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要是一条通道就好了,我们俩一路狂奔,说不定等大玉儿发现,我们早就跑远了。

    但是必须爬梯子,这就有点麻烦了。

    一来爬梯子要停下脚步慢慢来,二来大玉儿那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还正好对着梯子,我们爬梯子一定会被大玉儿发现。

    何况我现在都不能确定,对着梯子的那个房间里,到底是一个大玉儿,还是两个大玉儿,到底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加上一个鬼。

    米娜现在就像小羊羔一样,依偎着我,一张小脸仰望着我。

    别看米娜比我大两三岁,见过的世面比我多,但是真到了关口,她还是要等我这个小小男子汉拿主意。

    我最后下了决心,等下我和米娜都走出去,我让米娜先上梯子,然后我来缠住大玉儿。

    我把这个决定跟米娜一说,米娜不同意,说要走两个一起走,她自己走算怎么回事。

    米娜是有良心的女孩,她越这样越能激发我英雄救美。

    我捏了捏米娜的下巴,很男人的说道:“机会就在眼前,今晚抓不住,明天这扇门就会锁死,到时咱们又被关起来了,所以现在你听我的,你走,我就算走不了,你也能带着家里人,过来救下我啊!”

    米娜还要说什么,被我制止了,我说就这么办了,女人要听男人的。

    米娜含着泪答应了,说好弟弟,到时你要是跑不了,无论如何,你也要坚持等我回来,我只要能出去,很快就会搬来救兵的。

    “只要咱们最后都能活着,我一定给你做老婆!”

    米娜说完,撩开我杂乱的头发,不顾我脸皮上的疙瘩,踮脚伸头,在我额头上深情的印下了一个吻。

    这个吻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我说别等了,咱们现在就走!

    这句话说完,没等我们俩打开房门,油灯下面的墙壁里,突然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那只手上面,都是潮乎乎的泥。

    米娜吓得一缩身子,不过她没叫出来,已经吓得晕过去了。

    我突然想起壁墙鬼,心里一阵害怕。

    就在这时,那面墙壁出现一个脸盆大的洞。

    又有一只沾满泥污的手,伸了出来。

093 恶男中毒() 
    那边房间里有大玉儿的歌声,结果梯子上又下来一个大玉儿,还不确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这边房间里,油灯下的墙上又开了一个脸盆大的洞,伸出来两只挂满泥浆的手。

    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

    我把晕倒的米娜放到床上,然后走过去,大着胆子踢了踢其中一只手,结果鞋子刚碰到那只手,那只手反手一抓,来抓我的脚。

    我连忙后退三步,不过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因为我确定这是活人的手。

    幸好不是壁墙鬼,而是隔壁的人,用水打湿墙壁,挖洞过来了。

    我希望是跟我和米娜一样,被大玉儿关起来的人。

    看手是成年人的手,我心里暗喜,这样我就能有一个帮手了。

    那个人把破洞扩大,转眼间爬了过来,一身泥泥水水,就连头脸都糊住了。

    “喂,你没事吧?”我小声问道。

    来人在头顶和脸上各抹了一把,我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心一下凉了,没想到是明一。

    不知道大玉儿为什么,没有杀他,只是把他关在了隔壁。

    现在想来,幸好大玉儿没有把门关死。

    不然凭明一这么厉害,关在房间里也打不开门,只能破墙来到这边,我和米娜,更是打不开门。

    我伸头看看破洞,能看到隔壁房间亮着微弱的灯光,房间的地上,码着整整齐齐的头发。

    几个墙角,还挂着头发编成的绳子。

    现在我明白了,当初灰衣和尚玩的绳子,就是这种死人头发编织而成的,只不过是编好之后,染成了像麻绳一样的颜色。

    看来灰衣和尚的绳技,跟死人头发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以后我一定要搞明白,为什么死人头发编成的绳子,能让人玩出来那样神乎其神的绳技。

    这时明一压低声音,嘿嘿笑了两声。

    “你既然被关起来了,到这边干什么!”我警惕的看着明一。

    “反正那个臭婆娘,是不想让我活了,老子也逃不出去,干嘛不在剩下的日子里,好好享受一番,现在你明白,老子为什么过来了吧?”

