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鸳鸯弦-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和将军夫人在一起。现在将军府虽然被查封,但是以周云对司马将军的忠心程度,他一定会回来查探消息,所以我们只要把信放在将军的书房或是醒目的地方,他一定会看见的。”罗安连忙解释。
  “好吧!我看这件事得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把司马靖留在府里太久,我怕皇上会起疑心。还有啊,上次已经给你搞砸了,这次要再出什么差错,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王爷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
  如双一到清香寺,慧清师太就把安排她在寺后一处极隐密的庵堂住下,那里原是师太清修的地方,寺里的其他师父们平时都不会出入,而且寺里戒律森严,平时几乎不和外界人来往,所以如双可以很安心的住在里面。
  来到清香寺的第一个晚上,如双睡得很不安稳,睡梦中一直看到司马靖浑身是血向她求救的样子,那种真实感让如双十分不安,辗转反侧直到快要天亮才勉强人眠。
  一个恶梦使如双从床上跳了起来,不禁抬起手轻轻拍着胸口,试图抚平情绪,但是仍觉得心惊肉跳,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夫人,您醒来了?怎么了吗?不舒服是吗?”早就候在房间里的小巧看到如双猛然坐起来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作了个恶梦。”如双摇摇头笑了一下。
  小巧帮助如双更衣后,让如双坐在桌前,替她梳理头发。如双呆楞的出神,脑海中一直浮现昨夜的梦境,不禁蹙起了眉头。
  “夫人?夫人?夫人!”小巧看她发呆的样子,有些担心的唤道,叫了好几声,如双才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着小巧。
  “你在叫我吗?”
  “您在发呆,有心事吗?”小巧端过准备好的药让如双喝下。
  “啊?没……没事,只是有些不安。”
  “在担心爷吗?”小巧了解的问道,见如双点了点头,她安抚的握了握如双的手,“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周总管一早就偷偷回将军府去了,他也会顺便告诉爷我们一切平安的。”
  “是吗?”如双仍有些神色不安,低下头无意识的拨弄着桌上的发饰。
  “相信我,也相信爷嘛!好了,夫人,别想这么多,您再休息一下吧!小巧去准备午餐了。”小巧按了下如双的肩给她安慰。
  “周云什么时候会回来?”
  “这儿到将军府有段路,大概要到下午吧!”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巧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如双看着房门发楞,虽然小巧都这么说了,但是她仍然无法释怀。在房里坐也坐下住,索性拿起书阅读,但是那股不安的感觉紧紧的揪着她的心,让她根本无法专注于书本上,一本书翻来翻去都是那几页。
  如双抬眼看着窗外,庵堂的后面是一处小小的花圃,规模虽小,但是花儿仍然开得十分茂盛,蝴蝶在艳阳下自在的穿梭于花丛问,显得十分的忙碌。
  “夫人!”
  小巧的叫唤让如双回过神来,她回过头来看着小巧。
  “夫人在想些什么,想得那么入神?我在外面敲了好一会儿门了,您都没有听见。”
  “没什么,大概是这儿太安静了,一时之间不太习惯。”
  “也是,平时在将军府里,虽然也安静,但总是有许多的人来来去去,不像这儿,只有我和周总管,再有就是些出家师父了。不过夫人,我想最让夫人不习惯的,是爷不在这儿吧?”小巧别有所指的取笑着。
  “才不是呢!你可别胡说!”如双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否认。
  “是是是!我胡说,我胡说!”小巧笑着道歉。
  “小巧……”如双欲言又止。
  “嗯?”
  “我昨天晚上作了一个梦,我梦见靖全身都是血,一直朝着我伸手要我救他,我一直一直的追着,可是怎么样都追不到他。一直追到悬崖边,我来不及拉住他,他就掉下去了,那个梦境好真实,真实到让我好害怕。”如双说出了心中的不安。
  “夫人,您一定是太紧张才会作这种梦的,人家不是都说,梦境和真实是相反的吗?梦到不好的事情反而是好的。”小巧安慰着如双。
  “是这样子的吗?”如双失神的说道。
  “一定是的,您别担心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拿午膳来给您好吗?”
