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急火攻心、吐血暴毙……”贺赫赫仔细一想,这不是跟榜眼和探花一样吗?难道也是中了狂花毒?
    贺赫赫忙问道:“那么,榜眼和探花的命案结了没有?”
    “早结了。”小顺子答道,“说是被毒杀的。因为榜眼和探花招‘妓不给钱,老鸨去讨钱还被他们强‘奸了全家。老鸨心生不忿在自己菊花里下了毒,将两人毒杀。事后官兵抓了他,他也认罪伏法了。”
    ——这……好重口。
    贺赫赫问道:“那是什么毒?”
    “就是居家旅行必备良毒之一的‘鸡顶红’,专门抹在**上的,中毒之后,撒尿就会毒发了。”
    贺赫赫愕然:这个次元连毒药都这么没节操,简直是令人不忍直视。不过大理寺那两位青天不是说他们中的是“狂花”吗?
    “那么……包大人和狄大人怎么说?”
    “两位大人因为涉嫌贪污被流放了。”
    “青天都贪污?”贺赫赫讶然,“会不会有冤情?”
    小顺子说:“这事儿我就不知道了。”
    贺赫赫总觉得事情十分蹊跷。但他又不是狄青天又不是包仁杰,自然不好深究,以免惹祸上身。但好奇还是免不了的,因此贺赫赫又追问:“皇后有儿子吗?”
    “没有皇后。”小顺子回答,“不过目前统领内宫事务的是辟谷夫人,大皇子的生父。”
    “屁股夫人?”这封号也太直白了吧?皇帝已经无耻到这个地步了吗?
    “是‘辟谷’。就是不吃饭的意思。”
    “哦……辟谷!不吃饭夫人?”
    “对,他本来是修道的,喜欢通过断食来锻炼自己的心智。又认为五谷杂粮会在人体体内产生秽气,所以几乎不吃饭,多数都只服食以自制的辟谷丹和辟谷汤。”
    贺赫赫说道:“他该不会还会说什么‘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吧。”
    “正是!正是!二少爷如何得知?”
    “因为我有文化啊。”贺赫赫骄傲地说。
    该不会是辟谷夫人很喜欢下毒毒死别人,怕自己也被别人下毒,所以就索性不吃饭吧?
    ——也不能说贺赫赫多疑。只是因为贺赫赫看了《后宫甄嬛传》,里头的皇后绝对是计生办主任穿越过去的,每天在宫里啥事不干就是打胎。她善于制香,也怕别人用香来害自己,所以就自己都不用香。另外,关于甄嬛传,有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作为妇科医生的贺赫赫真的很想吐槽。麝香虽然能让孕妇掉胎,但却不会导致普通女性不孕啊!麝香是一味好药啊!能活血能化瘀还能治痛经啊!《甄嬛传》的作者你就是麝香的黑黑吧!



☆、第 42 章


    经贺赫赫派小顺子去打听,才知道微才人本来是个戏子,入宫唱戏的时候被醉酒的无节操皇帝OOXX了。事后皇帝很后悔,觉得对方地位低微,但因为OX过了,也不好放出宫外,就留在御书房做奉茶磨墨的宫人。
    虽说是杂役,但皇帝还时不时兴起就OOXX他。这些OOXX是没记录在案的,多数是即兴发挥。但皇帝坚称自己勤政爱民,坚决不承认如此勤政爱民的自己会在神圣的办公地点做‘爱,也不承认自己在醉酒那一次之后碰过这个贱籍奴才。他们第一次OOXX的时候,皇帝喝得有点大了,直接在台上OOXX了他,有太多目击证人,台下太後磕着瓜子就变O字嘴了,好几天都缓不过来,嗑不了瓜子。由于目击人太多,所以才不好不承认。
    其实,也许皇帝对微才人也一直很微妙吧。即使被他吸引了,但又不愿意承认。没给他名分,却将他留在了最接近自己的御书房,而且还一次又一次地在御书房里幸了他。直到这名杂役怀孕了。有位夫人妄自揣测帝心,拿着《皇宫OOXX时间表》,说,既然OOXX表上面没他的名字,就是说他没和皇帝搞过,没搞过还有孩子,还不是通奸?这个奴才好大胆,通奸的奴才绝对要拿去剁**浸猪笼!
    皇帝认真思索了三日三夜,最后给予这位夫人的回复是:“朕的确幸了他。”于是,他拿出了一本《皇宫OOXX时间表》——其实这本东西是左太监漏夜赶工弄出来的,只是比原版加了一个和微才人OOXX的记录而已。
    夫人大惊:“怎么可能?为什么和我这本不一样?”
