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从那天开始,二毛这个外号,除了附近知根知底的几个人之外,再没其他人敢喊,取而代之的是“冯大师”这三个字。

    不出意外的话,只要等冯瞎子年龄到了入了土,“冯大仙”这三个字,就会被冯二毛继承。

    治保主任去打电话了,老张就带民兵向青龙山走去。

    我要跟着老张不让,我说昨晚我和三爷爷,差点被人害死。

    老张说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然后老张拉着我走向青龙山,在路上我告诉老张,昨晚我和三爷爷遇到灰衣和尚的事,又说和尚还说三爷爷活不了多久了。

    就是我这段话,让老张断定,灰衣和尚就是石匠暗中的同伙,对这两个危险人物,下了格杀令。

    十几辆蒙着绿篷的卡车,从下游一座大桥绕过来,把我们村边的土路碾的尘土飞扬,最后停在了青龙山山脚。

    大卡车停下,车上一个个矫健的身影跳下来,除了几个牵着大狼狗的,剩下都拿着长枪短炮,一个领头的,给老张敬了一个礼。

    按道理老张的级别并不高,但是这件事有点大,估计他的上级不愿意出来接担子,成了还好说,万一失败凶手跑了呢?

    所以这副重担落到了老张肩上,成了暂时威风的现场总指挥。

    死了四个人,而且手法犯了大忌,所以这次搜山的结果对老张很重要。

    成,他就算丢了升官的调令,也还能保住目前的位子,继续为百姓做事;败了的话,跟村长一起去县里的供销社浴室,烧锅炉去吧。

    老张先讲了一番话,以便说明今天事态严重以及敌人的凶残。

    “手段残忍,一个受害人是桃李满天下的人民教师,一个是为人和善从来没骂过人的妇女模范带头人!”

    “两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就这样同时遇害,还有另外两个平民,这不是简单的凶杀案,是用心险恶的犯罪分子,用四条人命,对法律挑衅和示威!”

    矫健的身影齐声呼喊,专政的铁拳,必将击破敌人的阴谋!

    老张说一个是灰衣胖和尚,一个是穿工服的瘦高青年人,服装有可能更换,都是极度危险的人物,为了避免自己人的伤亡,碰面就开枪,格杀勿论。

    搜山的都是行家,这种不需要生擒的任务,相对来说简单的多了。

    准备好的画像分发到手里,工棚里留下的旧衣服在大狼狗鼻子下晃晃,几条大狼狗领路,队伍散开拉网搜山了。

    青龙山的出口都被联防队和民兵,还有周边激愤的村民堵住了。

    只要凶手在山上,除非有翅膀,不然是跑不掉的。

    那边我妈跑来,气喘吁吁的说,蛤蟆,三叔找到了,他要见你,快点!

    原来三爷爷落水之后,漂到了下游,被秃头老铁发现了,捞到岸上没多久,往下游寻找的人就到了。

    我和我妈来到三爷爷家,已经围满了人,我说怎么不送去医院。

    我妈说没用了,三叔就剩下一口气,他自己不想最后闭眼,躺在陌生的医院里,所以不许大家送他去医院。

    堂屋里放着一张木床,下面的火盆里火纸正在烧着,三奶奶已经躺在上面了,不过她没躺在中间,身边还空着,那是给三爷爷留下的位置。

    三爷爷的卧室里,我爸一个劲的砸墙,村长脚上的鞋子都跺掉了底,冯二毛痛哭流涕,陈一枪拿着干净的毛巾,默默给三爷爷擦脸。

    我一进门,三爷爷嘴唇抖抖,睁开了眼皮,虚弱的身体有了力气,一下坐了起来,说蛤蟆来了。

    我哭着跑过去跪下,说三爷爷,我来了,都是我害了……

    三爷爷瞪了我一眼,不让我往下说,说你们都出去。

    我爸愣愣的没反应过来,我妈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走了。

    冯二毛心有不甘,不过也懂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擦擦眼泪出去了。

    陈一枪最后给三爷爷擦擦脑门,把毛巾放到盆里,端着水盆出去了。

    村长已经通知过县长了,三爷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县长作为唯一的女婿,非来不可。

