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姥爷让他把所有的电石,都放进去灌水烧了,丁老八照做了。

    地底传来一阵吱吱的叫声,叫声里绝望带着愤怒。

    姥爷听到之后对老铁说:“红色的马上要出来了,到时我会把手里的东西,撒到它身上,你接着就用网兜罩住它。”

    老铁紧紧握着手里网兜的木杆,看着姥爷点点头。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红色的闪电从洞口激射而出,姥爷对着红影子,甩出来手里的纸包,一股黄色的粉尘,把红影子笼罩起来。

    红影子遇到黄色粉尘速度慢了下来,跌到了地上。

    老铁很给力,眼疾手快,网兜划一道弧线,搂头罩住了红影子,两手攥着木柄,死死把网兜扣在地上。

    真是一条通体红色的黄狼子,受到姥爷粉尘的攻击估计受了伤,在网兜里一动不动,老铁松了一口气。

    姥爷用一块布缠了手,拿着竹筒慢慢靠过去,示意老铁把网兜抬起来。

    别看老铁平常大大咧咧,关键时刻,他比谁都细心,把网兜抬起来一点,接着又扣了下去。

    网兜刚抬起来的时候,红色黄狼子一个翻身,刚想跑,老铁的网兜恰好又落下了,又把他给罩住了。

    原来姥爷的那些粉尘,对黄狼子的影响并不大,它刚才只是装死。

    我对老铁竖个大拇指,刚才要是把老铁换成我,可能就直接掀开网兜,让这个狡猾的小家伙跑掉了。

    我的大拇指竖起来还没落下呢,没想到红色黄狼子,见装死偷跑不成,索性露出凶相,亮出了尖牙利齿。

    好厉害的牙齿,红色黄狼子张大嘴,几口就把网兜的铁丝咬出了小洞,身子一缩一弹,从缺口一下跳了出去。

    看到红色黄狼子逃了,姥爷笑着摇摇头,惋惜的说道:“没想到这红皮仙不怕鹅黄粉,哎呀,剂量小了,这可失算了!”

    鹅黄粉就是以大白鹅的粪便为主料,再加上几味中药制成的。

    一般撒到黄狼子身上,轻者丧失抵抗力,重者皮肉溃烂死去。

    后来我才知道,红皮仙就是特指,浑身皮毛是红色的黄狼子。

    这种黄狼子,是修炼到一定程度,在雷雨天气渡劫的时候,被闪电劈中,烧掉了一身的皮毛。

    渡劫失败了,只要能够侥幸捡回一条命,这样的黄狼子,虽然没能升仙成神,但是重新长出的皮毛,会慢慢变成红色。

    红皮仙,比黄大仙更高一级,虽然断了升仙成神的路子,但是再接再厉修炼下去,机缘好的话,就能修出人形。

    姥爷怕鹅黄粉的剂量大了,会把红皮仙的皮毛烧坏,所以在制作鹅黄粉的时候,减少了鹅粪的比例,多加了其他的草药。

    不过姥爷以前没有跟红皮仙打过交道,低估了红皮仙的实力,估计就是再加上三倍的鹅粪,也治不住这个红皮仙。

    看姥爷只是轻微的惋惜,还摇头晃脑,我有点稳不住了。

    “姥爷,红皮仙跑了,冯二毛怎么办?你抓紧想办法啊!”

    老铁虽然没说话,但是也跟我的意见一样。

    姥爷对我俩摆摆手,表示他还有办法。

    红皮仙逃出去之后,并没有跑远,而是跳上一块高高的山石。

    那个山石距离我们两丈远,比我还高,石头呈锥形,越往上越尖,最上面也就有我三根手指头粗细。

    红皮仙头本来是金鸡独立的,看到我们站着不动,它以为我们没办法了,就一屁股坐到了石头的尖顶上。

    红皮仙还像人一样翘起了二郎腿,对着我们挤眉弄眼,嘴里吱吱叫着。

    虽然我听不懂红皮仙在说什么,但是也能看出来,它正在笑话咱们呢。

    姥爷应该能听得懂红皮仙的话,脸越来越红,嘴唇气的都抖了起来,估计红皮仙说的比较尖酸刻薄。

    老铁看自己师父生气了,挺身就要上前。

    老铁一动,姥爷反而笑了,拦住了老铁,自嘲道:“我这么大把年纪,怎么还沉不住气,听它几句话,竟然动怒了。”