  “不了,我还吃不下,你如果饿了就先吃吧!不过先帮我拿杯茶过来。”
  “是,夫人。”小巧行了个礼告退。
  才走出门外,就看见疾行而来的周云。
  “夫人呢?”周云满头大汗。
  “在里面,怎么了?您不是回将军府了吗?出了什么事?”小巧看着失了冷静的周云,紧张的问道·
  “我要见夫人,马上!”周云失了平时的礼数,敲门进入房里。
  如双神情错愕的看着急忙走进来的周云,一阵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霍然站起身来,膝上的书本不小心掉落地面,砰地一声,使她的心头揪紧。
  “发生了什么事?”如双看着周云,不安的问道。
  “夫人,大事不妙了!皇上知道了爷的事情,把爷给抓起来了!”
  如双脑中轰然一响,险些站不住脚,小巧眼明手快的搀扶住她,扶她坐下。
  “怎么会?怎么会呢?这太突然了!”如双不可置信的摇着头,一时之间乱了方寸。
  “夫人,您先别慌,别慌呵!”小巧虽然掩不住心底的担心,但还是安慰着如双。
  过了一会儿,如双强迫自己回复镇定。“周云,你今天看到的情形如何?你详细的说给我听。”
  “我今天本来想回将军府去看看,顺便向爷报告夫人平安抵达的事情,谁晓得一进城,就听到大家说着皇上知道将军大人是先皇的私生子而被捕的事情,我一听之下知道大事不妙,连忙回到将军府去看看情形,只见到处贴了封条,我还听说皇上查封了将军府,遣散了所有的下人,限他们一日内撤离将军府,否则便与将军同罪。”
  “靖呢?皇上是怎么处置他的?也把他给抓走了吗?”如双急急的问道。
  “昨天晚上,福亲王亲自率领侍卫队到府里把将军抓走了,而今天早上皇上下令侍卫队到秦老爷府捉拿夫人。城里风声很紧,我不敢多留,所以才急忙赶了回来。”
  如双听完,静静的思忖着。  “周云,皇上派侍卫队往秦府找我,这么说来,皇上还不知道我以前在秦府的生活情形了,要不然他怎么会以为我会回到秦府呢?”
  “夫人忘记了吗?之前秦老爷夫妇还去找过皇后娘娘,大概是这样,让皇上误以为秦老爷夫妇是疼爱夫人的,所以理所当然的会往那儿去找了。”
  “那么有没有听说靖被关在什么地方?”
  “没有,只知道是王爷亲自率领侍卫队把将军抓走。”
  如双再度陷入沉思,神情中带着一丝慌乱与无助,没想到梦境竟然成真了。
  周云一时之间也乱了方寸,他原本以为事情不会如同司马靖想象的那般严重,毕竟他是先皇私生子的事情,知道的人十分有限,把如双送到这里来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怎知这事竟传到皇上耳朵里去了。
  “周云、小巧。”
  “是,夫人。”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很遗憾,我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连累到你们我感到很抱歉。”如双暂时压下心头的不安,知道处理眼前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不,夫人,您千万别这么说,这是我们心甘情愿的,而且救人要紧,还是快些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将军大人吧!”小巧开口说道。
  如双赞许的点了点头。“我把事情前前后后都想遍了,总觉得事有蹊跷,为什么皇上会突然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是福亲王亲自去抓人?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我始终想不透,但是由于皇上还没发现我,所以我们还有时间,有多久我不确定,但是我想我们是爷最后也是唯一的希望了。”
  “夫人,只要有任何方法,不管有多么困难,我们都愿意去做。”周云坚定地道。
  “很好,我们首先应该要先查出来,他们把将军关在什么地方。周云,我想你或许必须想法子回到将军府一趟,因为事发突然,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寻。”
  “是,夫人,我立刻就出发。”周云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不,别急,”如双阻止了他,“你一早就回去,急急忙忙的又赶了回来,应该很累了,所以我要你休息一下,吃过午餐再去。”
  “可是夫人,事不宜迟啊!”
