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6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喝完就算了,以后按照正常小孩子喂养就行了,记住不要给他喝肉汤,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给他吃荤腥。”姥爷交代。

    冯二毛走了之后,姥爷把猪心放到外面,很快冻成了一个冰疙瘩。

    姥爷把猪心拿回来,敲掉上面的冰。

    猪心由于冻过了,比刚才硬的多了,就像一个生铁蛋,沉甸甸的。

    姥爷用一双金属筷子,在猪心四周扎了六个眼,又在中间扎一个比较大的小洞。

    姥爷在小洞里灌了少量的朱砂,还有我不认识的药面。

    弄好之后,姥爷用白布把猪心包好,系上麻绳,放到熬中药的砂锅里,加水之后,一直煮到半夜。

166 阴星拜门() 
    等到半夜三更的时候,姥爷把猪心拿出来,用竹片把猪心切成一片片的,放在盘子里端到了我面前。

    “吃吧,过断时间,你血里的毒,就会全部去掉了。”姥爷说。

    有些人不喜欢吃猪下水,但是我生在屠夫家里,猪下水吃的多了,只是猪心而已,我用竹筷,夹起来放到嘴里。

    本来我还以为猪心会像,那些中药一样的苦涩,这个猪心却很香,不知道熬汤的时候,姥爷又加了些什么佐料。

    整整一个猪心,全部吃进去,把我撑得厉害,不过姥爷还是让我,把煮猪心的汤,全部给喝掉了。

    汤很浓,跟猪心一样,味道不错,入口之后,回味无穷。

    吃好喝好,姥爷还不让我睡,给我用柳条煮出来的水泡脚,又在我周围的地上,插了好几个艾条,点火之后在我身边熏了起来。

    艾条是晒干的艾草打碎,用纸卷成的圆条,就像一根大号的香烟。

    艾条烧起来烟很大,泡脚盆里的柳枝水也是热气腾腾,我一时被烟雾笼罩起来,呛得练练咳嗽。

    过了半天,村长还有治保主任,领着村里很多人,提着水桶过来了。

    他们还以为,我们住的房子失火了,跑过来准备救火的。

    “蛤蟆生病了,我用柳条给他泡脚,艾条给他熏身,这样就能拔掉寒气去除湿毒了,没事的,谢谢各位。”

    姥爷大方的打开门,一边说一边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一帮人看到没事,这才吆吆喝喝的散去。

    一连半个月,姥爷天天给我柳枝水泡脚,艾草烟熏身,猪心也是一样,每夜必备,不过猪心里的朱砂药面越放越少,最后基本就是用牙签蘸一点点。

    大雪封山,丁老八的砖窑停工了,本来他还隔三差五的来一趟,结果他的老婆,之前脑子就不太灵光,下雪的时候,又离家出走了。

    丁老八的老婆,掉进一个雪窝里,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冻死了。

    丁老八要在家里办丧事,来的就少了,不过冯二毛很有孝心,非要过来陪着我和姥爷,天天给我们做饭。

    后来我才知道,佟老师和花花都放寒假了,又带着小鬼头,回到佟老师老家过春节去了。

    我们的冯大师没敢去,怕自己不小心,犯了吹牛皮的毛病,惹得佟老师娘家人不开心,其实他就是不想,去那边应付很多的长辈。

    “等我成了高人,有了内敛的气质,我再去。”冯二毛跟佟老师说。

    一个人在家的冯二毛,又害怕他家对面的大胡子,所以厚着脸皮,搬到姥爷这边来,让我们爷俩给他壮胆了。

    马上就要到除夕了,一直没露面的阴家人,终于上门了。

    那天雪下得非常大,天气异常的冷。

    山上的树枝上面挂满了冰溜子,冰溜子越来越大,把很多树枝都坠断了。

    那天晚上,姥爷把院子里的雪扫干净。

    院子里亮着一盏电灯,冯二毛从哪里抱来一只流浪狗,在柴禾垛中间挖了一个洞,趴在洞里,好奇的望着电灯泡。

    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姥爷的猪心艾条柳枝,这老三样还是照常进行。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暖洋洋的。

    不过最近连着用药,我身体有些虚弱,都不能站的太久。

    姥爷说这是正常反应,等到药停了,一切就能恢复正常了。

    冯二毛怕小鬼头长大,到时六亲不认,他知道姥爷最后,会把压箱底的东西传给我,就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以后小鬼头长大了,还要靠我镇着他。

