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无敌寂寞-第7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黄蒙顿时苦笑,道:“这怎么可能?这么小的核心,本身的能量就那么一丝丝,还要再次抽细,控制组成复杂的结构,更困难的是保持结构的稳定性,毕竟那能量实在太少了,越少越难控制,稍有差错便功亏一篑……我看想除了传说中的仙境高手有可能做到之外,其他人是不用想了。”
    费杰已经差不料到是这个结果了,黄蒙说的都是他发现到的问题。本来以为黄蒙是这种核心的创造者,会有不同的理解,没想到也是一个模仿者。
    “前辈,我想问一下,你是在里看到这种核心结构的?”费杰还是不死心,他准备寻根追源,或许能有所帮助。
    “你是说地心?”黄蒙微微一笑,摇头道:“没用的,而且你能见到地之心的可能微乎其微。”
    费杰并不气馁,微笑道:“那前辈就:我讲讲见到地之心的故事吧。”
    蒙迟了一下,然后道:“好吧,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说,这也是埋藏我心中许多年的秘密了,能够说出来让人分享,倒也不错……”
    黄蒙沉默了一会儿。才语出惊人道:“你或许不知道模拟出来地这个核心。其实是地之心结构地一小部分。复杂程度连地之心地万分之一都不到。”
    费杰悚动容。道:“地之心是什么?”
    “你应该知道武者飞得越高。体内内息流散得越快吧?”黄蒙突然转移话题。
    费杰点了点头。惊讶黄蒙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黄蒙嘴角露出一丝高深莫测地笑容。缓缓道:“你不觉得这个情形。和用内息模拟出核心之后产生地情形很相似吗?”
    费杰身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黄蒙。瞪大眼睛道:“你该不会是想说……”
    “不错!虽然史料中从未记载也从未听他人说起过,但根据我的所见,可以推断出,正是因为有地之心的存在,形成一股对天地间所有元气产生影响的强大吸力导致这一状况的出现,高度越高,吸力就越大!”
    太惊人了,这无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千古未解之谜竟被黄蒙窥得真相!
    若非手中正有一个源源不断吸纳凝聚着天地元气的核心,费杰真会以为黄蒙是在编故事。可以想象,那该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物然能够对整个地球的天地元气造成影响!
    费杰好不容易平静一些,忙问道:“地之心在哪里?”
    “这就要看缘分了,不过可以肯定是在地底之下不知多深之处。那次我无意之间进入一处海底洞穴,突然感觉体内内息失去控制不断从体内散逸,之后我整个人也被一股巨大力道给吸扯进去短短数息的时间里,内息被外力吸扯得干干净净。也亏得支撑了那数息时间否则内息耗尽,在那股骇人吸力下定然性命不保。数息之后,意识混沌之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处神奇地方……”
    黄蒙一脸回忆地道:“那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感觉到那个空间中天地元气的浓度超乎想象,但我就是无法吸纳到一丝一毫的天地元气入体,反而体内最后一丝内息也在那个时候被毫不留情地吸扯出去。在那个空间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直径超过百公尺的纯由天地元气组成的球体,结构复杂莫名,而与那球体又相连了许多如同网状的能量丝线,这些能量丝线上又有数以亿万的的小型球体,结构比那大球体简单许多,但还是复杂无比。我后来模拟出来的,就是小球体上的很少一部分。”
    费杰闻言忍不住插嘴道:“以前辈之修为,就算记不住大球体的结构,记住小球体应该还是可以的,为什么前辈不将小球体的完整结构记忆下来?”
    黄蒙呵呵一笑,道:“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种结构有如此奥妙,也已经被那壮阔绮丽的景象给震撼住了,所以并没有专注地观察,而且时间上也允许……我当时内息耗尽,只能随波逐流,身体被一股吸力牵扯着不断向前运动,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一头扎进了大球体之内,接着一股强大的推力出现,震荡之下我立刻昏迷过去。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一座山崖顶上,天知道我是怎么上去的。后来我发现,出来后的那处山崖,与之前所在的海域相隔数千公里!”
