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几次我想跑,但是想想那条听话虫闹腾时的痛感,我怕道士找不到我念咒语折磨我,又不敢离开。

    突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一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碰到我的脸颊,让我感觉痒痒的。

    我吓得张开嘴,还没大喊出声,嘴就被人捂住了。

    “臭小子,别叫,是我!”是道士,用一根野草棒来吓唬我的。

    我问道士,你不是去找帮手了嘛,找来没有?

    道士笑了,拍拍我的肩膀,说帮手怎么要去找,你不就是现成的嘛!找其他人还要跟咱分钱,不划算。

    道士跟我讲了一遍,说死的是个绝户的老人。

    这边离青龙街也就几百里路,规矩跟我们那边一样,老人死了,没有孝子的话,侄子上,连侄子都没有才轮到女婿上。

    那种断子绝孙,连旁支后代都没有的老人,叫绝户老人。

    这个村子里,死的就是一个绝户老人,帮忙办丧事的都是邻居,没有血缘牵扯,大家都没有尽心尽力,做的很随意,所以土地庙前,连香火都没有。

    道士就是打听之后,抓住了这一点,又在土地庙这边,把馒头和点心做了一点手脚,这才成功骗到了众人。

    “臭小子,这次我主持丧事,你给绝户死鬼当一次孝子,咱们好好配合一两天,就能拿到不少钱,还怕去省城没有路费嘛!”

    道士说的轻巧,给绝户老人当孝子,有那么容易嘛!

    当初我二爷爷和孙寡妇姑姑,给甄珠儿当了孝子孝女,最后落了一个砌在城墙里的凄惨结果。

    就算这种绝户老人,没有甄珠儿那种能牵扯凶煞的危险,不过由于生前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人气陪伴,身上的阴气积郁很多。

    要是给这种老人当孝子,毕竟双方之间,没有血缘和情分的牵扯,死人那一身的阴气,就要我来承受。

    别说当孝子了,就算是哭灵,也很少有哭灵人愿意接这样的活。

    大家可以看看身边,就算是普通老人死了,那些被请来的哭灵人,有哪个不是以死人晚辈的口吻和名义,来哭灵的。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那边有个规矩,谁要是给这样的绝户老人,当孝子哭灵,就能继承老人所有的家产。

    当然这种绝户老人,除了两间摇摇欲坠的破屋子,是没有什么遗产的。

    一般的人家,谁也不会因为两间破房子,让自己孩子去承受那份阴气,以后受别人的指指点点。

    普通的哭灵人大家都躲得远远的,给绝户老人当孝子的人,更没有人敢轻易靠近,哪怕只当一次,也有可能一辈子都娶不到媳子。

    现在我明白了,道士这几天对我好,让我吃饱饭,也不过是一时高兴,真要遇到了事情,他还是要把我推到前面。

    我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以后碰到什么小恩小惠,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着了别人的道。

    但是现在我没办法,只能配合道士完成这个骗局。

    道士拉着我来到村里绝户老人家,果然只有两间破房子,院子也不大,院墙好多地方都裂开了大缝,感觉刮点大风就会塌了。

    别说像样的家具,这个家里连碗都是缺口的,只有一双筷子,还一长一短。

    不过为了平息亡魂的怨气,还有土地公的猜忌,村干部和村里的老人商量过了,把绝户老人的宅子低价转让,得来的钱就给了道士。

    村里人没有其他要求,就是希望抓紧把死人下葬,越快越好。

    有人连夜拉来一口薄皮棺材,等道士装模作样的,给绝户老人重新换了寿衣又给洗了脸,大家才七手八脚把绝户老人放进了棺材。

    他们很快把棺材钉上了,唯恐绝户老人再诈尸。

    道士说火化就不必了,要是火化的话,烈火烤着阴气,极有可能会出来一个金刚不坏的火炼尸,到时整个村子就片甲不留了。

    大家都听他的,反正又不要自己出钱,又问道士还有什么要办的嘛。

    道士说你们都走吧,今夜星光暗淡,正是阴气大盛的时候,留在这里我怕你们不被鬼弄死,也会被吓死。

    我知道道士上面说的这些,都是吓唬人的,他就是不想人多嘴杂,怕万一有人怀疑他,或者我不小心说漏了嘴。

    很快大家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和道士两个人,我膝盖上放着哭丧棍,跪在薄皮棺材前,不停往火盆里加纸。

