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现在看来,他就是杨老板,也就是你见到的货郎。”

    姥爷说到这里,叹口气,接着说道:“你妈妈跟你讲的凶煞原理,基本都被她猜到了,没想到方老师都中了招,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凶煞给化掉,不然还会死很多人的,我在这里,就是为了化煞。”

    我问姥爷,住在这里,怎么化煞。

    姥爷说这个砖窑,不是普通的砖窑,有个名字叫做八卦窑。

    姥爷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我记得以前我爬山,从上面往下看,这个砖窑整体的造型,就像一个大八卦。

    那个高高的大烟囱,就像插在八卦中间的一根顶天柱。

    “当初我就跟老八说过,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个八卦窑买到手里,这样他以后,再也不会被别人看不起了。”

    “因为这个八卦窑,在民国时期,是经过一个高人的勘测,借着青龙山的山势,还有周边的地气,好不容易才建造起来。”

    “高人费尽心血,建了这个八卦窑,可不是为了烧普通的砖瓦,而是为了烧老君砖,还有将军瓦的。”

    “只不过很可惜,高人几次调试,刚刚烧好第一批老君砖,就起了战乱,这个砖窑就荒废了,八十年代初,这个砖窑才被重新启用。”

    我问姥爷,什么叫老君砖,什么叫将军瓦。

    “之前你随手捡起来的那块老砖,就是老君砖,上面的画像,就是道家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上面还有咒语,那是可以驱阴赶鬼的符箓。”

    怪不得当初我爷爷要去沉船湾,非要带着那块老砖。

    原来那是一块老君砖,像道家的符箓一样,能驱阴辟邪。

    “将军瓦,又叫瓦将军,和老君砖一样,也是为了镇宅之用,就是烧出来的神仙陶像,放在屋脊的两端,可以辟邪止煞。”

