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活人桩-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琴妖或许不是由木生成,但是藏在槐木里面久了,身体就有了槐木的本性,刚才的槐树叶,现在进了五脏六腑,会主动收集你的魂魄,然后结成内丹。”

    听我这么说,琴妖很不以为然,不在乎的说道:“收集内丹又如何,我偏不吐出来,这个身体我占定了。”

    我看看时间,估计槐树叶在米娜的肚子里,已经凝聚了琴妖的内丹,就拿起了两块完整的朝排。

    琴妖笑笑,说小郎中,你是打算用这两块朝排,给我挠痒痒吗?

    “我让你看看正学先生的凛然正气!浩然正气贯日月,方正不阿倒乾坤!”

    说完我就大声唱起了正气歌。

    手里的两块朝排,是方家后人打造,又掺杂了我放的辟邪药物,在我的正气歌里,此刻如有神兵,散发出黄灿灿的光。

    我拿着这两块朝排,对着米娜的周身使劲拍打,啪啪声不绝于耳。

    正气歌是文天祥所作,朝排有方孝孺气节,这两人都是嫉恶如仇,琴妖一介邪物根本抵不过,很快就撑不住了。

    琴妖想跑被两个接生婆拦住,沙哑的声音中夹杂着惨叫,琴妖急了,一下掀起米娜的上衣。

    我连忙闭上眼睛,不过还是慢了一步,入眼一片雪白上两个红点。

    我有了之前被迷惑的教训,闭上眼不去乱想,嘴里喝到:“好个琴妖,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琴妖彻底崩溃了,被它附身的米娜,眼神一片茫然。

    朝排随着我语气的加重,猛打了十余下,加上米娜肚子里,刚才灌进去的朝排里应外合,琴妖内丹在米娜体内,再也躲不下去了。

    只见米娜张开嘴,哇啦一声,一口黑血吐到大理石案上。

    黑血里,就是那片槐树叶子,之前是干枯的,现在已经是绿油油的颜色。

    琴妖内丹从米娜嘴里吐出来,米娜一下瘫软在地,沈夫人连忙跑进来,招呼两个接生婆,把米娜抬到床上,擦拭身体盖上被子。

    想到刚才琴妖暴露了米娜的身子,沈老板恼羞成怒,跨进门来伸出手掌,就要把那片榆树叶子拿过去,估计是想给撕碎了。

    我架住沈老板,拿起内丹,在梳妆台上找到双妹痱子粉的盒子,倒掉里面的痱子粉,把盒子擦擦干净,又把榆树叶子小心放进去,盖上了盖子。

    琴妖的内丹,我留着有用。

    “琴妖修行已经所剩无几,剩下这个内丹,再也不能翻起什么风浪,沈老板你放心吧,它以后再也不会来你家害人了。”

    我跟沈老板这样解释,沈老板只好作罢。

    我装作不知道米娜的名字,又问沈老板,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我要喊她的名字,好给她招魂。

    沈老板犹豫了,他应该是想着,该不该告诉我米娜的全名。

    他要是跟我说了真话,说米娜全名是贾米娜,那样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但是他不跟我说实话,又怕我喊错名字,找不到米娜的魂儿。

    看沈老板犹豫,我怕他难堪,就说你说个小名也行,有没有姓都无所谓,只要这个名字,以前有人叫过她就行了。

    沈老板连忙点点头,说我儿女,小名叫米娜。

    之前虽然我确定她就是米娜,但是多少还有一点怀疑,怕是长得像而已,现在终于从沈老板嘴里,确定了。

    我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

    沈老板问我怎么了,我说自己喊魂之前,必须呼出体内的浊气。

    沈老板相信了我的话,就说大师你快点给小女喊魂吧。

    我从怀里掏出传声珠,在房里轻声喊着米娜的名字。

    不出所料,琴妖把米娜魂魄封在了古琴里,这时没了琴妖的干扰,槐木古琴的琴弦动了动,传出类似于哭声的琴声。

    我用姥爷教给我的移神变气,把魂儿引到米娜身上,躺在床上的米娜嘤咛一声,眨巴眨巴眼睛有了反应。

    两个接生婆很内行,对气虚体弱的女子非常有经验,很快就去准备一些补气养血的食物,准备服侍着米娜吃下去。

    沈老板看女儿好了,领着我到前院吃饭。

    沈老板帮我提着药箱,我揣着琴妖内丹,在后面跟着他,来到了前院的厢房。

    厢房里已经备好了饭菜,这次是满满的一桌,还有两**好酒。

    我跟沈老板,分宾主落座。

    沈老板亲自倒了两杯酒,端起一杯一饮而尽,接着对我说道:“我干了,大师随意。”

