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见沙玉因语气变得有些生硬,大粒皇帝忖着沙玉因不是个爱说笑的,便将这话按下了。众人闲谈了几句,皇帝也有些乏了,因此沙玉因便告退,与贺赫赫一同离去。沙玉因的态度颇为冷淡,而贺赫赫也不好意思跟沙玉因多说什么话了。
    这九尾夫人也有些疑惑了。回去后,他又跟那陪嫁说道:“我本以为那沙玉因这么关怀沙明因,是因为喜欢他,我看沙明因也似乎有这个意思。可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得到皇上赐婚,名正言顺的结为连理,他却不要,还说什么要修道的,真教人疑惑。”
    那陪嫁道:“莫非沙玉因对沙明因只是关怀,却不是喜欢?”
    “现在想来,也不是没可能。沙玉因这人冷得能冻着人,又是个修道的,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动情。”苏玉藻说着,又扶住额头,说,“他不喜欢沙明因,那还罢了,为什么连朝中升官的机会都不要呢?还说要去修道。如果他决定终生修道的,那又干嘛入朝做大谏呢?”
    那陪嫁想了一阵,便道:“我瞅着他是冲着夫人您来的呢。”
    “此话怎讲?”苏玉藻脸色也严肃起来了。
    “我看他是潜心修道的,入朝来,可能是想除妖。”陪嫁小心地说。
    “除妖……”苏玉藻愣住了,“他是想要除掉本宫?”
    那陪嫁便道:“很有可能!因为他是个修道的,所以看不惯夫人是个狐,便以为夫人要祸国殃民,特地入朝来除您。打算把妖除了之后便辞官回到灵塔继续修行。”
    “很有可能!”苏玉藻越想越觉得是,“很有可能……他是冲着本宫而来的。”
    那陪嫁却又疑惑地道:“若他是为了除妖的话,为什么这么迟都不动手呢?以他的修为,要逼夫人显出原形并铲除,不是易事吗?”
    苏玉藻却道:“大概他仍是个大青的忠臣,顾忌着二皇子,打算以扳倒后妃的办法来扳倒本宫。”
    皇帝稍事休息后,身体大概好了不少,一行人连忙赶回京城。这路上,沙玉因却是没怎么跟贺赫赫说话,而且还相当的兄长风范。沙玉因说的话基本分为“嗯”与“不行”。比如,贺赫赫说“我想吃饭”,回答是“嗯”,贺赫赫说“大哥今天天气不错喔”,回答是“嗯”,贺赫赫说“大哥我很无聊,我想骑马”,回答是“不行”。久而久之,贺赫赫自己也懒得跟大哥说话了,他想:如果我问“大哥你不爱我了吗”的话,大哥也是会回答“嗯”吗?
    不过他自己先被这个少女又狗血的假设给雷了一下。
    贺赫赫心想,既然大哥不说话,那他就找别人说话好了。被派来服侍他们的人并不少,起码赶车的那个车夫好像就挺健谈的。健谈大概是从古到今的车夫的一个特征,到了现代的计程车司机,其爱讲话的程度也绝不逊色于古代的车夫,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谈话内容从政治经济人生观价值观到乘客的婚恋状况无一不涉猎到,一边开车还要一边开talk show,真是辛苦大家了。
    贺赫赫跟车夫说话,却会大哥训斥:“不要骚扰车夫。”贺赫赫只能在车里闭目养神,白天打了瞌睡,晚上就不想睡。他又找侍从聊聊天。大哥明明是住不同房的,却总能揪住贺赫赫,将他拉走。总之贺赫赫现在极其苦闷,找不到任何人跟他聊天。大哥对于他又冷淡,又不许他跟别人说话,于是他就彻底孤立了。
    无计可施之下,他只能找点书来看。“大哥,您手边有书可以借我看看吗?”“嗯。”“现在就给我,能吗?”“不行。”“那什么时候能给我?”“明早。”“好,那我明早再问你要。”“嗯。”“晚安。”“晚安。”
    第二天,马车车厢里四壁都堆满了书——包括一套完整的《资治通奸》、《四裤全输》等等的历史文学类读物,也有《本艹肛目》等等的医书,也有《老子兵法》之类的兵书,也有《益精》《盗得精》等玄学类读物,真可谓是应有尽有,看着这堆积如山的各类名著,你叫贺赫赫如何说得出口他只是想看娱乐杂志和小人书这种话呢?