    我明白了,丁老八当时砸锅卖铁买下砖窑,原来是听了我姥爷的话。

    怪不得丁老八后来那么赚钱,肯定是他拿着那块老君砖,当做比照的样品,烧出来不少老君砖。

112 摆砖弄瓦() 
    接下来的几天里,姥爷给我的任务,就是吃吃睡睡。

    家里差点被灭门,经过这么大的打击,我也不想去上学了。

    再说了,我姥爷这个鬼医,随便传我点什么,都能给我一条谋生的路子。

    姥爷也没提传给我什么,我也没着急。

    毕竟是我亲姥爷,他就我这么一个亲人,我还怕他把东西都压箱底,不传给我啊。

    丁老八就不一样了。

    他也想从我姥爷这里,学到一点东西,每次送完饭都赖着不走,看着姥爷用泥巴捏神像。

    姥爷是在捏瓦将军,一连十几天,才捏出六个,都是神兽的样子。

    姥爷说六个就够用了,京城的故宫,紫禁城的太和殿,也就用了十个。

    丁老八按照姥爷说的,把捏好的瓦将军放到火窑里面烧了,又把自己以前烧的老君砖,拿出来让姥爷指教。

    姥爷把丁老八烧的老君砖,在手里转来转去的看,赞许的点了点头。

    又使劲在地上摔成两截,看看老君砖里面的样子。

    姥爷说老君砖的外面,丁老八模仿的有模有样,但是用料却差了两样。

    姥爷说到这里,看着我说,蛤蟆,你到另一间房里玩会儿,我要跟你的丁大爷,说一点事情。

    姥爷好像是要传授给丁老八,烧老君砖和瓦将军的手艺。

    我没有羡慕嫉妒,反正我不想学什么老君砖将军瓦,因为我不想烧窑。

    由于经常烧窑,丁老八的一张脸,都被熏的黝黑。

    就连他的身上,能被火烤到的皮肤,也都一层一层的往下掉皮。

    我的脸好不容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想跟丁老八的肤色一样。

    我摸着脸,滑溜溜的,又想到了花花可爱的样子。

    心说姥爷怎么还不带我出去,我在下面快闷死了。

    我说想去拜祭一下爷爷和我爸我妈,姥爷都不让我出去。

    村长和治保主任他们,可能因为我家的事情,很少打麻将了。

    他俩偶尔来到砖窑,就会拉着丁老八聊天。

    丁老八因为急着跟我姥爷学东西,敷衍几下就把他们打发了。

    姥爷手把手的教,不但教了老君砖和将军瓦的原材料,又跟丁老八一起去火窑,教丁老八怎么把握火候。

    后来姥爷还教会丁老八,怎么打造罗汉梁太师椅,还有其他什么的,反正是一些木匠活,我也不感兴趣。

    最后连九龙化骨水,姥爷都教给了丁老八。

    姥爷说杨木匠家里,学的是鲁班术里面的缺一门,都是阴邪的法子。

    而姥爷教给丁老八的,不但包含了缺一门,还有鲁班术里面上三门,比杨木匠家里的鲁班术,可要高大上多了。

    等到姥爷烧好那六个将军瓦,又带着丁老八,趁着月圆,去了青龙山上。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姥爷才回来,说甄珠儿的凶煞,已经被他化掉了。

    “蛤蟆,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没了方老师,我也不想你去上学了,但是你以后的生活,总要有点保障啊,我打算收丁老八当徒弟,他能够安葬木头和杏儿,这点我很感激他,而且姥爷年龄大了,活不了多少年,以后姥爷要是不在了,由他来照顾你,你看行不行?”

    姥爷说完看看我,等着我的意见。

    不知道这个事,姥爷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

    难道是因为丁老八形象不佳,他以为我会排斥?

    以貌取人那是不对的,我才不会呢。

    丁老八对我对我们家,都很好,姥爷能收他当徒弟,我求之不得。

    当然,姥爷要是说收冯二毛当徒弟,我绝对不同意!

    “姥爷,丁大爷不错,你收他当徒弟,我没有任何意见。”我举手赞同。

    姥爷说好,那就这么办了。

    过了一会,丁老八来了,提着木头做成的饭盒,从饭盒里面,拿出饭菜还有一瓶酒,一样一样的摆到了小桌子上。

    姥爷把桌子边的板凳,拉到了房间中间,指着面前的空地。

    “老八,跪到这里吧。”姥爷说道。

    丁老八登时哭了,他脸上挂着眼泪还带着笑容,此刻他的表情,生动了诠释了什么叫喜极而泣。

    我说丁大爷,你傻跪着干啥呢,不磕头啊。

    丁老八连忙磕头,一边磕一边说道:“我丁老八何德何能,竟然能拜到鬼医门下,真是祖坟冒了青烟啊!”

    姥爷说老八,你别高兴的太早了,有两件事我还要跟你交代一下。

    丁老八一愣,说师父,是不是我还有师兄,要跟他们见一见?

    姥爷摆摆手,说在你之前,我没收过一个徒弟,就算以后我收徒弟,你也是大师兄,我要说的是,我鬼医虽然名号中带鬼,但是从来不出鬼,做我的弟子必须守住底线,一生当中绝对不可以贪财害人,老八,你能做到吗?

    丁老八连连点头,说师父,你教会我这么多,守着这口砖窑,我这辈子吃不干喝不净,我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不会再有其他心思。

    我相信丁老八说的,而且这个砖窑确实赚钱。

    姥爷没教丁老八之前,他自己就模仿那块老君砖,烧出来很多。

    就是凭着这些老君砖,才赚到了钱财。

    要知道现在的有钱人,有那些打听来到一点道道的,都要找到丁老八这,花高价买几块老君砖,建房子砌到墙里,做镇宅之用。

    姥爷说好,这个我只是例行公事,跟你说说罢了,还有一个事,就是以后我不在了,你作为大师伯,能够照顾好蛤蟆吗?

    丁老八看了看我,郑重的说:“师父,就算咱爷俩没有这层关系,我也不会不照顾蛤蟆,我还是那句话,以后有我的汤喝,就有蛤蟆的肉吃,这个砖窑我不需要蛤蟆帮忙,所有的收入,我跟蛤蟆五五分账。”

    姥爷说这个不必了,我不能让蛤蟆养成好吃懒做的习惯,以后他要是时运不济,实在没钱了,你救济他一下就行了,不许大手大脚的给他钱花。

    丁老八笑笑,说师父你放心,我不会让蛤蟆饿着,也不会让他撑着,溺爱他就是害他,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姥爷说好,其实鲁班术,只是师父因为业余爱好,这才学到一点,其他的法术我想教给你,但是你的根基不够。

    丁老八对这个倒是毫无怨言,说师父,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学了这些,我就知足了。

