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玉藻答:“飞良人生产出血过多过世了。”
    飞良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原因不言而喻,皇帝却不关心,也不想过问,只是说:“那倒是难为他了。”
    苏玉藻答道:“陛下信任小臣,让小臣掌管后宫事宜,小臣十分感激,但仍来讨个恩典。”
    “说。”
    “按照后宫的规矩,如果皇子皇女他们的父妃都是要晋封的。那么……皇帝可要追封飞良人呢?”苏玉藻问道。
    皇帝微微抬起眉毛,说:“你怎么看?”
    苏玉藻规规矩矩地答:“小臣以为,虽然飞良人有过,但为皇上诞下了公主,现在又过世了,死者已矣,便是追封他一个位分也不为过。”
    皇帝便答道:“难得你有这个胸襟,便如你所言,将他追封为哀难夫人。四公主的名字就叫秀难吧。”
    “那小臣便替哀难夫人与秀难公主谢过皇上恩典了。”苏玉藻顿了顿,又说,“那么微才人呢?”
    皇帝心中一动,挑眉说:“你说什么呢?”
    苏玉藻垂眉,突然跪倒在地,答道:“小臣斗胆为微才人求一个恩典。他在深宫孤苦伶仃了一辈子,命薄如纸,难道死后也不给他一个名分吗?”
    皇帝冷然道:“可恶,难道你是说朕刻薄后宫?”
    “并不是。只是小臣太过大胆了。”苏玉藻又说道,“而且,纳兰秀艾他已经回来了,此刻就在防疫站。小臣以为,不妨恢复他的皇子位分。”
    “恢复他的皇子位分?你在跟朕开玩笑吧?”皇帝十分惊讶:在这个节骨眼,不是铲除越多的皇子对苏玉藻最有利吗?
    苏玉藻答道:“小臣说得是真的。微才人、飞良人二人晋封夫人的话,那么夫人便超过三位了,实在于礼不合,因此,恳请皇上晋封辟谷夫人为皇后。”
    皇帝现在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对苏玉藻的行为完全得不到任何解释。于是他只说:“夫人的心胸果真开阔,看来朕把后宫交付于你,是十分正确的。”
    苏玉藻便道:“小臣自知资质如何,勉强能掌管后宫,也是托了皇上的威仪。皇上的光芒一直照佑是小臣父子。若无皇上,小臣父子算得上是什么呢?其实二皇子资质如何,小臣十分明白。请皇上赐封二皇子为郡王,赏他良田美宅,让他一辈子当个富贵闲人,也算是皇上最大的恩典了。”
    皇帝心中十分困惑,便道:“夫人,你倒教朕困惑了。”
    苏玉藻深深地俯身磕头,伏在地上半晌,才缓缓抬起身板,说:“请问皇上可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也曾到寂静岭捕猎,曾在虎口下救过一只玉面狐狸?”
    皇帝心中一动,惊讶地说:“夫人……”
    苏玉藻便轻轻/撩起了衣裙,露出了一条狐狸尾巴。那尾巴整条是白色的,上有着斑驳的红毛,仿佛有梅花落在尾巴上似的。苏玉藻便微微低头,说:“皇上还曾赐名‘落梅’为那狐狸的名字呢。”
    皇帝毕竟是个经得住风浪的,见到这狐狸尾巴,也没有吃惊得跳起来,寻思了很久,才说:“我记得,我还打算把狐狸带回宫中的,不过后来他消失了。”
    苏玉藻便道:“他回来了,皇上。只望皇上不要把他当成怪物。”
    皇帝淡然一笑,说:“狐狸妖精祸国殃民,会吸食人的精血。而朕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被毒害,国家也十分昌盛,可见并没有狐狸作祟。再说了,狐妖懂得魅惑之术,如果他真是要害人的妖孽,自有计较能让朕专宠于他,让朕成为纣王也不无可能。但他并无如此,世上哪有如此贤狐?”
    苏玉藻便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便道:“皇帝救命之恩,小狐虽身死不能报其万一。只愿为皇帝安守社稷与后宫。作为狐狸,江山与权力根本就是灰尘一样无所谓的。小狐只愿在功成之后带着孩子远去,隐逸山林,还将永远感念陛下的恩德。”
    大粒皇帝叹了一口气,说:“朕明白了。无怪你入宫二十多年,却从来容颜不老,又百毒不侵。你是仙人,自然不会觊觎朕的江山,是朕太过狭隘了。”
    ···………尽管大家好像不大关心贺赫赫的死活但我还是得说一下的分割线………···
    话分两头,刚才说到,贺赫赫被化身为沙玉因的鬼所诱,踏进了一片泥沼之中,被泥泞侵扰困住,快要挂了。这个时候,主角不死定律发挥了它应有的效用,他感觉到领口被什么揪着了——然后猛然被拖了出来——他的第一个感觉是:领子的质量真好。
    他被拖出来后,抬起头,便看到一只白雪雪的犬科动物以看笨蛋的眼神看着他。
    “诶?哈士奇?”
