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又看看山路,那个神秘的身影出现了,黑烟一般的对着山腰飘来。

    刚才我中了蟾酥毒素的时候,根本没怕那道身影,但是现在突然怕了,我连忙跑到冯瞎子身后,提醒他有高手来了。

    我躲在冯瞎子身后,老一会也没见那道黑影出现。

    我还以为自己的幻觉还没消除,大多是看花了眼。

    冯瞎子把拐杖抓在手里,挥舞几下之后放到盘着的腿上,清清嗓子。

    “当年青龙街炮火连天,咱们一别数十载,故人既然来此,何不现身相见!”

    右边的一颗松树后面,传来一声咳嗽,一个人影从树后转了出来。

    冯瞎子还是背对着山神庙,把脸正对南方,并没有去看那个人影。

    来人嘿嘿一笑,扭一下身子,又如黑烟一般,转眼到了我们对面。

    等来人站定,我才看清,他一身黑衣,像那个灰衣和尚一样,只露了两只眼睛在外面。

    来人的速度真快,停下之后还带起一阵小旋风,吹起了冯瞎子的衣袖。

    “看来你真的化妖了,当初跑虎岭下,村庄里的十八条人命,肯定也都是你做的孽,这些年,又残害了不少无辜吧?”

    听冯瞎子的意思,他跟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还是老相识。

    白天我刚听冯二毛说过,跳尸吸魂复生,就是化妖,无比厉害。

    真没想到,今晚一直跟着我的,竟然是个化妖的东西。

    幸好我中了蟾酥的毒速度快,不然早就被他追上了。

    对方在冯瞎子的质问下,还是一声不吭。

    冯瞎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广厦万间卧眠七尺,金银百万临死空拳,你这又是何必呢!”

    来人终于发话了:“广厦万间,我可以用来收尽天下美女;金银百万,我可以给子孙多留点,何况我还是个不死之身,活着就要花钱。”

    “杨老板,虽然死过一次,你还是一点没变。”冯瞎子道。

063 烈酒化妖() 
    听了冯瞎子的话,对方点了点头,说既然冯大仙眼瞎了都能认识我,我再披着伪装,岂不是自欺欺人,不过姓杨的早死了,我只是一个货郎。

    一个超大的黑色斗篷被脱掉了,一个人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站在对面。

    颌下是几缕白胡子,腰上挂着一个酒葫芦,一脸的酒虱子。

    酒虱子,就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脸上长的被酒气顶起来的小疙瘩。

    竟然是那个货郎!

    在孙寡妇的偏房里,爷爷说灰衣和尚,并不是石匠的同伙。

    看来爷爷说对了,这个白胡子货郎,才是石匠真正的同伙。

    正是这个货郎,在石匠准备落下最后那块石板的时候,对二赖子两口子谎称石匠要离开,这才把二赖子两口子骗到桥上去送死。

    我还纳闷那天冯二毛怎么料事如神,现在我想起来了。

    当时在桥上,我和我妈说话的时候,冯二毛也和货郎聊了半天。

    后来冯二毛对货郎很恭敬,现在看来,冯二毛当时不过是被货郎,当做了一枚棋子。

    爷爷说杨木匠要把我打成活人桩,是为了得到青龙山上的宝贝。

    假如这个货郎真是杨木匠他爹杨老板的话,那他肯定也是为了宝贝。

    或许,就是因为他不想和石匠分赃,这才利用冯二毛这个棋子,不但借着老张的手,灭口了自己的同伙石匠,还除掉了灰衣和尚。

    灰衣和尚肯定也是奔宝贝来的,算是他的竞争对手,也被乱枪打死了。

    按道理冯二毛也不傻,但是突如其来的大师名头,让他在沾沾自喜之余,忽略掉了所有的疑点。

    我认定三爷爷的死,也是货郎一手安排的,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

    三爷爷的死,冯二毛的一番言语,直接导致县长发怒,调来大批人马让老张指挥,灭掉了绳技惊人的和尚,还有道法深厚的石匠。

    想到这里,我到处找武器,最后摸到了一块石头,恶狠狠的对准货郎。

    “你是石匠的同伙对不对?我三爷爷方为鉴,也是你害死的,对不对?”

    货郎没回答我,肩膀上搭着黑斗篷,两只手背在背后。

    我继续质问货郎:“你为了除掉和尚和石匠,利用二赖子夫妻俩,害了我三爷爷,对不对?”