    我说沈老板客气了,我不能喝酒,然后我抿了一小口。

    “这次多亏了大师,要不是你,小女就要命丧琴妖之手了。”沈老板真诚的说,然后招呼我吃菜。

    聊了一些书画,我也吃好了饭。

    “沈老板,你知道为什么,琴妖非要去青龙山吗?”我问沈老板。

    “难道这个琴妖,最早是青龙山出来的妖精?”沈老板说道。

    “不是,青龙山的灵气比较重,假如琴妖得到令爱的身体,它可以选择入世为人,也可以选择渡劫成仙,它要去青龙山,就是为了渡劫。”

    听我这么解释,沈老板说这个琴妖,竟然妄想成仙,真是贪心。

    “沈老板,你方便跟我说一下,为什么让全家所有人,包括你请来的那些员工,在家里都穿着古装,这是为什么?”

    沈老板犹豫一下,说古镇一条街,只有现在住的房子,保存最完好,所以他选择住在这里,不过没住几天,就有仙人托梦。

    托梦的仙人说,他住进了凶宅,别想着逃跑,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凶神恶煞也会跟着追过去。

    要想破解,就要在这凶宅里,让所有人穿上古装,这样凶神恶煞就会以为他们都是死去的古人,就不会对他们下手了。

    沈老板的样子,不像是骗我。

    我确定了他不会任何道术法门。

    二邪子看来并没有把邪法传给后代。

183 祭祀天地() 
我告诉沈老板,所谓的仙人托梦,那是假的,都是琴妖做的怪,本来琴妖没有能量托梦,但是这座宅院里面的楼梯,都是槐木做的。

    沈老板问我,楼梯是槐木做的,就会有古怪?

    “槐木做的楼梯,有个说法叫做鬼登高,这是风水家居的大忌,只要有鬼物进来,能力比平常会大很多,琴妖正是利用鬼登高,给你托的梦。”

    沈老板点点头,说大师你说的太对了,本来我住进来的时候,那架古琴藏在小楼的阁楼上,大家根本不知道,结果我被托梦之后不久,估计琴妖就给小女也脱了梦,小女这才找到了古琴,弹奏之后,就着了琴妖的道。

    “以后,别在这个院落里住了,毕竟是古建筑,你拆了楼梯也不行,还是搬走吧,留个人在这边,照看古镇的旅游生意就行了。”

    我救了米娜,沈老板对我奉若神明,马上点头答应。

    虽然有血海深仇,但是我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父债子偿已经是过时的说法了,就算沈老板是二邪子的亲儿子,我也不想报复他。

    之前和米娜的一段,既然米娜忘了,那我也就忘掉算了。

    这次救了米娜,就当是我为那段过去,划上一个句号吧。

    我也没提再看看米娜。

    我怕我看她之后,心里再起涟漪,毕竟假如我跟她在一起,天天想着她是我家仇人的后辈,心里也不舒服。

    临别的时候,沈老板对我连声称谢。

    沈老板不但送了那幅竹画,还给我一包做工精良的金叶子,另外还把那张槐木古琴,也交给我处理。

    沈老板要派车送我,我摆摆手说不用了,外面有人在等我。

    沈老板把我送到大门口,看我上了老铁和丁老八的车,车开出去多远,他还在后面挥手。

    “确定不报仇了?”老铁问我。

    “二邪子死了,现在这家人,已经改名换姓,根本不懂道术法门,我要是报复他们,就像老虎欺负猫狗,真的有点下不去手。”

    听我这么说,丁老八和老铁,同时松口气。

    我知道他俩的心思,他俩不怕我报仇引来腥风血雨,给他们带来麻烦,而是怕我动手,就会破坏了姥爷和二邪子之间的约定。

    虽然老铁在市里开了一家,但是县城的这家饭店,他也没有转让,现在是老铁雇人在经营。

    老铁把我和丁老八,带到他的饭店里,早已过了打烊的时间。

    厨师和服务员都下班了,因为到月底了,经理和会计还没走,正忙着对账。

    老铁对他们的工作态度很满意,说回去休息吧,账目的事,明天再说。

    赶走了经理和会计,老铁亲自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我们爷仨围在一桌,我又陪他俩吃了一顿。

