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无法和尚一愣,接着又笑了,还看了看我。

    “李大夫,我给你们留下什么麻烦了?你说的不会是你外孙吧?他对你要是麻烦,那就给我好了,来,小蛤蟆,跟我走。”

    无法和尚知道我血里有毒,故意说我是麻烦,要把我带走。

    姥爷摆摆手,说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你的法子我还不清楚啊,无非就是让我外孙当个和尚,一辈子青灯古佛,这样他不结婚,就不能毒死女子了。

    谁轻易又不会来喝我的血,只要我不结婚,对别人是无害的,我还以为无法和尚有什么神药妙招呢,原来只是不让我接触女子。

    “李大夫,当个和尚和当个光棍,你感觉哪个你面子更有光?你要是愿意让蛤蟆跟我去铁佛寺,降魔杵我就送你了。”

    无法和尚说完,晃了晃手里的降魔杵。

    降魔杵,在姥爷眼里,远远没有我重要。

    姥爷对无法和尚摆摆手,说道:“我不要你的降魔杵,你抓紧收起来吧,别再被甄画那样的江湖人给你偷走了,我说的麻烦也不是我外孙,而是这个……”

    姥爷对着地上那个小鬼头一指,说大师,把这孩子也带走吧。

    无法和尚看看小鬼头,此刻他的指甲都掉了,就像一个小婴儿,不过手上血肉模糊,后心也有个血洞,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无法和尚把降魔杵插到腰上,两手摆的像风车一样。

    “李大夫,这个小娃娃,我要是带回去,有人问起的话,我该怎么解释?别人会以为这是我老和尚不正经,在外面跟人有了私生子的!”

    我看看无法和尚,他枯瘦的身体,行将就木的样子,他要是能有这么小的私生子,估计铁佛寺的香火,一下就兴盛起来了。

    反正去的人,不是拜佛的,而是讨要养生神药的。

    丁老八和老铁听了,也跟着哈哈大笑,估计跟我是一样的心思。

    姥爷走过去,捏住了无法和尚的手腕:“大师,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娃娃伤重不治,一命呜呼?”

    “李大夫,救死扶伤,可是你们医生的责任,这个事,怎么能赖上我这快一百岁的老和尚呢!”

    无法和尚说完,身子一弯,手腕随之转了半圈,竟然从姥爷的手里,把手腕转了出来。

    “大师,身手不减当年啊。”姥爷真诚的夸赞道。

    “彼此彼此。”无法和尚说完,顺手掰下一根树枝,把树枝往地上一点,当做拐棍,蹒跚的走了。

    “无法和尚,还真的是一个绝顶高手。”丁老八对老铁说道。

    “挖坑把甄画埋了吧!”姥爷说道。

    我们三个操起工兵铲,就在一开始甄画站立的树下,挖了一个大坑,把他埋了进去。

    不过为了免掉麻烦,连个坟头都没有给他留下。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没有墓碑,多少也要有点记号。”姥爷说完,把树皮刮下来一小块,在上面写了四个篆字。

    然后姥爷抱起山鬼变成的小孩子,仰天一声长叹,一言不发的走了。

    剩下我们三个,面面相觑,连忙七手八脚,捡起地上的东西,去追姥爷。

    姥爷走的很快,丁老八追不上,就喊道:“师父,等等我。”

    姥爷没有停步,丁老八就拿出来一张符,使劲贴到腰上,拍了几巴掌,接着念了几句咒语,他的两条腿马上快了很多。

    看丁老八快要追上姥爷,老铁着急了:“大师兄,等等我。”

    老铁光着头,肥头大耳的样子,这段时间又患上了厨子的通病,长了肥膘,一身的肥肉,晃起来还真有点像猪八戒。

    我在后面突然笑了出来,反正回家不急于这一时,就慢慢的往回走。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姥爷为什么心情不好了。

