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双恭谨的行了个礼。“臣妾参见皇上,恭祝皇上政躬康泰,国运昌隆。贵妃娘娘生辰快乐,青春永驻。”
  嬅贵妃微笑着向她回了个礼。
  “嗯!好·抬起头来,让朕瞧瞧!”皇上嘉许的点了点头。
  “是。”如双应了声,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皇上一眼,立即有礼的垂下眼。
  “嗯,果然是个美人!司马爱卿,你真的好福气啊!娶了这么美的妻子,朕可真是羡慕又嫉妒哪!也难怪你一直把夫人藏在家里,朕三催四请的你都不肯带进宫来见朕了。”皇上挑起了眉毛半开玩笑地说。
  司马靖一时语塞,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哪儿的话!皇上谬赞了!臣妾真是受宠若惊。臣妾早就听说贵妃娘娘有着过人的容姿,今晚荣幸得以一见,果真沉鱼落雁,沉静端庄,真的是臣妾所见过最美的人了,以臣妾这蒲柳之姿,哪及得上娘娘万分之一呢!臣妾刚刚才在想着,皇上和贵妃娘娘才真的是所谓人中龙凤呢!”如双一席话,说得婵贵妃眉开眼笑。
  “皇上!”嬅贵妃以甜得腻人的温柔语气开口,“司马夫人真是既漂亮又聪明呢!臣妾很想和夫人成为好朋友,希望皇上以后能多多请夫人进宫来陪伴臣妾。”
  皇上听到自己的爱妃这么说,不禁开怀大笑。
  “好了!司马爱卿,夫人第一次参加宴会,你得好好替朕招待她。司马夫人,以后有空要多多进宫来陪陪嬅儿,好吗?”
  “是,这是臣妾的荣幸。”
  “好了!去吧!狩猎大会就要开始了,朕还等着司马爱卿大显身手呢!”皇上挥了挥手,两人双双行了个礼后退下。
  离开了皇上的视线,司马靖深深叹了口气,如双疑惑的抬眼看着他。
  “怎么了?”如双有些不安的问道。
  司马靖微笑着摇头。“没事,你的表现好得令我意外,皇上这么说,我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快,而且一个奉承恰到好处的搔到了皇上的心头去了,而且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得到了嬅贵妃的认同,这可是每个王公贵族绞尽脑汁都办不到的哪!是嘛!有什么赞美比被一个明显比自己美的女人夸奖来得受用呢!”
  如双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哪有啊!是你太夸张了,这只不过是事实罢了,贵妃娘娘是真的比我美嘛!”
  “不可能的,世界上不会再有比你美的女人了。”司马靖语气里少有的深情使如双感动的看向司马靖。
  “你们两人还真是甜蜜得紧呵!司马将军。”
  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凝视,使两人下约而同的回头,司马靖看到来人不禁敛起了微笑,不着痕迹的往如双身前一站,恭敬的行了个礼。“下官参见王爷。”
  司马靖语调里明显的不愉快和生疏冷淡,让如双也跟着不安了起来。
  “免礼!司马将军,你娶了这么美的夫人,不跟我介绍一下吗?怎么?这么舍不得啊?”福亲王看见了司马靖充满保护意味的姿态,冷冷的笑道。
  见司马靖冷着脸,并没有让步的打算,如双敏感的察觉到此人不宜得罪,她担心以司马靖的性子会开罪于他,立刻当机立断的往前一站。
  “臣妾见过王爷。”如双福身行礼。
  福亲王借着扶她直起身子的动作,顺势执起她的手。“免礼!免礼!司马夫人,你真是美若天仙哪!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福亲王语气轻浮,握着她的那只手硬是不肯放开,司马靖忍无可忍的正要开口,如双警觉的看向司马靖,悄俏拉住了他,随即脚下一踬,假装没有站稳,借着扶着司马靖的手臂站好的机会,巧妙地抽回自己的手。
  “对不起!王爷,我失态了。”如双有礼的道歉,脸上得体的挂着微笑,和司马靖的面罩寒霜大不相同。
  “没关系,没关系!你没有怎么样吧?”福亲王涎着脸靠近她,故作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谢谢王爷关心。”如双有礼的回答,微微的退了一步。
  司马靖气极了,再也无法保持有礼的态度。
  “如果王爷没有事,请容我们告退,我的夫人第一次来,我想介绍她给其他夫人认识。”司马靖把如双拉近身边,脸上摆明了想走开的表情。
  福亲王眯起眼看着他,脸上挂着一抹令人不安的冷笑。“是这样吗?好吧!幸会了!美丽的夫人,祝你玩得愉快。”说完,他不怀好意的睨了司马靖一眼,那个眼神落入了如双眼中,她心中没来由的一凛。
  “谢王爷!如双告退了。”如双还是欠身行了个礼。
