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妖物说到这里,转身背对着我,把上衣掀了上去。

    我看到米娜洁白的后背上,一道道渗血的鞭痕,心中一惊。

    妖物接着说道:“这次是打算抽柳条,还是打算泼狗血,有什么招数,你就使出来吧,别耽误时间。”

    沈老板看到女儿的后背,在我这个青年男子面前露了出来,连忙看看自己的老婆。

    沈夫人走过去,把米娜背后掀起来的衣服,又给拉了下来。

    我看看沈老板,问道:“前面有人用柳枝抽打小姐了?”

    沈老板点点头,说之前请来的人,确实有用柳枝打了米娜。

    “桃柳是五行之精,确实能治百鬼,柳枝打鬼矮三寸,这话不假,但是对被上身的人,轻易是不能用柳枝打的。”

    沈老板登时愣了,问我为什么不能用柳枝打。

    “柳谐音留,这个妖物修行匪浅,正好借用柳枝的力量,慢慢的把小姐的魂从体内挤出来,好让它和小姐的身体,能够加速融合。”

    米娜转身看着我,眼神里的轻蔑少了许多。

    “懂的还不少来,看你不是僧道不是相师,嘴里含珠沟通鬼神,这是巫医的祝由术吧?你的符箓呢?不行你也可以扎针啊,鬼门十三针不是很厉害的么。”

    妖物眼神里的轻蔑少了,但是言语上,对我还是很不客气。

    我笑了笑,说道:“在下学艺不精,加上家门不幸,很多手艺都荒废了,符箓倒是会画,不过还不能点符成神,画出来也是废纸一张,至于鬼门十三针,算是略通一二,不过你已经被柳枝抽打过,跟沈小姐七窍相通,我要是用鬼门十三针的话,虽然能灭了你,但是沈小姐也没救了,所以我暂时对你没招。”

    沈氏夫妇听我这么说,明显没有对付妖物的办法,都露出惊讶神色。

    倒是两个接生婆,依然面无表情。

    妖物听到我说暂时没招,不禁乐了,大刺刺坐在书案旁。

    妖物伸手把书案上文房四宝,全部扫到一边,用手撑着书案直视我。

    “小子,你不含传声珠子,我也能听到你的话,告诉你,只要把我送到青龙山,姐姐念你的好,咱们就在山脚,天做被子地坐床,巫山云雨一番,我包你蚀骨销魂,回味无穷,也不枉你行走人间一场,怎么样?”

    妖物说完,眉含情眼含笑,玩味的看着我。

    沈老板一听急了,骂道:“哪里来的妖精,说什么污言秽语,这样来毁我女儿声誉,老夫跟你拼了。”

    沈老板说完,上去就要打。

    妖物一把推开沈老板,俏脸一翻。

    “老东西,我能看上你女儿的身子,那是看得起你家,你咋咋呼呼什么,老老实实把我送回青龙山,等我得道成仙,高兴了还能喊你一声爹爹,现在要是惹得急了,我呼风唤雨,让你们一大家子,鸡犬不宁。”

    妖物一句话,把沈老板气的差点吐血,身形一晃就要摔倒。

    幸好沈夫人站在身边,一把扶住了沈老板。

    我从嘴里取出传声珠,收起来之后咬破指尖,把血点在额头正中,把刚才两片铁线草又贴到眼皮上。

    “妖孽休得猖狂,看我窥你真身!”

    我用两手的食指,同时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对着米娜大喝一声。

    妖物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对着铁线草轻轻一吹。

    我感觉眼皮一热,铁线草的边缘,擦出火星着起火来。

    幸好我眼疾手快,一把弹掉两片草叶,这才没烧到眉毛。

    妖物看着我的窘态,忍不住哈哈大笑。

    妖物嘲讽的大笑,并没有刺激到我。

    反而被我细心的听到,古琴在这个妖物大笑的时候,发出嗡嗡的声响。

    这个附身米娜的妖物,大笑的时候,竟然能够引起古琴的共鸣!

180 琴妖共鸣() 
    妖物笑完,又对我说道:“小子,刚才你讲的黄鼠狼偷鸡,故事很精彩,不过我这里,还有比你更精彩的,黄大仙骑着红嘴海鸥,风雨中横渡长江,你听说过没有?渡江之后,再把把海鸥喝血吃肉,就好比带着干粮旅游,那个惬意啊!”

