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孙寡妇手法娴熟,我甚至都认为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本来还抱着让他们狗咬狗的想法,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这不是互咬而是屠杀,孙寡妇要是得手,爷爷之后就轮到我了。

    爷爷那一脚实在狠辣,现在我还动不了,只能大喊一声:“来人啊!”

    结果声音出口,在房间里盘旋回荡,震得我耳朵生疼。

    我这才明白偏房因为藏着阴人凶气,所以一直密封的很好。

    现在我就算喊破嗓子,外面也未必能听到。

    坛子盖还在爷爷手里,装着杨木匠的坛子被爷爷两腿乱蹬,倒了。

    坛子里白花花的盐粒子滚出来,露出了杨木匠的人头。

    杨木匠竟然还没死,把头伸出来拼命的往外挤。

    杨木匠本想爬出来,结果肩膀被坛子口卡住,他只好把头缩回去,又把右手伸出来,手里抓着硬邦邦的短棍,使劲敲打坛子。

    杨木匠很用力,短棍都砸裂皮了。

    此刻的偏房里,爷爷正承受灭顶之灾,而对于我来说,也是危机四伏。

052 情人反目() 
    爷爷踢我的那一脚,也不知道有什么门道,反正我现在还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局势一步步的恶化。

    只要爷爷被勒死了,剩下的孙寡妇和杨木匠,这两个无论是联手还是又拼掉一个,反正剩下的人,绝对不会放过我。

    此时对我来说,爷爷不可怕,孙寡妇也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那个只露出一只手的杨木匠。

    杨木匠右手的白霜都抖掉了,皮肤之下已经没了血肉,就是一层人皮贴在骨头上,而且起了厚厚的褶子,有点像枯死的树皮。

    幸好坛子还算结实,杨木匠的短棍砸裂了皮,坛子也没有破碎。

    杨木匠索性扔掉了棍子,把两只手都伸出来,在地上摸来摸去。

    这下爷爷惨了,手里的盖子也掉了,两只手正抓住钢丝挣扎呢,刚刚缓过来一口气,结果两只脚又被杨木匠乱伸的手抓住了。

    杨木匠使劲把爷爷往后墙那里拉,孙寡妇使劲把爷爷往门口那里勒。

    我感觉爷爷的处境,比那些被五马分尸的死囚,也好不到哪里去。

    眼看爷爷就要断气,结果杨木匠扔下的短棍,突然在地上打了个滚。

    短棍上盐粒子化成的白霜,已经被杨木匠敲得裂开了缝,短棍这么一滚,剩下的白霜,像雪片一样全部脱落了。

    我还以为是一根木棍,结果并不是,而是那种浑身雪白,肚皮上点缀这粉色小点点的分尸鳝。

    我突然明白了,孙寡妇一直没有衰老,就是因为,她也经常吃分尸鳝。

    怪不得孙寡妇力气还那么大,能把爷爷这么强壮的人,勒的喘不过气来。

    再想到爷爷也不像一个老人,我估计他也吃了盐粒子腌出来的分尸鳝。

    分尸鳝跟杨木匠一样,并没有死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慢慢向我爬来,中途还昂起头张开嘴,嘴里血红的颜色,两排尖牙雪亮雪亮的。

    刚才还能隔岸观火,在等屠刀落下的间隙里聊以自慰,现在分尸鳝扭着身子向我爬来,我感觉自己的时间,已经到了。

    这玩意可是最喜欢吃人肉的!

