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周七也没有挽留,只是跪在地上,姥爷拉着我出了小院,他也没有起来。

    青龙乡在省城的北边,姥爷拉着我,走在夜路上。

    今晚没有月光,就是在黑暗中,我的眼睛也能看到东西。

    我看看姥爷,他也一样,路上的水坑和石子,他都轻巧的避开了。

    姥爷没带我走大路,反而在山间田野的小道上绕来绕去。

    经过一处破庙的时候,我问姥爷,为什么我眼睛比以前看的清了,还有,那个土龙的鳞片,姥爷打算怎么处理。

    姥爷笑笑,把土龙的鳞片从怀里掏出来,走进了破庙。

    破庙的墙壁,墙皮都掉光了,中间的神像也碎了,不过看剩下的半截,好像是个女神仙,送子娘娘一类的。

    神像前面的香炉里,还有一多半的香灰,就是不知道,这是多少年之前,别人过来供奉的香火。

    “这个土龙一半的法力,已经全部被你喝了下去,你的眼睛能够在夜里看见东西,主要就是因为这个。”

    姥爷说完,把土龙的鳞片,全部插到了香灰里面。

    我感觉姥爷这是抛弃了土龙,就说道:“姥爷,你不是说,要给土龙找个归宿的嘛,这样对它,是不是有点不公平了?”

    姥爷拍拍我的头,表示对我的话很满意。

    “我外孙经过这么大的惨剧,还能保留一份善心,知道黑白好歹,你这样就让我放心了,人在世上,还是有点底线的好。”

    姥爷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良久才说:“姥爷,虽然你发过狠话要杀人,但是我知道,说到底你是一个医生,轻易还不想杀人。”

    姥爷点点头,说是的,我今晚就要走,就是怕小七跟我翻脸,我年龄这么大了,真的不想跟他刀兵相见。

    我明白姥爷的意思,前两天无论如何,周七都不会对姥爷动手。

    但是今天姥爷治好了他的胳膊,彻底断了他的病根,这样他没有后顾之忧,今晚我们爷俩要是留在那里,他要是起了歹心,说不定就会下手。

    姥爷及时带我离开,也算是给周七,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姥爷在破庙里转转,在房梁下,找到了一个豁了口的破坛子,坛子里满满的都是水。

    姥爷说这个坛子,里面接的就是漏下来的雨水,雨水又叫无根水,正好能用的上。

    姥爷抄起香炉里面的香灰,用雨水搅拌,捏成一个香灰团,又取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药丸,放在雨水里面化开。

    这个药丸,就是之前姥爷给周七吃的那种。

    我问姥爷,这种药丸,是什么做成的。

    姥爷说主料是糯米,辅料嘛,有头发烧出来的灰,还有监狱操场上的黄土。

    姥爷说有种药物,叫做千步峰,李时珍《本草纲目》有言:此人家行步地上高起土也,乃人往来鞋履沾积而成者。

    其实就是房屋里的地面,隆起的小土堆,这种小土堆,是因为人长期进出走动,由鞋底从野外带进的泥土堆积而成。

    姥爷说千步峰和五帝钱的用处一样,五帝钱是累经千万人之手,而千步峰是千万脚踏出来的,很是阳刚。

    监狱的操场,众多囚犯的脚来回踩踏,相对于普通的千步峰,监狱操场取出来的土,更是阳刚,少量服用,能够驱除人体内的阴气。

    药丸化开,姥爷又把鳞片都拿出来,插在香灰团上面,然后直接把香灰团扔到了坛子里。

    姥爷两手按着坛子,闭上眼睛,嘴里一字一句的念起了咒语。

    “药有一百二十君,养命以应天;法有三百六五度,养性以应人……”

    “医者仁心,药用中庸,和厚速效,移神变气……”

    念完之后,姥爷把手从坛子上拿开,接着又在坛子上拍了一掌。

    坛子里的水像开锅一样的翻滚,接着啪嗒一声,从坛子里跳出来一只壁虎,落到地上,摇头摆尾,甩掉身上的水珠。

    “你虽然遭了大难,但是也损伤了七条人命,本来我想让你灰飞烟灭,但是念在你百年修行不易,放你一条生路,以后,好自为之吧。”

