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爬起来之后,我蹲在爷爷膝前,给他点上一根烟塞到嘴里。

    “爷爷,最后一件事,当初宋媒婆和贾成祖,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绝不是我捣的鬼,杨木匠也没那个本事,真的是山神爷他老人家显灵出手做的,他让宋媒婆死而复生过来说媒,让贾成祖戴罪立功给你挖坑,杨木匠只是顺势而为,我又借杨木匠的手,结果没想到冯瞎子横插一杠子,把什么都搅和了,那个冯瞎子,跟你姥爷李悬方,表面上走对面都不说话,私下底肯定有关系,我还以为他也另有目的,没想到丁老八告诉我,这次他竟然舍命救你,看来他跟李悬方,有过命的交情,你姥爷出来,不会亏待冯二毛的……”

    爷爷说到这里时,静夜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是有人在远处,使劲敲了一下大钟。

    当初小学校的破钟,作为纪念,被抬到了二老桥的桥头,做成了一个小小的钟楼,也算是纪念三爷爷。

    这声音,好像就是二老桥那边传来的。

    “坏了,这肯定是林副官的同伙,发信号了,没有林副官的回应,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爷爷说到这里,让我快点换上院子里晾绳上的衣服,抓紧往青龙山上跑,千万不要回头,跑的越远越好。

    我说爷爷,你怎么办?

    “现在就是李悬方那个鬼医在,我也活不成了,爷爷在这里,能拼掉几个是几个,只是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有了壁墙鬼的气息,没有我跟着,你一样都不能拿走,不然你跑到天涯海角,哪怕是变了一个人,他们也能找到你。”

    我磨磨蹭蹭不想走,爷爷生气了,用尽全力坐起来,甩开我抄起了地上长长的土枪。

    爷爷手法娴熟,很快给土枪装好了弹药,对着我一指:“快点,按照爷爷说的出去换衣服,再晚就来不及了,你总不会希望,咱们老薛家真的断了根吧!”

    我含着眼泪,到外面脱下衣服,跳到水缸里蹲下又起来。

    简单擦了一下,我取下晾绳上的衣服,三两下穿好。

    爷爷拄着土枪,提着一个桶在房间里浇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是易燃品。

    那些金砖和古玩,我带着反而是累赘,只有坤书,上面有我爸我妈的签名,我实在舍不得放弃。

    “坤书,我也不能拿走吗?”我问爷爷。

074 同归于尽() 
    “坤书也不能带走,不过你放心,山神爷他老人家恢复的那一天,烧过的东西,也会恢复原样到你手里,快走吧,没时间了!”

    我按照爷爷的吩咐,只在家里拿了一把笤帚,出门的时候扫掉脚印,过了几处人家,扔掉笤帚向青龙山跑去。

    三爷爷冯瞎子陈一枪,都是因我而死。

    我们家也是一样,黑子死了,我爸我妈死了,爷爷很快也会死。

    我本来是万念俱灰,但是想到还在牢里的姥爷,我决定留着自己一条命。

    我要好好活下去,跟爷爷学本领,然后大开杀戒,复仇!

    月朗星稀,风吹草动,我在青龙山上,听到山下传来一声巨响。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到村里有一处火光冲天,失火的正是我家。

    肯定是二邪子的手下,林副官的同伙赶到了,爷爷一枪放出去,点燃了满地的火油,跟他们同归于尽了。

    这时我才明白,当初林画师在我家墙上,画了那个仙子之后,说的那句祝福语里面,最后八个字的真正含义。

    “一朝梦醒,红光映天”,根本不是什么吉兆,而是杀人放火的隐喻。

    三爷爷死后,县长肯定指望不上了,我姥爷没出来,冯二毛更是没用,他只要不受我们家的牵连,我就烧高香了,不指望他给我帮忙。

    站在山神庙前面,我跺跺脚下的土地,又看看黑漆漆的山神庙。

    现在想想,感觉悲剧的序幕,真的是由喜剧拉开的。

    什么小龙女的未婚夫,下一任的山神爷,正牌的蛤蟆大仙转世,都是虚的,想起来很可笑。

    我现在连学都上不成了,未来的状元郎,也没戏了。

    或许像我妈曾经告诫我爸,给她逆天改命的话,可能会招来天谴。

    或许是爷爷说对了,蛤蟆不入青龙山,老薛家注定躲不过那一劫。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连仰天大吼发泄一下都不敢,唯恐被人循声追来,把老薛家的独苗苗,给斩草除根了。