    可惜我除了发出几声绝望的吼叫,还有把眼珠子在眼眶里转转,再也没有其他自救的办法。

    爷爷眼睛的余光,扫到了地上向我爬来的分尸鳝,拼命的挣扎,孙寡妇手上又加了几分力气,把爷爷勒的眼珠子又大了一圈。

    爷爷也不顾杨木匠已经抓破了他的脚脖子,两只手向后面使劲摸,抓掉了孙寡妇的一只鞋子,又把袜子扯了下来。

    本来向我爬来的分尸鳝,拐个弯在地上使劲一窜,张口咬到了孙寡妇光溜溜香喷喷的脚趾头上。

    我能明显的看到,分尸鳝使劲甩头,一条黑线从孙寡妇被咬的脚趾头,顺着皮肤下的血管,一下往上窜到了小肚子里面去了。

    孙寡妇疼的尖叫一声,气力一泻千里,被爷爷使劲一拉,连人带钢丝,摔到了装着杨木匠的坛子上。

    杨木匠的两只手,被孙寡妇砸的松开了爷爷,又是一阵乱摸,正好摸到了孙寡妇的肩膀。

    孙寡妇尖叫一声,连忙晃晃身子,结果钢丝掉了,被杨木匠抓到了手里。

    杨木匠坛子外面的两只手一翻,钢丝勒到了孙寡妇脖子上。

    杨木匠的手劲好大,紧紧拉着钢丝,把孙寡妇勒的眼珠子都鼓了出来,两只脚把地上都蹬出了两个小坑。

    分尸鳝还死死咬住孙寡妇,爷爷嘿嘿笑着站了起来,不过由于他脖子上还有深深的勒痕,嗓音有点沙哑。

    爷爷抓住分尸鳝的尾巴,使劲往外一拉。

    分尸鳝死不松口,直到爷爷硬生生的把它扯成两截,鳝头还留在孙寡妇脚趾上,断口啪啪的往下滴血。

    爷爷把无头分尸鳝随手一甩,竟然扔到了我身上。

    分尸鳝挂在我脖子上,冰凉的身体还在轻微的扭动,断口处散发着腥臭,又有浓浓的盐碱味,我感觉一阵恶心,又惊又怕,一下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发觉脖子的分尸鳝不见了,我屁股下还垫着一个破棉袄。

    爷爷蹲在地上,从一口潮湿的鱼鳞袋子里,抓出来大把的盐粒子,往装着杨木匠的坛子里撒。

    很快,那口坛子被盐粒子装满了,爷爷把盖子盖上,又拿出麻绳,把坛子结结实实的绑了几圈。

    我扭头看看另一个坛子,也被麻绳绑好了。

    竖起耳朵,能听到里面隐隐约约有猪哼哼,和轻微的鸡叫声传来。

    爷爷扎好两个坛子,他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下我看到了刚才被他挡住了的孙寡妇。

    孙寡妇靠在后墙,脖子上还挂着钢丝,两只眼睛变成了金鱼眼,舌头也从嘴里伸出来一寸多长。

    孙寡妇死了,虽然不是爷爷下的手,但是爷爷也是见死不救,他肯定是站在旁边,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孙寡妇被杨木匠勒死。

    因为刚才地上没有烟头,现在地上,多了两三个烟头。

    爷爷背对着我,没有发现我醒来,又点上了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把烟雾全部吐到了孙寡妇脸上。

    “香菊,你这些年对我毫无保留,我这些年对你也是仁至义尽,虽然你帮我保存我家老二,让我有了儿子孙子,不过我也给你抓来不少分尸鳝,让你能够适应尸气,肤白貌美的活到了现在,咱俩,谁也不欠谁的。”

    爷爷本来平静的说着,突然又哭了,把孙寡妇的舌头塞回嘴里。

    爷爷一松手,舌头又掉了出来,爷爷突然变得很暴躁,说你再不听话,老子把舌头给你剁下来。

    爷爷说着,从腰上拔出一把剔骨刀,拉直孙寡妇的舌头,刚想割下来,又神经病一般把刀收起来,说不行,死了也要留个全尸。

    爷爷原地转着圈圈,嘴里嘟囔着孙寡妇的名字。

    后来爷爷停下了,先给孙寡妇穿上鞋袜,又把她的舌头塞回去,嘴用胶布缠上,这样舌头就掉不出来了。

    爷爷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到孙寡妇脚趾上的鳝鱼头,一使劲给撸了下来,说老子要留个全尸,并不代表就能多了一块肉。

    爷爷把鳝鱼头扔到了嘴里,上下牙用力,嚼的嘎嘣脆。

    刚才我脖子上的鳝鱼,不会也被爷爷生吃了吧?

    那个鳝鱼头,可是从死人脚趾头上扯下来的,看到爷爷吃的很香,我忍不住想吐,结果咳嗽出了声。

    爷爷听到我的声音,一免舌头,把嘴里的烂肉碎骨头都咽了下去,然后把剔骨刀提在手里,走到我面前蹲下了。

    爷爷脸上刚才的暴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关心的表情,上下看看我。

    爷爷眼神里满是舔犊情深,假如他手上没有那把锋利的剔骨刀,谁都会认为他是一个行将就木,舍不得子孙的老人。

    “我的蛤蟆孙儿,没吓到你吧?”

    那把剔骨刀闪着寒光,寒光刺到我眼上,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你相信,那个石匠不是杨木匠伪装了的吧?”

