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爸认为我妈病情加重,跟爷爷有直接关系,说你去看他干什么,他死了才好,没有他这些年瞎搞事,你妈也不会病的这么重!

    我告诉我爸,是爷爷从沉船湾捞出来人头,老铁他们表示感谢,这才给了我罗汉果。

    我爸对爷爷并不领情,认为爷爷肯定别有用心,说蛤蟆你可以去看,但是一个小时过后,你还没回来,我就把孙寡妇家一把火烧了!

    我爸这次光顾着我妈,竟然不怕我出事,让我自己去。

    我拿着手电出门的时候,我爸又把我拉回来,说蛤蟆你的字典呢,借我用一下。

    我从书包里拿出字典,放到我爸手里,然后走出大门,来到孙寡妇家里。

    爷爷闭眼躺在床上,浑身缠着纱布,孙寡妇在一边抹着眼泪,我看到床边有一个洗脸盆,盆里的清水,已经成了浑浊的血水。

    “爷爷!”我喊了一声。

    听我来了,爷爷睁开眼睛,答应了一声,又按着床边坐了起来,结果这一动挣裂了伤口,那些纱布上渗出了血。

    我说爷爷你没事吧,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很好笑,这一身的纱布,还有一盆的血水,怎么会没事呢。

    爷爷说都是皮肉伤没有大碍,还说蛤蟆,你看还是爷爷厉害吧,方老三要等你当了大官才能捞人头,那要多少年,爷爷半天没要,下水就给捞上来了。

    孙寡妇说你可拉倒吧,要不是那两帮水鬼分成两伙,先打起来了,你早就死在水里,陪着那些沉船的尸骸了。

    孙寡妇说完,恨恨的看了我一眼。

    孙寡妇克死了三任丈夫和两个野男人,好不容易找到我爷爷,这个能降得住她一身晦气的男人,简直当宝贝一样的供着,她哪里舍得爷爷去死。

    是因为我,爷爷才去沉船湾,差点死在水里,孙寡妇能不恨我嘛。

    爷爷说一个妇道人家,你懂个屁,抓紧把这盆血水倒到阴沟里,腥臭腥臭的,别熏着我蛤蟆孙儿。

    本来爷爷这么拼命,我对他已经没有了怨言,结果跟他聊了没几句,他又提起让我伤心的事情来了。

    “蛤蟆,你现在虚岁都十二了,在古时候,这个年龄也有男孩能结婚了,我看这样吧,改天咱爷俩上青龙山,爷爷让你和小龙女入洞房怎么样?”

    我在心里暗暗叹气,没想到绕来绕去,又提起这个,我一下警觉起来,说爷爷,你说的入洞房,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要把我埋到大坑里?

    “蛤蟆,爷爷肯定不是想害你,真要是想害你,我就不跟你明说了,直接把你打晕,抱到青龙山挖坑埋了岂不是更好?”

    我心说我天天身边有人跟着,你要是想害我,也要有那个时间,比如今天夜里,我一个小时不回家,我爸就烧上孙寡妇家门了。

    “爷爷,我就算答应,但是我爸我妈未必同意啊,你是知道的,我只要失踪哪怕一会,我爸我妈找不到我,肯定以为你把我埋了,会带人上青龙山找我。”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怕爷爷现在就动手,所以没有直接反对。

    “蛤蟆,这个好办,你跟木头说咱爷俩现在和好了,明天你跟我去县城买衣服,然后咱们偷偷上青龙山办事,这样咱不就争取到时间了吗?”

    果然我爸没有说错,爷爷去沉船湾捞骷髅头,是想骗到我的信任,现在他让我跟着他撒谎,不过我可不傻,哪有自己去跳火坑的!

    我说爷爷这个我考虑考虑,不过我爸说了,我半个小时不回去,他就上门来烧房子,所以现在我要先回去。

    爷爷不敢不信,怕我爸真的过来烧房子,骂我爸是狼心狗肺,不相信他是为这个家好,骂几句放我走了。

    出门之后我看看时间还早,就趴在孙寡妇家大门下面,我看到孙寡妇进了房间,过了一会熄了灯,我又从下面的门缝钻了进去。

    “我说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治不了一个孩子,他出门的时候我看他鬼头鬼脑的,肯定是不会答应你,你费那个劲干啥,直接把他一棍子砸死,然后抱到山上埋了不就行了,等木头和杏儿发现,蛤蟆早就凉了!”

    这是孙寡妇的声音,果然最毒妇人心,以后我要离她远点了!

