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用道歉,生病并不是你的错,婚宴的事我自会处理,你先和周云回去休息。”意外的,司马靖一句责备或嘲讽都没有,只是漠然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如双呆楞的望着司马靖的背影,思忖着自己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
  司马靖回到将军府时已经夜深了,他走到自己的房间里,有些惊讶的发现如双在里面等他,已经换掉了喜服,披垂着长发坐在窗边,一名老妇正站在她身后,似乎在和她说些什么,手上还拿了一把梳子替她梳理着那头如丝缎般的头发。
  如双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回头一望,看见是司马靖回来了,立即起身面向他,恭谨的行了个礼。
  “爷,您回来了!这位是我的奶娘,她是送我来将军府的,明天一早就会回去,事先没有向您说明,请您不要见怪。”
  司马靖轻轻的点了下头,看不出任何情绪。
  “晚安,将军大人,我先告退了,祝您和夫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奶娘行完了礼,担心的看了如双一眼,如双对她安慰的笑了笑,奶娘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房中的气氛就这样僵了下来,司马靖不带任何感情的坐了下来,好一阵子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是如双因为不适的身体和疲惫的精神而忍不住先开口。
  “对不起,没能参加婚宴,一定造成了您不少的麻烦。”
  司马靖抬起头来淡淡的望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回答,径自走到桌前倒了一杯酒,暍了一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摇晃着杯子。
  “秦如双。”他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
  这是如双第二次听见他的声音,在别馆时因为人多,还没有这么深刻的感觉,这才发现他的声音十分有磁性,让人听着都觉得舒服,如双忍不住觉得原来自己的名字那么好听。
  “是的。”如双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司马靖没头没脑的问道。
  “什么?”如双以为她听错了。
  “我不想再问第二次。”司马靖显得有些不耐烦。
  “如果您是问我为什么会在将军府,那么请容我提醒您我今天已经成为您的妻子了;如果您是问我为什么在这个房间里,我昨天一到将军府就被安排在这里,所以不是我选择的,如果您是这个房间的主人,那么我想我在这里并不会不得体。”如双有条有理的说完,冷静的看向他。
  司马靖提起了眉毛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她,这个女人真特别,所有的女人看到他,不是看傻了眼,便是被他冷淡的态度吓得不知所措,她竟然可以将话说得有条有理,真是不简单。
  他记得周云告诉过他,她是秦府老爷的小妾生的孩子,完全没有任何地位,还是被迫嫁来将军府的。
  但是听她的措辞用语,不像是没有让过书的样子。看来这女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想到这里他不禁漠然地冷笑了一下,开始脱下外衣。
  “你要做什么?”如双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我知道您娶我是为了传宗接代,但是您一定不会想要一个在半夜晕倒的妻子吧!我想您还是……”司马靖冷冷的回头望了她一眼,让她猛地住嘴。
  司马靖不发一语地把外衣丢在躺椅上,闪身进了屏风后面,不一会儿换了一套家居服出来。
  “你放心,我不会碰你的,至少不会是今天。”司马靖冷淡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房间,快到房门口时,他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道:“你吃过药了?”
  “是的,多谢爷关心。”如双听见了他的话,终于安下心来。
  “你是昨天才病的吗?”司马靖细细的观察着她,她的苍白似乎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
  “不是,我从小就有气喘。”如双诚实的回答。
  “气喘?有吃药吗?”
  “有的,但是昨天发作时已经吃完了。”如双决定据实以告。“我知道现在才说这件事对您来说并不公平,但是我想先说明白比较好,我这个病从出生就一直跟着我,不曾医好过,许多大夫都说过我可能活不过二十岁。”
  司马靖看着她,没有特别的表情,好一会才开口,“你休息吧!”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
  司马靖沉思着慢慢踱向书房,找来了周云。
  “爷,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吗?”
