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现在我很庆幸跟米娜没有发展什么,不然山神爷的女儿出山了,知道他的未婚夫看上了别人,免不了要大动干戈。

    青龙山的八卦窑,带着灵气的窑火,也没有烧掉我身上的毒。

    这说不定就是山神爷,故意给我留下的,好让我不能找凡间的女子结婚。

    我很想上青龙山看看,姥爷到底把甄珠儿,葬在了哪里。

    也想去看看山神庙上面,那些桐油漆有没有被姥爷擦掉。

    姥爷不让我上山,说二十一岁之前,你不许上山。

    丁老八今天带着工人,又在烧窑。

    姥爷说这种成批量烧出来的老君砖,效力并不是多厉害,只能在风水不算大恶的情况下,镇一镇宅子。

    这些老君砖,只能抵挡一下孤魂野鬼,对于那些凶神恶鬼,还是要经过高人出手,配合一下老君砖和将军瓦,才能挡灾去祸。

    不过就是这样,有些人家用了丁老八的老君砖,像那种以前老是听到鬼哭或者奇怪声音的老宅子,也平静了不少。

    丁老八这段时间名声在外,烧出来的老君砖不愁没有销路,赚了不少钱。

    晚上,又一批老君砖出炉了。

    那边工人忙活的时候,丁老八骑着车子去了一趟青龙街,买了酒菜过来,要陪着姥爷喝两杯。

    “老八啊,师父给你个建议啊,物以稀为贵,以后你这个窑厂,最好还是以普通的砖瓦生意为主,老君砖和将军瓦,一个月烧一次就行了,青龙山的灵气再盛,也经不住你这样竭泽而渔啊,别太贪心。”姥爷说。

    丁老八点点头。

    在他看来,哪怕姥爷用了建议这个词,对他来说,也必须一字不差的遵守。

    “还有,别什么人来买都卖,有些人是做了恶事,因果上身,这种惹上了鬼神的人,尽量不要把东西卖给他,让他受一点折磨,也是应该的。”

    丁老八又点点头,表示以后都按照姥爷说的办。

    吃好饭之后,丁老八把一把钥匙,交到了我手里。

    “师父,这是我在青龙街买的房子,两层小楼,有临街的店面,本来我打算去住的,现在给您老人家和蛤蟆住吧。”

    我愣了一下,说师伯,那你以后住哪里,你在你们村的房子,都盖了那么多年,刮风漏风下雨漏雨的。

    丁老八笑笑,说道:“我要守住砖窑这个家业,离的远了我不放心啊,以后我再攒点钱,把二老桥到砖窑的路修一下,然后在这里盖几间房子,一家人都搬到这里来住,比大城市那些靠山的别墅,也不差什么,人少安静,空气清新。”

    姥爷没有推辞,说这样也行,老八你的孝心,师父也不推辞了,房子钥匙先在蛤蟆这里,过段时间我再搬过去。

    丁老八说房子里都装修好了,虽然是简简单单的装修,但是家具电器什么的一应俱全,你跟蛤蟆到那就能住。

    姥爷说我在这里,要收拾了一个家伙,自从咱们爷俩,在山上重新安葬甄珠儿之后,他经常在附近转悠,搬去青龙街的话,我怕他一时半会不敢露面。

    丁老八一愣,说师父,最近我没发现什么不对啊,是不是有人,看上了这个砖窑?

    姥爷笑笑,说他不是为了你的砖窑,这点小财他根本看不上眼,他是为了蛤蟆而来,估计是想把蛤蟆打成活人桩,然后拿走青龙山的宝贝。

    姥爷这么一说,我立马猜到一个人:货郎。

    我说是不是货郎。

    姥爷说是,我出去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在山上,正盯着这边。

    姥爷说完就出去了,丁老八问我,货郎是谁。

    丁老八还不知道当初冯瞎子,在山上跟货郎斗法的事。

    我就跟丁老八讲了一遍。

    丁老八看姥爷不在,又追问那晚我家失火,到底怎么回事。

    我就把事情经过,又跟丁老八说了。

    “好他个二邪子,到现在还阴魂不散,我希望他尽快上门,好让他尝尝师父的厉害,我也顺便跟着学两招。”

    丁老八很期待,但是我却有点犹豫了。

    我怕米娜,也被牵扯进来。

    我和米娜无论如何,毕竟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

    两个人的初吻,也都给了彼此。

115 天中五瑞() 
    第二天,姥爷说今晚月圆,货郎暗中观察了好多天,肯定也能确认,蛤蟆已经回来了,而且月圆之夜,他的本领比平常厉害。

    丁老八说,师父,您老人家的意思,货郎今晚要过来?