    姥爷说无论如何,你是大师兄,以后哪怕我再收了谁,他们都要唯你马首是瞻,要是有人做了对不起师门的事,你要清理门户。

    丁老八脸上那个开心啊,就像做了掌门人一样,一下站了起来。

    奇了怪了,他以前的罗圈腿,这次竟然奇迹般的并拢了。

    “师父放心,要是有人有损师门尊严,我丁老八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拼命维护,不能坏了您的名头。”

    姥爷说收徒弟要缘分,还要看对方人品和材质,我只是跟你说说,未必一定就会收其他的徒弟。

    姥爷跟丁老八又聊了几句,然后拉着我吃饭了。

    丁老八站在旁边,给姥爷夹菜端酒,高兴之余,还对我挤挤眼。

    一觉醒来,丁老八又来了,我看到姥爷不在,爬起来喊了一声师伯。

    丁老八贼头贼脑看看外面,没有发现姥爷的踪影,从怀里掏了一沓钱,一把塞到我的怀里。

    “蛤蟆,你都喊我一声师伯,这改口费,我怎么也要表示一下,你别告诉师父,过两天出去了,好好买点好吃的,我知道你喜欢花花,再过几年,你要是还没变心,冯二毛那小子不同意,师伯就把花花给你偷来。”

    我眼睛一酸,眼泪差点下来了。

113 毒虫翻身() 
    “师伯,你不是说不溺爱我的嘛,你这样会把我惯坏了的。”

    丁老八摆摆手,说能惯坏的孩子,天生就是坏孩子,蛤蟆你是好孩子,师伯惯不坏你的。

    这句话我爱听,现在我对丁老八这个师伯,是越来越喜欢了。

    “木头和杏儿不在了,师伯不惯着你谁惯着你,以后好好过日子,没钱尽管跟师伯开口,师伯没别的要求,以后真有人背叛师门,师伯出面处理,你要站在我这一边,给我摇旗呐喊,助助威就行了。”

    我说师伯你客气了,以后谁敢挑战你大师兄的地位,我跟他不拉到。

    丁老八点点头,临走的时候,又交代我一遍,不要在姥爷面前打报告,说他给我钱了。

    看丁老八走时高兴的样子,我心说也就是你,自己模仿那块老砖,成功烧出了老君砖,这是你有悟性。

    而且懂得知恩图报,对我家人都好,姥爷这才收你当徒弟。

    至于其他人,估计不见得能入得了姥爷的法眼,以后姥爷会不会再收其他的徒弟,这可不一定了。

    当天晚上,姥爷面色凝重,让我伸出手。

    我还没明白姥爷什么意思,姥爷一翻手,亮出一根银针,然后出手如电,在我手指头上一扎。

    刺痛也就是那么一瞬间,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不疼了。

    姥爷用一口干净的白碗,接了我几滴血,然后递给我一个小棉球,让我自己按住伤口止血。

    我捏着伤口,问道:“姥爷,这里真的好热,我天天被烤的冒油,咱们什么时候能出去啊?”

    姥爷没有出声,看了看银针的针尖,并没有变色,又把碗端到嘴边,闻了闻血的味道,神情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

    我问姥爷,我的血里,现在是不是没毒了。

    “本来你的血里有毒,平常没有大碍不说,对敌的时候还可以当做利器使用,但是有一点很致命,就是要想娶妻生子,那就必须去掉血里的毒素。”

    姥爷说的这个,我也想过。

    当初米娜差点献身给我,我就是想到了这一点,这才及时刹车的。

    “这个八卦窑,能够烧出老君砖和将军瓦,就是因为设计巧妙,火窑里能灌进山风,借着山势和地气,烧出来的火,有一股灵气,这段时间我让你在这里住下,就是因为想借用火里的灵气,烤掉你血里的毒素。”

    我问姥爷,毒素现在到底还有没有。

    姥爷说通过闻味观色,应该没毒了,但是还要再试试,他要出去抓个毒虫之类的,喂点血下去,看毒虫的反应。

    没等姥爷出去抓毒虫,丁老八提着饭盒来了。

    放下饭盒,丁老八又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圆筒。

    丁老八抬头看看敞开的气窗,那里由于要通风,一直没有关上,丁老八把圆筒在手里晃晃。

    “师父,蚊香用完了吧?我这是新买到的好东西,气雾杀虫剂,只要在房间里喷喷,蚊虫什么的都能杀死,用着可方便了……”