    “我是狼!”胡桃儿愤怒地叫道。
    贺赫赫摇了摇头,坐了起来,浑浑噩噩地抬起头,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片平地上面,身上很干净,没有沾到水,也没有沾到泥泞。贺赫赫不禁疑惑地皱起眉头:“怎么会这样?”
    胡桃儿答道:“你被鬼迷住了,差点被拖进冥界了你知道吗?”
    “我不是问这个!”贺赫赫认真地说,“我是问,你这条大狗为什么会说人话?”
    胡桃儿说:“说实话,我有点后悔救你了。”
    贺赫赫被鬼所迷的时候,胡桃儿正在山洞外打盹儿。说实在话,他根本就没打算见义勇为。但是他又想起沙玉因出门前的交待了胡桃儿要守着贺赫赫。虽然胡桃儿并不是一个重承诺的狼,但他想道,如果贺赫赫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一定第一个被沙玉因拿来出气,所以才来救贺赫赫。
    贺赫赫仔细打量了一下胡桃儿,说:“可你不是狗,戴什么项圈?”
    一说到脖子上那个项圈,胡桃儿更加是炸毛了:“这是我戴的吗?是你那个可恶至极的大哥给我戴上的!”
    贺赫赫见胡桃儿炸毛了,便伸手摸摸他的头顶,说:“那么我代大哥跟你说对不起吧!对不起喔!”
    胡桃儿愣了愣,居然感觉头顶被抚摸实在不错。他便舒服地眯起眼睛,说:“原谅你了。”说着,他便躺倒在地上。贺赫赫便很自然地抚摸他的腹部,他舒服得屈起了四肢在微微摇晃,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轻哼声。
    贺赫赫心想:分明就是大狗啊。
    “你的名字叫什么?”贺赫赫问道。
    胡桃儿答:“我叫胡桃儿,你可以叫我桃儿。”
    “怎么听起来好像能吃的样子……”
    沙玉因回来的时候,惊讶地看见贺赫赫头枕着胡桃儿躺在草堆上。
    “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沙玉因一边问一边走到草堆上,一手托起贺赫赫的头,一手直接把狼丢开,坐下,将贺赫赫的头放在自己膝上,动作一气呵成,表情柔和淡定。
    胡桃儿被甩开后,十分生气地呲牙咧嘴:“真没良心呀!如果不是我,你的二弟就被鬼捉了!”
    沙玉因听了,十分惊讶,问贺赫赫道:“当真?”
    胡桃儿毛茸茸暖呼呼的自然是个好靠枕,但沙玉因的美人膝也不错,贺赫赫自在地躺在沙玉因膝上,答道:“真的。是胡桃儿救了我。”
    沙玉因便道:“说具体点。”
    ——具体?怎么具体呀?难道您要我告诉您:我听到靡靡的歌声便春/心动,跑到外头见到赤/裸的大哥出浴就春根动,于是屁颠屁颠地往鬼口上撞吗?
    贺赫赫想了想,只能答:“事情是这样的……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了歌声。我就好像受到了诱/惑一样,走了出去,看到有个湖,湖里面有线条很迷人的……迷人的烧鹅,因为我很饿,就扑过去了。于是那个湖突然变成了泥沼,要将我吸进去。其实我是怎么被救的,也不大清楚。清醒过来后,就看到胡桃儿了。”
    沙玉因完全不知道自己被比喻成“迷人的烧鹅”了,只沉吟一阵,道:“这倒奇怪,一般不是应该乔装成出浴美人的吗?”
    胡桃儿答道:“大概是因为他的思想太纯洁了,只想到吃的。”
    沙玉因完全信任自家二弟的纯洁程度,便说:“定是如此。”
    贺赫赫小小地心虚一把,然而这心虚的感觉又被八卦的冲动盖了过去,便很好奇地问:“如果妖怪要引诱大哥的话,应该乔装成什么呢?”
    沙玉因闻言一愣。
    胡桃儿说:“哪有妖怪的乔装能瞒得过你大哥呢?”胡桃儿这话是随口说的,却恰好帮沙玉因解了围。沙玉因便道:“是的。它们骗不了我。”
    可是贺赫赫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问,大哥有对什么东西特别喜欢、特别抗拒不了的吗?”