    守灵的夜里,不能让火盆里的纸钱断了线,这个规矩,我还是懂的。

    道士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两瓶酒,还有半包油炸花生米,吃喝之后往棺材旁边的稻草上一躺,很快睡着了,还小声的打着呼噜。

    相处那么多天,道士从来没有在我清醒的时候睡过觉,这是第一次。

    这个心黑手辣的害人精,我相信只要能够杀了他,我肚子里的听话虫,也会跟着死去,现在就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我四处看看,终于在棺材旁边,看到了一根乌亮的棺材钉。

    我往后挪挪,用脚把棺材钉勾过来,一把抓在手里,棺材钉头尖尾方,在手里沉甸甸的,真是难得的杀人利器。

    我先把纸钱团成一团,扔到道士身边,又喊了一声三叔。

    道士没有动静,翻了个身换个仰面朝天的睡姿,两手抱在胸前。

    可能是回味刚才的酒菜味道,道士还咂了咂嘴。

    道士咂嘴时,喉结鼓起来老高,上上下下一动一动的。

    我知道只要自己狠狠心,使劲把棺材钉戳到道士的喉结里,他就死定了!

    我在火盆里多续了一点纸钱,慢慢摸到了道士身边,先推了推他的胳膊,他没有动,我慢慢把右手从背后磨到身前,手里紧紧攥着棺材钉。

    没等我扬起手,道士一下睁开了眼睛,手腕一翻抓住了我的胳膊。

    道士使劲一捏,我就感觉胳膊被铁钳夹住,手一下摊开了。

    啪嗒一声,棺材钉落到了地上。

    “臭小子,你想找死嘛!”道士捡起棺材钉,眼里凶光炸裂。

    跟冯二毛在一起这么久,别的我没学到,说谎多少学到了一点。

    我指了指身后的棺材,说道:“三叔,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看到了这个棺材钉,马上就拿过来给你看,肯定他们刚才钉棺材的时候,少钉了一根钉子,万一里面的死人,爬出来掐死咱俩怎么办!”

    我顿了一顿,又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他们不是说了嘛,这个死人今晚还诈尸了!”

    我这一番随机应变的谎话,绝对撒出了冯二毛的水准。

    道士心里或许还有怀疑,但是不像刚才那么确定我是想害他的了。

    “诈尸就别怕了,你在村外吃馒头的时候,我用了一点小手段,所以这个死鬼才会坐起来,安心守灵吧!”

    道士话没说完,旁边的棺材就动了。

080 捶棺顶盖() 
    棺材开始只是晃动了两下,我跟道士回头去看的时候,棺材的晃动立刻剧烈起来,左右摇摆的很厉害。

    这间破屋子当成灵堂之后,由于地上坑洼不平,就用两条长凳放在地上。

    长凳腿下面用砖头垫的一般高,然后把棺材,放到了两条长凳上。

    没等道士跑过去扶住棺材,棺材就像被人推了一下,从长凳上翻下来,差点砸到我的脚。

    我跟道士往后一退,碰到了墙,而棺材里就像关着一个力大无比的猛兽,在里面撞来撞去,棺材翻转几下,正好堵住了门。

    门被堵住,破屋里连个气窗都没有,我们俩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那边棺材里的死人,好像使劲在推棺材盖。

    被村里人砸好的钉子,正在一点点的,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跳出来。

    “这帮笨蛋,真的少砸了一根钉子!”道士看看手里的钉子,跺着脚说道。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道士暂时放下了对我的怀疑,他对我一招手,说抓紧堵住棺材盖,不然咱们爷俩今夜都要死在这里。

    棺材盖要是在上面,我们俩趴在上面还好使劲,加上全身的力量,压住应该没问题。

    但是棺材现在是侧翻的状态,厚厚的棺材盖,正好对着破屋里,我们俩只好跑过去,用肩膀顶着棺材盖。

    棺材里面的力量很大,棺材盖被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把我的肩膀撞的生疼,不过我还是咬牙和道士顶着。

    道士的棺材钉已经扔到了地上,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棺材盖上面。

    我现在要是捡起棺材钉给他一下子,保证能得手。

    我看着地上的棺材钉,正在犹豫要不要捡起来的时候,道士却先开口对我说道:“小子,你先顶住,三叔出去叫人!”

