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无敌寂寞-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武神不是圣尊?两种不同的说法,让费杰有点迷糊了,他接着想起另一个问题:“还有,你刚刚说把它关在‘这下面’,指地是这下面?”他用手指了指外面地漆黑的隐隐传来嘶叫声的深渊。
    “不错,那个袭来族现在就在这下面。”殿点点头。
    想到有一个极度危险的怪物就在自己的屁股地下,费杰就感觉心里麻麻的,不禁道:“为什么不将它杀了?”
    “不是不想杀,而是杀不了。”殿耐心解释道:“上次的袭来族是一个奇特地种族,它有非常强的自愈能力,如果无法在一瞬间将其彻底毁灭,哪怕只留下一块皮肉,也会死灰复燃,而且,零散的皮肉也会自行愈合成长为新的个体,虽然比起只有一个个体来实力要(;手机站w…a…p。1…6…k。c…n)差许多,但数量一多地话,杀起来也十分麻烦。如果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分散成长地个体也能够恢复到未分体之前的实力……所以,在没有将其完全杀死的把握之前,我们只有将其关起来。”
    费杰心中一阵恶寒,照殿这么一说,这袭来族的怪物还真不是一般地变态。
    他不禁问道:“难道没有根除袭来族威胁的办法吗?”
    殿点了点头,微笑道:“当然是有,就是将那个跳跃窗封起来,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很难办到……如果是你的话,倒是有可能办到地。”
    “我?”费杰傻眼似的指指自己地鼻子,开始怀殿是不是在开玩笑,武神殿中这么多高手都办不到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办得到?
    然而无论是殿还是一直没有再说话地六位执,看上去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而且表情都很严肃。
    “不错,就是你。”其中一名秃顶地执点头说道:“现在的你还办不到,但是我们相信,终有一日,你是可以办到的。”
    费杰越来越糊涂了,惑道:“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可以办到?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就关系到另一个秘密了。”殿微笑着,眼神中是年轻人所没有的深邃:“你不想知道自己一身力量的秘密吗?”
    费杰身形一震,脸色大变。
    殿淡笑道:“有因才有果,你认为是上天眷顾你,才给了你一身独特的本领吗?不过话说回来,就连我们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和你见面,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你们知道我身上能量的来源?快告诉我!”费杰到底还是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急切问道。
    “你的能力乃是圣尊所赐。”殿微笑道:“圣尊从芸芸众生中选中你,将‘种子’送入你体内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出一个能够封闭跳跃窗的存在,不过现在的你还远远达不到能够封闭跳跃窗的程度,还需要进一步的锻炼。”
    心中埋藏已久的问乍然得了解答,费杰心中既是惊喜又是茫然,对殿嘴里说的“圣尊”也充满了矛盾的感情,一方面他感激圣尊将他从一个天废人提拔成了武,另一方面,又因为圣尊乃是为了另一个目的才创造出他而介怀。
    他忍不住问道:“圣尊究竟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殿歉然一笑,道:“关于圣尊的事情,请恕我们一时之间无法告知你……等有一天你到了能够封闭跳跃窗的程度,我才能告诉你。”
    费杰对于不能很快见到那位神秘的圣尊很有失落,却没有表现出来,嘴里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算能够封闭跳跃窗呢?”
    殿迟疑了一下,道:“这……圣尊也没明示,他只是说,造就出你只是能让封闭跳跃窗多一种可能,具体能不能做到,还要看你自己,或许有一天,你自己就知道怎么去做了。对于你现在拥有的这种前所未有的能量型态,圣尊曾说他也没有充分的了解,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摸索。”
    听完这番话,费杰顿时感觉头大,这要怎么摸索?难道是用丹流插进那个黝黑的洞里去将其堵上么?
