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某日,司马靖从宫里回来,觉得今日府里安静得出奇,不禁有些奇怪,突地想起今日似乎是如双帮孩子们上课的日子,于是信步来到了雪莲亭。
  一接近雪莲亭,便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笑语。
  站在四周的下人们看见司马靖来了,全都紧张了起来,正准备行礼通报,司马靖抬起手来阻止了他们,信步往前走去。
  才站上红桥,便看见一群年龄不一的孩子正围在如双身边。
  “如双姐姐,你吃吃看,这是我娘做的小点心哦!是她新发明的,她说里面加了……加了……唉!反正可以治咳嗽的啦!刚做好我就拿来了,从来就没有别人吃过的哟!”一个小男孩献宝似的高举着手上的盒子。
  “真的啊!嗯!好香哦!让我来吃吃看。”如双笑着吃了一口,“哇!好好吃哦!小豆子的娘真厉害。”
  听到如双的夸奖,小豆子得意的笑了开来。
  其他的孩子们巴巴的望着盒子,如双笑着开口,“小豆子,这么好吃的点心如双姐姐一个人吃不完,好浪费的,不如让其他人也吃一点,好不好?”
  “嗯!反正我回去可以再要娘做给如双姐姐和大家吃。”小豆子大方的点头。
  如双便把盒子里的点心分给孩子们,所有的孩子都嘻嘻哈哈的吃起点心。
  司马靖望着亭里的一团和乐,心头升起了一股从来没有的温馨之感。
  从周云每天的报告之中,他知道如双非常喜欢她的新工作,他也渐渐习惯了每天在晚膳的时候听着如双用兴奋的语气跟他说着她一天教学的情形,哪个学生又是如何的聪明,哪个学生又多认识了几个字,他总是不发一语静静的听着她说,看着她因为情绪的高昂而全身散发出动人神采,一种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情愫在心底慢慢滋生。
  司马靖不得不承认他是十分喜欢如双的,但是从来就不习惯把心里感觉表现于外的他,一时也不知如何去面对这种对他而言十分陌生的情感,如双的出现,正一点一滴的融化他心中最冷漠阴暗的部分,对于这种改变,他有些惶恐而不知如何是好,却也不忍心排斥,虽然对她沉默依旧,冷淡依旧,但是他已经会认真的倾听她说话,默默的关心着她了。
  正想着,如双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存在,缓缓地抬起了头,正巧就望见了站在桥上的他。
  看见司马靖,如双真是高兴极了,也意外极了,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盒子,穿过身边的孩子们,小跑步来到他的身边。
  “爷!您怎么来了?今天的课快要上完了,您要不要进来坐坐?”如双高兴的笑着行礼。
  “不了,我只是……”来不及回避的司马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没关系的,小豆子的娘做了点心,很好吃的,您要不要尝尝?”
  司马靖望着如双,发现她的唇边沾上了点心的碎屑,他想也不想的便抬手替她抚去。
  这个亲昵的动作不禁让如双羞红了脸,无措地低下头去。
  “谢谢爷。”如双讷讷的说道。
  司马靖触电般的抽回了手,这才发现到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惊讶的直望着站在桥上的两人。
  “我……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司马靖别过头,匆匆的离去。
  如双望向他离去的方向,无意识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唇,上面似乎还留着他手上的温暖。
  他愿意接近她了,这代表什么呢?
  想着想着,一抹幸福的微笑浮上了她的嘴角。
  **
  这天,司马靖才从宫里回来,还没走到书房就看到周云神色慌张的从长廊的另一头走来,他狐疑的看着他。
  “爷!您可终于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请快到夫人的房里来,夫人晕倒了!”周云满头大汗,看到司马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什么?”司马靖闻言心下一惊,如双晕倒了,这不太寻常,她这一阵子以来,身子已经好了很多,连气喘都很少发作了,会突然晕倒,难道真的像她自己说的,她活不过二十岁?