    不过县长还没到,因为事发突然,他因公出差在外,正在往回赶。

    三爷爷看看村长,说大锤,你也出去。

    村长不情愿的退出去了,关上了门。

    “蛤蟆,三爷爷说过的话不是骗你,江湖人始终上不了台面,这次虽然石匠不是故意想杀我,不过他也活不成了。”

    我点点头,说三爷爷你怎么可能骗人,刚才山脚下的阵势我也看到了,纵使是能搬神弄鬼的大罗金仙,也扛不住枪炮。

    三爷爷点点头,两行老泪顺流而下:“三爷爷对不起你啊。”

    三爷爷从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047 托终身() 
    我说三爷爷你对我恩重如山,孙儿下辈子也还不完你的恩情,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三爷爷说我辜负了悬方兄的托付啊,他让我看着你上成学,结果我没能看着你大学毕业,就要走了,你的学业,可能继续不下去了。

    我说三爷爷你放心,我会好好读书的,一定上大学当大官。

    三爷爷痛苦的摇摇头,说蛤蟆,晚了,听三爷爷一句话,二十一岁的时候,记得上青龙山,在山神庙前面……

    三爷爷说到这里,一口气没出来,憋得连连咳嗽,我想给他拍拍背,又怕一巴掌拍下去,他会直接倒下去。

    我手足无措的站着,也知道三爷爷接下来,会告诉我一个大秘密。

    谁知这时佟老师来了,只听见一声悲惨凄切的呼喊“方老师……”,话音没落,佟老师已经推开了三爷爷卧室的门。

    村长伸手想拦住佟老师,但是大夏天天气炎热,大家穿的都单薄,村长看看穿着白裙子,粉蝴蝶一般的佟老师,到底没敢伸手。

    佟老师进来跪下就磕头,说方老师,您走了,谁来保护我啊。

    三爷爷拉着佟老师的手,那口气还没缓过来,要不是我扶着就歪倒了。

    看到佟老师跪下了,冯二毛连忙从村长胳膊下钻了进来。

    冯二毛并排跪到了佟老师身边,眼巴巴的看着三爷爷,一副太子跪在皇上面前,等着钦点登基的样子。

    三爷爷摇了摇头,又抬起另一只手,对着冯二毛摆了摆。

    我知道三爷爷的意思,他肯定是想说二毛这个人,狗改不了吃屎,坑蒙拐骗的毛病戒不掉了,不想佟老师把下半辈子托付给他。

    结果冯二毛这家伙,嘴里说道:“三大爷,我的手在这里呢。”

    冯二毛说完,把手塞到三爷爷那只还在摇摆的手里,就像三爷爷不是摆手,而是为了寻找他的手。

    然后冯二毛反手一握,拉着三爷爷的手转个方向,放到了佟老师的手背上。

    佟老师一直低着头,哪知道这些,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三爷爷握着她的手,手背上是冯二毛的手,冯二毛的手背上,又是三爷爷的手。

    就是在其他人看来,刚才的场景,也像是三爷爷抓起冯二毛的手,放到了佟老师的手背上,是想把佟老师托付给冯二毛。

    佟老师流着泪的脸,一下红了,不过她敬重三爷爷,没有把手抽出来,任由冯二毛握着她的小手。

    大家看看美如仙子的佟老师,再看看其貌不扬的冯二毛,都愣了。

    冯二毛演戏实在太投入,那头在地上磕的比我可响多了,两个头下去砸碎了一块地砖,脑门上的血崩出去,溅红了佟老师的白裙子。

    三大爷的一口气终于顺过来,慢腾腾的说道:“二毛,你小子……”

    不等三大爷说完,冯二毛抢着说道:“三大爷,您老人家放一万个心,我一定好好对待佟老师,我要是对她有一点不好,不但叫我老冯家断子绝孙,连我十八代祖宗,都在祖坟里趴着睡,永世不得翻身!”

    三大爷干张嘴说不上话,我就生气了,这都什么时候,你冯二毛为了娶个美女媳子,根本不让三大爷安心离去。

    “冯二毛,你别装了,我三爷爷不是那个意思!”

    就是这句话出口,让我和冯二毛成了仇人,他再也不找我要神仙水不说,每次看到我,就会咒我是个趴在地上的大癞蛤蟆。

    冯二毛急了,说三大爷,你别听蛤蟆瞎说,我冯二毛对你一片孝心,对佟老师一片真心,昭昭日月,天地可鉴!

