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二毛这孩子,脑子好用,讲了一点什么,他就能举一反三。”

    本来我还不信,结果第二天,姥爷带我上了青龙山,满山的转悠。

    “我怀疑孙寡妇并没有走远,她应该就潜伏在青龙山里。”姥爷说道。

    爷俩最终转了两圈,没有找到孙寡妇,我们就在山神庙前面歇歇脚。

    山神庙上面的桐油漆还在,姥爷这段时间上山多少次,并没有给清理掉。

    姥爷说山神爷被泼了漆,他要是给洗掉了,等于是打山神爷的脸,说山神爷自己没本事,还要一个凡人给他帮忙,那样山神爷说不定会生气。

    姥爷的意思,山神爷什么时候自己有了法力,什么时候自己洗掉桐油漆。

    我也没有多说,转到三足石鼎的背面。

    短短几个月,当初石鼎背面,那副甄珠儿坐着,看小女孩玩耍的图案,已经消失了,又变成了原来的铭文。

    我就问姥爷,石鼎上面的图文变换莫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姥爷好像不太喜欢,继续谈论山神爷这个话题。

    我问了之后,姥爷顾左右而言他,随便用两句不相干的话来敷衍我。

    我们刚想走的时候,冯二毛气喘吁吁的爬了上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冯二毛一张嘴甜着呢,开口就跟姥爷和我卖他的好。

    “太师爷,小师叔,我今天到下面看你们,结果听说你们上了山,我怕你们出事,连忙爬了上来,你们没事就好。”

    我心说我跟姥爷在一起,能出什么事!

    就算真的出事了,姥爷要不是人家的对手,你冯二毛来了又顶个屁用。

    不过冯二毛这么一说,姥爷只是点点头,表示接受了他的一片孝心。

    没办法,我和姥爷只能等冯二毛休息好之后,然后大家一起下山了。

    姥爷不说话,只是看着远方,我干坐着有点无聊,就想考考冯二毛。

    我记得那次,我在这里差点被活埋的时候,杨木匠说山腰这片空地,在山神庙这里,往上是一溜斜坡,这在风水里叫做珍珠落玉盘,是风水宝地。

    不知道当初杨木匠,说的是不是骗人的。

    我就问冯二毛,你看看山神庙前面,是个什么样的风水。

    冯二毛坐在地上,拿着一根小树枝,在沙土上画来画去。

    冯二毛把这里的地形山势,一一画了出来,又用手在图上点来点去。

    冯二毛分析过之后,终于看出了一点眉目。

    “蛤蟆小师叔,从咱们这里望去,山腰往上一溜长斜,下面的空地好比一个圆盘,像是个珍珠落玉盘的风水宝地。”

    听冯二毛这么说,姥爷看看周围,又看看冯二毛,不过没有发话。

    当初杨木匠说这里是珍珠落玉盘的时候,冯二毛并不在场,不过也不排除杨木匠的话,时候传到了冯二毛的耳朵里。

    我就诈冯二毛,故意说道:“二毛,你肯定听人家说过这个。”

    冯二毛嘿嘿一笑,说道:“小师叔,你这是想考我的吧?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嘛?这里粗一看,是珍珠落玉盘,其实仔细一看,内有玄机啊。”

    我对冯二毛笑笑,说二毛,你接着说。

    “珍珠落玉盘的风水,必须有个似落非落的珠子。”冯二毛说到这里,指了指青龙山山顶,也就是那一溜斜坡的尽头。

    青龙山到处郁郁葱葱,但是山顶确实光秃一片,就像一个英俊的青年,却是一个美中不足的秃子。

    “假如山神庙建在山顶,也算应了珠子,但是山顶光秃秃的,所以这不是珍珠落玉盘的风水。”冯二毛肯定的说。

    姥爷对冯二毛赞许的点点头,看来冯二毛真的摸到了看风水的门道。

    冯二毛又说:“山顶光秃秃,斜坡像被人砍了一刀,而且从这里看去,斜坡的两边,都带着弧形,这就说明,这个风水,其实是个敲锣煞的大凶之地。”

    我抬头看看,冯二毛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因为山神庙后面的斜坡两边,还真的有点像一个,斜放的破锣的上半截。

    “二毛,按照你的说法,珍珠落玉盘要有珍珠,如果这里是敲锣煞的话,那么这里应该是缺了……缺了一根敲锣的棒槌啊,这个你怎么解释?”