    姥爷说完,对着地上的壁虎摆摆手。

    那只壁虎在地上搓搓爪子,先是蹦跶到了断了腿的供桌上,然后顺着供桌边上的木柱子,爬上了梁头。

    姥爷拉着我走出了破庙,我问姥爷,刚才他是怎么做到,把蛇鳞变成一只壁虎,让土龙可以继续修行的。

    姥爷说这是祝由术,古时候医巫不分,祝由术,也算是一种医术。

    祝由术就是利用中草药,借助符咒禁禳,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法术。

    没有什么典籍记载祝由术的具体方法,都是由师父带徒弟,口传心授。

    姥爷跟着他师父,学的就是祝由术,而且是专门治疗阴病怪疾的法术。

    “姥爷,你教我祝由术吧。”我拉着姥爷胳膊说。

    “等等再说吧,你到我前面走,千万不要回头。”姥爷小声对我说道。

    我明白肯定是有人在后面跟踪,看到姥爷神色轻松,我也就不怕了。

    我还以为是周七,最终恩将仇报起了歹心,跟着想要祸害我们爷俩。

    结果在经过一处荒野时,旁边是一片树林,一条身影如飞鸟一般,从后面超过我们爷俩,拦在了我们前面。

    看来周七还算有良心,并没有追上来。

    追上来的是大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红衣,倒是显得身材很好。

    不过大玉儿到底还是一个土鳖,她根本驾驭不了那张美丽的脸庞。

    那张俏脸上的妆容,被大玉儿化的不伦不类。

    就连表情也是变幻不定,一会冷冰冰一会甜蜜蜜,看上去都不像一个真人。

    姥爷看看大玉儿,问我,这就是把你关在地下的那个女子?

    我说是的,原来她很丑,又矮又胖,现在是拿到了女鬼的身子。

    “呵呵,蛤蟆,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就是第一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送上门来了,我跟她可是不像跟周七有过渊源,你看我怎么打发她的。”

    听姥爷这么说,大玉儿哈哈一笑,脸上的粉像面疙瘩一样往下掉。

    我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个身体到了大玉儿身上,真是白瞎了。

    这张脸这么漂亮,不化妆都像出水芙蓉,结果被她化妆搞得惨不忍睹。

    “鬼医老先生,你这话要是在之前说,我还害怕,现在你可吓不到我了,因为我不但以前的修行都在,还有了女鬼的法力。”

    姥爷摇摇头,说大玉儿,你这两下子,在我面前就是班门弄斧,我都不用出手,这里自然有人,能够对付你。

    “老先生,你说的是这个家伙吗?”

    大玉儿说到这里,突然弯腰伸手,迅捷的在地上一抄。

    大玉儿的手抬起来,我看到她抓住了一条长虫的尾巴。

    就是那晚周七摸头的黑色长虫。

    估计是想偷袭大玉儿的,结果被她抓住尾巴提起来,使劲的抡了几圈。

    长虫在大玉儿手里,风车一般的转圈,骨头都被大玉儿转得散了,很快又变回了头发编成的绳子模样。

    “这个女鬼丢了身体,附在绳子上,不停的追我,还以为我怕了她,其实我不过是戏弄她罢了,你要是想用她来对付我,那就想错了。”

    姥爷说大玉儿你错了,对付你的人,是我外孙。

    姥爷对我一招手,说蛤蟆,你过去跟她过两招。

    听姥爷这么说,大玉儿愣了,我也愣了。

110 物归原主() 
    大玉儿之前三拳两脚,就把邓老鼠和老铁收拾了,就连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明一,都不是她的对手。

    何况现在她又借到女鬼的身体,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一般。

    所以姥爷让我对付大玉儿,不但大玉儿认为是姥爷在耍她,就连我都感觉姥爷在逗我玩。

    “鬼医,是不是你这些年蹲监狱,人都蹲傻了?这个毛孩子,虽然比之前的丑八怪模样好看多了,但是前些时间,在青龙山上,我是碰到过他的,我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收拾了。”

    大玉儿说到这里,看了看我,一脸的惋惜。

    “奶奶的,当初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丑八怪,这么一个大宝贝,在老娘鼻子底下,老娘竟然没有发现!现在蒙脸我也认识你,过来吧小子,我倒要看看,是你收拾我,还是我抓住你。”

    姥爷看我不敢上前,对我说道:“蛤蟆,别怕,你只要眼疾手快,能够抓住大玉儿手里的武器,事情就成了,放心吧,姥爷还能骗你。”

    看姥爷很认真的样子,不像是逗我玩,我知道他是想锻炼我一下。

    硬着头皮上吧!

