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的事!”司马靖一语双关的说道,“皇上,对于您和皇后娘娘的关心,微臣十分感激,如双是微臣亲自挑选的妻子,断无不疼爱之理,何来感情不好之说?想必是有人误会了,还请皇上和娘娘不要多心。”
  “没事就好,真是不好意思,这件事的确是朕多事了,你可别见怪。没有别的事了,你回去吧!别忘了代朕向司马夫人问候。”皇上笑着说道。
  “是,感谢皇上以及皇后娘娘,微臣告退。”司马靖退出议事厅,看到福亲王竟站在门边。
  “司马将军,你的伤不碍事了吧?我可是担心极了,你得保重你自己啊!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怕是你那位夫人要受不了的!”福亲王轻佻的说。
  “谢亲王关心,臣已经没有大碍了,这还是托亲王的福呢!”司马靖别有所指的说。
  “将军好说,唉!我可是最关心你们夫妻俩的了。不聊了,我还得见皇上呢!”
  福亲王阴沉的笑脸让司马靖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股不安,但福亲王已经进入议事厅,他也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府。
  **
  如双一边吃饭,一边默默的观察着反常的司马靖。
  打从他今早从宫里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进书房,谁也不肯见,就连她也不例外,她识相的没有去打扰他,好不容易等到一同上了餐桌,他又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晚餐,不管跟他说什么都是哼哼哈哈的好像根本没有在听,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双再也忍不住了,索性放下碗筷走到司马靖旁边坐下,司马靖突地回过神来。
  “对不起,你说什么?”司马靖打起精神笑问。
  “什么?天!什么我说什么?我根本没有开口说话!”如双担心的看着司马靖,直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
  “是吗?对不起。”司马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用筷子在汤碗里面夹着。
  “别再翻了!那是汤,你夹不出什么名堂的。”如双一把抢过了他的筷子放在桌上,拉住了他的手·“靖!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从宫里回来俊就不对劲了?告诉我好不好?”
  司马靖抬眼看向她。“如双,我跟清香寺的慧清师太说一声,你搬到那里去住一阵子好不好?”
  “清香寺?就我们那天去上香的那间寺庙吗?”
  “对,我刚刚到京城来的时候,慧清师太帮了我不少忙,那天本来想让你和她见个面的,谁知道……不过她人很好,也很可靠。”
  “你也一起去吗?”如双问道。
  “不!就你、周云,还有小巧。”
  “我可以问为什么吗?”如双保持镇定的问道。她知道一向冷静自持的司马靖绝对不会突然这么说,一定是事情很严重了,才会让他作出这种不合常理的决定。
  “今天天皇上私下找我,跟我说了一件事。”司马靖顿了一下,“皇后娘娘对你很有好感你是知道的,不知道是谁跟皇后娘娘说咱们感情不好,所以你在将军府过得不幸福,皇后娘娘知道了,一直想为你出口气,缠着皇上要皇上一定要问问我。”
  “什……什么?”如双有些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怎么会有人做这么无聊的事?这……好,就算是好了,对不起,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可别介意啊!就算我们真的感情不好,也是我们的家务事啊,哪轮得到别人来嚼舌根哪?该不会是……”一个人影浮上如双心头,她看着司马靖的表情,知道他也在想同一个人——福亲王。
  “如双,但愿是我多心了,我从离开宫里就一直在想这件事,皇上从来不会因为任何理由过问臣下的家务事,会突然这么问我,实在太不寻常了,就算他真的十分重视皇后娘娘,也不会这样的,除非是话已经说得很难堪了,皇上没有明言,但我可以想象。而谁会这么做,我也只想得出一个可能,他对你的好感昭然若揭,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但是说实在的,以我现在的能力,没有办法与福亲王对抗来保你周全,我不要冒这种险,所以与其等他找上门来,不如让你先避开。”司马靖不再粉饰太平,忧心忡忡的说道。
  “好,我避开,那么你呢?”如双反问。
  “我还是要留在将军府,如果连我都不见了,皇上会起疑心的,而皇上一直就知道你身子不好,我只要说你旧疾复发,要到乡下静养一阵子,不会有人怀疑的。你是我最大的牵挂,如果会有什么,没有你在身边,我会比较施展得开。”
  “靖,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如双想了想,决定把心中一直以来的不安说出来。
  “你问吧!”
