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死人头发,我跟米娜光是用手摆弄,身体里就积了不少阴气,熏黑了好多煮鸡蛋,上面阴气肯定不少。

    这一阴一阳本来是水火不容,怎么竟然搭配起来,有了瘦身的效果?

    啪嗒一声,挂起来的天珠,上面的丝线断了,落到地上摔碎了。

    天珠碎裂的声音还没消停,我就看到大玉儿头上的假发,突然根根竖起,就像一把大刷子立在大玉儿的头上。

    然后那些头发慢慢的变短。

    不对,不是变短,而是假发上的头套脱落,那些头发一根根的,直接钻进了大玉儿的光头。

    我感觉头皮一凉,总觉得这千万根头发,就像千万根钢针一样插进人体,怎么能不会痛!

    大玉儿真的很痛,她捂着脸的两只胖手颤抖着,还慢慢的收缩,转眼间就小了一号。

    大玉儿还疼的把脚在地上跺来跺去,不小心正好踩到了天珠的碎片上。

    大玉儿感觉到了脚被硌到了,索性不停的搓着脚,来化解头顶的疼痛。

    大玉儿的脚在地上搓来搓去,天珠碎片在她脚下,都被她搓成了粉末。

    我能听到天珠碎片发出的碎裂声,心说这娘们好厉害的腿脚,难道她的鞋底是钢铁做的。

    后来地面都被大玉儿搓出了小坑,那些碎末,都被她踩到了泥土里。

    看着天珠成了粉末,明一使劲甩甩头,又晃晃脖子,竟然能说话了。

    “大玉儿,你好狠心!明知道天珠能解百毒,还给我踩碎了!”

    明一的声音,听上去比我可要沙哑的多了,看来他不但皮肤中了毒,就连身体里面都没有幸免,嗓子都被破坏了。

    大玉儿还是捂着脸,理都没理明一。

    明一又看看我,说道:“臭小子,解药给我,不然我把你咬碎了,一口一口的吃下肚!”

    我躲到了墙角,反正明一被头发缠住了,暂时我还不用怕他。

    我担心的是大玉儿,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很快答案揭晓了,大玉儿把捂着脸的两只手放了下来,手提着裙子,花蝴蝶一般,在房间里转了两圈。

    这下我可傻了眼,之前那个肥婆大玉儿,现在不但身材苗条,还变成了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

    现在抛开气质不谈,单论容貌的话,变了脸的大玉儿,绝对可以和青龙乡三枝花之一的佟老师拼一拼。

    佟老师是那种温柔甜蜜的美,看上去就让人心醉,反正至少能让冯二毛跟喝了三壶酒一般的着迷。

    而现在的大玉儿,绷着脸,就像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冰美人,还是那种边环绕很多追求者,并对这些追求者不屑一顾的冰美人。

    大玉儿眨眨眼睛,对着我和明一嫣然一笑。

    我只觉得很害怕,肥婆虽然凶了点,但是化身冰美人之后,肯定抛弃了自己之前对身材容貌的自卑。

    就像一个饭都吃不饱的穷光蛋,平地一声雷陡然富家翁,肯定会各种作,不知道怎么折腾。

    因为美貌突然带来的孤傲,一定会让大玉儿做事更加凶狠,与其说她现在变成了冰美人,倒不如说她现在是蛇蝎美人。

    明一中了毒之后,整个人明显变了,就连头脑都简单了很多。

    明一此刻一副精虫上脑的样子,看着大玉儿,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中剧毒,反而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嘿嘿,老婆,没想到你竟然利用天珠,把藏在头发里的女鬼,修出了形体不说,还把这身体,嫁接到了自己头上。”

    大玉儿想说话,结果出口是尖利的啸叫,就像当初在我家墙里,那个美艳的壁墙鬼,最后消失的时候发出那种不甘心的呐喊。

    看来大玉儿转移了身体,还没把女鬼的嗓音变出来。

    大玉儿用一只手掐着脖子,嘴里发出噼里啪啦的杂音,就像村里的老人,在信号不好的时候,调台收听收音机的那种杂音。

    “一日为夫,终生为夫,老子现在就算比以前丑了,你也是我老婆,嘿嘿,有了你这样的老婆,老子以后再也不用出去,找那些站街流莺了,咱们来他个夜夜笙歌,岂不是快活似神仙?”