  司马靖却是礼都没有行地忙不迭带着她离开。
  “哼!司马靖,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否则有你好看的,咱们走着瞧!”福亲王看着两人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个令人发寒的冷笑。
  司马靖拉着如双,一路无语的来到一处人烟较少的地方,脸色阴郁得吓人。
  “靖!”如双抬头看着他,“别生气了,我知道他的举动是轻浮了些,可是再怎么说他都是王爷,而且这是皇上的近亲呢!你在朝为官,得罪他对你来说总是不好的,是不是?别计较了,毕竟我没有怎么样。”
  “我就是不喜欢他看你的样子,一副急色鬼的模样!王爷?!王爷又怎么样?王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你是我的妻子,别说是福亲王了,就连皇上我都不给碰!”司马靖负气的说道。
  如双急忙捂住他的嘴。“别乱说!这儿还有外人在,这话给皇上听到了要杀头的!”她抬眼四下看了看,幸而此时大家都还把注意力集中在将要开始的狩猎大会上,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我哪有乱说!本来就是!”
  司马靖的表情就像是被抢了糖的孩子,如双不禁失笑了,幸福的感觉暖洋洋的充满在胸口。
  “我今天才发现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呢!”如双望着司马靖,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什么?你说什么?”司马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怎么突然说起我的眼睛来了?”
  如双摇了摇头,又低头不知道咕哝了句什么,司马靖见状连忙低下头看她。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立刻带你回府!”他担心的说。
  “不是啦!我突然好想要……你吻我一下!”如双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司马靖听了,不禁微微一笑,把如双揽进怀里,轻轻柔柔的吻住了她。
  福亲王站在远处冷冷的看着亲密的两人,恨得心头发痒,突然心念一转,拿起准备狩猎用的弓箭,笔直的朝着司马靖射了过去。
  沉浸在温柔情意里的司马靖失了平时的警觉,等到发觉那根朝着他飞过来的利箭时,只来得及把如双推离自己的怀里,但已经来不及躲避,箭身擦过了手臂,插在两人身后的树干上。
  “靖,你……”如双被司马靖莫名其妙的一推,摔得头昏脑胀的,还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串惊呼就传了过来。
  “司马将军!你没事吧?”福亲王眼见失手,假意的走了过来,大声的喳呼着,“都是我不好,我在试弓箭,没想到一个不小心箭就离弦了,瞧瞧瞧,都流血了!狩猎大会都还没开始呢,你就挂彩了,我看请太医过来瞧瞧吧!”
  如双听到司马靖受伤,连忙跳了起来,奔到他身边。
  “靖!你受伤了吗?伤着哪儿了?我看看……”她着急的想查看司马靖的伤势。
  “不!别碰!箭上有毒!”司马靖看见如双伸出手来,连忙出声喝止。
  如双收回手,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满头冷汗、脸色苍白的司马靖。
  “发生什么事了?”宫里的侍卫长听见了骚动,也领着侍卫们跑了过来。
  “哦!没事!没事!不就是本王试弓时让箭离了弦,不小心伤了司马将军嘛!”福亲王悻悻的说道,心中为了失手而感到扼腕。
  “可是王爷,您的箭怎么淬了毒呢?今天可是贵妃娘娘的生辰哪!连皇上都下令网开一面了,您这喂了毒的箭岂不是要抗旨了吗?”侍卫长怀疑的看着福亲王,直觉得他是恶意的。
  “我……侍卫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跟我说话!”福亲王被问得哑口无言,恼羞成怒的喊着。
  “侍卫长!”司马靖连忙出声帮侍卫长解围,“别再说了,这点小伤不凝事,这毒我自己会解,千万不要惊扰圣驾,我想先回府休息,麻烦你代为禀报皇上一声。”
  “是!大将军!”侍卫长手势一挥带着人退了下去。
  福亲王看着司马靖带着如双离去,暗自咬着牙,握紧了拳头。
  “王爷!”福亲王府的总管罗安看出主子的心意,等到所有的人都退下之后,连忙走上前来等候差遣。
  “去给我查清楚那个司马夫人的来历,顺便调查一下司马靖,手脚俐落点,别让我等久了。”福亲王阴沉沉的吩咐着。
  “是!奴才遵命!”