    爷爷一边说,一边用剔骨刀修指甲,他刚才由于挣扎,手在地上乱挠,指甲缝里现在有不少的泥。

    这个我服气,我点点头。

    “虽然当年杨老板差点被炸成两截,肚子开了一个大口子,肝肠肚肺都流了出来,但是尸体后来不见了,或许他还活着,但是那个石匠肯定不是他。二赖子夫妻俩躺着的小坑边上,刻着屠龙字样的石碑,向东而不是朝南,这是取紫气东来之意,两具断头无魂尸的戾气,又被横放在西边的铡刀挡住,这一正一邪两道气拧在一起,压制了山神爷……”

    顿了一顿,爷爷说这是道家的手法。

053 慈母噬手() 
    爷爷说石匠用的是道家的手法,肯定是个修为不浅的道士。

    杨木匠排除了嫌疑,但是我感觉那个石匠,有可能是杨木匠他爹,爷爷不是也说,杨老板很有可能还活着嘛!

    我就说石匠要是道士的话,他为什么会打生桩的邪术?

    爷爷说虽然桐油漆涂庙,压龙桥打桩,这两样是鲁班术,但是东收紫气,西截戾气,能把这一正一邪两股气,在断头尸坑里面拧成一股杀气,然后杀气北上青龙山,压制了山神爷,这种手法,没有道家的修为,根本完成不了。

    看我还是不太明白,爷爷又说,鲁班术毕竟是邪术,杨家父子那样的,从小修习鲁班术,就学不了真正的道法,反而是那些打下根基的道士,对鲁班术这种邪术,稍微有人指点一下,就能玩得转。

    爷爷这么一说,我有点明白了。

    道法比邪术深厚,有道法压身的话,就能把邪术当做课外作业练习一下,但是先练邪术的人,身上有了邪气,就没法再练正宗的道法。

    可是这个扮成石匠的道士,杀了二赖子两口子,无意中又害了三爷爷和三奶奶,这可是四条人命啊!

    就算有道法在身,也改变不了他入了邪道的事实。

    爷爷看我不说话,以为我还没明白,拍着脑袋说道:“这些玩意,狗日的李悬方比我懂得多了,他要是没死,以后你问他好了。”

    屋里虽然冰冷,但是屁股下面的破棉袄暖烘烘的。

    看来,爷爷今晚不会对我动手,把我做成活人桩了。

    “为什么要把三爷爷留给我的东西烧了?”我大着胆子问道。

    “因为那上面记着山神爷的秘密,除了方老三,在谁身上谁也保护不了,落到坏人手里就会出大事,所以我给烧了。”

    “那你为什么,非要把我活埋到青龙山上?”

    爷爷笑笑,说道:“原来你小子,还学会了偷听,那爷爷跟你说实话吧,虽然我和杨木匠都要活埋你,但是我和他的目的不一样,我是为了让我蛤蟆孙儿娶到小龙女,而杨木匠,是想从山神爷那里,拿到几样东西。”

    爷爷的话,说的不明不白的,很多疑团都没有解开。

    没等我继续问,装着二爷爷和孙寡妇姑姑的坛子,使劲的摇晃起来。

    想到杨木匠的惨样,我知道二爷爷和孙寡妇姑姑,被砌在城墙里好几年,又被大炮炸出来,肯定比杨木匠惨上百倍千倍。

    我是真怕这对怨气冲天的童男童女,打破坛子跑出来。

    既然他们俩能让爷爷和孙寡妇过的不安生,肯定也不会认我这个晚辈,万一出来了,还不抱着我吃肉喝血啊。

    爷爷让我别怕,又说他要抓紧把这两个坛子处理了,过段时间再来找我。

    爷爷出去了,回来时手上多了一根扁担,他把两个坛子穿在扁担上,晃晃悠悠的挑到了肩膀上。

    “你妈活不久了,最近你别惹她生气,至于你爸,他爱干嘛干嘛去吧!”

    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用脚尖在我胸口点了点。

    胸口传来一阵刺痛,我终于能动了,晃了晃肩膀。

    爷爷最后看了一眼孙寡妇,有点依依不舍。

    “狗日的老张,一定会说我因为情变,这才杀了孙寡妇,他这个笨蛋,自诩断案如神,哼哼,那个和尚根本不是石匠的同伙,而是淮海大战那会,跑散了的铁佛寺的和尚,香菊要不是设个套,想让和尚杀了你,我怎么忍心她死!”

