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姥爷跳到坑里,把棺材钉一根一根的起掉,然后我和丁老八,把棺材盖抬起来一看,棺材里面,爷爷已经不在了。

    不但爷爷不在了,奶奶的骨灰盒也不在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三根高僧的不化骨,还完好无损的摆在棺材底。

    “这怎么回事?我当初明明把老薛放进了棺材啊,当时大锤和二锤两个都在场的,现在怎么不见了啊!”

    丁老八看看我,又说道:“蛤蟆,你要相信大爷啊,我绝对没有撒谎!”

    我点点头,说大爷你别急,我相信你。

    姥爷也说:“老八,没有人怀疑你,薛屠子的尸体,是隔着火窑的高墙,建起来之后才不见的,在建起高墙之前,我每天都经过这里,带眼就能看到坟头,也就是最近我没来看,无论尸体是怎么消失的,都跟你没有关系。”

    “那老薛是怎么消失了的?棺材盖甚至都没有打开的痕迹,这坟头周围的土也不像有人动过啊!”丁老八很是不解。

    姥爷把那三根不化骨,一根一根捡起来,放进了一个口袋,又把口袋用麻绳扎紧,让我放在背上背着。

    看看空空的棺材,姥爷让我和丁老八,把棺材盖再给盖上。

    姥爷找来一把新笤帚,在棺材盖上扫了又扫,扫出来脸盆大的一块地方,又用铁锨,使劲刮掉了上面的桐油漆。

    直到杉木露出了木纹,姥爷在木纹上使劲一拍,印下一个巴掌印。

    “蛤蟆,把你的手指咬破,滴两滴血在棺材盖上。”姥爷对我说。

    我把右手食指咬破,滴了两滴血在那个巴掌印上,姥爷连忙拉着我,从坑里跳了上去。

    我站在坑边,转身再看的时候,那个巴掌印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这时月光亮了许多,月光打在血红的巴掌印上,又多了一分惨白。

    “蛤蟆,你跟你爷爷血脉相连,利用你的血,半个时辰之后,我就能知道他是怎么消失的了。”

    丁老八抖抖索索掏出烟盒,点上一根,狠狠吸了两口。

    看我愣愣的站着,丁老八又甩给我一根。

    半个时辰之后,棺材上的血手印消失了。

    姥爷说我的血,已经渗进了棺材,他让我和丁老八,把棺材盖再抬起来。

    我和丁老八站到了棺材盖的两头,丁老八搓搓手,问姥爷:“师父,再次抬起棺材盖,难道棺材里面,还能跟刚才不一样?”

    我也有同样的疑问,难道两滴血下去,我还能看到另一番景象?

    姥爷摆摆手,说假如蛤蟆的血渗不进去,那么你看到的,肯定和刚才一样,既然蛤蟆的血渗进去了,那就肯定不一样,快动手吧。

    我对丁老八点点头,两个人一起使劲,把棺材盖又掀到了一边。

    这次看到的景象,确实跟刚才不一样了,本来完整的棺材底,两寸多厚的木材,被整齐的挖掉了,一个一尺半左右的圆形。

    “棺材露底了!”丁老八说道。

    我伸头看看,棺材底挖出来的那个孔,下面还有一个黑乎乎的洞。

    难道爷爷的尸体不是别人偷走的,而是自己爬走的?

    姥爷看了看洞口,对里面喊了一嗓子,这一声中气十足,那边孙寡妇坟头的野草,轻轻摇晃了一下。

    姥爷一指孙寡妇的坟,说问题就出在这里,挖!

    我跟丁老八动起手来,很快把孙寡妇的棺材挖了出来。

    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孙寡妇的尸体也不翼而飞,不过跟爷爷棺材底板一样,也多了一个洞。

    而且孙寡妇的棺材一角,还放着一个骨灰盒。

    姥爷一弯腰,把骨灰盒拿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的骨灰已经快见底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丁老八问道。

    “这是蛤蟆奶奶的骨灰吧?”姥爷没有回答丁老八,而是反问一句。

    丁老八点点头,说是蛤蟆奶奶的骨灰盒,原来的骨灰盒裂了一条缝,我又去买了这个新的。

    丁老八说到这里,看看那边的洞,又看看这边的洞。

    “不过我能确定,当初我把蛤蟆奶奶的骨灰盒,放在老薛的棺材里,并没有放在孙寡妇的棺材里,难道这两个洞,是想通了的?”

