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无敌寂寞-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一觉睡到临近第二天中午。雷猛和龙乾都早已经走了。费杰已有计划打算去见古禅。刚‘开门。就见丁铁从房间里窜了出来。嘴里叫道:“一起去一起去。”
    费杰奇:“你知我要去哪?”
    铁嘿嘿怪笑。道:“去哪我就去哪。跟着你走有架打。”看来两次的错失已经让丁铁吸取教训。打算守株待兔了。
    费杰哭笑不。见一副兴高采的样子也就随他了。
    两人走在学院中。不穿校服看去明显不是学员的丁铁引的阵阵注目。而与他走在一起的费杰。则更是引人注目连连。且目光中着敬畏与疑昨日他一招败掉周杰且拒战付啸的事情。已在一夜之间传遍文科院了。费杰是已经习惯了但丁铁却有些着恼的样子。没过一会儿就忍耐不下去了。传音道:“这是要去哪?我带你过去。”
    费杰眼睛一亮。他本来就不擅长飞|。有丁铁这艘人力飞能那就再好不过。他这时候已经换上了早就好的备用视讯器。调出的图之后确认了方向。
    铁看了一眼。便带着费杰冲天而起。
第一第一百一九章 古禅之变
    紫禁市里,无论是飞行器还是人,都是要限速飞行_度超过某个限度,就会被某些覆盖整座城市的特殊光波给感应到。
    上次费杰和丁铁一起离开紫禁市试验丹流体,因为丁铁要配合费杰的速度,所以还在限速之内。这一次却是由丁铁带人飞行,所以扶摇直上飞起千余公尺之后,眨眼之间,飞行速度已经超过了速限。
    昨天出了任伊娜那档子事,整个紫禁市已经风声鹤唳,处于一级戒备状态,此时丁铁一提速,立刻引起了警觉。没过几秒,便不断地呜呜乱叫的警察专用飞车在高空歌段进行围追堵截,全副武装的清国精英部队飞空而起。
    费杰没想到只是一飞而已,居然闹得这么大,那边丁铁却已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好玩!”说罢便在高空各堵截队伍中见缝插针游转自如,将一众清国军队玩得团团转。
    费杰哭笑不得,说了几次丁铁才恋恋不舍地运功大叫:“下次再陪你们玩!”说着身形猛一提劲,速度骤然增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转瞬之间,竟是到了数十公里外。
    费杰往四周打量,看到紫禁市已经在身后变成了一个不大的点,不禁惊讶不已,道:“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速度居然这么快?”
    “这是一种内息运用法门,速度是快了,不过不能持久,内息消耗是一般飞行地十倍,就算是道境高手也不敢经常这么玩,但用来逃命倒是挺有用的!还记得上次遇到石舟嘛,那时候他应该就是用的类似的方法!”丁铁说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嘿嘿地一个人窃笑起来。
    费杰这才想起,石舟那时候速度确实快得可怕,当时还奇怪为什么他的速度快到那种匪夷所思地地步,原来是另有法门。
    丁铁现在飞行的速度虽然远没有之前快,但也已经非常快速了,比起飞能来亦要快上不少。此次目的地乃是费杰读中学的城市上怀市,以前费杰坐古禅家的私家飞能花了一个半小时,这次由丁铁带着,却只花了一个小时不到。
    上怀市福兴区的大部分都是古旗的地产,建成一座私家庄园,富贵非常,古旗家势可见一斑。出于礼貌,两人是减速之后在庄园外落下。
    费杰虽然造型大变。但看门地人还是把他认了出来。知道此人不光是少爷地好友。还是刀神传人。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进行通报。在等待地时间里。那看门地警卫还激动地为他地小女儿要了个签名。看得丁铁嗤笑不已。
    很快地。就有一行人从庄园内飞掠了过来。
    费杰眼尖。一眼就看出领头那人乃是古禅家地管家邢伯。
    “费少爷!你好久没来了!”邢伯看去六七十岁地样子。身形挺拔。精气内敛。能成为古旗地管家。自有不凡之处。极少露出笑容地他此刻看费杰地眼神颇为温和。
    费杰不喜和古云阳相处。总觉得他地笑容有点假。但对于邢伯。却颇有好感。无论是当初身为天废人地他。还是现在身为刀神传人地他。邢伯对他地态度和笑容始终如一。更像一名长辈。
    费杰清楚。古禅自小和古云阳呆在一起地时间还没有和邢伯呆在一起地时间长。而邢伯膝下无子。故而已经把古禅当成了半个儿子。所以邢伯才对他这个天废人这么客气。
    “邢伯,好久不见,您还是老样子。”费杰浅浅一笑:“我是来找阿禅的,这位是我和阿禅地结拜大哥,丁铁。”
    丁铁好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地在一旁东张西望啧啧有声。邢伯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得体微笑道:“我听说你们的大哥是叫雷猛,怎么变成了这位丁先生?”