    “然后呢?”见黄蒙停了下来,费杰忙问道。
    “之后百余年间我数度下海,为的就是寻找那个入口,却最终都没有找到。而我无意间发现,用内息模拟出记忆中那种小球体的部分结构后,居然能够引
    元气的凝聚,才在此基础上创出了倾城一刀。世人一刀能够吸纳周围天地元气乃是源于刀意玄妙,却不知能有如此效果完全是依赖于那独特的结构体。”说到这里黄蒙自嘲地一笑,道:“所以我才说,你知道了也没用,我最近百年都在寻找地之心,以及关于地之心的任何传说,却都一无所获,可想而知当初我能进入其中所多么侥幸了。”
    “前辈,谢谢你,能够将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我。
    ”费杰真诚地道。他心知这个秘密有多么巨大,比起天地极壁之秘也不逞多让。他和黄蒙才是第一次见面,后者居然肯将这种秘密相告,光是这份信任,就足以让他感激。
    黄蒙摇头道:“你不用谢我,一方面是因为这事埋在心里太久很想找个人说说,另一方面,关于你的事情我听说不少,很多人都以为你是运气,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许你的好运,能够让你在将来见到地之心也说不定。”
    费杰却对地之心不抱多少希望了,黄蒙也是人品爆发遇到了一次,之后找了百多年都没找到,没道理他费杰就那么运气好能够碰到。
    和黄蒙回了之那个洞穴,费杰发现萧茹已经醒来了且已经看不出有哀伤的样子,只是拿着弯刀一下一下地挥刀。见费杰回来,丁铁肩膀一耸,露出无奈的表情。
    萧茹的状态让费杰担心,过去道:“萧茹?”
    萧茹收住刀头微笑着看着费杰,道:“怎么啦,小师父?”
    太诡异了,哪有人好得这么快的?杰与同样惊讶的黄蒙对视一眼。
    “儿,乾熙皇的事,你还需节哀……”黄蒙怜惜地看着萧茹。
    “我没事啊,两位父去练功啦!”萧茹脸上是甜美的笑容,说完之后便身形飘动,飞入另一个洞穴。
    “现在的家伙真是越来越可怕了。”丁铁啧啧一声,“刚才她醒过来,我还打算用我宽阔的胸膛和强健的胸肌来安慰她受伤的心灵没想到她看上去居然比我还冷静。”
    费杰担忧地看着萧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对黄蒙道:“她没问题吧?”
    黄蒙怎么说也是了几百年的糠于人情比费杰要了解许多,轻轻一叹道:“她看来是封闭了内心而且心灵已经被仇恨所占据了……这是一个结,或许只有等她手刃了杀父仇人之后会解开。”
    费杰沉默不语,因为他突然回想起萧茹刚才的笑容。那笑容虽然一如往昔甜美,可是,那双眼睛里,却没有多少生气,仿佛那笑容全是画上去的一样。
    另一个洞穴里,静寂无声,在荧光石的照耀下,萧茹面无表情的脸庞一片惨白。她缓缓拔出手中的弯刀,充满死气的双目之中,闪过一道亮光,嘴角微微地上翘起来,在清冷刀光辉映之下,显得诡秘非常。
    银光乍闪,地上出现一道深长的沟壑。
    这一刀,是与过往的诀别,亦是对再生的宣告。
    “之前只知在小师父怀里软弱哭泣的我,已经死了。”
    “父亲脖子上怒放的血色花朵,那最后带着不舍与宠溺的目光,深深映在我的脑海。”
    “假若那时候我能拥有再强的力量,假若我平时不是那么贪玩,肯多花一点时间在练功上,那么宠爱我的父亲可能就不会死,不,是一定不会死。如果师父和小师父能早点出现,父亲也肯定不会死……”
    “此时之我,非昨日之我。”
    萧茹死气沉沉的双眼,慢慢恢复了些许光彩,却更显幽暗而深沉。
    上官无我出手之前不会想到,经由他之手,将间接造就出怎样一个怪物。
    在那种绝望和悲愤的情形下,激发出来的绝望刀意,竟在这静寂如死的空间里,昏暗荧光投罩下,随着萧茹心灵的变化,开始走向另一个不可测的极端。
    眼见萧茹已经貌似无事,且有黄蒙这种大高手照看,费杰便和丁铁一起向黄蒙告辞,黄蒙并未挽留,就此作别。
    飞出火山口,丁铁问道:“老五,你现在准备去哪?”