    妖物言语里,似乎是承认自己是个黄狼子,不过我没有上它的当。

    我走到古琴边,轻轻拨弄一下琴弦。

    只听得琴声空灵,音色松透。

    我摸摸古琴,心中大喜,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我回头对妖物说:“我知道你的来历了。”

    妖物收起了狂喜,语气客气了很多:“哦……说来听听。”

    我坐到妖物对面,一脸的从容,咳嗽一声,说了起来。

    “古琴,一般是用桐木制成,但是在近代,有一位古琴大师,名字叫做杨宗稷,他曾经得到一张破损的古琴。”

    “在他对古琴进行修复的时候,发现这张古琴,用的不是桐木,而是极少用于制琴的槐木,后来就在《琴学丛书》里,记下了这件事。”

    “杨大师在书里说,那张古琴虽然用的是槐木,但是音色绝伦,并不比很多名琴差,所以‘古材皆可为琴、不必桐也’。”

    我说到这里,对着妖物,指了指古琴。

    “不巧,这张古琴,就是难得的槐木古琴。”我说道。

    妖物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微笑一下,说道:“没想到你小子,不光懂点医术和书法,看不出来对音律还有研究,做个小郎中真是屈才了,不过槐木也罢桐木也罢,一张古琴而已,跟我的来历,能有什么关系。”

    我摆摆手,示意妖物打住,听我继续往下说。

    “曾经有个开封青年,去拜访杨大师,被他在无意之中,看到了那张槐木做的古琴,弹奏一曲之后,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看青年对古琴很是热爱,而且琴艺不凡,杨大师比较爱才,就把槐木古琴欣然相送,这个青年把古琴抱回家,欣喜若狂,爱不释手经常弹奏。”

    “结果谁也没想到,青年在三个月间,沉醉于古琴不可自拔,日夜颠倒,茶饭不思,最后身体消瘦,形容枯槁。”

    我说到这里,沈夫人插话道:“大师你说的没错,自从这张古琴到了我家,小女就经常弹奏,弹奏的时候如痴如醉,唤都唤不醒。”

    “你能不能不插嘴!”沈老板一句话,沈夫人不敢吭声了。

    看妖物做倾听状,沈夫人又闭嘴了,我就接着说。

    “青年的父母家人,都以为他生病了,就请来一个大夫给他看病,大夫望闻切问之后,退出青年房间,也没有开药。”

    “等到天黑了,大夫带着青年父母,在青年卧室的窗外偷窥,发现青年弹琴之后,从古琴里面,跳出一个峨眉蝉鬓的女子。”

    “女子轻车熟路的,在床前宽衣解带,和青年相拥入眠,更诡异的是,那张槐木古琴,无人弹奏犹自发声。”

    “要不是看到这样的情景,青年的家人,肯定还以为青年又连夜弹琴了。”

    “大夫领着年轻的家人,踹开房门把女子堵在床上,结果女子化作青烟,钻入古琴消失不见,青年这才如梦方醒,知道自己遇到了鬼怪。”

    “大夫给青年开了几服药,青年的父母,又连夜把槐木古琴,送到了嵩山少林寺,青年没了女鬼的纠缠,这才慢慢恢复。”

    听到这里,妖物不以为然的说:“才子佳人,古琴牵线,故事很精彩,不过说不定是好事者,编造的风流闲话罢了。”

    妖物越是装作不在乎,我知道它越是害怕,我又接着往下说。

    “我外公,那段时间恰好去开封采购妖物,给青年看病的大夫,正是他老人家,外公亲眼所见,我是亲耳所闻,这个事断然不假。”

    “我外公又告诉我,槐树乃木中之鬼,槐木古琴一般很少,因为槐木做的古琴,阴气特别重,最容易成为鬼怪藏身之所。”

    “藏身槐木古琴的鬼怪,由于受到琴声感染,慢慢被音律熏陶,很容易就能和琴声产生共鸣,这种鬼怪,有个名称叫做琴妖。”

    听我说到这里,刚才拍掌惊醒我的接生婆,对我点了点头。

    她还竖起了大拇指,对我说道:“很好!”

    接生婆夸赞的这一句,算是给我挽回一点颜面。

    妖物突然暴怒,歇斯底里的吼道:“一派胡言!什么琴妖,那是琴仙!只是由于受到天神嫉妒,没有得到正神册封罢了!”