    见费杰皱眉为难的样子,殿呵呵一笑,道:“你也不用着急,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我们知道你是依靠重力来修行,所以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最好的重力修行室,最高重力倍数达到了三十倍。至于其他地,你不需要多管,有任何需要,只要说一声就好了。”
    六名执也点头,含笑着看着费杰,目光如
    昔看苍井空一样亲切。
    被太熟悉地人用这种目光看,费杰感觉有点怪怪的,他现在算是明白殿和六执会这么殷切地亲自会见他了,恐怕在他们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解除袭来族威胁的希望,难怪会这么热情。一时之间,费杰感觉自己上的担子重了起来。
    突然心中一动,费杰问道:“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殿愣住,没想到费杰这么快就有要求,点点头微笑道:“不错,只要不是违反伦理大义的,我们都可以帮你办到。”
    费杰忙道:“不违反不违反,我是想让你们帮忙救一个人。”
    殿释然一笑,道:“救人当然没问题……费杰,你说的是古旗地那个年轻人吧?”
    “嗯……不过他的情况有点特殊,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救,要不然也不会送到武神殿来了。”费杰有些含糊地道。
    “哦?你说说看?”殿微有好奇。
    费杰不做隐瞒,将古禅的现状以及原因都详细地说了一遍。
    “真是胡闹,这种办法居然也想得出来,若是只改变天废体质的话,其实武神殿也有办法做到……”殿摇摇头,眉头微微皱起,“不过他现在地情况,确实很难搞。”
    六位执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包裹着经脉地异种能量先不说,那小子的神识若是真被吸入异空间,那该怎么找回来?心神放出,很快他们就探清楚了古禅的情况,暗暗惊异的同时苦想一阵,却都想不出好的办法,一时间都是摇头。
    费杰不知道殿等人是真没想到还是故做没想到,便主动开口道:“我听闻武神殿中有一门功夫叫《唤神经》,若是能有人以传神入道之法将这门功夫打入阿禅的脑内,让他在潜意识里不断修炼地话,或许能有唤回神识的机会。”
    此言一出,六位执都是脸色一变。立刻就有一人皱眉道:“不可,《唤神经》乃是武神无意所得,之后却斥之妖法,只是毁之可惜,于是下令永世不得翻阅,连武神殿内部都不能修习,何况传给外人?不可,不可……”
    其他执也纷纷点头,武神禁令非同小可,五千余年下来武神殿中人世代遵从,若有违反,便是大罪,就连殿也脱不掉责罚。
    听费杰提起《唤神经》,殿也有些为难了,沉思片刻之后,道:“《唤神经》有壮大精神之力地作用,能够凝神结意,以你说的方法,地确有可能将其神识收拢回来……好吧,就依你所言,便将《唤神经》传给他。”殿最终做了决定。
    “殿,不可啊!”
    “殿不可!”
    ……
    六位执闻言脸色皆变,不过费杰却无意间注意到,其中有两人的表情似乎有点假,眼中分明闪过喜色。
    殿摆摆手,淡淡道:“无妨,根据法典,若是殿违反禁令,当格去殿职位,幽禁百年。我本已打算退位,现在也过是提前些许时日,至于幽禁百年……情况你们也都清楚,这百年之囚我怕是等不到了,就这么决定吧。”
    六位执都沉默下来,看上去都有些哀痛。
    费杰听得半懂,难不成殿大限快到了,所以才等不了那百年之囚?看其精气饱满地样子,似乎不太像啊?他顿时感觉为难,若是为了救古禅而牺牲另一个人的性命,这样似乎不太好。
    “殿……”
    费杰刚开口,就被殿打断了,微笑道:“你不用挂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有一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帮你这个忙,只能算是额外的附带而已。”
    费杰又有点听不明白了。
    “好了,那就先这样吧,古家少年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处理的,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地进行修炼,早一日达到能够封闭跳跃窗的境界,地球就少一日的危险,你下去吧,寇卫长他们会为你安排一切的。”殿浅笑着挥了挥手。
    见殿赶人了,费杰只好起身,拱手施礼,道:“多谢各位,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说罢身形一动,飘回了入口处,走出走廊之后,便看到了等在门外的寇雄。寇雄没有问费杰在无武殿里和殿他们说了什么,招呼一声就带着费杰离开。
    武神殿不像费杰想的那么冷清,相反还颇为繁荣。
    来之前寇雄等急着带费杰去见殿等人,所以是从空中高速穿过,而这一次寇雄有意带费杰游览武神殿,所以兜着大圈子穿过了商业区、休闲区、红灯区,一路上遇到不少武神殿中人。