    我往前面走走,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地上都是地雷一般。

    我离开姥爷一丈距离的时候,大玉儿挥舞手里的绳子,在她头顶兜了一圈之后,马上对着我甩了过来。

    我牢牢记住姥爷的话,也没有躲闪,直接伸手,抓住了绳子的末梢。

    大玉儿早就料到我有这一手了,她把绳子使劲往她那边一拉,想把我也拉过去。

    我更不傻,抓紧撒手。

    结果到底是大玉儿的动作快,我撒手的稍微有点晚了,绳子虽然没把我拉过去,但是也把我手磨出了血。

    我手心火烧火燎的疼,连忙放到嘴边吹吹。

    大玉儿收回绳子,又挥舞着绳子,想要再缠住我。

    结果我的血粘在绳子末梢,突然化作一点红色荧光,从绳子的末梢,一下游走到了另一头,整条绳子变成了红色。

    大玉儿正挥舞长鞭一般的甩绳子,结果绳子突然不听她使唤了。

    绳子在对我飞过来的半路中,迅速调头,返回去缠住了大玉儿。

    这一下是大玉儿万万没想到的,她手忙脚乱的想解掉绳子,结果绳子化作一条火红的长虫,在她身上越缠越紧。

    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长虫缠人的情景,不过现在是见识了,长虫好大的缠绕里,都快把大玉儿勒的断成几截了。

    大玉儿发出凄厉的惨叫,在夜空里传出去多远。

    我吓得跑到姥爷身边,姥爷说别出声,远处有人过来了。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果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有个什么庞然大物,在草丛里快速接近。

    姥爷猛然抬头,我也看了过去,一只磨盘大的癞蛤蟆,从草丛里激射出来,满是疙瘩的大头,对着姥爷的胸口就撞了过来。

    姥爷一抬手,手掌落下,啪嗒一声,正好敲在大头的顶门心。

    飞起的癞蛤蟆落了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我过去一看,原来就是明一,被姥爷一巴掌拍的昏死过去了。

    我连忙告诉姥爷,这个家伙,就是那个祸害我的明一。

    姥爷抬脚,重重踩到明一的背上,说这种恶徒,绝对不能轻饶了他。

    明一爬起一半,肚子离地面不到半尺,又被姥爷一脚踩得趴到了地上,嘴角都流了血,登时晕死过去。

    那边大玉儿被缠的虚脱了,烂木头一样倒在了地上。

    本来我还以为大玉儿非死不可,结果没想到她摔到地上之后,那条红色的长虫反而先泄了劲,软趴趴的从大玉儿身上脱落了。

    长虫很快又化作一团绳子,在地上蜿蜒爬行,想要离开这里。

    不过爬行的速度很慢,大玉儿从地上站起来,一脚踩住了绳头,绳子就爬不动了。

    姥爷又看向远处,我连忙拉拉他的衣袖,让他看看大玉儿。

    “姥爷,你看大玉儿又站起来了。”

    姥爷看看我又看看大玉儿,说蛤蟆,你还没看出来吗,站起来的并不是大玉儿,地上的那截绳子,才是大玉儿。

    姥爷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原来女鬼附身在头发做成的绳子里,沾到了我手上的血,就缠住了大玉儿,然后把自己的身体,又夺了回去。

    现在这副迷人的身体里,是之前女鬼的魂魄。

    而大玉儿以前的身体没了,又被女鬼挤出了现在的身体,三魂无处可去,她只好躲到了地上的绳子里面。

    女鬼对着姥爷和我,拜了一拜,声音轻灵的说道:“小女子有礼了,感谢鬼医老先生,对我的再造之恩。”

    姥爷说我没做什么,这也算是机缘巧合。

    “大姐姐,其实你需要感谢的,不是我们,而是一个叫米娜的姑娘,大玉儿是运用米娜的天珠,这才利用你的生魂,造出了你的身体。”

    听我这么说,女鬼问我,是不是跟你一起,被关在地下的那个姑娘?