  一思及此,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他二话不说,立刻往如双房中奔去。
  一进房间,就看见小巧正拿着薄荷油熏着如双的鼻子,试图让如双清醒,但是如双竟然没有反应,他快步走上前去探了探如双的脉,脉象有些轻浅且凌乱,见她脸色异常的苍白,呼吸微弱,令人惊讶的是她正发着高烧,他紧紧的皱趄眉头。
  “小巧,去拿一盆水来。”
  “是!”小巧立即走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司马靖看向周云。
  “今天早晨夫人和往常一样去给孩子们上课,她的样子和平常无异,等到上完了课,孩子们都回去以后,夫人的气喘突地就发作了,我们这才知道原来夫人早就开始发烧了,我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立刻把夫人送回房里,也立即让她服下了药,可是夫人愈喘愈厉害,最后竟喘不过气来晕了过去。我本想进宫找您,没想到就遇到了您。”
  司马靖愈听心情愈沉重,低下头沉思。
  “爷!水来了。”小巧端来了一盆水,司马靖起身,“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夫人,夫人今天早上说吃不下,所以没有用早点,我问夫人是不是不舒服,她又坚持说她没事,像以往一样的更衣准备出门上课,如果我再细心一点就好了。”小巧红着眼,充满歉意嗫嚅的说道。
  “好了,先别说这些,你用毛巾沾水试着帮夫人退烧,记得,要一直换水,我马上进宫去找太医,在我回来之前,你们一定要好好看着夫人。”司马靖交代完,匆匆的赶着出门去了。
  第三章
  如双这一场病来势汹汹,司马靖从宫里请来了两位太医联合会诊,也针对如双的情况立即给她服下了药,但是一直到深夜,如双都没有清醒过,也一直高烧不退,司马靖心急如焚,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如果如双再无法退烧,她很有可能无法撑过这个晚上,几经思索,终于下了决定。
  “周云,你去酒窖里拿两瓶最烈的酒来。”
  周云领命,立刻取了两瓶烈酒回来。
  “你到外面去看着,不许任何人打扰。”司马靖接过了酒,对周云吩咐。
  “是。”周云退了出去。
  “小巧,把夫人的衣服脱掉。”司马靖边说边起身把酒倒进空盆子里。
  “啊?”小巧有些惊讶的看着司马靖。
  “动作快一点!我们必须要尽快替夫人退烧,要不然我怕夫人可能撑不过今天晚上!”司马靖命令着。
  小巧再也不敢迟疑地听命行事。
  司马靖用布沾着酒,不断的替如双擦拭身体,酒用完了,就要周云再去取,就这样一直忙到天亮,如双终于稍稍的退了热度。
  司马靖略略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布,看见小巧抵不过疲惫,正坐在桌边打瞌睡,他没有叫醒她,轻轻的替如双拉上棉被,清理着略微凌乱的床,这时小巧醒了过来。
  “对不起,爷,这些让我来就好了。”小巧不安的起身。
  “不用了,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顺便叫周云也休息一下。”
  “夫人怎么样了?”
  “烧退了些,不过我想应该没事了。”
  小巧听了后,安心的点了点头。“那您呢?您忙了一晚,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不用了,我没事,而且夫人可能随时有变化,我还是在这里看着比较妥当,你们去休息,中午再过来就可以了。”司马靖说完,径自转过身去照料如双。
  小巧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
  如双一直在黑暗中昏昏沉沉的,而且全身都像是火在烧着一般的痛苦,她好想开口呼救,但喉咙就像是被锁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不禁害怕的想,是不是死神要来带她走?可是她还有好多想做的事都还没有做,想说的话都还没有说啊!