    皇帝答:“因为你拿的是盗版。”
    左太监甚为明白帝心,连忙叫道:“XX夫人你好大的狗胆!《皇宫OOXX时间表》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敢买盗版!奴才认为,皇上应该重重罚他!”
    皇帝说道:“来人,拟旨:皇宫重地,庄重肃穆,盗版泛滥,朕心甚痛。为正版权之风,扬天朝国威,盗版必严惩,现,褫夺XX夫人封号,打入冷宫,终生不得供应黄瓜、香蕉等长物,钦此。”
    最后那个太毒了,XX夫人一口血喷了出来,跪地求饶,然而为时已晚。
    一般有孩子的都能封“夫人”了,但微才人却只得到“才人”的位分。不仅如此,皇帝还给了他一个“微”的封号,意思是警告他:即使你被封为才人,但你还是微贱之身。
    既然成为了才人,他就不能继续打杂了。皇帝安排了他一个在风水上、学术上、地理位置上、人文认识上都非常近似且约等于冷宫的地方居住。他在那个宫里住下后,皇帝就再没去见过他了,更加没有幸过他。三皇子之所以没被两位皇子列为竞争对手,除了因为年幼外,还因为他的生父太不给力。
    微才人一直小心隐忍地活着,最后还是因为三皇子锋芒外露,而难逃一死。因为大青注重子嗣,辟谷夫人不敢对皇子下手,所以就对那个无人问津的失宠妃子下手了。
    既然打听了微才人和辟谷夫人,小顺子也顺便打听了一下二皇子的父妃。这位夫人也颇算是传奇,他本来是通过科举来到陛下眼前的。科举最后一关是殿试,无节操帝他是一个颜控,一看这个士子长得娇媚滴水的,就青眼有加,于是殿试的题目从“谈谈你对封建制度的看法”变成了“你什么地方的人什么血型什么星座三围是多少”。
    这位士子袅袅婷婷的,抛了个媚眼,说:“学生是青丘狐族的后裔,所以文采是凡人所不能比的。”
    因为这个次元是很神神化化的,偶尔会有些奇怪生物也不一定,大众对这种设定的接受度也很高,甚至觉得这种设定很带感。
    而无节操帝更加是觉得带感:“你有什么证据?”
    “九尾狐百毒不侵,学生也是的。”
    无节操帝闻言道:“朕不信,你表演给朕看!”
    士子便道:“也行。但学生只愿表现给皇上一人看。”
    于是皇上便屏退左右,只剩下左右太监以及自称狐族的士子在此。无节操帝说:“现在可以表演了吧?”
    士子便答:“皇上信不信我是狐族后人?”
    “这有什么关系?”
    士子便道:“如果我是狐族,那么请皇上以礼相待,封我为夫人。”
    皇上看着士子这个娇媚得跟狐狸似的脸,便说:“就算你不是狐,朕也至少封你一个‘良人’之位。”
    士子粲然一笑玉齿颊,便接过左太监递来的鸡顶红,将裤子脱下,露出那同样娇媚可爱的**,将鸡顶红涂在**之上,一边涂一边撸,还媚眼如丝的。皇上看了食指大动,但却忍着,依旧记得鸡顶红是要那人撒尿后才能毒发的,因此便催促说:“你还不快撒尿,检验一下会不会毒发而死?”
    士子笑道:“撒不出来。”
    “你耍朕是吧?”
    “学生怎么敢?”士子媚眼如丝道,“皇上把学生X到失禁的话,不就知道了?”
    皇上听了之后,实在是气血涌到下‘体,不顾一切地在殿上直接把士子给办了,还把士子办到失禁了。士子果然没有毒发而死。皇上以他为狐,便封他为“九尾夫人”。此后,皇上还和九尾夫人玩了各种play,使用了大青各种猥琐向毒药,乐此不彼。不过二皇子并没有承继九尾夫人的百毒不侵体质,也没有承继九尾夫人的美貌,只长成一个普通颜、普通体质的青年。



☆、第 43 章


    九尾夫人浓妆妖孽,回眸一笑百媚生,辟谷夫人高贵冷艳,不食人间烟火,倒是两个极端。而微才人是怎样的相貌呢?贺赫赫也不得而知了。
    三皇子没来上学,说是忧伤伤身,身体不适。贺赫赫却很挂心他,打算悄悄的去看他。因此大半夜的,他便悄悄地摸了出去,一路摸到了微才人的宫中。只见门庭冷落,连个侍奉的宫人都没有,只有一点暗灯,半夜里叫人看着发颤。贺赫赫跑到后院里,见到三皇子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庭前跪倒烧纸,小小的身板看的贺赫赫很是唏嘘。
    因此贺赫赫便走上前,轻轻地唤了一声:“三皇子?”
