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090 坐像突现() 
    我本来打算在明一进来之后,想办法骗他吃下毒鸡蛋。

    结果没想到没等我拿出毒鸡蛋,明一就对米娜动了心思。

    看到明一着了魔的样子,米娜吓得瑟瑟发抖。

    幸好我急中生智,一阵大喊大叫,虽然没有吓退明一,却引来了大玉儿。

    大玉儿急急火火的赶过来,一脚踹开了门,看到眼前的景象,气的喘着阵阵粗气,胸前都差点鼓炸了。

    明一已经抓住了米娜的销售,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大玉儿抬起一脚,把明一踢飞了。

    明一撞到墙之后,落到了我们刚才洗澡的地上,弄得一身泥泥水水的。

    经过这一下,明一冲天的欲火,就像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瞬间蔫吧了。

    “怪不得你非要给小狐狸弄洗澡水,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明一,老娘今天不弄死你,你就不知道我大玉儿,还有一个身份是你师姐!”

    大玉儿这么一喊,等于是告诉了我和米娜,她的名字叫大玉儿。

    这样以后我再跟米娜聊天,就不要假装不知道她的名字,跟着米娜一起称呼她为胖女人了。

    明一吓坏了,跪着用膝盖,爬到了大玉儿面前,拉着大玉儿的手。

    “老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着小丫头原来这么漂亮,我怕她被傻小子糟蹋了,那样她不是处子之身就没法干活了。”

    大玉儿左右开弓,使劲甩了明一几巴掌。

    明一被打的左右摇晃,一张嘴,吐出来一颗大槽牙。

    大玉儿没有一点心疼,骂道:“你当老娘是瞎眼的嘛!要检查也是我来,你一个大男人去检查个屁,骗三岁娃娃去吧。”

    大玉儿这个母老虎吃了老醋,恼羞成怒之下,突然拿出一把剪刀。

    看样子大玉儿是要下杀手了。

    我乐得看他们两口子自相残杀,悄悄拉着米娜的胳膊,两个人往后退了退。

    靠的近就算不会殃及我们,溅了一身血也不好啊!

    大玉儿几根手指一动,那把剪刀在她手里,就像花蝴蝶一样的乱转。

    看样子这把剪刀,大玉儿不知道苦练了多少年。

    紧要关头,明一突然说道:“老婆!师姐!你等等,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并不是我的错,而是假发的错!”

    大玉儿冷笑一声,停止转动剪刀,拍了拍明一的头。

    “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看你还能把责任推到哪里去!我倒要看看,你发骚跟假发有什么关系,说吧,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先剪掉你的舌头!”

    明一擦擦嘴角的血,说道:“老婆,你想想啊,就算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你眼皮子底下,对这个小丫头下手啊!要下手也要等你出远门才行,而且还要在你回来之前,把小丫头和傻小子都给灭口,这样才能万无一失!刚才我一看到这个小丫头,头皮一麻就燃起一股邪火,现在我明白了,肯定是我头上假发惹的祸,这大多是从色鬼头上剪下来的头发!”

    大玉儿听明一说到这里,一把扯掉明一头上的假发,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看看明一,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

    明一看到大玉儿有点相信,连忙接着解释。

    “一定是这色鬼的假发,戴在我头上,让我见到美色,一下就收不住了!”

    本来大玉儿已经收起了剪刀,结果听了这段话,又把手攥成了拳头。

    “明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太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大玉儿这话不像有什么异常,反倒是一副听信明一解释的语气。

    “一定是这色鬼的假发,戴在我头上,让我见到美色……”

    明一把话刚重复到这里,美色两个字一出口,大玉儿回头看看米娜,突然反手一拳打在明一的太阳穴上。

    看来是明一话里的“美色”两个字闯了祸。

    果然,大玉儿一拳打晕明一,哼了一声说道:“奶奶的,老娘就应该是你眼里的美色,你竟然敢这么夸这个小狐狸精!”

