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通常,穿越者都是历史爱好者,看个文物什麽的就穿了,看个书又穿了,一穿穿到古代,运用丰富的历史知识,他们就成了剧透大神,无往而不利。贺赫赫甚至怀疑,诸葛亮也是穿过去的。贺赫赫也挺喜欢看历史穿越小说的,只要不是特别脑残都可以接受,因为像他这种挺害怕突来BE的软心肠,而历史穿越小说自带剧透,就最适合他了。
    当然,穿越者也不一定是历史爱好者,也可能是文物小偷、会计师、法医、地理学家等等在古代可开挂的职业,然而……像贺赫赫这样,一个男性的妇产科医生,在古代有什麽活路啊!
    哪有女人会乐意让男人给她接生、看妇科病啊!在现代姑且有不少病人排斥他了,更何况在古代!
    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穿越之後,第一时间就说了一句“卧槽”。真的没命儿了,由於长期处於办公室环境,他不但亚健康,还手不能挑、肩不能抬,砍柴打猎什麽的古代生活技能一概不会。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类似於神坛的地方,而站在神坛边上的,是一个穿古装的男人。他第一眼看过去,以为这是一个穿男装的女人,稍加观察才发现这是一个穿男装的男人。他真真是男生女相,但因为身形高大,估计有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肩膀也尚算宽,所以多看一眼也不至错认了。
    贺赫赫马上想到,其他事还在其次,穿越必须先装失忆,因此他马上说:“哎呀……头好痛,哎呀,我是谁呀?这儿是哪儿呀?”
    古装男人答:“别装失忆。”
    “哦,对不起。”贺赫赫道了个歉,才说,“诶?你怎知道……”
    “我知道你是从另一个时空过来的。”古装男人答,“每一个过来的都会先装失忆,好没趣。”
    “对不起,我们都是按书本教的做的。”
    “什麽书?”
    “穿越小说呗!”贺赫赫跳起来,说,“这儿是哪里?”
    “我家。”古装男人耸耸肩说,“每次回家都见到有穿越者在装失忆。”
    贺赫赫愣了愣,心想:难道说这里是空间与空间的狭缝?
    古装男人说:“我正寻思著怎麽将这里的空间狭缝给封住,好歹想出个法子,你却来了。你大概是这里最後一位穿越者了。”
    贺赫赫苦著脸说:“大爷,那我不是回不去了吗?”
    “是的。”古装男人答。
    “穿越过来的人有回去过的吗?”贺赫赫抱著一丝希望问。
    “没有。”古装男人无情地掐灭他最後一丝希望。
    贺赫赫跌坐在地上,捂著脸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只会接生孩子,在这儿能干什麽啊!”
    “接生。”古装男人答。
    “诶?”贺赫赫抬起头,说,“开玩笑吧?”
    古装男人面瘫地看著他──贺赫赫想,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神神叨叨的,但却是严肃认真的一好同志,估计是连“开玩笑”三个字怎麽写都不知道。
    贺赫赫站了起来,说:“要你女人有了……”
    “那是不可能的。”古装男人脸色一沈,说。
    “什麽?为什麽不可能?难道你……”贺赫赫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飘逸。
    在贺赫赫将视线移到某个跟生孩子有关的部位时,古装男人捏住他的下巴,硬将他的头抬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不管你们来的世界是怎样。可在这儿,异性恋是断子绝孙、大逆不道的,你最好少提。”
    贺赫赫心里有一阵惊雷掠过: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不是深藏不露的冷面笑匠,那麽他就真的穿越到一个崩坏的世界了?而且是一个历史学得再好的人,也剧透不了的世界!
    天啊!剧透不是穿越者的特权吗?现在他连剧透都透不了!还穿越个毛啊!不公平啊不公平啊!
    於是他发现了,他穿越到的这个空间,男男可以生子、女女也可以生子,就是男女不能生子,因为不能生子,所以被称为大逆不道的怪癖,很多异性恋者都遭到众叛亲离的下场,十分凄惨。也有异性恋的反对者是说“居然对和自己不一样的身体起反应,真是恶心”。
    於是,在受过多年直男教育之後,贺赫赫居然要在一个“异性恋都给我去死”的世界里做接生大夫?
    贺赫赫捉著古装俊男的衣袖,说:“你叫什麽名字?”
    古装俊男说:“沙玉因。那麽你呢?”