    费杰现,有很多人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甚至还有比他小的,但功夫却都不错,虽然不及萧茹、张贤等年轻一辈中的高手,但只要年纪稍大一些的,普遍都有地阶左右的修为了,不由暗暗惊讶
第一第一百二七章 初会月琼
    的地位在武神殿虽然很高,仅在执之下,但看见有特别招呼,都是各走各的,反而是对出现在寇雄身边的费杰更加关注一些。
    几次之后寇雄呵呵笑道:“费兄弟不必在意,武神殿名字虽然是带着个殿字,实际上经过这么多年的展,不断扩充,已经差不多变成一个城了,人员也达到了万余人。人数不算太多,尤其是经常在这些区域逛的人,基本上都认识,费兄弟的体型比较少见,而且面生,所以大家不免会多看两眼。”
    费杰并不在意,微笑道:“我现武神殿的整体武学水平比天演大陆要高上很多。”
    “哈哈,那是当然的,天演大陆上的很多武学都是从武神殿流传出去的,而且我们这人数比较少,调教起来也比较容易。”寇雄的语气颇有些自豪。
    正说着,寇雄突然神色微动,看着前方呵呵笑道:“月琼,这么巧啊!”
    费杰悚然一惊,连忙看了过去。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即便长得是绝美或绝帅,但你却能从人群中一眼将其认出。
    话筒是这样的人,他走在路上,就算不穿衣服,回头率也很高。
    月琼也是这样的人。
    她的容貌虽然比不上薛亦菲和上官明月,更不用说美得不似真人的菲幕云,但她拥有普通女人绝没有的典雅祥和的气质,只是看到她,一颗浮躁的心便自行平静下来。
    月琼款款而来。身后跟着两个看上去比她稍小一些地女孩。人虽小。但腰间都挂着长剑。目光随意扫动中又带着几分警惕。
    听见寇雄地招呼。月琼如湖水一般平静温和地目光微微转动。随即浅浅一笑。道:“寇叔叔。”
    寇雄哈哈一笑。道:“月琼。好些日子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月琼矜持一笑。目光从费杰身上扫过。道:“这位是……费先生?”
    费杰顿时愣住。仔细回想一下。确认自己从未见过此女。回道:“我地确姓费。不知道小姐怎么会知道我?”
    寇雄嘿嘿怪笑一声。道:“别人不知道。月琼还能不知道?”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费杰有些迷糊了。不过他还记得石舟交给他办的事,本以为以后才能找机会慢慢打听月琼此人,却没想到这么凑巧,刚来到武神殿地第一天就遇上了正主,哪能放过机会?
    他忙上前两步,刚要说话,就见月琼身后的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个突然窜出挡在月琼面前,剑出半鞘,双目警惕地盯着他。
    “退下吧。”月琼轻轻说道。那女孩才缓步退到后面,但目光却一刻也离开费杰。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费杰总感觉自己被当成了强*奸犯,浑身都不自在,却不敢再靠近了,干咳一声道:“月琼小姐,我喜欢喝酒,不知道你有没有酒壶可以送给我?”
    此言一出,无论寇雄还是那两个侍女都有些傻眼,见过直接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的,第一次见面就突然索要东西?那两个侍女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否该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妄为的登徒子。
    月琼咋闻此言,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思索之色。
    寇雄回过神来,满脸古怪地咳嗽一声,道:“费兄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你可知道月琼她……”
    刚说到这里,月琼就微笑道:“我确实收藏有一些酒壶,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子地?”
    “有没有银色的?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淫。”费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可以肯定月琼已经听懂他说的话了。
    月琼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地喜色,随即道:“这我倒是不太记得了,不如这样,你到我那里去看看,或许里面就有。”
    “好啊!”费杰当然答应下来。
    两人你应我答,听得旁边的人都有些傻眼。在寇雄和两名侍女的印象里,月琼可从来没有对第一次见面地人这么热情过,总不可能对眼前这头猪一样的男子产生兴趣吧?
    月琼转问寇雄道:“寇叔叔,你们这是要去哪?”