    听我这么说,冯二毛站起来,走到了空地中央,在地上跺了跺脚。。

    “我要是猜的没错,这空地中间,也就是我现在站着的位置,原来肯定有一株参天大树,应的就是敲锣煞里面的棒槌,不过后来有高人,看破了敲锣煞的风水局,砍掉了那棵大树,这样破锣在而棒槌没了,敲锣煞就形不成了。”

    冯二毛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不由得就相信了他。

    “二毛,敲锣煞破掉了,是不是这片空地,就成了一块吉地?”我忍不住开始请教冯二毛了。

    冯二毛摆摆手,继续给我讲解。

    “棒槌没了,也只是不能让破锣上面的煞气,一下爆发出来,算是免掉了一次大灾难,但是日久年长,破锣上面的煞气,还是会慢慢的泄出来……”

    冯二毛说到这里,指了指空地边上的一圈松树。

    “破掉这个煞局的人,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就在空地边上,栽下这么一圈松树,松树长成之后,就像建立了一道高高的屏障,把破锣上流淌下来的煞气,都给挡住了,这样的话,煞气就都聚到了这片空地上面。”

    听冯二毛这么说,我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往空地边上走。

    “二毛,按照你的意思,难道这片空地,已经是煞气弥漫的大凶之地?”

    冯二毛现在端起了架子,对我摇摇头,并没有回答。

    姥爷乐得看冯二毛发挥,没有点破,只是看着我能不能想到什么。

    我想了想,说道:“不对啊,要是煞气不停泄出来,时间久了,就像酒杯里酒满了,继续倒酒的话,酒肯定要流出来,按道理煞气聚的多了,迟早会漫过这一圈松树,奔着山下去了,难道,青龙山下,以后会有大难?”

    冯二毛对山神庙鞠了一躬,说一声山神爷得罪了。

    然后冯二毛走到我身边,抬起我的胳膊指向山神庙,让我看看那边。

    “小师叔,你说的道理都对,不过你没有看透一点,这片空地上,确实聚集了不少的煞气,但是你忘记了山神爷的存在,山神庙建在这里,就是当初那个破了敲锣煞的高人,出的主意,山神庙在这里,把煞气都给吸走了,所以这空地上的煞气,永远不会漫过那一圈松树,影响到山下。”

    听冯二毛这么说,我寻思了一下。

    冯二毛要是没说错的话,那当初为陆地龙王,建造山神庙的人,最初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供奉这个山神爷。

137 横断掌纹() 
    我正在想,冯二毛说的对不对的时候,姥爷走了过来。

    “蛤蟆,二毛说的都没错,你看二毛聪明吧,不像别的风水先生,只看山石风水的表象,推不出前因后果,有一点二毛还没说,破锣的煞气,并不是源源不断无穷无尽,早就被山神庙化解完了,这里现在也算的上风水宝地了。”

    姥爷肯定了冯二毛的说法,我看看山神庙,彻底明白了。

    当初的风水高人,为了化解敲锣煞,把陆地龙王尊为山神,给他在破锣下面建了庙宇,就是为了让他在这里,消除青龙山的煞气。

    换句话说,陆地龙王作为山神爷,是被人家拉来挡枪的。

    估计当初甄珠儿被贾邪子逼死了,山神爷一气之下,吐出了一点煞气,这就成了一个入局必死的煞局,害死了这么多人。

    没想到这个山神爷,堂堂的一个陆地龙王,却被一个风水先生,当做苦力拉到青龙山上,替山下这一帮凡人,挡枪吸煞。

    我要是山神爷,有了这个怨气,说不定会把山下的人都弄死。

    下面的几个村子,乃至整个青龙乡,这些年除了人祸,天灾倒是没有多少。

    陆地龙王说起来,对着山下的人,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对着山神庙拜了拜,心里默默的念,山神爷宽宏大量,功德无限。

    后来下了青龙山,我又想到了杨木匠说的,老龟潭里的老龟,还有双仙洞里的蛇仙,原来就是山神庙两边的石龟石蛇。

    石龟和石蛇,因为在山神庙前面,受到这里的风水熏陶,又得到山神爷的提携,这才各自成仙,而且有了自己的洞府。

    我把这个跟姥爷说了说,问姥爷杨木匠是不是在骗人。

    姥爷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冯二毛很快学到了,姥爷看风水的三分本领,姥爷很器重冯二毛,又教了他一些看相排卦的本事。