    爷爷说话的时候,我四肢都能动了,甩甩胳膊蹬蹬腿。

    “和尚和道士在一起聊天,老子见得多了,但是在一起做坏事的,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

    爷爷说完这句话,伸手拍拍我的头,挑着担子走了。

    我筋骨抖开,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听不到爷爷的脚步声了。

    看看后墙孙寡妇的尸体,我摇摇头,不过还是给她恭敬的鞠了躬,别管怎么说,她毕竟是个长辈,还做了我十几年的便宜奶奶。

    我没有动孙寡妇的尸体,而是悄悄回了家,外面很热,跟那间偏房,简直两个天地。

    路上遇到丁老八,急急忙忙的走着,一头撞到了我肩膀上。

    没等我问他急什么,丁老八就主动给我解释:“蛤蟆,大爷刚刚接到了一笔大买卖,砖窑今晚加班烧砖,我这是去赶工。”

    然后丁老八晃着罗圈腿,就像踩着风火轮一般,一溜烟的走了。

    回到家里,我爸还没回来,不然他早就满村子找我了,反倒是我妈,本来我还担心她出事,结果看她坐着堂屋门口边上,背对着我。

    我妈正盯着林画师画出来的仙子,我到她身边,她也没看我一眼。

    有微风吹来,带给我一丝凉爽,堂屋门前的灯泡晃了一下。

    我妈平静的有点奇怪。

    我想到分尸鳝咬住孙寡妇的时候,一条黑线顺着血管乱窜,吓坏了,怕我妈被毒气烧成了傻子。

    毕竟孙寡妇吃的分尸鳝,都是用盐腌过的,我妈吃的分尸鳝,我爸只是清理一下,就在锅里用白水煮了。

    “妈,你没事吧?”

    我妈就像听不到我说话一样,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就伸手,想把我妈扶到房间里躺着。

    结果我妈一把抓住我的手,张开嘴就在我手腕上咬了一口,都咬出了血。

    我清楚的看到,一条粗粗的红线,顺着手臂窜上了我的肩膀。

    或许我天生真的五毒俱全,并没有感觉中了毒,只是手腕上有点疼。

    我把手挣脱出来,用清水洗一下伤口,随便贴了块小膏药,又擦擦我妈嘴上的血,把她扶到床上躺下,给她盖好了被子。

    我妈睡着了,醒来看到我手腕上的伤口,连忙坐起来,问我:“蛤蟆,你手上怎么受伤了?”

    我妈已经记不清刚才的事儿了,我怕她知道真相伤心,就撒了谎,我笑笑,说是跟爷爷打架,没打过他,结果受了点小伤。

    我妈说你爷爷也太不像话了,等你爸回来,咱们找他说理去!

    正好我爸这时回来了,说冯瞎子在外地还没回来,他怕冯二毛骗他,又在青龙街周边,都问了一遍,确认冯瞎子已经好多天没出现了。

    我妈说老头子把蛤蟆打伤了,亲孙子都能下得去手,太过分了,咱们找他问个明白去!

    这时外面乱哄哄的,村长和治保主任,都吆喝着什么。

    我爸说不用了,他连孙寡妇都能杀,别说打伤蛤蟆了。

    原来爷爷慌慌张张的,挑着坛子往村外走的时候,碰到了狗剩他爸。

    狗剩爸是出去买火柴和香烟的,碰到爷爷吓了一跳,想到爷爷擦着他头皮的那一刀,立马给爷爷让开一条路。

    爷爷说你小子给我过来,手里拿着的是不是洋火儿,给老子递过来!

    狗剩爸连忙恭恭敬敬的,把刚买的火柴连着香烟,都塞给了爷爷。

    那会已经有了打火机,不过火柴在乡下还是有不少人使用。

    农村人称火柴为洋火儿,后来没两年,火柴就彻底被打火机取代了。

    那会我们这的火柴,都是那种虎头火柴,火柴盒的正面,都印着一个威风的虎头。

    八十后的小伙伴,很多人应该还能在记忆里,找到那种虎头火柴的踪影。

    当时狗剩爸递过去的就是虎头火柴。

    爷爷嘴里念叨着老子属虎,山神爷保佑,把火柴盒上面的虎头撕下来,吐口吐沫在上面,贴到了自己脑门上。

    爷爷挑着担子走远了,狗剩爸找到村长,哭喊着说被爷爷拦路抢劫了。

    村长说屁大点事,吵吵什么!

    狗剩说村长,事可不小,可能又要捅破天!

054 火龙绕身() 
    村长桌子上摆的都是钞票,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正在计算果园的收入。

    听到狗剩爸说爷爷捅破天了,村长随手拿了十块钱,拍到狗剩爸的手里。

    “你小子口气真大,薛屠子不就抢了你一盒火柴和一盒香烟嘛,这还能捅破天!我给你十块钱,这个事就算了,别嚷嚷了。”

    狗剩爸把钱装起来,说村长,我的事算了,但是真的还有一件大事!