    丁老八话还没说完,眉头一皱,很痛苦的样子,右胳膊一弯,反手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后脖子上。

    丁老八把右手拿过来,拇指和食指之间,夹着一个苍蝇大的虫子。

    虫子浑身乌黑,我都没见过这种虫子。

    丁老八气的,把气雾杀虫剂的喷嘴,对准虫子,使劲喷了几下,把虫子身上都给喷的湿淋淋的。

    “让你咬我!”丁老八认为虫子必死无疑,手指一松。

    本来还以为虫子会落到地上,结果虫子落到一半的位置,扑棱扑棱翅膀,又飞了起来。

    丁老八脸一红,说难道这个杀虫剂,假了?

    姥爷一伸手,两根手指夹住了虫子,说不是你的杀虫剂不管用,而是这种虫子本是长在地下,以棺材菌为食,平常的毒对它根本不起作用。

    丁老八一愣,说师父,前两天咱们重新安葬甄珠儿,她的棺材上长出来大片的蘑菇一样的东西发,那个就是棺材菌吧?

    姥爷点点头,说是的,那个就是棺材菌,对症下药能治大病,但是健康的人吃了,很容易就会被毒死。

    丁老八一愣,说师父,我脖子后面,现在开始发麻了,我是不是中毒了?

    姥爷说没事,这个好解决,这种虫子虽然很毒,但是毒性蔓延特别慢,我记得你那房间里,墙上挂着个一杆旱烟袋,你回去抓紧把烟袋锅烧热,然后连着烟叶使劲扣到被虫子咬到的地方,别怕烫,忍着点,皮肉烧焦毒性也就去掉了。

    丁老八一听,说师父您和蛤蟆吃饭,我先去处理一下。

    丁老八说完,急忙忙的走了。

    丁老八一走,姥爷把手里的虫子,扔到了放着我血的白碗碗沿上。

    虫子在碗沿爬爬,并没有飞走,低着头一下扎到下面的血滴上。

    血本来就不多,现在还慢慢的减少,看来虫子是在喝血。

    不过虫子也就喝了一滴左右,收起翅膀身子一晃,仰天躺在了碗底,露出了红红的肚皮。

    姥爷长叹一声,一下坐到了板凳上。

    不用姥爷说,我都明白,我血里的毒不但没有去掉,反而比以前更毒了,连着吃着棺材菌长大的虫子,都被毒死了。

    以后真的不能娶媳妇,不然就是害人。

    我跟米娜亲了嘴,她就高烧不退差点死掉,以后我要是跟哪个姑娘洞房了,后果不堪设想。

    “姥爷,我血里有毒算什么啊,就算您老人家没有去毒的良药,大不了我不结婚了,我去铁佛寺,跟着那个无法和尚,凭着你跟无法和尚的交情,说不定我还能成为铁佛寺下一任的主持,对我来说,官没当上,掌握一个寺庙,也算是东方不亮西方亮了,怎么过都是一生。”

    虽然是安慰姥爷的,但是我说的是真心话。

    毕竟我还小,没到那种盼媳妇的年龄,对异性并没有太多的渴望。

    而且从三爷爷的话里,还有无法和尚给我的印象,我知道无法和尚,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说不定他比姥爷都厉害。

    听我这么说,姥爷笑笑,不再惆怅了。

    “蛤蟆,姥爷鬼医的名头,怎么会被你体内一点毒素难倒呢,本来我以为只是蟾酥的毒,现在看来,你妈身上的尸气多少也传染你一点了,蟾酥加上尸气,虽然有点棘手,但是给姥爷一点时间,姥爷总会能给解决的。”

    姥爷又拉着我吃饭,丁老八这次送来的是四菜一汤,味道很不错。

    姥爷吃好之后看着我,我把饭菜吃的一干二净,抹抹嘴。

    姥爷说把衣服收拾一下,既然这里不能去掉你身体里的毒气,咱们就没必要在这里受罪了,出去吧。

    憋了这么多天,终于能够出去了!