  **
  秦府
  秦老爷看着手上的信简,有些不敢相信那是出自权倾一时的福亲王之手,他原本就胆小怕事,这下子更是六神无主了,连忙把信交给秦夫人,秦夫人看了之后,反而笑了。
  “你笑什么?夫人。”秦老爷狐疑的看着她。
  “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怎地?”秦夫人有些没好气的说道,“福亲王看上那小狐狸精啦!他言下之意是要咱们出面,让耶丫头到亲王府去眼侍福亲王,可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是怎么一回事,净给她这等货色吸引!”
  “可咱们已经把如双嫁给司马将军了啊!而且司马将军功勋彪炳,再怎么说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就不怕得罪他?”秦老爷说道。
  “你这话就不对了,将军怎么样?有功勋又怎么样?福亲王可是皇上的堂弟呢,强过司马将军太多了。再说啊,司马靖一介武夫,马上来马上去的,现下国内一片升平,他可以得势多久谁可以保证?你说是不是?还不如把如双献给王爷,咱们也少不得有点好处。你瞧,王爷信上不是说了,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会给咱们好处的。喂!我说你该不会舍不得你那个贱妾生的女儿吧?”秦夫人眯着眼睛,不太高兴的看着秦老爷。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你就别多心了,要怎么做你看着办就好了,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得两面讨好的。”秦老爷连忙讨好的安抚秦夫人。
  “这还差不多,就包在我身上了。要我说啊,咱们立刻进京去找如双谈谈,不过这件事牵涉到这么多人,可就由不得她了。”秦夫人阴险的笑着说道,心底正对以后将有的好日子期待了起来。
  第五章
  虽说司马靖平时就有服食毒药的习惯,而且福亲王箭上的毒也不难解,但是中箭之后在狩猎场延误了些时间,而使得毒性进入了脏腑,虽然经过解毒的治疗,还是让司马靖在床上躺了好些天。
  这天如双和以往一样,一早就端着药来到书房,进了书房后的小房间,本来想坐在桌边等司马靖醒来,没想到却看到他已经起身了。
  “怎么起来了?你平时这个时候都还在睡的,是不是哪儿又不舒服了?”如双着急的放下手中的药碗,走上前去端详司马靖的神色,见他不若前几天那般苍白虚弱,心神也稍稍定了下来。
  “我不是说了好几次我已经没事了吗?瞧你这几天没睡好,都熬出黑眼圈了,你才真该好好的休息一下,免得旧疾复发就麻烦了。”司马靖下了床榻,喝下药汤,心疼的看着如双。
  “知道你还病着,我哪儿睡得着啊!你又不许我来这儿陪着你!”如双低低的说道。他受伤那天,才回到将军府的大门口就晕了过去,把她吓坏了,现在想起来还让她心有余悸。
  “别担心了,我跟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受伤了,好吗?”司马靖知道她的担心害怕,温柔的扶住了她的肩,细细的看着她。
  如双微微的笑了,轻轻的倚进司马靖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享受着他身上的温暖。
  “对了,如双,咱们今天到哪儿去走走吧!自从你嫁来这里,我都没机会带你到处看看,趁着我这些日子向皇上告了假,往后可就不一定有机会了。”司马靖提议道。
  “出去?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我看改天再说吧!”对于司马靖的提议,如双虽然也很心动,但是为了司马靖的身体着想只得作罢。
  “唉!在家里躺了这么多天,人都快躺霉了,就当是陪我嘛,好不好?”司马靖难得用撒娇的口气说话,把如双逗得笑了起来。
  “那我们去上香,好不好?给你求个平安!”