    “蛤蟆,你家里的小龙女,需要我和你大爷给你帮忙吗?”老铁问。

    他俩已经够照顾我的了,我不想再麻烦他俩,就说道:“不用了,你忙你的生意,大爷呢,照顾好生病的大娘就行了,招魂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等到老铁把我送回家,已经天亮了。

    老铁市里的饭店,打电话来让他过去,我没让他进门,就让他走了。

    丁老八的女鬼老婆,晚上又跑去了拉魂山,在铁佛寺里跪了一夜,无法和尚找人通知丁老八,让他抓紧过去给接走。

    丁老八在砖窑,招呼两个工人,开着一辆货车也走了。

    我进了家门,看到冯二毛在院子里,一手抱着小鬼头,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木剑,正在舞剑逗小鬼头开心。

    冯二毛舞剑有模有样,我就对他说:“二毛,房间里不是有把宝剑吗,你拿过来练练呗,何必用木剑呢。”

    “我可不敢动那把宝剑,万一飞起来,把我的头砍掉了怎么办!”

    冯二毛说完,把木剑放下,把小鬼头举过头顶,对着房间里喊道:“小佟,蛤蟆来了,咱们可以回家休息了!”

    我摸摸小鬼头的脸,这家伙张口来咬我,我顺手把一块糖塞进了他嘴里。

    小鬼头马上流着口水,对我嘿嘿笑,喊了一声师爷。

    我说辈分彻底乱了,要是按照佟老师那边来,我还要喊你一声小师弟呢。

    冯二毛说就喊你师爷,自从你升级成师叔,很多事情你作为长辈就没法跟我计较了,哼哼,现在我是明白了,晚辈没有亏吃。

    佟老师端着脸盆和毛巾走出来,听到这话,忍不住教训冯二毛:“二毛,什么都想占便宜,你迟早把孩子给教坏了!”

    佟老师还有事,跟我说一声,抱着小鬼头要离开。

    冯二毛跟着想走,被佟老师踢了一脚,让他留下给我帮忙。

    冯二毛没敢说什么,恭送佟老师母子离开之后,嬉皮笑脸坐到我身边。

    冯二毛把我口袋里的烟拿走,又掏出两张纸递给我。

    纸我熟悉,上面的字也熟悉,正是当初的乾坤书,我连忙问冯二毛,乾书在青龙山烧了,坤书在我家被烧了,他从哪里弄到的仿品。

    “想知道答案?想知道的话,给我两片金叶子,一片给花花当嫁妆,一片给小鬼头,当做护身符。”

    这家伙,竟然知道我带着金叶子。

    我没有跟他讨价还价,拿出两片金叶子,递到了冯二毛手里。

    “小佟在夜里,就睡在你那个大美人的身边,天刚亮的时候,他发现大美人两只手里,分别多了一张卷起来的纸,还以为夜里有人进来了,塞在大美人手里的,结果我前前后后都看了,没有发现别人进来的踪迹,反正我确定,这乾坤书,就是凭空多出来的,至于大概时间,大概是下半夜那会吧。”

    爷爷生前说过,山神爷会让曾经烧成灰的东西,再次恢复原样,看来爷爷并没有骗我,乾坤书就是山神爷送来的。

    那这样看来,房间里躺着的,就是山神爷的女儿无疑了!

    冯二毛捏着两片金叶子,拍拍我的肩膀,说道:“蛤蟆小师叔,看来你以后,真的要成为青龙山下一任的山神爷了!”

    我哼了一声,说道:“我这老丈人,也太不够意思了,既然能送来乾坤书,干嘛不把自己女儿,给救过来。”

    “山神爷这是考察你,够不够当他的女婿呀,我的蛤蟆小师叔,人家又不要彩礼什么的,只要你救活自己的未婚妻,多讲究了!”