    我没敢多做停留,一溜烟翻过青龙山,向着从来没去过的山那边跑去。

    后山很少有人来,连一条像样的山路都没有,我在山林草丛里穿行,身上被荆棘刮破了,衣服撕成一条条的,像个小叫花子。

    一直滚到了山下,我头也不回的挑着小路跑,一整天跑了几十里路。

    在一条街上,我遇到了联防队,一胖一瘦两个人,盘查我的身份,问我哪里来的准备去哪里,是不是在这附近偷了东西。

    我就流着口水装傻,嘴里啊啊啊的,装成了话都说不明白,联防队的人搜了搜我的身,把口袋里的五毛钱硬币也给拿走了。

    这是我忘记在衣服里,我妈洗衣服的时候没有掏出来的,本来我打算晚上的时候,拿去买两个馒头的。

    其中的瘦子踢我一脚,说小憨子快滚,别给我们这的街道市容抹黑。

    曾经的天之骄子,现在被两个市井莽汉欺负的不敢反抗,我已卑微到了尘埃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着找到我姥爷。

    那个胖子又晃了晃胶皮棍,我连滚带爬的跑了,那边一个磨豆腐的老人看不下去了,拦住了我。

    豆腐摊和卖鱼的摊子挨边,地上满是飘着鱼鳞的脏水。

    老人一刀切下一块雪白的豆腐,给我递了过来。

    我手上都是土灰草屑,但是我不在乎,捧着豆腐狼吞虎咽,一辆绿皮吉普慢慢的开过来,车里有个年轻人,摇下车窗伸头到处看。

    我一下想到了小林的吉普车,连忙蹲下身子缩小目标。

    绿皮吉普里的人看了看我,停车开门,两个穿西装的年轻人走了下来。

    我连忙对着卖豆腐的老人傻笑,还用地上的脏水抄到身上,又捧起脏水往嘴边送,像狗一样伸着舌头舔。

    两个年轻人看着我喝脏水,又看我嘴角脏兮兮的豆腐,其中一个摇了摇头,另一个长着娃娃脸,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撸起了我的袖子。

    幸好我的胳膊,也沾满了灰尘,加上刚才的脏水,看上去黑乎乎油腻腻的,胳膊上还挂着几片鱼鳞,浑身都是鱼腥味。

    “小子,你是不是从南边的青龙山过来的!”

    抓着我手的娃娃脸还不放弃,使劲捏我的手腕,连声的喝问。

    我一下哭了,这哭不是装的,因为我手腕上很疼,当然,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心里怕的要死。

    我知道,他们要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就死定了。

    听到我哭了,一根扁担伸过来,打开了攥着我手腕的手。

    “这么可怜的小孩子,你凶什么!”是卖豆腐的老人,挡在了我和娃娃脸中间。

    “老东西,别多管闲事!”娃娃脸天生一副笑模样,凶起来很可笑。

    听到娃娃脸的叫骂,鱼摊老板本来正在给人家杀鱼刮鳞,一下站了起来。

    粗壮的一条大汉,甩一甩手里的铁刷子,鱼鳞飞过来,弄得娃娃脸一身都是。

    “哪里来的王八蛋,跑我们这里撒野了!”

    鱼摊老板大吼一声,连着买鱼的顾客,一起站到了卖豆腐老人的身边。

    那边还没走远的两个联防队,听到声音也跑了过来。

    “强龙不压地头蛇,办正事要紧,别节外生枝,这明显是个小傻子,不是咱们要找的小孩。”

    另一个年轻人是个寸头,显得比较老成,压低声音说完,把娃娃脸拉到了身后。

    看到被半条街的人围了起来,寸头伸手到怀里,掏出二百块钱,塞到了我手里。

    “我兄弟就是看这个傻子可怜,没有其他意思,大家不要误会。”寸头拱着手,对周围的人说道。

    联防队的那两个人看到寸头出手大方,连忙帮着圆场,人群让开了一条路。

    娃娃脸肯定也不确定他要找的就是我,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想法试探我的,现在也感觉我不像,看到人群闪开,被寸头拉着走了。

    人群再次散开,有人边走边说到底是城里人,出手就是两百块。

    有人说这个小憨子,也不知道是哪里跑来的,看着不知饥饱不知脏净的,好可怜!

