
  而如双的奶娘在知道司马靖的死讯后立刻辞去了秦府的工作,来到了振远将军府,刚巧周云在那一天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在门口张望的她,于是告诉了她如双的现状,她也立即决定留下来照顾如双。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三年来如双依旧不会动也不说话,早晨醒来由小巧抱下床之后便镇日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直到天黑,小巧看着她在椅子上睡着之后把她抱上床才休息。
  而面对不能进食的如双,小巧也只能把所有的食物熬煮成汤,让如双喝下,以维持她的生命。
  而如双的变化也很大,原来的她虽不丰腴却是十分的娇美动人,但是如今她变得瘦骨嶙峋,就像是只有人皮包在一具骷髅上一样,而原本光滑柔顺的黑色长发,也变得干枯,就像是晒干的稻草一样。
  如双就像是只有躯壳还活着,其他的部分都和司马靖一起死了,每个人看到了如双的样子,都会忍不住的心酸,埋怨上天的不公平。
  正当周云在沉思的时候,小巧拿着菜汤进来了,奶娘让如双靠在自己的怀里,一口口的喂着那让如双藉以维持生命的汁液。
  看着这个情形,小巧忍不住掉下泪来。
  “小巧!不许哭,夫人虽然不说话,但是她还是听得见的,她看你哭,她会难过的。”周云忍着鼻酸,斥喝着小巧。
  “如果夫人能难过就好了,我每天帮她净身的时候,看着她的身子,我都会忍不住的想,就让她好好的去吧!我们何苦自私的留住她,让她受这种苦呢!”奶娘边喂着边用伤心的语调说道。
  “别这么说啊!奶娘,爷的尸首一直都没有找到,我们该抱着希望的啊!他说不定还没有死,说不定正在哪儿避风头,不能回来啊!”周云安慰着奶娘也安慰着自己。
  “不可能的,如果爷还活着,他这么爱夫人,无论有什么危险都一定会回来接夫人的。”小巧根本不抱任何的希望。
  “不!三年我们都等了,更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放弃夫人,而且说不定哪一天爷突然回来了,夫人的病当然也就会痊愈了啊!我们该有这个信心的,是不是?”周云用充满信心的语调说着,奶娘和小巧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周云望向窗外,心底不禁问着上天,这样等下去究竟有没有意义?而司马靖到底是生是死呢?
  **
  长富村,一个遥远海边的小渔村,是个居民很少、政府不太管也管不到的地方。虽谈不上富裕,但是却能够靠着渔产,与少得可怜的农作物,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长富村的居民都很淳朴,也大都安于这样的生活,所以大部分的居民都不曾离开村里。
  这天是个休息的日子,所有的男人都没有出海捕鱼,有的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有的则是在修补鱼网和鱼具。而女人们也因为自己的丈夫难得在家,都兴高采烈的准备着吃食,村子里一片平和的景象。
  村长的女儿,叶若蝶,今年十九岁,从小就在海边长大的她,虽然没有十分出色的长相,但是有着健康的肤色和健美的身材,加上她人如其名,总是像只忙碌的彩蝶般到处飞舞,使她看起来总是开朗而有朝气。  村里不少的年轻男子都心仪于她,而村长夫人从她满十六岁之后就在替她物色适合的对象,但是若蝶并不想这么快就成亲,这才拖到了现在。
  若蝶刚刚才帮着母亲晒完了衣服,偷了个空,便来到海边散步。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正专注的在修补着渔船的破洞,看着他,若蝶唇畔不自禁的浮起了一抹微笑,轻快的走上前去。
  “还在忙啊?就快要吃午饭了呢!”若蝶在船缘坐了下来。
  那人闻声抬起头,看见来人,没有做任何反应,继续低头做他的工作。
  那人就是司马靖,三年前中箭坠崖之后,随着浪潮漂流至此,被当时正在海边散步的若蝶救了回去。
  从没有陌生人来访的小村子,来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又受了重伤的人,着实让大家慌了手脚,可是善良的村民马上就接纳了他,请来了村里的大夫为他治伤。