    明一说完,看着床上的米娜淫笑,还搓搓手,一团团的泥从他手上滚落。

    我张口就像叫喊,结果明一一句话,我不敢吭声了。

    “傻小子,你要是敢叫出声,信不信我掰下你胳膊,插到那丫头身体里?就算你喊来那个臭婆娘,老子也能在她来之前,把这活儿干净利索的干了!”

    我相信明一能干的上来这个事,没有叫出口。

    就算我叫来大玉儿,她救得了米娜这一次,但是肯定会重新把门锁好。

    那样我和米娜,被明一都打不开的门关着,要想逃走,就难比登天了。

    我脑子飞快的转着,突然有了主意,那个有我血毒的鸡蛋,本来想给大玉儿下毒的,现在就在我口袋里。

    我决定赌一把,我赌大玉儿,这大半天,并没有给明一吃的东西。

    我把鸡蛋从口袋里掏出来,又把手背到背后,慢慢的后退。

    我是故意装出来的,就像手里拿着宝贝。

    明一果然上了当,两步走到我面前,说你手里拿着的是不是那件玉坠,好小子,抓紧给我拿出来。

    我不情愿的把手里的鸡蛋亮出来,说什么玉坠,那可是天珠,已经被大玉儿拿走了,这只是一枚鸡蛋,我打算当做夜宵加餐的。

    “老子两顿饭都没吃了,你小子还要加餐,快点给我!”

    我赌对了,明一果然没有吃饭,现在一枚煮鸡蛋,都差点让他流了口水。

    不过明一怕伸手跟我抢,把已经剥了壳的煮鸡蛋弄碎了,所以现在只是威胁我抓紧把鸡蛋给他。

    我的血本来连牛猛子碰一下,都能毒它个死翘翘,后来我妈又给我喝了那么多的蟾酥,现在这个血里,不知道有多毒。

    就因为这个,米娜就算是想和我洞房,我也未必跟她洞房。

    毕竟这么多天,我懂得更多了,两个人要是洞房,难免我的精血会进入她的体内,精血,那可是血之精华。

    或许别人的能够调和阴阳美容养颜,我这个可是毒中剧毒。

    我毫不怀疑,米娜要是跟我入了洞房,回头就会死翘翘。

    现在明一要是吃下这个鸡蛋,估计也活不下去了,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害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总是一条生命。

    不过想起家里的那场大火,还有四监里面的姥爷,我最后的一点善心也在无形之中飘散了。

    爷爷说得对,大丈夫要恩怨分明,以德报恩,以直报怨,方为男子汉!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对坏人就不能有一点仁慈。

    既然明一找死,那就让他死!

    我装作不甘心的样子,把鸡蛋打孔那个位置放到下面,递到了明一手里。

    鸡蛋打孔的地方被我做过了伪装,我还有点担心明一会不会发现。

    不过明一看都没看,把鸡蛋一下塞进了嘴里,由于吃的鸡,鸡蛋差点把明一噎死,他刚想吐出来,我就舀了水递给他。

    明一咕嘟嘟喝下水,把鸡蛋咽了下去,拍拍我的肩膀。

    “怪不得那个臭婆娘突然变了脸,原来她得到了天珠,就想一个人独吞,不惜谋杀亲夫,要不是大师兄在以前,瞒着她教了我一点法门,我早就被那些房间里的死人头发折磨死了!”

    明一说到这里,还不忘拉拢我:“臭小子,还算你有点孝心,等会三叔采了这个臭丫头的女阴,看我怎么把那个臭婆娘弄死,只要天珠到手,三叔就能脱胎换骨,到时你就跟三叔混,想要多漂亮的姑娘,三叔都给你找来!”

    明一还是不打算放过米娜,我只好嗯嗯哈哈的跟他拖延时间。

    我在心里嘀咕,怎么明一吃下了鸡蛋,还没有毒发身亡呢?

    难道我血里的毒素,对活人没有效果?或者是明一的身体,能够百毒不侵?

    我甚至认为,是当初绝户老人的那口浊气,在我肚子里跟听话虫打架,以毒攻毒,不但浊气和听话虫消亡了,我血里的毒也没有了。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明一已经脱下了外衣,向着米娜走去。

    不能再等了!