    三皇子见了贺赫赫来,便上前抱住了他,眼泪也禁不住滑落。贺赫赫轻轻拍打着他的背脊,这才想起他还是个孩子。三皇子到底年幼,又刚失去了又是妈又是爸的重要亲人【皇帝这个爸基本可以忽略吧】,所以心理很脆弱。他本就对贺赫赫分外信任,此刻更是毫无心防地大哭起来。
    贺赫赫是个心肠软的,所以很受触动,也劝慰起三皇子来。三皇子在宫中忍受多年,一次爆发了,哭得是黄河之水天上来,贺赫赫无法相劝,只能拿个桶接着,待会儿拿去淋花,也算是支持环保,功德一件。三皇子哭够了,才说:“多谢你来看我。你快回去吧!这里是非之地……”
    贺赫赫却说:“我很担心你的,我还有话跟你说……”
    就在此时,三皇子却捂着贺赫赫的嘴巴,小声道:“有人来了!”
    “我怎么没听到?”贺赫赫拨开三皇子的手,“有脚步声?”
    “我习武之人,耳聪目明,你自不能相比!”三皇子手忙脚乱地想收拾掉香烛器铭。要知道,宫里是不许私自拜祭的。但是,微才人身死数天,皇上一直没有颁布下葬入殓的指令,也没有让人作法祭祀,简直就当微才人不存在一样。但是大青十分注重祭祀,三皇子又极敬爱微才人,到了今天头七,再也忍不住,便私下烧纸,祭祀一下生父。
    三皇子正要收拾,贺赫赫却按住了三皇子的手:“肯定来不及的。幸好我带了点东西过来给你,正好能用上!”
    辟谷夫人是有心来捉他的,自然是雷厉风行,和人离远埋伏着,看到有火光,就马上过来,不愿意让三皇子有逃跑的机会。想来辟谷夫人是十分狠心,先是杀了微才人,现在又来逮三皇子的错处。辟谷夫人是胜券在握,因他带着仆从一直奔来,看到那火光不但不灭,还越烧越旺。
    当他们走近的时候,却囧了——三皇子在烧鸡翅膀。
    宫里是规定不能私自拜祭,但没规定不能在自己宫里烧烤。只见盆子烧得很旺,三皇子用佩剑叉着鸡翅膀在火烧,看到辟谷夫人带着一众随从从草丛里爬出来,也一面极为惊讶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施礼道:“夫人万福。”
    辟谷夫人正从草丛中爬出来,愣了一阵子才站起来,说:“本夫人的朱钗掉了,正在和大家伙找呢。”
    三皇子说道:“原是如此,现在找到了没?若诸位饿了的话,这儿有鸡翅膀。”
    辟谷夫人答道:“不必了。我们还要找朱钗。”
    “那么恭送夫人。”三皇子也施礼道。
    辟谷夫人便带着仆从灰溜溜地走了。待辟谷夫人一行人离去之后,贺赫赫才从草丛里爬出来,说道:“还好我怕你肚子饿,专门带了鸡翅膀来!”
    三皇子道:“幸亏你够机智,想到用烧烤掩饰祭祀火光才是。”
    原来刚才辟谷夫人冲过来的时候,贺赫赫将鸡翅塞给了三皇子,然后抱着香烛冲进草丛里躲着。三皇子会意了,便解下宝剑来叉鸡翅膀,宝剑果然锋利,刺鸡骨如同豆腐,一剑串三只,一气呵成,毫无压力。
    三皇子想了想,却叹道:“可惜,他们既然已对父妃下手,想必对我这条命也是志在必得的。”
    “那倒未必。”贺赫赫利用看了很多史书和狗血文的经验说,“杀妃子跟杀皇子是两回事,更何况,这里是子息凋零的大青,很难动你的,而且动你也很麻烦。”
    三皇子问道:“那依你之见,我还有什么活路吗?”