    费杰原本是打算虐玩陆望秋之后再虐庞云再虐宋国定南王赵祯的,不过经后来余伯起一打岔,现在费杰又觉得继续虐下去有点不合时宜。既然纪月琼要他推波助澜,那么就该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手才是。如今唐国和宋国虽连成一线,但难保不会有一天相互之间再打起来,到时候再瞧准机会出手,方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想了想,费杰道:“我准备回老家一趟,大哥你呢?”
    “不打了?那我就到天演大陆云游一番,你带着这个收发器,通过这个可以随时和我保持联系。”丁铁将一个圆形的金属球体递给费杰。
    费杰刚一接到手上,那金属球就突然自行液化,转眼之间变成一个和皮肤颜色完全一样的薄环,套在左手腕上,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丁铁教会了费杰使用方法之后将挂在脖子上的晶体脱下来,道:“你不是说要拿去给武神殿研究吗?你就先带着吧,
    后再特意来找,科多我已经解锁,只要往里面催入内打开了。”
    科多的重要性费杰自然清楚,可以说是丁铁回澜明星的必须工具,现在丁铁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就交到自己手上,心里多少有些感动,握紧那晶体道:“大哥,我保证会将它完好地交还到你手上的!”
    丁铁不在乎地一笑拍费杰的肩膀,道:“没关系啦,反正已经上过保险了,要是坏了保险公司会还陪的。”
    不是这个问题吧?费杰暗汗不已。
    两人就此分别,费杰来到附近的城市上空现这城市已经被唐国控制,街道上还残留有战争的痕迹,到处都有唐**人巡逻,城中清国居民似乎并没有因为战争受多少伤害,不过对于唐**人多少有些躲闪。
    此情此景,让费生出一股压抑之情。
    虽然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国人,甚至不是纯粹的地球人毕竟是在清国长大,对于清国自然会有归属感。
    费杰最初打算,是以武力威胁陆望秋等人,让他们退兵出境,然而陆望秋的世界大同理论让他的想法有了改变。如果陆望秋真能做到所说的一切么清国主权转移,也并非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看到街上清国平民对唐国人畏惧躲闪的眼神琐的身形,仿佛成了丧家之犬般费杰心里又不禁有了些许迷茫。
    在这时,一阵怒骂嘈杂声引起了费杰的注意目光向下方一凝,很快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有一队唐**人巡逻时,有一名老人让路不及,被撞倒在地,丸碎了一地,哀号不止。
    不料那队军人佛没看见一般,径直就要离开,却被几名看不过眼的清国人给拦了下来,让撞人的军人赔礼道歉。撞人的军人不从,态度恶劣,甚至嘲笑周围人为亡国奴,比狗不如,哪有人向狗道歉的道理?如此一来,自然引得群情激奋,场面越闹越大,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那队唐**人见形势不对,已经拔出了佩刀,双方紧张对峙。
    眼见就发生流血事件,费杰身形骤然落下,落入人群之中,控制身周天地元气,将四周之人都往外送开一些,顿时空出一片空间出来。
    四周顿时一静,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位不速之客身上。
    费杰没有去看那队军人,而是先走到那名被人搀扶的老人面前,看了看他的伤势,顿时脸色一沉。
    “道歉!”费杰目光冰冷地看着那名撞人的唐**人。
    那唐**人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见费杰只是个毛还没他眉毛长的英俊少年郎,虽为他落地时的手段所惊,但暗想少年郎再厉害也有限,而自己这边有八个人,而且此时肯定还有其他的巡逻队伍向这边过来,顿时底气十足,手中佩刀顿时一扬,大骂道:“你算什么东——”
    费杰目光一冷,刀意骤然而发。
    一连串的爆破声响起,那队唐**人骇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刀居然瞬间爆成了金属粉末!
    一时间,众军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看费杰的目光顿时变得不同。因为他们都感觉到,在刀爆炸的同时,一股强得可怕的刀意从少年身上出现,刹那间人那个他们身体完全僵硬,提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能够领悟刀意之人,绝对不是庸手!
    就在此时,人群中挤出两队唐**人来,其中领头的三级士官大声道:“都围在这干什么?聚众闹事么?”
    “道歉!”费杰目光依旧看着那名军人。
    原本被惊骇住的军人一见来了这么多帮手,其中还有三级士官,顿时有了底气,怒笑道:“小子,该道歉的是你!你死定了!”