    红皮仙又吱吱几声,估计是搭姥爷的话茬,又说了什么,然后像人一样笑的前仰后合,差点从石头上掉下来。

    我问姥爷,红皮仙到底说了什么,怎么这么高兴。

    姥爷冷笑一声,说道:“呵呵,它说我不到百岁,跟它比只是个小屁孩,用鹅黄粉撒它身上,也就想给它撒点痱子粉……”

    老铁哪里还能听得下去,说师父你闪开,我今天就算跑断了腿,也要把这小家伙抓住,吊起来打一顿给你出气。

    姥爷又拦住了老铁,笑着对红皮仙说道:“小小红皮精,有点微末修行,气焰就如此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

    红皮仙对姥爷的话,很是不屑,竟然把身子一转,背对着我们。

    红皮仙是显示自己速度快,就算背对着我们,我们也抓不住它。

    姥爷登时笑了,对我招招手,又把手往地上点了两下。

    我懂姥爷的意思,把背后的笼子取下来,慢慢放到了地上。

    姥爷大袖一挥,笼子上的黑布飘了起来,他一步跳到了笼子边上,伸手拉开了笼子的锁扣。

    笼门啪嗒一声打开,里面的大狸猫,一下跳了出来,刚想逃跑,姥爷就把五帝钱,一下套到了狸猫的脖子上。

    被五帝钱套住之后,大狸猫马上像家猫一样,乖顺的靠着姥爷,去蹭姥爷的膝盖。

    姥爷对着红皮仙一指,大狸猫的乖顺不见了,马上恢复了野兽的凶猛。

    大狸猫虽然没有叫,但是红皮仙,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

126 狸猫远去() 
    红皮仙感觉到了危险,身子在山石上一转,又面对了我们。

    红皮仙看到地上,有一只满身铜钱斑点的狸猫,连着尾巴的话,足足有三尺多长,它吓得浑身发抖,哪里还敢停留。

    蛇鼠兔蛙,都是狸猫菜单上的东西,黄狼子更不例外。

    红皮仙当机立断,扭头跳下山石,箭一般的窜进草丛。

    大狸猫的动作也快,眨眼的功夫追了出去,隐进草丛也不见了。

    我和老铁在姥爷的带领下,踩着草丛追了上去,姥爷在一片茂盛的蓬蒿草丛停下,只见蓬蒿草丛里一阵翻腾。

    蓬蒿丛里,不断传来吱吱声和喵呜声,还有五帝钱碰撞的叮当声。

    草丛里突然腾起一阵烟尘,臭味浓郁,熏得我们三个人连连后退。

    这是黄狼子的逃命绝招——臭屁,一般会熏得天敌晕头转向,然后黄狼子就能趁机逃跑。

    这个屁之后,草丛不再翻腾,刚才的声音,一样也没有了。

    我和老铁捂着鼻子,想要上前去搜索草丛。

    姥爷一伸手拦住了我们,不一会,一声高昂的猫叫声响起,大狸猫从草丛里钻出来,嘴里衔着一团红影,头一甩,把红皮仙扔到姥爷脚下。

    老铁很佩服姥爷的手段,指着红皮仙骂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今天也让你死前,见识一下什么叫神通。”

    老铁骂完,又对姥爷说:“师父,这个红皮精入药,是血肉皮毛,还是用五脏六腑?我这段时间经常做菜,以前荒废的刀工,现在又上了一层,你老人家说一声,我立刻就给你办了,剥皮抽筋都没问题。”

    老铁语气恶狠狠的,大狸猫听了却是十分高兴。

    红皮仙入药之后,剩下的就是它来吃了,大狸猫忍不住跳上了,刚才红皮仙坐着的山石,虎踞险山一般昂起头,仰天喵呜一声。

    大狸猫这一声大叫,惊得附近一阵响动,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估计是田鼠草蛇什么的,听到声音开始逃窜。

    红皮仙吓得后腿跪下,像人抱拳一样,抱着前腿对着姥爷,一个劲作揖,嘴里是那种悲情的吱吱声,它这是在求饶。

    大狸猫看红皮仙竟然敢站起来,从石山上一跃而下,右边的前爪抬起,拍到红皮仙的头顶,一下把红皮仙的脸面,按到了地上。

    姥爷拿起竹筒,打开了盖子,把竹筒的开口,对准了红皮仙。

    “红小子,你不要害怕,你在这山上修行好久,也不容易,我不要你的血肉皮毛,也不要你的五脏六腑,就是请你帮个忙,你先进到这里来。”