    道士这次竟然没喊我臭小子,他这是要临阵脱逃,扔下我一个,他自己从棺材上面跳出去。

    道士说到做到,先把上衣撩起来,包住了脸面,露出两只眼睛,然后退开几步,一个助跑就跳了起来。

    道士松开那一下,我被棺材里的大力一下顶的坐到了地上,啪嗒啪嗒,那些钉好的棺材钉,全部落到了地上。

    一条胳膊从棺材里伸了出来。

    胳膊上黄色的寿衣,袖口上还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寿”字,那只枯瘦的手,在棺材上方不停的抓挠。

    道士现在还在半空,他要是跳过去,保证会被那只手抓住脚脖子。

    我心里暗笑,心说只要你的脚脖子被抓住,小爷立刻趁机翻过棺材,留下你给这个绝户老人陪葬!

    好厉害的道士,在半空中身子一转,停住了不说,还趁势把脚踢到了棺材盖上。

    这一脚他应该用尽了全力,那条胳膊一下缩了回去。

    棺材盖又盖上了,道士看一下形势,又招呼我顶住棺材盖。

    道士现在跟我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了,他要是再想跑,我一个人肯定顶不住棺材盖,说不定下次出来的,就是两条胳膊了。

    到时他就未必就有现在的运气了。

    不过我也不敢再想用棺材钉暗算他了,毕竟他要是死了,我一个人也应付不了目前的局面。

    现在没了棺材钉,两个人顶着更吃力了。

    不过道士这次没有别的心思,就用上了全力,我反而感觉轻松了一点点。

    两个人一个用左肩膀,一个用右肩膀,一言不发的拼命顶着,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道士的目光,有一点面熟。

    对了,我想起来了,道士的眼睛包括目光,跟当初在小树林,拦住我和三爷爷的那个玩绳子的灰衣和尚,真的是太像了!

    之前我没发现,是因为道士没有蒙面。

    现在他脸蒙上了,脸上的胖瘦就不太让我在意,所以我才能发现他的眼睛和目光像灰衣和尚。

    想到这里,我就跟道士说道:“三叔,道士不都是有符箓的嘛,你抓紧拿出来往棺材盖上贴两张啊!”

    “道士就一定有符箓了?”

    我本来是想试探他到底是不是道士,他看样子对这个问题很反感,我就不好再追问了。

    我就换了个话题,这个话题我同样也很关心:“三叔,你不是说这个绝户老人,诈尸是你做了手脚的嘛?现在怎么突然这样了?”

    “我开始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死人胸口,还有半口闷气没有泄出去,就在他脚心点了一下,让他泄气的同时,坐起来吓吓人……”

    我听冯二毛说过,人死后,最重要的就是要泄掉那口气,不然那口气留在体内,会把血管带到骨头里,让死人变成一个跳尸。

    按道理道士让绝户老人泄掉了那口气,死者就不该像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要顶开棺材盖了。

    之前道士问我是哪里人,我骗他说自己从小就被父母遗弃,长大了流浪在苏鲁边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

    道士感觉我不像是骗他,也可能是并不在乎我的来头,所以并没有追问。

    所以现在这个疑问在我脑子里转了转,我没敢说出来。

    说出来的话,证明我懂一点道道,我怕道士会怀疑我的身份。

    道士接着说道:“我拿土地公说事,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是为了骗这帮村里人,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个样子,此地的土地公公不是善辈,没有捞到香火发飙了,把死人被我散出去的那口气,又给塞了回来,肯定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妈以前跟我爸闲聊,说过城隍爷和土地公。

    我妈说很多地方的土地公,并不像城隍爷一样,是有编制的正神。

    以前有一些土地公,就是本地的善人,或者教书育人的私塾先生,死后当地民众追念于他,这样他的鬼魂被城隍爷留下,有时就成了土地公。

    城隍爷管一县的生老病死,工作忙得很,有时难免被蒙蔽了双眼,错把一些心胸狭窄的鬼魂,留着当了土地公。

    比如现在这个地方的土地公,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道士现在早已忘掉了自己杀人的恶行,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对土地公进行了批判。

    “仅仅因为土地庙前没有香火,就干了这么一件损人的事,这个土地公实在不地道,心眼比针尖还小!”

