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就注定了我不能为爹雪耻,所以我说什么都不肯答应。
  “从那天开始,我就过着备受凌虐的非人生活,他们夜晚出去打劫,清晨回来之后,喝醉了就对我拳打脚踢,直到我直不起身才罢手。行动如果顺利,他们心情一好,还可以少打一些;如果不顺利,那我就铁定遭殃了。但是这些我都能忍受,因为这是我欠他们的。
  “有一次,他们抢劫一个大官的府邸失手,不但死了一个同伙,还被官兵追杀,受了这么多窝囊气回来没处发泄,只好把气出在我的身上,一群人在大街上把我打得奄奄一息,然后自顾自的离去,重伤的我晕倒在路边,当时周云刚好路过救起了我,他收留我并且照顾我,等我完全好了之后更教我做生意,我也开始学习医术,和一切我觉得有用的东西,我就凭着自身的能力,南征北讨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得到当今皇上的赏识,受封成为振远大将军。
  “我成为将军之后,我娘马上就来投靠我,我以前只知道她非常的不喜欢我,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再怎么说她都还是我亲生的娘,那时她看来十分落魄,我也不能置之不理,所以就收留了她。
  “谁知道她住进将军府之后马上就变了样,不但挥霍无度,且一再的对于我有恩的周云颐指气使的,最后竟然还无耻到去勾引下人,下人们不敢得罪她,所以都不太敢告诉我,最后是周云看不下去了才跟我说。
  “我为了这些,忍不住的和她大吵了几次,而在一次争执中她不小心说出了我的身世,当时的我震惊极了,我逼她说出了一切,愈听就愈觉得遍体生寒,想不到我竟有着如此不名誉的出身,而我多年以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就这样被她轻易的摧毁了,我把她赶了出去,只答应她给她一份温饱的生活,但绝对不会是富足奢华!
  “那一夜我骑着马,在大雨中不停奔驰,回来后重病一场,几乎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是周云的一席话唤醒了我,他说:『没有人可以看轻你,只有你自己,你的努力、你的优秀都是大家看得见的,你如果为了这件事而消沉下去,那么就枉费我当初救了你。』
  “那番话唤醒了我,我振作起来,不再自怨自艾,等到病好了之后,我就迁出皇上赐的府邸而另外建造了这座将军府,打算重新活过。但是她对我的伤害,竟成为我心中根深柢固、最阴暗的一部分,我一直无法忘怀这个令我震惊的过往,也无法再度面对她,直到前两年,有人来告诉我她已经过世了,我才完全斩断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但是我心中的障碍却是怎么样都没法跨越了。”
  司马靖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如双,如双早就无言的泪流满面了,她本以为全天下只有她的父母不爱她,可是没有想到,司马靖的过往比她更加的不堪和可怕,她是真心的为司马靖痛苦的过往感到心疼无比。
  司马靖轻轻的用手指为她拂去了泪水,用难得温柔的语气说道:“但是你出现了,你一定不知道你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影响!我原本只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要你爹随便挑个女儿嫁给我,反正娶谁对我来说都不具任何意义。
  “婚礼那天,你明明发着高烧,但是我从你坚定的眼神里看到了你在说:『我已经准备好要当你的妻子了!』你一定想象不到我当时的震惊。婚礼之后你是那么用心的融入这里的生活,和每一个人和睦相处,你的博学和天分,使纤弱的你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充满活力和自信。”司马靖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如双的长发。
  “我在婚前就知道你在秦府过得并不好,爹娘从来就不曾关心过你,甚至还被迫嫁给我这个冷酷无情的人,别否认!我知道外界对我的传言。你身体欠佳,还得一辈子面对一个生性冷漠的丈夫,但是这些你似乎都丝毫不以为苦,总是乐观的看待每一件事,努力的在过着你每一天的生活,这样的你在不知不觉中一天天的占据了我所有的心思,我每天都在想着,你现在在做些什么?你又有什么奇怪的点子和想法?你快不快乐?过得好不好?我从来就没有对哪个人这样的牵挂,所以我一直不敢坦然的去面对。