    石匠突然把背着的双手一挥,两个东西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是一把洋镐和一柄铁锨。

    就是当初贾成祖,在山神庙前挖坑时使用的,上面都有贾邪子的标记,一个阴刻的“贾”字。

    “除掉和尚和石匠,我自己就可以动手,我杀方为鉴和他俩没关系,而是为了骗那些军人上山,用他们的冲天煞气镇住山上的龙气,这样我才有机会,偷偷跟在搜山队伍的后面,找机会把桐油漆泼到山神庙上,只有这样,我才能把你这个小毒物做成活人桩的,找到我想要的,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几十年……”

    原来货郎这些年,一直以卖东西为幌子躲在暗中观察,找下手的机会。

    心里恨意横生,没等货郎说完,我就把石头对他砸了过去。

    货郎抬腿,用脚尖轻轻点一下铁锨,铁锨从地上竖起来,长长的木柄,挡住了去势沉重的石头。

    很明显,我不是货郎的对手,他伸手就能掐死我。

    现在我恨不得喝下一大碗纯蟾酥。

    这样我就能像刚才一样力大无比速度奇快,最低也能跟货郎同归于尽。

    我对冯瞎子说,冯爷爷,你抓紧杀了这个祸害,我给你帮忙。

    冯瞎子说,蛤蟆,你不帮忙,我说不定能杀了他,你要是帮忙,咱爷俩都要死,你现在听我的,跳到石鼎里面去,一有不对,你就直接钻到香灰里。

    冯瞎子说完,又对货郎说道:“老杨,你活着还不如死了,杨木匠被薛屠子杀了,你现在已经断子绝孙,要金银钱财有何用?就算全天下美女都给你,你这半妖半人的身体,还能人道吗?趁着现在天谴未到,自裁吧。”

    货郎笑了,声音很是苍老。

    “只要把当初贾邪子为了避开凶煞,砸了半个家底子的陪葬品,还有古人供奉给山神爷的宝贝,都给挖出来,我不但有了钱财,还能想办法返老还童,或者是以后再换个肉体皮囊,到了那会,人道也是迟早的事,找几个美女,生他十个八个小孩儿,不但不会断子绝孙,而且还要家大业大,子孙满堂香火丰盛。”

    冯瞎子摇摇头,说贾邪子的陪葬品,我记得还有你家祖传的一套棺椁吧?

    货郎点点头,说没错,当时贾邪子弟弟逼得紧,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不得把那套上等的楠木棺椁,卖给他们家,光那套棺椁就价值连城,何况里面的美女,身下铺着厚厚的金箔,脑后垫着玉枕头,脚上蹬着珍珠鞋,嘴里还含着一颗夜明珠,胳膊肘和膝盖弯都放着元宝,有了这些,就能富甲一方。

    听货郎说到这里,我绕到石鼎后面,睁大眼睛去看那张图,真发现紫裙女子的脚上,确实是一双珍珠鞋,手里还握着一个鸡蛋大的珠子。

    原来当初贾邪子害死了甄珠儿,后来又给厚葬,真是下了血本!

    甄珠儿的陪葬品都这么值钱,那货郎嘴里,古人供奉给山神爷的宝贝,价值可就说不出来是多少了。

    怪不得和尚和石匠,那么高的道行,还要打青龙山的主意。

    不过我又迷糊了,你们一个个的觊觎宝贝,为什么非要把我打成活人桩?

    这个没想明白,我又被另一个问题困扰了。

    我相信爷爷肯定知道陪葬品的事,毕竟当时我二爷爷,被贾邪子弄去给甄珠儿当孝子送葬。

    入殓的时候,二爷爷肯定看到了陪葬品,回家不会不告诉爷爷。

    那爷爷要把我做成活人桩,真的不是为了宝贝,而是像他说的那样,真的是为了让我娶了小龙女,以便得到山神爷的庇护?

    我想这些的时候,那边冯瞎子和货郎已经谈崩了。

    “瞎子,当年咱们在一起经常喝酒,也算是故交旧友,你今夜要是不看故人情面,非要护着这个小毒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其实瞎子,我还真的不忍心杀你,你看你这都八十多岁了,风烛残年的一吹就灭。”

    听货郎的语气,他根本不把冯瞎子放在眼里。

    冯瞎子笑了,说道:“你真的以为,区区一两桶桐油漆,就能蒙住山神爷的双眼,让你在这里横行无忌?”