    “我是插队进去地,不行么?”事关自己的地位,丁铁顾不得东张西望了,眼睛冲邢伯一翻,大声嚷道。
    邢伯并不动怒,反而颔首道:“少爷交了个好大哥,两位请随我来。”说罢便转身领路。
    丁铁眨眨眼,笑道:“这话我爱听,看你身体似乎有点问题,顺便帮你一把。”说着右手五指微合,似慢实快地向邢伯肩膀拍去。
    邢伯已经转身,闻得背后微弱风声,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身形扭开,本以为躲过这一击,却没想到肩膀一沉,还是被拍中了,脸色顿时微变。随即邢伯就感觉道一股浑厚温和地气劲从那手掌上窜入体内,本能地提聚内息进行阻挡,却根本不是那股内息的对手。那侵入的内息一路势如破竹地循着经脉进入到肺经之中,散入因为受伤而萎缩堵塞的经脉。
    和邢伯同来的四人见邢伯受到攻击,脸色大变之时就要出手救人。丁铁嘿嘿一笑,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凛冽气势,那四人内息顿时一窒,难以提聚了,就连身形都动弹不得。
    费杰心知丁铁不会伤害邢伯,所以在邢伯被拍中之后只是静观其变。只见邢伯被拍中数秒之后,身形微微一颤,面色转红的同时长长呼了口浊气。
    丁铁笑嘻嘻地收回右手,气势收敛的同时,被固住身形的那四人已身形一跃,将邢伯牢牢保护住,看丁铁的目光全是戒备和惊惧之色。
    “退下。”邢伯挥退四人,激动而震惊地看着丁铁,抱拳深深一礼,道:“多谢先生相助!”
    丁铁坦然一受,嘻嘻笑道:“小事小事,快点带路吧,我现在可急着要见我那三弟了!”
    “请随我来。”
    一行人往庄园内的一座古堡前进,皆是飘飞而行。乍一看见费杰能够飘飞,邢伯眼中露出几分惊喜,笑道:“恭喜费少爷!”却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微微一黯。
    费杰琢磨了一下才猜出邢伯在恭喜什么,谦虚一笑。
    “老五,老三地家够阔的嘛,他家在你们这应该很有权势吧?”丁铁一路打量,啧啧不已,看似称赞,却又带着几分随意,似乎并不显得惊奇。
    费杰听得明白,知道丁铁说的“你们这”指的是地
    微一笑道:“古禅他家是清国三大旗族之一。”突动,“老大,刚才你让他们不能动,是种功夫吗?”却是他想起第一次去天上客吃饭时遇到军队进修生时的情景,那时候徐定国似乎也是用地类似的方法,就让雷猛提不了真气,
    丁铁想了想道:“算是吧,人在正常情况下精气都是在内敛的,就算丝毫不会武功也是一样,只是内敛的程度不同而已,修为越高自然收敛得就越好,像如果要凝成元婴,就必须得达到能够完全自如地收敛精气神的地步不可。而如果刻意外放精气的话,也是可以的,在精气外放的一瞬间,能对修为远弱于自己的人产生震慑性的效果,使其难以提聚内息,修为差距很大地话,还能够完全僵固他人动作。也有人将精气外放称之为‘气势’,却也比较贴切。”
    费杰咋舌道:“那只要会精气外放的话,对付修为低于自己的人岂不无敌了。”
    丁铁摇头笑道:“也不尽然,精气外放是刻意的,在没有刻意外放之前,修为低地人也不会受到影响。而且这方法也称不上高明,一来外放次数多了,会容易造成精气涣散,不利于修为精进。二来精气外放的时候,也就等于自己地虚实毫无遗漏地展现在敌人面前,让对手看得一览无遗。
    所以这法门虽然好用,但是用的人却很少。”
    费杰听得直点头,而邢伯则已经感慨起来:“丁先生对于武学上的见解真是透彻,我以前虽也知道这方法,但却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今日听先生这么一说,顿有茅塞顿开之感。”
    丁铁颇有些不好意思了,这等武学常识,在澜明星并非什么秘密,他也只是将自己听来的转述一下而已。
    几人边走边说,此刻已经到了古堡内,费杰心中惑,按理说如果古禅知道他来了的话,虽不说亲自跑到庄园门口迎接,进古堡的时候也该看到他地人影,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不见人影?而且古堡内外明里暗里异常森严的戒备,让整座古堡都多了几分压抑与紧张。
    费杰有了不详地预感,立刻问邢伯道:“邢伯,阿杰呢?怎么没看到他人?”