    冯二毛比较担心我的身体。

    虽然姥爷再三保证没事,冯二毛还是经常问姥爷,弄得姥爷以为冯二毛不但对他有孝心,对我也很有爱心。

    所以冯二毛问一次,姥爷解释一次,从来不嫌烦。

    半夜的时候,姥爷煮好了猪心,我吃了一半之后,实在吃不下另外半个,姥爷也没说什么,把剩下的半个猪心,放到院子里的锅台上。

    柴禾垛是靠墙的,锅台就在柴禾垛旁边,就是农家的那种土灶台,是泥土混着稻草糊出来的。

    此刻锅台上嵌这一口大锅,大锅里滚突突的烧着热水。

    热水里漂着剁成一截截的柳枝,柳枝已经干枯,树皮都煮掉了。

    冯二毛有点思念佟老师,静静的坐在艾草烟火的圈外,一会看忙得团团转的姥爷,一会看烟火中裹得跟粽子一样的我。

    流浪狗围着燃烧的艾条,不时的汪汪两声。

    天气太冷,姥爷忙着一遍遍的给我,换泡脚盆里的柳枝水。

    突然,一个薄铁片做成的东西,从狭窄的大门缝里飞进来,擦着我的头顶飞过,哆的一声插到我身后堂屋的木门上。

    那东西插到门上之后,余劲未消,露在木头外的部分,跟响尾蛇的尾巴一样抖个不停,看样子像是一个五角星。

    动物总是比人敏感,能察觉到危险的到来,流浪狗还小,大家还没有处出来感情,它不知道护主,夹着尾巴,跳进了柴禾垛的洞里。

    姥爷走到堂屋门边,看看星星状的铁片,对冯二毛说:“阴星拜门,阴十三来了。二毛,你进屋。”

    冯二毛不愿意进去,但是看到姥爷神情凝重一脸严肃,冯二毛知道姥爷让她进屋是有原因的,不情愿的走进堂屋西边的单间卧室,那是我的房间。

    冯二毛进屋之后,窗帘拉开了一道小缝,趴在那里看外面。

    姥爷把我脚盆里的水舀出去一点,对我说:“蛤蟆,姥爷马上给你加热水,乖孩子,不要动哈。”

    经历的多了,我也算有了见识和胆识,对姥爷嗯了一声。

    姥爷站在院子里,对外面的人说:“门没锁,进来之后把门带上。”

    姥爷说完不管来人,走到锅台边上,舀了热水倒在我的脚盆里。

    阴十三吱呀一声,打开大门走进来,进来之后,他并没有回身关门。

    但是大门很诡异的,在他身后自己合上了。

    我看他两手背在身后,心说真是一个神秘诡异的家伙。

    他一言不发走到院子里,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来人小头小脸尖鼻大嘴,四十多岁年纪,外披一条大氅。

    大氅上面满是白雪,只见他抖抖肩膀,大氅上的雪纷纷落下,露出了黑布金线的本来面目。

    看到姥爷自忙自的,理都不理他,阴十三走到锅台那里,拿起上面的半个猪心,放到嘴边几口啃个干净。

    姥爷说:“阴十三,里面有朱砂,小心毒死你。”

    阴十三听了姥爷的话,嘿嘿一笑,说话的声音就像刀划钢板。

    “我最近心神不宁,正好你这朱砂、赤金加石菖蒲的方子,能给我定定神。”

    阴十三说到这里,嘿嘿一笑,又说道:“关于这个方子,李大夫,我说的对不对?”

    姥爷对阴十三的话不置可否。

    姥爷跟我说过,阴家老祖曾经在古墓里,挖出过一本医书。

    所以阴十三,作为现在阴家的掌舵人,对医术一道也有涉猎。

    阴十三看姥爷不出声,直接把手指伸进滚开的锅里,夹出一截柳枝,放到嘴里咂咂,接着呸的一口,吐了出来。

    “柳枝都枯了,不如三月时光的新鲜柳条,那会正好抽枝发芽,水一煮立马绿了,药性是现在十倍有余啊。”阴十三说道。

    姥爷哼了一声,说:“阴十三,你看看锅底的木柴。”

    阴十三随手拿起锅底一根正在燃烧的木柴。

    他的手,就攥在木柴正在燃烧的部分上,火星从他手里不断落下。

    阴十三仔细看看木柴,原来是劈开的柳树根,登时笑了。

167 和尚出头() 
    阴十三扔掉手里正在燃烧的木柴,对着姥爷一竖大拇指,说道:“鬼医李大夫,果然名不虚传,煮柳枝燃柳根,水火交融药力大增!”