    道士这么说,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我忙说道:“这一个死人就搞得我们手忙脚乱,那个小心眼的土地公,万一再出来横插一脚,那咱们可就死定了。”

    道士说不会的,他毕竟他顶着土地公的名头,不好直接出面作恶,把这个死人弄成跳尸,他也只是把气撒在咱们身上,跳尸要是伤害了村里人,城隍爷饶不了他,所以咱们只要能把棺材里的跳尸摆平,基本就没有大事了。

    我心里一阵苦笑,看来小心眼的土地公,不去对付无辜的村里人,拿骗人钱财的道士出气,做事也算是很有分寸。

    只是可怜了我,本来是个受害者,结果被当做道士的同伙了。

    三爷爷当初一首正气歌,败退了那个怨念横生的水鬼。

    我爷爷只带着一块老旧的砖,就在沉船湾里杀了一个来回。

    我还以为鬼怪都不难对付,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个样子,我低估了鬼怪的本事。

    比如现在,一个刚死不久的跳尸,就把杀人如麻的道士弄得手忙脚乱。

    当初的拔牙水鬼,闪电都不怕,肯定比这个跳尸厉害百倍千倍。

    看来不但爷爷很厉害,三爷爷也是深藏不露,他真正的本领,比现在这个道士,要强上百倍千倍还不止。

    又过了一小会,我跟道士额头上都是大汗淋漓。

    棺材盖,眼看就要顶不住了。

081 浊气入口() 
    事情紧急,道士突然抓住自己的长发,扯掉之后扔到了地上,露出一颗光头来,光头上面,还烧着两个香疤。

    三爷爷曾经跟我专门讲过和尚头顶的香疤。

    香疤又叫戒疤,还有一种更高级的说法,叫燃顶。

    燃香烧头,这是很痛的,谁要是不信,用烟头烫自己头皮一下试试。

    以前的时候,和尚受戒时,基本都会在头顶烧香疤,当然数目并不像影视剧里一样,和尚个个都是九个香疤。

    香疤的数目,一般有一、二、三、六、九、十二这六种数目。

    十二点香疤最高级,表示是受的戒律中最高的“菩萨戒”。

    有十二点香疤的和尚,是真正的高僧,有燃身敬佛之意志,有照亮地狱之本领。

    香疤,并不是佛教的普遍教义,只是流行在汉族佛教徒里面。

    汉族之外,比如藏地的喇嘛,天竺的僧人,没有烧香疤的。

    严打的同一年,官家颁布决议,明确表明,烧戒疤的做法,并非佛教原有的仪制,因有损身体健康,今后一律废止。

    不过仍然有一些虔诚的汉佛教徒,为了表明自己“断我执念”,还是会在头顶烧香疤。

    道士头顶的两个香疤,只能说明他曾经受过戒,并不是什么高僧,不过相对于一般那种只会念经的和尚,他还是很厉害的。

    “三叔,原来你是和尚。”我对他说道。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明一。”

    这个假冒的道士,疑似的和尚,对我点了点头。

    不过他没有双手合十,要是那样,棺材里的那位,可就立刻出来了。

    刚正经了一下,明一看看旁边的酒瓶,又想到他当着我的面,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也不好意思自称和尚。

    “嘿嘿,酒肉穿肠过,佛在心头坐,什么法号不法号的,都是老黄历了,我说臭小子,咱们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样吧,等下咱们一起松开棺材盖,等里面的东西出来,我掐住他的脖子,想办法把他那口浊气给挤出来……”

    明一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我就知道没好事,就问,然后呢?