  “如果皇上知道了你的身世,会怎么样?”
  司马靖回避的别开了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提的,但是这件事情我放在心里已经很久了,尤其今天又发生了这种事,我不得不担心哪!”
  “他不可能会知道的!”
  “不要说得这么笃定!你回答就是了。”如双难得用坚持的眼神看着司马靖。
  “死路一条!”司马靖淡淡的吐出四个字。
  如双吓得倒抽了一口气,坐直身子,久久无法说话,心里那股不安愈加强烈。
  气氛僵持,两人各想各的,过了半晌,如双才再度平复自己的心情,握住司马靖的手,让他面对她。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不愿意搬到清香寺去,我不会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你,一个人去躲起来,这种事我做不到!靖,我们是夫妻,我发誓过要跟你同生共死的啊!所以不管有多么严重的事我们都该一起面对,而不是我一个人逃走,是不是?”如双坚定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双,你有这种想法我很感动,但一切只是我们的猜测,或许不会像我们想象的这么严重,就算事情发生了,我也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可是先决条件就是你能平安,这样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应付各种可能的情况啊!”司马靖温柔的劝说。
  “但是如果有万一呢?”如双担心的问。
  “不!不会有万一!”司马靖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充满信心。
  “你别说这种话!如果有万一,你要我怎么办?”如双不同意司马靖逃避的态度。
  “没有万一!就算有,你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如双听了之后低下头,缓缓的摇头。
  “你说得倒轻松,一个人?你要我怎么一个人活下去?凭什么活下去?你这么了解我,又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如双沉重的说道。
  司马靖心疼的扶正她的身子,深深的看着她。“如双,我想是我们想太多了,毕竟什么事都还没有发生,不是吗?我只是突然有这种想法,才会要你到清香寺去住一阵子的,那儿是寺庙,你长得这么美,住那里可以不让别人骚扰和觊觎,我也比较安心哪!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尽快解决一切事情的,我也舍不得太久看不到你啊!再说,说不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只是我们杞人忧天罢了!你就答应我到那儿住一阵了,就当是去休养,等事情比较平静了,我再接你回来,好吗?”
  如双看着他充满信心的眼神,突地转开眼。“我不知道,你突然这样跟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现在心里很乱,你让我考虑几天,我答应你不会拖很久的,好不好?”
  “好,那么你好好的想一想,相信我的安排,嗯?”司马靖拨了拨她的头发。
  如双默默的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但那抹不去的阴影正一点一滴的扩大。
  **
  接下来的两天,司马靖和如双都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这件事,但是这件事所造成的阴影在无形之中笼罩了将军府,使得府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第三天早晨,司马靖一早就到北城去视察香料生意,如双送他出门之后,独自用完了早膳,周云就进来找她了。
  “夫人。”周云有礼的行了个礼。
  “嗯?有事吗?”如双回过头问道。
  “秦老爷和夫人求见!我先请他们在偏厅等候,爷那天回来后就有交代,如果夫人不想见他们,可以不用勉强,我会去请他们离开的,夫人不要觉得为难。”周云温和的说道。