  “直到你这次突然生病,我听到消息,看着昏迷不醒的你,我第一次慌了手脚,一向对医术很有信心的我竟然害怕得不敢贸然下药。我是那么的担心会失去你,我立刻进宫请了太医来会诊,你高烧不退,我不期然的想到你说你活不过二十岁的话,那种恐惧感深深的攫住了我。我一边用烈酒为你退烧,一边不断的向上天祈求,祈求祂不要这么快带走你,而在你昏迷的这些天里,我渐渐明白了我的心情,是的,你不知何时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但是我一再的想到我的过去,那些可怕的、不名誉的过去,想着你的洁白无瑕,你的纯真美好,你的善良恬静,我自惭形秽了,我不断的在想,这样的我可以要你吗?配得起你吗?可以和你在一起吗?我甚至想过,我要放你自由,让你过着更快乐的生活,我不能再……”
  如双抬起手指放在司马靖的唇上,轻轻的摇了摇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知道吗?我不可能会更快乐了,我唯一的快乐就是你,一直是你,过去是你,现在是你,未来都将永远是你!离开了你,我又何来快乐可言呢?所以别再说这种话了,我不爱听!当爹决定把我嫁给你之后,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一切一切了。所以你的过去就是我的过去,我是上天派来你的身边,是为了爱你而出生的。”如双虔诚的说着自己一生不悔的誓言。
  司马靖深深的看着她诚挚的眼眸,不禁感动得眼眶潮湿。
  “我听到的是真的吗?是你在说……”司马靖不敢置信。
  如双主动献上自己温柔的吻。
  司马靖第一次品尝到如双的甜蜜,她的唇小巧而柔软,带着点淡淡的药草味,让司马靖不由自主的叹息。
  他深深的陶醉在这个吻里,由刚开始的小心翼翼,渐渐的融入自己的热情,如火的情欲也在两人之间悄悄的升高,不一会儿,司马靖压抑的轻轻推开如双,主动的结束了这个吻。如双含羞带怯的双眼蒙眬如醉,双颊酡红的抬眼看着他,那少有的性感模样使司马靖差一点又把持不住,连忙撇开头。
  “如双,对不起,再继续下去我可能会控制不了我自己在今晚要了你,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我担心你会承受不了。不过别急,我们有得是机会,你要相信我的医术,我会尽一切努力治好你的宿疾,到时我会让你成为我真正的妻子,嗯?”司马靖低哑的说道。
  如双看出了他眼中刻意压抑的情欲,知道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感动的点了点头,并且向后一步,退出他的怀抱。
  “很晚了,我想你也很累了吧?我送你回房休息。”司马靖温柔的看着她,宠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不!我还不会累。”如双连忙摇头,“你还要看文件吧?让我陪着你,好吗?这样吧,我就坐在那边看书,我会静静的,不会吵到你的,好不好?”如双无限期待的仰头看着司马靖,她不想离开,至少不是在这个互相表示了心意的夜晚。
  看着她孩子气的小脸,司马靖不禁微笑了,点了点头,回到桌前坐了下来。
  夜,愈来愈深了,司马靖自满桌的卷宗里抬起头来,动了动僵硬的颈子,正在奇怪怎么好像已经有好一会儿没有听到翻书的声音了,不禁抬眼望了下坐在长椅上的如双,原来她已经倦极的打起盹来了,他笑着摇摇头,走上前去小心的抱起她。
  如双到了司马靖的怀里,自然的搂住他的脖子偎紧他,此举让司马靖不由得心猿意马了起来,只得赶紧把她放在床上,只听得如双嘤咛了一声,把头埋进枕头里,不知咕哝了句什么后就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的入睡了。
  司马靖和衣躺在她身边,痴痴的看着她纯真的睡颜,修长的手指轻柔的解开了她的髻,让一头乌丝披散在枕上。
  “如双,我知道你很希望我能够给你一个更明确的保证,但是你知道那对我来说真的还很困难,我还需要时间好好的厘清我对你的感觉。你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珍贵而特别,我会用一辈子来报答你对我的爱,并且给你同样的回报!所以请你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做到的。”司马靖轻轻的在她发际吻了一下,低声保证道。
  在睡梦中的如双似乎听到司马靖的话,脸上浮起了一朵动人的微笑。
  **
  隔日清晨,司马靖在迷迷糊糊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他望向仍熟睡着的如双,轻轻的起身,细心的替她拉好被子,走到门口打开了门,门外站着满脸焦急的小巧,她匆匆的福了福身。
  “爷!不好了,夫人不见了!我一早起来给夫人送药去的时候竟发现她不在房里,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这可怎么办呢?”