  突然,一阵如微风般的清凉把她带出了灼热的地狱,同时一双温柔的手把那舒服的凉意不断传送给她,还一直轻轻的呼唤着她的名字,那个声音使她感到安心极了,她伸手想要抓住那双手,而那双手也没有让她失望,总是坚定而有力的握着她。
  渐渐地,不适的感觉退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浓浓的倦意,便沉沉的坠入梦乡。
  如双这一觉整整睡了两天,这两天以来,司马靖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床前,只有每天在小巧给如双擦身子更衣的时候会到书房去休息一会儿,其余时间都陪在如双床边,连喂药都不假他人之手,晚上更是坚持由他亲自看护。
  第三天清晨,如双终于清醒了,她缓缓的张开眼睛,一眼就看到坐在床沿打盹的司马靖,如双轻轻的笑了,睡着了的司马靖没了醒时的那股冷漠,眉宇之间竟有着孩子般的神情,看着他和衣熟睡的样子和眼底淡淡的黑影,不禁心疼的想,这个姿势,他大概睡得很不舒服吧?
  小巧推门进来的声音惊醒了司马靖,他张开眼睛就直直望进了如双水汪汪的眼眸,如释重负的心情使他不禁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如双竟为着他那抹微笑而略略的失神。
  “夫人!您醒了?噢!感谢老天!”小巧惊喜的呼叫出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凝视,如双首先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
  “嗯!我昏睡了很久吗?”
  “有三天了呢!可把我们急坏了!”小巧笑着说道。
  “你醒来了?现在觉得怎么样?”司马靖立即恢复了以往的冷淡,语气平淡的问道。
  “嗯!好多了,可是……”如双笑着回答,随即垂下眼睑。
  “嗯?可是什么?还是你还有什么地方觉得不舒服?”司马靖立即担心的倾身向前。
  “不!不是啦!是……我有一点饿了。”如双说完,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司马靖放下心来,看着她微红的脸庞,竟别有一番不可思议的美丽。
  “夫人,我马上去给您准备早餐!您呢?爷,是不是也一起用?”小巧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流动的微妙情意,一边端来了洗脸盆一边问道。
  “不了!你好好伺候夫人,我去休息一下。”说完,司马靖起身离开。
  “爷!”望着司马靖俊逸的背影,如双突然开口叫道。
  司马靖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如双。
  “谢谢您。”如双微笑的说。
  司马靖难以察觉的微笑了一下,走出房间。
  如双的这一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又经过一天休息,精神已经恢复了八成。
  而在这一天里,她听着小巧在她耳边叨念着她病中发生的大小事情,当小巧说到司马靖不眠不休的照顾她时,一丝丝的甜蜜不断的胀满她的胸口。
  其实,早在她嫁过来的那一天起,她就不知不觉的一点一滴的把自己的感情都奉猷给司马靖了。
  她一直以为或许这只是她自作多情,他贵为大将军,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她只不过是个平常人家的妾生么女而已,就连自己家里赖以为生的生意还是靠着他帮忙才撑下去的,他又怎么会爱上这样的自己呢?
  有了这层认知,嫁过来后,她一直谨守本分的记着自己只是爹用来报恩的工具。但是爱情来了就是来了,再怎么样她都不能也不愿再管住她自己的心了,她总是安慰自己,就算司马靖不爱她也没关系,她总有爱他的自由吧?虽然这么想,但不可否认,如双心里还是有一些些的遗憾。
  但是在经过这次生病之后,司马靖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禁使她偷偷的期望了起来,或许司马靖也是有一点点喜欢着她的吧?就算没有,他也是重视自己的吧?否则他大可以叫府里的其他下人照顾她就好了,不是吗?
  想着想着,一朵梦似的微笑就悄悄浮上嘴角,正在替她梳头的小巧从镜子里看着她那个作梦般的神情,马上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也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夫人,您在想些什么?笑得那么甜蜜?”