    沙玉因沉默地看着贺赫赫。
    “我的意思是……”贺赫赫认真地眨眨眼睛,说,“有什么东西能诱/惑到大哥吗?”
    看着贺赫赫一开一合的嘴唇,沙玉因选择移开了目光,继续沉默。



☆、第 67 章

    苏玉藻退下后,胜男缓缓步入内庭。大粒皇帝便对胜男说:“今晚之事可免了。”胜男愣了愣,说道:“皇上主意已定了吗?”大粒便道:“已定了。”
    原来,大粒皇帝总觉得九尾夫人掌控后宫,又暗中操控前庭。不过九尾夫人能够钳制宫家势力,他便睁只眼闭只眼。现在他大病了,又在宫外,唯恐九尾夫人会有什么动作,成为新外戚势力,便决意让人杀死九尾夫人。他是想,尽管毒药对九尾夫人无效,但派刀斧手将九尾夫人剁成肉酱的话,应当是必死的吧。大粒皇帝便又对胜男说道:“朕想过了,九尾夫人也许对朕无害,再说了,他真的死了,宫家岂不是有没了对手?不过也不能由着他独大,便先追封飞良人为夫人,封燕良人为夫人,让他抚育四公主。飞良人已经死了,这个可以忽略,单计算燕夫人、九尾夫人与辟谷夫人,那么三夫人就算齐全了。”
    胜男听了,想了想,试探着问道:“难道皇上打算立后?”
    皇帝不答,只说:“领秀艾来见朕吧。”
    胜男听了,便道:“这个……是让他以禅师的身份来见皇帝吗?也要恢复纳兰秀艾的位分吗?”
    “这个不急,先叫他来见朕。”
    胜男完全不理解皇帝葫芦里卖什么药,却也只得听命。其实苏玉藻只是个刚修得人形的玉*面狐。本来一般的狐狸在修得人形后,会有两个选择:一是找个深山独自修炼,便能渐渐变成仙狐,又或者走邪道,吸人精魄,咬杀其他妖怪,成为妖狐。苏玉藻却两个都不选择,成了人形后便读书考科举,成为了皇上的后宫。也因为他的精力放在了读书和宫斗上,所以法力修为没怎么精进,说起来,还不如他的陪嫁弟弟那么厉害。但他们两兄弟因为没有专心修炼,所以法力并不高明,只会一些基础普通的术法。苏玉藻分明感觉到,沙玉因知道他是狐。
    而天巫也曾找到苏玉藻,旁敲侧击地问他的来历。苏玉藻告诉天巫自己就是那只花尾玉*面狐。天巫听了此事,便道:“我也曾听说陛下狩猎时在虎口之下救了一只花尾玉*面狐,居然是你。也就如此吧。既然你欠了帝皇恩,也就是与凡尘有了牵绊,如若不先报恩,也有碍修行。不过你若作什么怪,我不收你,你也自有天收,望你好自为之。”苏玉藻便叩首拜谢。
    一般来说,妖怪仙人都是不能接触凡尘的,但如果在无奈之下结了尘缘,那就必须到凡间去解掉。如果事情比较大条的话,还要打入轮回道,变成凡人。完成了一系列的手续后才能变回妖怪或者仙人。不过也有的是惩罚,也有的是进修,因为仙人犯了错或者要历劫飞升,因此便要在轮回道里走一遭。
    沙玉因就是这样的情况。他一出生就是天神,不仅如此,他还从来就不喜不惧不忧不怒。长辈们认为他若真的识得了喜怒哀乐之味还能参透,才方是悟,因此便送他下凡,若他不能经历大悲大喜,流下一滴忘情泪,则不能重返天界。
    胡燕脂来到这里的时候,便闻到那一阵幽幽的冷香。他吸了吸鼻子,说道:“果然是这里吗?”跟在他身边的一个俏郎君说道:“大王,我也嗅到了‘他’身上才有的香味了。”
    胡燕脂的打扮十分的RPG,头上戴着骨雕额饰,银灰色的头发束起,身上穿着皮毛衣服,面貌英俊,身材魁梧。他冷笑道:“你可开心了,阿沐。”阿沐是一只长得很娇俏的雀妖,头发绾起,缀以彩色的羽毛,身上也穿着千羽裘,额上点着花黄,看着并不女气,倒显得孩子气。
    站在山洞外的贺赫赫见到这两人,讶然道:“不热吗?”
    因为胡燕脂穿着自家狼毛化成的狼毛裘,而阿沐穿着自家羽毛化成的千羽裘,在这个天气,的确是很夸张的保暖打扮。胡桃儿见了胡燕脂,飞奔着扑向了他,可怜兮兮地喊道:“有人欺负桃儿!”