    “你嘴里的山神爷,要是真的那么灵,现在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货郎说完看看山神庙,一脸的不屑。

    “你想让我不拦你很简单,你有种的话,大喊一声山神爷女人的名字,瞎子扭头就走,这个小孩子你是活埋还是杀了再埋,我保证不再过问。”

    我吓了一大跳,货郎这么厉害,我感觉他真敢喊出甄珠儿的名字。

    要是那样,冯瞎子走了,我就惨了,活埋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不过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

    货郎把嘴张的老大,后来打个哈欠做掩饰又闭上了嘴巴,愣是没敢把“甄珠儿”三个字喊出口。

    “别以为你在跑虎岭收了十八条生魂,前些年又在西边的乱葬岗,抓了不少的孤魂野鬼,就能让我这个瞎子怕了!”

    冯瞎子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来吧。”

    货郎说瞎子你想死,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货郎说完,把酒葫芦拿在手里,一把拧开木塞,在嘴里含了一小口酒,然后对着地上一吐。

    酒水落地化作两个透明的小人,有二尺多高的样子,在地上蹦蹦跳跳的。

064 两败俱伤() 
    货郎对着小人吹了一口气,两个小人弯腰伸手,一个操起铁锨,一个拿着洋镐,挥舞几下之后,奔着冯瞎子和我就跳了过来。

    冯瞎子眼睛看不见,但是耳朵很好使。

    两个小人一到,冯瞎子的拐杖戳出去,正好戳在拿着洋镐的小人脑袋,噗呲一声,小人化作一滩水渍,洋镐落下,插到了地上。

    那个拿铁锨的小人绕过冯瞎子,几下跳到我面前,用铁锨劈我的胳膊。

    这一切也就是发生在眨眼间,我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铁锨就要砍到我的胳膊上,冯瞎子头也不回,拐杖从胁下反手一戳。

    拐杖戳穿了小人的胸口,小人瞬间化作酒水,铁锨没了支撑,从半空掉下来砸到了我的胳膊,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我不是让你跳进石鼎的嘛,你在这里只能帮倒忙!”

    冯瞎子这么一喊,我就明白,他们两个高手相争,我这个半大孩子,真的帮不上什么忙,在外面反而拖累冯瞎子。

    看货郎连着灌了两大口酒,这是要发大招,我连忙爬到了石鼎里面。

    “把香灰抄在身上,千万不要露头。”冯瞎子喊道。

    我听到外面不断有叮叮当当,金铁交鸣的声音,连忙把石鼎里面的香灰,抓起来撒到身上,把身子藏在石鼎里面,连头都不敢露出来。

    铁锨和洋镐不停砍砸到石鼎上,发出沉闷而又巨大的声响,就连我的头顶都不平静,不时会有利器破风的呼啸声。

    看来山神爷的神格真的还在,我躲在石鼎里面虽然有点狼狈,但是并没有什么打到身上。

    片刻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我小心翼翼从石鼎里面把头伸出去。

    眼睛还没越过石鼎的边缘,铁锨呼啸着飞来,我连忙把头缩回去,铁锨擦着我的头皮越过石鼎,咔嚓一声响,插到后面的山神庙上了。

    我屏住呼吸又等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才慢慢伸出头。

    这次洋镐没有飞过来,我看到冯瞎子还是盘腿坐着,一根拐杖断成了三截。

    冯瞎子前面两丈远,货郎仰天躺在地上,他的酒葫芦底下,被冯瞎子戳穿一个小孔,里面的酒已经快流光了,满地的酒气。

    刚才那把洋镐,木柄现在插到了地上,镐头已经飞到了空地边一颗松树的枝头上,挂在上面摇摇晃晃的。

    我回头看看,铁锨直撅撅的插在山神庙的木门里,入木三分。

    我从石鼎里跳了下来,想走到冯瞎子身边,看看他怎么样了。

    冯瞎子说蛤蟆,你注意点,不要踩到地上的酒水,这家伙前些年在乱葬岗那里,抓到了不少的孤魂野鬼,都被他泡到了酒里,酒水里阴气很重。

    冯瞎子说话还算顺畅,应该没受多大的伤,不过暂时也不能动了。

    货郎挣扎着坐起来,断断续续的喘气,我看到他胸部以下,腰部以上的衣服都碎了,露出了皱巴巴的肚皮。

    肚脐下面的皮肉,有一圈缝好的痕迹,就像一条鞭子缠在肚子上。

    三爷爷说当初杨老板被炮弹炸成了两截,看来这个杨老板死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成了活跳尸,还把自己的上下两截缝在了一起。

    这个害人的老妖,现在已经不能动了,我终于可以替三爷爷报仇了!