    姥爷一挥手,大狸猫松开爪子,红皮仙看看竹筒,又看看大狸猫。

    对于红皮仙来说,这个竹筒好比是牢笼,而那只虎视眈眈的大狸猫,就好比是随时可能砍下的断头刀。

    与其被杀不如被囚,好死不如赖活着,红皮仙也不傻。

    红皮仙没有片刻犹豫,一下窜进竹筒里。

    姥爷把竹筒的盖子盖上,用绳子扎紧递给老铁背起来,竹筒上面有几个细细的孔,可以给红皮仙透气,不怕把它闷死。

    姥爷胳膊一伸,把大狸猫脖子上的五帝钱,给取了下来。

    没了五帝钱,野性立刻回到大狸猫身上,它瞪着眼睛看竹筒,还是有点舍不得放弃,这块刚才已经含到嘴里的肥肉。

    大狸猫虽然想吃红皮仙,但是跟一顿美餐相比,还是自由比较重要。

    红皮仙不傻,大狸猫也不傻,它知道姥爷要是再给它套上五帝钱,它就要像家猫一样依附于人。

    “谢谢今晚的大力相助,以后咱们有缘再见!”

    大狸猫没有回应姥爷的话,转身跳上山石,从山石上又跳到一株松树上,然后又跳到了另一株松树上,转眼间就消失了。

    姥爷领着我和老铁,走回那个洞口。

    丁老八忠于职守,还聚精会神的守在那里,姥爷拍拍他的肩膀,说东西已经拿到了,下山吧,晚了二毛就要没救了。

    姥爷把竹筒提在手里,又把地上的装备分一下,四个人往山下走去。

    来时天上只有星光,此时却已明月高悬,月光撒在青龙山上,满山雪白。

    姥爷大叫一声不好,拔腿向山下跑去。

    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连忙跟着姥爷跑,丁老八走不快,老铁一着急,把丁老八背起来,使劲去追姥爷。

    等我们回到砖窑旁边的那排小房子,只看到邓老鼠坐在外面抽烟。

    邓老鼠脸色煞白,显然受了不小的惊吓。

    我们把身上的东西都扔掉,围着邓老鼠问怎么回事。

    “本来冯二毛那家伙,在床上睡的跟死人样,刚才却放了几个响屁,把大便都崩出来了,弄得狼藉一片。”

    “我邓老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去想冯二毛当初怎么骗我的,捏着鼻子忍着恶臭,提水给他擦洗身子。”

    “擦好身子还要收拾床铺,我就把他放到窗户下面,那个板凳上,让他靠墙坐着,谁知道突然就出事了。”

    “这小子睁眼不说,还咳嗽两声,走到了外面,我跟出去想把他拖回来,结果他一转身,差点把我吓死。”

    “冯二毛脸都变色了,就连眼睛都是红的,张嘴就要咬我,我没想到他会这样,鬼计粉我又没有拿在身上。”

    “眼看冯二毛要咬到我的时候,鬼医老前辈回来了,一脚踢飞冯二毛,又让我帮忙,把冯二毛抬到房间里……”

    邓老鼠说到这里,伸手指着我住的那间屋子。

    老铁说冯二毛要咬你,难道他刚才是尸变了?

    丁老八点点头,说肯定是这样,刚才咱们在山上,师父抬头看到满月,急忙往山下跑,估计就是因为师父他老人家,怕冯二毛身上毒性爆发,万一老鼠一不小心,让冯二毛见到月光,冯二毛毒性攻心三魂离体,会发生尸变。

    老铁这就要去开门,他怕姥爷单独和冯二毛在一起,会有危险。

    丁老八摆摆手,说师父不叫咱们,咱们就别进去,他老人家不会有事的,大家放心好了。

    邓老鼠扔掉烟头,说是的,鬼医他老人家,进了房间之后,隔着门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没有他发话,任何人别推开那扇门。

    我们几个人,焦急的等在外面。

    由于不知道房间里的情况,四个人都化身老烟鬼,一人一根烟,而且是一根接一根的抽,过了一个多时辰,已经是满地烟头。

    两包烟都抽完了,姥爷终于推开了房门,出来洗了洗手。

    “您老人家没事吧?”我们都围了上去。

    姥爷没回答,看到我抽烟,把烟头夺走,扔到地上踩灭了。

    “蛤蟆,你才多大,就学着抽烟!”姥爷很生气,批评我。

    丁老八和老铁没敢出声,倒是邓老鼠,大着胆子给我圆场。

    “老人家,吃喝嫖赌抽,我相信蛤蟆最多学会抽烟,人没个嗜好,这一辈子活下来,多单调啊。”

    没想到姥爷这次,竟然认同了邓老鼠的话。

    估计姥爷想到我血里有毒,抽烟也算一个发泄的渠道。

    “蛤蟆,以后少抽两根。”姥爷说。

    我连连点头。

    丁老八和老铁,又追问姥爷有没有受伤,冯二毛有没有事。

    “二毛三魂刚离身,尸变就被我打断了,刚才我给他招了魂,现在暂时没事了,都怪我年老糊涂,忘记交代老鼠,不能让二毛见月光。”

    “接下来怎么办?”我问姥爷。

    “接下来我要给二毛做手术,老八,让你买的蜡烛,买了吗?”