    “哦,我是要带费兄弟去住所,顺便带他到四周逛逛。”寇雄回过神来。
    “嗯,那不如这样,寇叔叔你先去忙其他的,就等费先生到我那里拿了酒壶之后,再另派人送他去住的地方,如何?”
    “当然没问题,正好老头我也好久没去红灯区释放精力了,可以趁此机会放松一下。”寇雄满口答应。
    “多谢寇叔叔。”月琼浅浅一笑。
    “千万别这么说……”寇雄连忙摆手,随即对费杰道:“费兄弟,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我再带你好好逛逛。”
    “寇卫长慢走。”
    等寇雄离开后,费杰便跟着月琼走。他心里很有些疑惑,看刚刚寇雄地样子,月琼说声谢谢都把这身为卫长的老头给吓到了,难道这月琼在武神殿也颇有身份?
    一路上月琼都不一言,眉头轻蹙,似乎在想着什么问题,又好像在回忆着什么,脸上一时欢喜一时恼怒,情绪不着痕迹地轻微变化着。
    后面那两个拿剑的女孩看不到,时刻注意着月琼表情变化的费杰却看得清楚,不由暗道一声厉害,那石舟以毛都没长出来之身能够将这么一个气质出众身份貌似不凡的女子迷得神魂颠倒,实在是不简单。相比之下,他费杰的感情生活倒是乱七八糟。
    不免又想起柳雪来,眼前又仿佛出现了那对带着仇怨地眼眸,费杰不禁摇了摇头,却没有多少伤心和难过了。他曾经想遗忘,最终现那只是自欺欺人,解决这种问题,最好的办法还是放下。一旦放下,就算还记得又怎么样?只是一段青春时期地苦涩回忆而已。
    男人在感情受过伤以及身体受过精之后才会长大,经历了这次感情挫折之后,费杰无论身心都长大了许多。
    各怀心事的两人一路无
    来到了一处独立建造地清幽宽敞的院落前,月琼对后吩咐道:“蝶儿,馨儿,没有我地允许,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两名女孩恭敬应道,不免又多看了费杰两眼,这次倒真是和看强*奸犯无异了。
    费杰被这两个丫头盯得一路不自在,趁此机会得意一笑,在两人带着恼怒地目光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院落,顺便将门关上,让两个丫头气得牙暗咬却又奈何不得。
    月琼带着费杰穿过前庭,进了一座名为“暗香阁”的阁楼里,手幽雅地轻轻一挥,门关上的同时,一道浑厚的内息结界将整座阁楼包裹住,然后转过来,平静地看着费杰道:“是他叫你来的?”
    女人果然是翻脸比翻书快,刚刚还是一副似喜似恼的样子,现在就变得怒不形于色了。费杰暗暗腹诽一句,也懒得多说,直接就伸进裤裆,将随身携带的那只银色酒壶摸了出来,丢给月琼。
    “果然是他……”月琼抚摸着那只酒壶,神色似惊似喜。
    算是完成了任务,费杰心中不由轻松了些许。
    月琼抬头浅笑问道:“他说了什么?”
    费杰想了想,摇头道:“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叫我把这个壶还给你。”
    “一句都没说?”月琼笑容微微一僵。
    “一句也没说。”费杰很肯定地点头。
    月琼两条淡而细长地眉毛轻轻地拧着,轻轻抚摸着酒壶,出神地思索着什么,优雅中多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来。
    费杰在陌生人尤其是陌生女人面前一向不太主动,但一见月琼半天都不说话,也有些忍不住了,小心问道:“月琼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了?”
    月琼这时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淡雅地微笑,道:“这么说,你和那人见过面了?”
    “见过了。”费杰点点头,这是显而易见的,只要稍微有点猪脑的人都能想到。
    “那么……你也知道你地身世了?”月琼含笑看着费杰,平静如水的黑色眼眸中多出几分特殊的意味来。
    “知道了。”费杰老老实实地点头,心知瞒不掉,索性爽快些。
    月琼接着问道:“那么,你想要回去么?”
    费杰心知月琼说的是银羽星,心中一动,点头道:“是地……不知道月琼小姐可知道那个地方的线索?”