    贺赫赫便道:“那就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三皇子苦笑道:“我已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了。”
    “非也。”贺赫赫拿着羽扇给自己扇风,一边装出唐国强版诸葛孔明的迷离眼神,说道,“你要退,那还是可退的,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出宫廷。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让二皇子与大皇子这两个傻逼斗死,您,就渔翁得利了。”
    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
    流苏的斗帐沉沉垂下,又被玉钩勾起。皇上的夏日冰玉床上,躺着一个素衣男子,自是死去七日的微才人。微才人的脸素白如玉,嘴唇发青,双眼微闭着,恰似沉睡了一般。皇上又坐在床边与微才人说了一会儿的话,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唸什么。左太监看了看皇上,便道:“三皇子在外求见,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
    皇上微微转过头来,说:“不见。”
    “可是……”左太监为难地说。
    右太监冷冷地开口:“皇上,您这又有何益处?微才人已经死了。”
    皇上一听,脸容顿时变得扭曲:“你说谁死了?朕说过,谁敢提‘死’啊‘入殓’啊,朕就杀了谁!”
    右太监答道:“那请皇上杀了我。”
    皇上怒道:“你以为朕不敢?”
    “皇上当然可以做任何事,杀任何人。微才人,不也就是因天子而死么?”右太监依旧以那不缓不急的语调说。
    皇上渐渐敛去怒容,只一脚踹向右太监。右太监往后栽倒,左太监心疼得紧,忙上前扶住他。皇上怒道:“不许扶!”左太监委屈地说:“可奴才已经扶了……”



☆、第 44 章


    皇上怒道:“不许扶!”左太监委屈地说:“可奴才已经扶了……”
    皇上把袖一甩,说道:“跟朕去见三皇子。”
    皇上便带着左右太监,走到殿外,果然见三皇子跪在地上,脸色青白,十分不好看。皇上敛定心神,眼中并无丝毫慈爱之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你要晒太阳到别的地方去,朕还要看甩□舞呢!”
    三皇子磕头,道:“我想出家。”
    皇上愣了愣,说:“啥?”
    “我想出家。”三皇子抬起头,说,“我想到国寺去剃度,常伴青灯古佛,为我的生父祈福,也为您赎罪。”
    “朕何罪之有?”皇上冷然道。
    三皇子不答,只道:“请陛下恩准。”
    皇上突然往他肩上踹了一脚,冷然道:“你那么喜欢出家,那就去吧。有皇子不做做和尚,真是失心疯了没吃药。传令下去,褫夺三皇子的皇子身份,让他做和尚,封他为‘弃子禅师’。谢恩吧。”
    三皇子磕头,道:“谢主隆恩。”
    皇上一甩袖,便转身回殿去了。
    既然三皇子被褫夺了皇子身份,又被逐出了皇宫,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和尚,辟谷夫人也就不再理会他了,只当他已经在皇位角逐中三振出局了,便专心对付九尾夫人及二皇子。辟谷夫人是宗族长老选出来的,辟谷夫人的娘家代代都是做太後的,代表着旧贵族的势力。而九尾夫人,操控着大部分寒门出身的文官,算是朝中新贵。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旧势力不会甘心被替代。而一个精明的皇帝,如果是顺利继承大统的话,绝不会一开始就把旧势力拔除。况且宗族是由来已久的带有血缘关系的庞大势力,早已根深蒂固,轻举妄动只会伤及根本。利用科举制度和后宫外戚培养新贵,不失为一个分权的办法。
    这两股势力互相抗衡,就是皇上所愿意看见的,他不愿意看到任何一股势力独大。但他也深深感到,现在这两股势力也太大了,他这个做皇帝的也诸多顾忌。
    于是皇帝任用了代表宗教神权的沙玉因为言官。皇帝认为沙玉因为人孤高,不偏不倚,也不结朋党,倒是值得信任。而皇帝所不知道的是,沙玉因看着孤僻,独来独往,其实一直在二皇子和大皇子两党之间游刃有余,两边都有往来,成了一根埋藏极深的毒针。
    小顺子将三皇子被贬斥的消息告诉了贺赫赫,贺赫赫听了这个,反而放心了,便暗道:“这也好。他本就是一个锋芒外露的人,因此容易惹麻烦,现在他也算吃一堑长一智,懂得收敛了。”
    小顺子又道:“而且今儿个朝上又发生大事了。”
    “什么事?”贺赫赫问。
    小顺子答:“有朝臣参了太傅和左丞相一本。因他们两个是主理科举事宜的。但榜眼、探花和状元都被爆出有人品问题,也借着晚宴与二少爷文斗的事来指他们文采并不出众,批评两个大臣办事不力,不好好为朝廷选拔人才,更有受贿舞弊的嫌疑。”
    贺赫赫听了,马上就明白了一切:榜眼探花是被辟谷夫人毒死的,他们两个□老鸨全家什么的也是大皇子诬陷的,而状元出事,也符合大皇子的策略。借此来打击二皇子党的朝臣。要知道,太傅和左丞相是二皇子党中的朝廷主力军啊。
    贺赫赫问:“那他们到底怎么了?皇上怎么处理?”