    “贺赫赫!”
    “笑什麽?”
    “我叫贺赫赫!”
    “呵呵呵?”
    “对,就是贺赫赫!”
    沙玉因想了想,说:“名字听起来好像很厉害。”
    原来沙玉因这里是一家医馆,正确来说,是巫医馆。这是一个神神化化的次元。这里与人间有别,又与天界、冥界有别,这里住著的人有著神魔的血统,却又非神魔,他们不像神济世为怀,也不像魔一样杀戮暴戾,他们就是在自得其乐,过得很欢快理想,寿命比普通人类长很多,但就是出生率比较低。
    而这里也没什麽科学的医生,因为巫医一体,医生也就是巫师。巫师只能传递神谕,不能掌控生、死,所以死人他不会救,而新生命的诞生也不会插手。医书里也没有系统地讲述孕育之事。作为妇产科医生的贺赫赫,在这个时代,竟就成了少数懂得接生的奇才。
    没错,是奇才!
    接生这个职业在此处是违法的,但由於贺赫赫是在神坛上穿过来的,因此竟被认为是“天赐”。所以他可以合法地接生,并受到尊敬。
    贺赫赫真是高兴到不知所以:我再也不怨愤上天了!不给我剧透有什麽关系?我居然成为世界第一的妇产科医生大人!这是比剧透更大的开挂啊!
    这日一早,贺赫赫就被沙玉因揪起来,贺赫赫揉著眼睛问道:“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儿?”
    沙玉因答:“看孕。”
    “这麽快有生意?”贺赫赫捂著头顶大叫。
    沙玉因没有说话,领著贺赫赫到外头走,居然已有轿子停著在等。
    贺赫赫问道:“我们要去哪儿看?”
    “皇宫。”
    “诶?”贺赫赫吓了一跳,“什麽?难道……”
    沙玉因讳莫如深地说:“你还是少知道点比较好。”
    贺赫赫头上轰隆一声,只觉得地动山摇:“天啊!我似乎已经能听到那句经典台词了……”
    贺赫赫的预感没错,他果然就听到了料想中的那句经典台词:“不把他们父子料理好,朕就要你人头落地!”
    眼前是一笼红绡床帐,以金钩吊起,这大床四脚雕镂著凤凰祥云,玲珑别致,金光闪闪,看来便是凤床了。凤床上躺著一个青丝柔软、容颜清俊的男子,他一脸心如死灰的模样,恐怕给他一柄匕首,他就会拿来锯自己大腿。
    贺赫赫心想:这货产前抑郁吧。
    贺赫赫不用抬头就知道皇上必然是“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帝王气概,深邃的双眸,坚‘挺的鼻子,薄而漂亮的嘴唇以及坚毅的下巴”……虽然他一直搞不懂下巴要怎麽“坚毅”,但姑且当是拟人的修辞手法吧。贺赫赫摸摸头顶,说:“要不先让奴才给这位……这位……壮士诊脉吧?”
    皇上颔首,说:“准。”
    贺赫赫便上前,找个凳子坐下,说道:“那麽,这位壮士……可否让奴才给您把个脉?”
    凤床上的纤细美男壮士依旧袖著手,冷淡地说:“不必了,我就这麽著好了。”
    皇上便说:“青因……”
    沙玉因便开口,说道:“你就让这位大夫给你把脉吧。”
    纤细美男壮士对沙玉因说道:“哥,我不要给这个人生孩子!”
    ──原来这壮士是沙玉因的弟弟!刚刚皇上叫他“青因”,那麽他应该就叫做沙青因啦
    贺赫赫推断道。
    沙青因捂著自己的肚子,说:“我不要这个孽种!”
    皇上的脸也搁不住了,便说:“青因,你莫胡闹了!”
    沙青因含泪说道:“你冷血无情!为了皇位竟然骨肉相残,滥杀无辜,视人命如同草芥,我怎麽会和你在一起?我又怎麽会给你生孩子?你何不把我也杀了?”
    ──嗯,重度产前抑郁。
    贺赫赫默默记在心里。
    皇上一拂袖,说道:“若我不出手,死的便是我的了!我亦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沙青因含泪说道,“好好的借口,你早已远离是非之地,为何又回来?”
    “权力的漩涡比你想的还要大,哪里可以离得了是非?”皇上沈声说道,“只要我身上流著皇室的血,这场斗争就不可避免。”
    “既然皇室的血便是诅咒,”沙青因捂著自己的肚子,说道,“那我岂能让自己的孩儿带著诅咒出生?”