    佟老师把手从冯二毛手里抽出来,说方老师,您老人家德高望重,我听你的,你要是说不出话来,点头摇头就行,您要是想我跟着冯二毛,你就点点头,你要是不想,您就摇摇头,我立马离开青龙乡,只在您的忌日回来祭拜。

    佟老师把自己的下半辈子,交给了三爷爷决定,所有人都盯着三爷爷看。

    三爷爷把头往一边一转,看样子是想摇头,因为点头要先抬一点头。

    冯二毛眼泪哗啦啦下来了,一头下去,又磕碎了一块地砖。

    那会的农村,地砖不是现在这种薄的地板砖,就是砖窑烧出来的红砖,在缝隙里撒点掺了石灰的砂浆,摆出来的。

    冯二毛脑门有又出了血,把眉毛眼睛都糊住了,眼泪流下来的时候,沾满了鲜血,落到地上就是一个红珠子,简直就是杜鹃泣血。

    三爷爷可能是被冯二毛感动了吧,毕竟不是哪个男人,为了一个女子,都有不惜磕碎天灵盖的勇气。

    再加上佟老师那句,若是三爷爷走了,又不给她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她为了不被坏蛋觊觎,就要离开这里。

    这么一个女子,四处漂泊的话,只会受到更多的欺负。

    所以三爷爷临时改了主意,把头又转回来,微微一抬又点了点,把佟老师的幸福,托付给了冯二毛。

    冯二毛看到三爷爷点头了,上去就抱住了三爷爷,哭着喊道:“三大爷,你就是我的亲爹啊!”

    三爷爷的女婿女儿,县长和县长夫人终于从外地来了,一进来就听到冯二毛喊三爷爷叫亲爹。

    县长夫人不高兴了,说二毛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爸!

    冯二毛不敢得罪她,松开了三爷爷,我扑上去的时候,看到三爷爷已经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县长夫人放声大哭,说爸呀,都怪闺女来晚了,竟然没能在你闭眼前,跟你说最后一句话。

    冯二毛如意了,终是抱得美人归,就像丈夫拉着媳子一样,攥着佟老师的小手,又给三爷爷磕了头,出去帮忙料理后事了。

    而三爷爷对我没说完的话,再也没法开口了。

    “这是我家的私事,不是工作,你们各自回去做事吧。”

    县长一挥手,几个随从知道他的作风,都回去继续上班了。

    县长进去,先喊了一声恩师,又喊了一声爸,然后跪下磕头,站起来一脸的肃穆,从陈一枪手里接过寿衣,亲自动手给三爷爷换衣服。

    县长夫人把我们都赶了出来,大家也不回家,都站在外面。

    换好寿衣,县长出门,又走进了三爷爷的书房。

    我悄悄来到书房门口,看到里面县长坐着,乡长还有村长都在。

    事情经过县长都知道,老张在青龙山,也是经过他的指示。

    现在县长坐在椅子上,手指敲着椅子扶手,威严的说着什么,乡长站在他面前,只有点头的份。

    乡长也算有担当,没有任何辩解和推卸责任,把治安环境不好,诱发重大案件的责任,都揽到了身上,没有推卸给老张和村长。

    村长平时面对说话妙语连珠,一张嘴能说破大天。

    现在他面对县长,可就慌了神了,一会说是联防队的人没及时发现坏蛋,一会说是修桥的部门没有筛选好工程队。

    县长说我知道了,大锤,你没有责任。

    村长退到一边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乡长偷偷扭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很值得玩味。

    治保主任来了,说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认为是石桥害死了三老爷,又压住了青龙山的龙气,非要把新修好的桥砸了。

    县长说大家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封建迷信要不得,大锤你去处理吧。

    我爸抱着我跟着村长来到村口,石桥上站满了人,群情激奋,说这座害人桥绝对不能留。

    大家要砸,县长的意思是不砸,村长夹在中间,他感觉自己,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村长向我爸投来求助的眼神。