  小巧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着急的想着,前些天就是因为她不小心才让夫人生病,现下好了,竟然又把夫人给看丢了,这下可死定了,早知道就该在夫人房里加张床,紧紧的看着就好了。
  “别紧张,小巧,夫人没有不见,她昨天晚上来找我,结果就在我这儿睡着了,她现在还在睡,所以你先下去吧!她醒了我会叫你的。”司马靖难得温和的说道,提到如双,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
  “是……”小巧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福了福身转身离开。她边走边想,夫人什么时候到书房去的?还在书房里过夜?这太奇怪了吧!还有,她刚才是不是看见爷在笑啊?没看错吧?进入将军府这么久,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爷笑?!刚进来的时候,她还真有一阵子以为爷是个永远不会笑的人呢!
  小巧边走边消化着刚才看到的情形,想得太过入神,以至于没有看到来人,迎面撞上周云,两人都吓了一跳。
  “小巧,怎么是你啊!在想些什么?怎么走路都不专心呢?好在是撞到我,如果是撞到爷或是夫人看你怎么办?”周云连忙扶正了小巧的身子,有些抱怨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周总管,我不是故意的。”小巧站好后,低下头道歉。
  “好了,算了,下次小心些,别再这么冒冒失失的了,知道吗?你去忙吧!”周云说完,就要往书房走去。
  小巧望着周云的去向,想起什么似的上前拦住他。“等一下!周总管,您是要去书房找爷吗?”
  “是啊!你还有什么事吗?”周云狐疑的看着仍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巧。
  “夫人现在正在书房休息,我刚刚才去过,爷不让我进去,怕我吵到了夫人,所以我想您也先别过去了吧?”
  这下子换成周云张大了嘴,呆楞在原地。
  第四章
  最近将军府里上上下下盛传着一件大消息,就是将军大人变了。
  在每个人的印象里,司马将军一向都是冷漠而且严肃的,但是他并非像外面传言的那般嗜血,相反的,他是一个非常明理的主人,而且相当的具有包容性,虽然沉静少言,但是凡事都会有一个十分明确的行事准则,从来不因为细故刁难下人,更不曾任意处罚过任何人。
  说实话,这在那个蓄奴风气很盛的社会里,是十分不容易见到的,也因此对很多人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主人,但是不怒而威的他也着实让很多新来的下人因为不了解而感到十分害怕。
  但是最近不知怎地,将军好像变了个人,话虽然还是不多,但是笑容却明显的增多了,对什么人都比以前温和很多,不再动不动就板着一张严肃的脸,尤其是和如双夫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神情更是温柔得就像是要滴出水来,对她言听计从的体贴劲儿,就仿佛夫人是什么不可多得的珍宝似的呵护着,他对如双夫人的宠爱是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的。
  还有几次他甚至亲自陪着如双夫人到雪莲亭去给孩子们上课,一开始孩子们都对从小就害怕的将军大人敬而远之,后来发现将军大人似乎不如想象之中那么恐怖,有时还会温柔的笑着,在如双姐姐忙的时候也会帮着看他们的功课,渐渐的对于这位遥不可及的将军也不再那么的小心翼翼了,有时甚至还和他玩在一块儿。
  下人们看到这情形不禁为孩子们捏一把冷汗,深怕一向重视府内纪律和主仆分际的将军大人动怒,但是看他的样子又似乎不以为意,久而久之他们也就渐渐的释怀了,在高兴之余,也更加的佩服起如双夫人。
  这天早上,司马靖难得没有出去,就陪着如双来上课。
  如双正在给其他孩子看功课,司马靖便无聊的穿梭在几个在练习书法的孩子中间,顺便替他们更正错误。
  “不对,毛笔不是这样拿的!”