  其实刚才看到秦老爷和秦夫人,他也打从心里不喜欢他们,但碍于他们是如双的父母,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们来了?”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逃避,但随即想起了她对司马靖的承诺,当下决定见他们,让他们看到她的改变,让他们知道她在将军府里的日子过得比以前更好、更快乐。“不用请他们离开,我见他们,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我的父母,不见反而显得我失礼了,是不是?周云,麻烦你请他们到桂香苑。”
  周云欣赏的看了她一眼,领命而去。
  如双稍事打扮之后来到了桂香苑的花厅,周云站在门外。
  “夫人,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您叫我一声就可以了。”周云体贴的说道。
  如双向他露出感激的微笑,推门进去。
  “对不起,让您们久等了,爹,夫人,这是府里自己做的桂花酸梅酿和桂花糕,味道不坏,您们尝尝看。”如双有礼的道着歉,一面请他们入座,一面招手让侍者们送上茶点。
  “没关系,我们那天说过要来看看你的,你忘记了吗?”秦夫人笑着说。
  不知怎地,如双就是觉得她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是啊!咱们明天就要回去了,你娘坚持回去之前一定要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一秦老爷说道。
  “谢谢爹和夫人的关心。”如双有些失笑,在家里这么多年,病得要死都没有见他们来关心过,他们甚至于不知道她有气喘的毛病呢!最近真是奇怪,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是这样的,如双,我们实在很担心你,你一个人嫁过来,我们很怕你过得不好,受了委屈又不知道说给谁听。唉!我真是光想着就心疼,你从小就善解人意,我想真有什么不如意,你也不会直接抱怨给我们听的,是不是?所以啊,咱们决定了,一定要救你离开这里。”秦夫人虚情假意的说着,还说得头头是道,根本不给如双说话的机会,也不想当初会把她嫁到将军府是谁出的主意。
  如双听了,简直啼笑皆非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是呢,司马将军权大势大,咱们虽然有几个钱,可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平民人家,哪里斗得过他呢?幸亏有王爷愿意帮我们……”
  如双诧异的打断了秦夫人的话。“王爷?难道是福亲王?”某些事情在她心里连接了起来。
  “是啊!你不知道,王爷是个多么有正义感的人,他一听到司马将军对你不好,就马上说要为你出头呢!”秦夫人兀自滔滔不绝的说道。
  “福亲王?”如双喃喃地重复。
  “是啊!如双,很意外吧?就是福亲王哪!怎么了?你不是被吓坏了吧?”
  “等一下!夫人,您怎么会和福亲王拉上关系的?”如双冷冷的问道。
  “唉!这又不重要,反正他愿意帮你嘛!”秦夫人顾左右而言他。
  “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如双坚持的说道,语调里有不容反驳的气势。
  “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他写了封信给你爹,说你在将军府会吃苦,又找不到人帮忙,说愿意帮助你,所以要我们先来找你。”秦夫人说着事先想好的借口。
  “再回答我一件事,您是不是曾经去找过皇后娘娘?”如双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福亲王的诡计。
  “是啊!福亲王在信上告诉我们,你很投皇后娘娘的缘,所以要我们先去找她,请她为你出一口气啊!”秦夫人说道。
  这下如双全明白了,她心里十分震惊,怎么样都想不到这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竟会是自己的父母,真是不可思议呵!她不禁冷冷的笑了。
  “那么,你们打算请王爷怎么帮我呢?”如双沉着声音问道。
  秦夫人误以为如双愿意配合,开心的说:“王爷说,他不计较你曾经成过亲,愿意接你到亲王府照顾你,如果你担心司马将军会对你怎么样,王爷也会替你出面解决的。而且啊,司马将军不就是一介武夫而已,跟着他还不如跟着一个亲王来得有前途!所以我们思前想后……”
  如双听不下去了,“够了!爹!这件事情,你怎么说?”