  “嗯!我今天睡这里,你明天派一个侍女到夫人房里去,派了谁明天一早要她来见我,顺便叫她拿一些我的衣服来书房。”司马靖吩咐道·
  “是的,爷。”
  “还有,以后不要在夫人房里烧熏香或者是放花和任何会散发香味的东西。”
  “是。”周云对司马靖的吩咐感到十分奇怪,他竟然要在书房里度过洞房花烛夜!而且选个侍女还需要他亲自召见吗?太不寻常了吧?虽说如此,周云还是识相的没有问出口。
  “好了,没事的话你可以下去了。”司马靖说完径自走到书房后的卧室准备休息,但却了无睡意的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第二章
  成为将军夫人的第一个早晨,如双舒服的从沉睡中醒来,连她自己都讶异可以睡得这么好,她稍微动了动身子,就听到床幔外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您醒了吗?夫人。”一个清秀的女孩拉开了纱帐。“我叫小巧,是将军大人派来伺候夫人的,请夫人多多指教。”小巧微笑的行礼。
  如双看着她,立即喜欢上了这个看来十分单纯可爱的女孩,便友善的对她笑了笑。
  “小巧?好可爱的名字呢!你几岁了?”如双温和的问着。
  “我今年刚满十五岁。夫人,用早餐了,好吗?”
  “谢谢你。”如双在小巧的扶持之下坐了起来,简单的梳洗过后,坐到了桌前。
  如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股清香甜美的感觉随着茶水滑进她的喉头,她有些好奇的看着那杯茶。
  “很好喝,是吧?这可不是普通的茶哦!里面加了种叫做芝兰露的药草,那是爷亲自调配的,对于治疗咳嗽很有效果,这也是咱们将军府里的特产,外面的人可是没有机会喝到的。爷说您的气管不好,吩咐我在您每天的茶水里加入芝兰露,喝了是不是感觉舒服多了?”
  如双微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夫人,您的奶娘一早就随着秦府的马车回去了,她要我向您说一声,请您好好照顾自己。”小巧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如双收敛笑容,默默的点了点头,看起来有些落寞。小巧看在眼里,明白了她的孤单无助。
  “夫人,您别难过,我们都会好好照顾您的。”小巧不由自主的说道。
  “谢谢你,小巧。”如双抬眼看了小巧一下,感激的对她笑笑。
  “快吃吧!”小巧催促道。
  如双开始用早餐,她惊讶的发现,这顿早餐就像是特别替她准备的,每一样都是那么容易入口,吃起来舒服极了。
  想起在秦府的时候,大家都不曾为她想过要弄什么特别的早餐,那些白饭和大鱼大肉对如双脆弱的气管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酷刑,所以如双多年来也养成了不吃早餐的习惯,先天身体就不好的她,再加上营养不良,才造成了她今天身子的状况更加的恶化。
  “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餐呢!”如双由衷的赞美。
  “是吗?这是爷特别吩咐的呢!他今天一早就把我叫去,告诉我准备这些东西给夫人吃,还有这专门治气喘的药,也都是爷自己调制的哦!”小巧笑着说道。
  “真的?他还会配药?”如双惊讶的说道,心里不禁对司马靖感到好奇了起来。
  “是啊!大家都知道爷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懂得医术,也可能是他从不轻易为别人看病吧!您别看他总是冷淡得吓人,只要是府里有谁生病了,都是爷医治的哦!而且他的医术好得不得了,再严重的病都不曾难倒他呢!所以夫人您放心,我相信爷一定也可以治好您的病的。”
  如双点了点头,继续吃完早餐,小巧收拾着餐盘。
  “那……他现在……”如双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好奇的问着。
  “哦!爷到宫里去了,一会儿就会回来,夫人喝完了药就再休息一下,您昨天才发高烧,应该要多休息才是。”小巧细心的扶如双回到床上,放下纱帐,“有事的话叫我一声就可以了,我会一直在外面的。”说完,小巧便退了出去。
  如双躺着,望着天花板发呆,不禁揣测着司马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看来是那么的冷淡,但他却如此费心地照顾她,想着想着,大概是因为药性的关系,阵阵倦意袭了上来,不知不觉的又沉沉的睡着。