    “头发长见识短,弄死再埋下去,那还叫活人桩嘛!我们家……”

    听爷爷训斥孙寡妇,我后脊梁差点冻上了,再也不敢偷听后面的话。

    我蹑手蹑脚慢慢退到大门边,钻出门缝走出一点距离,拔腿就跑。

    我到家的时间早了一点,看到我爸正趴在我的书桌上,一边查字典,一边看着书,就是当初从火堆里抢出来的残书。

    我爸看我来了,连忙把书合上往怀里藏。

036 神仙草() 
    我说爸,你看吧,我不会告诉我妈的。

    我爸说蛤蟆懂事了,然后继续看书。

    我本来想说爷爷要把我做成活人桩,但是看我爸担心我妈,不想让他心烦,就没有说。

    我在我爸身后伸头看看,残书很多的边边角角都烧没了,中间还烧穿一个窟窿,上面图画和文字不是很全。

    我爸一边查字典,一边费力理解上面的内容。

    书里的图画各种各样,有草叶有野果,还有各种毒虫。

    “这本书里没有邪法,只是写了可以入药,而且有奇效的东西,蛤蟆你睡吧,你放心,爸爸这是学医术,不是学害人的邪法。”

    看我伸头,我爸还把书合上了,等我上了床,他又翻了起来。

    第二天我醒的早,打开大门伸个懒腰,就想去茅房撒一泡晨尿。

    没想到丁老八和冯二毛都在我家门外,丁老八手里还提着一个尿壶。

    就是邓老鼠送我那个金光闪闪的尿壶,我扔在窑厂没有拿回家。

    看我走向茅房,冯二毛从丁老八手里把尿壶抢了过去,拉着我的胳膊对我说,蛤蟆大仙,你这迎着朝阳的第一泡童子尿,可是宝贝啊,别浪费了。

    冯二毛说什么也不放手,非要我尿在尿壶里,我被他缠的没法子,眼看就要尿在裤子里,只好答应了他。

    冯二毛连忙捧着尿壶,蹲下去接尿,我心里有气,故意尿到他手上。

    “二毛,大仙的宝贝你别浪费了,抓紧舔舔手。”丁老八笑话冯二毛。

    冯二毛哼了一声,捧着半罐子咣当的尿壶,打着口哨走了,完全忘了自己打口哨的手指,刚才被我尿的湿淋淋的。

    冯二毛一走,丁老八马上在我家大门附近,低着头找了起来,很快他看看我脚下,原来他是找爷爷昨天拿走的那块老砖,撒尿时被我踩在了脚底下。

    我让开一步,丁老八把老砖捡了起来。

    昨天还是一块青砖,不知道爷爷是怎么用的,现在已经乌黑一片,不过发黑反倒让老砖的两面,露出了图案。

    一面是个坐在蒲团上的仙人,一面是我不认识的道符。

    “蛤蟆,千万别告诉别人这块砖两面有画的事,你大爷我砸锅卖铁,拼了家底才买下这个砖窑,现在看来是买对了!”

    丁老八跟我交代一声,宝贝一样抱着老砖,急急忙忙的走了。

    等到我妈起来,她精神头好了很多,也不咳嗽了,我爸很高兴。

    后来老铁告诉我,那个金罗汉如假包换,是他们七家凑了七万块,这才买到手的,就是想用这个金罗汉给我妈补身子,以此打动我去捞骷髅头。

    我妈用金罗汉泡水喝了七天,虽然没有拔掉身上的病根,不过毕竟是天价买来的宝贝,足足给我妈争取到了一年多的健康生活。

    村长治保主任他们,并没有揭穿骷髅头是爷爷捞出来的,看到崇拜我的人越来越多,纷纷到我们村来瞻仰大仙,他俩反而很有面子的样子。

    有人说是我这个大仙,治好我妈的咳嗽,还治好了郑老鼠兄弟的癔症,经常有高烧不退的大人小孩,误以为是中了邪,找上门来让我看病。

    我哪里会看这个,幸好冯二毛那家伙出面替我解围,把人都领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冯二毛把人带走,收钱给人家开神仙水的药方治病。

    冯二毛哪里来的神仙水我不知道,但是他经常在大早上,悄悄守在我家大门口,看我开门出来,立马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小祖宗,然后蹲在我面前,双手捧着那个金光闪闪的尿壶,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接上一泡童子尿。