  “我……”秦老爷被如双严厉的语气吓到,有些不自在的看向秦夫人,秦夫人连忙丢给他一个暗示的眼神,他讷讷的开口,“我……”
  如双冷眼看着他,懦弱呵!一如自己还在家里的时候一样!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自己亲生的爹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接下来呢?你们不会只是为了要救我离开那么单纯吧?我想福亲王还答应了你们不少的好处,是不是?真是荒谬至极!爹,您难道忘记了当初您为什么要把我嫁给司马将军了吗?您们把我当作什么?不要的垃圾?还是货物?说给谁就给谁的吗?我嫁到将军府就是司马家的人了,将军对我恩重如山,不管他的身分如何,我都对他不离不弃!这件事不用再提,我不会答应的!”如双心中除了气愤,还有着深刻的悲哀。
  “如双,福亲王是咱们三辈子都高攀不上的贵人,你别不识好歹啊!到时真出了什么事,也只有他够分量救你了。”秦夫人恼羞成怒。
  “是吗?秦夫人,有这等好事还轮得到我的话,那我可就感激不尽了呢!”如双冷笑着说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还会不清楚?如果真的那么好的话,难道你不会先考虑到我那四个优秀的姐姐吗?如果你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委曲求全的秦如双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算了,我不想再计较这些,只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不是要回去了吗?那么我就不送了!周云!”
  “是!夫人!”周云在外面听到了整个过程,简直气愤到了极点,同时也很担心如双会受不了这些刺激,可是又碍于礼貌不敢贸然的进去,听到如双的叫唤,便立刻走进来。
  “送客!”如双背过身子,摆明了不愿多谈。
  周云点了点头,用强硬、冷漠但是有礼约态度送走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两人。
  周云送走了两人后,连忙回封花厅,如双正坐在椅子上发呆。
  “夫人……”周云担心不已。
  “我没事,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如双语气里没有任何情绪。
  “是!夫人。”周云正要退出去,又不放心的回过头来,“夫人,您可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当他们没来过就好了,您要是为了这事儿气坏了身体,那就划不来了。您的过去对我们来说都不具意义,您一直是我们心目中最好的夫人。”
  如双看着周云,温柔的微笑。“我明白,我只是要想一想,你别担心。”
  周云退了出去。
  第六章
  司马靖焦急的往桂香苑走去。
  他傍晚时分一回到将军府,周云就告诉他今天秦老爷夫妇来访的事,当然也包括了交谈的内容,他感到万分的震惊和不信,但是一些他始终想不透的谜团也自然而然的解开了,但他更关切的是如双的反应,到清香寺上香那天的事他还耿耿于怀,一直担心如双会再次消沉下去。当他听到周云说如双自从她的父母离开之后就一个人待在桂香苑里没有出来过,他不由得担心了起来,深怕如双再次受到刺激,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又要被那两个狼心狗肺的父母给打碎了。
  来到花厅外,就看见小巧在外面候着,脸上写满了焦急。小巧看见他走来,连忙起身行了个礼。
  “爷!您回来了!”
  “嗯。”司马靖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望了眼充满暮色的花厅。“夫人呢?还在里面吗?”
  “是的,她在里面已经一整天了,连午膳都没有用呢!问她也只是说她不饿不想吃,都已经是掌灯时分了,夫人还是没有动静,我都快急死了。”小巧担心不已。
  司马靖不禁皱起眉头。“我知道了,应该没事的,我先进去看看,你去掌灯吧!”