    听明一这么说,我一时也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我心说大玉儿费尽心思,这才移魂借体,变成了一个美人,就是为了甩掉你这个不争气的丈夫。

096 夫妻反目() 
    大玉儿是个肥婆的时候,都看不上明一。

    现在她成了大美人,以后更不会和明一一起过日子。

    之前大玉儿把明一关在满是头发的房间里,就是想杀了明一。

    现在她更会下手杀了明一,灭口之后,她就可以用另外一个身份,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我也看到了大玉儿脱胎换骨的过程,看来她也不会放过我。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大玉儿嘴里的杂音没了,咳嗽几声之后,就像收音机终于有了信号,她也能正常说话了。

    “明一,你这个寻花问柳的东西,你做的那些事,别以为老娘不知道,老娘现在看到你,就恶心的要死,老娘马上就杀了你!”

    大玉儿虽然能正常说话了,但是她的嗓音,和以前也是判若两人,现在的声音年轻了很多。

    不过大玉儿现在说话的语气,包括用词,都是和以前一样的粗鲁,跟她的相貌实在不般配。

    明一被大玉儿一番抢白,气的脖子都粗了几圈,身上的力气陡然大了。

    明一闷吼一声,竟然站了起来,然后使劲抖抖身子,那些紧紧缠着他的绳子全被被挣开了,化作一段段落到地上。

    我当初中了蟾酥的毒,是站不起来的。

    现在明一虽然站了起来,但是他的腰弯的厉害,就像一个驼背老人一样,垂着手低着头。

    “大玉儿,等会我一把火,把你收集的所有头发,全部给烧了!”明一的话里,听上去很是气急败坏。

    我能理解明一,老婆成了美人,自己却多了一身疙瘩。

    要说他俩以前还算般配,现在两个人看上去,可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我又不会玩绳技,那些头发对我来说用处不大,而且经过傻小子和臭丫头的手,那些头发里最精华的部分,已经被我找到,还戴到了头上,现在已经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以后我要找个心仪的男人,开始一段新生活,再也不会去碰那些死人头发,你想烧了就烧了吧。”

    大玉儿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把目光看向了我。

    我从大玉儿看我的眼神里,发现了冷冷的杀机。

    现在我明白了,大玉儿之前弄那些死人头发,就是为了让自己换个身体。

    假如大玉儿不是拿到了米娜的天珠,她不会这么快就成功。

    反正米娜说的没错,大玉儿不需要我们的那一天,就会杀了我俩灭口。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抄起梳妆台上的镜子,用袖子在上面,擦了又擦。

    我两手捧着镜子,大着胆子走到大玉儿身边,把镜子递到了她的手里。

    “老板娘,你现在真的好美,一个大美人,说话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不然别人会看出来你没有修养,你以后最好多看书,提高一下说话的水平,最好你学一下城里姑娘怎么说话的,这样才能配得上你的花容月貌。”

    这些话,我是硬着头皮说的。

    冯二毛以前跟我说过,只要是女人,上去就夸她漂亮,保证她会高兴。

    我现在别的不求,只求能够大玉儿高兴一点,我再加把劲,马屁一个接一个的拍,万一她飘飘然了,放我一条生路也不一定。

    大玉儿看看镜子,很显然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变成了大美人。

    “哎呀,哎呀,效果比想象中好多了,老娘……”

    我连忙打断大玉儿,提醒她说话注意用词。

    “小女子现在,真是美如天仙啊!”

    大玉儿听到我的提醒,马上把老娘这个自称,换成了小女子,还故意把自己的语气,变得嗲嗲的。

    这句话一出口,明一愣了一下,大玉儿自己听着都感觉好多了。

    大玉儿很满意,还拍拍我的肩膀,表示对我的赞许。

    我松了一口气,又蹲下身子,用袖子扫去大玉儿鞋子上的灰尘,简直就像大太监李莲英,伺候西太后一样的殷勤。

    在大玉儿和明一剑拔弩张的时刻,我选择站在了大玉儿这边。

    我不是帮大玉儿的,只是为了在她身后,免得明一过来对我下狠手。

    至少在大玉儿和明一,两个人决出胜败之前,我还是安全的。

    只要我能安全脱身,上面的米娜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还有一线生机。

    大玉儿终于照够了镜子,我连忙接过镜子,放到了梳妆台上。

    那边明一身子又站的直了一点,从地上捡起一截三尺多长的绳子。

    明一把绳子,牢牢缠在手腕上,接着舞了几下,虎虎生风。

    “以前你打不过我,现在我又有了女鬼的法力,你还是打不过我,来,我让你一只手。”