    “薛屠子的担子上,挑着两个坛子,前头的那个坛子里,好像是鸡鸭什么的,后面的坛子里面,有抓挠的声音,好像装了人!”

    听狗剩爸这么一说,村长的小心肝一下提了起来。

    因为前几天三爷爷的事,村长差点被发配到县里烧锅炉。

    幸好后来老张带人搜山,打死两个凶犯,他才算保住了村长的位子,不过调到乡里工作的事,是彻底泡汤了。

    现在要是再有人出事,而且是被玄乎乎的邪法害了,村长就惨了。

    村长拉着狗剩爸出来,正好遇到我爸,就简单说了一下。

    村长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先去他家里看看。

    我爸一瞪眼,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家里可是什么都没有。

    村长说槽,木头你变了啊,现在脾气怎么也跟你爹一个样,我说的是孙寡妇家,不是你家。

    就这样,三个人来到孙寡妇家,狗剩爸说什么也不进去,村长和我爸大着胆子进去,看到了孙寡妇的尸体。

    “这个薛屠子,一夜夫妻百日恩,他怎么下得了这个死手!”

    村长看着凋零的美人花,扼腕叹息之后,去打电话叫人了。

    老张已经拿到调令高升了,来的是其他人。

    现在外面吵吵嚷嚷的,就是为了这个性质恶劣的命案。

    狗剩爸本来还担心爷爷的报复,不过看到这是死罪,就不怕了,一个劲的祈祷老天爷睁睁眼,抓紧让薛屠子被乱枪打死,千万别活着回到这个村子。

    半夜里治保主任敲开门,悄悄来到我家,对我爸说,木头,你爹畏罪潜逃,现在被通缉了,而且我听说,可能还有其他受害者。

    我爸早就对孙寡妇缠着爷爷,看不顺眼了,现在淫妇死了,奸夫又成了杀人凶手,我爸乐得以后少了麻烦。

    偏房里发生的事,我妈咬我手腕的事,我都没和我爸我妈说。

    第二天我和我爸都睡过头了,起来的时候,发现我妈早就起了。

    我妈喂好了家里的鸡和狗,锅里有烧好的稀饭,桌子上也有新调的咸菜,咸菜上还浇了香油。

    我妈坐在堂屋门口,正在晒太阳,手还摸着墙上仙子的手。

    我爸看我妈好了很多,说杏儿,两个仙子手拉手啦?

    我妈眯着眼,说你又贫嘴了。

    我和我爸吃好饭,看到我家周围有陌生人,可能是便衣,来蹲守爷爷的。

    七天之后便衣撤了,爷爷还是杳无踪迹,自从狗剩爸看到他之后,再也没人看到过他,以及那两个坛子。

    我心里对爷爷的恨意,被更多的谜团代替了。

    还有七天就开学了,结果我生病了,皮肤病。

    我的肩膀上,长了很多的红色小疙瘩,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但是这些小疙瘩越来越多,连成串就像一条红蛇趴在肩膀上。

    医生看了之后,说是民间俗称的飞蛇,开了外涂内服的药,结果吃了之后一点效果没有。

    本来只是有点刺痛,吃过药之后,这些小疙瘩,痒起来像百爪挠心,疼起来如炭火烧身。

    我妈整天看似正常,家务活一样没落,但是有点神经兮兮的,经常去拉墙上仙子的手,她现在自身难保,我爸让我瞒着她。

    我爸实在没办法,领着我去找冯二毛。

    佟老师正在跟冯二毛商量买家具的事。

    冯二毛家里都是神神鬼鬼的东西,怕佟老师住的心里不舒服,三天前雷厉风行,在中学校附近买了房子。

    山神爷被两个江湖人拿下了,所有人也都不再相信,那些曾经罩在我头上的光环,但是有四个人例外。

    一个是陈一枪,他坚信我是山神爷的乘龙快婿,这两天还偷偷到我家里,送了两只活蹦乱跳的野兔子。

    两个是老铁和邓老鼠,他俩对我是蛤蟆大仙转世,依然深信不疑,经过我们村子,就过来找我聊聊天。

    最后一个就是佟老师,她认为聪明印在脑子里,是跑不掉的。

    在她看来,我年龄越大,离状元郎的身份就越近了。

    有佟老师在,冯二毛对我客客气气的。

    等到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