    我厉声对妖物说:“助人是仙,害人是妖,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听我这么说,妖物突然又是一阵大笑,笑声再次引起古琴共鸣。

    隐隐有琴声传出,琴声铿锵,细细听来,隐隐有一股悲怆。

    “少来了,说什么害人便是妖,凭什么万物以人为本?”

    妖物说完这句,指了指书案上的毛笔,用质问的语气说道:“这桌上的姑苏金鼎毛笔,狼毫可是黄鼠狼尾毛制成?”

    妖物又指了指沈老板,接着质问:“你看这富家夫妇,一身的皮衣皮袄,可不就是黄鼠狼皮做的?就是你们中医,不也是拿黄鼠狼入药,杀虫疗疮温肾利尿?你们知道一只黄鼠狼,一年到头,能吃掉多少祸害粮食的鼠类?它们不过偶尔饥饿难耐,没办法偷吃一两只家禽,结果就被你们妖魔化,抓住之后杀了,把皮毛都用到自己身上,最无耻的就是你们这些人类!”

    妖物琴妖的身份被我点明,它还放烟雾弹,把自己的身份,一个劲往黄狼子身上引,想要误导我,所以才义愤填膺的说下这一番话。

    妖物的误导,不过是最后的挣扎,我根本不会上当,确定它就是琴妖。

    不过妖物的这一番话,就像当初麻西池说的那样,说的也有道理。

    我都忍不住想替它发问,凭什么世间万物,都要以人为本为人所用?

    面对妖物这一番义正言辞的话,我竟然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言语了,妖物的气势愈发高亢,脸仰起来老高。

    好在沈老板及时出来,替我解了围。

    “这些毛笔是我买来的,我女儿从来也不穿动物毛皮,她平常扫地都不伤蝼蚁命,你为什么要害她?”

    妖物对沈老板很不客气的说:“老东西,少废话,我懒得跟你讲理,识相的把我送到青龙山,要是想赶我走,哼哼,大不了和你女儿玉石俱焚!”

    妖物说到这里,拉出破水沉舟的架势,又对我说道:“黄狼子也罢,琴妖也罢,有什么本事,你小子尽管招呼。”

    看我已经看破了妖物的真身,沈夫人倒了一杯茶水。

    沈老板又亲自给我端过来,恭敬的放在我的手里。

    “大师,既然你法眼明鉴,看破了这个琴妖的真面目,那你现在,能不能把它从小女的身上赶出来?”

    我没有喝茶,直接放下了茶杯,站起来把药箱背到背上。

    “在下才疏学浅,虽然看出来这个妖物的身份,但是它比我姥爷遇到的那个琴妖,难对付的多了,实在不好意思,咱们就此别过吧,感谢沈老板的招待。”

    我说完转身就走,两个接生婆连连摇头,沈夫人是手足无措。

    琴妖那个开心啊,眉目含笑,俏生生对我说了一声公子慢走。

    沈老板在我后面,连忙跟着追出来。

    我没有停留,一直走到前院,直到沈老板拦到我面前,我才停下脚步。

    “大师,你能看出妖物来历,一定有破解的方法,只要你能救我女儿,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

181 方家朝排() 
看沈老板着急的样子,我又把他拉着,又走远了几步。

    “刚才我是故意说治不了,好让这个琴妖放松警惕,防止它对小姐的身体不利,你给我安排一辆车,我去下县城,拿点东西,很快就回来。”

    听我这么说,沈老板高兴的不得了,马上安排,给我派了一辆车。

    我在大门口等着,很快有个司机过来,脱下身上的长袍大褂,换上一件现代的长风衣,发动了门口车库里的一辆车。

    我背起药箱,坐到了车里,司机把车开出大门,这才回头跟我问好。

    “大师,能开车送你,我很荣幸。”

    司机说完对我点点头,说话彬彬有礼。

    他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是能听出来,还有点蜀地的口音。

    “这位大哥,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为什么整个沈家的人,都穿着古装啊?”我问司机。

    “这个嘛,我们老板说了,我们作为古镇的开发商,必须带头给古镇增加古香古色的韵味,所以我们无论从服装和言谈举止上,尽量要像个古人,呵呵,我是个大老粗,说话学不来,不过古装,我还是能穿的。”

    听司机这么说,我感觉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看我没有说话,司机挠挠头,接着说道:“大师,虽然老板是这么说的,不过我确实有点不信,但是跟着他干,工资待遇都很高,我媳妇也在沈家啊,我们两口子都靠沈家的工资,这才过上了好日子,不就是穿几件古装吗,跟拿到手的钱比起来,这根本不算什么!”