  年纪尚小的孩子被司马靖严厉的神情吓得笔都掉在桌上了,捡也不敢捡的低下头去,抽抽答答的哭了起来。
  如双远远的听到了哭声,连忙放下其他孩子的功课走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事?别哭!别哭!”她温柔的搂住了哭泣的孩子,轻轻的安慰着他,疑问的眼神看向司马靖。
  “我……我没有骂他啊!我看他拿毛笔的姿势不对,所以就告诉他,我怎么知道他会突然的哭起来呢?”司马靖被那孩子的反应吓了一跳,看着向他走来的如双努力的解释着,语气里竟有些不知所措的困窘,如双在心里偷偷的笑了。
  如双心里明白,其实司马靖是个有着十分温柔内在的人,但是疼他的父亲早逝,又加上他母亲对他莫名的怨恨给他带来的伤害,他为了保护自己,才会习惯深深的锁住所有感情,用冷漠来看待一切。
  可是为了她,他却愿意放下过去的一切一步步的走出来,努力的尝试对别人表达自己的关心,虽然偶尔还是会有些小小的瑕疵,但是如双已经很感动了。
  “好了,别哭了。你看,爷没有生气啊!他只是想告诉你拿笔的姿势不对了嘛!我不是也常常告诉你们,笔要拿得正,字才会写得漂亮,是不是啊?”如双拍拍孩子的头,用鼓励的语气诱导他。
  “是。”那孩子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有些不放心的回头看了司马靖一眼,司马靖接收到如双的暗示,连忙给了他一个证许的微笑。孩子看到了,便放下心来,毫无芥蒂的笑了开来。
  “好了,没事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其他孩子都在玩了哦!”如双微笑的低下头收拾散落在桌上的笔墨纸砚。
  那孩子听到有得玩,便高兴的跑开。
  “对不起,我又吓着孩子了。”司马靖突然开口道歉,让如双猛地抬头,看到他眼申明显的挫折感。
  “不!千万别这么说,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知道你不习惯,但是你还是愿意为了我跨出这么一大步,我很高兴,真的。”如双急切的保证着,晶亮的双眼看着他。
  司马靖看着她诚挚的眼神,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吻住了她。
  站在远处的小巧微笑地看着两个人,心里不禁也高兴了起来,所谓的幸福,大概就是像这个样子了吧!正出神的想着时,周云走了过来。
  “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爷呢?”周云一面顺着小巧的眼光看过去,一面狐疑的问道,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两人一副恩爱情状,他也感动的微笑了。
  周云从救起濒死潦倒的司马靖,到他成为战功彪炳的大将军,已经过了十多年的时间了,他可以说是最了解司马靖的人了,和他之间的感情也超过了一般的主仆,虽然司马靖一直想和他平等相处,甚至于想要把名下的一些事业完全交给他,但周云却一直坚持着要在他身边帮忙,并且严谨的守着主仆的分际,司马靖对于他的这种态度十分过意不去,但却敌不过周云的坚持,而在他们之间也慢慢的衍生出一种亦父亦友的感情。
  司马靖的所有往事周云都很清楚,所以对于他身陷过去的阴霾而无法挣脱也感到十分不忍,但却一直无能为力。
  如双的出现,使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深深的期待着这个新夫人可以把司马靖从那可怕的过去中给救出来,让他能过着正常的生活,而聪明美丽的如双也真的没有让他失望,她勇敢坚强而且温良贤慧,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竟能够慢慢的打开司马靖的心结,让他愿意尝试走出过去的黑暗,这一直以来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但是一直做不到。
  但是现在瞧着恩爱的两个人,他心中真的有说不出的感动,现在的司马靖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更加的圆融通达,他相信这样下去,假以时日司马靖一定会更加成劲、更加飞黄腾达。
  他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直到两人喘不过气来,依依不舍的分开后,他才走了过去,还特意加重脚步声,两人听见了,迅速的离开彼此的怀抱,如双更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站在司马靖身边,故作镇定,但是唇边早已绽开的温柔笑意却是怎么也收不住,只好低垂着头。
  “爷,夫人,对不起打扰两位。”周云轻松的打着招呼。
  司马靖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把如双拉到身后。
  “有事吗?”