  司马靖听了如双的话,心下对于如双的心意十分感动,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乘坐马车,来到京城里香火最盛的清香寺。
  如双手持一炷香,低眉敛目的诚心诉说着自己心中的愿望,司马靖看着如双那清妍的侧脸,不禁发起楞来。
  如双许完了愿,回过头来,看着司马靖那道灼热的眼光,脸红的低下头,不自在的问:“你在看什么?”
  “你!”司马靖痴痴的说道,觉得自己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喜欢如双了。
  “胡闹!在菩萨面前还这样没个正经,不理你了!”如双口中斥责着,但还是忍不住唇边的笑意,转身跑开。
  才走到寺门口,如双就像见鬼了似的定在原地,笑容瞬间凝结在唇边。
  “如双!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的,来,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从后面跟上来的司马靖不明就里,等他发现如双的不对劲,依循她的目光看去。
  “如双?你不是如双吗?”秦夫人和秦老爷对于巧遇如双感到十分意外。
  司马靖打量着跟前两名陌生人,再看如双的反应,他大概猜到了两人的身分。他暗中握紧了如双的手,无言的安抚着她。
  秦夫人看见一直站在如双身侧的高大男子,也料到这就是大将军司马靖。“想必这位便是司马将军了吧?民妇这厢有礼了!咱们是如双的爹娘。”
  “幸会。”司马靖冷淡的回礼。
  “如双?你怎么了?才半年不见而已,就不认得我们啦?”秦夫人看着低着头的如双,开口问道。
  “爹,夫人,好久不见,两位身体可安好?”如双有礼而生疏的问候。
  “好!我们都很好!倒是你,过得还好吗?瞧你,好像比嫁过去以前还要瘦了些,身体还是不好吗?有没有请大夫看看呢?这么久都没有回家来看看咱们,你奶娘很想你哪!”
  秦夫人难得的关心,如双感到十分奇怪,不禁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只觉得秦夫人脸上那抹微笑虚假得令人有些不安。
  “我很好,谢谢夫人关心。”如双仍是有礼的回答。
  “哎呀!你这孩子,不是早说了别再叫我夫人了吗?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可我也是很疼你的,不是吗?叫夫人不是显得太过生分了吗?”
  秦夫人的一席话,更让如双惊讶极了,她不禁回想起小时因为叫她一声娘就被她推倒在地的事情,这会儿怎么突然热情起来?
  如双困惑极了,无法理解秦夫人突然的改变,惶恐的再度低下头去,脸色更是变得苍白。
  司马靖看到如双的失常,知道一定是因眼前的两人而起,眼神不禁凌厉了起来。
  “秦老爷,秦夫人,如双嫁到将军府之后,就是我的责任,她的一切自然有将军府照料着,不劳两位费心。”司马靖冷淡的说道,语调里有着明显的不悦。
  “是!是!那当然,我们只是担心如双嫁过去不习惯,又怕我们教养不好,给将军大人惹了麻烦就不好意思了。其实只要如双过得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秦老爷见状连忙打圆场。
  “是啊!我们只是关心如双而已,对我们来说,如双可是我们秦家的恩人呢!若不是她,我们欠将军大人的,还不知道要怎么还呢!”秦夫人一语说中了如双心中最深的忧虑。
  虽然司马靖对她的深情她看得出来,不容再有怀疑,但是自己当时嫁过来的用意还是在如双心中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为了这点,她还曾经自卑了一段时间,一直认为自己只是报恩的工具,必须为将军府奉献微薄的心力,不要辜负将军的恩情。
  婚后的生活和将军府里的每一个人对她的态度,证明了大家是真心接受她,她也因此渐渐的拾回了信心,也很久不再介意了。但是让秦夫人这么一提,阴影再度罩了上来,如双的脸色渐渐的变得苍白,这让司马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秦夫人言重了!我不知道如双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人,可是我娶她可不是为了要你们还什么恩情!况且,恕司马靖狂妄,你们秦府欠下的那笔生意,我还看不在眼内呢!”司马靖冷冷地向秦夫人说道,但是握着如双的手却是温柔而坚定。
  “是!将军大人说得是。是这样的,我们会在这儿停留好些日子,所以想找个时间过府去探望如双,不知道方不方便?”秦夫人眼看司马靖的脾气已经快要爆发了,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提出要求。