    我看看周围,没有什么武器,就转身跳过石板供桌,伸手抓住山神庙门上插着的铁锨,竟然没有拔下来。

    我说一声“山神爷赎罪”,然后两手抓住铁锨,用脚蹬着庙门一使劲。

    铁锨被我拔了下来,不过我收不住脚,噔噔噔后退几步,仰天摔倒在地。

    “这小子真是李悬方的亲外孙嘛,怎么这么草包?哈哈……咳咳……”

    货郎竟然还敢笑话我,我站起来,用铁锨指着他说道:“我把你剁碎然后一把火烧个干净,我看你还能不能再活过来一次!”

    货郎对我的威胁毫不在乎,又说道:“要是李悬方在,我还真的信你了,不过李悬方被薛屠子送进了监狱,我还怕你!就算你爷爷薛屠子在,我只要伸出三根手指头,轻易就能捏死他,小毒物你信不信?不信你过来试试!”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躺地的跳尸咬死人,货郎中年横死,结果老来复活,连冯大仙都没把他彻底收拾了。

    听货郎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胆怯了。

    不过想想三爷爷的正气歌,佟老师唱起来都能辟鬼退尸,我又不怕了。

    我嘴里念着正气歌,挺着铁锨小心绕开地上的酒水,慢慢向货郎走去。

    “好小子,还会正气歌,不过方为鉴没教你法门,你唱了也白搭,不就是什么方孝孺两截身子还能动吗,我让你开开眼。”

    货郎说完,把手按到肚皮的疤痕上。

    然后货郎的手围着腰部绕了一圈,就像拉拉链一般,把那道鞭痕似的伤疤,全部揭开了。

    哗啦一声,货郎的身体成了两截,肚破肠流。

    货郎抬起胳膊,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说小毒物,是这个样子吗?还要我写十二个半的“篡”给你看吗?

    我对这恐怖的场景视而不见,对货郎的话语也是不为所动。

    我攥紧手里的铁锨,嘴里的正气歌也没有停下,继续向着货郎慢慢走过去。

    货郎脸上终于变了,他心里果然还是害怕的!

    货郎急匆匆的对冯瞎子说道:“瞎子,你肝肠寸断,这次死定了,可惜五年之后,我只能找你的后人算账了!”

    冯瞎子现在还是一动不动,看来货郎说的不是假话。

    “你有重生的法门,我有改命的本事,五年之后,瞎子等你!”

    听冯瞎子这么说,又看我马上到了面前,货郎抓起地上的黑斗篷,上半身过去抓住下半身,把斗篷一下盖到了身上。

    这个时候我也到了,手里的铁锨狠狠的劈下去,嘴里喊道:“哪里走!”

    铁锨劈到斗篷上,咔嚓一声响,不像是劈到了人身上。

    我用铁锨挑开斗篷,这才看到劈碎的是酒葫芦,下面根本没有货郎的影子。

    我扔掉斗篷,转身看周围,结果身后一阵风声。

    我回头一看,斗篷已经飞了起来,黑烟一般的飘向了山下。

    “蛤蟆,不要想太多,他这只是障眼法,以后你就会懂了。”

    冯瞎子说完,让我把他扶起来,又让我找根木棍给他做拐杖。

    我说冯爷爷,你不会真的肝肠寸断了吧?

    冯瞎子点点头,说二毛那个败家孙儿,害的那个大胡子被贾成祖上了身,我上山之前,出手收拾了贾成祖,不然的话,我不会跟这家伙两败俱伤。

    怪不得冯二毛敢带着人追大胡子,原来之前冯瞎子已经先替他打了头阵。

    不过冯瞎子受伤,是为了保护我,他要是死了,我怎么对得起花花!

    我哭着对冯瞎子说道:“冯爷爷,你不是说自己能改命的嘛,你改一下,二毛和花花,可不能没有你啊!”

    冯瞎子摇摇头,说道:“杨老板逆天苟活,成了一个半人半妖的货郎,结果他儿子杨木匠死了,我要是改命的话,会对家人不利的。”

    冯瞎子说完,竟然一头栽倒在地,嘴角还流出了血。

    我吓坏了,失去了三爷爷,不能再失去冯瞎子了。

    我现在都觉得自己,是比孙寡妇还厉害的扫把星,不然怎么无论多有本事的人,跟我一拉进距离,就非死即伤呢!