    明一正背对着我,看他对我没有防备,我就攥着拳头,跳起来用拳头砸向他身上最薄弱的部位,后脑。

    我借着一跳之力,压上了全身的力气,没想到拳头砸到明一的后脑上,就像砸在了一块石头上。

    我收回手的时候,掌骨和指骨都疼的厉害,攥拳头都攥不起来了。

    明一回头看看我,笑着对我说道:“我师父可是铁佛寺的正牌弟子,我跟他学了那么多年,金刚护体的功夫还是有的,小子,没把你的手震裂吧?”

    看来灰衣和尚大玉儿和明一,真的是解放前铁佛寺的传人。

    就是不知道铁佛寺现在的住持,那个无法和尚,跟他们有没有联系。

    我没有认输,一边打了一个死拼明一的架势,一边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要是过不了明一这一关,哪怕放弃这次逃跑的机会,我也要大喊大叫引来大玉儿,绝对不能让米娜今晚被明一玷污。

    “吆喝,小子,敢跟我支架子,那老子就先送你去见阎王!”

    明一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一只手对我招了招,一只手揉了揉后脑。

    “后脑怎么有点疼,难道你小子能伤的了我?”明一说完,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我看看明一的光头,从后脑开始,一直到头脸,都长满了小疙瘩,现在他的脸,也像是蛤蟆皮了。

    紧接着,那些小疙瘩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从明一的头脸蔓延到他的身上。

094 邪女分身() 
    我就是眨眼的功夫,疙瘩在明一身上蔓延,很快他露出来的皮肤,全部长的像蛤蟆皮一样。

    我摸摸自己的脸,感觉明一的皮肤,比我的严重多了,因为他身上的疙瘩密密麻麻的,一个摞一个,有些疙瘩还鼓炸了。

    现在我确信,自己的血绝对是奇毒无比。

    明一没有威胁了,我就在手上弄点水,轻轻去拍米娜的脸。

    米娜悠悠醒来,她还以为明一是大玉儿毒死的,说肥婆下手真狠啊,把自己老公毒死了不说,还给砌到了墙里。

    我来不及跟米娜解释,打开一点门缝,又听到那边大玉儿的歌声。

    米娜有点着急,说道:“这个大玉儿,大半夜的不睡觉,唱什么歌啊!”

    我想了想,说咱们感觉现在是夜里,说不定现在是白天呢,咱们在这地下呆的久了,日子过得黑白颠倒了,咱们也未必知道。

    我跟米娜正在商量,怎么能够躲开大玉儿的目光,然后爬梯子回到地面的时候,地上的明一,有了动静。

    明一本来是仰面躺着的,突然翻了一下身子,变成了趴在地上的姿势。

    米娜看看明一,说傻弟弟,你经常睡着了,也是这个姿势。

    我连忙说我以前经常睡在野地里,为了不被蛇虫咬上,所以睡觉的时候,才保持这样警惕的姿势,时间长了,就习惯成自然了。

    米娜哪里会怀疑我这个解释,她现在躲在我背后,都不敢看明一了。

    看着明一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心里一惊。

    坏了,明一虽然没有被毒死,但是像我当初中了蟾酥的毒一样,成了趴地窜山的蛤蟆。

    果然,明一的四肢慢慢撑了起来,保持了一个蛤蟆蹲地的姿势。

    这姿势再加上他的一颗满是疙瘩的光头,又把眼珠子睁的大大的,明一可比我当初更像一只癞蛤蟆。

    明一抬头看看我和米娜,突然把舌头伸出来老长。

    本来我和米娜还没商量好,怎么闯过大玉儿那一关,现在情势危急,明一随时有可能扑过来,根本也顾不上被大玉儿发现了。

    我一把拉开房门,先把米娜推出去,接着我跟在后面就出去了。

    狠狠的关上房门,房门外面的暗锁啪嗒一声扣上了,我这才松一口气。

    房间里传来沉闷的叫声,然后房门嘭的一声,肯定是明一用头,使劲撞到了门上面。

    我真的担心房门会被撞裂开,毕竟当初我像一只大蛤蟆的时候,一路窜上青龙山,根本没有觉得累。

    明一之前就很厉害,现在加上蟾酥的毒,这一撞之下,我相信大石头也能给撞碎了。

    做门的木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比我想象中还要结实。

    明一接二连三的撞击,门上连一条小小的裂缝都没有,而且声音经过门的过滤,传过来的声音并不大。

    那边的大玉儿,歌声还在继续,她根本没想到,这边的房间里,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既然明一撞不开门,那暂时就不要担心他。