    卖豆腐的老人用毛巾擦擦我手里的脏水,递过来一个缺了口的海碗。

    海碗里是飘着碎末的茶水,我感动的差点哭出声来,但是我不敢哭。

    我要是哭了就证明我不是小憨子,很容易被人怀疑,那边的娃娃脸,不时回头看我。

    我只能对老人傻笑,又吃了他一块豆腐,趁他不注意,溜了。

    我怕寸头和娃娃脸没有走远,不敢走大路,就在一处公共厕所边上,装作睡觉躺在草丛里。

    幸好我身上有毒,也不怕草丛里有什么蛇蝎爬虫来咬我。

    一直等到天黑好久,我悄悄从草丛里爬出来,摸到了小路上,趁着月色,往东边走去。

    这边是鲁省的地界,我故意从青龙山绕到这边,然后往东再往南,这样虽然绕了路,不过也能到我们苏省的省城。

    穿过街道远处的小巷子,我碰到了白天那两个联防队,他们好像是在夜巡,看到我之后,对我扔了一个小石头,吓得我连忙贴着墙跑起来。

    一直跑到一个小树林,回头没有看到那两个人,我这才长吐一口气。

    在树林里没走两步,一胖一瘦两个,提着胶皮棍,绕到了我前面,拦住了我的去路。

    瘦子走过来,一脚把我踢趴下,说道:“小憨子,哪里跑,嘿嘿,刚才是在谁家,偷了二百块钱,快给老子掏出来!”

    我连忙掏出钱,一时忘记自己应该是个小憨子。

    “这小子不傻啊,一定有问题!”

    胖子一下揪住了我的耳朵,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075 狼群虎口() 
    我怎么也没想到,白天寸头给我的二百块钱,被胖子瘦子这俩惦记了。

    二百块钱,在那会能吃二百碗拉面,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在他们看来,拿走一个小憨子身上,别人送的二百块钱,不会有什么风险。

    结果我一着急,听了他们的话,利索的把钱掏了出来,他俩反而多心了,认为我是个背着案子的逃犯,是装疯卖傻的。

    不过最后我才看出来,他俩并不是想把我抓走,而是考虑我既然不傻,他们该不该杀人灭口。

    毕竟他俩出手抢我二百块钱,我要是嚷出去,这个事就像钱数一样,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胖子松开我的耳朵,和瘦子走到一边窃窃私语,我趁他们不注意,扭头就往树林深处跑去。

    可惜我没有他俩熟悉地形,很快被他俩一前一后堵住了。

    胖子晃着手里的胶皮棍,一步步的逼近,说道:“小家伙,你要是个小憨子,咱俩就省事多了,没想到你真的是装疯卖傻,钱到了我们手里,也不好退给你,现在,你只能怪你来到这个地方了。”

    那些找我的江湖人,都是为了窥破惊天的秘密,或者是为了得到富可敌国的宝藏,这才要把我做成活人桩。

    现在这两个,竟然为了区区二百块钱,就要对我下手,真是给我幼小的心灵上了深刻的一堂课,人性竟然如此黑暗。

    “你们为了二百块钱,竟然要杀人灭口!”我摇着头说道。

    “小兄弟,你想多了,出人命是大事,我们俩才没那么傻呢,我们只是想在你头上敲几下,让你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憨子而已。”

    瘦子在我背后阴险的说道,然后一棍子打在了我的头上。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胖子伸手掰我的手,想让瘦子能够准确的打到我的头。

    我一个十五六的孩子,怎么会是两个正当年的汉子的对手,手很快被胖子掰开了。

    我心里那个恨啊,我要是真的被打成了傻子,种种恩怨我都会忘记,甚至我姥爷出来,爷俩面对面了,谁也认不出来谁。

    就在瘦子拿着胶皮棍,对着我的头,狠狠砸下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瘦子的胳膊。

    来人穿着金光闪闪的道袍,脸上黑黝黝的,在夜色里根本看不清五官。

    来人就这么鬼魅一般的出现了,胖子吓了一大跳,松开了我的手。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别说我,就连胖子瘦子都没在意。

    瘦子往来人脸上照了一下,对方突然把舌头伸出来老长,好像一个吊死鬼。

    胖子和瘦子都吓得后退两步,手里的胶皮棍和手电筒同时落地。

    “没想到走个夜路,还遇到了冒充官家人的劫匪,不平事我不能不管!”