  如双猛地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没有啊,我没有在笑什么。”如双红着险喃喃地的说道,逃避小巧揶揄的笑容。
  “哦!想到爷了,是不是?”小巧坏坏的看着如双微红的脸蛋,忍不住逗着她。
  “我才没有!我只是……”如双急急的辩解,抬眼看到小巧促狭的神情,不禁佯怒道:“好啊!小巧,你取笑我!不理你了!”如双一把抢走了小巧手里的梳子,借着梳头发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羞涩。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取笑您呢!夫人,您别生气嘛!”小巧讨饶的说道,拿回梳子继续梳头的工作。
  “那……他呢?”如双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他?哪个他啊?”小巧装作听不懂如双的问话。
  “小巧!”如双不依的喊着。
  “好啦!好啦!今天皇上请几位大臣进宫晚宴,所以爷早上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就给宣进宫去了,可能有事要商议吧,现下也该回来了。”
  如双点了点头。
  “夫人,不早了,您也该休息了,来!先把药喝了。”
  如双喝下了药,看见小巧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雕鸟儿,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似的递给她。
  “夫人,这是吴嫂的小孩,就是小豆子,他自己雕刻好了要送给您的,他听说您生病了,很想来看看您,可是吴嫂不许他过来,她告诉小豆子,因为她是伙房的下人,不可以进主人房,不然爷会生气的,小豆子这才请吴嫂交给我,要我交给您的。”
  如双闻言,感动的接了过来,仔细的看着那个精致可爱的木雕鸟儿。
  “刻得真好,不是吗?小巧,替我向小豆子说谢谢。并且麻烦你去跟所有的人说,我很快就会再回去教他们念书的。”如双真诚的说着。
  “是!夫人,时候不早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
  小巧走了之后,如双把玩了好一会儿那只木雕鸟儿后,便了无睡意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突然间好想看看司马靖,从早上起就没看见他了,还真有些想念他呢!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念头一上来,就无法再待在房间里了,几经思量,她决定到书房去找司马靖。
  心意一定,如双披上了外衣,偷偷的溜出房间。
  在司马靖的书房外,她遇到了正要敲门的周云,周云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但是仍恭谨的行了个礼。
  “这么晚了,夫人还没有休息?您身子好些了吗?”
  “嗯,我有点事想找爷。”如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看到周云手上捧着的文件,她开口道:“那是要拿给爷的吧?我拿进去行吗?”
  “当然可以!夫人。”周云把东西交给了如双,仍看着她,如双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那么,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辛苦你了,周云,你先去休息吧!”
  “是,夫人,老奴告退。”周云行了个礼退下。
  如双看着书房紧闭的门,深吸了口气,敲门后不等门内的人回应就推门而入。
  司马靖正埋首在文件堆中,听到有人进来,头也没抬的开口,“放在桌上就可以了,你先去休息吧!”说完,继续振笔疾书。
  过了一阵子,司马靖感觉到桌子前面的人影还在,不禁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看到的竟然是如双,他吓了一跳,严肃的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是你?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有事吗?”司马靖用少有的温和语气问着。
  如双把东西放在桌上,司马靖随即起身带她在桌边坐下,顺手倒了杯茶给她,然后自己也坐下。
  “我已经陲了一整天了,现在还睡不着,而我……所以……对不起,或许您还有事要吩咐周云,我却私自抢了他的工作。”如双吞吞吐吐的说,面对司马靖,她还是有一点不自在。
  “没关系,我没事要吩咐他了,你呢?觉得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一司马靖问道。
  “没有,我已经好多了。谢谢您的关心,这几天麻烦您了,害您都没有好好休息也无法好好做事。”如双微笑着说道。
  司马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气氛就这样僵了下来。
  如双晶亮坦然的眼眸静静的瞅着司马靖,好像有着千言万语想说,司马靖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望着外面阒黑的花园。如双看到司马靖的反应,突然有些失落,难过的低下头。
  “我想,我在这里的确是打扰到您了!对不起,我还是先回房去好了,晚安。”
  司马靖感受到她语气里明显的受伤,心里不舍了起来,看她起身准备离去,急切的只想挽留她,他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
  “别走!”司马靖脱口面出。
  “你留我下来做什么?反正你也不想理我。”如双委屈地说道,低着头不肯看他。
  “别这样,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司马靖不自然的说道,眼神瞟向别处。
  如双看着他逃避的态度,一股不知打哪儿来的勇气使她猛地抬起头来,直直的逼视着司马靖。
  “是吗?很好!那么请你告诉我,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什么?你的妻子?将军府的女主人?还是,对你来说我只是一个多余的、没人要的报恩工具?只是你娶来生你司马家子嗣的,所以你觉得我根本不配和你这个高贵的将军说话?”如双难得如此咄咄逼人。
  司马靖惊讶的放开了她的手,走回窗前。
  “不是的,不是的,你怎么会是多余的,没人要的呢?你别这么说你自己!我不是什么高贵的将军,从来就不是!你没有配不上我,而是……是我配不上你,我配不上你,如双!”司马靖慌乱而沉痛的开口说道。
  “你……”如双被他语气中的浓烈伤痛给震慑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缓缓的靠近司马靖,惊讶的发现,他正微微的颤抖着。
  “没错,你是妾生的女儿,可是再怎么说你都是秦老爷的亲生女儿,而我,我算什么?我只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司马靖痛苦的说出这个压抑已久的重大秘密。
  如双震惊极了,温柔的执起他颤抖的手,用诚挚的眼神认真的看着他写满沉痛的双眸。“告诉我!好吗?”