    贺赫赫翻了翻一本《本艹肛目》,便问道:“书都是新的?”
    “嗯。”
    那车夫便插口道:“是大谏昨晚写了书单,命人到城里买回来的。”
    贺赫赫不禁大为感动,这些书目光是想想再写下来也耗时不少,而且昨晚又夜深,今天又早起,贺赫赫更说不出自己其实想看娱乐杂志和小人书这种话了。
    他便翻开医书来看,观摩一下这个时代的医学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其实中医的医理,往往是一理通百理明,基本的事情还是不少的。但由于这个次元神神化化,所以在医学上也会有些奇珍异草,按照《本草纲目》,中药本来分为水、火、土、石、草、谷、菜、果、木、器、虫、鳞、介、禽、兽、人十六部,而《本艹肛目》里,则还有一类叫“世外”,简单说就是“开挂类”。大哥给贺赫赫制的药丸,显然就属于外挂类的。不过如果把人也分类的话,大哥本就属于“开挂类”的人。
    一路上贺赫赫有了书看,沙玉因就更少跟他说话了。车队很快回到了京城,沙玉因便交代贺赫赫:“你且到府里去。我还有事要办。”
    贺赫赫简单地“嗯”了一声,想道这路途上终于轮到自己“嗯”他了,心情十分高兴。而且他虽然看着书,但还是会偷偷打量沙玉因的脸色,沙玉因果然在听到那冷淡的“嗯”字後,露出一点僵硬的神色。于是贺赫赫翻了一页书,也不抬头,只问:“那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沙玉因撂了这两个字后,便从马车里跳出去,跃到一匹骏马上,就此策马扬尘而去。
    贺赫赫看着沙玉因美丽的背影和骏马**的屁股,怅惘地看着地平线半晌,叹了一口气。车夫说道:“公子你放开点心。”贺赫赫道:“我怎么不开心了?”
    车夫呵呵笑道:“公子,你的表情好像被抛弃的怨妇呀。”
    贺赫赫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像吗?”想了想,贺赫赫又呲牙露出个笑脸,说:“这样如何?”
    车夫答道:“这样好多了,就像是在笑着的怨妇。”
    贺赫赫说:“赶车的还那么多话,信不信大爷我一巴掌踹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憋出来了………………比平常短小一些



☆、第 79 章

他们的马车停在了大谏府的门口,所以一下车就到了家门口。若说沙玉因不尽心也不是,他特地将人送到家门口才拨马回头,重新跑到城外去办事。车夫带着贺赫赫走进了大谏府。门卫看到车夫,都深深地鞠躬。贺赫赫见了这情状,颇有些吃惊,问车夫道:“你是谁呀?他们为何朝你鞠躬啊?”
    车夫笑道:“我啊,是大谏的亲信。因为很担心他,所以悄悄地潜入了车夫队伍里去。”
    “亲信?”贺赫赫吃了一惊。
    车夫又说道:“这大谏府现在是没什么仆人可供使用的,因为沙大谏总是很谨慎地选择身边侍奉的人。所以现在府里的人并不多。”
    “这样吗?”怪不得感觉这么冷清啊。大谏府是皇帝亲自送的,自然是大手笔,超大的一个府邸,但是进来后总觉得冷冷清清的,也没什么丫鬟小厮婆子老伯走动,原来是因为大哥还没安排足够人手啊?