    丁老八看看老铁,老铁到车里,拿来两根烧的只剩小半截的蜡烛。

    就是普通的白蜡烛,看上去没什么稀奇。

127 阴阳传声() 
    虽然是普通的白蜡烛,但是怎么会用烧过留下的小半截呢?

    我还以为丁老八和老铁,买不到新蜡烛,找旧蜡烛应付差事呢。

    老铁拿着蜡烛,对姥爷说道:“师父,蜡烛是按照您老人家的要求,找了好多家才买到的,您过过目。”

    姥爷看看蜡烛,说不错,辛苦你了。

    老铁连忙说徒弟给师父做事,天经地义。

    老铁驮着丁老八跑下来,累的够呛,姥爷让他和邓老鼠丁老八,该吃饭去吃饭,然后休息一下。

    姥爷领着我,进了冯二毛所在的房间,关严了门,又用床单做窗帘,把房间里遮挡的严严实实。

    我要开灯,姥爷不让,说你把那两截小蜡烛,点上就行了。

    我问姥爷,这两截小蜡烛,到底有什么稀奇。

    姥爷说这是人家丧事上,摆在棺材旁边,没有烧完的蜡烛。

    这种蜡烛,曾经在阴气弥漫的地方燃烧过,蜡烛芯越往下,越有阳气。

    我有点似懂非懂,或许就像人打了预防针一样,这烧剩半截的蜡烛,对阴气有了抗体吧。

    我点好一根蜡烛,放到了床头柜上,冯二毛睁着眼睛,不过手脚都不能动。

    姥爷对冯二毛说:“二毛,吹牛你是行家,治病我是熟手,现在每一步你都要听我的,稍有不慎的话,可就要前功尽弃了,后果你知道的。”

    冯二毛点点头,不但表明自己知道后果,也算默认了吹牛大师的称号。

    姥爷小心翼翼的,卷起冯二毛的裤腿,露出那个被咬的小伤口。

    之前愈合的疤痕,估计是因为夜里尸变的缘故,结好的疤已经脱落了,露出两个小小的血洞,紫黑的颜色。

    我和姥爷抬着冯二毛,在床上掉了个头,让他的脚对着床头,这样姥爷就能把他的小腿,放到烛光下了。

    姥爷打开从兽医站拿来的包袱,拿出一个香烟盒大小的木盒子来。

    木盒子里面有两排银针,一排粗细长短都一样,另一排大小各异。

    姥爷捻出一根银针,先在蜡烛芯上挑挑,烛光一下亮了很多,然后姥爷在珠光之上,烧红了十二根银针。

    冯二毛的头被我垫的很高,他睁着眼睛,看着被烧的通红的银针,右手攥成拳头,一个劲的发抖。

    姥爷看到了冯二毛的抖动,对冯二毛说:“我没法用药物给你麻醉,因为麻醉状态下毒不能除净,等会一定很疼,你能不能忍得住?”

    姥爷的话,竟然激起了冯二毛的豪气,张嘴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太师爷,您老人家尽管动手,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这就是我活着的信念,放心吧,多疼我都受得了,我要是叫一声痛,以后我冯二毛,就是孬种。”

    姥爷对冯二毛的表现很满意,说道:“少说两句吧,别泄了元气。”

    “蛤蟆小师叔,你能不能拿块布,让我咬一下?”冯二毛对我说。

    我拿了一块布,团成团直接塞进冯二毛嘴巴,说你倒是精明,叫一声痛就是孬种,你让我直接把你嘴堵上,你肯定叫不出来了。

    烧红的银针都凉了,姥爷也没有用。

    我问姥爷,难道这些银针,不是为冯二毛准备的嘛。

    “夜里二毛尸变,我只好用鬼门十三针,给他下针驱邪,他身上的毒,把银针都污染了,这两根蜡烛,是为了给银针消毒的。”