    大玉儿这一拳实在是狠劲十足,把明一整个人打得像个面口袋,软趴趴的贴在地上,半边脸都变形了。

    一个缠着丝线的橄榄型玉坠,从明一的口袋里滑出来,滚到了地上。

    大玉儿自己也气的要命,狠命的摇摇头,把头上的假发套都甩偏了,露出下面半边光头。

    然后大玉儿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一脚把我踢到大床上。

    我胸口一闷,好像是岔气了,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大玉儿死死的盯着米娜,慢慢的逼近。

    “小狐狸精,我不能再留你了,不然你一定会给老娘戴个绿帽子!”

    大玉儿对自己的老公下手都这么狠,谁还会怀疑大玉儿不会杀别人。

    米娜吓得哆哆嗦嗦,退后两步,靠到了墙。

    “老板娘,你之前不是问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嘛,对不起,我跟你撒谎了,老板娘,我家里很有钱,你只要放了我,我让家里给你好多好多钱!”

    米娜慌不择言,很快就要把自己的老底露出来了。

    “老娘当然知道你家里有钱了,不过老娘历来做事,全凭自己心意,什么钱不钱的,老娘从不放在心上!”

    大玉儿嘴上这么说,但是脚步停下了。

    “老板娘,你放心,你把那个玉坠摘下来,送到我家里去,我家里人知道我在你手里,你要多少钱,他们都会给你,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家的地址。”

    米娜看到有希望,连忙趁热打铁,指了指掉落在明一身边的玉坠。

    大玉儿捡起地上的玉坠,在灯下看了看,又用嘴舔了舔。

    大玉儿把玉坠从嘴里拿出来,脸上一副不屑的表情。

    看样子她根本不相信,这枚玉坠价值连城。

    “这玩意我当初就看过了,不就是个玻璃套筒嘛,肯定是个地摊货,你家能有几个钱!”

    米娜急了,说老板娘,这个玉坠价值连城,真不是赝品。

    大玉儿说算了吧,好玉在灯下,反射出来都是流光溢彩的,你这个玉坠表面黄乎乎的,还半点也不透明,就算是玉,也不是好玉。

    大玉儿一再怀疑,反而证明她很在乎玉坠的真假。

    这样一来,米娜反而平静了。

    米娜指着油灯,对大玉儿说:“老板娘,你把玉坠提着,放到油灯的边,让玉坠对着墙,然后你再看看。”

    大玉儿把玉坠在明一身上蹭蹭,擦掉上面自己的口水,按照米娜说的,提着玉坠上面的丝线,把玉坠放到了油灯边上。

    那边墙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橄榄型的阴影,并没有什么变化。

    米娜说你等等,很快就能看到玉坠的价值了。

    大玉儿有点不耐烦了,说小狐狸精,你要是敢跟老娘玩花样,你信不信老娘这次不杀你,就把你送给我老公玩儿几天……

    大玉儿一句话没说完,那边墙上的橄榄型阴影,突然有了变化。

    就像一个大橄榄从中间被剖开,阴影突然消失不见了,接着刚才橄榄型阴影的位置,出现一个坐像。

    坐像模模糊糊的,不过隐隐约约也能看出来,像是一个打坐的老和尚。

    没等我们仔细看,坐像一下消失了。

    原来是大玉儿,把玉坠揣到了怀里。

    “老板娘,我没骗你吧,这其实并不是玉坠,而是藏地的天珠,这枚天珠可是一个大喇嘛,坐化之后留下的,在商人手里是价值连城,在你们这些懂道法的人手里,用处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大玉儿点点头,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天珠,差点当成了假货失之交臂,小丫头,谢谢你啊。

    大玉儿说到这里,走到了米娜身边,突然伸手,掐住了米娜的脖子。

091 美人清泪() 
    本来我跟米娜,都以为大玉儿拿到天珠,危险期就过了,没想到大玉儿喜怒无常,突然掐住了米娜的脖子。

    “小丫头,你家里既然有天珠,那势力肯定很大,老娘要是用你的生死,来敲你家的钱财,岂不是自寻死路?你真当老娘傻啊!反正天珠在手,老娘已经赚到了,现在就杀了你灭口,然后把你尸骨化掉,断了所有的线索,老娘就不怕你家人,找到老娘寻仇了!”