    邢伯脸上露出黯然之色,轻轻一叹后,道:“他在上面。”
    注意到邢伯神色不对,费杰心中一紧,不再说话,跟着邢伯顺着旋转楼梯往上走。
    来到了古禅的卧室前,卧室门口正有两名体型壮硕地高手把手着,在邢伯的示意下,其中一人打开了门。
    费杰快步走了进去,看到躺在床上却被一堆医疗仪器所包围地古禅,脑中嗡地一声响,沉下脸对邢伯道:“邢伯,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阿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挥退了一直坐在床边看守的的漂亮医护,邢伯将事情缘由徐徐道来。听完之后,费杰脸色无比苍白,他没想到,古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很大程度上竟是因为他!
    前段时间,也就是费杰完成刀神传承后不久,古禅突然回到了家里,秘密找到了“零体计划”的负责人,主动提出要进行改造试验。
    所谓“零体计划”,乃是自古禅出生之后不久,便开始启动的一个研究计划,即是如何改造天废人体质,让天废人变得能够习武。其实类似的计划,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在进行研究。而古旗旗下的这支研究小组,凭借古旗强大的财力人力,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各国天废体研究资料,持续钻研了十余年,终于在一年前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理论上可以通过特殊的手段打通天废人先天蔽塞的部分经脉,经过动物实验,也证实了那个理论的可行性。不过改造过程非常危险也非常痛苦,在方法并未完善之前,古云阳并不想让古禅尝试,所以一直秘而不宣。
    古禅不知从哪知道了“零体计划”地存在,找上那负责人后,一番威逼利诱,终于让负责人同意秘密进行改造。然而在改造过程中却出了问题,整个地下实验室都被莫名的力量给无声无息地完全摧毁,只有古禅一人活了下来,虽然还有微弱气息,但他不光经脉寸断,身体彻底瘫痪,就连意识也陷入了沉眠之中,无论如何也唤醒不来。
    而古禅在改造进行之前就已经吩咐,如果试验失败费杰又联系他,就找借口敷衍,能够瞒多久就瞒多久。邢伯谨记古禅的吩咐,每次费杰联系古禅时,都推脱说古禅不方面见客。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神态安详的古禅,费杰心如刀绞。他很清楚古禅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参与“零体计划”,完全是因为他获得了刀神传承不再是天废人的缘故。古禅虽然表面上说不在乎,其实心里却一直在乎,所以才会甘冒风险想要改变自己地天废之体。
    忽见丁铁靠近病床,费杰顿时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忙道:“大哥,你快看看,能不能治好他?”
    “让我来看看。”丁铁上前去,伸手去抓古禅的手腕。
    “小心!”邢伯突然道了一声。
    小心什么?丁铁狐间,手已是抓了上去,顿时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对方手腕上传了过来,猛一震荡,竟是将他的手给弹开出去。
    会放电?丁铁轻咦一声,运劲于手,再次抓过去,这回没有被电到了。
    过了几秒,丁铁眉头越皱越紧,半晌才松开。
    “大哥,怎么样了?”费杰连忙上前。
    丁铁看了邢伯一眼,摇头道:“他现在情况很古怪,他现在的经脉倒是不蔽塞了,甚至全身经脉悉数打通,寻常武者若是做到这一点,就等于已经迈入了道境,等同进入先天境界。只可惜他打通的经脉现在已经全都寸断了,经脉寸断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断到那种地步,没有一处完整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而在他的经脉断口以及裂缝部位,似乎又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将其联系着,使那些经脉似断非断……更奇怪的是他地意识,好像
    全被抽空,却又不是元婴状态的那种精气神全数离开在精气还在,神却已经找不到了,这应该就是他不能醒来的关键。”
    费杰听得云里雾里了,却也知道古禅现在情况不妙。那究竟是个什么试验?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费杰只关心一个问题:“有救吗?”