    姥爷说完,把那十二根银针都收了起来,另外拿了一根长一点的出来。

    我默默在心里记下了,原来姥爷还会传说中的鬼门十三针。

    姥爷又说,鬼门十三针,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就是用了,最后一针,能不用就不用,因为那一针下去,能去邪,但是也能让人大伤元气。

    夜里的冯二毛,在月光下尸变,就是姥爷用了十二针,把他吸收的月光,全部从体内逼了出来。

    鬼门十三针,只能治疗邪祟,但是不能祛毒,姥爷又跟我强调。

    所以冯二毛尸变停止了,但是身体里的毒,并没有去掉。

    我心说你都没教给我怎么用针,现在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懂啊。

    姥爷跟我说话的时候,冯二毛咳嗽一声,意思是别光顾聊天,我才是现在的主角好不好,你们怎么把我忘了。

    姥爷笑笑,用银针在冯二毛的伤口位置,使劲扎了一下。

    冯二毛嘴被堵上了,没法咬牙切齿,只能皱着眉头苦着脸,额头的皱纹都快能夹死苍蝇了,表情显得很痛苦。

    姥爷对冯二毛的表现很失望,说道:“还能感觉到疼就好,你这里要是针扎都不痛,那样就是麻木了,也就没有救了。”

    姥爷把那根银针,慢慢的拔出来,遇到空气了,银针瞬间变黑。

    “毒性离心脏,已经不远了,就连银针这样的金属器具,也不能用了,再用的话,说不定会起了反应,让毒气一下攻了心。”

    姥爷说完把银针,用蜡烛烧的红了,消了毒又放起来。

    金属器具不能用了,姥爷就拿出了那个,三角形带着锯齿的鲛齿。

    姥爷用鲛齿,把冯二毛伤口的两个小洞,划成了连在一起的一条直线。

    喂了金汁谷虫的阴家老鼠,实在是太毒,划开的地方溢出一线黑血。

    黑血遇到空气就凝固了,根本流不出来。

    就连姥爷手里的鲛齿,也黑了小半截。

    冯二毛疼的大脚趾都弹了一弹,我笑笑,说二毛师侄,你可忍着点,佟老师和花花,都等着你养活呢。

    冯二毛白了我一眼,意思是你少幸灾乐祸,又有点秋后算账的意思。

    姥爷把鲛齿放到清水里泡着,惋惜的说:“这个鲛齿,没有一两个月,上面的毒性恐怕散不干净了。”

    银针收起来了,鲛齿暂时也不能用了,我估计姥爷,还有更厉害的法宝。

    姥爷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伸手从怀里最贴身的地方,掏出一个小布包。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枚比花生米大点的珠子。

    这个珠子不像珍珠那样璀璨,也不像夜明珠能发光,倒是像一块美玉,精工细琢而成,材料好,做工更好,珠圆玉润。

    后来姥爷告诉我,这叫阴阳转魂传声珠,能够听得懂鬼灵精怪的话。

    鬼话还好说,毕竟曾经也是人,一般人都能听得懂。

    但是那些动物化成的精怪,一般它们在没有经常出入人世间的时候,还不能学会人话,人想和它们交流,是很困难的。

    但是这个阴阳转魂传声珠,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最早的时候,是姥爷师父的师父的师父,反正往上很多辈,姓甘,也是一个行医的郎中。

    那会天下安定是太平盛世,甘大夫靠着行医赚了点钱。

    有钱了就想附庸风雅,甘大夫学着人家收藏古董,买了这么一枚珠子。

    有一次行医归来,天都黑了,甘大夫走在夜路上,遇到了劫匪。

    慌乱之下,甘大夫就把珠子塞进嘴里,含在舌头下面,装作被吓到了说不出来话的样子。

    好在劫匪还算盗亦有道,看他是个救死扶伤的大夫,只是抢走了他身上的碎银子,并没有杀人灭口,嘴里的珠子也幸免了。

    嘴里含着珠子的甘大夫,没被劫匪吓死,却差点被听到的各种声音吓死。

    珠子含在嘴里,耳朵里各种奇怪的声音传过来。

    有危言恐吓的,有柔声诱惑的,甘大夫一度产生,自己已经被劫匪杀死,来到地狱的感觉。

    当劫匪走远,甘大夫把珠子拿出来,所有恐怖的声音都消失了。

    回家查阅典籍,自己又实验几次,甘大夫发现,这颗珠子含在嘴里,能融通七窍,还能听到各种鬼灵精怪的言语。

    捡到宝了!

128 吸血排毒() 
    甘大夫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