    说著,沙青因便一头往柱子上冲去,幸得皇上眼明手快,将他抱住,又说道:“你说来说去都是怪我杀了‘那个人’!你根本对他尚未忘情!”
    沙青因冷笑道:“原来你一直也是这样想我的!”
    皇上怒而拂袖,却也不语。
    沙青因却道:“是!我对他余情未了,不仅如此,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他的!那你还要我生他出来吗?”
    皇上怒道:“你不要再乱说话了!”
    沙玉因踏前一步,将二人隔开,说道:“皇上,臣有话和你说。”
    皇上这才敛定心神,冷著脸说:“那个谁谁谁……”
    “奴才在。”贺赫赫一听就知道是叫自己,真是了不起的才能。
    皇上说:“你在这里好好陪著他,不然叫你人头落地!”
    “奴才知道。”贺赫赫心想自己一个现代人在古代也能如此习惯自称“奴才”,还真是狗腿子第一。



☆、第 2 章

    恭送了皇上和沙玉因出房,贺赫赫转过头,对沙青因说:“壮士,你好点了没?”
    沙青因一咬牙,说:“你哪里知道我的处境?”
    贺赫赫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沙青因问。
    “唉,也是猜的。”贺赫赫脑里翻了一下最近热播的穿越剧情节,将女主角替换一下,加上刚刚他们的对话,很快就脑补出来了,“很明显,你与皇上很早就认识了。皇上为了得到皇位,手足相残,结果更伤害了您很在意的一位男子,你左右为难,心里十分难受,是吧?”
    沙青因含泪道:“正是如此。”
    贺赫赫说:“我也挺难受的。”得知了如此纠结的故事,却不能上网与大众分享,真是很难受啊。
    “而且,皇上对我也不是真心的。”沙青因说道。
    贺赫赫讶然说道:“你刚刚对皇上如此的……”他想说“无礼”,但奴性发作,只能改口说:“你对皇上如此的富有一段天然的傲娇态度,他也百般迁就,自然对你是真心的!”
    “他只是顾着我肚子里的这个。”沙青因冷笑道,“因为我们这儿生子是很难得的事情,家家户户得了孕都是如临大敌的。他怕将来后继无人,因此才对我分外好。我没怀孕之前,他只把我当做……”
    虽然沙青因含泪没有把话说出来,但贺赫赫已经脑补了“禁脔”“□”“玩物”“充气娃娃”“矿泉水瓶”等等无数字眼,完全不需要沙青因把话说完,他脑内也勾画了一个完整的剧情大纲。因他有一个写网文的女友,偶尔也帮女友校检和代笔,所以对于这种情节已经是耳熟能详了。想不到真正碰着了,还是如此的激动人心。
    贺赫赫也很理解皇上的心情,沙青因虽然是长得挺好看的还能生孩子,但终日哭哭啼啼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爷们儿,就算是女人这样也挺招人烦的,更何况是汉子。恐怕也只有贾宝玉魂穿到皇上身上才能受得了他。
    贺赫赫平生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性格黏黏腻腻的男人,第二种是高富帅,偏生沙青因将两样都占齐了,叫他如何不讨厌?可他又真的不讨厌,大概因为此人真是太苦逼了。而且他也不大好跟孕妇……呃,跟孕夫闹矛盾。
    作为沙青因二十四小时陪护,贺赫赫被特许留在了皇宫。说实话,他真的不想留在皇宫啊!皇宫里规矩多,皇帝又动不动说金句“要你人头落地”,沙青因又产前抑郁……他现在可是深深感受到言情小说中太医的苦逼之处了。
    贺赫赫捧着安胎药,跟沙青因说:“壮士请吃药。”
    沙青因冷哼一声:“不吃!”
    “不吃……那……”贺赫赫清清嗓子,狗腿地笑着说,“不吃也行,那喝怎么样?”
    沙青因一甩袖子,说:“也不喝!我才不要安胎!”
    贺赫赫清清嗓子,低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境遇,我也是十二万分的同情,其实当年我也有过类似的境遇……唉……不说也罢。”
    沙青因眉头一挑,说:“什么‘类似的境遇’?”