    原来我身体里的毒,麻西池已经给了一半解药了,就是五灵蛇的内丹。

    另一半解药,就是姥爷那皮袋里的山鬼血。

    姥爷根本没有打算,用山鬼血收服山鬼,只是想用五灵蛇的内丹,搭配山鬼血,给我去掉血里的毒。

    所以这个重伤的小鬼头,对于姥爷来说,就成了烫手的山芋。

    要想救他,就只能把五灵蛇的内丹,给他吃下去,还要把山鬼血,掺和上奶水,喂婴儿一样给他喝下去。

    要救小鬼头,我身上的血毒,就没法解掉。

    要给我解毒,小鬼头伤治不好,就死定了。

    姥爷已经把小鬼头,后背的伤口清理了,清洗之后还给包扎好了。

    姥爷现在把小鬼头抱在怀里,一会看看坐在他身边的我,一会看看怀里的小鬼头。

    作为一个医生,他现在左右为难。

    丁老八看出了姥爷的为难,拍了一下大腿站了起来。

    “师父,当然是救蛤蟆了,之前我师娘的死,跟这个小鬼头脱不了关系,咱们不弄死他就不错了,干嘛还要费劲用两件灵药,去给他治病!”

    老铁一直对我很好,大师兄带头了,他马上跟着表示支持。

    “大师兄说得对,师父,你不能乱发仁慈了,你看无法和尚,天天阿弥陀佛的念着,他不是也对小鬼头见死不救的嘛!”

    姥爷摆摆手,让他们俩坐下,平心静气的给他们解释。

    “降魔杵没砸他之前,他是个山鬼,但是降魔杵砸过之后,他一身的罪孽就算随风而逝了,就好比一个死刑犯,已经执行过死刑了。”

    姥爷说完,把小鬼头放到床上,又给盖上被子。

    “现在,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不是那个害你们师娘的山鬼了!”

    姥爷医者仁心,看那个小鬼头,现在就跟一般的婴儿样,他狠不下心见死不救。

    姥爷走过来坐下,把目光投向了我,其实是在等我表态。

    换做别人,或许会怨恨自己姥爷,竟然不考虑自己外孙。

    但是我没有,学医先读经书,姥爷这是鬼医一门,深入骨髓的医德。

    不过不怨恨姥爷,不代表我不想去掉血里的毒。

    就算我当时,没有经过男女之欢,不懂得其中的美妙滋味,但是我也想给老薛家,留个种啊。

    我有点犹豫,没有忙着跟姥爷说我的选择,冯二毛突然一头闯了进来。

164 内丹捏心() 
    “太师爷,咱们去找山鬼吧!”冯二毛进来就大喊大叫。

    老铁看到二毛就来气了,他是气二毛有事的时候,不顶用,就没好气的说:“二毛,等你的话,黄瓜菜都凉了,山鬼,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冯二毛挠挠头,说我就去家办了点事,你们怎么这么快。

    “二毛,你这个事,办的有点久了,腰疼了吧?”丁老八说。

    冯二毛转了两圈腰,说没有啊,我腰好着呢,人也有精神——冯二毛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丁老八说他办事的意思。

    “亏我还喊你师爷,有这么开晚辈玩笑的嘛!”冯二毛推了丁老八一把。

    “好了,二毛,你少说两句。”姥爷板着脸说。

    冯二毛这才感觉到气氛不对,在房间里扫来扫去,终于发现了姥爷床上的小鬼头,立马跳了过去。

    “这孩子粉嘟嘟的,挺可爱的啊。”冯二毛说完,在小鬼头脸上捏了一把。

    看没人搭他的话茬,冯二毛看了看丁老八。

    “我明白了,肯定是有人闯祸了!师爷,是你吧?偷偷跟别人在外面,生了个孩子,现在不敢抱回家了?哼哼,师爷,你这个老不正经的,每次在青龙街买豆腐,你都跟买豆腐的小寡妇,眉来眼去的!快说,孩子妈,是不是那个小寡妇?真是没想到啊,那个俏生生的小寡妇,竟然看上了你这个罗圈腿!”

    丁老八哭笑不得,骂道:“胡说八道,给老子滚一边去!”

    冯二毛看丁老八理直气壮,又指向了老铁。

    “不是大师爷,那就肯定是你了,二师爷,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竟然干出了这个事!我太师爷教你做饭,没教你寻花问柳。”

    老铁一脚踢在冯二毛大腿上,把冯二毛疼的龇牙咧嘴。

    “蛤蟆小师叔,难道是你?这么年轻,你就有了孩子?太师爷,蛤蟆小师叔有后了,您老人家该高兴啊,对了,姑娘是哪个?”