  司马靖一进去,就看到如双一个人靠在最里面的一张贵妃椅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他悄悄的走近她。
  “你回来了?”她保持原来的姿势轻轻的开口。
  司马靖看着她平静无波的脸色,确实与平时无异,有些狐疑的俯下身,在她颊上轻吻了一下。
  “你……还好吗?”他是很想问个清楚,可是看着如双又不知如何开口,只有讷讷的问出这一句。
  “以为我又伤心了,是吗?老天!他们是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说我把自己关在桂香苑里已经一整天了,不管谁来都不理?唉!我一直跟他们说我没事,就是没有人信我!”如双微笑着张开眼睛坐了起来,望向站在她身前的司马靖,楚楚可怜的样子煞是可爱。
  “做什么没事一个人躲在这儿?想吓死我吗?”司马靖松了口气,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啊?我又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躲在这儿了。”如双笑着糗他。
  “我一回来就听说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又听到他们说你一个人在桂香苑里待了一个下午没有动静,没想到秦夫人竟然会是去找皇后娘娘的人,而你爹又……我担心你……唉!早知道我今天就不去看香料生意了!”司马靖还是有些不放心。
  “靖,我真的没有把早上的事放在心上,我答应过你的,不是吗?”如双叹了口气,“其实说不在意还真是骗人的,那毕竟是我的父母啊!他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一时还真难以接受呢!但是想想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反正从小他们就对我不怎么样,我又怎能奢求他们突然转性呢?你放心吧!我不会再为这些事情伤心的。”
  如双沉静的语调,让司马靖安下心来,却也为她话里无法掩饰的受伤心疼了起来,但是他也无能为力,有很多事情都是要靠时间的,他只能陪着她。
  司马靖情不自禁的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如双淡淡的朝他一笑,倚进了他温暖的怀抱里。
  这时小巧掌灯进来,室内突然一片光明。
  “爷,夫人,灯来了。”小巧一面放下灯,一面悄悄的打量着如双。
  察觉到小巧的视线,如双不禁失笑。“小巧,你看到了,我没事嘛!是不是?瞧你紧张成那个样!”她也知道她在门外坐了一个下午,偷偷摸摸的进来了好几次,想问又不敢开口。
  小巧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好了,小巧也是关心你,你就别再说她了。小巧,我有些饿了,去拿些吃的来吧!如双,你呢?没有用午膳,肯定也饿了吧?”司马靖替小巧解围。
  “嗯!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用餐吧?好吗?”如双提议道。
  “好!小巧,你去吩咐厨房,今晚在桂香苑开膳。”
  “是。”小巧领命而去。
  **
  两人在宁静的气氛之下用完了晚餐,佣人们收走餐具后,两人来到院子里,肩并肩坐在石椅上。
  “过两天就是十五了,瞧,月亮已经好圆了。”司马靖抬头望着月色,享受着这片刻的静谧。
  “靖,我考虑过了,我决定答应你的提议,搬到清香寺去住一阵子。”如双低下头来,静静的说道。
  “哦?你考虑清楚了?”司马靖显得有些惊讶的坐正身子。
  “嗯!我知道周云都告诉你了,你也知道我父母亲的来意,他们是巴不得把我给卖了!我想了一整天,想通了,如果福亲王知道他们没有得逞,恼羞成怒后真要来硬的,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不如我们低调一些,不要正面与他为敌,说不定时间久了,他失了新鲜,也就不会再为难我们了。”
  司马靖赞同的点点头,歉然的看着如双。“如双,真是对不起,要用这种方式来避过这一次的危机,我该更有能力好好保护你的。”
  如双伸出手指点住了他的唇,摇摇头阻止他说下去。“别说对不起,知我如你,你该是明白我的心意的,是不是?”
  司马靖看着她,温柔的微笑。
  “还有,既然决定要到清香寺去住了,事事都要先安排周全,人多嘴杂,我想这些事情愈少人知道愈好,对府里的下人,也只说我是去乡下休养就好了,免得旁生枝节。”
  “这我都知道,”司马靖笑着回答,“我说了你可别骂我!其实我早已安排好了。”
  “那就好,还有,我知道你安排小巧和我一同去,所以我打算告诉小巧有关你的事情,因为一旦出事,我想她有权利选择是不是要跟着我。”
  “可是……”司马靖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顾虑着什么。
  “靖,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小巧虽然年纪小,但是以我这些日子来的观察,就算她不愿意跟着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的,我有这个把握。”
  司马靖听了,点点头。“好,那么你明天就找个机会告诉她吧!如果她不愿意,我们就给她一笔钱,让她回家乡去好了。”
  “怎么这么麻烦呵!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白忙了。”如双无奈的叹了口气。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司马靖保证似的在如双额上印下一吻。
  如双笑着点点头。
  “好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