    姥爷说是的,他让丁老八,悄悄找来一些天中五瑞。

    天中五瑞,就是端午节时,大家用来挡住毒气的五种植物。

    菖蒲,艾草,石榴,大蒜,还有英丹。

    姥爷说货郎并没有渡劫,只是化妖的半成品,这些不在时令的天中五瑞,对付他绰绰有余。

    然后姥爷让丁老八打下手,在我们住的一排房子前面,摆起了阵法。

    反正我也不太懂,就听姥爷说什么,菖蒲属木,镇守东宫,蒜头属金,镇守西宫,英丹属火,镇守南宫,艾草属水,镇守北宫。

    丁老八按照姥爷说的,把这些东西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全部挖坑埋到了地下,埋得并不深。

    埋好之后,丁老八又把翻出来的新土,用大扫帚扫了一下,算是伪装。

    丁老八忙活之后,姥爷在空地上,画了一个大八卦出来,又把后剩下一些石榴籽,撒在八卦中间,说石榴属土,可以用来镇守总宫。

    姥爷要是不画八卦的话,地上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画了之后,别说货郎那种老江湖,就算我事先不知道,也能看出来上面不正常。

    姥爷说这个你不要担心,货郎不会逃出我的掌心,我相信他只要过来,一定会站到八卦上面,你放心好了。

    夜里,姥爷和丁老八下象棋,我坐在旁边观战。

    要说丁老八身上,还有一点文艺气质的话,那就只有象棋这一样了。

    据说以前的青龙街小学的林校长,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下象棋。

    林校长经常端着一副棋盘,从青龙街这头,下到青龙街那头。

    后来整条街下象棋的,都被他赢了一个遍,林校长就有了一点,拔剑四顾心茫然,身在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直到他偶然遇到丁老八,那天林校长又端着棋盘,四处找人下棋。

    大家都赢不了他,纷纷以有事为借口,不跟他下棋。

    那天丁老八在乡里交公粮,拉着板车经过青龙街,一时累了,看着有人在小饭馆吃香的喝辣的,丁老八的馋虫就来了。

    丁老八那天实在是想过过瘾,就在青龙街的小饭馆,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斤散酒,又点了花生米和猪头肉。

    结果丁老八喝大了,忘记了自己穷人的身份,又点了饭馆里的四道特色菜。

    吃好喝好丁老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到他醒来,又有点舍不得给钱了。

    毕竟那会交公粮,只有多出的部分才给钱,丁老八怀里揣着的,可是在脸朝黄土背朝天,整整一季的辛苦。

    丁老八正在心里骂自己,怎么想起来奢侈一顿的时候,林校长找到了小饭馆的老板,要跟老板下棋。

    饭馆老板说您老有星期天有节假日,我可是休息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你还是另找别人下棋吧,再说了,你老赢我,跟我下棋也没多大意思。

    丁老八一打听,哦,这是个象棋迷,而且有铁饭碗,手头不差钱。

    看林校长端着棋盘还没走,丁老八计上心头,说要不,我跟你下一盘?

    林校长看看丁老八,并没有嫌弃丁老八是个罗圈腿,衣服上还摞满补丁,反正只要有人陪他下棋,他求之不得。

    林校长瘾头正盛,连忙把棋盘,放到丁老八面前,两个人摆好车马炮,丁老八开始谈条件了。

    “要想我跟你下棋可以,你要帮我结账。”丁老八说道。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看着丁老八面前杯盘狼藉,林校长看他这顿花销不小,就说道:“你只要能赢我,我就帮你结账。”