    我笑笑,说我理解,这个社会,混口饭吃不容易啊。

    这个时候,司机说后面有尾巴,大师,你不是有仇家吧?

    我回头一看,后面一串的车流,我没有看出来哪辆车跟踪我。

    司机看看后视镜,说有辆黑色的小车,又告诉我对方的车牌号。

    我仔细瞅瞅,原来是丁老八和老铁,他俩怕我出事,跟着我是为了保护我。

    我让司机把车停下,然后我下车,对着老铁和丁老八的车,招了招手。

    丁老八脸不红心不跳,对我说道:“这么巧,蛤蟆你也去县城?我正想跟你二大爷,一起去他的饭店吃饭呢。”

    “大爷,真是太巧了,我也想去二大爷的饭店吃饭,那咱们一路走呗!”我说着坐进了老铁的车。

    我让沈老板的司机,自己先回去,他说什么也不同意。

    后来这个司机,紧紧跟着我们的车,唯恐我跑掉了,他回去没法交差。

    来到老铁的饭店,我并没有进去,而是拐进了旁边的巷子。

    丁老八和老铁没有跟来,那个司机寸步不离的,跟在我后面进了巷子。

    我顺着巷子走了十几米,在一家打朝排的小门面停下了。

    朝排,是苏北鲁南一带的面食,算是长方形的烧饼吧。

    别看这家朝排铺在巷子里,不过酒好不怕巷子深,老板的朝排打的好,大家都爱吃,现在还有人排着队。

    “后面的别等了,这是最后一炉了。”老板吼了一嗓子。

    我站在旁边,抽了一根烟,等到买朝排的人都散了,这才走了过去。

    朝排铺的老板看到我来了,在围裙上擦擦手,说蛤蟆,你怎么来了。

    朝排铺的老板姓方,跟三爷爷是本家,今年四十来岁,之前他的儿子害了伤寒,是我姥爷给看好的。

    “方叔,我来吃朝排,还有吗?”我笑着说。

    “这都天黑多久了,你不去老铁那吃菜,还赶来吃朝排,你也真是看得起我老方的手艺。”

    方老板说到这里,看看左右,只有我和司机两个,我说这个是跟我一起的。

    方老板这才把我拉进店里,又关上了门。

    “你小子算是来着了,我这里还有一点发面,我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了,本来打算做好留给他们吃的,不过你来了,他们就算了。”

    我没有推辞,说方叔,那你就开始吧。

    方老板掀开一块笼布,下面有个盆,里面是一大团发好的面。

    方老板把面团拿出来,在案板上摔打,接着又使劲的揉。

    我打开自己的药箱,取出两根铁线草,掺着干桃花、预知子等中药,用刀剁碎之后,扔到半碗开水里面泡开。

    我让方老板把面团,揉成一个盆地状,把泡好的药水,全部倒进去掺好。

    “蛤蟆,你这是要给谁下毒呢?”方老板迟疑着,没有动手。

    “方叔,你不信我,还不信我姥爷嘛!我什么时候有过害人之心?这是治疗疯癫邪病的药,你放心好了。”

    听我这么说,方老板没再言语,先是擀面接着又是刀切,把这团掺了药水的面,切成十多个七寸长两寸宽的朝排。

    方老板做这些的时候,我也拿起大蒲扇,开始扇朝排铺外面的大火炉。

    不一会炉子里炭块通红,可以烤朝排了。

    方老板手上蘸了一点水,右手拿起一个方形面饼,两手一拉,拉成了长方形,又用左手三指,在上面竖着一划,上面凹进三道沟,一块朝排就成型了。

    “方叔,朝排的来历,你知道吗?”

    听我这么问,方老板登时昂首挺胸,一脸的自豪。

    “蛤蟆,我当然知道朝排的来历,这朝排形状,是仿造古代大臣上朝时手里拿着的笏板,是纪念我祖先正学先生的!蛤蟆,别看我没有你读的书多,可是往上翻翻,无论是你们老薛家,还是你姥爷的老李家,都比我们老方家差得远了,可恨那燕王朱棣谋朝篡位,把我祖腰斩在金陵聚宝门外,诛了方家十族!”