    姥爷点点头,说是的,估计是孙寡妇的尸体,从这边挖到了薛屠子那边,不但带走了薛屠子的尸体,还吃掉了蛤蟆奶奶的骨灰。

    姥爷说到这里,吹散骨灰盒里余下的骨灰。

    我能清楚的看到骨灰盒里,留下了几道抓痕,像是有人曾经用手,在骨灰盒里抓起骨灰。

    至于是不是吃了,我就看不懂了。

134 半吊还魂() 
    丁老八仔细看看骨灰盒,他跟我有同样的疑问。

    “师父,你说有人从骨灰盒里,把骨灰抓起来,这个根据抓痕,我和蛤蟆也能猜到,但是您老人家,怎么能看出来,抓骨灰的人不是老薛,而是孙寡妇?而且您还判定,孙寡妇抓了骨灰,还吃到了肚子里?”

    孙寡妇是怎么死的,我早已跟姥爷详细说过了。

    “蛤蟆,你妈跟你说过吧,吊死鬼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和水鬼一样,是鬼里面最凶的两种,孙寡妇虽然是被你爷爷勒死的,但是也算半个吊死鬼,她这个半吊鬼,死的时候脚着地,一线生魂就能进入到地面。”

    听姥爷这么说,我就问道:“姥爷,那为什么别的被勒死的人,不能变成一个半吊鬼?”

    听我这么说,姥爷让我和丁老八休息一下,他就给我们讲解起来。

    “那是因为,那些被勒死的人,不像孙寡妇一样,懂得阴阳法门。”

    “你和方老师去县城,孙寡妇向大玉儿一伙报了信,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孙寡妇和大玉儿一伙交情不浅。”

    “孙寡妇肯定跟大玉儿他们,学到了变成半吊鬼的法术。”

    半吊鬼的法术,据说是铁佛寺那个,留下不化骨的高僧传下来的。

    那个高僧在出家之前,是一个邪术高手,横行江湖杀人无算。

    后来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他就突然就放下屠刀,在铁佛寺立地成佛了。

    一个杀人狂魔,出家竟然成了高僧,火化之后还能留下不化骨。

    其实这就说明,屠夫比普通人,更容易得到佛祖的青睐。

    所谓半吊鬼,就是人提前把自己的生魂留下,潜伏起来伺机找到尸身,再次回魂的法术。

    人在被别人勒着,没有反抗余地的时候,咬破自己的舌尖,把生魂从舌尖血里逼出来,然后通过蹬地挣扎,让生魂离开身体。

    估计当时孙寡妇被爷爷勒脖子的时候,就是用了这个半吊鬼的法术。

    孙寡妇把自己的生魂挤出来,一直就跟在我爷爷身边。

    在半吊鬼死后头七的时候,只要有人能把半吊鬼的生魂,带到半吊鬼的尸体附近,半吊鬼就能还魂复活。

    结果孙寡妇头七的时候,爷爷并没有到她的坟前来看她。

    所以她的生魂,回不到自己的尸体里面去。

    爷爷被丁老八埋葬的时候,孙寡妇的生魂,也被丁老八埋进了棺材。

    孙寡妇的生魂,这么久没有身体的依托,按道理下地之后,要么去地府报道继续轮回,要么就会变成一个孤魂野鬼。

    但是凑巧的是,传下半吊鬼法术的高僧,他的三根不化骨,已经剔除了别人的皮肉,就放在爷爷身边不远。

    孙寡妇的生魂,这才依靠不化骨的法力,潜入了到了我奶奶的骨灰里。

    高墙建起之后,虽然破掉了引火烧身的风水局。

    但是也隔绝了八卦窑对这边的压制,而且又引来了青龙山的龙气。

    孙寡妇的怨念极深,借用龙气,竟然召唤了自己的尸体。

    从另一处坟头,爬到了这边,又把生魂所在的骨灰盒,还有爷爷的尸体,都拉到了另一边去。

    在孙寡妇的尸体吃下骨灰之后,孙寡妇就还魂了。

    虽然比不上化妖,不过法力不会比货郎差多少。

    现在孙寡妇,不知道带着爷爷的尸体去了哪里。

    听了姥爷上面的说法,我跟丁老八瞠目结舌。

    姥爷为了探明孙寡妇的去向,跳进了孙寡妇坟墓的那个洞里。

    我跟丁老八也要下去,姥爷说不用了,过了一会,姥爷从洞里爬了出来。

    “把薛屠子和孙寡妇的坟,按照之前的样子重新填好吧。”姥爷说。

    我跟丁老八盖上棺材盖,又重新填土,然后问姥爷,孙寡妇的洞,到底挖到了哪里。

    姥爷摇摇头,说道:“有一点我算错了,孙寡妇还魂,并不是借用了青龙山的龙气,而是有人打下了两根活人桩,帮助了孙寡妇……”

    听姥爷提到活人桩,我连忙看看周围。

    难道有人作孽,在这附近,活埋了一堆童男童女?

