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捡到宝了!

128 吸血排毒() 
    甘大夫对传声珠越用越熟练,只要把珠子含在嘴里,不但能听懂修行尚浅的精怪的话,还能跟一些鬼怪交流。

    自此之后,甘大夫专门给人看那些,比较邪乎的病。

    看病看病,先要看出来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所以找到病因,就等于把病人治好一半了,而甘大夫,有了传声珠,找病因就容易多了。

    一段时间里,甘大夫利用这个阴阳转魂传声珠,看好了不少人的怪病。

    见识多东西多了,甘大夫的胆子也大了很多,寂静的深夜,甘大夫在嘴里含着传声珠,在野地里转悠,窃听那些鬼灵精怪的谈话。

    从那些鬼灵精怪的谈话里,甘大夫听到了祝由术、鬼门十三针等中医秘术典籍的所在,又学会了很多法术。

    甘大夫后来为了有个名门正宗,又尊药王孙思邈为开山祖师爷,打出了鬼医的招牌,在江湖上很有名头。

    此后鬼医一门,师徒相传多少代,鬼医的名头,这才到了爷爷的身上。

    可以说是,这颗小小的传声珠,荣耀了一个门楣。

    制成传声珠的原料,据说是取材自女娲娘娘补天的石头。

    这种石头的传说,世间还有一个。

    名著《红楼梦》里,贾宝玉出生时,嘴里衔着的石头就是,后来被贾宝玉当成命根子,寸步不离的挂在脖子上。

    不过人家的石头名字就高大上的多,叫通灵宝玉。

    阴阳转魂传声珠,已经传了几百年,经过多少代人的口含手摸,虽然效力已经大不如前,但是短距离之内,还是能和鬼灵精怪沟通一下的。

    此刻姥爷嘴里含着传声珠,把竹筒放到床头柜上,拧开了盖子。

    那个红皮仙,在竹筒里面缩头缩脑,唯恐天敌大狸猫还在这里。

    姥爷手指在红皮仙头顶一点,红皮仙吓得低下了头,姥爷趁机捏着红皮仙脖颈上的皮肉,把它从竹筒里提溜出来。

    “红小子,你愿意吃敬酒还是吃罚酒?”姥爷问道。

    红皮仙嘴吧唧吧唧的,估计是问姥爷,什么是敬酒什么是罚酒。

    “敬酒就是,你帮我一个忙,我就把你放回去,罚酒就是,你不帮忙,我现在就把你放到蜡烛上,烤了你,这两根蜡烛,你应该能闻出来,跟普通的蜡烛不一样,保证能把你烤的冒油。”

    姥爷说完,提着红皮仙,把它在蜡烛的烛光周围绕了绕。

    红皮仙缩成了一团,很怕那截蜡烛,点点头答应了姥爷。

    姥爷看着蜡烛快烧完了,让我注意一下,记得及时续上另一根。

    房间里堵得严严实实的,姥爷不怕红皮仙跑掉。

    把红皮仙放到冯二毛身旁,姥爷指着冯二毛腿上的伤口,说道:“这是金汁尸毒,你给吸出来就行了。”

    红皮仙凑近伤口,闻了一下马上缩回脖子,有点不情愿。

    姥爷说:“虽然金汁对你来说有点恶心,但是这是用阴家老鼠的骨血,调过的金汁,你喝了可以增进修行的,不信你试试。”

    红皮仙这才凑近冯二毛的伤口,小心翼翼的舔了一口。

    舔过之后,红皮仙咂咂嘴巴,可能觉得味道不错,姥爷没有骗它。

    红皮仙又伸出舌头,把冯二毛伤口表面,凝固的黑血舔的一干二净,可能感觉不过瘾,把嘴张的老大,直接把冯二毛的伤口,整个含住了。

    红皮仙使劲吸了起来,连口气都不喘。

    冯二毛疼的皱眉瞪眼,使劲忍着,唯恐一使劲吐出布条,要是叫出来吓跑了红皮仙,他就完蛋了。

    不一会,红皮仙的肚子大了起来,红色的皮毛也变成了黑色。

    姥爷说:“别吸了,贪多不厌,别把你撑死了。”

    红皮仙还是舍不得松口,姥爷只好来硬的,把它从冯二毛伤口上扯下来。

    这一下疼的冯二毛,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姥爷拿出一个药丸,塞到红皮仙嘴里,用毛巾把红皮仙的肚子包起来,又用细绳在毛巾上,打了一个死结,捆住红皮仙。