  司马靖连续发了三天三夜的高烧,呓语不断,全村的人都以为他可能没救了,没想到他却活了下来,好不容易等他清醒了,想问清他受伤的原委,才发现他早就失去了记忆,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村人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法让他想起任何的事,于是只好收留他,让他养伤,教他捕鱼,让他可以养活自己。
  若蝶在他受伤期间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司马靖痊愈之后,若蝶更是一手负起了照料他生活起居的杂事。
  村长本来是不赞同他们两人在一起的,尤其是当他想起村里的大夫说司马靖身上的伤痕可能是被人鞭打所造成的,他便觉得司马靖的身分不单纯,为了怕惹上麻烦,有一阵子也试图禁止若蝶跟司马靖太过接近,可是若蝶根本就不听劝,还是一个劲的往司马靖那儿跑,管也管不住,久而久之,村长也就只好随她去了。
  司马靖的伤好了之后,就开始学着跟村子里的人去捕鱼。也不知道是怕生还是怎么的,司马靖总是独来独往,空闲的时间不是修捕鱼具就是望着大海发呆,不管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时间久了,大家倒也都习惯了,也不觉得他特别奇怪。
  若蝶虽然习惯了司马靖的冷淡,但是对司马靖漠然的反应还是有一点失望,其实若蝶不愿意接受母亲给她安排的对象,绝大部分是因为司马靖。
  自从她从海边救起了他,并且和他一起经过了那么长的一段养伤的日子之后,若蝶对司马靖的好感与日俱增,虽然司马靖对她并没有特别的好,但是她就是忍不住的要受到他的吸引。
  “你怎么来了?家里的事情都忙完了吗?”司马靖感受到了若蝶失望的情绪,有些过意不去的淡淡问了句。
  “是啊!”见司马靖难得的回了话,若蝶高兴的笑了,“娘要我来找你,说是今天中午到我们家来吃饭,你……能来吗?”
  “好啊!谢谢。”司马靖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若蝶望着司马靖,心中的疑问一直问不出口,好半晌,才鼓超勇气似的开口,“你……”说了一个字,却不知要如何接下去,两人之间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司马靖狐疑的抬起头来,看着脸颊泛红的若蝶。
  “嗯?”
  “你想起什么过去的事了吗?”若蝶真正想问的问题一直问不出口,只好拿另一个问题来解除两人之间的尴尬。
  “没有。”司马靖有些迷惘的望着海面,“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其实有的时候有些画面会闪入我的脑海,片片段段的,根本就连不起来。每当我好不容易抓住了些什么,令我懊恼的头痛就会打断那种感觉。”
  “是吗?那你……觉得你自己成过亲了没有?”若蝶充满期待的问道。
  成亲!这两个字闪过脑海的同时,一双坚定的大眼睛突地撞入司马靖的心房。
  那是谁呢?司马靖努力的回想,抓住那片刻的感觉,试着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寻那双大眼主人的样貌,那双眼睛,带着梦幻的光彩,仿佛会微笑,是了!那抹震撼人心的微笑,那到底是谁?
  正想着,一阵尖锐的痛楚闪过脑海,司马靖痛得闭上了双眼,那好不容易浮现的影像立刻消失无踪。
  “你怎么了?”若蝶察觉了他的异样,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司马靖逃避着若蝶的关心,“我只是好像想起了些什么,好像有一个人,那是谁呢?我的家人吗?”司马靖喃喃地说着。
  “或许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吧?”若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有些失望的抬头看了看天色,“算了,别再想了,时间还长着呢!我们走吧!要吃饭了!”
  **
  司马靖随着若蝶来到村长的家,村长夫人高兴的迎接他。
  “你来啦!听若蝶说你在海边补船,今天大家都休息呢!”