    冯二毛又怀疑我了,两眼盯着我,跟我挤眉弄眼。

    我说二毛你长点脑子好不好,我血里有毒你又不是不知道。

    冯二毛想想说也是,然后把目光看向姥爷。

    姥爷怕冯二毛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什么没想到太师爷你宝刀未老的话。

    姥爷连忙把小鬼头的来历,跟冯二毛说了。

    “既然这孩子被降魔杵一打,恩怨随风往事尽忘,那他不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嘛,能吃多少饭,我带回家养着好了,看把你们愁的!”

    冯二毛说着,把小鬼头抱了起来,这才发现小鬼头奄奄一息,两只手指甲掉光了,后背还缠着一层有一层的绷带。

    “我靠,这孩子怎么成了这样!”冯二毛放下孩子,跑过来问姥爷。

    “你被降魔杵打一下试试!”老铁说完,比划了一下降魔杵的样子。

    冯二毛没跟老铁顶嘴,只是说道:“这就是你们发愁的原因?不会吧,我太师爷鬼医的名头,还能治不好这个小孩子!”

    姥爷就把山鬼血和五灵蛇内丹的事,跟冯二毛说了。

    冯二毛看看我,说蛤蟆小师叔,你是什么意思?

    之前不知道有解药就罢了,现在知道有解药了,希望升起来,怎么能再按下去,可是看看那个小鬼头,我也不忍心让他死。

    我选择了沉默。

    冯二毛一拍巴掌,说道:“太师爷,这个事多好解决了,不就是怕我蛤蟆小师叔,不能和女人结婚生孩子嘛,你出手把这个小孩子救了,让他认蛤蟆小师叔当爹,这样孩子也救了,蛤蟆小师叔也有了后,两全其美啊!”

    老铁本来就是软心肠,听冯二毛这么一说,他也一拍大腿,说二毛说的很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冯二毛又来问我:“蛤蟆小师叔,你就忍心,看这么小的孩子,变成一堆烂肉?你爸你妈要是在,能有这么狠心?”

    冯二毛一个劲的忽悠,我不知不觉的点了点头。

    丁老八跺跺脚,对我说道:“蛤蟆,你怎么糊涂了呢,这个小孩子认你当爹不行的,大爷该怎么跟你说呢,有些事,结果重要,过程也重要!”

    我看看丁老八,说大爷你说的明白点,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呢。

    “卧槽,那大爷就直说了,孩子只是结果,重要的是造孩子的过程,大爷怕你一辈子,享受不到那个过程啊!”

    丁老八这么说,老铁又变了风向,说二毛你净瞎忽悠。

    “太师爷,你不是跟我说过的嘛,良医用药,一般不用珍奇异宝,讲究就地取材,千里治病一味药,十年阴邪一扫清的嘛,我就不相信,蛤蟆小师叔血里的毒,非要用什么山鬼血和灵蛇丹!”

    冯二毛这句话一出,无异于将了姥爷一军。

    我怕姥爷为难,连忙说道:“姥爷,先救小鬼头吧,你不救他,他很快就死了,而我血里的毒,一时半会也没事啊。”

    姥爷说蛤蟆真懂事,再让姥爷考虑一下。

    我说姥爷你别犹豫了,就是我爸我妈在,也会让你先救小鬼头的,反正我还小,不着急结婚,后面的时间一大把。

    姥爷说好,那我就先救这个娃娃。

    姥爷说着,拿出五灵蛇的内丹,在手里捏来捏去,捏成了一个心脏模样,塞到小鬼头嘴里,用水给灌了下去。

    “老铁,你和老八两个,好几天没睡了,都回去睡觉,二毛,你去街里,给我买几罐奶粉来,对了,再买个好点的奶壶。”

    姥爷吩咐下去,丁老八和老铁不敢反对,都回家去了。

    冯二毛也走了。

    不过看背影,冯二毛很高兴的样子,走路还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的。

    人都走了,姥爷问我:“蛤蟆,你不怪姥爷吧?”

