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直到队伍尾端的两只癞蛤蟆跃起,其中一只再被五灵蛇咬死,剩下的癞蛤蟆都是躲过一死的,已经不足十只。

    随着肉瘤癞蛤蟆的一声大叫,癞蛤蟆又重新组织队伍,还是两两跃起。

    不过它们这次没有夹击五灵蛇的头部,而是一只撞头部,另一只撞七寸。

    毫无悬念,撞击五灵蛇头部的癞蛤蟆,躲不开五灵蛇的毒牙,只有撞击五灵蛇七寸的癞蛤蟆,才能活下来。

    这样一轮下来,算上肉瘤癞蛤蟆,大石头上只剩五只癞蛤蟆了。

    不过剩下的明显个头比较大,肯定是这一群癞蛤蟆里面,最强最快的五只。

    顶住了癞蛤蟆不要命的三轮攻击,五灵蛇已经筋疲力尽,渐渐不支了。

    三角形的蛇头瘪了下去,蛇身七寸扁了一些,盘着的身子也有点散开,支撑昂起的头都有点费力了,就连蛇信子伸缩的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

    不等五灵蛇喘息,肉瘤癞蛤蟆又带头发起一轮攻击。

    五只癞蛤蟆同时跃起,两只攻七寸,三只攻蛇头。

    连续攻击五次之后,只有肉瘤癞蛤蟆,躲过了五灵蛇致命的一击,其他四只癞蛤蟆再次丧命。

    五灵蛇奄奄一息,只能勉强把血肉模糊的蛇头,抬起来一点。

    而肉瘤癞蛤蟆,虎视眈眈。

139 山中怪客() 
    我跟姥爷屏住呼吸,死死盯着大石头上,这场大战简直就像,人类在冷兵器时代,千军万马的冲杀,一样的惨烈。

    五灵蛇身受重伤,已经奄奄一息,而肉瘤癞蛤蟆,完好无损斗志昂扬。

    决定胜负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双方都没有轻举妄动。

    要不是旁边的溪水还在流动,我都感觉时间像静止了一般。

    眼都不眨的看了好久,感觉眼睛有点发涩。

    我抬手揉眼的时候,肉瘤癞蛤蟆已经跃起,箭一般的撞向了五灵蛇的头部。

    五灵蛇脖子一晃,蛇头歪向一边,想要躲开肉瘤癞蛤蟆的全力冲撞。

    没想到肉瘤癞蛤蟆很精明,蛇头只是佯攻,其实它的真正目标,是五灵蛇的七寸,五灵蛇一晃蛇头,就上了它的当。

    肉瘤癞蛤蟆得逞了,这一头重重的撞到了,五灵蛇的七寸上面。

    姥爷小声告诉我,长虫的七寸,一般就是蛇头往后,十分之三的位置,那里是长虫的心脏所在,受到重伤必死无疑。

    眨眼间,五灵蛇七寸的位置,裂开了一条缝隙,里面的心脏,有一半从裂缝里面挤了出来。

    五灵蛇昂起来的头,也落到了地上,看样子是再也活不成了。

    肉瘤癞蛤蟆抬头想要大叫,结果看着其他死去的同伴,估计它一时也高兴不起来,悲愤的情绪盖过了杀敌的喜悦。

    肉瘤癞蛤蟆再次跃起,使劲撞到了五灵蛇的嘴上,这一下,把五灵蛇的上下颚都给撞开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五灵蛇嘴被撞裂,结果喷出了最后一口毒雾,正好喷在肉瘤癞蛤蟆的头上。

    承受了五灵蛇毒雾的肉瘤癞蛤蟆,在石头上蹦了两蹦,落地时四肢收缩眼睛闭上,滚了两滚落到溪水里,也是死的透透的。

    我不禁有点惋惜,这个肉瘤癞蛤蟆,有勇有谋,为什么最后关头犯了傻!

    就算肉瘤癞蛤蟆不撞五灵蛇的头,五灵蛇也必死无疑,它最后的一击,纯属画蛇添足,又白白的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姥爷摆摆手,说肉瘤癞蛤蟆,不是画蛇添足,它是看到同伴死光了,自己不想独活,故意撞开蛇头,自己寻死的。

    这个时候,五灵蛇的身体,又扭曲了一下,身子盘起来又散开,也来一个肚皮朝上,这次彻底断气了。

    被捕食的对象悍不畏死,五灵蛇以少敌多背水一战,经过小半天的战斗,最终参战双方,无一幸免全部丧生。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怎么相信溪水间的滑石上,会有如此一场,惊心动魄的惨烈搏杀!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它们如此舍命血拼。

    姥爷指了指五灵蛇的腹部,说你仔细看看,那里鼓起来一圈没?