    大玉儿说完,把左手背在背后,用右手对着明一招了招。

    看他俩马上就要开打了,我连忙躲到梳妆台旁边,还拿着椅子作掩护。

    我可不想因为这俩活宝打架,把我给误伤了。

    听到大玉儿的挑衅,明一闷吼一声,挥舞着绳子冲了进来,绳子就像一杆大枪一般的笔直,对着大玉儿的脸就抽了下去。

    大玉儿轻轻一伸手,就抓住了绳子,然后她退后几步,使劲一拉。

    明一手腕被绳子缠住了,一下被大玉儿拉倒在地,摔了一个狗啃泥。

    大玉儿松开绳子,并没有乘胜追击在明一身上踩上一脚,而是对我招招手。

    我察言观色心领神会,连忙把椅子搬过去,放到了大玉儿身后。

    大玉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可能是她感觉自己动作粗鲁了,又画蛇添足的站起来,微微欠着身子,把连衣裙整理一下,慢慢坐到了椅子上。

    “老板娘,你这一坐,绝对坐出了大家闺秀的风采!”我不放放过每一个拍马屁的机会,连忙恭维大玉儿。

    大玉儿对我点点头,但是我感觉她咬着嘴唇,好像受了伤。

    大玉儿又伸手把梳子拿到手里,开始慢慢给自己梳头。

    我清楚的看到,大玉儿梳头的手,微微的发抖。

    我确定她刚刚和明一的交手,表明上是赢了,但是实际上,并没占到什么便宜。

    难道,大玉儿换了身体时候,暂时还不适应,根本不是明一的对手,刚才那些话,她是故意吓唬明一的?

    我感觉非常有这个可能,一时感觉自己站错了队。

    不过看看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明一,我又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无论站在哪一边,他俩分出胜负我都要吃苦,还是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才是上上策。

    梯子已经被明一撞碎了,上面的出口也盖上了,我又夹在两个高手中间,我该怎么逃出去呢?

    明一突然用嘴,使劲去舔地上的泥。

    我还以为他发疯想吃土,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明一舔的泥土里,又不少天珠的粉末。

    明一动作很快,三两下就把天珠的粉末,全部舔进了肚子。

    然后明一从地上爬起来,把弯着的腰,使劲的挺了一下。

    咔嚓嚓几声响,明一驮着的后背,竟然挺得直了。

    “哈哈,大玉儿,你以为天珠碎了,就没有用处了?哼哼,虽然天珠的粉末吃下去,不能彻底除掉我身上的毒,但是也能让我短时间内气血通畅,你还不知道吧?大师兄早就对我说过,我虽然小毛病不断,但是不会对不起师父,不像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大师兄对你早有防备,已经教会了我绳技!”

    大玉儿也笑了,说道:“你怎么知道地上,就是天珠的粉末?”

    明一听到大玉儿这么说,用手揉了揉胸口,突然捂着肚子蹲下了。

    看他疼的差点打滚,用牙咬着缠在手腕上的绳子,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

    明一指着大玉儿说道:“你竟然在天珠粉里,下了毒!”

097 艰难脱险() 
    明一说完,掐住自己的脖子,把嘴里的泥吐了出来。

    原来土黄色的泥土,现在已经变得黑了,看来真的有毒。

    大玉儿胜券在握的样子,笑着说道:“我能够借用女鬼留下的头发,把女鬼的身体修出来,然后转化到我身上,靠的就是天珠,天珠上面的法力早就被我用光了,我踩碎天珠的时候,女鬼的怨气,都已经转移到了天珠的粉末里面,现在这些怨气,已经全部被你吃了下去,确切的说不是毒,是鬼气。”

    明一听大玉儿这么说,反而笑了:“你还是失算了,鬼气虽然伤身,但是也能助我玩绳技,等我养好身体再来找你!”