  **
  如双再度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了,她伸了个懒腰,满足的微笑,这一觉睡得十分舒服,昨天强烈的不适感已经完全消失了,反倒是觉得肚子有些饿,她轻声的唤来了小巧。
  “夫人!您醒了?”小巧进来替她绑好了纱帐。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如双自行下床,边走到梳妆台前边问。
  “再过一刻就要用晚膳了。”小巧走了过来,拿起梳子替如双梳着头发。
  “晚膳?爷还没回来吗?”如双有些惊讶的问道。
  “他晌午时就回来了。”小巧回答。
  如双不禁不安了起来,来到将军府才两天竟然都在睡觉,真不知道下人们是怎么看待她这个当家主母的。
  想着,如双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小巧看出了如双的不自在,笑着开口,“夫人,您初来乍到,因为不习惯所以才会身体不适,这些咱们都了解,也十分希望夫人能在将军府里把身体养好,所以夫人千万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况且爷一回来就交代了,夫人如果在休息,一定不可以吵醒夫人,也让我们不可以告诉您他回来了呢!所以请夫人尽管安心的休养。咱们别说这个了,您睡了这么久肯定饿了,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我让他们给您送来。”
  “不!我想和爷一起用膳,小巧,你帮我沐浴更衣好吗?”
  小巧笑着的点了点头。
  如双沐浴完毕,换上了淡蓝色的罗裙,让小巧替她绾起了长发梳了一个简单高雅的髻,特意地化了淡妆,在小巧的引导下来到饭厅。
  司马靖似乎也才刚到,看到如双,一丝惊讶的表情从他的脸上闪过,但是很快又回复面无表情的样子。
  “晚安,爷。我休息了这么久,实在是十分失礼,所以就过来和您一起用餐了。”
  如双主动的行了个礼。
  司马靖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抬手召来婢女。
  “给夫人准备晚膳,还有,这些花全部收掉。”司马靖指着房里和桌上的几盆花吩咐道。
  婢女们连忙依命行事,如双有些疑惑的看着司马靖。
  “你有气喘,这些有香味的东西对你不好,坐下吧!”司马靖主动解释,带如双入座。
  “原来如此,难怪今天在房间里也没有看到花和昨天的熏香呢!”如双从来没有想过花香和香料会是使她犯气喘的帮凶。
  秦家专门从事香料的买卖,所以家里总是充满着各种香料的味道,而如双的房间又是在堆放香料的仓库附近,这也难怪她的气喘老是不会好了,一思及此,对于司马靖的细心,如双真的深深的感动了。
  “下次在府里,如果没有外人在,你就不用穿得那么拘束。睡了这么久你也该饿了,用膳吧!”司马靖淡淡看着刻意打扮过的如双说道。
  “是。”如双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低头开始用餐。
  用餐时的气氛十分冷清,两个人仿佛都饿了许久,专心的进餐,没有人试图开口打破安静的气氛。
  难得有机会和司马靖这么靠近,如双忍不住频频抬眼看向她的夫君,心想他还真是如传言一般,冷得像冰块一样,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话这么少的人,看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她就算有再多的好奇都不敢问出口了。
  用完了餐,婢女们撤下碗盘之后,送上一杯酒给司马靖,另外给如双送上了一杯茶,如双喝了一口,那股熟悉的清甜使她不禁微笑。
  “对了,我忘记谢谢您,小巧告诉我茶里加了芝兰露,喝下去真是舒服极了。”
  司马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从衣袖里拿出一小包药粉,倒入他的杯子里。
  如双好奇的看着他。“那是什么啊?”虽然知道不该多嘴,但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口。
  “毒药。”司马靖一面说一面暍了一口。
  “毒药?!你……你怎么吃毒药啊?”