    我都不禁有点怀疑,爷爷这些年跟孙寡妇过日子,就是为了躲我远点。

    我背着冯瞎子下山找人,不过毕竟我身体还没长成,背着他有点吃力。

    半道上,有个女人拿着一把小剪刀,拦在了山路中间。

065 咬牙断指() 
    拦路的这个女人我认识,是服装店的老板娘,别人喊她大玉儿。

    就是我跟三爷爷去县城那天,孙寡妇让我帮忙还钱去的那个服装店,后来三爷爷出事,和尚被打成了马蜂窝,大玉儿的服装店也被牵连了。

    幸好大玉儿跑的快,不然她肯定也被当做和尚的同伙,被老张给抓了。

    “小子,这下被老娘堵住了吧!我现在东躲西藏的不说,店还被查封了损失好几万,你说吧,该怎么办!”

    大玉儿名字虽然好听,但是人跟玉儿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大玉儿虽然胸大屁股也大,但是身材又矮又胖,看起来横比竖都要长,一脸的凶相,此刻把雪亮的剪刀一甩,然后母夜叉一般的叉着腰。

    我也实在是累了,就把冯瞎子靠着一棵树放下,然后在身上掏来掏去。

    不过最后除了两枚硬币之外,我没有掏出来一样值钱的东西。

    “老板娘,那个事你怎么也不能怪到我一个小孩子身上,现在我冯爷爷受伤了,你行行好,先放我下山,明天我让我爸我妈凑钱给你行不行?”

    大玉儿哼了一声,说你小子想得美,我好不容易看你落单了,怎么可能放你走,你家的钱我不要,就把你赔给我好了。

    听大玉儿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她跟其他的江湖人没什么分别,也是奔着我来的,说不定也是想把我打成活人桩。

    现在我能确定大玉儿并不冤,她跟那个灰衣和尚就是一伙的,只是不清楚她跟孙寡妇,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玉儿看样子不简单,我除了把自己的血灌到她嘴里,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能对付她。

    “跟我走吧,不然我一剪刀,割开冯瞎子的喉咙。”大玉儿说。

    “肥婆,你想得美!这么有前途的帅小伙,哪里轮得到你来捡便宜!”

    说话的是邓老鼠,不知道他怎么来到这里,身后还跟着秃头老铁,两个人攥着拳头,从山林里面转了出来。

    邓老鼠瘦瘦小小的个头,秃头老铁是铁塔一般的汉子,两个大男人并排挡在了我面前。

    “找死!”

    大玉儿应该很忌讳肥婆这个称呼,干脆利索回了两个字,然后撕下袖子上一块布,用剪刀裁剪起来。

    邓老鼠常年打洞钻山,估计经常被跳尸厉鬼追赶,动作磨练的很快,没等大玉儿剪好那块布,邓老鼠已经把两片草叶贴到了她的脑门上。

    这个时候,大玉儿的剪刀,刚刚把破布剪成一条蛇。

    邓老鼠背对着大玉儿,脚步轻松的向我走了过来,嘴里还不屑的说道:“剪布成蛇,雕虫小技,幸好我找到了之前放忘了地方的神仙草!”

    邓老鼠以为胜券在握,就连老铁都信了他,毕竟当初在老铁看来,那神仙草都能窥破我的真身,肯定不是简单的东西。

    但是我心里知道惨了,冯二毛丁老八卖给邓老鼠的神仙草,那可是假的,真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害到了我头上。

    果然,大玉儿摸摸脑门,把神仙草拿到手里,用嘴一口气吹出去好远,然后把手里的布蛇放到了袖子里。

    没等我和老铁提醒,大玉儿已经伸出胖脚,赶过来把邓老鼠勾倒在地,然后对着邓老鼠屁股一踢,邓老鼠顺着山路,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老铁回头看看我,挠了挠秃头,说道:“大仙,你刚才是不是跟高手恶斗一场,现在不能使用法术了?”

    我现在满头满脸,就连衣服鞋子上,也都沾着香灰,狼狈的很,哪里是跟什么高手斗法了。

    老铁又看看冯瞎子,说冯大仙嘴角有血,能把他伤到的,一定是非常厉害的高手,肯定是你跟人家拼了个两败俱伤,这才救下了冯大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