    “阴十三,这大冷的天,你是专门跑来夸我的?”姥爷头也不抬的说。

    “李大夫,别老叫我阴十三,这个名字太土,我身份证上名字叫阴星,新社会新气象,现在没有身份证是寸步难行啊。”

    阴十三先是阴星插门,接着滚水捞枝,这又手攥火柴,接连露了三手绝活。

    都说阴家人的功夫法术,走的是阴邪的路子,没想到阴十三这三手绝活,都是阳刚的功夫。

    甄画跟阴十三比起来,真是差得远了。

    姥爷对阴十三接二连三的武力炫耀,表现的很淡定。

    “阴星这个名字,从五行来看,土弱逢木必为倾陷,换一般人,肯定主大凶之兆,不过对于你这种吃地下饭的土夫子,就是大吉了,见坟扒坑无往不利。”

    姥爷这话,是挖苦阴十三。

    阴十三一点没有生气,一屁股坐在冯二毛刚才坐的板凳上,用手扇了扇我身边燃烧的艾条,对着我咧嘴一笑。

    阴十三的脸很瘦,嘴巴又很大,他一笑起来,嘴角看上去差点咧到了耳根,把我吓了一跳。

    “李大夫,这么好的一个苗子就被你这么毁了,你倒是狠的下心。”阴十三说。

    “我们是本分人家,没法走歪门邪道的路子,一家安康平安是福。”姥爷淡淡的回答。

    姥爷接二连三的挖苦,阴十三终于受不了了,脸色暗了下来。

    阴十三站了起来,解开大氅的系带,随之肩膀一抖。

    阴十三的大氅,被他一抖之下鼓了起来,他再抖一抖肩膀,大氅向一边飘出去,飞到屋檐下面,挂辣椒串蒜刘子的挂钩上。

    阴十三攥着拳头说:“李大夫,我们阴家,一直被你们这些人,说是歪门邪道,纵然我扔掉了阴柔的法术,练出了阳刚的功夫,你们还是不认可,动不动就说我们阴家是歪门邪道,我这次来,可不是上门听你冷嘲热讽的!”

    打嘴仗的事,姥爷懒得动口,对我的房间窗户,招了招手。

    冯二毛推开窗户,对着阴十三破口大骂。

    “那个阴星还是阴月亮的,你不是歪门邪道,老子睡在家里,得罪谁了!尼玛用一直死老鼠,来咬我一口!”

    论骂架,阴十三哪里是冯二毛的对手。

    阴十三被冯二毛接二连三的抢白,骂的想还口,结果冯二毛唾沫星子四处横飞,阴十三张了几次嘴,都没插上话,气的对冯二毛一抬手。

    冯二毛吓了一大跳,以为阴十三要放阴星,马上把头缩到窗户下面。

    冯二毛没了动静,阴十三才开口说道:“李大夫,上次阴家老鼠的事,我只是想试一下,你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鬼医,这个事,算我莽撞了,这里我跟冯家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阴十三的意思,他对不起的是冯二毛,不是我姥爷。

    “李大夫,至于你说挖坟掘墓的事,我现在基本不碰,就是碰了,那也归官家来管,不碍你的事。”

    阴十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接着右掌摊开。

    阴十三的手里,多了两个钉在门上那种阴星,在他掌心闪着幽光。

    “现在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我阴家的盟友,甄画甄先生,怎么就被人砸碎了脑袋,埋在了青龙山的松树下!”

    甄画不打我们的主意,凭姥爷的仁义心肠,肯定不会杀他。

    就是因为甄画害我们在前,复活了孙寡妇,又暗中伏击我们,姥爷这才让他自寻死路,死在了降魔杵下。

    不过阴十三明显是来找茬的,姥爷就是跟他说也没有用。

    就算把事情说一通,阴十三保证会说,甄画人都死了,你们想怎么编排他就怎么编排他,死无对证。

    所以这件事,不在于讲理,而在于实力。

    姥爷只要能打败阴十三,什么事情都能解决。

    所以姥爷也没有跟阴十三白费口舌,默不作声,等着阴十三动手。

    看到姥爷并不答话,阴十三手里的阴星蓄势待发。

    “李大夫,你杀了甄画,对不对?”阴十三厉声说。

    “不对!”墙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接住了阴十三的话茬。

    阴十三登时警觉:“是谁!在外面鬼鬼祟祟,偷听老子说话!”