  “明天就要出海了,我想趁今天把船修补一下。”
  “来!坐吧!就等你吃饭了。”
  司马靖随着村长夫人入座,若蝶随即挨着司马靖的身边坐了下来。
  村长夫人看着若蝶的动作,会心的一笑。
  身为母亲,村长夫人是了解若蝶的心思的,她多少都感觉到了若蝶对司马靖的好感,虽然司马靖是个身世不明的人,但是她就是打从心里认为司马靖不是个坏人,而且看他平时工作也十分努力,更让她十分满意他的上进。
  她可是从三年前就希望若蝶能有一个好的归宿,现在女儿的心里有了好的人选,她高兴都来不及了,哪儿还会阻止她呢!
  用完了餐,村长和司马靖在客厅里闲聊。
  “你来到咱们村子也有三年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觉得咱们家若蝶怎么样呢?”
  村长突如其来的问句让司马靖楞了一下。
  “别介意呵!咱们住海边讨生活的人,说话不兴拐弯抹角,若蝶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她娘早在她满十六岁的那年,就开始给她物色对象了,可是她却是怎么样也看不上眼,可是对你,我想是不一样的。”村长起身走向了窗边。
  “我……这……”
  “我不否认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赞成你们在一起,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是觉得你的身世一定不单纯,咱们的村民都是些老实人,在这儿虽不富裕,但也是平稳安静的过了大半辈子,我担心你的身世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可是若蝶偏就是喜欢你,她嘴上虽然不说,但我养她这么大,她那点心思我是清楚的。”村长转过身来面向司马靖。“若蝶从小就在海边长大,个性上也许开放了些,不像那些个名媛淑女,但她是个再好也不过的女孩了,她或许不能带给你荣华富贵,但是我想她可以成为你这一生最好的伴侣。”
  “我……我不知道,诚如您说的,我对我以前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曾经成过亲,我……我怕我配不上若蝶。”司马靖有些逃避的说。
  “你不喜欢若蝶?”村长眯起眼睛。
  “不!不是的!我只是……”司马靖说不出他心中的感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并不排斥若蝶,反而对她有种很特别的感情,自从他发现自己失去记忆之后,面对完全空白的过去,心里一直十分恐惺,而长久以来若蝶的陪伴对他而言,早已成为了一种心灵上的依靠。
  他很感激若蝶对他的付出,也知道若蝶对他的感情早已不是友情那么简单了,他也想用男女之情来看待自己和若蝶之间的关系,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就是没有办法给予若蝶同等的感情回报。
  “那不就成了?就这样决定吧!找一天,我给你们两个举行一个婚礼,到时候我让全村的人都来参加。”村长释然的拍拍司马靖的肩,笑着说道。
  傍晚时分,司马靖拒绝了村长夫人的挽留离开了村长家,若蝶陪他走回海边,一路上两人各想各的心事,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爹要我们成亲,你……不高兴吗?”若蝶打破沉默的问。
  “不!我不是不高兴,而是我觉得……我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若蝶,你觉得嫁给我真的好吗?如果我以前曾经成过亲,你要怎么办呢?”
  司马靖问出了他心中的隐忧,若蝶停下脚步,深深的看着他。
  “你知道吗?自从我从海边救起了你,我就好喜欢好喜欢你了,我想嫁的一直就是你,对我来说,你的过去是不存在的,如果你有一些些喜欢我、一些些爱我,那么我不在乎你是不是曾经成过亲,我只要现在的你,和以后的你!”若蝶诚挚的说。
  司马靖感动的望着她。“若蝶!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的想想,好吗?我希望能给你幸福,我会认真的回想,如果我们要陪伴对方度过下半辈子,我希望能给你最完整的我,好吗?”
  “我会等你的,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若蝶微笑着说道。
  司马靖望着她认真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问,仿佛有另一张脸孔和若蝶的脸孔重迭了,正当司马靖要抓住那熟悉的印象时,那张脸孔立即就消失不见了。司马靖转头面向大海沉思了起来,连若蝶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
  “别走!靖!别丢下我一个人!”