    “那口浊气我只能顶到嘴边,你要及时的给吸到肚子里,不然还会被他吸回去,那样咱俩就完蛋了,你放心,你吸进去之后,三叔不会不救你的,咱爷俩相处这么多天,我对你真当侄子看了。”

    明一这话说的很假,我根本不相信他拿我当侄子看待。

    何况他要是真有本事,能解决我吸进去的那口浊气,那现在直接解决棺材里的老人好了!

    现在我要是撒手不管,他也跑不掉,我心说小爷就是死,也要拉你陪葬!

    我嘴上没有来硬的,而是婉言谢绝了:“三叔,不是我不信你,而是我实在是害怕啊,现在我能帮你顶着,那是因为没看到里面死人的样子,等下他要是出来了,我估计连跟他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

    明一猛的扯掉了蒙脸的上衣,说道:“不是我不想吸啊,而是我喝了酒,酒是烈性的东西,跟死人的浊气相排斥,我想吸也没法吸啊!”

    明一说的好像也对,不过我感觉还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怕跳尸出来先找他的麻烦,故意把脸蒙上的。

    我记得治保主任跟我说,当初三爷爷站起来,那个哭灵女以为三爷爷变成了活跳尸,马上就把自己的脸蒙上了,又让其他人不要呼吸。

    看我不像相信的样子,明一急了,继续给我做工作。

    “现在这个死人的浊气还没完全隐入骨头,咱们还能对付,假如他出了棺材,又吸进去一口新鲜空气,那口浊气就会带着死血隐入骨头,可就变成真正的活跳尸了,到时咱俩被他咬到了,也要变成无知无觉的活跳尸,那样真是生不如死,小子——卧槽,这么多天,三叔竟然忘了问你的姓名了,你小子,叫啥来着?”

    明一这么多天,确实没有问我名字。

    当然他不问我还高兴呢,省的他问了我还要想办法敷衍他。

    趁着现在慌乱的时候,我随口说自己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当然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明一没有计较,说道:“行,那三叔就喊你一声大侄,大侄,你别以为三叔是害你啊,你自己想想,等会棺材盖开了,我要先上去,把死人的那口浊气逼出来吧?我要制住他之后,你才能过去吸,按道理,我比你还危险!”

    明一说完,直接松开了棺材盖,跳到了棺材大头旁边,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在手里紧紧的攥着。

    明一的东西,当然不是道士的符箓法器,而是和尚用来敲木鱼的小木槌。

    我一个人哪里顶得住棺材盖,只好后退几步。

    轰隆一声,棺材盖倒地,把火盆都打翻了。

    纸灰连着地上的稻草,满屋子乱飞。

    幸好火盆里的火早就灭了,不然这一下烧起来,谁都跑不掉。

    明一嘴上没有说动我答应他,现在直接用现实来逼我了,我要是不配合他,肯定要死在这里。

    毕竟离省城越来越近了,我还想找到我姥爷,学本领给全家报仇呢,我也不想死。

    棺材盖倒地的同时,里面一个瘦的就像枯死的小树一般的老人,一下跳了出来。

    死尸距离活跳尸,只有就一步之遥。

    其实那口薄皮棺材,刚才死尸去砸除了棺材盖以外的地方,很容易就能砸开。

    但是死尸没思维,只是拼命砸最厚的棺材盖,这才一直跟我们僵持到了现在。

    死尸出棺,睁开了浑浊的双眼,抬头看看上面昏黄的灯泡,张大了嘴。

    就在死尸张嘴想要吸气的时候,明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挥动手里的小木槌,一下敲到了死尸的头上。

    死尸嘴里,一口黑气出来了,离嘴也就三寸,接着就要往回吸。

    与此同时,死尸头也不回,胳膊一甩,张开带着长指甲的手,对着明一的光头,狠劲的拍了过去。

    我还以为明一要趁着我吸浊气的时候逃跑呢,现在看来,他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现在我要是不去吸那口浊气,明一必死无疑。

    按道理我非常希望明一死,不过明一死后,我也会死,所以我现在只能去救他,毕竟救他也是救我自己。

    很多时候,人为了苟活,不得不做一些,与自己内心背道而驰的事。

    电石火花间,我别无选择,距离一尺多远,直接对着死尸的那口黑气,伸着脖子使劲吸了一口。

    说实话,吸的时候我还担心明一的法子不靠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