    “蛤蟆,把它牵出去,让它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还有你记住,它要是敢跑,你就直接把它提到火窑里,烧成灰就行了。”

    姥爷说完,把细绳的一头,直接交给了我。

    红皮仙连铁丝都能轻易咬断,这细细的绳子,万一被它咬断了,我可追不上它,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姥爷。

    “放心吧,它只要不想死,就不会跑的,因为它喝下这么多东西,需要我给它顺气,不然它非胀死不可。”

    听姥爷这么说,红皮仙怨恨的看看姥爷,跳到了地上。

    姥爷放心的摆摆手,让我抓紧出去。

    天气变化好快,现在外面乌云遮月,就连星光都没有了。

    不过丁老八这里有电,一盏雪亮的大灯,挂在了高高的木架子上,把这边照的透亮,连地上偶尔出现的虫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丁老八三个人,并没有去休息,围着小桌子坐着,都盯着这边。

    看到我打开房门走出来,他们三个马上站起,迎着我走来。

    “里面怎么样了?”三个人一起问。

    我就把红皮仙给冯二毛吸血的事说了,丁老八和老铁松了一口气。

    地上的红皮仙,毛巾在身上就像穿着小马甲,被我当做小狗牵着,邓老鼠玩心上来,非要让我把绳子交给他,让他牵一下。

    我架不住邓老鼠的纠缠,就把绳子交给他了。

    邓老鼠耍猴一样,一会让红皮仙翻跟头,一会让红皮仙学敬礼。

    红皮仙看老铁提着斧头,丁老八拿着铁锨,我们都围着它,它也不敢跑,只好按照邓老鼠说的,敬礼翻跟头。

    红皮仙活动了筋骨,肚子也消化的差不多了,突然用前爪捂着肚子,噗呲一声,屁股后面放出一大团烟雾。

    臭味笼罩我们四个人,猝不及防,大家都被呛得连连咳嗽。

    我还以为红皮仙放臭屁要逃走,不想它放完屁之后,四肢摊开肚皮朝上,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姥爷笑着推门出来了,挥挥大蒲扇,把恶臭赶开。

    丁老八捂着口鼻,对姥爷说道:“师父,这个小家伙吸了冯二毛的毒血,它放的屁里不会有毒吧?我们不会被感染了吧?”

    丁老八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看天上,乌云还没让开,看不见月亮。

    “要是中了毒,我们尸变了,可就好玩了。”邓老鼠担心的说道。

    “金汁尸毒对你们来说,肯定是蚀骨毒药,但是对红小子来说,却是是甘之若饴,它的内丹正好可以把毒性转化,经过它的消化,放出来的臭屁,除了熏人之外,没有任何的毒性,你们尽管放心。”