    不过姥爷叮嘱冯二毛,千万不要跟冯瞎子一样,以算命为业,真想混口饭吃就给人看看风水,算命之类的,不到关键时刻,不要用。

    那天晚上,为了庆祝冯二毛有了真本领,就在我们住的小院,丁老八老铁邓老鼠,还有村长和治保主任都来了,大家围着大桌,吃吃喝喝。

    饭后,村长拿出一副骰子,说好久没有摸了,今晚咱们兄弟爷们抓几把,稍微挂一点彩头,无论输赢,肥水也不会流入外人田。

    姥爷看他们玩的开心,也就没有干涉。

    姥爷在,冯二毛不敢喊我下场,他们五个人,正好够手。

    他们在院子里吆五喝六的,我坐在一边,心里有点失落。

    丁老八老铁还有冯二毛,都从姥爷那学到了本领,就连邓老鼠,虽然拜师不成功,也拿到了一个鬼计粉的配方。

    反而我这个亲外孙,什么本领都没学到不说,到现在血里的毒,也没有被姥爷给清理掉。

    我感觉自己有点委屈,后来一直没说话,一直玩到半夜,姥爷让他们散了场子,都给赶回家了。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第二天,是不是该问一下姥爷,他试了那么多的药方,也没有去掉我血里的毒,我到底,还有没有希望?

    要是没有希望去掉的话,那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后来实在睡不着了,我就出去抽根烟,正好看到门口,放着骰子的海碗。

    我嘴里叼着烟,把手伸进海碗,抓起三个骰子,扔到了海碗里。

    出手就是一个四五六。

    我又抓起骰子,撒手之后,碗里又是一个四五六。

    连着三把都是四五六,我有点不信邪,抓起骰子,一连掷了一百多次。

    真是邪门了,只要我随手把骰子扔到碗里,每次都是捅破天的四五六。

    我看着自己的手掌,又想到冯二毛当初看了我的手,对我说的那段话。

    断掌纹,出拳打死人,对赌赢鬼神。

    我感觉我掷骰子的神通,跟血里的毒,肯定有联系!

    “我不要每次都赢,我只要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吼完我站起来,抬起一脚,想把海碗和骰子,都给踢得飞到了墙外。

    我的脚刚刚碰到碗沿的时候,一只脚伸过来,勾住了我的小腿。

    那只脚又收了回去,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姥爷就站在我身后。

    之前无论遇到什么事,姥爷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应对,脸上甚至都没有出现过着急的表情,但是这次,姥爷的脸上,竟然有了惊愕的表情。

    姥爷看了看海碗,比划我掷骰子的手势,问我:“蛤蟆,你是怎么做到,每次伸手就是四五六的?”

    姥爷的语气竟然有点激动,说话的时候,嘴唇还抖抖索索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每次伸手,都是四五六,对了,冯二毛曾经说过,我的手是断掌纹,断掌纹,赢鬼神。

    姥爷捧起我的手,看来看去,良久之后,这才长叹一声。

    “智慧线和感情线相重合,一条直线,从手掌一端横越另一端,这确实是真正的断掌纹,男儿断掌千金两,财运很好,要说冯二毛判断的,也没错……”

    “不对,冯二毛还是看错了,这条断掌的横纹,比你的生命线还细,这好像不是智慧线和感情线重合,倒是像没了感情线……”

    姥爷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倒像是他在自言自语。

    好久之后,姥爷才放开我的手,对我置之不理,直接关门进了他的房间。

    姥爷的房间灯灭了,里面一点动静没有,不知道他是不是睡了。

    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打定主意,明天问问姥爷,我身上的毒,到底还有没有方法去掉,要是没有方法,那我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手掌上没有感情线,这不就是预示我没有感情生活,一辈子孤苦吗?