    三爷爷有时去砖窑打麻将,也会带我去玩,丁老八再也没上过麻将桌,自己学起了烧窑,那可是一个技术活。

    有一次趁丁老八闲下来,我就问他卖神仙草给郑老鼠的事。

    丁老八笑笑,从麻将屋隔壁的房间,提出来一个书本那么大的小布袋。

    原来当初我姥爷,不光让丁老八早晚喝一大杯蛤蟆蛋,还给丁老八一小袋草叶子,让他用这种草叶子,每次碾碎十几片敷在喉咙上。

    后来半个多月,丁老八的喉咙就好了,草叶子没喝完,还剩下小半袋。

    丁老八想买砖窑,但是钱还差点,那会正好郑老鼠要挖一个汉墓,但是汉墓里有古怪,郑老鼠下去之后,抹了牛眼泪也看不出窍门。

    郑老鼠就到处打听,想买到能看见阴物的宝贝。

    冯二毛找丁老八一合计,决定联手骗郑老鼠,就让丁老八出面,拿出两片草叶子,当做神仙草卖给了郑老鼠。

    丁老八还怕露馅之后郑老鼠找他后账,冯二毛说你看我的,卖过草叶子他就找到老张,悄悄告密有一处汉墓,老张连忙上报县里,又派人把汉墓围起来。

    老张是个铁面无私的人,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借郑老鼠十个胆,他也不敢在老张眼皮子底下动手盗墓,后来汉墓被考古队的挖了。

    郑老鼠没舍得扔掉神仙草,那天他眼红大五帝钱,这才把神仙草用在了我身上。

    我打开布袋,掏出一把草叶,看来看去,也没发现什么稀奇。

    我趁丁老八不注意,跑到砖垛子后面,把两片草叶子尿湿,又让丁老八闭上眼,把草叶子放到他眼皮子上,让他看我有没有古怪。

    丁老八睁开眼看看我,说没什么啊,就是个半大孩子,不过大爷我隐隐闻到了一股骚气,你小子长大,肯定是个祸害女人的好手。

    回家路上,我把草叶子贴到三爷爷眼皮上,结果他笑着说看到了状元郎。

    回到家我又让我爸我妈看,他俩看看草叶子,都说没闲空跟我玩游戏。

    看来当初郑老鼠,真的是因为童子尿冲了阴气,产生了幻觉。

    很快开学了,爷爷非要顶替三爷爷,带我上学放学。

    那晚爷爷要把我做成活人桩的事,我连我爸我妈都没说,三爷爷更不知道,他又钦佩爷爷为了我,从沉船湾里捞出骷髅头,以为爷爷变好了。

    所以听说爷爷要送我,三爷爷不好意思反对,我妈看三爷爷不出声,又看爷爷一副舔犊情深的样子,她心肠一时软下来,答应了。

    我爸坚决不同意,爷爷说木头,现在就算方老三弃权,我跟杏儿两个对你一个,二比一,过两天开学,我来接送蛤蟆!

    听爷爷这么一说,我就急了,万一我爸争不过爷爷,用不了几天,我就会成为青龙山上一根活人桩!

    我说我不同意,还是三爷爷送我比较方便,路上还能跟他学知识。

    爷爷不知道我偷听到了孙寡妇和他的谈话,没想到我会不同意,一下跳起来老高,说方老三在小学,你开学上初中,他哪里方便了!

    三爷爷其实还是想送我的,听我主动点名让他接送,他就不怕得罪爷爷,说这个简单,我今天就申请去中学校上班,明天就能办成。

    三爷爷这不是吹牛,几天前乡长去县里上任,现在是已经县长大人了,县长的老丈人想换工作环境,又不多要工资,谁敢说个不字!

    爷爷又一次失败了,败得很彻底,还做出一副因为我的叛变,让他很伤心的样子,到偏房里把被褥一卷巴,直接扛到了孙寡妇家里。

    就这样,我和三爷爷同时去中学校报道了,我读书,他继续他的巡查工作,已经不需要敲钟了,因为中学校早就更换了全新的电铃。

    我是苏北地区最后一届五年制小学毕业生,同年级的小学生,有一小半成绩差的,比如狗剩和铁柱,都自愿留在小学上六年级。

    中学校在青龙街西头的果园边上,由于我是年龄最小的初一新生,再加上顶着各种头衔和名号,报道时引来了师生的围观。

037 石粉鱼() 
    起初学校的老师,并不买我这个未来状元郎的帐,但是架不住我聪明,上课睡觉也罢,听课心不在焉也罢,只要考试,第一名非我莫属。

    三爷爷天天一脸的自豪和骄傲,逢人就说,薛冰蟾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唯一让我遗憾的是,花花知道我和冯二毛去赌博,再也不跟我玩儿了。