    听姥爷这么说,大家都放心了。

    看红皮仙皮毛又变红了,姥爷伸出手指头,在红皮仙身上按了几下,提着红皮仙,又进了房间。

    看看天上月亮被挡住了,姥爷没有说不让大家进去。

    丁老八三个人,争先恐后挤了进去,非要看个稀奇。

    姥爷把红皮仙,又放到冯二毛伤口处,红皮仙晃晃头,精神头又回来了,不用姥爷交代,它就趴到冯二毛小腿上,又贪婪的吸起来。

    冯二毛失血过多,在昏迷中,脸色渐渐苍白。

    等到红皮仙吸到全身发黑,姥爷就把它拿出去排气。

    又连着两次,姥爷看到红皮仙吸血之后,皮毛不再变黑,把它拿下来放到竹筒里。

    红皮仙进了竹筒,就沉沉睡去,姥爷把竹筒拧上了盖子。

    看着天快亮了,姥爷让老铁开车,带着丁老八和邓老鼠,三个人一起去青龙街的早集。

    “买两碗公鸡血,一碗母猪尿回来,顺便多买一点早餐。”姥爷说道。

129 发誓复仇() 
    丁老八三个人应了一声,开着车走了。

    我想起来姥爷,在红皮仙身体发黑的时候,就给它喂药丸,我就问姥爷,那个药丸,是什么成分,有什么功效。

    “就是豆子和萝卜,加上一点其他东西,做成的顺气丸。”姥爷说。

    怪不得红皮仙,今晚臭屁不停,原来是顺气丸。

    桑塔纳就是快,老铁他们走了没多久,很快又回来了,丁老八两手提着公鸡血和母猪尿,脸上笑呵呵的。

    公鸡血用塑料袋提着,母猪尿是装在猪尿泡里,连着猪尿泡提过来的。

    老铁放下丁老八,又回去接邓老鼠去了。

    姥爷从丁老八手里,接过公鸡血和母猪尿,用一个小铁锅,把鸡血和猪尿都倒了进去。

    姥爷让丁老八架起火烧锅,他自己背着手,钻到了山林里。

    等到锅开了,骚臭难闻,姥爷手里拿着采来的野蘑菇,洗都没洗,就扔到了锅里,锅里汤水翻滚,姥爷盖上了锅盖。

    老铁再次回来,邓老鼠提着烧饼油条酱菜,还有热乎乎的豆浆,放到小桌子上,招呼我们过去吃饭。

    大家吃好之后,姥爷说应该差不多了,掀开了小锅的盖子。

    锅里的蘑菇都煮化了,水分也熬得差不多了,还剩下小半锅粘稠的东西,咕嘟嘟的冒着泡泡,不过尿骚味倒是没有了。

    姥爷把小锅里的东西,盛出来之后,足足有三碗。

    丁老八看看黏糊的锅底,直接把小锅扔到了一边,看样子,他以后是再也不会用这口锅,来熬粥炒菜了。

    姥爷让邓老鼠和老铁,把冯二毛扶起来。

    姥爷一伸手,捏着冯二毛的下巴,冯二毛的嘴就张开了,姥爷让丁老八,把小锅里的东西,给冯二毛灌进去。

    接连灌了两碗,姥爷又指导我,在冯二毛人中、胸口、小腹几个地方,使劲戳了几下,冯二毛迷迷糊糊醒过来。

    看丁老八手里端着空碗,冯二毛甩开老铁和邓老鼠,扭头问我姥爷:“太师爷,你老人家给我喝的什么?”

    姥爷身为长辈,不好撒谎,只是笑而不语。

    我们几个怕冯二毛吐出来,都憋着笑。

    丁老八到底是以前跟冯二毛,两个人狼狈为奸过,摸透了冯二毛的心思。

    “这是我师父精心给你熬制的,用了多少味灵丹妙药,叫百毒不侵冬虫夏草雪莲鹿茸人参汤,二毛,你这一口喝下去,可是价值千金啊!”

    冯二毛很开心的样子,说太师爷,您老人家对我太舍得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孝敬您,以后我还会好好带着蛤蟆小师叔的。

    冯二毛说完,不用丁老八灌他,端起剩下的那口碗,不热不凉温度正好,一口气喝了下去。

    三碗药下去,冯二毛脸色潮红,慢慢睡着了。

    姥爷探探冯二毛的鼻息,又试试他的脉搏,说道:“呼吸均匀脉象平稳,二毛已经没了大碍,休息几天,很快就能活蹦乱跳了。”

    冯二毛没事了,看时间也快中午了,姥爷让老铁和邓老鼠,各回各家,各忙各的去。

    老铁和邓老鼠走后,丁老八说他不用睡,毕竟那边的房子还在建设中,他要过去监工。

    我困得受不了,看姥爷坐在冯二毛身边打瞌睡,我就直接拉了一张草席,睡到了阳光下。

    等我一觉醒来,丁老八喊我吃晚饭。

    冯二毛还没醒,就没喊他吃。

    饭桌上,丁老八说道:“师父,我知道蛤蟆的血里,有剧毒,你能不能让红皮仙,也把蛤蟆的毒血吸出来?”

    “红皮仙吸的,不是冯二毛的血,而是他身体里的毒,蛤蟆身上的毒,都在他的血液里,除非红皮仙把蛤蟆的血吸的一点不剩,然后再给蛤蟆换血,这个行不通的,蛤蟆的事,老八你别操心了,等等再说吧。”

    丁老八听了,对我做出无语状。

    吃完收拾好,姥爷打发丁老八回家了。

    直到午夜时分,看到月亮出来了,姥爷把竹筒拿出来,拧开了盖子。

    姥爷轻轻一倒,红皮仙从里面滑了出来,慢慢的苏醒了。

    红皮仙看看身上,没有绳子,它翻身站起来,舒展一下筋骨。

    看姥爷和我都没有留它的意思,红皮仙退后几步,像人一样坐在地上,直勾勾的看着姥爷。

    现在这个距离,红皮仙要走,我和姥爷肯定抓不住它。

    看红皮仙的样子,还有点事要交代清楚,不然它是不会走的。

    “蛤蟆,我跟它已经熟悉了,不用传声珠,我也能听懂它说话,传声珠我就先交给你,你含在嘴里,试试效果。”

    姥爷说完,把传声珠擦了又擦,又用清水冲冲,递到我手里。

    我把传声珠含在嘴里,仔细去听周围。

    估计传声珠的效力,消耗了几百年,现在听不到远距离的鬼灵精怪聊天了。

    姥爷让我不要四处乱看,他低下头,很客气的对红皮仙说道:“你帮我治病救人,我帮你喝了金汁尸毒,咱们一笔勾销如何?”