    我这才看到,五灵蛇蛇腹那里,有一圈鼓起老高。

    想必是这条五灵蛇,吞食了一只不大的癞蛤蟆,这才招致数十只癞蛤蟆,用车轮战来报复它。

    姥爷一边叹息,一边从我手里接过网兜,把所有死去落水的癞蛤蟆,一只只都捞了起来,包括那只最后生存,却又寻死的肉瘤癞蛤蟆。

    几十只癞蛤蟆,已经装满了姥爷的蛇皮袋。

    我要帮姥爷提一下,姥爷说癞蛤蟆身上都有剧毒,不让我去碰蛇皮袋。

    姥爷费力的把蛇皮袋,提到了醉风亭里面,放到了亭子中间的石桌上。

    姥爷又卷起裤脚,从大石头的上游下水,两只脚站在溪水里,用树枝把大石头上面,五灵蛇的尸体挑了起来。

    “姥爷,这条蛇的尸体,你也要拿回去?”我不解的问姥爷。

    “蛤蟆,这可是很难遇到的良药啊,不带回去岂不是暴殄天物!”

    姥爷说完从溪水里上来,小心翼翼拿着树枝,挑着五灵蛇的尸体走向醉风亭。

    醉风亭是个八角亭,这时天快黑了,姥爷只好随手,把五灵蛇的尸体,挂到醉风亭翘起来的一个角上。

    这边刚把蛇挂好,姥爷看到刚才捞癞蛤蟆的网兜,被我扔到了一边,现在已经烂的不成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

    “这些癞蛤蟆,都是被五灵蛇毒死的,每一只身上都有剧毒,网兜就是被这剧毒腐蚀的……”

    姥爷说到这里,扭头看看石桌上的蛇皮袋,大叫一声坏了。

    没等爷爷走进醉风亭里面,那边石桌上的蛇皮袋,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突然裂开几个大口子。

    里面的癞蛤蟆,哗啦啦的滚出来,落的满地都是。

    蛇皮袋和网兜一样,都是被剧毒腐蚀,这才烂的不成样子。

    姥爷顾忌蛇毒的厉害,轻易不敢下手去捡癞蛤蟆,坐在那里想着对策,盘算着怎么把蛇和癞蛤蟆都带回去。

    过了一会,姥爷让我撕下袖子,当做围巾围在脸上,在醉风亭旁边守着。

    他拿了一根两头分叉的树枝,向着旁边的野草深处走去。

    过了好一会,姥爷提了一条五彩的蛇蜕,还有一捆新鲜的细条树枝回来。

    天已经黑了,姥爷点燃了一根蜡烛,我站在蜡烛旁边,挡住微弱的山风。

    姥爷就着烛光,把那一捆树枝,编成了一个小筐,又从带来的包裹里,取出剪刀针线,很快用五彩蛇蜕,做成了一只蛇皮手套。

    姥爷戴上手套,说这样就不怕五灵蛇的剧毒了,然后他伸手捡起了地上的癞蛤蟆,一只只的扔到了小筐里。

    挂起来的五灵蛇,也被姥爷伸手攥住尾巴,从上面拉了下来,放到了石桌上面,小筐的边上。

    我又往来溪水边几十趟,用竹筒盛水,把醉风亭里,都冲洗干净。

    “蛤蟆,现在天黑了,咱们最好在这里将就一晚上,不然黑天走山路,万一碰到一只活的五灵蛇,咬了咱们爷俩就麻烦了。”

    我感觉姥爷不是怕被五灵蛇咬,而是想等双仙洞的主人现身。

    双仙洞离这里不远,要是真有蛤蟆精和长虫精,这里又有他们子孙的尸体,我要是他们,一定会过来看看。

    “姥爷,那咱们就留宿一晚好了。”我点头表示没问题。

    我又去上游的溪水里,弄了点清水回来,跟姥爷把手洗的干干净净,就在亭子的一角,爷俩又吃了干粮。

    为了防止蛇虫的袭扰,姥爷在醉风亭边上撒了一圈雄黄。

    蜡烛快要烧完了,我们又捡了一些树枝,在醉风亭一角生火,爷俩坐在火堆两边,裹紧衣服,开始打起了盹。

    我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半夜,突然被一阵脚步声惊醒。

    我睁开眼看到姥爷已经醒了,警惕的看着醉风亭的外面。

    月光下一个满脸麻子的灰衣大汉,长身肃立在醉风亭的入口处。

    灰衣大汉并没有进来的意思,看到我们爷俩醒了,他抱了抱拳。

    “在下山中樵夫麻西池,请教这位高人尊姓大名。”

    灰衣大汉抱拳对姥爷说道,出声甚是沉闷粗壮。

    我打量一下这个麻西池,虽然他面相比较凶恶,谈吐却是彬彬有礼。

    姥爷站起来抱拳回礼:“在下青龙山李悬方,不知道好汉有何见教?”