    我很高兴,把衣服打个包。

    姥爷把他的东西也收拾一下,爷俩来到了丁老八住的地方。

    丁老八已经用砖瓦,临时搭建了两间房屋,我跟姥爷一人一间住了进去。

    今晚有月亮,姥爷带我过去,祭奠了我爸我妈,还有爷爷和孙寡妇。

    丁老八告诉我,我奶奶当初死后,被爷爷烧了,骨灰他给取了出来,已经葬到了爷爷的棺材里。

    “死了搂着原配的骨灰,对面又埋着孙寡妇,你爷爷活的够本了,蛤蟆,不要为他伤心,你爸你妈英年早逝,才是真的可惜。”

    丁老八跟我喋喋不休,姥爷看他一眼,他就不敢吱声了。

    姥爷怕我伤心,让我给我爸我妈磕个头,就把我拉走了。

    丁老八说家里有事,今晚必须回去。

    姥爷说你走吧,今夜我和蛤蟆,帮你看场子。

    丁老八走了,我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

114 等鬼上门() 
    我睡不着是因为,天亮之后,就要面对以前熟悉的那些人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姥爷已经坐在了朝阳下。

    丁老八提着豆浆油条来了,村长和治保主任经过这里,看到我在,两个人跑过来,治保主任一把抱住了我。

    “蛤蟆,你还活着啊,真是太好了。”治保主任孩子一样的哭了。

    村长认出了姥爷,一口一个李大夫,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都过去了,你们也别问了,有个事我跟你们说下,我已经收老八当徒弟了,以后老八在这里烧窑,你俩都要照顾一下。”

    村长说我们一直都很照顾老丁,他身体不好,能有一份产业也不容易,再说了,他烧窑还要给我们村里交钱,村里没人会来找他的麻烦。

    治保主任放开我,又问姥爷:“李大夫,蛤蟆家的房子烧了,后来虽然定成了失火,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都说那片宅基地有恶鬼,我没办法,只好用黑网,把那一片都给罩起来了,你们还打算在那里住吗?”

    姥爷说村里不想住了,那块宅基地,既然大家说有晦气,估计别人也不会想要,二锤,你跟木头从小玩到大,你也不会忌讳,宅基地,就送你吧。

    治保主任说您老说给我,我作为晚辈,也不能拒绝,但是该多少钱,我给蛤蟆多少钱,你要是不收,宅基地我也不要了。

    姥爷点点头,说钱别给蛤蟆了,陈一枪的儿子,你知道在哪里吧?

    治保主任点点头,说前段时间那小子回家了,办完丧事又回去了,不过地址我知道。

    姥爷说既然知道地址,那你把钱送给他吧,别说是我们卖宅基地的钱,就说是村里给的补贴吧,别等了,这个事,现在你们就去办吧。

    村长和治保主任应了一声,走了。

    姥爷又问丁老八,陈一枪的墓在哪里,咱们去看看吧。

    吃好早饭,我们祭拜陈一枪回来的路上,碰到了邓老鼠。

    看到我之后,邓老鼠一跳多高。

    “蛤蟆兄弟,老铁和我找不到你,都急死了,你没看到老铁,都瘦成了什么样子,你等着啊,我一会把老铁给你叫来。”

    邓老鼠没认出来姥爷,说完就走了。

    老铁因为我,咬掉手指头的事情,我跟姥爷说过,姥爷正好也想见见老铁。

    不过一直过了几天,邓老鼠也没有领着老铁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天我跟姥爷在砖窑闲坐,我想到奶奶的骨灰,现在也在爷爷的棺材里。

    我就问姥爷,他知不知道当初我奶奶的事情。

    姥爷说这个事他是后来知道的,经过他的推断,大概也知道了事情的脉络。

    “肯定是薛屠子,拿了甄珠儿的陪葬品,那些陪葬品不干净,被你奶奶发现之后,结果有东西上了你奶奶的身,薛屠子为了保全你爸,没了办法,这才把你奶奶弄死了,当初要是我在,就不会这样了。”

    我又问姥爷,到底甄珠儿,有没有给山神爷生下一个女儿。

    姥爷没有回答。

    我又说,我看到了山神庙前面的大鼎上,那副甄珠儿带着孩子的图画。

    “蛤蟆,这个事暂时别提,等你二十一岁的时候,答案自然会揭晓。”

    我感觉山神爷女儿,应该真的存在。

    毕竟当初冯瞎子,把姥爷留在他那里的东西,都烧给了山神爷,乾坤书我也看过。

    现在我很庆幸跟米娜没有发展什么,不然山神爷的女儿出山了,知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