    贺赫赫搬来一张椅子,在上边坐了,说道:“唉,此话说来话长……”
    沙青因说:“你就说说,这儿也没有别人。”
    贺赫赫摇头叹气,说:“其实……我……说出来真是怕你笑了,但又觉得不说就犯恶心不舒服潮热汗出。”
    沙青因被吊足了胃口,急忙道:“那你快说呀!”
    贺赫赫心想:怀孕了还这么八卦!看来禁脔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很需要调剂一下。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道:“其实……我……本来……本来是清朝人。”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道:“其实……我……本来……本来是清朝人。”
    “清朝是什么东西呀?”沙青因问道。
    “就是……就是跟这儿差不多,挺牛掰的,是中国古代人均发际线最高的时代。”贺赫赫说道,“反正我哥哥呢……他呢,嫁了给一个阿哥……”
    “啥是阿哥啊?”
    “就皇子!”贺赫赫一时不会编,就说,“反正就是个皇子,那个皇子是八皇子,温润如玉,不过偷偷地爱上了我。”说完这话,他突然全身都鸡皮疙瘩起来了,单说这句就这么起鸡皮,他还真不知那些第一人称的苏文是怎么写出来的。
    沙青因惊叫了一声:“八皇子?这么能生?”
    贺赫赫心想:少见多怪!等会儿说道十八阿哥的时候还不让你吓得鼻孔都没肉?
    沙青因却很好奇,又说:“你接着说,你跟你那八皇子在一块儿了吗?”
    “没有,因为我被剧透了……”贺赫赫顿了顿,说,“就是我被天神告知,将来成为皇帝的是四皇子。”
    “啊?”沙青因眼神一黯,似是有所感怀,“那么八皇子以后一定很惨对吧?”
    贺赫赫知道沙青因的过往,沙青因卷入了皇位纷争之中,左右为难,落得了产前抑郁的下场。为了拉近彼此距离,贺赫赫故意说“九子夺嫡”给他听。贺赫赫吃了一口芥末,顿时泪流满面,说:“是啊……”
    沙青因笑道:“可你也只是跟八皇子有牵扯吧,倒不至于太为难。”
    “哪里是呢?”贺赫赫痛苦地捂着面,努力地回忆电视剧的剧情,“我小时候是跟十皇子亲的,可皇上给十皇子指婚了,我觉得好痛苦喔!人人都以为我是失恋了,其实我是觉得很可怕,觉得自己的命运完全由不得自己掌握!就在此时,哥夫他又来诱惑我了!”
    那句“自己的命运完全由不得自己掌握”简直就像是自己的心声,沙青因感动地点头,道:“然后呢?”
    “我跟八皇子谈了一场恋爱,希望劝他退出皇位之争他却不听,结果我就和他分手了。分手之后,四皇子却来追我,还给我送了很多礼物。四皇子比八皇子那人实诚多了,怪不得能当皇帝。八皇子只会送信啊,诗还是抄古人的,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还以为我不知道呢!我高考前就会背了!认识这么久就只送过我一个镯子!还是本来拿来送我哥的!还是四皇子好,送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礼物!”
    沙青因叹道:“四皇子日后还是皇帝呢,你何不跟他?”
    贺赫赫又很痛苦地说:“是啊,我想着反正跟他好了,吃香喝辣的。可我因为要跟着他,却不知为啥,我他妈的魅力太好了,十三皇子喜欢跟我玩儿,连我哥都以为我跟他有一腿呢!他还以为我手上的镯子是十三送的。我也不好意思说‘那是你老公送我的你被NTR了笨蛋’!除此之外,皇上打算把我指给十四皇子,但是我却不愿意,因为我以后是要跟皇上的啊对不对?结果皇上不高兴了把我往死里整,让我快死了,才等到四皇子登基。过了没几天好日子,我却中二病发作了,觉得他杀了很多、很多的人……我觉得他太残暴了,他对他的兄弟超残暴的,我觉得他好可怕!”
    沙青因听了,便垂泪道:“确实,自己的枕边人如此残暴,实在令人寒心……”
    “就在此时,我……”贺赫赫深呼吸一口气,说,“我怀孕了。”
    沙青因瞪大眼睛:“这么巧?”
    “就是这么巧!”贺赫赫仰天叹道,“可我天天想些有的没的,又不注意保养,结果却流产了!而且因为伤了元气,以后也不能怀孕了!”