    麻西池嘿嘿一笑,说道:“李悬方李大夫?嗯嗯,没想到夜半逛山,竟然遇到了鬼医一脉的后人,那我真要和你好好聊聊。”

    麻西池说完,抬腿迈过雄黄粉,走到了醉风亭里面,站在石桌边上,伸手打开小筐。

    “里面有毒,别……”看麻西池要伸手进小筐,我连忙出声提醒。

    不过麻西池理都不理我,直接把手伸到小筐里面。

    他还在里面摸来摸去,摸出一只癞蛤蟆,看了看又放回小筐里。

    接着麻西池直接把手,放在嘴里咂咂,毫不顾忌癞蛤蟆身上的剧毒。

    麻西池,来者不善啊!

140 口吐真言() 
    麻西池肯定不是简单人物,我感觉他不是蛇精,就是蛤蟆精。

    麻西池对我微微一笑,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姥爷对面的石凳上。

    姥爷倒是很镇静,示意我退后一点,远离火堆,站到他身后。

    麻西池指了指石桌上的小筐,笑着问姥爷:“李大夫,筐里的这些癞蛤蟆都死了,你拿回去,还能做八宝蟾酥吗?”

    姥爷用一根树枝,把火堆的火挑的旺了一点,并没有回答麻西池。

    什么八宝蟾酥?我从来没有听我妈和姥爷说过。

    我拉拉姥爷的衣角,小声问他什么叫八宝蟾酥。

    姥爷没有回头,麻西池倒是开口替他回答了。

    “小家伙,这八宝蟾酥,是鬼医一脉的不传之秘,制作起来很是麻烦,而且心肠不狠的人,也做不出来,李大夫,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姥爷点点头,说确实有八宝蟾酥,也确实是你说的这么回事,不过这不算不传之秘吧,真要是不传之秘,你一个外人,就不会知道了。

    麻西池看姥爷承认了他的说法,伸手拿起了那条五灵蛇的尸体。

    “李大夫,八宝蟾酥的事,咱们暂且不谈,在下经常听江湖人说,李大夫师门有祖训,学医之前必先熟读经书,所以鬼医一脉,个个是博学之人……”

    麻西池说到这里,把五灵蛇的尸体,缠到了他的手腕上。

    麻西池把五灵蛇缠的很紧,五灵蛇的七寸那里,本来就裂了口子,现在差点被他拉断了。

    七寸那里的一颗蛇心,已经全部从豁口里面滑出来了。

    麻西池手腕动下,那颗蛇心被血管连着,就像钟摆一样,晃来晃去。

    “承蒙父母家训,又有师父教导,在下早年成长在乱世之中,也只是粗读几本诗书,博学这两个字,实在是愧不敢当。”

    姥爷静静的看着麻西池,等着他说出来下半截话。

    “在下一直有一事不明,现在想请教一二,还望李大夫不吝赐教。”

    麻西池说完,恭敬的站了起来。

    隔着一张石桌,麻西池对着姥爷,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自己是诚心请教。

    姥爷也站起来还礼,说道:“麻先生尽管开口,赐教绝对谈不上,只要在下知道,一定知无不言。”

    姥爷现在和麻西池的对话,用词都是带着一丝古风,两个人就像古代时,两个儒雅的书生,闲时品茗坐而论道。

    我一直以为,那些山中的精怪,都是比较粗鄙的,比如那个红皮仙。

    我实在没想到,双仙洞的这个麻西池,说话如此有文化。

    我都有点怀疑他不是山中精怪,而是一个古代的书生鬼魂。

    麻西池和姥爷各自伸出右手,互相道了一声请字。

    姥爷撩起长袍下摆,麻西池掸掸粗布灰衣,双双欠身,坐回了原位。

    “多少年前,在下偶然从江孤芳口中,听到李大夫经常说,鬼灵精怪者,害人为妖助人为仙,这话,李大夫说过吧?”麻西池问。

    姥爷点点头,说这话,我说过。

    江孤芳,这个名字很高冷,显然是个女人的名字,她为什么要跟麻西池,说起姥爷的事?