  梦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语气中充满一股令人心疼的无助。
  “谁?是谁在叫?靖是谁?是我的名字吗?你出来好吗?让我看看你好吗?”司马靖试图拨开眼前的黑雾,看清后面的人影。
  “请你回来好吗?回到我的身边,好吗?”
  那个声音里夹着压抑的啜泣,扯得司马靖心里泛疼。
  “你到底是谁?先别哭呵!”司马靖往前走了几步,但是那人影却不见靠近,反而愈来愈远。
  “相思难表,梦魂无据,唯有归来是!”
  声音渐渐的飘散在黑雾之中,司马靖连忙伸手去抓。
  “不!别走!不!”司马靖大喊了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满身大汗。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作这种梦,梦里也总是有一个声音在说着要他回来的话,可是却没有一次像今天一样可以看得到那么清楚的人影,那到底是谁呢?他听到梦中的人叫他靖,这应该是他的名字了吧?他叫靖,可是姓什么呢?
  每次听着那女孩带着哭音的声音,都会让他的心里升起莫名的心疼感受,总觉得对他来说她是个很重要的人。
  司马靖走到窗边,静静的听着海浪拍打海岸的规律声响,静静的回想着梦中如泣如诉的声音——
  相思难表,梦魂无据,唯有归来是……
  **
  虽然司马靖和若蝶已经有了默契不要那么快成亲,但是村长和村长夫人仍是迫不及待替他们两人准备了起来。
  人口稀少的长富村,本来就很少有办喜事的机会,现在又是村长的独生女儿的婚礼,村民们的兴奋之情当然更加的表露无遗。
  随着举行婚礼的日子接近,司马靖的不安也更加的扩大了,脑海中的影像愈来愈鲜明,他几乎可以确定他是曾经成过亲的,但是和谁或是在什么地方,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婚礼的前一天,司马靖也和往常一样的和大家一起出海捕鱼,回程的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说笑,话题全绕着司马靖和若蝶的婚事转,司马靖仿佛局外人似的听着,并没有如大家一般的好心情。
  “好小子!可真有你的,我从十岁起就开始追求若蝶了,想不到她竟然要嫁给一个认识才三年的人!”
  “阿大,你就别再说了,你也不看看你那副德行,要人才没人才,要身材没身材的,别说若蝶了,就连六十岁的老女人都看不上你呢!”陈威调侃的说道。
  “嘿!你说这什么话,也不自己照照镜子,你也不见得比我好到哪里去!哼!”阿大不服气的反驳。
  “你说什么?你……”陈威气急败坏的冲上前就要抓住阿大的领子。
  “好了、好了!别再吵了,你们两个都不差,只是缘分还没到,说不定哪一天你们可以娶到高官的女儿也不一定呢!”司马靖看着剑拔弩张就快要打起来的两人,连忙出声打圆场。
  “就是就是,还是你会说话,唉!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这个小村落,离皇城那么远,要娶到大官的女儿谈何容易呢!”阿大有些落寞的说道。
  “总是有机会的嘛!别灰心。”司马靖应付着说。
  “嘿!瞧,才说着呢,新娘子不就来了嘛!哇!离开这么一下子都舍不得啊?可羡慕死我了!看来咱们可真得死心了,唉!阿大,我们这两个失意人就识相点,别打扰人家了。”陈威边喳呼边拉着呆望着若蝶的阿大往另一头走去。
  司马靖掉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若蝶,正要走上前去,忽地一个人影和若蝶的身影重迭了,那个人影愈来愈鲜明,自从他失去记忆,第一次能那么清楚的看到如此清晰的影像。
  “如双……”司马靖无意识的低哺出这个名字,一阵尖锐的痛楚让他蹲下了身子,那些遗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