    来人一说话,证明他不是鬼,胖子和瘦子就不是那么害怕了,捡起了胶皮棍和手电筒,又把手电照到来人脸上。

    “连他也一起干了?”瘦子扭头问胖子。

    “他身上肯定有值钱东西,不过……”胖子感觉有点扎手,犹豫了。

    胖子和瘦子犹豫了,来人没有犹豫,走到了胖子瘦子中间,快速的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捏住了胖子的喉结,一只手掐住了瘦子的脖子。

    咔嚓咔嚓两声响,来人一挥手,两个死人被他扔到了地上。

    “过来,把他们身上的钱都给我掏出来!”来人冷冷的对我说道。

    我见识了他伸手就杀死两个人的手段和狠劲,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捡起地上的手电筒,伸手在两个死人身上摸索起来。

    我先从瘦子身上掏出那两百块钱,又从胖子身上,翻出了几十块的零钱。

    本来我还以为来的是得道高人,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黑吃黑的高手。

    两条人命死在他手里,他就拿到不足三百块钱。

    来人把身上的道袍脱下来,翻了个又穿上,道袍的反面很破旧,看上去就像是个云游化缘的道士。

    “把瘦子手腕上,那块手表给我撸下来。”道士继续对我发号施令。

    我连忙按照道士说的,把手表撸下来,恭敬的递到他手里,道士接过去看都没看,往怀里一揣。

    “谢谢道长救命之恩,以后要是我有了钱,一定报答你。”

    我现在只想脱身,可不敢跟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道士混在一起,说完我就向林子外面有光亮的方向跑。

    道士只是用两根手指搭在我肩膀上,我半边身子一麻,动也不能动了。

    “这两个家伙还以为你小子装疯卖傻,在我看来你是真的傻,你既然说要报答我,怎么也不问问我是谁,住在哪里?”

    我跟三爷爷学过一点江湖规矩,连忙问道:“请教道长法号,仙乡何处?”

    “没想到你小子悟性还行,不错,喊我三叔就行了,至于仙乡何处,云游四方四海为家,小子,我看你这个面相不错,跟我走吧。”

    道士说完,放开了我,我知道跑是跑不掉的,就问他去哪里。

    “你不是要报答我嘛?别等以后了,现在就可以报答,我正好缺个伙伴,咱们就一起吧,别的不敢保证,至少饿不死你。”

    道士说完让我张嘴,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又不敢不听他的,只好把嘴张开了。

    道士在口袋里一抓,把一个东西塞到了我嘴里。

    那个东西应该是个活物,入口爬了几下,转了半圈掉个头,然后顺着我的嗓子眼,呲溜就钻了下去。

    我登时感觉胃里一酸,随即这股酸劲蔓延到了全身,两条腿吃不上劲,一下摔倒在地上。

    然后就是头晕耳鸣,就像是有人在我耳边使劲的敲钟打鼓,浑身的骨头也疼的厉害,我捂着耳朵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道士踢了我一脚,我好长时间才缓过来,站起来活动一下酸麻的四肢。

    “小子,以后别想着逃跑,这个东西叫做听话虫,每个月月底,我会给你解药,不然你离开我两个月,就会肚烂肠穿,不信你试试。”

    我的血里有毒,一般的毒素根本毒不到我,之前就是我妈的蟾酥用的剂量大了,让我中了一次招。

    昨晚爷爷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我哑了嗓音烧了脸庞。

    无论如何,一直到现在,除了这两个至亲的人,还没有什么能让我中毒。

    而面前这个道士,一出手就让我感受到了生不如死,他的本领不是一般的江湖人能比的。

    我默不出声的跟在道士后面,走出树林老远之后,道士突然回头问我:“傻小子,你喊我叫什么?”