    嘴里有传声珠,红皮仙的吱吱叫,在我听来,很快转化成了人语。

    “你烟熏火燎,毁了我的洞府,搞的我一大家子,子子孙孙深受惊吓,东奔西窜这个怎么说?”

    姥爷笑眯眯的说:“你的洞穴,整理整理还能住,我也没伤你们任何一个的性命,它们受了惊吓,又不会掉块肉,这个就算了吧?”

    红皮仙不说话,姥爷又说:“这个我认错,等到明年八月十五,我可以带着整套的供品,包括月饼,去给你们赔罪,这样行不行?”

    红皮仙咬咬牙,看来根本不满意姥爷的条件。

    “我的洞府已经被你们知道了,你感觉我会整修之后,再回去住吗?以后你们要是再去,把我全家一网打尽怎么办?你真当我傻啊!”

    听红皮仙这么说,我插嘴了。

    “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已经很感激你了,怎么会再去找你的麻烦,甚至把你给灭门了。”

    “臭小子,你一身的毒,倒是很像蛤蟆精,算哪门子的君子!”

    没想到红皮仙说话硬气,眼光也很独到,这句话直接把我顶了回来。

    “你们算是感激我吗?既然求我做事,那你们去请我多好?烟熏火燎,还用大狸猫这个天敌,把我羞辱一番,又威胁要把我做成烤肉,这些我都忍了,昨夜那个小瘦子,把我当猴儿一样的耍,这个我是绝对不能忍的!”

    红皮仙说到这里,学着昨夜的样子,咬牙切齿给我敬了一个礼。

    我感觉昨天夜里,邓老鼠做的确实有点过了。

    现在红皮仙不恨邓老鼠,反而让我背了这个锅,我没有争辩。

    邓老鼠是来帮忙的,我宁可让麻烦找上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

    看红皮仙发狠,作势要扑上来,姥爷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后。

    红皮仙以为姥爷怕了它,得意洋洋的站了起来。

    “你也不要害怕,金汁的药力,还没有全部转化,我现在有点力不从心,而且我也不想,现在就杀了这个臭小子。”

    姥爷笑笑,说道:“你要是敢出手,我就能让你立死当场!活捉你要狸猫帮忙,杀了你,我一个人就能做到。”

    红皮仙点点头,表示相信姥爷的话。

    “以后你有了孩子,我就会过来,偷走孩子,带回去好好耍耍,臭小子,你就等着吧!你姥爷活不了多久了,等到他死了,我看谁来……”

    姥爷挥挥手,打断了红皮仙的话,说道:“你帮了我的大忙,无论如何,我欠你一分人情,别说了,你走吧,趁我还没动了杀机。”

    红皮仙最后看看我,说道:“臭小子,咱们后会有期!”

130 洞察人心() 
    红皮仙说完,转过身子背对着我,一个臭屁放出来,熏得我睁不开眼睛。

    等我挥手赶散臭气,回过神来,睁眼去看的时候,红皮仙已经没了踪影。

    我把传声珠从嘴里掏出来,擦擦干净交给了姥爷。

    姥爷把传声珠装起来,说传声珠和鲛齿一样,以后都会交给我。

    姥爷并没有提,红皮仙说要来报复的事,我也没放到心上。

    第二天丁老八回来,问我红皮仙哪里去了,我就把事情跟他说了。

    丁老八倒是很担心,红皮仙真的会来报复我,他就跑去问姥爷:“师父,有一点我不太明白,金汁尸毒对红皮仙的修行,到底有没有帮助?”