    “确切的说,不是活人桩,而是死人桩,活人桩能以邪镇邪,死人桩却能以邪生邪,孙寡妇就是以邪生邪,这才还魂的。”

    我一下就明白了姥爷的意思。

    肯定是我爸我妈死后,有人把他们的尸体做成了两根死人桩,这才让孙寡妇还了魂。

    挖开我爸我妈的坟墓,果然看到两人合葬的棺材,已经被人竖了起来。

    我爸我妈死后还不得安生,我痛哭流涕,姥爷也是老泪纵横。

    丁老八是埋葬我爸我妈的人,在无形中有了最大的嫌疑。

    丁老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愣愣的站在那里。

    “师父,蛤蟆,这不是我做的,这不是我做的……”丁老八喃喃的说。

    姥爷拿着手电,去照隔开八卦窑和这边坟地的高墙。

    高墙上的山水画,三丈宽一丈高,姥爷说这墙画,画的并不高明。

    “老八,你别念叨了,师父心里有数,这一切不是你做的,而是在墙上画画的那个画师做的,当初你是从哪里,请来的那个画师?”

    看姥爷并没有怀疑他,丁老八轻松了很多。

    前段时间姥爷安排丁老八,在这里建起高墙,还要在高墙上画山水画。

    丁老八不敢怠慢,本来想请专业的墙画师。

    结果人家听说给坟地围墙画画,说什么也不来,高价也不行。

    丁老八没有办法,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画画的人。

    这个人对价格没有太高要求,他说自己本来就是画阴画的。

    画阴画的,就是那种专门给死人,或者将死的老人,画遗像的画师。

    姥爷说肯定就是他了,不过有点奇怪,那段时间我并没有走远,怎么竟然没有跟他碰面,发现他的异常呢。

    “师父,那个画师跟我说,他画画的时候不能有别人在场,所以他都是在你和蛤蟆睡觉的时候过来的,我还以为他怕别人偷学到他的手艺,也就尊重了他的做法,我以为这是小事,后来没有跟你提起。”

    姥爷没有怪罪丁老八,亲自动手把我爸我妈竖起来的棺材,又给放平了。

    姥爷没有让丁老八动手,又和我轮番上阵,把我爸我妈的坟重新填好了。

    “老八,青龙街的房子,我跟蛤蟆不去住了,还是你带着家人去住吧,这里的小楼,也不要再盖二层三层了,现在一楼的墙已经砌的差不多了,封顶吧,再建起来一个小院,我跟蛤蟆先暂住在这里吧。”

    丁老八还想说什么,姥爷摆摆手,丁老八就打住了。

    “老八,这里凶险的很,就算你所有的砖瓦,都用老君砖和将军瓦也没用,这种批量的老君砖和将军瓦,防不住孙寡妇这样上了尸体的半吊鬼,你们家的人住在这里,真要有什么事,你应付不了的,我跟蛤蟆就不一样了,我是鬼医,蛤蟆命硬,别说孙寡妇,就是山神爷,也要给我们爷俩一个面子。”