    胡燕脂刚刚才看到贺赫赫在摸胡桃儿的肚皮,自然对此话不是很相信:“怎么欺负你呢?他欺负你吗?”
    “不是他!”胡桃儿答道,“是洞里的那个臭凡人!他欺负我就算了,还将大哥的宝贝长鞭夺了去!”
    胡燕脂听了便大怒:“竟是如此!谁敢夺我的鞭!”
    胡桃儿见胡燕脂怒了,忙添油加醋道:“他果真夺了,还说飞霜鞭还是他用的顺手呢!”
    “飞霜鞭?”胡燕脂愣了愣,怒容登时敛去,然后说道,“飞霜鞭而已嘛!那你说什么『宝贝长鞭』呀!害哥还以为是珍藏的虎鞭被夺了去。要知道,那虎鞭得来不易,哥开始很辛苦才从上任虎王身上咬下来的。”
    ——这、这话信息量颇大呀……
    贺赫赫愣住了,盯着眼前这位兽皮装束银发俊男看。
    胡桃儿听了,咬牙继续努力拉仇恨道:“可是哥,他还说这鞭子他用得好,用得比您还好!”
    “这是自然的。”胡燕脂一点也不气恼,“这飞霜鞭本是他之物。当然是他用得好。”
    胡桃儿倒是懵了:“这飞霜鞭不是我们族里的宝物吗?怎么会是他的东西?”
    胡燕脂答道:“是当年他下凡之前,托哥代为保管的。”
    “下凡?”贺赫赫难得的没有关注错地方了,忙问道,“难道大哥是神仙?”
    胡燕脂看了贺赫赫一眼,说:“这种事情不是很明显吗,凡间怎么可能孕育出如此灵秀?”
    贺赫赫倒是一下被堵住了:他是承认沙玉因很厉害没错啦,武力值高强,外形更高强,魅力值爆灯之余又有钱有power有钱气质,如果是凡人的话,外*挂也未免开得太多了。
    说完,胡燕脂便对胡桃儿道:“你私自出逃的事哥一会儿再跟你算,你现在守着洞口,我和你的雀儿哥一同入去,你在外守着,别让无关人士进来了。”
    胡桃儿便答道:“是的。”
    贺赫赫却指了指自己:“我算无关人士吗?”
    胡燕脂给了他一个唯美的白眼,然后直接走了进山洞。沙玉因正在山洞里头坐着,手中拨*弄着那条飞霜鞭。他总觉得这飞霜鞭与他特别有缘,他也仿似很早就识得这鞭子的各种用法,用起来很是上手。
    “哟!果然下凡会变丑啊!”胡燕脂笑道,“多年不见,你丑了呀!”
    沙玉因抬起头,看着胡燕脂。
    阿沐笑着说:“即使变丑了,气质也是那么好。”
    沙玉因眯起眼睛,问道:“我二弟呢?”
    阿沐笑着答道:“你管他作甚!他与你其实也毫无干系啊。”
    沙玉因便道:“你好吵。”
    “我的鸟类,音调天生比较高好吗!”阿沐吱吱喳喳地说着,“而且我这个鸟爱说话,一开口就说个不停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不过其实听久了应该也蛮好听的吧!是不是呢?你听着听着就习惯了,唧唧!哎呀,你是不是很想揍我呀?”
    “是。”沙玉因答。
    阿沐连忙将羽裘扯开,露出雪白的胸膛,说道:“那么快来吧!鞭打我啊!蹂躏我啊!我做梦都想被你的飞霜鞭在我身上留下红红的伤痕!来吧!打我吧!让我疼痛!让我疼痛得不能呼吸吧!”
    沙玉因愣住了。
    胡燕脂一脚将阿沐踹开,冷静地说:“你不用管他。”
    “我不打算管。”
    “他从以前就是这样子,特别迷恋你。”
    沙玉因皱起秀眉:“我不记得有这种事。”
    “这种事谁都不想记得吧。”
    沙玉因再一次陷入了沉默。眼前的这个狼妖对于他来说,的确是有一种极为模糊的熟悉感觉,特别是那双仿佛会夜光的宝石一般的蓝眼睛。
    胡燕脂盘腿在沙玉因跟前坐下,说:“对了,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看着美丽的阿沐身轻如燕地被踹了出来,摔倒在山洞外的绿草地上,胡桃儿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贺赫赫却惊讶得紧:“怎么会……?”胡桃儿答道:“死不了。”贺赫赫义正词严地道:“这是虐畜啊!”
    阿沐缓缓地坐起来,说:“我没事。”
    “哦。那就好了。”贺赫赫便说,“怎么会被踹出来呢?”