    最有名的朝排铺子,在我们县东南二百里地,那里住着从朱棣刀下逃脱的方氏后人。

    方老板和三爷爷,就是从那里迁到我们县的。

    方老板又想起了往事,一脸的愤恨,边说边把朝排,狠狠的贴到炉壁上,满手的青筋,因为用力凸起多高,恨不得用自己的满腔怒火,把朝排烤熟。

    方老板动作娴熟,确实是朝排好师傅,不需要移动脚步,就能把炉子转圈贴满。

    我对着炉子口,唱了一曲正气歌,我唱的很快,唱完之后,朝排也熟了。

    方老板把朝排从炉子里起出来,包到笼布里,递给了我。

    我从怀里掏出五百块钱,放到了揉面的案板上。

    方老板有点不高兴了:“蛤蟆,你这是干什么,我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嘛!”

    我恭敬的对方老板说:“过年清明,替我多买点祭品烧给正学先生,他这样有气节的读书人,现在已经绝种了。”

    听我这么说,方老板就不再推辞,郑重的收起钱。

    我背着药箱提着朝排,跟着司机回到老铁饭店门口。

    我让司机先上车,然后告诉老铁和丁老八,让他们不要再跟着我。

    我坐进沈老板的车,往古镇去的时候,老铁和丁老八,还是跟着来了。

    回到沈家大院,老铁和丁老八在外面等着,我跟他俩摆摆手,进去了。

    停好车之后,沈老板过来给我开的车门。

    我让司机留下,跟着沈老板走到后面小楼,两个人爬到二楼。

    沈夫人已还在门口,我让沈氏夫妇不要进去,隔着门帘看着就行了。

    我把鬼计粉藏在手心,提着笼布就进了闺房。

    两个接生婆一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窗下,一人打瞌睡,一人睁眼盯着米娜。

    琴妖还附在米娜身上,正无聊的坐在书案旁。

    看到我进来,琴妖笑着说:“小郎中,你不是说离开了吗?怎么言而无信去而复返了?怎么,想到对付我的方法了?”

    我没有答话,把手里的鬼计粉,对着米娜面门撒过去。

182 仙人托梦() 
琴妖猝不及防,被我扔出去的鬼计粉撒了一脸,鬼计粉很管用,琴妖马上被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这突然的变化,把打瞌睡的接生婆也惊醒了,眼睁得老大看着。

    米娜的嘴没动,但是妖物还能发声,这次的声音,就不是佳人软语了,而是那种像人被掐着脖子,发出的沙哑声音。

    “小郎中,你就这两下子?这七味唐辛子,最多能定住我一刻钟,一刻钟之后,我看你能奈我何!”

    我笑笑,说道:“你的修行尚浅,这两个不会法术的婆婆,都能限制你离不开这间屋子,我当然能治你!”

    两个接生婆很紧张,怕我惹恼了琴妖,琴妖会残伤米娜的身体,两人一起问我,一刻钟的时间,够不够用。

    “一刻钟足够了,这一刻钟,就是防止琴妖,伤害小姐身体的。”

    我嘴里说着,手上也没闲着,从笼布里掏出一张还热乎的朝排,随手掰碎泡到茶水里,用一只毛笔倒过来,当做筷子在里面搅拌。

    等到碗里的朝排碎成了小块,我让两个接生婆端着碗,把朝排连着茶水,都灌到米娜的肚子里。

    两个接生婆配合默契,一个捏着米娜的鼻子,一个掰开米娜的嘴,先把茶水倒进去,接着用毛笔全部给捣进肚子。

    一连撕碎三块朝排,给米娜灌了三碗,我又给米娜的嘴里,塞进去一片槐树叶子,用茶水给冲了下去。

    槐树叶子下肚,恰好一刻钟的时间也到了。

    琴妖又能动了,抖抖米娜的身体,甩开两个接生婆站了起来。

    “我当你有多大本事,原来是给我喂饭的,可惜,朝排里的药物,还差了一味草蛇卵,味道还差那么一点,我吃起来也不过瘾。”

    “琴妖或许不是由木生成,但是藏在槐木里面久了,身体就有了槐木的本性,刚才的槐树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