    米娜还靠在我身上,她也想抓紧跑到那边,顺着梯子爬走,但是又怕被大玉儿抓住,一副进退两难的表情。

    “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别怕,有我呢,跟在我后面别出声,咱们悄悄靠近梯子!”我压低声音,趴在米娜耳边这么说。

    米娜攥着小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直接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

    危急关头,我也没来得及品尝这一吻的味道,拉着米娜顺着通道,慢慢向梯子那边走去。

    通道这边,一共有四个房间,关着我们的在那头,大玉儿唱歌的那个房间在这头。

    大玉儿的房间门敞开着,从里面就能看到梯子。

    我没有让米娜过去爬梯子,而是让她等一下,然后我悄悄趴在大玉儿房间门口,伸头往里面看,我要观察一下情况。

    这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

    房间里点了一盏超亮的油灯,大玉儿把米娜的天珠挂在了墙边,让里面的坐像映照到墙上。

    而大玉儿一只手端着砚台,一只手拿着毛笔,侧着身子,用毛笔在坐像的阴影上画来画去。

    大玉儿画的非常专注,一笔一划都很认真,就连她端着砚台的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

    这就说明,歌声不是画画的大玉儿唱出来的,不然她这样侧身弯腰还要画画的姿势,唱歌的话,一定会对自己手上的动作有影响。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事情,想想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又把头伸过去一点,这才发现歌声的来源。

    那边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上摆着一个脸盆大的圆镜,边框是黝黑的木头,做的龙凤镂雕。

    有个女人坐在梳妆台的椅子上,歌声就是从她那边发出来的。

    只见她对着镜子,一只手扶着脸蛋,一只手拿着一把木梳子,正在给自己梳头,头发很长,都快碰到了地上。

    这个正在梳妆打扮的,是大玉儿,我认识她身上穿着的衣服。

    那个正在认真画画的,也是大玉儿,因为我能看见她的侧脸,那张脸最近经常出现在我的噩梦里。

    米娜扯扯我的衣服,想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没敢出声,也不想让米娜知道里面诡异的情况,摆摆手让她躲在后面别出声。

    我不相信能同时出现两个大玉儿,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我就使劲揉揉眼睛。

    这次再看过去,终于让我看出了玄机,正在化妆的大玉儿,灯光下的影子显得很淡,有点飘飘渺渺的,感觉非常的不真实。

    我正看着的时候,她突然放下梳子,移动了一下镜子的角度,对着镜子里邪魅的一笑。

    她是背对着我的,我为什么能看到她邪魅的一笑呢?

    因为她把镜子,对准了门边,正好对着我,我甚至都看到,自己伸出来的半张脸,出现在了镜子里。

    她发现我了,我两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假如说刚才在被关着房间里,明一从墙里伸出手来,像一盆凉水对我当头浇下的话,那现在这个大玉儿的邪魅一笑,对我来说就像突然置身于冰窖里面,凉意直接钻进了脊梁骨,从上而下凉到了尾巴骨。

    本来大玉儿的脸,并没有多么可怕,但是这个笑容,实在邪魅的让我无法接受,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就像你在夜里出来撒尿,对面的墙上,突然出现一张鬼脸,对你不怀好意的笑差不多的恐怖。