    结果两个人一下起来,林校长才知道遇到了对手,被丁老八杀的丢盔卸甲,不但给丁老八结了账,以后再也不敢吹嘘,在青龙街找不到敌手了。

    从那以后,青龙乡象棋第一高手的名头,就落到了丁老八头上。

    丁老八果然厉害,跟姥爷下棋,竟然打了个棋逢对手。

    我本来是以为丁老八故意让着我姥爷,就说师伯你要出全力啊,可不许故意让着长辈,这样下棋留一手,反而是不尊敬长辈。

    丁老八笑笑,说蛤蟆,你是没看出来啊,师父这是让着我呢。

    我看看姥爷,姥爷笑笑,我就明白姥爷确实是让着丁老八了。

    姥爷说我不下了,蛤蟆你跟师伯学学吧,老八确实有两下子。

    象棋这种东西,怎么说呢,我尝试着下了一盘,马上就上瘾了。

    不过我不是丁老八的对手,他是边下边教我。

    丁老八很有耐心,一直教我到午夜,姥爷始终看着棋局,一言不发。

    这时外面有了脚步声,来人并没有悄悄潜入,而是大声说道:“在下是个推车的货郎,身上有了小病,请问一下,李悬方李大夫,是不是在里面?”

    姥爷没有动,说老八,你带着蛤蟆出去看看。

    丁老八跟我一起走了出去,我一看,正是打伤冯瞎子的货郎。

    货郎找了一个新的酒葫芦,把酒葫芦提在手里,低头站在八卦边上。

    “推车的货郎,你的独轮车呢?”丁老八喊道。

    月光下货郎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指着我说道:“我的独轮车,那晚在前面的村子,被这位小哥给我撞散了,我正要找他赔给我呢。”

    看来货郎已经恢复了,可惜冯瞎子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

    想到冯瞎子的死,我就有点憋火,对货郎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来找李大夫看病的嘛,怎么又想让我赔你的独轮车了?”

    “就是因为你撞散了我的车,我心疼那个家当,这才积郁成疾,你就是我的病根啊,有了你,我就不需要看病了。”

    货郎说完,看看房间里,估计是想我姥爷怎么还不出来。

    我和货郎隔着八卦站着,我就想骗他走到八卦上面。

    我说道:“既然我就是治疗你病的良药,我就在这里,你过来拿吧。”

    货郎看我对他招手,笑了。

    “蛤蟆,你真以为这个八卦,能够挡得住我?我就算站在这个八卦上,你和丁老八一起上,我一个巴掌拍出去,你俩就完了,还是让你姥爷李悬方李大夫出来吧。”

    货郎说话时一脸的轻松,胸有成竹的样子。

    丁老八闻言,不禁有点紧张。

    不过我是见识过姥爷的手段的,大玉儿那么厉害,姥爷给我压阵,只要一招就把大玉儿制服了。

    所以我并不担心,就是担心货郎,会不会上当,走到这个八卦上。

    货郎嘴上说的轻巧,人并没有向前一步。

    他拧开酒葫芦的盖子,灌了一大口酒在嘴里。

    我连忙对丁老八说:“师伯你注意,货郎要是把嘴里的酒吐到地上,就能吐出来小鬼头一样的小人儿,张牙舞爪的会伤人。”

    丁老八如临大敌,从墙上把最早的那块老君砖,用力抽了出来,拿在手里,盯着货郎的一举一动。

    货郎看姥爷还不出来,仰着脖子把酒在嘴里,漱口一般的呼噜噜几声,刚想吐到地上,姥爷出来了。

    “杨老板,别来无恙啊。”姥爷突然走了出来,跟货郎打招呼。

    姥爷突然出现,货郎吓得一激灵,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样货郎就把嘴里的酒,全部喝了下去,打了一个酒嗝。

    货郎顺顺气睁大眼睛,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我姥爷。

    最后货郎终于确定,站在对面的长袍老人,就是鬼医李悬方。

    货郎刚才的底气,先去掉了一大半。

116 引火烧身() 
    货郎本来还很嚣张,说话很硬气,结果姥爷一出现,他就硬不起来了。

    “李大夫,你是长辈,总不会跟我一个晚辈动手吧?”

    货郎很是忌惮我姥爷,现在开始拿辈分,还有江湖规矩说事了。

    “按道理,你杀了冯瞎子,我作为冯瞎子的师叔祖,出手给他报仇,也是理所当然,这个不算坏了规矩吧?”

    我和丁老八都没想到,冯瞎子那么大的岁数,竟然只是姥爷师兄的徒孙。

    冯瞎子要是姥爷徒孙辈的,岂不是跟我平辈?

    这样论起来,冯二毛,岂不是比我的辈分,还低了一级?