    爷爷说的很坚决。

    丁老八不再多说,只是一个劲的埋怨自己,找了一个别有用心的画师,还被人家耍了一道。

    姥爷又交代丁老八,不要把今晚的事,再告诉任何人。

    房子最后就盖了一层,瓦房尖顶。

    姥爷亲自动手,捏了两个瓦将军,烧好之后,放到了两边的脊瓦尽头。

    房子前边一圈院墙,院墙的两边,用了十几块老君砖。

    挂过墙皮之后,谁也看不到老君砖的存在。

    大门是木门,材料用的是很少用的银杏木。

    搬进去之后,姥爷算算时间,说阴家的人,最近差不多就要上门了。

135 纠缠成功() 
    我跟姥爷搬到砖窑旁边的新房子之后,村长治保主任老铁邓老鼠一帮人,还来庆祝了一下乔迁之喜。

    丁老八那排小房子,基本就成了砖窑的办公室,偶尔有工人回家晚了,也会留在那里睡上一夜。

    冯二毛都好的彻底了,跟佟老师领了结婚证,整个人愈发的精神了,每天红光满面的出来,活蹦乱跳的样子。

    冯二毛经常念叨,让阴家的人抓紧上门,他好报仇。

    不过阴家的人,好像一击不中远遁他方了,两个多月了还没出现。

    中间无法和尚又来了一次,姥爷把三根不化骨交给了他。

    至于当初姥爷被公家拿走的那根不化骨,早已被无法和尚搞到了手。

    姥爷以前跟无法和尚,稍微有点交情,无法和尚跟三爷爷,又有过算是狱友的感情,姥爷就问他,是怎么把那根不化骨拿到手的。

    “阿弥陀佛,贫僧不过是用一根普通的人骨,刷上一点红色伪装一下,然后在夜里潜入衙门,换回了我铁佛寺的不化骨。”

    这种到衙门里偷梁换柱的做法,被无法和尚说的很是随意。

    这个无法和尚,不像那种迂腐的人,主动去官府说明,那是铁佛寺的东西,官老爷能不能还给我们。

    要是那样,凭着现在铁佛寺的破落样子,无法和尚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推诿扯皮。

    无法和尚真有点做大事不拘小节的风范,又让我对他另眼相看了。

    无法和尚走后,姥爷又拉着我,把爷爷和孙寡妇的坟头铲平了,然后把我爸我妈的棺材,又偷偷埋到了青龙山上。

    在山神庙对面那排松树的一头,姥爷说不要立碑了,蛤蟆你记住这个地点就行了,省的他们又被别人打扰。

    埋在哪里我不在乎,但是不能立碑,这个我有点不能接受。

    “可是也不能让我爸我妈,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埋在这里吧?”

    “等以后你有了孩子,再重新安葬他们,或者在这里立碑也行。”姥爷说。

    那天晚上,姥爷钻进了孙寡妇坟墓的洞里,找到了那个洞的尽头。

    出口就在孙寡妇曾经和爷爷,乱滚的山林草丛那里。

    姥爷告诉我之后,我提着铁锨过去,把那个洞口也给堵上了。

    我本来以为,孙寡妇会回来找我,结果她也没有出现。

    “她想把你打成活人桩,也只是为了避开一死,但是最后还是没有避开,找不找你,对她来说也不重要了,她的怨念,都在薛屠子身上,薛屠子的尸体又在她手里,她想怎么折磨都行,又何必回来找你的麻烦。”

    姥爷对爷爷当初陷害他,还是没有释怀,提起爷爷,姥爷还是没法称呼一声亲家,而是直呼爷爷为薛屠子。

    我又问姥爷,为什么挖爷爷的坟墓时,一开始什么异常也看不到,等到姥爷拍了一掌,我又滴了血在上面,就能看到棺材底下破了个洞呢。

    姥爷说这就是障眼法,是孙寡妇布下的迷魂阵,没有破解之前,别说看上去没有异常,就算我伸手去摸,都发现不了什么。

    我突然想起,当初贾成祖扮成卖糖人的,用糖稀做出来一个穿山甲,那个穿山甲不但能在地上乱爬,还能伸出舌头,把地上的蚂蚁舔到嘴里。

    我就问姥爷,贾成祖的穿山甲,是不是迷魂阵。

    “这世上确实有那种绝技,或者是做糖人,或者是捏面人,甚至是剪纸或者打个绳扣,就能变出来一个活的小动物,但是贾成祖,被薛屠子一个猪尿泡,就给收拾了,他应该还没有那份功力,所以我感觉,他当时只是对你使了一个障眼法,你那会只是小孩子,迷惑一个小孩子,比迷惑一个大人容易的多。”