    跟大玉儿这个邪魅的笑容相比,贾成祖那半张脸简直就是天使的面容。

    我努力支撑自己不要倒下,这个时候,让我感觉雪上加霜的是,明一还在坚持撞门,身后砰砰砰的响声越来越大。

    我回头一看,材质不明的厚木门,突然被撞得木屑纷飞。

    木门只要裂缝,就不会支撑多久,现在的明一,很有可能失去了理智,谁知道他出来之后,会不会见人就咬。

    咬到我倒是不怕,要是米娜被他咬一口,毒素上身,就算米娜不被毒死,她也是无法接受自己的皮肤,变得满是疙瘩。

    前段时间,米娜连自己的脏脸都接受不了,以后更不能接受,自己的脸变成蛤蟆皮一般的模样。

    我估计真要是那样,米娜宁可会一头撞死在墙上。

    房间里邪魅一笑的大玉儿,已经把镜子又转了过去,嘴里还在唱歌,手上还在梳头,她好像忘记了门外,还有我的存在。

    那个画画的大玉儿,从始至终,都没对这边看一眼。

    我抬头看看梯子上面,是一个圆形的木盖子,并没有上锁,我把米娜推到梯子边上。

095 移魂借体() 
    我挡住米娜的视线,不让她看大玉儿的房间,大声催促她抓紧逃走。

    米娜楞了一下,不知道我怎么突然不管不顾了,也不怕大玉儿听见。

    就在这时,“咚”的一声巨响,那边的房门木屑纷飞,明一已经把一颗长满疙瘩的光头,从门里伸了出来。

    木头的门,只要坏了一条缝,很快就能撞破,何况现在都破了一个大洞。

    “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直接使劲,把米娜抱到了梯子上,用手顶着她的腰,让她爬到顶上。

    木头也就一人多高,米娜回头看看我,掀开了盖子。

    上面的亮光一泻而下,我偷眼看了一下,是一个摆满杂物的大房间。

    轰隆一声,那边的木门塌了,明一直接撞到了木门对面的墙上,不过他很快趴在地上,调转了方向,两只眼睛凸出来,死死的盯着我。

    米娜还伸手来拉我,让我快一点,我一推她的屁股,把她推了上去。

    我刚上了梯子,没等我往上爬,结果盖子就落了下来,然后我就听到米娜闷哼一声,接着就听不到上面的动静了。

    坏了!肯定上面还有大玉儿的人,把米娜抓起来不说,还堵住了我的退路。

    很快我就来不及去担心米娜了,因为明一就像一只大癞蛤蟆,蹬地飞起,一头向我撞了过来。

    上面没有出路,前面又是通道尽头,我实在没了办法,只好狠狠心,从梯子上跳下来。

    落地之后,看明一一头撞碎了梯子,对我张着嘴,眼睛都快瞪出血了,看样子不咬我一块肉,他是不会罢休。

    没有别的选择,我就地一滚,自投罗网滚到了大玉儿的房间里。

    两个大玉儿对我都视而不见,明一刚想冲进房间,那个画画的大玉儿,把手里的砚台一下扔出去,砸到了门边一根棍子上。

    我就听到通道里轰隆两声响,像是另外两个房门崩开了。

    然后就是几根头发编成的绳子,从通道里飞出来,死死的缠住了明一。

    明一使劲挣扎,但是绳子有韧性,他只知道横冲直撞,反而让那些绳子在他身上越缠越紧。

    外面出现有头发的绳子的时候,正在梳妆的那个大玉儿,突然身子一矮,人好像一下蹲到了椅子上。

    我再仔细看看,确切的说,梳妆的大玉儿,应该是身子突然不见了。

    反正我再看的时候,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只剩下一副假发套。

    画画的大玉儿,扔掉手中的毛笔,慢慢走到梳妆台前面,拿起假发套,又走到了天珠在墙上投射的坐像边上。

    然后大玉儿慢慢带上假发套,贴着墙壁一点点的靠近坐像的阴影。

    坐像阴影所在的墙壁,被大玉儿勾勒出一个坐佛,等到大玉儿和阴影完全重合的时候,她又用双手捂上了脸。

    我都看傻眼了,就连明一都停止了挣扎,瞪大眼睛看大玉儿。

    大玉儿虽然比以前瘦了,但是现在还有点胖,不过她捂上脸之后,本来紧身的连衣裙,突然宽松了许多。

    难道大玉儿是用天珠坐像,还有头上的死人假发,让自己瘦身减肥了?

    大玉儿的爱美之心,真的很迫切啊。

    就算我不明白天珠坐像和死人头发的功用,但是我也知道,天珠坐像那是佛家的东西,阳刚的很。

    而死人头发,我跟米娜光是用手摆弄,身体里就积了不少阴气,熏黑了好多煮鸡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