    沙青因身形一顿,双眼闪烁着泪花:“啊……这……”
    “而且流产是很伤身的……我心里太不痛快了,就嫁给了十四皇子,却因为忧思郁结,没事折腾,结果死在了十四府上!临死都没见上皇上一面……”
    沙青因一听,便泪流不止:“这……这真是……”
    “这真是‘步步惊心’呀。”贺赫赫真是佩服自己总结剧情的高度概括能力和良好的记忆力,这么纠结的剧情居然看一遍就记住了。
    沙青因哭道:“太让人伤心了……”
    “所以,青因妹子……啊,不,青因公子,你就吃个药吧,别让自己懊悔。”贺赫赫捧着药,眼泪汪汪地说。
    沙青因的确跟个妹子似的,超级容易感动,因此仰头就把药给喝了。
    看着沙青因,贺赫赫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叫“平胸受”,他就是一平胸有**的中二妹子呀!而且还能生孩子!中二病还没好就要生孩子,也怪不得产前抑郁啦。



☆、第 3 章


    因为贺赫赫胡诌了《步步惊心》的剧情来当自己的个人经历,产生了极大共鸣感的沙青因将他当成了知己好友。通常中二病的少年都认为自己的非常苦逼、而且这种苦逼是一种很牛‘逼的苦逼——是独一无二的、带有文艺气质的、无人可以理解的,如果有人和他感觉一样的话,他就会觉得自己遇上了“知己”!没错,“知己”也是中二病少年戳G点关键字。
    沙青因每天都拉着贺赫赫,倾吐自己的心情,以及一股脑地将往事告诉他。其实他也不介意听听,反正在皇宫挺无聊的,就当是听狗血**有声读物。然而,沙青因却也要他“礼尚往来”,非逼着他也说自己的感情史。
    当然,他只能跟沙青因分享《步步惊心》的剧情,不断地用第一人称复述剧情。不过只是说剧情也还是轻松了,到了后来,沙青因还喜欢问一些很抽象的问题,实在教贺赫赫难以招架。比如说,沙青因会问他:“其实你喜欢八皇子多些呢,还是四皇子多些?”
    卧槽,这题恐怕刘诗诗也答不出吧?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我嘛……”
    “对啊,你喜欢哪个?”沙青因大概真是待孕很无聊,对这个答案充满期待。
    贺赫赫觉得自己与其说是和沙青因交心的,还不如说是给沙青因解闷的。但解闷也是孕夫陪护的职责啊,谁叫孩子他爸是皇帝啊!
    贺赫赫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这个嘛……我喜欢八皇子多一点。”
    “为什么呀?”
    “因为他会说粤语,比较亲切。”贺赫赫答。
    沙青因想了想,说:“亲切吗?我听你说,也觉得他这人挺亲切的。你要是觉得不高兴,他也会安慰你吧?”
    “是啊,温润如玉八皇子嘛。”贺赫赫答。
    “那他是怎么安慰你的啊?”
    贺赫赫的心中有神兽奔过——我怎么知道啊!你问郑嘉颖啊!你问我干什么?
    贺赫赫清清嗓子,说:“他说——他会说……呃,做人,最紧要是开心。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想的。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面?”
    “好像挺体贴的,皇子还会下面!”沙青因的中二病好了些,少女心却又冒出来了,“那么你跟他分手的时候,他也那么温润如玉吗?”
    “当然。”贺赫赫答。
    “那他怎么说呀?”
    “他说……”贺赫赫挠挠头,说,“我跟他说‘咱俩分了吧’,他说‘不要’,我说‘老子说分就分’,然后他……”
    “然后他怎么说呀?”沙青因兴致勃勃地问。
    “他说……”贺赫赫想了想,说,“他说‘说分就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沙青因道:“那他真的挺可怜的。不过他不答应放弃皇位,证明他不够爱你,也不值得拥有你了。”
    贺赫赫心里想道:中二病又来了!如果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放弃皇位才奇怪吧!说起来,我女友也曾让我做选择:“要妇科还是要我!”我也就解释:“你还真以为我热爱妇科呀?可我被分配进去了没办法呀!”她就怒了:“反正就不行!”我就说:“我家里没人没物的,好不容易考进了医学院,当然要好好学呀!你不要这么任性!”她说:“我怎么能有一个学妇科的男友!”我说:“这挺好啊,顶多以后给你看病不收钱。”她一巴掌呼过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