    姥爷说到这里,又跟我强调,迷魂阵和障眼法,这两个有相同之处,但是又不一样。

    一般活人只会做障眼法,鬼灵精怪才会做迷魂阵。

    鬼打墙,就是最低级的迷魂阵。

    普通人碰到鬼打墙,可以在鬼打墙里面,迎着阴风尿一泡童子尿来破解。

    童子尿破解不了的话,那就把鞋子脱下来,鞋尖对着脚后跟,把鞋子倒着绑在脚上,人也跟着倒着走。

    要是这样也破不了,那就把童子尿尿在鞋子里,然后绑在脚上倒着走。

    姥爷就这样,告诉了我普通人破解鬼打墙的招数,但是就没有告诉我,修道之人,该怎么去破解鬼打墙。

    姥爷虽然是鬼医,但是他不但医术好,其他方面的法术也很厉害。

    丁老八跟着姥爷,学到了鲁班术,而且还参透了货郎吐酒化小人的窍门。

    有一次丁老八喝多了,看姥爷出去了,就对我说,蛤蟆,看大爷给你表演一个小魔术。

    丁老八用筷子,夹了碗里一块豆腐,用勺子几下就把那块豆腐,划拉成一个小人模样。

    丁老八用筷子一点那个豆腐小人,又念了几句咒语。

    那个豆腐小人,就在桌子上的碗筷之间,钻来钻去。

    姥爷突然回来了,丁老八吓了一跳,结果他一走神,那个豆腐小人就像喝醉了一样,在桌子上歪歪斜斜的走,一下掉到地上摔的粉碎。

    而老铁,不但学会了药膳,用几道铁锅炖菜,让事业逐步步入正轨,还靠着姥爷给他接的那根手指头,玩刀玩的神乎其神。

    一把二斤多沉的厚背菜刀,老铁只要用后来接上的那根手指头,就能挑的在手上转来转去,转的人眼花缭乱。

    在我看来,老铁的刀功,已经直逼我爷爷当初的水平了。

    冯二毛身体恢复之后,就天天来缠着姥爷,要学算命的手艺。

    “太师爷,我爷爷当初死的突然,一点手艺都没给我留下,你老人家发发慈悲行行好,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教给我一点吃饭的手艺。”

    “你爷爷不教你算命,那是为你好,他生前都不教,虽然他是我的晚辈,但是我也不能轻易推翻他的遗愿啊。”

    听姥爷拒绝,冯二毛可没有放弃。

    “太师爷,您老人家可怜可怜我吧,邓老鼠那个混蛋到处宣传我的糗事,现在青龙乡的人,都说我是个假冒的大师!”

    “这段时间,我一分钱都没赚到手,就连偶尔打个牙祭,甚至是抽烟的钱,都是从小佟手里要来的!”

    “太师爷,我爷爷在的那会,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软饭啊!”

    “您老人家要是不教给我一点吃饭的手艺,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省的现在天天花女人的钱,这软饭吃的我没了骨气。”

    冯二毛见天的来哭诉,每次都拉着姥爷的袖子,一口一个太师爷,表情痛苦语气真诚。

    这时冯大师已经不是在吹牛了,而是影帝上身,净演苦情戏。

    有时冯大影帝演到动情处,涕泪齐下,拉着姥爷的袖子就擦眼泪擦鼻涕,等到冯二毛走了,姥爷的袖子已经蒙上了一层白胶。

    到姥爷这里哭诉,已经成了冯二毛影帝生涯的必修课。

    那天冯二毛又来了,姥爷看他来了,慌忙卷起了袖子。

    冯二毛这次抱着姥爷的裤腿,又开始哭诉了。

    “太师爷啊,你看我每天空手上门,还在你这里蹭吃蹭喝,今天我想买一瓶好酒,孝敬您老人家,结果实在不好意思开口,问小佟要钱……”

    “我一时鬼迷心窍,就打起了花花储蓄罐的主意,我用镊子从储蓄罐里,往外夹钱的时候,被花花抓了现行,花花那个瞧不起我的眼神……”

    “太师爷啊,我给您老人家丢脸了!”

    冯二毛说到这里,又用姥爷的裤腿擦鼻涕。

    姥爷使劲挣脱裤腿,一脸的无奈,终于被冯二毛得逞了。

136 敲破锣煞() 
    冯二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都蹭到了姥爷的裤腿上。

    姥爷一脸的无奈,挣脱了被冯二毛擦的白花花的裤腿,又把一块手帕塞到了冯二毛手里。

    “二毛,别哭了,太师爷答应你,教你一点东西吧!”

    要换做别人,早就破涕为笑了,不过冯二毛是影帝,还是懂的循序渐进,并没有暴露出,与刚才的惨状截然不同的欣喜。

    “谢谢太师爷。”冯二毛用手帕在脸上擦了一把,平静的说道。

    那天之后,一连半个多月,姥爷拉着冯二毛,在周边的山山水水转悠。

    姥爷教冯二毛怎么看风水,还就地取材,利用地形山势给冯二毛讲解。

    要说冯二毛平常坑蒙拐骗,但是真到了关键时刻,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姥爷和冯二毛在外面,最后转了一次,回来的时候,姥爷还在我面前,夸冯二毛来着。

    “二毛这孩子,脑子好用,讲了一点什么,他就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