    我被道士问的愣了,结结巴巴的说:“道长。”

    “什么道长,你真的以为我是道士啊,喊三叔!”道士说完,狠狠的打了我的头一下,我感觉头蒙蒙的。

    我连忙喊了他一声三叔。

    道士也就四十来岁,虽然比我爸我妈还大一点,但是喊他三叔,别人也看不出来什么。

    而且三叔这个称呼,会让人误解我和他的关系,更能掩饰他的身份。

    突然就被这个道士掌控了,他让我跑我都没法跑。

    我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简直就是刚出狼群又入虎口。

    我真是欲哭无泪。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个道士的目的地竟然是省城。

    这样我只要瞅机会找到我姥爷,凭他鬼医的手法,不会解不掉道士给我下的毒。

    午夜的时候,在路上又遇到一个背着包袱的小偷。

    道士一伸手就把小偷弄死了,把小偷的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有两瓶好酒还有两条香烟。

    道士没有菜就喝下一大瓶酒,拉着我又走到下半夜,这才在路边找了一个废弃的小屋,一拳把我打晕了。

076 擦肩而过() 
    道士把我一拳打晕了,后来他又拍着我的脸把我叫醒了。

    我揉揉眼走出废弃的小屋,看到天又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响,道士又把剩下的那瓶酒喝完,给我扔了一身旧衣服。

    衣服穿在身上很宽大,不知道是道士从哪偷来的,我没敢说什么,把旧衣服脱下来,换上了新衣服。

    道士把我的衣服卷巴卷巴埋了,然后说继续赶路。

    道士也没吃,我也不敢要吃的,跟在他身边默不出声的走着。

    让我没想到的是,道士带我绕过青龙山,还经过了丁老八的砖窑边上。

    丁老八腿叉成圆圈,正在路边撒尿,道士过去拍了一下丁老八的肩膀,丁老八回头,满脸的泪痕。

    “老板,这大晚上的,你不找个小寡妇快活,怎么还哭了?”道士笑着问丁老八。

    “老子的兄弟,全家都死了,老子能不伤心嘛!”丁老八一直都是好脾气的人,见谁都是笑脸相迎,这次竟然对一个陌生人发了火。

    道士把手背在身后,做出掐人的动作,不过很快就松开了。

    “老板,我带着侄子赶路,钱花完了,幸好我给人家丧事上做点事,赚来了几条香烟,你看能不能这样,我把烟给你,你给我换点钱。”

    道士说完对我招招手,我连忙把他从小偷那抢来的香烟,从背后的包袱里拿出来,递给了丁老八。

    丁老八擦擦眼泪,并没有在意我,随手掏出一百块钱扔给道士。

    我现在对这个道士越来越恐惧,他的心里肯定藏着一个嗜血的魔鬼。

    道士为了不到三百块钱,招呼都没打就杀了两个人,又杀了一个小偷,也只是得到两瓶酒和一百块钱。

    真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道士杀人就跟捏死一个臭虫一般,人命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我现在要是喊丁老八救我,我逃不出道士的魔爪不说,还要连累丁老八送命。

    而且就算丁老八救了我,回头二邪子找来,我还是跑不掉,丁老八也要被灭口,无论怎么说,我都不能再害人了。

    我忍住没有跟丁老八呼救,被道士拉着走了。

    丁老八听不出我的声音,认不出我的面容,我怕他看出我的姿势,走路的时候,故意把一只脚往一边撇着走。

    “慢着!”丁老八在后面喊了一句,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道士两眼寒光一闪,在月光下弥漫着杀气,我吓了一跳,连忙说三叔抓紧找个地方吃饭吧,咱们都一两天没吃饭了。

    道士没理我,回头对着丁老八走了过去。

    我连忙跟上,打算从后面抱住道士,然后让丁老八抓紧跑。

    丁老八一伸手,又亮出了一百块钱,道士攥着拳头的手一下摊开,笑眯眯的把一百块钱抓在手里。

    “老板,这多不好意思,有什么吩咐吗?”道士见钱眼开,笑着对丁老八说道。

    我悬着的一颗心,登时放下了。

    丁老八看看我,说我兄弟全家都死了,连个磕头的后人都没有,这一百块给你,你让你侄子,在我兄弟坟前,磕几个头,行不行?

    道士说老板你这么大方,这个太行了,坟地在哪,咱们去吧。

    丁老八领着我和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