  司马靖像是被她惊讶的语气吓了一跳,抬眼看了她一眼。
  如双惊觉自己的口气好像太过夸张了,低下头来小声约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多嘴的。”嘴巴上这样说,但她还是好奇的抬眉悄悄的看向他。
  望着她孩子气的神情,司马靖难以察觉的微笑。
  “在皇城里行走有一定的危险性,其中之一就是因为权利斗争而被人下毒,所以当官的人都有各自的防范方法,像是用自制的解毒丸或请解毒专家到府里长住,我本来不以为意,因为我对权力根本没有兴趣,直到有一次有人对我下毒而差一点要了我的命,我才宁可信其有,而我选择用每天吃一点毒药的方法让自己的身体慢慢适应。”司马靖淡淡的解释。
  “可……那是毒药?!”如双看着他一口接一口,不禁心里发毛的吞了一口口水。
  “刚开始时我只有用很少的量,最多只有头晕或是呕吐而已,等到习惯后再慢慢增加药量,等到一定的时间,再改用别的毒,这才能训练自己的身体习惯不同的毒药。”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您的方法还真是奇怪,也很大胆,您不怕哪天吃出毛病来吗?”
  “不会,我从二十岁就开始吃了,经过这么多年,我想如果不是剧毒都不会要了我的命的。”司马靖好像不是很在意。
  如双敬佩的看着他,也第一次感受到在尔虞我诈的皇城里并不是不去犯人就可以的,要平安的生存下去竟是那么不容易的事。
  司马靖发现了她崇拜的眼光,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对她说这么多话,向来冷淡的他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主动解释任何的事情,但是这娇小的女人竟可以轻松的开启他的话匣子。
  “那我也要吃啰?”如双异想天开的问道。
  “你?”司马靖挑起眉,“我还没有想过,但是我想现在你的身体状况大概不允许吧!或许等你好一点再说。而且在短时间内我也不打算带你到外面,所以你暂时还不会有这层烦恼。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司马靖不愿再多说,给了小巧一个手势,小巧立刻站在如双身后准备带她回房。
  “那么我先告退了,晚安,爷。”如双行了个礼,退出饭厅。
  **
  如双在将军府里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周云细心的带她了解了整个将军府和司马靖的产业,向来就十分聪明的如双,总是在很短的时间里把很多事情都融会贯通,还可以提出一些以前没有人想到但明显是更好的管理办法来,而且她很关心下人,处处想到他们的福利,她总是对周云说,下人也是人,对他们好,只会使他们更加心甘情愿的为主人付出,这使得下人们对于这位新来的夫人充满了好感,也更加爱戴她。
  周云对如双感到好奇极了,她有病在身,照理说该是镇日安静的卧床休息,但是她除了发病的时候或是真的很不舒服才会在房里休息,其余的时间她都会跟着他四处看看,努力的扮演好将军夫人的角色,使自己融入这个家庭,对于这一点,周云是十分敬佩的。
  而如双的身体,在司马靖刻意的调养和生活环境的注意之下,比以前在秦府的时候好了许多,就连气喘也不再那么常发作,整个人红润丰腴了起来,多了一份成熟风华。
  唯一让如双感到纳闷的便是司马靖了。
  几个月的相处下来,如双直觉司马靖并不是像外传的那样冷酷无情,充其量他只是冷漠了些,和作决定时的果断让人家产生了这种误会罢了。他真的很少说话,更不用说笑了,所以任何时候看起来都严肃得让人不敢亲近。
  但在如双的感觉里,他是一个再细心不过的人了,虽然他在替她把脉的时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十分细心的询问她的病情细节,也会观察各种药物的疗效做为下药的参考。
  而且司马靖好像总是在忙,如双除了看诊的时候外,只有在晚膳的时候可以看到他,但是碍于礼仪也不好开口打破宁静的气氛,因此如双想要多了解他或有什么事想商量其实是没有什么机会的。
  **
  这天晚膳的时候,如双偷偷的看了司马靖好几次,欲言又止,几经思量后,她终于决定开口了。
  “爷!”如双怯怯的叫了一声。
  其实司马靖知道她已经看了他一个晚上了,好像有什么事,他也一直装着不知道,这下子她一开口,他便立即抬头望向她,眼神还是一贯的淡漠,如双看着他的眼神,一时间竟忘了说话。