    我爸摇摇头,表示帮不上忙。

048 破神话() 
    妖魔鬼怪我爸不怕,但是面对汹汹的人群,我爸又想起青龙山上,他像烂木头一样捆着,想救我都没法伸手。

    那是我爸一辈子的心理阴影,现在又是人群汹汹,我爸哪有什么妙招,去出面帮村长解决难题。

    现在就连我这个下一任的山神爷,因为跟经常跟着三爷爷,竟然还让他遇害了,大家对我都有点瞧不上了。

    这时我爸要是出面,保不住有人提起这茬,就要把枪口一转对准我,所以我爸往后躲了躲。

    村长看没人能帮他,徒劳的对着人群喊了几声,不过话音出口,就被众人的声音淹没。

    村口来了一个杀人的魔王,村长都没发现,这是大大的失职,大家没揍他一顿就不错了,现在谁还听他的。

    这座桥要是砸了,村长在县长面前可不好交代,他愁的团团转。

    不过就在有人抡起锤头,准备砸桥的时候,村长的救星来了。

    有县长夫人在,冯二毛不想留在那边,就拉着佟老师过来看热闹,他可能是想在佟老师面前露一手,讨讨美人的欢心,大喊一声:“不能砸!”

    冯二毛在二赖子祖坟的事迹,已经传开了。

    大家安静了,抡锤的放下锤头,乱叫的闭上了嘴巴,等着冯二毛开口。

    “把桥上最中间的石板,给我撬起来!”

    冯二毛一发话,马上有人数起了桥上的石板,不过石板是双数,这样中间就等于有两块石板。

    冯二毛一下愣了,指指靠近青龙山那块,说这块……

    他故意拉了长音,大家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完,就把北边的石板撬了起来,不过看看背面,什么也没有。

    冯二毛咳嗽一声,说我话没说完呢,这块不是的,是那块。

    众人没发现大师其实是在蒙人,七手八脚撬南边的石板,果然在石板下面发现了压龙桥三个大字,大字两边,是两个人的生辰八字。

    “这肯定是石匠那个魔头,把二赖子两口子的生辰八字刻上去的,把这块石板抬到南边,砸碎之后找个坑埋了,那边有剩下的石板,抬一块过来。”

    有人说,冯大师,石匠是怎么知道二赖子两口的生辰八字的。

    这个问题可难不倒冯二毛,他说肯定是二赖子找石匠刻碑,石匠问的呗,要知道给先人刻碑,选择石块,最好结合子女的生辰八字。

    众人纷纷说长见识了,按照冯二毛说的,砸碎石板,又抬来一块新的。

    冯二毛拿着锤头钢钎,在石板背面,刻上了三爷爷和三奶奶的生辰八字,他那手劲小,字刻的不深,还又歪歪斜斜的,不过也算有个样子。

    冯二毛忙完,对大家说,以后这座桥,就叫二老桥了,有三大爷和三大娘当桥神,这座石桥就有了仙气,不但不会害人,而且轻易不会塌。

    要是以前,冯二毛根本不敢在佟老师面前,说这些玄乎乎的话。

    不过现在他不怕佟老师说他封建迷信,毕竟他刻上三爷爷的名字,也算是给大家留个念想了,果然,佟老师对他这么做,很满意。

    晚上的时候,县长夫人把我叫了过去,把一张大大的宣纸折叠几下,递到了我手上,说是三爷爷给我留下的。

    就是当初三爷爷,在青龙山石碑被砸之前,拓下来的碑文。

    我看不懂上面的字,小心翼翼收在怀里,然后喊了一声姑姑。

    县长夫人不让我喊,又问我:“蛤蟆,外面有传言,说木头是我亲兄弟,这个是不是你们家为了得到庇护,故意放出的风声?”