  “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和你们一样急,我也希望能快些想出办法好救出靖,可是如同我刚才说的,我们是他唯一的希望了,我们三个都不能倒下去,所以你们一定要听从我的吩咐。”如双起身,坚定的看着两人。“从今天开始,我要你们保持最佳的状态,不准太过劳累,更不许倒下,除非我们救出了爷,或者……确定爷死了!”
  “夫人,不会的!”小巧惊恐的开口·
  “我当然希望不会,但是我们不能说那不可能啊!”如双转身向周云,“周云,我想知道,这件事一抖出来,对爷的产业有什么影响?”
  周云想了想开口说道:“爷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身世,所以他一直有着最坏的打算,因此爷所经营的生意里面皇上知道的,除了国内特产的香料生意之外,其他的都是用假名经营,而由我出面接洽。爷被捕之后,我想香料生意一定会被没收,但是其他的就不会了。”
  “那就好,你也知道世态炎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别想要人家来帮我们,要救人,一些打通关节所需要的费用是少不得的。”
  “这方面没有问题,应该使用的我全都会打点好,夫人尽管放心。”
  “嗯!”如双点点头,转向小巧,“小巧,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过得很辛苦,但是我希望在救出爷之前大家能忍耐点。”
  “是!夫人,我或许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我一定会尽力的。”小巧真诚的说道。
  “很好,你们都下去忙吧!”
  两人闻言都退了出去。
  如双虚脱般的坐了下来,担心的泪水这才忍不住决堤,有种可怕的预感在心底不断的蔓延,昨夜那个梦境又回到了她的脑海里。
  虽然她表面上十分镇定,但是对于如何救出司马靖,却是连一点头绪也没有,但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她没有倒下的权利,所以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向上天祈祷,祈求司马靖能够平安无事。
  **
  罗安带着福亲王来到福亲王府的地牢门口,侍卫长恭敬的出来迎接。
  “问得怎么样了?知道司马夫人的下落没有?”罗安开口问道。
  “回总管的话,属下……还没问出来·”侍卫长有些心虚的低头说道。
  “还没问出来?人都抓回来这么久了,怎么会还没有问出来?你们到底是怎么问的?”罗安看了一眼快要发作的福亲王,低声向侍卫长斥喝。
  “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将军他硬是不肯说啊!王爷有令说要留司马将军一命,所以……”
  “所以什么?你们这群没用的饭桶!我养你们是做什么用的?”福亲王生气的大吼,恶狠狠的瞪视着侍卫长。
  “属下该死!”侍卫长连忙下跪。
  “哼!让开!”福亲王冷哼一声,一脚踢开侍卫长,走进地牢。
  地牢中只有几束火把发出微弱的光线充作照明之用,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腐败的酸臭味。
  司马靖被囚禁在地串的最深处,侍卫们用铁链炼住了他的手脚,身上的白色中衣已经在侍卫的拷打下变得破烂不堪,裸露出来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鞭笞所留下的血痕,束起的头发也散落了大半,狼狈地跪坐在墙边。虽是如此,全身还是散发出让人不敢忽视的强烈气势。
  侍卫们看见福亲王来到,全都恭敬的起身行礼。
  “参见王爷!”
  福亲王像是没听到,直直向墙边的司马靖走了过去。
  司马靖听到侍卫们的喊声,缓缓的抬起头来,不驯眼光冷冷的直视着福亲王,毫无畏惧的样子,让福亲王心里不禁有些发寒。
  “王爷!”侍卫长从后面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开口,“不论我们怎么严刑拷打,司马将军都是这个样子,像是不会痛似的直盯着人看,一句话都不肯说,好些侍卫弟兄都给他看得毛骨悚然,打不下手。”
  “住嘴!都是些没用的东西,给他看两眼会少一块肉吗?全都给我滚下去!”福亲王嫌恶的吼道,走向司马靖,二话不说的抬起腿来朝他的腹部重重一踩。
  浓稠的鲜血沿着司马靖的嘴角流了下来,但他却是连哼都不哼一声,仍旧冷冷的瞪视着福亲王。
  “我说振远大将军,”福亲王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边玩弄着木桌上的酒杯边说:“你大概还不知道,你是先皇私生子的事,现在可是弄得人尽皆知,就连皇上都知道了呢!”说罢回头看向他,满意的在他眼中看到一抹惊愕。
  司马靖微微的垂下眼,暗暗的思付着,皇上知道了?怎么会呢?这不是福亲王一手策画的吗?那如双呢?她是不是还安全?一串问题闪过脑海,他不禁感到了一丝不安。
  “很惊讶?”福亲王冷笑着说道,“还有更让你惊讶的在后头呢!皇上知道了这件事可是大为震怒,你想不想知道皇上是怎么处置你的将军府、你的产业,还有你那宝贝夫人的啊?”