    我点点头,说出了心里话。

    “姥爷,我不怪你,我相信,凭你的医术,肯定还能给我找出解药。”

    姥爷点点头,说你放心,给姥爷点时间,肯定能给你找到解药,不然姥爷不会救这个小娃娃,毕竟,假如只能二选一的话,姥爷一定选你。

    姥爷把小鬼头放下,我跟他煮了面条,爷俩刚吃好,冯二毛来了。

    “太师爷,蛤蟆小师叔,奶粉买来了!”冯二毛扬着奶粉罐大喊。

    “奶壶呢?”我问冯二毛。

    冯二毛嘿嘿笑着,拿出一个奶壶,说这是青龙街,能买到的最好的奶壶了。

    姥爷把装着山鬼血的皮袋,拿了出来,又让我拿一个大海碗,用清水和丝瓜瓤,洗的干干净净。

    姥爷把山鬼血,全部倒进海碗。

    山鬼血很快就凝固了,姥爷用小勺,挖了很小的一点,然后放到奶壶里面,又倒了奶粉在里面,用开水冲开了。

    姥爷使劲摇晃奶瓶,由于有血在里面,奶粉是鲜红的颜色。

    那边小鬼头有了五灵蛇的内丹当心脏,呼吸慢慢均匀了,然后哭声很响亮,看样子是饿了。

    姥爷把奶瓶交给冯二毛,说我累了,要好好休息,你俩把孩子带出去。

    冯二毛抱着孩子,又对我努努嘴,让我把山鬼血端走。

    “端走吧,千万别掉地上了。”姥爷对我摆摆手。

    看姥爷要睡觉,我就把装着山鬼血的海碗,连着奶粉罐都拿走了。

    来到我的房间,冯二毛跟个奶妈似的,抱着小鬼头给他喂奶。

    我从来没见过冯二毛,能这么有爱心,一边喂奶,一边还给唱着摇篮歌。

    小鬼头喝饱后,竟然含着奶嘴睡着了。

    “二毛,你怎么这么在行?”我都有点吃惊。

    “花花,就是我用奶粉喂大的,咱有经验!”冯二毛说。

    冯二毛又说,带孩子,光有爱心不行,还必须有耐心。

165 猪心熬药() 
    我看看小鬼头,熟睡的样子,跟一个普通的小婴儿,完全没有分别。

    我伸头看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在冯二毛怀里,撒尿了。

    那个尿啊,顺着冯二毛的指缝,哗哗的往下滴。

    冯二毛没嫌弃,看了看,说还是个男孩啊,这个小雀雀,长得可不小。

    冯二毛嘴里说着,随手拿起我一件上衣,给孩子当尿布。

    这还是撒尿呢,这要是拉屎——哎呀呀,我想不下去了。

    我还没成年呢,可不想天天,又当爹又当妈的,伺候这么一个小祖宗。

    看冯二毛把小鬼头放下,又给重新包了起来,晃晃悠悠的哄小鬼头。

    “二毛,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决定套路一下冯二毛。

    “小师叔,有事你说话,能做到的我保证不含糊。”冯二毛倒是很爽快。

    “二毛,你看我还是个小孩呢,怎么能带孩子呢?我姥爷年龄也大了,这孩子天天再哭哭喊喊的,老年人就想安静,到时吵得他睡不着……”

    没等我说完,冯二毛就打断了我。

    “小师叔,你的意思,想让我把这个小家伙带回家,帮你把他喂大?”

    我点点头,说二毛,谢谢你啦。

    “小师叔,这个嘛……”冯二毛挠挠头,有点为难的样子。

    我这才想起来,冯二毛家里,还有佟老师和花花呢。

    佟老师很善良,或许能答应,但是花花未必同意啊,谁想突然多了一个小弟弟,分自己家产。

    “二毛,有点难为你了,等你再生了孩子,你就把他送回来,行不?”我说的很客气,唯恐冯二毛不答应。

    “小师叔,这样吧,这孩子我带回去喂着,但是有一点咱们说清楚啊,是你不要他的,他以后可不能算是你的孩子,跟着你姓薛啊。”

    冯二毛这么一说,我连忙同意了。

    我还没到十八岁了,老婆都没有,要个什么儿子,只要冯二毛把这小鬼头带走,他爱姓啥就姓啥。

    “唉,小师叔,说实话,这孩子我不想带走,但是既然你很为难了,那长辈有困难,当然是晚辈我来担,我就给带回去先养着吧。”

    冯二毛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把凝固的山鬼血和奶粉,都给带走了。

    小鬼头走了,我感觉自己扔掉了大麻烦,结果我是上了冯二毛的当了。

    原来上天给你开了一扇门,就给你关了一扇窗,佟老师那么漂亮,却有个不能生孩子的病。

    这件事,冯二毛竟然都没告诉我姥爷。

    小鬼头被冯二毛抱走了,佟老师那个开心啊,当做亲生儿子养了起来,冯二毛这次算是,彻底讨到了佟老师的欢心。

    冯二毛还很大方的,让小鬼头跟了佟老师的姓。

    这样佟老师后继有人了,她的父母看在孩子的份上,又跟她和好了。

    一个月之后,丁老八和老铁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都给我抱亏。

    “蛤蟆,小鬼头可是山鬼变化来的,长大了肯定跟一般人不一样的,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本领,这么一个宝贝,你怎么让他被冯二毛给骗走了!”