    我连忙说不是。

    县长夫人说就这样吧,我爸为了你,连命都搭上了,出去你就告诉木头,你们一家都回去吧,以后咱们就再也不要见面了。

    县长夫人认为,昨天灰衣和尚说三爷爷“活不长了”,就是下了死亡威胁,而我没有及时把这个事告诉她,这才导致三爷爷早上出了事。

    但是我知道,灰衣和尚绝对没有胆子,对三爷爷下死手,就算他跟石匠是一伙的,三爷爷出事,也是出乎他们意料的。

    毕竟现在山上人喊狗叫,灯火通明,和尚和石匠,也不想后果是这样。

    我出去一说,我爸和我妈对视一眼,两人没说什么,我们一家三口给三爷爷三奶奶磕了头,走出了三爷爷的家门。

    既然不能在丧事上帮忙,也必须尽上自己的一份心,我们就来到了青龙山山脚,帮忙堵住山路。

    好多乡镇都调人来山下帮忙封路,防止犯罪分子狗急跳山。

    其中就有拉魂山下的老人,捻着胡须说,这样的搜山场景,四十多年前发生过一次,当时是围捕铁佛寺的恶和尚。

    午夜时分,山上一阵呐喊,然后火把向一个方向聚集,很快响起了爆豆般的声音。

    两具被打成马蜂窝的尸体,被老张领着人拖了下来,我远远的看了一眼,一个光头胖子,一个瘦高老人。

    原来石匠脸上有人皮面具,据说扒下来之后,才知道是个老人,不知道他是怎么装出来年轻人的声音的。

    有那眼尖的,说这老家伙,怎么这么像杨木匠,肯定是这小子之前跑了,现在回来祸害大家了。

    有人说杨木匠没有这么厉害,应该是他爹,炸成两截了,又把自己缝好了,躲起来修炼这么多年,这才能用一座桥压住了山神爷。

    等到大卡车都走了,陈一枪那些猎户爬上山,下半夜鬼嚎着下来了,说山神庙上都是枪眼不说,还被人浇了桐油漆。

    桐油漆,一般都是用来刷棺材的,这下石匠的身份,更是靠到了杨木匠父子俩的身上。

    大家都说木匠不但用石桥镇住了山神爷,还把山神庙做成了棺材,山神爷这下恐怕翻不了身了。

    有人说他翻不了身就算了,都说他厉害,怎么被一个和尚和一个木匠,用一块石板加一桶桐油,就给收拾住了,最后连三老爷都保护不了。

    保护不了三老爷,那就是保护不了大家,山神爷的神话,就这么轻易的破灭了。

    以前大家说我是山神爷的姑爷,小龙女的丈夫,下一任的山神爷,正牌的蛤蟆大仙转世,其实是一半相信一半戏谑。

    现在好了,随着山神爷神话的破灭,这些头衔一个个随风而逝。

    我再出现,更是没人在意了,反而是冯二毛,到哪都有人欢迎,一口一个冯大师。

    冯二毛一开始那个得意啊,谁喊大师都答应,佟老师看不下去了,狠狠掐了他一下。

    冯二毛拱拱手,口风变了:“各位,我就是学了一点医术而已,治病救人我在行,封建迷信我不行,大家别这么客气。”

    大家把这个理解成了大师的谦虚,对他更高看一眼。

    从那以后,冯二毛真给人看病了。

    不过他精明的很,只收那些医院治不好的病人,这样他侥幸给治好了,就是医术高明,治不好的话,几句这都是命中注定,就把人家打发了。

    回到家里,想到失去了三爷爷这个保护伞,我爸我妈又伤心又害怕,唯恐再有江湖人找来,把我弄去做活人桩。

    第二天起来,一家三口想到三爷爷的好,都哭了起来。

    治保主任悄悄进来了,说道:“二哥帮你们探过口风了,屏姐和翔姐夫,还是不同意你们过去。”

    屏姐就是县长夫人,大名叫方屏。

    翔姐夫就是县长,大名叫江子翔。

    我爸我妈都是一脸失望,治保主任又说了一个秘密:“三老爷,夜里站起来了。”

    死去的人直挺挺的躺着,突然站起来,那不就是诈尸嘛!

    我一把抓住了治保主任的胳膊。

049 子不语() 
    三爷爷一身浩然正气,这次要不是二赖子两口子,丢了魂儿在将死未死之间的时候,把他和三奶奶撞到河里,什么鬼怪,能伤的了他!

    也就是机缘巧合,三爷爷落入凶煞死局,这才无意中被石匠杀了。

    为什么三爷爷死后,还会诈尸?

    再厉害的凶煞,也只是人死即止,不会对死人有什么动作的,难道有什么高手,想要操纵三爷爷的尸体?

    脑子里一连串的疑问,让我抓住治保主任,问他后来怎么样了。

    治保主任说蛤蟆别急,先把大门插上,我慢慢跟你们说。

    我连忙去把大门插上,回来听治保主任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我们这边老人死后,堂屋正中死者躺着的床叫灵床,大殓入棺之前的夜晚,要有男性晚辈在床边守灵。

    守灵的一般是本家的四个人,两个子侄辈的,两个孙子辈的。

    三爷爷的方家,跟我们薛家一样,在村里独门独户,所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