    真是那样的话,我就去铁佛寺出家算了。

    无法和尚的种种作为,我感觉他并不是和大玉儿等人一伙的,而且无法也是有真本领的人。

    睡前是这样想的,第二天醒来,我就不甘心做和尚了。

    由于睡得晚,又没有什么事情等着我做,我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已经很晚了。

    姥爷到底是老人,估计夜里没睡好,有点精神萎靡。

    不过姥爷还是强打精神,已经给我熬好了一锅红豆粥。

    我喜欢红豆粥,尤其是这种豆子都熬烂了的粥,加上一点白糖,好喝极了。

    我不想给姥爷太多压力,就没有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爷俩喝了粥,又就着咸菜,吃了两个馒头,吃好我抢着刷碗。

    “蛤蟆,你不是很好奇,杨木匠说双仙洞的蛇仙,是不是山神爷庙前的石蛇变的,姥爷今天没事,就带你去双仙洞看看吧。”

    姥爷说完,就去收拾东西,很快把一个大包,背在了身上。

    姥爷非带我去双仙洞,去看蛇仙是假,看蛤蟆大仙才是真。

    说到底,姥爷就是想看看,那边的蛤蟆精,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

    要是真的存在过,现在还在不在双仙洞那边。

    我感觉姥爷现在也开始怀疑,是因为他给我妈用了蟾酥,从而把双仙洞的蛤蟆精引来,投胎转世到了我妈的肚子里。

    当然,就算发现我是蛤蟆精,姥爷也不会把我弄死,毕竟哪怕我真是妖精转世,也不能改变,我是他外孙这个事实。

    姥爷只是想要知道答案。

    我比姥爷还想知道答案。

    就这样,我跟姥爷出了家门,一路步行,往西方的跑虎岭走去。

    穿过青龙山西边的乱葬岗,姥爷的精神头,又回到了身上,到跑虎岭的这几十里路,他走起来一直健步如飞。

    我小跑着,才跟上姥爷。

138 蟾蜍斗蛇() 
    下午时分,我和姥爷终于走到了跑虎岭,到了半山腰的时候,看到有个叫醉风亭的亭子,坐落在一片荒凉之中。

    “前面有个山谷,双仙洞就在山谷里面,蛤蟆,你看到那条小溪没有?那条小溪,就是从那个山谷里流出来的。”

    姥爷说着指了指旁边潺潺的溪流,又带着我走进醉风亭。

    姥爷用长袍的袖子,掸去了石凳上面的灰尘,爷俩面溪而坐,打算歇一会。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姥爷打开包袱,掏出干粮递给我。

    干粮是煎饼卷咸菜,里面放了不少辣椒,正对我的胃口,走了几十里路,再加上爬了半截山,我肚子里的存货也消化完了,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饱腹之后,咸菜吃多了,就是一阵口渴。

    姥爷递给我一个竹筒,我仰着脖子,几口就把里面的水喝完了。

    我拿着竹筒,走到小溪旁边,想要灌一点水,拿回去给姥爷喝。

    蹲在小溪旁边,我无意中往上游扫了一眼,目光马上被吸引了。

    上游三丈远的溪水里,有一块大石头。

    这块大石表面满是青苔,镶嵌在小溪中间,六尺多长三尺多宽,两边溪水潺潺流过,大石边的水里水草摇曳。

    吸引我的,是大石头上面的正在对峙的两方。

    一方是一群癞蛤蟆,黑乎乎一片趴在大石头的一边。

    另一方则是一条盘成一团,竖着三角头吐着信子的长虫,长虫身上是五彩的颜色,显得很是绚丽。

    癞蛤蟆,就是平常见到的普通癞蛤蟆,但是这种五彩长虫,两尺多长,环眼细鳞钝尾,我不但从来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

    长虫是癞蛤蟆的天敌,我们那的野鸡沟边上,有一个雨水形成的汪塘,后来被村长种上了一些芦苇。

    夏天经过汪塘,经常能听到,癞蛤蟆变了腔调的惨叫。

    那就是癞蛤蟆在芦苇丛里,被长虫缠住了,正在被一点点的勒紧绞杀。

    现在这群癞蛤蟆和那条五彩长虫,双方怒目而视。

    剑拔弩张的情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我悄悄站起来,走到醉风亭里,把姥爷拉过来。

    小溪边上有一棵歪脖树,树底下能藏身,又能看到大石头那边,爷俩蹲下身子悄悄旁观,这种蟾蜍斗蛇稀奇的场面。

    姥爷悄悄告诉我,这种五彩长虫,他没见过但是听说过。

    这条长虫身上的彩色斑斓,呈红黄青白黑五色,分别代表阴阳五行里面的金木水火土,这五色又象征东西南北中五方,古书上称这种长虫为五灵蛇形神。

    蛇形神,是蛇形的神,可见古人对这种蛇多么畏惧。

    这是一种凤毛麟角的剧毒蛇,毒性远远超过滇黔的白唇竹叶青。

    就连湘鄂的莽山烙铁头,跟它比起来,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姥爷这个大夫,也像邓老鼠一样,免不了有三句不离本行的毛病,又跟我强调一句,毒性越强药用价值越高。