    回头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问问姥爷,这个江孤芳是何许人也。

    “既然如此,请问李大夫,八宝蟾酥,可以治疗脓疮麻疹以及各种外伤,这制作八宝蟾酥的蟾蜍,不知道算是仙,还是妖?”麻西池又问。

    姥爷想了想,答道:“既然能够治病疗伤,当然是助人的仙。”

    麻西池听了姥爷的回答,一张脸黑了几分,脖子也胀得老粗。

    我以为麻西池是要发怒,结果他站了起来,仰天哈哈大笑。

    麻西池的笑声就像打鼓一般,在跑马岭上回荡,把远处山林的枯叶,震得窸窸窣窣不断落下。

    “既然是助人的仙,为什么李大夫还要抓蟾蜍,活生生在它们肚子里,灌进石灰药粉,让它们生不如死,愤恨来到世间,受这等抽肠翻肚的苦?”

    “蟾蜍因为能够助人,结果反被人杀,幸亦不幸?仙亦非仙?”

    麻西池连连反问,看来他对癞蛤蟆被当做药品虐杀,很是愤恨。

    麻西池的追问很有力度,姥爷竟然无言以对,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以前爱学习,也听懂了麻西池和姥爷的对话。

    麻西池虽然其貌不扬,但是言出有理。

    真正的山野樵夫,绝对不会有这等见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的心底,对他泛起了深深的钦佩。

    现在我能肯定,麻西池,就是这跑马岭上,双仙洞里的蛤蟆精。

    麻西池看姥爷被他问住了,脸色恢复了平静,欠欠身子又坐下了。

    “在下一介山野村夫,本无资格跟李大夫,这种博学之士坐而论道,只是路遇李大夫夜宿荒山,也算恰逢其时,冒昧前来讨教一番,万望李大夫谅解。”

    麻西池一番话,已经撇开了刚才的话题,语气很客气,手上也抱拳,给我的感觉,他甚至有点谢罪的意思。

    “麻先生言重了,这次明明是你赐教于我,李悬方受益匪浅。”姥爷忙说。

    麻西池指了指我,又对姥爷说道:“李大夫,现在你能明白,这个孩子血里有毒,是怎么回事了吧?”

    姥爷点点头,说这个事困扰我好久,现在我知道了。

    “李大夫,这个事,当年也是因为我一时义愤,希望你能原谅。”

    听麻西池的意思,我血里有毒,跟他有直接的联系!

    我刚才还佩服麻西池,现在忍不住站到前面,对着他怒目而视,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害我!”

    “长辈说话,你不要插嘴!”

    姥爷厉声批评我之后,一挥手就把我拉到了他身后,又对麻西池说:“麻先生,您还有什么事嘛?”

    “李大夫,在下有一事相求,希望万勿拒绝。”

    麻西池说完一躬到底,头碰到石桌,把石桌的边都给撞碎了。

    怪不得姥爷把我拉到他后面。

    别的不说,我要是被麻西池的头,在胸口撞上一下,估计胸口的肋骨,能断的一根不剩。

    “麻兄有事尽管吩咐。”姥爷忙说。

    本来姥爷是不怕麻西池的,结果从他嘴里,听到了江孤芳的名字,又知道了我血里有毒的原因,现在姥爷,也很忌惮麻西池。

    “八宝蟾酥,我也是从江孤芳嘴里听说的,这个药方实在残忍,能否请求李大夫,千万不要把制作方法告诉他人,不然的话,万一被那手段残忍,而又贪心的人知道了,必然对蟾蜍大肆捕杀,到时难免生灵涂炭。”

    麻西池你这蛤蟆精,担心癞蛤蟆被人捕杀,这才要求姥爷。

    “麻兄放心,以后我保证,不但不会将八宝蟾酥的制作方法告诉外人,而且自今日起,我自己也不再制作八宝蟾酥。”

    “白天溪水中那块滑石,经过一番激战,上面的青苔,已经落满了蟾酥,李大夫可以刮掉上面的青苔,配上几副草药,也有八宝蟾酥的疗效。”

    麻西池说到这里,又指了指我说:“小家伙,你可以记下那块石头,每年的端午前后,你就直接过来,刮去上面的青苔,用来制作八宝蟾酥。”