    冯二毛在清晨,隔三差五还会来接尿,而且他接尿的时候从来不避人,好让人家知道他的神仙水,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就像当初他在骆马湖边上,明知道郑老鼠的神仙草是假的,还要做出吃惊的表情一样,冯二毛精明的很。

    不过我大了,再也不让他捧着尿壶接尿了,都是背对着他尿进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爸并没有排斥冯二毛和我接触,还和冯二毛经常在一起说悄悄话,两个人成了好朋友,让我妈很担心他学坏了。

    我初二的下学期,村里以陈一枪为首的猎户,家里的土枪全部被老张带人收走了,没人知道我爸手里有一把土枪。

    按照日子算,我妈的死期终于到了,罗汉果的效力没了,她又咳嗽起来,经常还浑身发冷。

    晴天的时候,我妈坐在院子里,闭着眼就像一个向日葵一样,随着太阳的方向改变脸的朝向,贪婪的吸收阳光。

    我爸大咧咧的样子,不但没有担心,反而早出晚归行踪诡异。

    自从山神爷的姑爷这个身份确定以后,上青龙山领头祭拜山神爷的重担,就落到了我身上,每次都是由我把供品,挨个的摆上石桌。

    这一年的端午节,上完供品之后,大家都下山了,我爸半路说有事,独自开溜了,天黑了还没回家。

    我妈为了让我爸提前适应没有她的生活,对我爸的去向不闻不问,但是我感觉我爸很过分,哪有媳子还没死,就出去寻花问柳的!

    “妈,我爸让我跟他一起去丁老八砖窑帮一会忙,我去了啊。”

    丁老八是个好人,我妈听到我的话没有多想,说你们别回来太晚。

    黑子十六七岁了,经常趴着一动不动,一只狗能活这么久,也算是高龄了。

    等到我妈进屋了,我把黑子抱出狗窝,带到大门外,让它带我去找我爸,黑子再也没有当年窜着上山的力气,它走的很慢。

    让我没想到的是,黑子把我领到了山神庙那里,我们躲在一颗松树后面,看到我爸石像一般,不知道在山神庙前跪了多久。

    “陆地龙王,我家杏儿是你的亲家母,你有责任帮个忙,得罪了!”

    我爸说完,脱掉上衣缠在手腕上,用一根粗麻绳,把石桌上的供品猪头,捆的结结实实,提在手里向着山的西边走去。

    我和黑子悄悄跟着我爸,他竟然来到了乱葬岗,在一处大坑边上停下了。

    这个乱葬岗据说从金国侵宋的时候就有了,埋的都是死于战乱的无名氏。

    那个大坑是新挖的,旁边还插着我家的铁锨,大坑里面已经泉出了水,不过水很浑浊,月光下泛着黄色的泥沙。

    我爸又用铁锨整理一下水坑,然后把猪头扔进了水里,拉着麻绳的一头,躲到了一个还算高的坟窝子后趴着。

    一个杀猪匠的儿子,用山神爷的供品猪头,在月光下的乱葬岗搞事,这种古怪让我忘记了乱葬岗的种种恐怖传说。

    完了,我爸肯定跟那本残书,学会了妖法邪术,不知道是出什么幺蛾子!

    我和黑子大气都不敢出,躲在一颗孤零零的大树后面,我没穿太多衣服,夜风吹到身上,冻得我打哆嗦。

    我爸光着上身趴在冰冷的坟窝上,肯定更冷,不过他趴下之后,两手紧紧攥着麻绳,再也没有动过一下。

    一直到午夜时分,我爸突然使劲拽麻绳,把满是泥沙臭水的猪头,拉到了脚下,弯腰看了看,又对着月亮仰天大笑。

    我爸有点兴奋过头了,得意的喊道:“乱坟旁边必有大鳝,果然不假!”