    听到这里,我就有点跃跃欲试。

    我要是能抓住这条长虫,说不定就能把我血里的毒,以毒攻毒给去掉了。

    五灵蛇此刻盘身吐舌严阵以待,它的对面,是几十只蹦蹦跳跳的癞蛤蟆。

    这些癞蛤蟆有大有小,大的有碗口大,小的也就鸡蛋大。

    一只最大的癞蛤蟆,头上有个指头大的肉瘤,呱呱叫了几声,这些癞蛤蟆在五灵蛇对面,排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队伍。

    那只肉瘤癞蛤蟆,在队伍中间又沉闷叫了两声。

    队伍最前头的癞蛤蟆,就像接到命令的士兵,后肢用力一跃而起,对着五灵蛇的头部撞了过去。

    五灵蛇的信子一缩一伸,从嘴里喷出一小团,五彩斑斓的烟雾。

    烟雾正好喷在跳起的癞蛤蟆头上,癞蛤蟆两眼一翻,从空中滚了下来,掉进水里,经溪水一冲肚皮往上翻着,已经是中毒死了。

    我在心里暗道,好毒的五灵蛇形神!

    只见剩下的癞蛤蟆,一个接着一个跳起来,挨个去撞五灵蛇的头部。

    但是在五灵蛇剧毒的烟雾里,癞蛤蟆就像以卵击石,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不一会溪水里,已经漂着十几只,肚皮朝上的癞蛤蟆。

    姥爷悄悄站起来,找了一根长长的枯树枝,拦在面前小溪的水面上。

    等死去的癞蛤蟆漂过来,姥爷就用那根枯枝,把癞蛤蟆划拉到面前。

    姥爷又拿出一个小网兜,还有一个大蛇皮袋,他让我用小网兜,把肚皮朝天的癞蛤蟆,小心的捞上来,再小心装到蛇皮袋里。

    这时又一只癞蛤蟆跳起来,对五灵蛇发动了攻击。

    五灵蛇嘴张开到,接近一百八十度,一下咬住这只癞蛤蟆,癞蛤蟆在五灵蛇的嘴里,四肢僵直登时毙命。

    五灵蛇头一甩,把嘴里的癞蛤蟆抛出来老高,扔到溪水里。

    姥爷悄悄告诉我,虽然五灵蛇暂时占了上风,但是连续毒死十几只癞蛤蟆之后,五灵蛇已经没有力气,制造不出来喷毒雾的压力了。

    五灵蛇现在,只能咬住敌人,用毒牙把毒液注入对方体内。

    没了毒雾的远距离攻击,无灵蛇很快就会陷入,和癞蛤蟆的近身搏杀中。

    癞蛤蟆的队伍在减少,很快轮到刚才发号施令的肉瘤癞蛤蟆。

    只见肉瘤大蛤蟆,蹦跶两下又呱呱大叫两声,接着就和它身后的同伴,两个同时一跃而起,对着五灵蛇的头部左右夹击。

    五灵蛇一下咬住另一只癞蛤蟆,还没来得及把嘴里的癞蛤蟆甩出去,肉瘤癞蛤蟆已经撞到五灵蛇的半边头。

    这一下撞击力度极大,把五灵蛇竖起来的半截身子,直接撞向了一边。

    那个死去的癞蛤蟆,也被撞得从五灵蛇的嘴里,脱口而出落到水里。

    肉瘤癞蛤蟆一击得手,后面的癞蛤蟆士气大振,呱呱声不绝于耳。

    剩下的癞蛤蟆,紧接着排成两列,两两一对同时跳起来,左右分开,对着五灵蛇的头部狠狠撞去。

    我看出来了,这群癞蛤蟆并不是白白送死,它们也是有战术的。

    通过肉瘤癞蛤蟆的指挥,先是用敢死队,把五灵蛇的毒雾消耗完。

    然后再两只暴起左右夹击,利用其中一只的牺牲,来赢得另一只癞蛤蟆,对五灵蛇头部的一击。

    这机智多谋而又悍不畏死的战术,让姥爷和我都为之折服。

    直到队伍尾端的两只癞蛤蟆跃起,其中一只再被五灵蛇咬死,剩下的癞蛤蟆都是躲过一死的,已经不足十只。

    随着肉瘤癞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