    本来我刚刚恨起麻西池,不过看他没有动手胁迫,反而好言好语的,跟我姥爷做交换,他对癞蛤蟆的这份爱心,又让我对他有了好感。

    而且他暗示了姥爷,我血里有毒的原因。

    说不定以后我姥爷,很容易就能帮我去掉毒素。

    于是我对麻西池,点了点头。

    麻西池捏着五灵蛇的蛇身,挤牙膏一样,从七寸一直挤到了蛇头。

    蛇口里,吐出来一颗扁扁的珠子。

141 江上孤芳() 
    姥爷答应不再制作八宝蟾酥,作为回报,麻西池也给了姥爷,代替八宝蟾酥的药物,姥爷并不算吃亏。

    麻西池又从五灵蛇的嘴里,挤出一个花生米大小的椭圆珠子。

    麻西池弯腰,一口气从嘴里出来,吹掉石桌上的灰尘,又用自己的袖子在上面擦擦,小心翼翼把珠子放到了石桌上。

    “感谢李大夫及时把蛇儿收起,免得被山中野兽撕咬吞食,为报答李大夫给蛇儿保留全尸之恩,这颗小小的内丹就送你了,反正蛇儿一死,留着也没用。”

    姥爷点点头,说麻先生既然要送,那我却之不恭,就收下了。

    “这些癞蛤蟆我要带回去,李大夫,咱们有缘再见,今夜就此别过。”

    麻西池说完,提起装着癞蛤蟆的小筐,又拿走了五灵蛇的尸体,跨步走出醉风亭,向着山上走去,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麻西池走后,姥爷丢下其他东西,用一张白纸,包住了五灵蛇的内丹,又熄灭了醉风亭里面的柴火,拉着我往山下走去。

    我心里有了好多疑问。

    八宝蟾酥的制作方法,江孤芳到底是谁,我血里的毒,到底跟麻西池有什么关系,这些我都想问问姥爷。

    不过看姥爷眉头紧皱,我又不敢问。

    姥爷虽然腿脚还行,但是他年龄大了,现在只是因为有我这个牵挂,他是强撑着的。

    所以我能让姥爷少动一点肝火,就尽量不让他不开心。

    不过有件事倒是可以说说,我就对姥爷说道:“姥爷,咱们忘了一件事,没有去刮那块石头上的青苔。”

    姥爷拉着我只顾走,一直到了山下,这才对我说道:“家里还有不少八宝蟾酥,那块石头上的青苔,等到明年的端午节,咱们来刮也不迟。”

    我点点头。

    姥爷突然问我:“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蛤蟆你看过没有?”

    “看过,但是没有看全。”我老实回答。

    姥爷说道:“聊斋里面,有个故事叫做《三仙》,其中的蛤蟆仙,名字就叫麻西池。”

    “姥爷,我刚才就看出来了,那个麻西池,就是双仙洞的蛤蟆精。”

    姥爷笑笑,表示这点毋庸置疑。

    我又问道:“姥爷,无论是什么原因,最后的结果,明明是麻西池的那些蛤蟆子孙,把那条长虫弄死了,为什么麻西池还要感谢,咱们给长虫收尸了呢?他拿走长虫尸体,是不是想用长虫尸体,要挟那个蛇仙?”

    姥爷说道:“常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但是麻西池,能和那个咱们没见到的蛇仙,共处跑马岭并列双仙洞,想必他们也是有交情的,估计这件事,就像两家的小孩子吵嘴打架,大人总不能也跟着拼刀子吧,麻西池应该是拿着小蛇尸体,主动去找蛇仙说和了,这个就不用咱们操心了。”

    姥爷说的很有道理。

    反正双方都丢了性命,麻西池和蛇仙就算打起来,也不能复活那些死去的癞蛤蟆,还有那条小五灵蛇。

    姥爷又说,蛤蟆,你肯定有好多问题想问我,对不对?

    我说现在都快天亮了,我就算有疑问,也等咱们爷俩到家,吃饱之后睡醒一觉再说,姥爷,我怕你累着。

    姥爷说蛤蟆,我确实有点累了,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八宝蟾酥的事,虽然我答应麻西池,不告诉外人,但是你又不是外人。

    姥爷接着就给我讲解,八宝蟾酥,是制作工艺要求很高的一味药。

    这个药需要在端午,也就是农历五月初五前后制作,疗效才最好。

    农历五月,田间地头,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癞蛤蟆。

    晚上要悄悄来到田间地头,向着癞蛤蟆叫声最响的地方走去。

    目标是雄性的黑框癞蛤蟆,黑框癞蛤蟆,就是那种眼皮根部有黑线,像是人的眉毛一样的癞蛤蟆。

    一般情况下,黑框癞蛤蟆,会虎蹲一般坐在泥泞地里,很有王者风范。

    并不是所有的黑框癞蛤蟆都能入药,还要观察一番。

    假如黑框癞蛤蟆睁大眼睛,凡是有豆粒大的小癞蛤蟆经过,都被它快如闪电的长舌头舔到嘴里,那就是它了。

    癞蛤蟆和青蛙都有个弱点,就是被强光一照就不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