    冯二毛说到这,还对着青龙山拜了拜。

    “拜错方向了!”我提醒冯二毛。

    冯二毛连忙又对着拉魂山拜了拜,嘴里念念叨叨,不好意思啊山神爷,我忘记您老人家搬家了,千万别生我气啊。

    冯二毛发神经的时候,我跑进了房间,看到白衣女子,也就是陆地龙王的女儿,还安静的躺在床上。

    这就是我未来的伴侣啊,无论如何,我也要救醒她。

    坐在小龙女的床边,我好好想了一下,感觉事情并不像招魂那么简单。

    小龙女原来不是凡间的女子,所以我要救醒她,就要祭祀天地,帮她讨要三魂,至于七魄,她身体里已经自带了。

    想到要祭拜天地,我就有点发愁了。

    我来到院子里,连续抽了几根烟,冯二毛问我怎么愁眉苦脸。

    我就告诉冯二毛,这祭祀天地,礼仪太大要求太多,就算叫上丁老八和老铁,再加上邓老鼠,连着朝排铺的方老板算上,也怕是行不通。

    冯二毛说祭祀天地,烧个香磕个头不就行了,有那么难嘛。

    我告诉冯二毛,关于祭祀天地,《礼记祭法》里面有记载:燔柴于泰坛,祭天也;瘗埋于泰折,祭地也;用骍犊……

    冯二毛笑笑,说道:“没听懂。”

第184章 终章() 
其实那段话的意思是,在都城南边焚烧祭品,这是祭天。

    在都城北边掩埋祭品,这是祭地,祭祀天地,要用纯色的红牛。

    “二毛,你不是看了很多古文嘛,怎么现在听不懂了?”我有点诧异。

    冯二毛看样子是听懂了,他故意说不懂,只是为了表示对我嗤之以鼻。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死读诗书的人,你那个《礼记》里面祭祀天地,需在京师南北,由帝王出面,还要用红色的牛犊当祭品,那是帝王之礼,咱老百姓摆不起那个谱,明天你就准备一个牛头,再有一点香烛纸钱就可以了。”

    冯二毛说得对,时代不同了,按照以前的礼法,我绝对完不成。

    我说二毛你帮忙跑个腿,去给我找个牛头来。

    冯二毛嫌麻烦,就说道:“小师叔啊,牛头找起来可有点困难,猪头不可以吗?咱们这祭祀山神,不都是用的猪头嘛。”

    我忙说:“二毛,猪头不行,《易经睽卦》说:‘见豕负涂’,猪是肮脏的东西,哄哄自家的老祖宗和山神爷还还可以,祭祀天地是不行的。”

    冯二毛又念叨我死读书,不过还是答应尽力而为。

    我收起了乾坤书,看着床上沉睡不醒的小龙女,在家焦急的等待。

    第二天天亮,冯二毛果然用一大块白布,包了一个硕大的牛头送来。

    “小师叔,咱们青龙街,好久才杀一头牛,幸好今天乡里招待客人,厨师杀了一头牛,我磨破了嘴皮子,这才搞来这个牛头。”

    我对冯二毛千恩万谢,然后和他两个,把姥爷留下的一张桌子搬了出来。

    这张桌子,是姥爷破四旧那会,藏在青龙山山洞里的。

    几十年过去了,擦去表面的灰尘,桌子的漆面,又泛起了光。

    这是一张红木半桌,出自明代的能工巧匠之手。

    镂空雕饰的束腰,卷边的四条腿,很是沉重,差点闪了冯二毛的腰。

    冯二毛说累了,直接去我姥爷的卧室睡觉了。

    姥爷走后,他的卧室就空着,小龙女现在是在我的卧室,之前我去古镇,冯二毛就睡在姥爷的卧室,这次又进去睡了。

    我把牛头放到供桌的中间,又在牛头下面,压着小龙女的衣角。

    牛头前面两个香炉,牛头两边两根蜡烛,蜡烛两边又放上两根甘蔗。

    供桌下放了一个火盆,又布置一些其他东西,这才简单煮面条吃了。

    一个时辰过去,我拍着门板,把冯二毛叫醒了。

    冯二毛伸着懒腰走出来,拿着一个道冠和一身道袍。

    我问冯二毛,道冠和道袍是哪里来的?

    “太师爷床底下捡到的,祭拜天地,多少要有个身份,今天我就假扮一下三清门人,替你出个头。”

    冯二毛说完,戴上道冠披上道袍,摇头晃脑,兴致蛮高的。

    姥爷是鬼医门下,又不是道士,怎么会有道冠和道袍?