    我说是的。

    女鬼又跟姥爷和我道了谢,这才转身飘飘而去,她是要去找米娜报恩。

    我心里稍稍有了安慰,毕竟米娜,是第一个愿意做我老婆的人,就算两家有仇,那也是我和她家大人的事,轻易我真不想跟米娜刀兵相见。

    米娜在家里过的不如意,假如这个女鬼能找到她,陪着她一起玩,也算是我回报米娜,之前对我的一片真心了。

    看着女鬼消失在远处,我心里怅然若失。

    姥爷摸摸我的头,说蛤蟆,感情这个事很复杂,谁也说不清楚,我知道你心里所想,这也是我不想杀上米娜家门的原因。

    姥爷跟我说这话,脚上松了力气,地上的明一,突然从姥爷脚下挣脱。

    明一跑开几步远,看我姥爷想追他,他就站直了身子,又从腰间抽出一截绳子,对着天上一抛。

    绳子越变越长,直插夜空,明一手脚并用,抓着绳子向上攀爬。

    姥爷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明一。

    我有姥爷撑腰,根本不怕明一,就跑过去抓着地上的绳头,使劲往下拉。

    绳子被我拉下来不少,在地上盘了一圈又一圈,结果绳子就像无穷无尽,我怎么也不能把明一拉下来。

    看明一越爬越高,都快成一个小点了,姥爷走过来,捡起地上一块小石头,往他自己的手上敲去。

    姥爷的手上,带着一枚扳指,石头敲到扳指上,擦出了一串火星。

    “雕虫小技,也想在我面前显摆。”姥爷说完,对着火星吹口气。

    火星烧到了我手里的绳子,一道火光由下而上,点燃了整条绳子。

    一声惊呼从我头顶传来,声音越来越响。

    轰隆一声,明一的身上带着火,整个人就像流星一般,快速从天上坠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都砸出了一个大坑。

    姥爷拿起地上的绳子,把明一结结实实捆了起来。

    “杀他们吧,脏了我的手,周七,你们过来!”姥爷对着远处喊道。

    周七领着三个养子,一脸尴尬的走出来,抱拳对姥爷说道:“老人家,我跟着你,绝对没有下手的意思,我们爷四个心里明镜一般,就算有恶意,也不会触您老人家的霉头,那不是以卵击石嘛,跟着你只是为了交差。”

    姥爷说这个我理解,这样吧,你老板帮你好多年,你也不能忘恩负义,拍拍屁股就走,这两个人,曾经折磨过你们大小姐,你带回去交差吧。

    周七大喜过望,说谢谢老人家,有了这俩,我就能跟老板有交代了,以后他走他的阳关路,我走我的独木桥!

111 八卦火窑() 
    周七说完之后,姥爷对他点点头,然后拉着我走了。

    我问姥爷,要是周七的老板,放走了大玉儿和明一,让他俩再来对付咱们怎么办,咱们这样做,是不是留下后患了。

    姥爷说不会的,大玉儿和明一,一定会被烧掉,不会被留活口的,因为他俩并没有足够的价值,抵消掉绑架人家大小姐的罪过。

    我感觉姥爷这是借刀杀人。

    毕竟大玉儿和明一,要是死在二邪子的手里,当初铁佛寺跑散的那些和尚,要想复仇的话,就会找上二邪子。

    看来姜是老的辣这句话没说错,姥爷把大玉儿和明一交出去,一来送了周七一个大人情,二来可以借二邪子的手杀了这俩祸害,三来,又能祸水东引。

    一举三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路上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人,早上的时候,姥爷带着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吃饭休息,等到晚上又接着赶路。

    明一当初带着我走夜路,是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他的行踪。

    姥爷带我走夜路,主要是因为,我的脸现在皮子很嫩,不但不能经风,也不能见光,不然嫩皮会迅速老化。

    夜路的时候,爷俩都是一刻不停的走,有时碰到好心人,还能跟着人家坐一段顺风车。

    七天之后的夜晚,我和姥爷,步行到了青龙街。

    已经是下半夜了,青龙街上空无一人,姥爷拉着我径直来到兽医站。

    当初姥爷行医的两间房子,已经被兽医站占用,成了兽医站的办公室。

    姥爷并没有要回房子的打算,让我继续往前走,他翻墙进了兽医站。

    我快走到二老桥的时候,姥爷从后面追了上来,手里多了一个大包袱,包袱上还有不少的灰尘,看来是姥爷当初藏起来的东西。

    除了包袱,姥爷还从兽医站里,偷来了一瓶好酒,经过二老桥的时候,姥爷把包袱放到地上,又点上三根香,插在了桥头。

    “方老师,感谢你对蛤蟆的照顾,这恩情我记住了!”