    姥爷倒没多想,让丁老八和老铁,不要再提这个事。

    在姥爷看来,冯二毛这点小心眼,也就像一个小孩子,从大人那里,骗走了一个压岁的红包而已,犯不着放到心上。

    冬天很快来了,阴家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第一场雪的时候,姥爷带我回了一趟四监。

    大玉儿曾经的小院,早已被野草覆盖,周七的那个废品站,房子也塌了半边。

    看来周七和他的三个干儿子,真的离开了,估计也脱离了二邪子。

    姥爷在两处转转,并没有多说什么。

    临走的时候,姥爷看望了监狱里的一个狱友。

    我也跟着姥爷进了监狱,那么大的雪,那么狂的风,结果我看到监狱门口的哨兵,跟路上袖着手的行人不同,他们在风雪里,站姿如松。

    给我的感觉,他们就像是钢铁之躯,不像是肉做的。

    我不知道姥爷见得是什么人,只是他出来之后,心情有点沉重。

    “当初你在大玉儿那里,见到的黑脸汉子,之前在监狱周围游荡很久,还把后面风口的黑蒜,全部偷吃了,不过入冬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

    姥爷说的黑脸汉子,就是我和米娜,从大玉儿的地洞下面,上来之后看到的那种泥塑一般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是个活跳尸,要是能找到他,在你身上咬一口,我再搭配几味草药,说不定以毒攻毒,就能去掉你身上的毒。”

    原来监狱里,还有高人,虽然不出监狱,就能知道监狱周边阴物的活动。

    姥爷本来不打算离开青龙山附近的,结果现在又杀了个回马枪。

    看来他为了给我治疗,已经挖空了心思。

    “姥爷,要是实在没办法,就算了吧,我也听天由命了。”

    “蛤蟆,你别急啊,姥爷有的是方法,只是我想找到一个,最可行的,这次出来,姥爷也是想打听一下二邪子的下落,阴家的人不上门,我怕二邪子已经出事了,所以他的手下,这才没有再去找我们。”

    姥爷想找到二邪子的下落,不过我们在省城转了一圈,无功而返。

    等我们再次回到青龙山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大雪。

    站在我们的小院门口,往外一看,到处白茫茫一片。

    一个光头从远处踏雪走来,原来是无法和尚。

    姥爷跟他打了招呼,问他这么大的雪,准备去哪里。

    “李大夫,我是来点化你的,你是想要一个,平平安安长大的外孙,还是要一个劫难不断的孩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无法和尚说完,不等姥爷回答,念一声阿弥陀佛,顺着来时的脚印,又回去了。

    姥爷摇头苦笑,对我说道:“蛤蟆,修行的人,最想的就是有灵根,你血里的毒,其实也算是灵根,修行起来,事半功倍,当然,这也是很多人,想把你打成活人桩的原因,有灵根的童男,打活人桩的话,都能镇住千年僵尸。”

    我明白了,姥爷一直是想,再不毁掉我灵根的情况下,去掉我血里的毒。

    无法和尚的意思很明显,留着我的灵根,虽然对我的修行有好处,但是也会让江湖人都盯着我,给我带来一个又一个的麻烦。

    或许是无法和尚的到来,让姥爷下定了决心,决定无论能不能保住灵根,先给我去掉血里的毒再说。

    天黑的时候,冯二毛送来了一个新鲜的猪下水。

    “太师爷,公猪心我给你弄来了,刚杀不久,已经清洗过了,很干净没有淤血,你放心的吃。”

    听冯二毛这么说,我才明白是个公猪的心脏。

    姥爷说不吃,这是给你蛤蟆小师叔,治病的,二毛你辛苦了,小鬼头还健康吧?

    “别提多健康了,个头长得太快了,饭量也一天比一天大,太师爷,那些山鬼血,很快就要被他喝完了。”冯二毛很开心。

    “喝完就算了,以后按照正常小孩子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