  司马靖看着她的眼睛,就像是一个倦极的旅人找到了归途,一股安心的感觉使他放下了所有防备,深深的望了如双一眼,慢慢的把眼光调向窗外,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开口,“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的家世其实比你还不如。我爹只是一个在乡下拥有田地的小地主而已,在爹小的时候,我的祖父就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亲事,是一位故友的女儿。
  “我娘是一个十分美丽但是势利的女人,她嫌弃爹没有傲人的家世,让她不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因而对婚事极端排斥,好几次要求退婚,但是因为敌不过家人的反对,才不得已的如约嫁给了我爹。
  “也因为如此,在他们成婚之后,她就开始不安于室,先是要爹卖了地搬到城里住,然后就不断的去巴结城里的官家夫人,进而利用每一个进宫的机会勾引那些高官,在当时城里对她可耻的行径全都指指点点的,连带的也影响了爹的声誉,但是她丝毫不理会爹的感受,照样我行我素。
  “有一次,她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与一位官夫人一同参加了宫里的狩猎春游,当时的皇上,也就是先皇,看上了美艳的她,这种好机会她当然不可能错过,于是用尽了全力来勾引先皇,先皇那时对她简直是着了魔,甚至听信她的谗言,安了我那不知情的爹一个罪名,把他赶出城,而她也就离开了爹,成为先皇的……”司马靖无法说出那个字眼,痛苦的低下了头。
  如双并不催促,只是了解的握紧了他的手,无言的安慰着他。
  过了好半晌,司马靖又继续开口说道:“先皇虽然风流,后宫也有不少的嫔妃,但是从来就不允许她们做出任何会威胁皇室和谐的事来,尤其是他看到前朝因王位的争夺,使得国家内乱,险些受人吞并,所以从他那个时候开始,就规定只准皇后生下他的子嗣,其余的嫔妃在侍寝之后都必须服下防止有孕的药汁,意外有孕的嫔妃更是被迫打掉腹中的胎儿。
  “后宫嫔妃多,是非也多,后来我娘因故惹恼先皇,被赶出皇宫,流落街头。不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不得已只好不知廉耻的到乡下去投靠我爹。我爹生性仁慈,不计前嫌的收留了她,并且接受了她腹中和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孩子。可是我娘可以说是打从我一出生就视我为眼中钉,在我童年的模糊记忆里,只有爹是爱我的,他不嫌弃我的出身,毫无保留的疼爱我,而她,别说爱了,连看我一眼都觉得浪费。
  “爹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得了重病过世,顿失依靠的她便把我丢到市集,自己一个人谋生路去了。当时的我只有五岁,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乞讨生活,只能羡慕的看着其他的孩子在父母的呵护之下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幻想着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和其他人一样,有一个正常的家庭,而且还愚蠢的认为母亲总会来找我回去的。就这样过了一年。
  “有一天,一个山寨的首领将我带回山寨,他照顾我,供我吃住,并且让我学剑读书,但是一等我成年之后他便要我继承他的衣钵,成为下一任强盗头子,带领着山寨的人做些杀人越货的勾当。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了,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