  司马靖征询的望向如双,如双只是一径的低着头,像是没听到似的没有反应。
  “两位要来探望如双,自然欢迎之至,你们只要和周总管说一声,他自然会安排。”司马靖一面担忧的望着如双,一面说道,“如果没有事的话,我们要离开了。”说完,他朝两人点了点头,还不等两人反应,随即拥着如双离开。
  司马靖一边向前走,一边望着沉默的如双,再也没了游玩的兴致,只想马上带她回府。
  在马车上,两人径自沉默着,一时之间,司马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如双。
  突然,成串的泪珠跌落在她的罗裙上,原本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她也开始发出了轻轻的啜泣声。
  司马靖见状慌了手脚,自从认识如双,除了那次他向她剖白过去的时候,她曾因心疼他不堪的过去而掉眼泪以外,再难以忍受的情形都没有看她掉过一滴眼泪,而今天她却无助的哭泣着,一思及此,司马靖的心就像是被紧紧的揪着,说不出有多么心疼。
  他把如双拉了过来让她坐在他的膝上,无言的安慰着她。如双倚在他的怀里,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流着泪。
  “如双,别哭了,看你这个样子,我的心好疼好疼,别再哭了,你再哭下去,我的心会给你哭碎的,嗯?”司马靖喃喃地安慰着她,温柔的手轻轻的扶起她的脸,细心的为她抹去泪痕,看着她仍旧盈满泪水的双眸。
  如双望着他,眼神中写着少有的脆弱和无助。
  司马靖深深的叹了口气。“如双,我以为已经和你说得够清楚了,我承认我当初也曾经把你当作是来报恩的,但是你的付出,已经得到了每一个人的喜爱,更得到了我的珍视,所以不许你再想起你那该死的自卑感了,听见了没有?或者……”看着仍兀自泪流不已的如双,司马靖决定下一帖重药,语调低沉了下来,“如果你还是很在意你有那样子的爹娘,试着想想我那可耻的身世和过去吧!你会发现你虽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也就不会这么在意自己的过去了。”说完还故意转过头去不看她。
  如双被他最后话语里深深的感伤震慑住了,猛地抬头看着司马靖。
  “不!不可以,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妄自菲薄,不会再去回想你那些过去的,我们之间没有过去,只有未来,你忘记了吗?”如双忘记了哭泣,急急的说道。
  司马靖转回头,深深的看她。
  “我没有忘记,忘记的是你啊!如双,我们不都是没有过去的人吗?我可以为了你放弃过去的阴影,那你呢?你是不是也该为了我放弃过去的阴影,和我一样过着只有未来的生活呢?”
  司马靖充满感情的语调使如双的眼眶再度盈满泪,她扑进司马靖的怀里。
  “我答应!我答应你,我保证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
  “这才是我的如双!我的好如双!”司马靖温柔的吻了一下她的发际,满足的笑了。
  **
  在皇上举办狩猎大会后没有多久,嬅贵妃正式成为皇后,也代表着嬅贵妃成为唯一有资格生下皇上继承者的人。
  这天早朝结束,皇上唤住了正要离去的司马靖。
  “司马爱卿,你随朕来,朕有话要和你说。”
  “是!皇上!”司马靖立即恭谨的尾随皇上而去,眼角不期然地瞄见了站在不远处,同样也还没离去的福亲王,直觉他脸上的笑容有异,无暇多想,跟着皇上来到了议事厅,皇上摒退了下人,只留下他们两人。
  “司马爱卿,朕留你下来是有件事想问你。”
  “是!皇上请说!”
  “朕听说……你和司马夫人感情并不好,是不是真的?”皇上直截了当地问。
  司马靖心底一惊,怀疑的看向皇上,揣测着他的用意。
  “皇上何出此言?”
  “哦!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嬅儿跟你的夫人挺投缘的,前几天嬅儿突然向我提起了这事,朕当时也很奇怪她怎么会问这种事情,间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直缠着朕要朕向你问个清楚,朕拗不过她,才会向你问起的。对不起,朝臣的家务事,朕原本无权过问的。”皇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的事!”司马靖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