    大玉儿说完,不等米娜说话,手上慢慢加了力气。

    看大玉儿几近发疯的样子,我现在都有点相信明一的话了。

    那次在青龙山,无论如何,大玉儿做事还是有点底线的,不然不会给老铁一个面子放过我,现在怎么做事一点也不按套路出牌。

    大玉儿此刻就跟赶夜路的明一一样,动不动就要杀人。

    看来大玉儿和明一,真的像是被头上的假发,也就是死人头发,影响了自己的脑子,做事有点极端了。

    明一那晚在小树林,一伸手同时捏死两个人,大玉儿比明一还厉害,要捏死米娜肯定跟玩儿一样。

    米娜靠着墙,被大玉儿用手顶着,掐的脚都离地了,两只脚在墙上使劲的搓着,刚换的鞋子都蹬掉了。

    我不知道身上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一个翻滚,从床上掉了下来。

    本来还有点胸闷的,这一摔下来,就像把锁着我的那把锁给摔掉了,我登时能活动了。

    我连滚带爬来到大玉儿旁边,抱着她的胳膊求她:“老板娘,我求你了,你就行行好,放过米娜姐吧!”

    大玉儿没理我,一脚又把我踢到了一边。

    我看看大玉儿歪到一边的假发套,有了主意,又爬过去抱着她的小腿。

    我一边哭一边说道:“老板娘,米娜姐要是没了,你再提着成麻袋的头发过来,我一个人也整理不好啊!”

    整理那些死人头发,对于大玉儿来说肯定很重要。

    听我这么说,大玉儿一抬手,松开了米娜的脖子。

    米娜贴着墙滑到了地上,两手不停的揉搓着脖子。

    大玉儿踢了踢米娜,说道:“小丫头,这次看在傻小子求情的份上,老娘饶你一次,以后要是再敢隐瞒什么,跟我玩花样,我就把你卖到山村,给那种一家几个老光棍的家庭,当个公共的媳妇儿!”

    米娜一时还说不出话来,只好对着大玉儿连连点头。

    米娜又看看我,眼里满是那种死里逃生的庆幸,还有对我的感激。

    “这个天珠的秘密,明一知道吗?”大玉儿又问我和米娜。

    米娜摇摇头,我跟着说我也是刚知道,你老公肯定不知道。

    大玉儿一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幸好她打的没有打明一那么重,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牙齿并没有松动。

    “傻小子,以后再说他是我老公,我拔掉你满嘴牙!他已经失去当我老公的资格了!我的老公,应该是那种顶天立地的铁汉子,有情有义知恩图报,他的身体可以被人打倒,但是灵魂永远不会倒下!”

    大玉儿这么一说,按照她描述的老公形象,说的不就是老铁嘛!

    我就明白了,大玉儿现在还恋着老铁呢,看来老铁咬断手指的行为,在大玉儿这个混女人的心上,刻下了深深的一道痕迹。

    不过从大玉儿这段话里,我也听出了她对明一的杀心。

    昏迷不醒的明一,接下来的命运,基本没有什么悬念了。

    大玉儿应该早就看明一不顺眼了,不然怎么会非打即骂,根本没给这个老公一点尊严。

    大玉儿这次为了独吞天珠,一定要对明一下死手了。

    当然,杀死自己老公,这可是弑夫的人伦大罪,大玉儿再混,也不会当着我们两个小孩的面动手。

    大玉儿提起明一的一条腿,把明一从房间里拖了出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大玉儿像是想到了什么,还回头安抚我和米娜。

    “傻小子,臭丫头,你俩给我听好了,想跑是不可能的,房间外面有各种妖魔鬼怪,你们出了门,连个全尸都不会留下,你俩年龄都差不多了,老娘也不干涉你们发生什么,你们要是谈恋爱就谈恋爱,要是想直接入洞房,明天老娘给你俩拿来两根红蜡烛,再给你们弄点好吃的,老娘可以当你们婚礼的见证人!”