    “黄狼子就喜欢吃老鼠,这次红皮仙喝了毒,就好比是吃掉了阴家老鼠,对它肯定有帮助,当然帮助没有多大,它已经没了渡劫的机缘,至于能不能修出人形,这个也要看他的造化了,我估计最低也要百年之后。”

    姥爷说完,拉着丁老八走了,我问他去哪里,他也没说。

    “蛤蟆,在这里守着,哪也别去,等姥爷回来。”姥爷头也不回的说。

    我站在原地,心说怪不得红皮仙威胁我,姥爷并没有放在心上。

    别说姥爷了,就是我,等到百年之后,早就化作几捧黄土了。

    但是想到红皮仙,口口声声要报复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孩子的时候,我又有点担心了,一个给孩子留下仇人的爹,可不是好爹啊。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又开始埋怨姥爷,干嘛一时手软放虎归山。

    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有沉重的脚步声。

    我转身一看,原来是铁佛寺现在的住持,无法和尚。

    上次我见到无法和尚,还是多年之前,在小河边打捞水鬼的时候。

    无法和尚现在又苍老了很多,比之前还瘦,再加上个头比较高,看上去就像是一截晒干了水分的木头。

    建国之后,铁佛寺再也不复之前的辉煌。

    现在大家都向钱看,向钱看的人,又都怕死惜命,再也没有那种因为贫穷而胆大的人,明知拉魂山有阴兵过道的传闻,而到山上去采药打猎。

    本地人不上山,甚至都不谈及拉魂山,那些腰包鼓鼓的外地游客,更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座山了。

    所以现在一年四季,也没几个人上拉魂山,坐落在拉魂山顶的铁佛寺,就更加苍凉了,香火钱基本没有。

    据说无法和尚的一日三餐,还是官家人补贴的。

    香火不再兴盛,无法和尚不但人营养不良,就连衣服都不合身,宽大的僧袍套在干枯的身子上,显得很不协调。

    不过无法和尚的脸上,慈眉善目中带着坚定,一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普度众生相。

    都说相由心生,无法和尚的脸,我看来看去,也不像是个坏人。

    曾经那些坏和尚,都四散奔逃,估计很多人都还俗了,做坏事的那些人,比如大玉儿和明一,也未必跟无法和尚有什么联系。

    不然随便有人接济一下,无法和尚也不会混得这么惨。

    堂堂一个寺庙主持,身上穿着的,不是那种金光闪闪的袈裟不说,就连这粗布的僧袍,上面的补丁,也是一个摞着一个。

    看我一声不吭,只顾着打量他,无法和尚双掌合十,微微一笑。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自寻烦恼,于无妻之时担忧子女呢?”

    听无法和尚这么一说,我摸摸头,心说对呀,红皮仙要报复我的孩子,也要我有孩子才行啊!

    我现在血里有毒,连媳妇都娶不了,媳妇都娶不成,哪里会有孩子!

    想想又感觉不对,我姥爷可是鬼医,冯二毛这次可是在月光下尸变了,都被姥爷拉回来了,我身上这毒血,他总有法子给我治好。

    老婆会有的,孩子也会有的,到时还是要担心的。

    看我不答话,无法和尚又说:“世道乱了,人魔神三界混淆不清,不过因果有报往生不息,施主命运多舛,天可怜见,到时自然有法子的。”

    无法和尚说完之后,口诵佛号,转身要走。

    看到无法和尚要离开,我这才感觉到不对。

    无法和尚有点神奇,他怎么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他都知道呢?

    我还是低估这个和尚了,我又想起三爷爷说的,无法和尚团着牛粪球,在寒冷的三九天里也能浑身发热。

    三爷爷也说过,我姥爷一直认为无法和尚,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人。

    “大师,请留步!”我对着无法和尚的背影喊道。

    无法和尚置若罔闻,大步离去。

    我愣在原地,往事一串串回到脑海里,弄得我很痛苦,坐在小板凳上,失神的看看那边父母的坟墓,又看看青龙山山神庙的方向。

    我一直在想,红皮仙是个修行的妖精,多少能够洞察一点世事,它说姥爷活不了多久了,这个应该不假。

    姥爷的年龄,都九十多岁了,方圆几十里,跟他同龄的老人,我相信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而且姥爷最近的十几年,都是在监狱里面度过的,监狱生活,肯定对他的身体有所伤害。

    就算我再想让姥爷活个几十年,那也只是美好的愿望。

    冯瞎子有逆天改命的本领,但是为了不遭天谴,保住冯二毛和花花,他宁可伤重死去。

    所以我相信姥爷作为冯瞎子的长辈,姥爷肯定也有逆天改命的本领。

    但是姥爷和冯瞎子一样,不会为了苟活几年,去逆天改命。

    万一姥爷离世之前,没有治好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