    姥爷本来紧绷着脸,听到外面的声音,一下放松了,对着外面喊道:“来的可是无法大师,外面天寒地冻,何不进来暖暖身子?”

    姥爷话音刚落,院墙上跳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身影张开两臂,就像一个大蝙蝠一样悄无声息。

    来的正是无法和尚,他还没落地的时候,阴十三手里的两枚阴星,挟着劲风对他胸前射了过去。

    看到暗器射来,无法和尚伸出两条胳膊,僧袍的大袖张开,挡在了胸前。

    无法和尚伸出的胳膊,看似不疾不徐,却比阴十三的阴星快的多。

    两枚阴星一左一右,像被吸铁石吸到一样,进了无法和尚的袖子里。

    阴十三本想击无法和尚于半渡,没想到人家跳在半空的时候,就能轻易化解了他的独门暗器。

    阴十三知道来者不善,一时胆怯,往后退了两步。

    无法和尚落地,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袱,轻轻放到我身边。

    “李大夫,前日贫僧见死不救,有违慈悲为怀的本分,回去之后想来想去,感觉自己做的不对,肯定浪费了你的神药,近来事多,拖到今日才上门道歉,还请见谅啊,这是些许心意,算是给李大夫的小小补偿,阿弥陀佛!”

    看到无法和尚来了,冯二毛想着外面,一个鬼医一个高僧,再也不怕阴十三对他发暗器,打开门走了出来。

    我坐在板凳上,看无法和尚放下的包袱,鼓鼓囊囊的,很好奇他到底给姥爷送来了什么。

    冯二毛比我还好奇,提起包袱就打开了。

    结果解开一层又一层,一层又一层,包袱皮都拖到了地上,也没看到有什么东西。

    “大和尚,你这是送布来给我太师爷,做一身衣服的嘛。”

    冯二毛看没有什么好东西,很不满,随手把包袱皮扔到了地上。

    姥爷对无法和尚微微一笑,说道:“二毛爱开玩笑,大师别介意。”

    无法和尚看看冯二毛,笑笑对姥爷说道:“阿弥陀佛,这孩子比冯瞎子开朗多了,确实很有意思。”

    姥爷捡起地上的包袱皮,继续打开,从里面摸出了一个圆环,晃一晃还有响声,原来是一个虎撑。

    姥爷摩挲着虎撑,激动的老泪差点流出来。

    姥爷对无法和尚说道:“大师,这就是我当年,被兵痞抢走的虎撑啊!失去师父传下来的东西,我经常自责,没想到大师竟然帮我,把这个虎撑找了回来,这个大恩,真是无以为报啊!”

    “李大夫,不化骨和降魔杵,能够回到铁佛寺,都是你帮忙,小小一个虎撑,算是我回礼了,咱们这次可扯平了,和尚我就怕欠人的人情!”

    无法和尚说完,跨前一步抖抖胳膊,对着阴十三把僧袍的大袖一甩。

    阴十三的两枚阴星激射而出,一上一下间隔一尺多,分别对着阴十三的头和胸钉过去。

    阴星在空中飞速旋转,看上去就是两个圆圈,发出嗡嗡的声音,劲道明显比阴十三厉害多了。

    阴十三没敢硬接,侧身躲到一边。

    两枚阴星擦着阴十三,打到了挂在屋檐下的大氅上。

    滋啦一声,大氅被两枚阴星,撕裂两个大洞。

    无法和尚一直深藏不露,今晚主动为姥爷出头,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168 拄拐老人() 
    阴十三虽然来到之后,亮了几手阳刚的功夫,但是跟无法和尚比起来,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差的远了。

    姥爷说阴家的人,擅长驭尸下毒,下毒这个在姥爷面前,不值一晒。

    至于驭尸,这房子建造之初,有将军瓦有老君砖,房屋围墙又暗含天中五瑞阴阳八卦,阴十三驾驭的尸体,在这里根本门都不能进。

    所以就算是姥爷,对付阴十三也是绰绰有余。

    现在无法和尚,突然跳出来,强行替姥爷出头,我感觉要是只有阴十三一个人,无法和尚不必出手相助。

    现在看来,今夜除了阴十三,肯定还另有强敌。

    无法和尚跳墙的时候,接住了阴十三偷袭他的两枚阴星,刚才又用那两枚阴星,打坏了阴十三的大氅。

    无法和尚这一守一攻,试出了阴十三的功力,根本没把阴十三放在眼里。

    无法和尚道一声阿弥陀佛,大大咧咧的看向了阴十三。

    “甄画手脚不干净,偷了我铁佛寺的金刚杵,我身为铁佛寺住持,有责任追回失物,我跟他讨要金刚杵,他不但不给还要杀人!”