  “有事?”司马靖察觉了她的不安,便低下头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是……那个……我想找几个空闲日子的早上教下人的孩子们念书。”如双鼓趄勇气一口气说道,说完立即低下头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
  司马靖没有立刻反应,反而惊讶的再度抬起头来看着她。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习惯了每天听周云向他报告如双的一举一动,无疑地,如双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她不知从哪里学来这许多商业经营的技巧,连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周云都对她佩服得紧。
  如今国内升平,已多年不兴战事,而麟凤国盛产香料,所以司马靖也开始做起了以香料为主的各种生意,多年以来也有着不错的成绩。如双经常提出一些想法,他总是半信半疑的,而在他试验性的在几个比较不重要的生意上做了以后,真的都事半功倍,而且将军府的那几项收益都比以前成长数倍,有的甚至比原本就赚钱的生意还赚得多。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不禁要想,秦府会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们家的人可能不是白痴就是笨蛋,竟忽略了这么一块宝。
  府里的改变更是明显,司马靖性情冷淡,很少跟下人有什么接触,所以府里的气氛向来都是冷冷清清的。
  而如双性情温和可亲,从来就不端架子,见了谁都亲切的打招呼,也时常可以在府里的各个角落看到她和那些不用上工的下人们高兴的聊天,在司马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之下,府里也渐渐的开始有了笑声。
  如双见他久久没有开口,只是直直的盯着她看,于是不安的试圆打破僵局。
  “我知道我去教下人们的孩子念书不合您规定的礼数,但是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的父母已经为人奴仆了,没有理由连他们都要为人奴仆吧?如果他们可以有机会读书识字的话,或许长大后有更好的出路,不用再过着被人使唤的生活。也许他们不能像您贵为将军,但是至少可以有能力闯出一片天空,更或许日后他们之中有人能帮助您呢!这不是很好吗?”如双解释着她的用意,这使得在场的下人们感动极了,都用感激的眼光看着如双。
  “可是,你的身体状况允许吗?”司马靖并没有直接表示赞成或反对,只是淡淡的问道。
  “我可以,我会让小巧陪着我去,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而且我会很小心很小心,保证一定不会太累的。”如双连忙提出保证。
  司马靖静静的望着她充满期盼的小脸,淡漠的神情里带着一抹深思。
  “好吧!你想做就去做吧!有什么需要,就叫周云去办。”司马靖说完,站起身来准备要离开饭厅。
  “谢谢您!太好了,我真是太高兴了。”如双高兴的笑开怀,整个人如司染上了艳丽的阳光。
  司马靖颇不自在的侧过身子,点了点头算是回答,毕步就要离开,想到了什么似的回头。
  “对了,如果没事的话,不妨去书房看看,我想你应该很喜欢看书,有兴趣的话就都拿去看吧!”
  “真的?我可以?哦!太好了,谢谢您。”
  听到她雀跃的语调,司马靖也受到了她的感染,心里不禁浮上喜悦。
  **
  如双开始了她教学的计画,她把教室安排在将军府后的雪莲亭,雪莲亭建筑在莲花池中央,要进入里面得经过一座红色的拱桥,莲花池里清一色是雪白的莲花,看上去就像是冬天的雪覆盖在大地上一般。
  一开始没有什么人来上课,但是由于小巧的帮忙宣传,使得许多本来不敢逾越的佣人们都放心的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学识字,甚至于那些不用当班的佣人也都找机会前来学习。
  如双从来不会端起将军夫人的架子,总是不厌其烦的教着这些程度不一的人们,对于特别有天分的孩子更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而孩子们对她当然是喜爱极了,通常都亲昵的叫她如双姐姐而不是夫人,虽然大人们还是严守主仆本分,但是对她是更加的爱戴了。
  某日,司马靖从宫里回来,觉得今日府里安静得出奇,不禁有些奇怪,突地想起今日似乎是如双帮孩子们上课的日子,于是信步来到了雪莲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