    那名三级士官见军人如此失态,微微皱眉,转首看了费杰一眼,目光先是惑,随即便瞳孔骤缩,小心而低声地道:“请问您是……费杰费先生吗?”
    费杰淡淡看了那三级士官一眼,伸手向那名狂笑的军人,顿时,四周天地元气迅速凝聚,转眼之间,无数的明亮光点将其包裹起来。
    “啊!啊!这是什么东西?”那军人惊恐大叫。
    费杰伸开的手掌微微向内捏起,光雾的体积随之缩小,光雾之内顿时响起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闻者胆寒,四周的人纷纷惊恐地退开。
    “费先生……”三级士官脸色一变。
    惨叫声很快停止了,而费杰的手掌也最终捏成了拳头,光雾缩小成一个直径二十来公分的球体。
    光雾缓缓张大,恢复成原来的大小,随即散开,顿时掉出一副完全分不出人形的血肉,刚一落地,便如同打碎的柿子,红色的汁液溅落四方。饶是这些军人经过了战场洗礼,亦被这血腥的一幕骇得脸色惨白,更不用说周围围观之人,皆是纷纷惊恐大叫起来。
    费杰的表情很淡漠,最终,当惊恐过去,所有人都将恐惧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第一第一百四四章 七怒绝杀
    !我想起来了,他是费杰,是不久前打败了陆皇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呼。
    “我也想起来了,我在天讯上看过他,真的是他!”
    “原来是他!难怪这么厉害!”
    “费杰给我们报仇了!”
    “费杰,帮我们赶走唐国这些日狗的!”
    “费杰,日死他们!”
    围观之人激动来,恐惧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对费杰的崇拜,更多的人将他当成了希望。
    “就如同他将清国人当成一样,我也只是捏死一只虫而已。”费杰平静地声音响起,四周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
    随即费杰转看向三级士官,道:“请转告陆望秋,我不希望再看到或者听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如果他不能善待清国之民,我也不会善待他,如果他不能做到他所说的一切,那么我将会让他付出百倍的代价。”
    说罢,费杰不理因为他言论而震惊的众人,四周天地元气汇聚身周,光芒闪耀间,转眼消失在众人面前。
    :观地清国民众很是茫然。体味着费杰地话。不知是谁先低声骂出一句“卖国贼”。越来越多人地人开始怨恨起费杰来。一片地咒骂声中。人们纷纷散去。费杰卖国贼以及杀人恶魔之名也随之流传开去。恐怕唯一全是真心实意记着他地好地。也就只有那位丸碎了一地地老人。
    杰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只是转移了一下地方街头地公共天网终端上查询了一下目前方位以及确定好前进方向。才离开了这座城市。
    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只要自己认为是对地。就算被人误解又如何?像刚刚这种事情。他也只能做到如此。以并不习惯与喜欢地血腥手段给唐**人足够地震慑。也希望陆望秋能够因此更加严格地约束底下地将士。但他也很清楚算他手段再残忍。这种事情还是避免不了地。总会在他不知道地地方发生。
    他突然发现。原来力量也不是万能地算是天下无敌。也有无可奈何地时候。
    仿佛是发泄似地不断汇聚天地元气。不断催加速度。引得天地间一片气流涌动。宛若奔雷炸响地音爆之声不绝于耳。
    再一次踏上家乡地土地。费杰颇有感怀。地处偏远乡村地这里乎并没有受到战争地侵扰。一切都很河蟹而且比起以前来。这里地人和建筑都明显多了许多简直由一个落后乡村变成了一个小城镇。不由让他暗暗奇怪。
    他却不知望秋早就忌惮着他这个大高手,所以就算是起兵,也特地吩咐下去,不允许任何人来骚扰此处,故而这里反而是清国境内少数完全没有受到战火波及的世外桃源。所以战火四起之后,就有很多不堪战火焚烧之人移居此处。
    当然,也有不少人是冲着他费杰的名声来的,此地虽然历来名声不显,但自从出了个刀神传人,就冠上了人杰地灵的名头,不但成为旅游胜地,更引得不少人来此定居。
    费杰避开他人视线,飞身来到了老屋之前,脚步顿住道:“出来!”