    “难……”丁铁摇摇头,露出无奈之色,“那种奇异能量护着他的经脉,似乎排斥一切能量,就连我地生之息也是一样。至于回魂,就更加不是我的强项了。”
    费杰没想到连丁铁也没有办法,不禁心中一沉。
    邢伯见一举根治他旧患地丁铁也无功而返,多少有些失望,不过最近这些日子什么手段都已经尝过,再失败也没什么,叹了口气道:“那能量的确很怪异,数日之前,余伯起前辈也曾前来一观,也是束手无策。”
    宗师余伯起?丁铁还没什么感觉,费杰却悚然一惊,余伯起乃是五大宗师之中性情最为高远的,行踪飘渺不定,号称琴箫双绝,擅长音杀之法。没想到古旗居然能够请到他,更没想到连他也没有办法。
    费杰正在震惊,丁铁已经好奇地问了起来:“我说,那试验究竟是怎么弄的?能把人一下子弄成这样也算是绝了,你多少说说,或许还有应对之法。”
    邢伯迟了一下,才叹道:“那个计划小组的人员以及相关资料,都已经在那场能量风暴中给彻底摧毁了,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好像是说想要引动异空间的特殊能量,将经脉彻底摧毁之后再利用那特殊能量进行重造之类。”
    异空间能量?费杰听得直瞪眼,这种方法可能吗?尤其是还要彻底摧毁遍布全身地经脉,可想而知其中的痛苦。想到古禅因此而承受地痛,费杰不禁悲从中来,眼眶发热地看着床上的古禅,暗道:“阿禅,力量真地那么重要吗?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痛苦地方式来获得力量?”
    丁铁惊奇不已地啧啧两声,道:“真看不出来,空间引能技术就连我们那都没成熟,你们这居然也敢弄,而且还是从异空间?真不知是该夸奖你们有超前意识还是骂你们胆大妄为?”
    邢伯听得惊异不已,少爷这突然冒出来地大哥到底是什么来头?而且那种异想天开的方法居然早已经有人在研究了?
    丁铁摊开手,怜悯地看了床上的古禅一眼,道:“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我也就无能为力了,或许他的意识在试验进行地时候被吸入了异空间也说不定。”
    闻言费杰心中一紧,如果古禅的意识真的是被吸入异空间,那他怎么回得来?岂不要在床上躺一辈子?
    邢伯的脸色同样难看,这也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事情。
    “古伯伯怎么说?”费杰心知古云阳绝对不会让独子就这么沉睡下去的,一定会想办法。
    邢伯微微迟,道:“老爷前两天是去明国境内拜访蔡崇道前辈去了,想请他也看看。”
    蔡崇道,五大宗师之一,最是嫉恶如仇,曾以一套刚猛无比的“梵天圣掌”技败黄蒙的行云刀法,修为高深可见一斑。
    费杰点了点头,记得古安琪的师父就是蔡崇道,古云阳能够请他来并不奇怪。
    邢伯道:“费少爷,丁先生,少爷的事情还请保密,现在局势不稳,以免因此造成动荡。”
    费杰点点头,他也正犹豫要不要将古禅现状告诉给雷猛和龙乾,听邢伯这么说便也决定先看看再说。
    “知道啦知道啦!”丁铁有些不耐地摆摆手,急冲冲地道:“那个蔡崇道什么时候会来?”
    “丁先生认识蔡前辈吗?”邢伯惊奇地问,心道这人修为深不可测,或许真和宗师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
    丁铁哈哈大笑,道:“等见了面打过不就认识了!”
    饶是邢伯心智如铁,咋闻此言也差点一口气上不来,露出苦笑来,这人地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居然想和蔡崇道交手?
