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无敌寂寞-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缘闹芾舷壬及觳坏奖闾优埽巧踔亮硕济皇埽裨蛳殖【筒换嶂辉诳拥琢粝轮芾舷壬难海庋欧现芾舷壬拿枋觥档秸饫铮衔澹隳芟氲绞裁绰穑俊
    费杰知道这是丁铁在考他了,沉默着思索了数秒,眼神微变,道:“既然之后又有一场大战,那么对环境的破坏就应该远不只如此!说明当时周爷爷听到地打斗声很可能只是假象,其实根本就是那三个人做给周爷爷听的!”
    “就是这样。”丁铁点点头,摸摸下巴道:“不过也不排除交战地人是拔高飞到了高空进行战斗……”
    周校长立刻否定道:“不会,我当时听到的气劲碰撞声很近,应该是在低空交手。”
    丁铁哦一声,又问:“那么从交手开始到结束,总共用了多少时间?”
    周校长回忆了一下,道:“大概十分钟地样子。”
    “嗯,和我感觉到的差不多……前两天我虽然感觉到了这边有能量波动,但也没放出心神查看,不过能量波动从开始到停止地时间还是有所了解,大约就是十分钟左右……如果当时真的恰巧有人来,又不是高空作战的话,除非那人的修为高的可怕,在没有破坏环境的情况下就震慑住了那三人使其逃,又或将那三人击杀,才能够说得通。”
    费杰惑道:“如果那人真的存在,为什么不将周爷爷救醒呢?而他能够留言说周倩已经在家里,很显然也是知晓内情之人。”
    丁铁耸耸肩膀道:“谁知道呢?或许是他只是路过,顺便救下了周老爷子,然后又顺便从那三人嘴里拷问除了实情,再留个言离开也不奇怪。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回上怀市的路上,费杰一直在思量周校长遇袭的前后因果,仔细思量之后,他觉得周校长在那种情况下得到高人相救的情况可能性并不大,此事很有可能会是一场针对他和唐国的阴谋。
    想到这里费杰就有些烦躁,从内心上讲他很不愿意参与到政治当中去,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所擅长的。
    费杰又想到了丁铁,这位结拜大哥似乎有点来历不凡,之前若非大哥多次提点,他也很难想到那上面去。大哥丁铁对于这种事情似乎能够一眼看破,虽然最终并没有下定论,但给出的分析已经十分透彻和详细,能够让费杰凭借自己的理性做出判断。
    话说回来,虽然相处已经有一段时日,但一直一来丁铁对于自己在澜明星上的事情都是闭口不谈,费杰也是那种只喜欢窥探女
    不喜欢打听别人底细的人,所以一直也都没问。此在澜明星的身份,他倒真有些一探究竟的好奇了。
    回到上怀市,送周校长进屋之后费杰就准备告辞。
    周校长满是感慨地看着眼前地胖小子,才几个月不见,这小子的人生就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始到终他什么都没问,也没有过多挽留,只是满是慈祥地像以前一样地拍拍费杰又圆有大的头,道:“不用担心我,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
    “要是想家了,就到周爷爷这里来,周爷爷的家就是你地家。”
    慈祥而真挚的话语,触动了费杰心中的一根弦,心里暖洋洋的,周校长的话给了他仿佛亲人地关怀。此刻他终于知道,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是天废人还是刀神传人,在周爷爷心里都是一样的。
    “嗯。”费杰重重地点点头。
    “丁先生,小杰就拜托你照顾了。”周校长对丁铁道。
    “放心啦!不会让谁欺负他的!”丁铁笑嘻嘻地道:“不过话说回来,如今天演大陆上,能够欺负他地人还真不多。”
    周校长这才放心下来,含笑点点头。
    出了光明别院,丁铁忽然传音道:“你这个周爷爷不简单。”
    费杰一愣道;“为什么?”
    “你想一下,如果是一般人,遭遇这种刺杀,重伤的情况下,还会呆在家里坐以待毙吗?”
    费杰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怕会先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养伤吧,不由眉头一皱,那么周爷爷为什么要呆在家里?