    无法和尚说到这里,做出遗憾的表情,阿弥陀佛之后接着说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贫僧这个老和尚,贫僧出于自卫,不小心杀了甄画,这个跟李大夫没有任何关系,反正杀就杀了,要想报仇,你冲着和尚我来就行了。”

    阴十三明知不是对手,强打精神质问无法和尚:“出家人慈悲为怀,你拿回金刚杵,教训他一下就得了,干嘛非要杀了他?”

    无法和尚目露凶光,指着阴十三:“谁说出家人就不能杀人的?听你口气冠冕堂皇,可笑刚才你不知道我和甄画的事,还不是我还没落地,你就暗施冷箭想要取我性命,这又作何解释?行走江湖,命悬一线,我刚才要是被你弄死,我就认了,难道甄画死了,他就不能认了?”

    无法和尚说的确实在理,阴十三无法作答,而且无法和尚现在发怒的样子,吓了阴十三一大跳,他只好对着外面拍拍手。

    一个高大的影子,也从墙上跳了进来,冯二毛马上激动的说,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来的正是大胡子,手里提着一把杀猪刀。

    无法和尚突然坐到了我身边,说李大夫,这些小辈,交给你了,我等最后的那个出现。

    姥爷扭头对冯二毛说道:“二毛,你一直纳闷,尸气鬼气沾身的大胡子,是怎么活下来的,现在我可以给你答案了,贾成祖已经占了大胡子的身体,现在他不是大胡子,而是贾成祖。”

    大胡子没有多说,从阴星身后跑过来,亮亮手里的杀猪刀,对着姥爷就刺了过来。

    “我都说了,我这个院子里,妖魔鬼怪进来必死,你别以为附在了人身上,就能破例!”

    姥爷说完,从冯二毛身上掏出五帝钱,扔到了流浪狗的脖子上。

    流浪狗跳出柴禾垛,在飞舞的雪花里嚎叫一声,又在雪地里一滚,变成了屋脊上将军瓦的神兽模样。

    流浪狗一跳起来,咬住了贾成祖的脖子,使劲甩甩头。

    流浪狗竟然咬断了贾成祖的脖子,贾成祖手里的杀猪刀,飞出去好远。

    贾成祖的头落地之后,化作一个肉瘤,很快又化作血水。

    姥爷对冯二毛挥挥手,冯二毛用铁锨,把血水连着雪和下面的泥土,铲起来扔到了墙角。

    姥爷把流浪狗脖子上的五帝钱拿下来,流浪狗立马不动了,变成了一个泥塑的瓦将军。

    我还以为这是条没处去的流浪狗,被冯二毛抱养了呢。

    原来姥爷怕贾成祖对冯二毛动手,把一个瓦将军,搭配一点灵气,做成了流浪狗的模样,跟在冯二毛身边,保护冯二毛。

    这个瓦将军,就是专门为贾成祖准备的,现在贾成祖倒下了,瓦将军就变回了原样。

    姥爷把五帝钱,扔给了冯二毛,问阴十三,外面还有没有帮手。

    贾成祖装成大胡子,在冯二毛家对面,卖了好长时间的猪肉,可把冯二毛吓得不轻,现在贾成祖完蛋了,冯二毛那个兴奋。

    “阴十三,那个什么二邪子,来了没有?来了的话抓紧进来,我太师爷加上无法和尚,呸呸,加上无法大师,保证把你们一网打尽!”

    冯二毛跳起来,对着阴十三不停的叫嚣。

    阴十三彻底傻眼了。

    面对老爷和无法和尚两个高手,比起刚进门那会的成竹在胸毫不在乎,现在的阴十三,一张脸红的像猪肝,再也不敢托大。

    我以为阴十三今晚,只带了贾成祖一个帮手。

    谁知大门口又传来一个,比无法和尚还苍老的声音。

    “没想到鬼医李大夫,今晚和无法大师联手了,真是奇观啊!”

    说话的人话音刚落,接着从大门外走进来,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拄着一根龙头拐,走路一摇三晃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