    姥爷说完,让我跪在桥头,他把酒淋到桥上。

    二老桥下的流动的水,响声稍微大了一点,姥爷伸手扯住我蒙面巾的一头,用力一拉,蒙面巾被他拉掉了。

    姥爷把蒙面巾扔到桥下,然后拉着我,大步走过了二老桥。

    姥爷没有在我家的废墟停下,而是直接领着我,来到了丁老八的砖窑。

    丁老八就住在麻将屋旁边的房间里,姥爷让我过去敲门。

    “谁呀,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丁老八在房间里埋怨着。

    没过一会,灯光亮起,门开了,丁老八披着衣服站在门口。

    看到我之后,丁老八一下愣住了,上来就把我抱住了。

    “哎呀,蛤蟆,你还活着呀,这小脸蛋,怎么还变白了,蛤蟆,以后跟着丁大爷吧,有大爷一口汤喝,就有你的一口肉吃!”

    一开始我被丁老八一个大男人抱住,还有点不适应,本来想挣脱,结果听到他后半句话,我一下哭了。

    丁老八紧紧的抱着我,勒的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突然,丁老八松开了我,眼睛睁得老大,看着后面的姥爷。

    刚才丁老八还说对我要咋样咋样,看到我姥爷,丁老八一下把我推开了。

    “李大夫,您老人家回来了!”

    丁老八,一下跪在了姥爷面前。

    “老八,起来吧,有没有吃的,我和蛤蟆都饿了。”

    听到姥爷这么说,丁老八连忙说我马上炒两个小菜,您老稍等一下。

    丁老八把披着的衣服穿上,麻将屋隔壁是个小厨房,丁老八进去,锅碗瓢盆一响,很快端出来一盘炒蚕豆,一盘炒鸡蛋。

    丁老八又从床底下,摸出一瓶老酒,打开之后酒香扑鼻。

    姥爷喝了一口酒,又夹了一个蚕豆,说味道不错,又对丁老八说道:“老八,我回来的事,先别嚷嚷啊。”

    “您老放心吧,我绝对不嚷嚷,您和蛤蟆,先吃点垫垫肚子,锅里的面条马上就好了,我去盛两碗过来。”

    丁老八围着围裙,对姥爷点头哈腰,慢慢退了出去。

    能看出来,丁老八是打心里尊敬我姥爷,他的表现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吃好喝好,丁老八领着姥爷和我,来到砖窑下面烧砖的地方。

    这里有个隐秘的地下通道,丁老八带着我们走进去,转来转去之后,进了两间小屋子。

    “火窑离这里不远,一点也不潮湿,上面的小窗,正好对着山谷,又能通风换气,又能降温凉爽,您老带着蛤蟆先呆着,吃喝的我会按时送来。”

    姥爷摆摆手,丁老八出去了。

    我看看房间里,有两个大坛子,就是之前装着我二爷爷和孙寡妇姑姑,还有装着杨木匠的坛子。

    我走过去伸手到坛子里掏掏,里面空空如也,连个盐粒子都没有。

    看来我爷爷,真的把二爷爷、孙寡妇姑姑,还有杨木匠,都给烧了。

    我问姥爷,虽然我家的房子都烧了,但是可以再盖起来啊,为什么要住到这种山洞里。

    “蛤蟆,当年我把甄珠儿……”

    听姥爷说到甄珠儿的名字,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让姥爷不要说了。

    “蛤蟆,要说还有不怕这个名字的,也就姥爷一个人了,你放心吧,姥爷说出来没事的。”

    “当初我把甄珠儿埋到山上,本来已经把凶煞止住了,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又有人发现了甄珠儿的棺材。”

    “虽然我提前赶到,没有让他把棺材挖出来,结果却被他又启动了凶煞,当时那个人跑的快,我没有抓住他。”

    “现在看来,他就是杨老板,也就是你见到的货郎。”

    姥爷说到这里,叹口气,接着说道:“你妈妈跟你讲的凶煞原理,基本都被她猜到了,没想到方老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