    “恐怕这个周校长也怀其中不简单,比较行得通地解释是,他在以自己为饵,引蛇出洞……如果阴谋再次出手,那就说明我之前的一番推断有误,如果没有出手,刻意留他一命,则表明这次暗杀的背后极可能有其他的目的。”
    费杰皱着眉头不语,想不通周爷爷为什么要置自己于险地。
    “之前我还察觉到,有数股气息隐藏在大楼中的数处,所以,你周爷爷呆在家中,极可能是个局……你仔细想想,最可能成为你周爷爷后盾地是哪股势力?”
    费杰闻言心头一跳,不由自主地想到“联合学院”,微一沉默之后转开话题道:“你要留下和蔡崇道再打一场吗?之前好像没有尽兴。”
    丁铁微微一笑,摇头道:“算啦,我和他功力差不多,上次交手我们都有保留,若是真打起来肯定两败俱伤,现在所以还是先回紫禁市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费杰点头不再说什么。
    而丁铁却突然脸上露出怪笑,貌似随意地在四周几个地方看了两眼,突然身形一动,等再出现地时候手中已是多了两个人,衣着随便,但体型皆是颇为精壮,且眼中精光流转,显然都是高手。
    “你们是什么人?鬼鬼樂樂地躲在这附近做什么?”丁铁笑眯着眼睛问道。
    那两人脸上露出惊骇之色,随即看了戴上帽子和眼镜的费杰一眼,突然又都平静下来。
    其中一人不慌不忙地道:“我们是金盾成员,受命暗中保护周延。”
    周延即是周校长地字,费杰心中一动,点点头道:“皇上派你们来的?”
    “金盾只听从元帅号令。”那人平静道。
    费杰暗暗惊讶,这么说来金盾岂不是陆望秋地私人部队?突然就感觉有些不对,陆望秋统帅军部,手里又有这样一支完全由天境高手组成的超级部队,他掌握的力量岂不大得可怕?军权和政权的严重分离,难道乾熙皇就那么相信陆望秋?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费杰就没再多想了,既然连乾熙皇这个皇帝都不操心,他这个太监着什么急?只是问道:“陆元帅开始查周爷爷被袭这件事了吗?”
    “是。”那人简短地应道。
    费杰转头对丁铁道:“大哥,放了他们吧。”
    “嘿嘿,不好意思,得罪啦!”丁铁放开他们,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自在,看丁铁的眼神却更多惊,这人是谁,修为高到这种地步?居然能够让他们连反应都来不及便已被禁锢内息被擒?
    他们两人没有多呆,深深看了丁铁一眼之后便身形闪动,消失在费杰和丁铁面前。
    “切,功夫不高,倒是挺臭屁。”他们一走丁铁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费杰哭笑不得,摇摇头道:“他们也是职责所在,走吧。
    ”
    在丁铁地携带下,一个小时后两人回到了文科院。
    刚到门口,费杰就现气氛有点不对,一大帮高举着又摄像机以及话筒的记围堵在学院门口,好像在等什么人?
    费杰心里有些惑,难不成文科院又有什么大事生?刚走近两步,打算从侧门进入,有眼尖的学员看到了他,便是高分贝的大喊:“是费杰!”
    听到费杰二字,堵在学院门口的记都疯了,一窝蜂地朝费杰涌来,将费杰和丁铁团团包围在中央,各种又黑又粗又长地话筒送了过来,直欲插入口中。
    “费杰同学!今天上午有人天网上说你在宫廷与刀神后人决斗,是不是真的?”
    “费同学,传闻说你与五大宗师之一的任伊娜在高空经历了一场翻云覆雨的盘肠大战,昨日紫禁市数百公里外传来的可怕波动是由你们战斗所造成,这条消息是否属实?”
    “费同学,有人透露说当日被逍遥王杀死地元婴体是唐国柱国右使,而在这之前她已被你打成重伤,究竟是不是这样?”
    “费杰同学,你认为自己现在拥有怎样的实力?”
    ……
    各种各样的问题几乎同时从不同面容但相同急切不同语调相同犀利地记口中问出。
    费杰顿时听得头都大了,他知道自己昨天担心的事情果然生了,当时他与任伊娜对峙的场面以及谈话,被许多人包括其他三国使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不泄露出去的可能性实在是小。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弄得世人皆知,网络地力量果然有够强大。
    费杰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面把,顿时兴奋得勃起。
    不知何人顿时大喊一声:“啊!他没穿内裤!”