    “哎,你还没说他什么时候来呢!”丁铁瞪眼看着邢伯。
    对方毕竟是古禅的结拜大哥,再加上之前有治伤之恩,邢伯只好道:“应该就在这一两日。”
    “好!老五,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丁铁眼巴巴地看着费杰。
    费杰点点头,他也很想见识一下蔡崇道的宗师风范。
    接下来的一日,费杰和丁特就在古堡中住下,期间丁铁曾有数次尝试往古禅地经脉中灌入生之息,却都失败了,最终只得作罢。
    一日之后,中午时分,古云阳终于回来了,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名身穿样式简朴地白衣、看去颇为道骨仙风一脸正气的中年男子,看到毛发全无的费杰,两人都是一愣。
    “古伯伯。”费杰对古云阳叫了一声。
    几月不见,古云阳的面容明显苍老了几分,眉宇之间带着几分忧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贤侄你来了?听闻你得了刀神传承,真是可喜可贺。”
    费杰摇摇头,自责道:“要不是因为这个,阿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能怪你,是他自己想不开啊……”古云阳一叹,目光转向丁铁,道:“这位是?”
    这时候丁铁正瞪大眼睛狠狠地盯着那白衣男子,突然冒出一句:“你就是蔡崇道?”
    正气盎然的白衣男子看丁铁的目光也有几分惊异,拱手微笑道:“我就是蔡崇道,未请教?”
    “是你就好,我叫丁铁,我等你一天了,快跟我出去打一架!”说着丁铁急不可耐地去抓蔡崇道地手腕,。
    蔡崇道淡淡笑着,手腕向内微缩,曲起一指,劲气如流,点向丁铁的手臂经脉。
    “要比指力?”丁铁哈哈一笑,手掌上内劲一凝,方向一转,震散那道指劲之后,伸出一指,一道白芒射出,飞向蔡崇道肘下。
    蔡崇道神色微动,手掌向外不疾不徐旋转,一道柔和气
    成网,将那白芒包裹在内,将其化去。
    两次交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费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大哥,阿禅地伤势要紧!”
    丁铁这才悻悻地住手,一双眼睛却死盯着蔡崇道的手掌直瞧,好像那是什么宝贝一般。
    “朋友真是好修为。”蔡崇道呵呵一笑。
    丁铁却觉得自己两次出手都无功而返,有点没面子,哼一声道:“刚才不算,等会我们再重新比过!”
    蔡崇道也不推脱,微笑道:“朋友既然有此雅兴,崇道理当奉陪。
    ”
    费杰还没觉得什么,古云阳和邢伯却看得颇为震惊,能够和蔡崇道这等高手过招,还引起了蔡崇道地兴趣,这姓丁的男子也算世间少有了,天演大陆上什么时候又出了这等高手?
    五大宗师之中,以嫉恶如仇地蔡崇道名声最显,死在他胯下地邪恶之徒不计其数,饶是费杰以前并不关注武学方面的事情,也经常听到他的传闻,所以心中对他素有崇敬。眼见丁铁贸然动手而蔡崇道并不介意,暗松口气的同时拱手道:“我大哥胡闹惯了,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无妨,爱武之人皆是如此,我也是见猎心喜。”蔡崇道呵呵一摆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最近名声大噪的刀身传人费杰了吧?”
    费杰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大到连蔡崇道都知道了,谦虚道:“虚名就如同那天上的浮云,都是过眼云烟,像前辈这等嫉恶如仇的英雄,才是我等后辈人应该学习的对象。”
    这一计马屁下来,饶是蔡崇道这等前辈高人也是倍觉舒爽。他看费杰的眼神很有些惑,眼前这胖小子看上去平平无奇,既无练外功者地强健体魄,又无练内功者的外相特征,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习武之人,和传言中的强大大相径庭。
    神色一动,蔡崇道问道:“昨日我感觉道云天之上有一股强烈刀气爆发,其中还带有熟人的冰寒内劲,只可惜等我赶去地时候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只留残余冰寒之气,不知?”
    费杰心中一紧,吃不准蔡崇道和同是宗师的任伊娜是否有染,但转念一想,蔡崇道嫉恶如仇,任伊娜却是疯癫好杀,两者性格大为不同,应该不会是同一路人,便平静道:“昨天正是我和任伊娜在天上交手。”
    “哦?不知胜负如何?”
    不光蔡崇道,连古云阳和邢伯也露出好奇之色,此刻费杰除了毛发全无,但好像并没有受什么伤,这就让他们有些惊奇了。
    “她让我裸体,我让她断臂。”
    蔡崇道悚然动容,掩饰不住惊讶道:“任伊娜此人性格极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