    唰!唰!
    两道人影出现在不远处,恭敬地道:“费先生,我们是皇上派来暗中保护您的祖宅的护卫,防止有人蓄意闯入和破坏。”
    “哪个皇上?”费杰微微皱眉。
    “乾熙皇。”
    “是他……你们退下吧。”
    “是。”两人消失在费杰眼前。
    费杰微微一叹,乾熙皇这个人的确不错,只可惜,晚回了一步,没有救到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帮他好好照顾萧茹了。
    打开房门,进入老屋之中,房中一切如旧,只是又已掩上了灰尘。心中一动,空间中天地元气凝聚起来,随着费杰一路走过,四周事物之上的灰尘都被天地元气给席卷包裹,所有东西焕然一新,宛若刚刚打扫过一般。
    直到现在,费杰才开始体会到身为高手的便利。
    来到爷爷的卧室,费杰搬开一个老旧书架,地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
    费杰在地上轻轻跺了两下,再重一点地跺了三下,便闻轻微的一声机关声,地板缓缓向下凹陷,最终露出一个黝黑的入口来,走了进去。
    直到爷爷去世之前,费杰才从爷爷口中知道这间地下室的存在,当初料理完爷爷的后事之后,他曾进来过一次,除了一张存有巨款的银联卡之外,最显眼的就是那根躺在角落的黑色长枪。
    当初发现这杆长枪的时候,费杰曾尝试拿起,却根本不能挪动,而这一次,却已全然不同。
    费杰径直来到长枪之前,目光灼灼。
    对于现在的费杰来说,最不怕的就是重力。
    他伸手过去,轻轻一抓,便将一丈多长的黑色长枪抓了起来,从明显随之增加的丹流来看,这黑枪的重量显然不轻。
    天地元气在枪身上一卷,顿时将覆盖在上面的灰尘全部卷走,露出了黑枪的真容。
    黑是如同黑夜的黑,枪身之上,一条盘旋姿态雄伟面目狰狞的黑龙,凹凸不平地从枪尾一直盘卷到枪头部位,鼓起的双目,透着一股煞气,仿佛随时准备择人而噬。同样深黑的枪头,便仿佛是从那黑龙的大嘴中射出一般,枪锋之上散发森冷寒意。
    费杰抚摸着长枪,心中感怀万千,这是爷爷曾经使用过的兵器,只是物仍在,人已非,不过,他费杰今日将这尘封已久的兵刃再次拿起,定会让它散发出更胜往昔的光彩,定要让它痛快饮尽银羽星上那些害他家破人亡之仇人血!
    “咦?”
    费杰突然发现,在原本躺着枪身的地方然还有一张精心折叠得十分细长的纸条。这纸条显然是早就压在黑枪之下的到他拿起枪时才露出来,不然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应该已经看见。
    将那张看上去有些枯黄的纸条捡起来,小心地打开,费杰看到的是十分熟悉的
    —爷爷的字迹!
    上面写着:杰儿吾孙,希望你是以自己的实力拿起这杆嗜血枪,这证明你很可能已经突破了天废之体的限制果不是,也不要紧……还记得小时候玩的藏宝游戏吗?去你最后藏宝的地点吧,那里会有爷爷留给你的礼物。
    费杰愣愣地看着这张纸条,没想到爷爷挂掉之前还有这样的安排。所谓的礼物多半是和他的身世以及银羽星有关!
    提着嗜血枪费杰就冲出了地下密室。
    乡村地处偏僻,科技也比城市相对落后许多了打枪与被打枪之外小,费杰小时候最常和爷爷一起玩的就是藏宝游戏,每次都由他来藏一件东西,然后由爷爷去找。那时费杰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无论他藏得多好,爷爷总是能够很快找出那些东西来。现在一想虽然当时爷爷修为已废,但只要还能心神外放查他的动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费杰清楚记得,后一次藏宝就在爷爷去世之前的几天只有那一次,爷爷没有找到藏宝之地。费杰想起那时候自己得意洋洋地将爷爷带到藏宝之地将宝物找出之时,爷爷脸上沮丧中有带着宠溺的笑容,心里既甜蜜又心酸。不知道那一次是爷爷衰弱得已经无力再探知藏宝之地,还是因为那是他自知大限将至才故意放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