    明一说完一伸手,抓起那根绳子使劲一抖。

    绳子断了的地方落到地上,缠住了另一条绳子,两根绳子很快拧在了一起。

    连接起来的绳子,就像是长虫一般,从地上弹起来,另一头沿着原来放梯子的位置蜿蜒而上,竟然顶开了上面出口的盖子。

    然后这条绳子,迅速的向上面窜了出去,明一拉着绳子这一头,转眼间就从房间里被拉到了通道里。

    假如明一跑了,大玉儿以后想换个身份生活就难了。

    毕竟两个人已经撕破脸皮,明一以后一定会找她的麻烦。

    大玉儿动作好快,不愧是有了女鬼的法力,我都没看清她是怎么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她就窜到了门外。

    明一半个身子已经上去了,大玉儿一把拉住了明一的脚脖子,使劲往下一拽。

    噗通一声,大玉儿硬生生把明一拉下来,摔到了地上。

    那根绳子也落下来,就像无头蛇一样,在地上不停翻转扭曲。

    明一一下被摔得七荤八素,又被大玉儿踢了两脚,发疯一般喊道:“让你变漂亮,老子跟你拼了,就是死我也要咬你一口,让你满身长疙瘩!”

    明一说完,真的张嘴去咬大玉儿。

    这下明一算是找到大玉儿的命门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又变成丑女。

    明一中了我的毒,又被鬼气窜了身子,本来是打不过大玉儿的,结果他这张嘴咬人的样子,真的把大玉儿逼得后退了。

    看他俩你来我往的打起来,我贴着墙躲避,一直被逼到了门口。

    我看到明一虽然嘴上说要拼命,但是手里还拉着绳子,我就猜到他肯定是在等机会,机会一到他就会逃走。

    想到这里,我不再乱跑,就小心翼翼躲在,伸手就能抓住绳子的位置。

    只要明一再利用绳子逃跑,我就跟着抓住绳子,搭一班顺风车,跟他一起逃到上面。

    我又一次猜对了,明一不顾大玉儿的拳打脚踢,张嘴咬来咬去把大玉儿逼到了墙角,然后他使劲一抖绳子。

    绳子马上又恢复了活力,像刚才一样对着上面窜去。

    明一刚被绳子拉走三尺远,头转向了跟大玉儿相反的方向。

    大玉儿嘴里喊着“哪里走”,同时飞起一脚,正好踹在明一的后脑上。

    大玉儿这一脚很重,把明一踹的松开了绳子,绳子还是向上面窜去,我心说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我往地上一扑,伸出两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还在向上爬的绳子。

    跟明一同时上去,到了上面我还要想办法摆脱他,现在好了,只有我一个人上去,这是最好的结果。

    明一从地上爬起来,又和大玉儿打在了一起,两个人眼都红了,不死一个不会罢手,谁都顾不上我。

    哈哈哈,困在地下多少天,小爷终于可以出去了!

    我抓住绳子,随着身体的上升,忍不住哈哈大笑。

    幸好绳子很给面子,没有半路掉下来,把我带到上面的房间之后,那根绳子并没有落地,而是像一条长虫一样,从门缝下面爬走了。

    我都有点怀疑了,明一身上的鬼气,是不是到了这条绳子上面,不然怎么会这样。

    假如那个女鬼的鬼气,真的进入了这条死人头发做成的绳子,以后会不会来找大玉儿,让大玉儿把她的身体还回去?

    来不及想这些,我打量一下周围,我出来的洞口,是在后墙的中间位置。

    米娜倒在了一张小桌子旁边,除了米娜,小桌子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四十多岁的样子,黝黑的脸堂,身子不胖不瘦的。

    我看到米娜摔倒在这个人脚边不远,还以为是他打倒了米娜,看着旁边墙上挂着一把斧头,我走过去就把斧头抄在了手里。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把斧头竟然是机关。

    我拿斧头的时候,挂着斧头的绳扣也被我拉了一下。

    轰隆一声,一大块后墙毫无征兆的倒下来,正好盖在了洞口上面。

    原来这块并不是砖砌的,而是一个整体,好像是钢铁。

    倒下来的后墙外面,还有一层墙壁,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估计这个机关,想从下面打开很难,这样真是太好了,只要我打倒这个黑脸的中年人,就不怕明一或者大玉儿,上来追杀我们了。