  “要说便说,不必吞吞吐吐!”司马靖冷冷的开口。
  “哦!现在肯开口说话了啊!我家这些不长进的奴才还以为名震天下的振远大将军是个哑巴呢!”福亲王挑衅的看着司马靖。
  司马靖冷哼了一声,低头下看他,但心里却是禁不住的着急,事情的发展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皇上是真的知道了。
  “告诉你吧!皇上已经查封了将军府和你名下所有的产业,把你交给我亲自审问,而你那美丽的夫人也被通缉了,皇上派出侍卫队全国搜查,只要是谁敢窝藏她,死路一条!”
  司马靖迅速的消化着福亲王说出的消息,皇上派出侍卫队搜查如双,那么就代表如双还没落入福亲王或是皇上的手里,看来把如双送到清香寺是正确的选择,想到这儿,不禁稍稍安下心来,思绪也不再像方才一般紊乱。
  “我想你也明白,你所犯下的罪,皇上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会饶恕你的,但是犯不着把你的夫人也拖下水吧?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夫人,你总不希望她受到你的连累,是不是?所以你只要乖乖的认罪,并且告诉我,你把你的夫人藏在哪里,我自有办法保她平安无事的。”福亲王不知道司马靖情绪的变化,以为自己的恐吓已经奏效了,故意诱之以利。
  司马靖闻言猛然抬头,直视着福亲王,原来他的意图还是在染指如双,想着想着,一丝冷笑浮上了嘴角。
  “你千方百计的不就是要我认罪?那有什么问题?我可以马上画押,我娘犯的可是欺君大罪,我本来就不该存在于世上,皇上要问斩也是天经地义,你大可以拿着我的供状到皇上面前去请皇上裁夺,不必牵扯其他。”
  司马靖冷静的语调激怒了福亲王,福亲王生气的走上前去扯住司马靖的头发。“司马靖,你别不识好歹!我可是好心要帮助你的夫人,你不领情的话,那就算了!要认罪是不是?好,我成全你!侍卫长!”
  “属下在。”
  “继续给我问!问到他说出司马夫人的去处为止,他不肯说就重重的给我打,谁都不许留情!但是记住,我要的是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们哪个要是不小心把他给弄死了,我就杀了你们全部!听见了没有?”福亲王将司马靖摔向墙壁。
  “是!属下遵命!”
  “哼!”福亲王恶狠狠的又踢了司马靖一脚,随即拂袖而去。
  司马靖闭上双眼强忍住身体的疼痛,拚命的祈求上苍,他受到什么样的折磨都无所谓,只希望袍能留给如双一条活路呵!
  **
  周云回到将军府之后,发现了一封信,他立刻拿回清香寺交给如双。
  如双仔细的看过一遍,抬起头来沉思着,信里的笔迹百分之百是司马靖的不会错,但是她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夫人,信上怎么说?”小巧沉不住气的问道。
  如双看了小巧一眼,将信交给周云,有些不确定的问:“周云,这是爷的笔迹,没错吧?”
  周云狐疑的看着信的内容,也仔细的研究了起来,半晌,他抬起头。“我认为没错,我跟着爷这么多年了,应该不会错,夫人应该也看得出来才是,为什么这么问呢?”