  “是的,爷,宫里送来一份请帖,请您过目。”周云呈上了请帖。
  司马靖快速的看了一遍,回头看向如双,顺便把请帖递给她。
  “皇上的爱妃嬅贵妃过生日,宫里要盛大举办狩猎大会,并邀请了所有文武百官参加晚宴。皇上没有见过你,所以特意请人送来请帖,指明一定要你出席呢!你说呢?”司马靖在一旁解释。
  “就如同你所说的,这可是一个可以大开眼界的机会,我当然要去了啊!”如双收起帖子,抬起头来笑着说。
  “可是与那些官夫人、官小姐们应酬是很累人的·虽然皇上已经说了很多次想见你,但是我因为担心你的身体无法负荷,所以迟迟没有带你进宫。”司马靖宠溺的看着她。
  “靖,这些你早该跟我说,怎可为了怕我无法负荷而冒犯了皇上?我是你的妻子,能够让别人认为我是个称职的将军夫人是我无上的光荣,这可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呢!所以带我出席这次的狩猎大会吧!我的身体你就别担心了,有你这位神医照料着,怎么会有事呢?而且你不觉得,我病好了以后身体好像好了很多,连气喘都没有发作过了呢!”如双诚恳的说。
  “周云,去替夫人打点一下,这是夫人第一次参加宫里盛宴,得慎重一些。”司马靖向周云吩咐道,深情的眼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如双。
  **
  狩猎大会当天一太早,司马靖和如双搭乘马车,缓缓的向皇上设置狩猎场的林子而去。
  马车上,司马靖看着经过特意妆点而显得容光焕发的如双,不禁看得痴了。
  “你在看什么啊?我有哪儿不妥当吗?”如双察觉了他的视线,不安的低头看了看自己。
  “没有!没有!”司马靖连忙摇头,“是你实在太美了,让我都舍不得转开眼睛。
  如双闻言,不禁害羞的低下头。
  司马靖叹口气。“唉!你真的好美,我真想别带你去了呢!”
  “怎么办?我好紧张呵!我好害怕会让你丢面子。”如双眼看目的地愈来愈接近,不禁忐忑了起来。
  “有我在你身边,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而且大家早就对我这个以冷漠出名的司马将军娶的夫人好奇得要命了,看你都来不及了,哪管得了那么多呢!”司马靖温柔的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微笑,望着他的笑容,如双的心情安定了下来,也不再那么紧张了。
  当两人相偕出现在狩猎场时,着实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多么美的一对璧人!司马将军的俊美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将军夫人一直以来都像个谜,据将军府里的人说,将军夫人长得娇小可人,是个稚气未脱小女孩,但是今天的她却有一份成熟的气质,看起来明艳照人。
  瞧她肤若凝脂,薄施脂粉的脸上浅浅的漾着高贵而沉静的微笑,微微的仰着头,走在将军的身侧,没有丝毫的羞涩和不安,就像是一朵幽雅的兰花,恬静高雅但是不失尊贵。
  更令人惊讶的便是司马将军了,他……他是在笑吗?虽然不明显,但是他那比平时柔和很多的表情使原本冷漠的他更显得有魅力,许多官夫人和小姐们还为此失态的发出叹息。
  他不经意的配合着如双的步伐,时而用专注而温柔的眼神看着她,那景象就像是幅画一样,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当然包括那个一直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用着惊艳的眼光凝视着如双的人影。
  司马靖牵着如双,没有丝毫停顿的穿过了窃窃私语的围观人群,一直来到皇上跟前。两人很有默契的双双行礼,并转向皇上身边的嬅贵妃致意。
  “司马爱卿,这就是你那位神秘的夫人啊?!不跟朕介绍一下吗?”皇上笑着说道。
  “是,皇上。这是臣的内人,秦如双。”司马靖把如双带上前。
  如双恭谨的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恭祝皇上政躬康泰,国运昌隆。贵妃娘娘生辰快乐,青春永驻。”
  嬅贵妃微笑着向她回了个礼。
  “嗯!好·抬起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