    不过我又庆幸,刚才我要是还站在洞口附近,谁要是拉一下绳扣,这面墙非把我砸成肉饼不可。

    这么大的动静,还掀起一地尘土,结果那个中年人还是一动不动。

    我提着斧头,慢慢走过去,先把米娜从桌子旁边拉过来,试试她的鼻息。

    米娜并没有死,胸口还有节奏的起伏着呢。

    “你要是挡路,不让我们出去,我就一斧头剁了你!”我晃着斧头,大声对黑脸中年人喊道。

    黑脸中年人不但没有理睬我,还对我视而不见,就像一具死尸一般,坐在那张小桌子旁边,动也不动。

    看这个人并没有反应,我感觉他或许真不是人。

    只要不跟我作对,管他是活人是死人,能不招惹他就别招惹了。

    我把斧头别在腰上,慢慢的后退到米娜身边,轻轻拍了拍米娜的脸,在她耳边,小声喊她的名字。

    米娜悠悠醒来,不过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对我这边招招手。

    “傻弟弟,是你吗?”米娜虚弱的说道。

    “米娜姐,是我,我上来了,大玉儿和明一两个坏蛋,都被关在了下面,现在咱们俩,终于安全了。”

    听我这么说,米娜长长的眉毛颤抖着,眼角挤出来几滴眼泪,说话的声音很轻,我只好把耳朵贴到她的嘴边。

    “傻弟弟,安全了就好,不过我的眼睛很疼,怎么也睁不开了,我好像是中毒了。”米娜的话断断续续的,我好不容易才听明白。

    我愣了一下,米娜洗澡前后,滚在她肚脐的鸡蛋,最后并没有变黑。

    后来大玉儿和明一,也没有对她下毒的机会,那米娜是怎么中的毒?

    想来想去,我感觉问题还是出在我身上,我的血里有毒,说不定唾沫里也有毒。

    米娜跟我接吻的时候,肯定把毒素吸到了嘴里,幸好我唾沫里的毒,没有血里的毒厉害,没让米娜的皮肤长出疙瘩,只是让她睁不开眼睛了。

    虽然毒素来自我体内,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解毒。

    看来还是抓紧离开这里,想办法找到清水,先给米娜洗洗眼睛好了。

    黑脸中年人的身后,就是房间的门,我抱着米娜,慢慢从他身后经过。

    黑脸中年人还坐着不动,就像一尊雕塑一样。

    我伸出手,拨开门闩,一下把门打开。

    外面是黑天,天上挂着月牙儿,月光照到我的脸上,让我有了劫后余生的庆幸,看着远处黑乎乎的四监岗楼,我心里还有一种幸福感。

    就在这时,我感觉有点不对。

    我扭头一看,月光也射到了黑脸中年人的光脚上。

    他的大脚趾,突然动了一下。

098 三鲜伊面() 
    就像看到一个泥塑的人,突然动了一下,我猝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抱着的米娜,差点从我怀里脱手而出。

    我想跑,但是脚突然麻了,连忙把米娜放下,伸手去揉自己的腿。

    低头揉腿的时候,我还不忘看着黑脸中年人,只见他脚趾头动过之后,浑身晃了一晃,抬起了胳膊。

    关键时刻我的腿掉了链子,我揉着感觉没用,就使劲掐了起来。

    黑脸中年人都没有回头看我,而是提起小桌子上的大茶壶,往他捏在手里的小茶杯倒水。

    倒出来的是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血,还是泡了很久的茶水,他一仰脖子一饮而尽,打了一个响嗝。

    他现在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从那个响嗝里面,听出来他就像把积郁了千年的闷气,一口吐了出来。

    我闻到了一股腥味,坏了,这家伙难道是真正的活跳尸?

    想到这里,瞬间我的腿就不麻了,抱起地上的米娜,两步就跨到了院子里。

    这是个小院子,另外还有几间房子,房子里的废报纸摞的高高的,都从房间里挤出了门外。

    纸壳板和塑料瓶子,以及各种废品,在院子里堆的到处都是。

    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