    好你个冯二毛,以后这层关系摆明了,你小子也要喊我一声师叔!

    我这边正想着呢,姥爷又对货郎发话了。

    “虽然我出手给冯瞎子报仇,也是天经地义,但是既然你认我是长辈,看在你的这份谦逊上面,我就让丁老八,跟你过两招吧。”

    姥爷说到这里,指了指丁老八。

    丁老八一愣,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独当一面,单枪匹马,跟能够重伤冯瞎子的货郎,一决高下。

    货郎看看丁老八的罗圈腿,估计是想到丁老八是个残疾,有点看不起丁老八。

    货郎指着丁老八,有点不相信刚才的话是姥爷说的。

    “李大夫,您没有跟我开玩笑吧?让这个烧窑的,跟我过手?”

    姥爷笑笑,说道:“杨老板,我忘记给你介绍了,这位烧窑的小老板,已经被我收为徒弟了,不过从他拜师那天,到现在也就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并没有跟我学到多少东西,让他跟你比试,不算以大欺小吧?”

    杨木匠活着那会,都比丁老八大上一截,货郎作为杨木匠亲爹,跟丁老八比试的话,绝对算不上丁老八以大欺小。

    按道理,杨老板对丁老八,应该算是杨老板以大欺小。

    姥爷这么说,是讽刺货郎。

    不过货郎脸皮很厚,他只在乎输赢,不在乎面子,确定对手是丁老八之后,刚才跑掉的底气,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李大夫,我要是赢了丁老八,你能把蛤蟆交给我,让我带走吗?”

    “你想得美!”丁老八喊道。

    姥爷摆摆手,让丁老八别说话,又对货郎说道:“没问题,你只要赢了我徒弟,蛤蟆你带走,我鬼医说话算数。”

    丁老八看看我,意思是师伯没把握,回头你可不能跟货郎走。

    我对丁老八竖个大拇指,意思是你一定能行的。

    当初我面对大玉儿,我也不相信自己能赢,结果姥爷让我放心,去跟大玉儿过招,我一上去,就把大玉儿打败了。

    现在我相信,丁老八和我当初的处境一样,姥爷一定有把握让他取胜。

    姥爷果然对丁老八点点头,示意他大胆上前。

    “老八,去吧,你站到八卦中间,只要把手里的砖头,对准杨老板的头上扔过去,什么都结束了。”

    听姥爷这么说,货郎立刻先丁老八一步,站到了八卦中间。

    “李大夫,这个八卦暗含天中五瑞,是专门对付毒蛊之类的东西的,我又不是毒蛊,反而能利用你的八卦,增强自己的法力,哈哈,千算万算,你肯定没有想过,我会不怕这个八卦,丁老八,放马过来吧!”

    货郎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因为他相信姥爷的人品,认为丁老八输了,姥爷一定会把我交给他。

    不过他忽略了一点,我是姥爷的外孙,姥爷可不像他一样,连自己的血脉后辈都不在乎。

    我感觉货郎跟冯瞎子斗法之后,虽然身体恢复了,但是脑子却坏了。

    或许货郎跟冯瞎子一战,并不算站到便宜,他现在都像一个弱智一般。

    货郎站到了八卦中间,一口酒喝在嘴里,对着八卦上面一吐。

    他果然厉害,那些酒气突然化作四个小动物,趴在了四个方位。

    埋着菖蒲的位置,趴着一条小长虫,寓意是青龙。

    埋着蒜头的位置,趴着一只大野猫,寓意是白虎。

    埋着英丹的位置,趴着一只火凤凰,寓意是朱雀。

    埋着艾草的位置,趴着一只小乌龟,寓意是玄武。

    货郎又把手里的酒葫芦,扔到了地上石榴籽的位置,然后跳起来,狠狠一脚踩下来,踏碎了酒葫芦。

    酒水飞溅,化作一只张牙舞爪的玉麒麟,二尺多长的样子。

    除了麒麟比较像之外,其他都是形似,看上去个头也小了很多,有点不伦不类的,到底是邪道,他哪有本事化出什么神兽。

    不过就是这样,也证明货郎很厉害。

    他不但看透了这个五瑞八卦的阵法,还把这个阵法,为他所用了。

    看着地上的小动物,丁老八都傻了,没想到货郎有这个本领。

    姥爷对丁老八点点头,说道:“我说过让你跟他过招,就是你跟他过招,你不出手还等什么,难道想把蛤蟆,拱手送给他吗?还是因为你贪生怕死,不敢过去,或者是舍不得手中的那块砖头?”