    此言一出,引得在场之人莫不色变,众记由人变狼,反应快的立刻调整方向,纷纷将摄像机和粗大的话筒往费杰的裆下插去,连一旁地丁铁也殃及池鱼。
    用不着费杰招呼,刚还在看热闹的丁铁见状不妙,已是怪叫一声,身上大股柔劲爆出,顿时将身周之人全都掀飞起来,自己则是带着费杰身形闪动。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已是找不到丁铁和费杰二人地踪影。
    一溜烟地飞回宿舍,丁铁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乖乖!无论哪个星球的狗仔都是这么吓人!”
    费杰摇头苦笑,人地想象力是可怕的,天知道这事最后会传成什么样子?不过事到如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让丁铁呆在宿舍里等石舟,他自己则在换了一身衣服特别穿了加厚内裤之后用备用视讯联系到了吴寒亭,表示说要进宫见乾熙皇。
    丁铁见费杰站在镜子前愁眉苦脸地摸着自己地秃头,娇笑一声之后道:“幸亏你遇见我,让我帮你一把吧!”
    说着就把手摸到了费杰的大上,一股生之息缓缓灌入头皮和眉毛部位。很快地,黑亮的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起来。
    “大哥,你还有这本事?”费杰欣喜地道,这下可顺眼多了。
    丁铁嘿嘿道:“我的生之息本来就有促进肌体新陈代谢加速细胞分裂的功能,这只是小意思,只要你愿意,都能给你生出两根来。”
    费杰顿时打了个哆嗦,想象那会是何等恐怖的景象。
    不多时,便有一辆豪华飞车自宿舍楼前降落,引来大片瞩目,因为谁都知道联合学院中是不可以行驶飞车的,不知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等看到飞车上醒目的宫廷皇室专用标志时,才一个个咋舌不已,充满敬畏。
    费杰就在各种异样的眼神中乘上了这辆皇室专用飞车。
    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张扬,只不过无论是学院中学员的各色目光以及外面记的围堵都让他有些受不了,所以只好如此。
    乾熙皇对于费杰地主动造访很有些惊奇,要知道以前每次可都是请他来的,请而不来也有一两次了。
    “呵呵,难道费卿主动进宫,定然是有要事吧?”意外归意外,乾熙皇看上去还是颇为高兴。
    费杰也不废话,直接就道:“我是想请问皇上,将那个前往武神殿的名额给我的承诺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费卿莫非是现在想去武神殿了?”乾熙皇神色一动,露出几分喜色。
    费杰并不正面回答,只是道:“既然这个名额已经属于我,那我是不是有处置这个名额的权利?”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费卿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乾熙皇惑道,眉头微微一皱。
    费杰淡笑道:“实不相瞒,我想将这个名额转送给另外一人。”
    乾熙皇微笑道:“哦?不知什么人能让费卿这么器重,居然舍得将这么珍贵地名额相赠?”
    “古旗继承人,古禅。
    ”
    乾熙皇一愣,沉吟道:“原来是他?我听闻他最近身体抱恙,莫非和这有什么关系?”
    费杰心中一惊,暗道国家机器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古旗已经竭力封锁消息,没想到还是逃不过乾熙皇的耳目,当下也不隐瞒,道:“的确如此,以如今大陆上的医疗设施,已经不可能将他救治,唯有将他送入科技远胜于大陆诸国的武神殿方有一丝希望。”
    “唔……没想到他伤得这么重?”乾熙皇有些惊讶,随即道:“既然你有此决定,那本皇也不好阻拦,你打算什么时候将他送入武神殿呢?”