    大玉儿一番话,说的我和米娜面面相觑。

    米娜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被掐的,还是现在害羞了。

    我也感觉很不好意思,满脸的疙瘩发热不说,还好像涨大了一圈,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米娜突然对着大玉儿摆摆手。

    我的心里一凉,虽然我未必就想跟米娜成亲,但是男孩子也有一点尊严,我怕她看不上我。

    大玉儿不乐意了,说道:“臭丫头,你可别看不上傻小子,人家刚才为了救你,命差点都不要了,老娘就是看他有情有义,不怕死的来救你,这才拳脚下留情,不然他早就死了!人这一辈子,只要有个伴,怎么都好过,你俩要是看得上聊得来,就结成夫妻吧,也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成了夫妻什么都能聊,在这里也不算寂寞,哪天老娘头发够用了,一高兴还能把你俩放走,那样你们就可以自由自在的过日子了,老娘对你们这可是仁至义尽,你们好好想想吧。”

    大玉儿说完,提着明一的腿一使劲,把明一拖出了门外。

    大玉儿拖着明一,回身关门不太方便,她就抬起一脚踢在房门上,房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这一次,房门的锁扣,并没有碰上,还闪出了一条缝隙。

    就算大玉儿杀人如麻,这次谋杀亲夫,她的心里也不能平静。

    不然她不会留下这么大的纰漏。

    我连忙从衣服上,撕下半截袖子,跑过去爸袖子塞到了房门下面,又把房门往里边拉了一点。

    虽然门缝没了,但是有布条挡着,房门正好也不能碰上锁扣,只要我轻轻一推就会向外打开。

    米娜还愣愣的蹲在墙角,两只眼睛盯着油灯。

    她甚至都没发现,房门给我们留下了一条生路。

    米娜刚才洗澡,用的是她背包里的毛巾,上面绣着一个大头女孩的图案,显得很可爱。

    毛巾现在还在水桶里,我把毛巾拧干,拿过去递到了米娜手里。

    米娜接过毛巾,擦擦手脸,按摩一下脖子,然后把毛巾扔到水桶里,坐到了床边。

    我没说话,心里对米娜刚才的拒绝,多少有点芥蒂。

    其实我是有点自卑了。

    我知道自己声音不好听,脸也跟蛤蟆皮一样,之前米娜是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的伴儿,这才跟我做朋友的。

    最后谈到嫁给我,米娜还是没能迈出最后一步。

    哪怕是在这种死地,在她看来没有生的希望,也不愿嫁给我,可想而知,我是有多么的失败!

    我一直站着,不时偷看米娜。

    后来我发现地上,有半包香烟和一盒火柴,就捡了起来,学着以前我爸抽烟的样子,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第一次抽烟,感觉烟味很冲,呛得我连连咳嗽,我连忙把香烟都吐了出来。

    我又狠吸一口,这次终于把烟吸了进来。

    感觉烟雾一部分入了肚子,一部分突然钻进脑子,让我头脑一晕,差点一头栽到了地上。

    不过等我鼻子里哼出两条烟雾,我就感觉好多了。

    一种没有过的快感笼罩着我,让我有点飘飘的感觉。

    看我一直不说话,两行清泪,从米娜眼里转出来,擦着脸颊滚了下去。

    眼泪都滴到米娜的大腿上,把她的裤子打湿一片。

092 诡手穿墙() 
    米娜说抽烟不好,让我不要抽了,我一根烟没有抽完,就扔掉了烟头。

    看看裤子上一片湿痕的米娜,我还是走到了她身边。

    “米娜姐,你别哭了,我并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咱们就姐弟相称好了,我不会借着大玉儿的话,逼着你跟我入洞房的,我不是那样的人……”

    米娜抬头看着我,说傻弟弟你误解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米娜不是那个意思?

    我登时昂头挺胸,一副从地上捡起了自尊的样子,心情好了很多。

    米娜看看我高兴的样子,让我坐在她身边,小声对我说道:“傻弟弟,说你傻吧,你又很聪明,说你聪明吧,你又真的很傻,你现在怎么还不明白,大玉儿说那些,其实是要杀了我们俩。”

    听米娜这么说,我一下愣了。

    米娜看我还不明白,接着说道:“死刑犯死前,还有一份倒头饭,大玉儿这次看似为我们着想,其实不过是想减少杀了我们的罪恶感,按照我这段时间对她的理解,要不了几天,她就会对我们下手。”

    米娜这么一说,我想想感觉大玉儿还真的像是这个意思。

    “米娜姐,难道她不想跟你们家要钱了吗?”这是我最后一个疑点。

    “要是那一招管用,我早就跟她说了,刚才是实在没办法,我才这样说的,只为了拖延一点时间罢了,她要是敢联系我们家,我敢保证,不出一天,她就会被抓住,大玉儿其实很精明,她才不会上这个当。”