    我爸喊完,对着猪头跺了两脚,然后背对着我蹲下,摆弄起了猪头,现在我确定他不是寻花问柳,而是入了邪道,我不能不管,领着黑子向他走了过去。

    我以为自己很小心,结果在距离我爸一丈远的时候,还是被他发现了。

    “不想死的话,抓紧给我滚!”我爸头也没回,冷冰冰的说道,他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已经有了爷爷那天在砖窑边的山林,一脚踢飞村长的杀气。

    “爸,是我,你在干什么!”我是他亲儿子,并没有害怕,反倒是黑子,吓得夹起了尾巴,就像面对的是杀生不眨眼的爷爷。

    我爸回头看看,没有多说,只是对我招招手,说蛤蟆你过来。

    我走过去,我爸让我尿在他手上,他说自己的手,现在很冷。

    我看到我爸手里,捏着一条鳝鱼的尾巴,鳝鱼身子钻在猪头里面,我爸正在使劲往外拉扯,我说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再尿。

    我爸说蛤蟆,既然你看到了,爸爸也不瞒你,这是石粉鱼,是补气养血的上等灵药,我不想让你妈死,她死了我也不想活,我要救她!

    我爸又说:“这种石粉鱼,活的时候冷,死了才发热,现在我手冻得冰凉,就怕被它挣脱,冯二毛说你的尿有阳气,所以我让你尿我的手,也好暖和一下。”

    在我爸这种半文盲的嘴里,说不出风花雪月的话,但是他总是能用行动,让我妈感受到他毫无保留的爱。

    黑子都被我爸感动了,想要去咬石粉鱼,我推开黑子,两只小手也抓住了石粉鱼的尾巴,滑溜溜阴嗖嗖的感觉。

    爷俩把石粉鱼从猪头里扯了出来,这东西肥兜兜的比一般黄鳝粗点,身上是白里透着粉红的小点点,我爸用衣服把石粉鱼包了一层又一层。

    接触过石粉鱼,我和我爸的手都是冰冷入骨,在乱葬岗旁边生火,烤了好久才恢复,回家之后,我妈说丁老八的砖窑这么忙啊。

    我说是的,丁大爷为了感谢,还给你带了一条鳝鱼补身子。

    我妈现在很虚弱,没法照顾我们,我爸让她先上床睡觉,然后偷偷把石粉鱼剥了皮,切头去尾,又剁成一条条的,放到锅里煮了半夜。

    后来我爸专门做了一个铁钩子,不用手拉,直接就能把石粉鱼勾出来。

    我爸每个月都去乱葬岗几趟,那里被他挖出了好多的大坑,抓来的石粉鱼都被他连哄带骗,喂给我妈吃掉了。

    一年过去了,我妈也没死,反而一改往日的瘦弱,渐渐丰满起来。

    于是又有人说,你看杏儿一个满身尸气的人,都被大仙治好了,现在皮肤越来越白净,越长越漂亮,比中学校的佟老师还漂亮。

    佟老师是我班主任,无论穿什么看上去都很有书卷气,两年前她丈夫车祸死了,现在单身一个人,长住在学校宿舍里。

    冯二毛一直想追冯老师,让我帮他递情书,我说有我在,你死了这条心吧。

    冯二毛急了,怕我去佟老师那给他坏事,就说我知道你爸一个天大的秘密。

    我爸以前看不起冯二毛,这两年却和冯二毛打得火热,我相信我爸接触冯二毛另有目的,这样冯二毛知道他一点小秘密,这也不算什么。

    冯二毛看我不感兴趣,连忙赌咒发誓说这次绝对不骗你,真是惊天的大秘密,你听了保证栽个跟头,你爸说起来,比你爷爷还心狠呐……

    冯二毛提到爷爷,让我惊了心,虽然我相信我爸,但是架不住冯二毛这么神秘的欲言又止,我就问他,我爸到底有什么秘密。

    冯二毛说木头最近对我绝对够哥们,我想还是不能出卖他。

    冯二毛说不能出卖,那就是给他的价码还不够。

038 分尸鳝() 
    我说二毛这么着吧,只要你的秘密足够有料,我不但帮你送信,我还把佟老师的喜好告诉你。

    佟老师像九十年代的大多数老师一样,对学生一视同仁,就算有区别,那也是对好学生的鞭策多一点。

    我这样的优等生,就是佟老师主要的鞭策对象,所以我跟她接触比较多。

    佟老师其实很不幸,她是大城市的人,为了爱情不惜跟娘家闹掰,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城,嫁给一个不起眼的供销社小主任。

    本来两口子恩恩爱爱小日子还行,结果有一次出去旅游,碰到了车祸,他老公把她搂在怀里护住了她的头,她只受了小伤,老公却死了。

    娘家人跟她断绝了关系,婆家人又说她害死了丈夫,还没留下一儿半女,让三代单传的家庭绝了后,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这样一来,佟老师除了学校,再也无处可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