    “大概是有什么机密的事情要谈吧。”阿沐似乎也习惯了被踹了,只答道,“小孩子啊,你就找个地方玩儿吧。大人们要做正经事。”
    贺赫赫便道:“我也十六了。而且算上我重生前的岁数呢……”
    “我一千了。”阿沐截口答道,然后指了指胡桃儿道,“这娃也好几百了。”
    “哦,你大,你了不起!那我玩儿去吧。”贺赫赫摸*摸鼻子转身走了。
    贺赫赫独自走入了林中,只见树林中森然有泠泠之气,却听得突然有歌声飘渺而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又来?”贺赫赫不屑地想道,“每次的opening都是唱宋词,毫无新意。好歹换一换什么民*族风歌曲啊,我倒会有兴趣走过去看看。”
    贺赫赫心里这么吐槽着,但却突然发现自己双*腿仿佛脱离了自己意识一般的往歌声声源处移动。
    “我的腿啊!你怎么了?”贺赫赫看着自己那一意孤行的双*腿,不禁泪流满面,“这不科学呀!”



☆、第 68 章

    那双*腿一直移动,导致贺赫赫不得不跟着位移,一直到了一泓湖水跟前——“尼玛!又是出浴!有没有点新意呀!”贺赫赫抬头一看,却发现并非出浴,而是湖水之上建了一处水榭,水榭上传来飘渺的歌声。贺赫赫愣住了,又说:“这荒郊野林的弄个这么个豪宅,明眼人都知道是有鬼啦。现在做鬼的怎么就这么不思进取死板教条呢?”
    正在贺赫赫思考的时候,突然天上哗啦地降下大雨,浇了贺赫赫一个黄河入海流。他打了个喷嚏,却心想:“又是这一招吗?下雨什么的,白蛇传已经用过了好吗?”贺赫赫发现自己的脚没有固执地前行,所以他宁愿淋雨也不进屋。他决计回头,却突然听到门扉开启的声音,原是水榭的主人开了门。
    那个水榭的主人身穿着鸦青色的蟒袍,缎子中埋着纯银丝线,暗暗地泛着低调的光滑,圆领裹着那颀长白*皙的脖子,从领口到窄细的腰线,一路有精致的梅花盘扣。这人轻轻抬起头,长着一张极为俊秀的脸。
    贺赫赫一时愣住了:不愧是鬼,长得比大哥还好看些呢。
    水榭主人微微一笑,那双眼弯成了新月一般的形状:“不进来避雨吗?”
    “我……”贺赫赫赶紧将快到嘴边的话吞回去,好险,差点被他的笑容给骗了,“我喜欢淋雨。”
    水榭主人便道:“是吗?可是我看你脸色不大好呀,你的身体应该不是很好吧?”
    贺赫赫愣了愣,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体的确很虚,淋雨是使不得的。可他却绝对不会为了养生而进鬼屋的!淋雨顶多就病吧,进屋大概会被吃掉吧!
    水榭主人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把伞,说道:“给你。”
    天上云层涌动,乌云密布,倒水一般地下着大雨,浸*湿了地上的花花草草,打起不少污泥。胡桃儿与阿沐都跻身在结界之中,因此没有被雨水淋湿。胡桃儿抬头,动了动鼻子,说:“这雨似乎有点蹊跷呀。”
    阿沐答道:“妖里妖气的。”
    胡桃儿看了看阿沐,说:“你不是妖?”
    “我妖得比较正直纯粹。”阿沐答道。
    胡桃儿便说:“你看是这雨是什么妖怪所致的?”
    阿沐答道:“大概是蛇妖吧。”
    “蛇妖?那么厉害的蛇妖,竟能呼风唤雨?”胡桃儿想了想,说道,“说起来,前几天好像有鬼要把沙明因拖进冥界呢!”
    阿沐想了想,说道:“你……你会不会弄错了……”
    “弄错?”
    “那其实不是冥道,而是妖魔道……”
    胡桃儿讶然说道:“那么说,那天也是蛇妖所为?”
    阿沐点点头,心中暗道:错不了,怪不得我看那个沙明因怪怪的……莫非……
    阿沐又问胡桃儿:“你跟他关系似乎特别好?才认识多久呀?”
    胡桃儿便道:“也没认识多久,可他摸*我肚皮摸得好舒服喔!”
    阿沐愣住了:果然,他就是……算了,只要他不要跟蛇妖借伞……
    “回来了!”胡桃儿高兴地说,“明因哥!”
    阿沐一抬头,就看到贺赫赫撑着伞回来了。
    阿沐愣了愣,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