    姥爷这么一说,丁老八只好硬着头皮,对着货郎走过去,脚下画着圈晃晃悠悠的差点摔倒。

    幸好丁老八最后还是稳住了,把手里的老君砖,对着货郎的头扔了过去。

    眼看老君砖进了八卦的地盘,就要砸到货郎的头上。

    货郎嘿嘿一笑,手臂挥舞一圈,那五只神兽,对着老君砖扑了过去。

    丁老八没想到,神兽碰到老君砖,不但那些伪神兽,都烟消云散了,还聚在一起,化作一个小小的火球,在八卦上面一滚,点燃了满地的酒气。

    货郎一下陷入到了熊熊大火之中,他没想到有这个变故,突然把当初那件黑色的大氅拿出来,披到了身上。

    货郎又想像上次一样,来个金蝉脱壳。

    不过他拿出大氅的时候,带出一阵风,吹动了地上的石榴籽,那些石榴籽化作火星,全部烧到了大氅上面。

    货郎连着大氅倒在地上,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

    姥爷手一翻,手里多了一个东西,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大牙。

    那个大牙,有两寸多长的样子,周边还带着小锯齿,显得很是锋利。

    “杨老板,老八输了,蛤蟆我拱手相送,你输了也要挂上一点彩头,我只要你一只手就行了!”

    姥爷说完,用脚擦掉地上的八卦,走到货郎身边,那个大牙一挥,把货郎的右手给砍了下来。

    货郎的右手手掌,已经被火烧焦了,不过右手上的几根手指头还好,只是烧掉了一点皮。

    货郎被烧了,终于给冯瞎子报了仇,我多少有一点欣慰。

    丁老八还在发愣呢,我过去跟他开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师伯你真厉害,一块板砖定乾坤,一招就给这家伙,来了个五雷轰顶,三昧真火焚身,你跟我姥爷也就短短十几天,没想到你进步神速啊!”

    丁老八摇摇头,说蛤蟆你别取笑我了,根本不是我的功劳。

    丁老八说完,围着还在燃烧的货郎,慢慢转了几圈,还观察周围的地形。

    丁老八是想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姥爷把货郎的手掌捡起来,吹掉上面的灰尘,又掏出一个小布袋。

    姥爷把货郎的断手,放到小布袋里面,又塞了一些草叶子进去,提着布袋进了房间,从门缝里,我看到姥爷把布袋,放到了一盆清水中间泡着。

    货郎的这只手,姥爷留着肯定有用处,不然他不会这样保存。

    当初老铁咬下来的手指头,被大玉儿拿走了,我想到那只手上,保存完好的手指头,难道姥爷是想,把手指头给接到老铁的断指上?

    货郎最后烧的只剩残渣,再也不可能复活了。

117 刀蛋退烧() 
    我正想着老铁的时候,丁老八突然一拍脑袋,很兴奋的跑过来。

    “蛤蟆,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师父他老人家,布的这个八卦阵,表面是用五瑞做文章,其实已经通过地气,把八卦窑里面的地火,引到了阵法中心,货郎一发功,我扔出去的老君砖,突然引动地火,这才把他烧了,这些都在师父的算计之中,根本不是我的本事。”

    丁老八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所谓的八卦窑,就是中间烧炭,然后通过火道,引火进入放着砖坯的窑洞,烈火围绕八卦转一圈,最后通过大烟囱把烟排出去。

    姥爷的八卦,是按照这个八卦窑的地形,画出来的,等于是个小八卦窑。

    刚才烧死货郎的火,其实就是砖窑里的火,被姥爷引到了这边。

    那可是能烧出老君砖和将军瓦的灵火啊,货郎这个阴物,怎么可能躲得过灰飞烟灭的命运。

    我跟丁老八想不明白的是,姥爷又没有挖地道,是怎么把火引到这边的。

    还有货郎每次含一口酒在嘴里,怎么吐到地上,就能变出东西来。

    我跟丁老八两个,一起进了房间,问姥爷这两个问题。

    “货郎虽然没有化妖,但是也有吐阴成物的本领,他吃了不少人的生魂,体内阴气很多,酒在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