    月琼浅浅一笑,道:“线索是有的,不过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方向,具体的方位不能确定,对你来说并没有太大帮助。”
    费杰不禁露出失望之色,不甘地道:“你知道所有的线索?没有遗漏地?”
    月琼淡笑道:“这一点你勿须怀,殿能够知道的,我都知道。”
    好大地口气。费杰吸了口气,看月琼的目光顿时不同了。
    月琼却没有多做解释地意思,只是问道:“那你打算是什么时候离开地球?跳跃窗封闭之前还是之后?”
    费杰又是一惊,看来这女人知道的还真不少,随即就想明白月琼这么问地原因,立刻摇了摇头。如果是在跳跃窗封闭之前离开,先不说已经将他当成封闭跳跃窗希望的殿执等人会不会放人,他自己也不能罔顾地球安危离去。
    只是这样一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离开地球?费杰的心变得沉重了。
    月琼放心地笑了,道:“如果我猜的不差,殿及几位执应该没有向你提及你的身世来历吧?他们这么做,既是公心也是私心,怕你一个冲动就离开地球,现在看来,他们是多虑了。”
    费杰醒悟过来,无论上次和李涵、袁芳二人谈话,还是这次面见殿等人,他们似乎都旁敲侧击他有没有和石舟做过接触,原来是这个原因?
    虽知殿等人是以大局为重,所以才会如此,但费杰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如果我十年百年都想不出闭合跳跃窗的办法,他们就要十年百年地不告诉我真相?一辈子想不出,他们就一辈子不告诉我?”
    “你也是武神殿的人,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费杰惑地看着月琼。
    月琼笑容温和地看着费杰,道:“因为我觉得不能将这么重的担子不由分说地压在你的身上,应该给你选择的空间……虽然是为了大局,但有时候武神殿手段太过霸道,这是需要改进的地方。现在地结果也很好不是么?事实证明你并非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
    费杰看着月琼淡定而真诚的眼眸,心中不禁涌出几分感动,对于武神殿的不满也因此减少了许多。他现在对于月琼的身份是越来越好奇了,听她的口气,似在武神殿很能做主,不禁问道:“请恕我冒昧,不知月琼小姐在武神殿的职位是?”
    “我全名纪月琼,是殿地女儿。”月琼淡笑如菊地道。
    费杰顿时傻眼了,他想过月琼的身份很不一般,却没想到居然大到这个程度,难怪说话的口气那么大。不知怎地,他心里不禁跳出一个念头:石舟那老不修在武神殿呆了十年都逃不出,可见武神殿守备之严,他不会是最后施展了美男计,将这殿之女勾搭上之后,才被偷偷放出来的吧?
    这么一想,还真有可能,费杰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纪月琼不知费杰所想,以为他还在计较殿等人地隐瞒,轻声道:“其实父亲他们也并没有将太多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毕竟连圣尊也说没有绝对的把握,如果最后实在不成,等我继承殿之位后,也会遵他所托,将一切告知给你的。”
    费杰地好奇心又被提起来了,连忙问道:“月琼小姐,你能不能多说说圣尊的事?”
    “你叫我月琼姐或月琼都可以,不需要那么客气。”纪月琼说着轻轻摇,“刚才跟你说的这些,已经算是破例了,关于圣尊的事情,在武神殿中也是属于最高机密,除了父亲以及六位执外,就只有
    ……关于圣尊的事情,目前我不方便透露太多,如果时候,我会再告诉你。”
    什么叫有需要地时候?费杰既是失落又是不解,对于圣尊他实在好奇得很,更想从圣尊那里搞清楚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好了,不说这些了,跟我上来吧。”说完之后纪月琼身形飘动,顺着楼梯上去,带着费杰进入一间宽敞地房间。
    费杰一看就知道这是女子的卧室,想是纪月琼休息地地方。四面打量,费杰现纪月琼的卧室虽然带着些许女子气息,但却出乎意料地简洁,完全不似上次看到的周倩极有少女风格的布置,若非墙上有一张帅气到极点的今非昔的海报,还真以为是男子的卧室。
    纪月琼从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