    不过我听姥爷说过,冯瞎子的师父,也就是姥爷的师兄,是带艺投师,原先是个学习五行遁的道士。

    姥爷跟他师兄,也学了不少,估计在私下里,姥爷把这些都传给了冯二毛,毕竟冯瞎子是因我而死。

    看来冯二毛这家伙,他学到的东西,比丁老八和老铁加起来都多。

    本来我还打算,自己亲自动手,看冯二毛要上前,我也就退后了。

    我说准备的差不多了,冯二毛正正道冠,拍拍身上的道袍,在一个脸盆里净了净手,燃了香插在香炉里,从背后抽出一把木剑。

    区别于一般的道术法门,鬼医一门的木剑,不用桃木,而是银杏木做的。

    因为银杏树都是夜里开花,一般很少有人见过。

    姥爷说银杏是仙界派下凡间的阴灵,所以冯二毛的木剑,是银杏木做的。

    当初我知道这个说法后,也在院子里种了两棵银杏树。

    冯二毛银杏木剑在手,每每遇到这样的专业场合,冯二毛都是很严肃的。

    只见冯二毛撒出几张道符,木剑在空中不断画着阴阳鱼。

    道符被木剑不停击打,在牛头顶门心上,围成一个圆球转个不停。

    冯二毛木剑低垂,手捏剑诀指着旋转的圆球,闭上眼睛念咒语。

    “三清门下冯二毛,谨以至诚呈知天地神灵:天垂万象于取法,地载万物于取材。今有薛氏冰蟾,以仁行医,救死扶伤。”

    “其偶遇一女救之不得,天魂不在地魂亦失。恳请皇天后土大发慈悲,诸神众仙鼎力相助,告知弟子此女天魂地魂所在。”

    冯二毛念完之后,整个供桌没有半点反应。

    冯二毛又念了一些咒语,还是没有动静,把冯二毛急得抓耳挠腮。

    关系到我终生大事,薛家能不能有后,就看我的了。

    我一时着急,跪下以膝为脚,一步一叩爬到供桌前,张嘴把右手食指,咬下一块肉来,用血在地上写字。

    冰蟾愿画地为牢,此生不出本市一步,以此换取她来此世间行走,此情鬼伏神饮,此誓终生不渝。如有违背,天谴神罚,人鬼共戮。

    我写完,重重磕了三个头。

    那些围成圆球的道符,结成圆环,一下罩住牛头,轰的一声烧了起来。

    牛头被烧的毛都干净了,下面的肉皮都流油出味。

    冯二毛这才用木剑,把纸钱挑到盆里,甩下一个火星,纸钱元宝什么的,立刻烧了起来。

    火盆里的火熊熊燃烧,烟灰升起之后,供桌上的两根甘蔗,突然飞了起来,插进我院子的泥地里。

    一阵泥土飞扬,两根甘蔗如铁钩银划,在地上写起大字来。

    手指头突然剧痛,我又感觉自己心力交瘁,一下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被冯二毛扶着,坐在了椅子上。

    冯二毛用手捶地,暴跳如雷的对我说道:“我的小师叔呀,为了一个第一次见到的小龙女,你发这样的毒誓,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

    是啊,值得吗?

    我认为值得,我爸我妈,没有海誓山盟,但是最后也是不离不弃。

    爱情不是暧昧猜心,而是对早有婚盟的女子,不顾一切的付出。

    听我这么说,冯二毛捂着嘴,说他被酸的牙疼。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就是我的毒誓,这才感天动地,我得到了他想得到的答案,两根甘蔗分别在地上,写了两个字:一曰天牢,一曰地府。

    四个狂草大字笔走龙蛇,写的入地三寸。

    “这是天书啊!”冯二毛感叹。

    经过这件事,冯二毛也提高了认识,任你法力高强,也有拼尽全力而一无所获的时候,反而是发自内心的滴血真情,能够打破桎梏创造奇迹。

    我跟冯二毛交流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天魂是不生不灭的无极,小龙女从神界来到凡间,所以天魂被剥夺,离了身体归宗寻源。

    她的肉体又没有消亡,这样有着肉体的牵连,天魂上不了天又回不了身体,只能暂时被主神收押,关进了“天牢”。

    同样因为这一劫,小龙女的地魂也悠悠离去,被黑白无常拘去了酆都城。

    由于肉体未灭,血液还在正常循环,地魂无法转世,一定在十殿阎罗里的一殿秦广王手里,还没有移交给十殿转轮王纳入轮回。

    这就是“地府”最有可能的推测了。

    冯二毛说:“知道了地方,咱们又去不了,太师爷可是说过的,天魂地魂入了天牢地府,只能用灵媒牵线铺路,给召唤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