  如双蹙着眉没有回答,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沉思。
  “夫人?”周云看如双久久没有反应,有些着急的喊。
  “周云,我知道你们都很急,但是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我得想想……”
  “夫人的意思是……”
  “周云,你真的觉得这封信是爷亲手所写吗?”如双再次问道,看到周云奇怪的眼神,连忙说道:“我知道这个问题我刚才就问过了,可是……该怎么说呢?就是……这么说吧!你跟着爷这么久了,你觉得他有可能写出这样的信来吗?”
  周云心头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再把信的内容很仔细的看了一遍。
  “我想我们都急胡涂了,忘了爷当初坚持把我送到这里为的是什么,主要是为了避过福亲王对我染指的意图,并不是怕他的身世如果见了光会连累到我啊!所以当靖送我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皇上会这么快查到这件事情。”如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分析地说·
  “是啊!可是信上却说,要夫人到亲王府见亲王一面,亲王自有法子可以救我们。这……”周云也开始怀疑了。
  “没错!这就是我觉得很奇怪的地方,依靖的个性,怎么可能主动要我到亲王府呢?”
  “可是刚才周总管不是说爷现在被关在亲王府吗?那么如果这封信是在严刑拷打下写的,就有可能啦!”小巧说出自己的想法。
  听见小巧这么说,如双的脸色刷地变成雪白,不期然的又想到那个司马靖浑身是血的梦境。其实在知道司马靖被关在亲王府的时候,如双心里就已经有数了,但是一想到那种景象,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阵阵的抽痛。
  “小巧,别胡说!”周云看着如双变了脸色,连忙向小巧斥道。
  “啊!对不起,夫人,我乱说的啦,您别多心。”小巧察觉自己失言,连忙道歉。
  “不!不怪她,靖被抓到亲王府去会有什么遭遇我心里早就有个底了,小巧想的情况不是不可能,但是我了解靖,他不可能屈打成招的。”如双甩了甩头,提振一下精神。
  “那么这封信……”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这封信是福亲王找人模仿靖的笔迹写的,目的只是为了引我出现,好顺了他的意,让我成为他的禁脔。”如双说出自己的结论。
  “哇!这个福亲王真是可恶,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方法!”小巧忿忿不平的说道。
  “夫人打算怎么做?”周云问道。
  “周云,我知道只要我肯到亲王府去的话,福亲王肯定是有办法救靖的,但是如果我说,我并不打算这么做,你会怪我吗?”如双坦然的看着周云。
  周云释然的笑了,“夫人,就算您要去,我也会阻止您的。您想,以福亲王那种人,我相信就算您去了,他也不会放了爷的。更何况,如果我真让您去了,而福亲王也守信用保爷平安无事,爷回来后也一定第一个就不放过我。”
  “就是,就是!我也同意周总管的想法,像福亲王那种人不可以相信的,照我说呢,我们另想办法才是真的。”
  如双感动的点了点头。“发生这样的事,我想福亲王一定是料准了我们不会求助于王室,所以才会想用这种方式引我出面,可是我却有其他的想法,我觉得,这件事倒是可以找一个王室里的人来帮忙。”
  “谁啊?”小巧好奇的问道。
  “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为什么是她?这样不会太冒险了吗?”周云对她的提议感到十分的意外。
  “我嫁到将军府后,一向深居简出,很少结识朋友,但是不知怎地,我对皇后娘娘的印象特别深刻,我跟她交情不深,但是她却能因为我爹娘的一句话要皇上干涉臣下的家务事,所以我相信她一定会帮助我的。”如双肯定的说道,望向周云,“周云,谙你帮我安排,我希望尽快和皇后娘娘见上一面。”
  周云望着如双,终于点头,“是!我立刻安排。”
  第八章
  周云花了很大的工夫才避开福亲王府在城内布下的天罗地网,顺利的进宫见到了皇后,而就如同如双所想,皇后真的愿意帮助他们,并且安排如双在皇上接见外国使臣的时候特别支开了所有的侍从,在御花园一处隐蔽的地方和她见面。
  如双在周云的陪同之下来到了指定的地点。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如双行礼如仪。
  “免礼!请坐!”皇后温和的微笑着,拉着如双坐下。
  “谢谢娘娘愿意拨冗一见。”
  “别跟我客气,说来还是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皇上看我害喜得厉害,才让我在寝宫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