    米娜说到这里,我彻底相信了,大玉儿并不贪心,她拿到天珠之后,已经很满足了,为了绝了后患,不会放过我们俩的。

    最多等到我们再帮她整理几次头发,大玉儿就会杀了我们。

    我让米娜不要出声,米娜突然抱住了我。

    米娜的身子好软,我就像陷入了温柔乡,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傻弟弟,我还没谈过一次恋爱呢,难道就这样被大玉儿这个肥婆,整死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了?我不甘心!”

    米娜说完,尝试着亲了我一下,她的嘴唇有点温热,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下抱住了她。

    然后米娜也不顾我那张蛤蟆皮的脸,跟我一阵疯狂的拥吻。

    最后还是我先清醒过来,因为我不会就这样放弃,我姥爷还在不远的四监里面呢,我家还有大仇未报,我不能栽在大玉儿手里!

    我推开米娜,给她穿好凌乱了衣服,说道:“米娜姐,咱们不能坐以待毙,今夜我就带你逃出去!”

    米娜看到了大玉儿连明一都能下手,她对逃走已经不报多大期望,对我摇了摇头。

    “傻弟弟,能活几天是几天吧,咱们打不过大玉儿的。”

    我让米娜别出声,然后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感觉时间过的差不多了,大玉儿要杀了明一,也早该下过手了。

    我下定决心,等一会就带着米娜逃出去!

    “米娜姐,明一肯定完蛋了,现在趁着大玉儿没有其他帮手,就是我们逃走的最佳时机,对付一个人,总比对付两个人强!”

    在我的鼓励下,米娜终于重新燃起了信心。

    我把那个下了我血毒的鸡蛋,拿出来对米娜亮了亮,告诉她只要骗大玉儿吃下去,大玉儿不死也要脱层皮。

    米娜说骗大玉儿吃东西,哪有这么容易,何况咱们俩,能不能走出面前这道门,还不一定呢。

    我摆摆手,让米娜不要出声,告诉她房门并没有锁死的秘密。

    米娜眼前一亮,我拉着她来到门边,悄悄把房门打开一条缝,透出那条缝看外面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门外有狭窄的通道,对面就是夯实的土墙,并没有房间,而我们这一侧,有四五个房间。

    通道的尽头,竖着一条木梯子,木梯子最上面,有个黑黝黝的洞口,估计那里就能通往地面。

    不过木梯子紧挨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的歌声。

    咿咿呀呀的,唱的什么我和米娜都听不懂,听声音像是大玉儿。

    我们俩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米娜只是把背包提着,拉着我的手,我能听到她的小心脏,砰砰砰的跳。

    我们俩刚想走,一道亮光打在梯子上,有人从上面下来了。

    我把米娜推到身后,把门缝关到最小,看到有一只穿着绣花鞋的胖脚,从上面伸下来,踩到了木梯子上面。

    然后就是一个肥硕的屁股,接着就是细细的腰身。

    等到那个人关上木梯上面的盖子,提着油灯跳到地上,我连忙关上门缝。

    我怕外面的锁扣锁上,没敢关严。

    米娜看我吓得不轻,问我看到了什么。

    “明明那个房间里有大玉儿的歌声,结果我又看到了一个大玉儿,提着一盏油灯,轻飘飘的从梯子上走下来,跳到地上的时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米娜脸色煞白,说不会是大玉儿的双胞胎姐妹吧,要是那样,咱们又要对付两个人了。

    我摇摇头,说刚下梯子的大玉儿,手里提着油灯,我看到她的影子,怎么说呢,看上去很模糊,不怕她是人,就怕她是鬼啊。

    一听说有鬼,米娜吓得差点叫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

    等我放开米娜,我还以为她会放弃逃走的念头。

    结果米娜反而变得更加坚决了,攥着小拳头说道:“就是今晚,咱们姐弟俩拼了,逃不走就是死我也认了,既然这里有鬼,我是一天也不想呆了。”

    要是一条通道就好了,我们俩一路狂奔,说不定等大玉儿发现,我们早就跑远了。

    但是必须爬梯子,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