    “当然是越快越好。”
    “我明白了。”乾熙皇点点头,道:“过一会儿我就去和武神殿取得联系,想必用不了一两天,他们就会派人过来。”
    “多谢皇上。”费杰松了口气,随即心中一动,道:“皇上可知前两天在上怀市附近生了一场天境强地大战?”说着便注意着乾熙皇的神色。
    “哦?这事我确实知道。”乾熙皇点点头,脸色微沉后道:“事后调查现被袭击的人是圣明中学地校长,也和你颇有关联,所以立刻就着军部调集人员在附近进行暗中保护,只是可惜,幕后元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下落。”说着他摇摇头,“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不能大意了,我怀这后面包含有更深层次的阴谋。”
    看来乾熙皇并不知道那三名杀手留话的事情,费杰心想如果这事真是清国所为,告知乾熙皇也没损失,如果不是,则正好借乾熙皇之手深查此事,便道:“皇上,我正刚从上怀市看了周校长回来,周校长告诉我说……”
    听完事情经过之后,乾熙皇的脸色越阴沉,猛地一拍桌子,怒意显现,眼中寒光闪动:“哼!唐国好大地胆子!当真是不把本皇放在眼里!本皇一再忍让,他们却真以为本皇可欺不成?”不愧为一国之君,起怒来自有一股慑人气势。
    费杰没想到乾熙皇会如此生气,也看不出是真是假,不过万一是真,因此促成清、唐两国新一轮的战争那就大为不妙,连忙道:“皇上息怒,或许此事并非唐国所为……”接着便将之前那番推理详细地说了一遍。
    乾熙皇冰冷的面容随着费杰的述说渐渐缓和下来,眉头却是越皱越紧,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此事你且不管,我会下令秘查此事,定要将那幕后之人揪出,给你一个交代。”
    希望那幕后之人不会是你乾熙皇……费杰心里想着,一顿之后转移话题问道:“皇上,不知逍遥王现在如何?”总算他还有点良心,还知道关心逍遥王的伤势。
    乾熙皇闻言重重一叹,眉宇之中现出忧色,道:“不妙啊……皇叔肉身受创颇重,若非皇叔反应及时,此时恐怕已经是神形俱灭。”
    “这么严重?”费杰吓了一跳,本以为以萧培地本事,就算受伤也该有限,所以
    直没太在意,没想到居然到了神形俱灭的地步?
    “要说起来,这事还跟你有点关系……”乾熙皇看费杰地目光突然变得幽幽的。
    怎么又和我扯上关系啦?费杰感觉莫名其妙,心想当初我和任伊娜在天上搞地时候,可是连萧培的面都没见着,他地伤怎么也算不到我地头上吧?
    乾熙皇一叹,解释道:“其实皇叔受伤,是在以元婴状态第一次和你见面的那天晚上。”
    什么?费杰吃了一惊,那天晚上乾熙皇就受伤了?
    乾熙皇面容带上了懊悔之色,叹道:“也是我的错啊,如果不是我去请皇叔保护你,也不会生那种事情……当初我请皇叔保护你之事,也不知如何泄露了出去,当日梅雅丽袭击你的时候,唐国其实就已经将皇叔的出现计算在内,早已派高手潜伏在空明岛周围。他们算准皇叔想要及时赶到紫禁市救援就必须得以能够瞬息千里地元婴状态才行,所以,在皇叔元婴离体之后,他们便袭击了皇叔的肉身。”
    费杰心中一寒,好狠的连环计,恐怕在唐国的计算里,那次暗杀的最终目地是既能除掉他的这个刀神传人,又能将清国最大的依仗逍遥王萧培给灭杀掉。相比起来,恐怕他们那天晚上最主要地目标还是萧培,他费杰和萧培比起来,只能算是个小角色而已!从某种程度上说,萧培受创还真和他有关系!
    “既然那时候逍遥王是元婴离体状态,他又是如何保住肉身遇袭不灭的呢?”费杰忍不住问道。
    乾熙皇一叹道:“元婴离体非同小可,皇叔元婴离体之时已是吩咐他的弟子为他护法,如遇危机,便立刻触动肉身让皇叔有所感应,从而能够及时返回。不过即便如此,皇叔还是晚了一步,肉身遭受重创……知道我请皇叔暗助你的人少之又少,所以皇叔当时便怀我国高层之中有内奸,所以在杀死了来犯之后便一直没有联络我,其实是在转移地方暗中养伤。直到你告诉我皇叔有危机,我才通过特殊地渠道和皇叔取得了联系。”
    “逍遥王现在怎样了?”费杰关切地道。
    “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已经恢复了五层。”
    费杰心中一动,道:“既然任伊娜知道逍遥王受创之事,是不是代表她也参与其中?”