    “状元也出来了,指证了太傅和左丞相,说他们的确有收受贿赂,但太傅和左丞相都没承认。皇上说容后再议。”
    状元难道是受人威胁出来诬陷太傅和左丞相的?
    事实上,沙青因搞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场大龙凤,大皇子见沙玉因还是淡淡定定喝茶吃包的,就知道施牧是杀不了的。待施牧醒来,大皇子就去见他,一上来就恐吓他,让他知道连宫里的才人都可以让他随便杀死,然后又拿出他的家人做威胁,威逼完了,最后当然就是利诱,答应给他金银美人,于是施牧就答应了控告太傅和左丞相。
    施牧也在朝上承认了自己的确有唐突沙青因。大皇子替他在皇上面前求了情,于是皇上恩准他不用死,只是将他发配到边疆。大皇子答应了施牧,会善待他的家人。过了半个月,施牧在发配途中病死的消息就传回来了。
    说到底,施牧知道了这么多,一定是活不成的了。
    大皇子向来是个心狠手辣的,对待敌人从不手软,背后又有个心如蛇蝎的辟谷夫人。要不是皇帝有意平衡各方势力,二皇子一早就被斗败了。
    不过这些朝堂纷争,贺赫赫也算是置身事外了。如果不是关心大哥,他根本就不会打听。不过,贺赫赫却不知道,大哥在大皇子党和二皇子党之间精分反间得多么欢乐,最近风波不断,其实也有他煽风点火、隔山打牛的缘故。首先,施牧会在那个时候撞破大皇子和沙青因□,是沙玉因故意而为之的。他专门引了施牧去那里,施牧被追杀,他又出来装好人,将施牧放置在太医院。施牧这只棋十分重要,也让大皇子成功打击了二皇子党。然而,微才人的死本来是天衣无缝的,沙玉因却道破天机,让皇上知道其实这是辟谷夫人所为,让皇上心中对辟谷夫人和大皇子心存芥蒂。
    现在三皇子选择避世,这一步,确实沙玉因没料到的。他以为三皇子如此性格张扬、锋芒外露的人,会因为微才人被杀的事而行差踏错,怎知三皇子却突然学会了明哲保身,走为上着。



☆、第 45 章


    午间闷热,贺赫赫心里也很烦躁,又对小顺子说:“三皇子离宫了?”
    “已经离宫了。”小顺子看了看贺赫赫,又说,“既然少爷这么关心他,为什么不去送送他?”
    “你以为我弱智的吗?大皇子疑心病这么重,我怎么敢去送他?”贺赫赫躺在床上,心里还是想着三皇子的事情。其实他对三皇子这个孩子还是很多同情的意思的。接触下来,他觉得这个孩子倒不是特别讨人厌,只是这个皇宫逼得他有些变态了。有时候,这个孩子还是很讨人欢喜的,也有些招人疼。即使他将来做不成皇帝,贺赫赫也不会后悔帮他。
    过了一阵子,却见有穿着道服的修行者来到,说道:“玉因师兄想请沙二少到冰凝泉一趟。”
    贺赫赫一听到“冰凝泉”三字就打了个激灵,夏日炎炎,去洗身降温就最好了。加之他现在十分心烦,如果能见上大哥的面就最好不过了。
    冰凝泉是一个室内泉,泉壁是冰玉所砌,水是通过神山紫叶竹的竹管引流而来,天然干净又冰凉。冰玉光洁透亮,长得如同真冰,又比真冰更剔透几分。冰凝宫因是与祭祀有关,所以装修还是颇肃穆的,四壁画着神话相关的壁画。灯饰的质地看着似珐琅,却又很透光,估计也是这个次元的特产矿物所做。
    【此段和谐】
    ——卧槽,大哥你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温和而又清澈的声音和淡定而肃穆的态度来诉说如此重口的神话?
    贺赫赫突然觉得此壁画令他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转过头来,对上大哥的眼睛,而大哥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也让他无法直视,于是他只能盯着地板看了。
    沙玉因拿出绢巾来给贺赫赫印汗,说:“你很热吗?”
    “唔,一路过来太阳有点毒。不过这里很凉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