    乾熙皇沉吟道:“参与其中倒不一定,不过她应该知道一些事情的内幕……”突然他看费杰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说到任伊娜,我到现在还很难相信你居然能够打败她,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的确很夸张,费杰心中苦笑,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也不会相信一个人可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从一个天废人成长到能够打败宗师级高手地地步。对此费杰暗暗无奈的同时也只能尽量编造:“这都多亏了刀神传承,当时任伊娜想通过面对绝望刀意来让自己得到突破,大意之下反被我一刀斩断了手臂。”
    “是么……”乾熙皇呵呵一笑,表情有些高深莫测,随即话题一转:“费卿,你可知道这次三国使前来所为何事?”
    费杰摇摇头,对于这种事情他根本不关心,经这么一提,似乎确实有些蹊跷,如果不是十分重大地事情,也不可能让三国使联袂而来。
    乾熙皇微笑道:“你应该知道每三十年一次的武神大赛吧?”
    是为了这事?费杰点点头,惑道:“武神大赛不是三年后才有吗?他们也来得太早了吧?”
    “世人皆以为想要进入武神殿,除了武神大赛和百年一个地保送名额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比较少见,几乎是数百年才有一次,而时下,恰恰就有这样一个数百年才有一次地机会。”乾熙皇呵呵一笑,似乎也颇为愉快,也不卖关子,继续道:“这个机会,即是当武神殿殿换届的时候,就会向天演大陆所有武敞开大门,吸收一批人进入武神殿,成为武神殿的正式成员。”
    费杰神色一动,道:“也就是说,武神殿的殿现在要换届了?”
    “不错,今日大陆四国同时接到消息,三年后的武神大赛提前到一个月后,武神大赛的参赛,功夫高低不论,只要有潜力以及人品佳,皆有可能被吸收入武神殿。唐宋明三国使便是为此而来,以商量具体细节。”
    说到这里乾熙皇含笑看着费杰,道:“不过,按理来说,也该是由我们清国伙同宋、明两国派出使前往目前最为强盛的唐国才是,但这次却一反常态地是他们三国派使前来我国,根据昨天地情况来看,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出在你的身上,他们乃是为了你这个刀神传人而来。”
    费杰不禁苦笑,没想到自己还成了香饽饽,居然能劳得唐国放下身段。
    “我本该说一句多加小心,但是现在看来,你已经有了绝对自保的能力,如果说他们来的时候还想对你动什么心思,此刻恐怕已经是在担心你会对他们动什么心思了,哈哈哈哈……”乾熙皇畅快地笑了起来。
    你太高估我了。费杰暗暗苦笑,知道乾熙皇是以为他拥有超越宗师的实力才这么说,但他又不好解释,也只好沉默以对。
    就在这时,大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
    费杰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脸上顿时露出无奈之色。
    乾熙皇地嘴角则带上了一丝宠溺的笑容,却脸色一板,道:“说过多少次了,要通报之后再进来,你看看,大门都被你踢坏好几十扇了!”
    “我踢门就是在通报啦,老爸,你每次都板着个脸,已经很没威慑力了诶!”公主萧茹丝毫不受乾熙皇脸色的影响,甚至连多看乾熙皇一眼的功夫都没有,一把就往费杰身上扑去,嘴里欢快叫道:“小师父!”
    费杰连忙闪过,道:“千万被这么叫,我担当不起,要学刀是吧?到外面去等着!”
    见费杰这么爽快,萧茹一双美丽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身形一闪就往外掠去,声音了了传来:“师父,我在练功房等你啊!”
    “这丫头,眼
    完全没有我这个父皇了。”乾熙皇苦笑着摇摇头。
    费杰也是苦笑:“皇上,那我就先告辞了。”
    乾熙皇微笑道:“你去吧,我刚好趁这时候去和武神殿联系一下,若是巧地话,或许等会就会有武神殿的人过来。”
    费杰刚迈脚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道:“皇上,我想知道昨日任伊娜出现之时,告知任伊娜说是我先将梅雅丽重伤之人是谁?”
    乾熙皇微愣之后淡淡一笑,道:“宋国定南王,赵祯!”
    费杰点了下头,便转身离开。他并非心胸宽广如谢霆锋,明知道被戴了绿帽子还当做什么都没生过。此刻他已将这个名字刻在了心里,乃至当成了必杀的目标。
    人生就是一场游戏,比《真实》更加真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