    车夫又说:“不过放心,侍奉公子的人,还是足够的。”
    贺赫赫问车夫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车夫回答:“我叫的士。”
    “的士?”贺赫赫心想,真不愧是出租车司机啊。
    这个庭院十分多水。这块地十分有趣,河流纵横交布,却又没形成一个大湖,就像是被人用水性笔涂画了一样。的士解释道:“这个地方是有个传说的,说是天上的同涂狐君得到一条飞霜鞭,他往地上试鞭,这岩石的地板上便生出了小河般宽阔的鞭痕,这些鞭痕上涌*出了霜一样冰凉的河水,中间裂得特别大块的地方还成为了泉源。因此那个泉便叫飞霜泉了。”
    “同涂狐君的……飞霜鞭吗?”贺赫赫心中觉得甚为微妙,“之前都没人住这里吗?”
    “之前?没有啊,最近才建起宅邸来的。”
    这府邸四处都有清流横溢,水声潺*潺不绝,庭院各部以木桥竹桥石桥接通,也砌有假山池石,搬来山石作悬崖飞瀑美景,两岸栽培着嘉树修竹,意趣盎然。这宅邸并不金碧辉煌,却别具意趣。但若真弄得金碧辉煌碧玉台阶什么的,恐怕也不能得沙玉因的喜欢。
    最接近飞霜泉的那个院子,便是贺赫赫的住处了。只是这住处虽最清幽,却是离大门最远的,竟有些深闺的意味了。车夫问贺赫赫道:“要不要坐轿子进去?”
    贺赫赫摇头,说:“不用,我想看看风景。这院子很美。”
    如此清幽的府邸,反而少些仆人走动比较好,不然看到假山流水附近有婆子打麻将、家丁摇色子,那还真是扫兴啊。他们经过了假山碧树曲折回廊一大堆后,便看到一座颇高的石悬崖。这悬崖大概十米高,自然是砌出来的,并非是天生的。但石是真的山石,从京城外的野山上搬过来的。石的形态嶙峋清癯,尚印着斑斑青苔,有飞瀑泻下,流入清泉,看着真如飞霜舞雪,十分的美丽。
    的士介绍道:“喏,过了这座假山,便是您住的‘飞霜居’了。”
    假山河流旁有一道石阶,这假山有多高,这石阶就有多高,贺赫赫不禁仰头流泪:有电梯不?
    二人从石阶上拾级而上,便见眼前有一个凉亭,从凉亭中穿行,便见有回廊通向书斋一个,书斋背后才是居室。由于环境幽静,即使到了居室,还是可隐约听到飞瀑的水声和莺鸟啼鸣。贺赫赫走进了居室,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觉十分感动:“小顺子!”
    小顺子忙回过头来,一见是贺赫赫,便也泪目,道:“二少爷!二少爷!”
    贺赫赫笑道:“小顺子,不想你竟在这儿。”
    小顺子便道:“是大少爷让我来服侍您的,他怕换了别人,您不习惯。”
    贺赫赫道:“我倒是习惯了没人伺候了。对了,你和那个厨娘成亲了没有?”
    小顺子闻言,那挂在眼眶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地猛往下掉:“呜哇……她……她跟别人了!”
    贺赫赫闻言,大怒:“她太没良心!你这么爱她,她居然嫁给别人!”
    小顺子答道:“倒也不算是‘嫁’。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对方是一名郡主。跟着她也一定比嫁给我好过的。”
    “所以她是要给郡主做小老婆吗?”
    小顺子颔首,擦了擦眼泪,便道:“不过这样也好,奴婢也可以全心全意伺候二少爷到老了。”
    贺赫赫突然觉得很哀伤,说道:“我怎能蹉跎你一个女孩子的青春呢?你喜欢咋样的女孩子,我叫人帮你找找看?”
    小顺子便答:“女孩子嘛?唉,其实像我这种做下人的,哪能多想呢?若说喜欢什么女孩子,也很简单,就是个性好一点的,一头乌黑长发是必须的,皮肤白眼睛大,会做饭,最好胸大屁*股翘,OOXX的时候手得有什么东西抓一下啊,总不能挠墙吧。”
    贺赫赫猛然一震,说:这、这不是我以前的择偶标准吗?啊……“以前”的择偶标准吗?多久以前呢?现在我的择偶标准变好多啊…………虽然还是乌黑长发皮肤白啦,可是……胸大屁*股翘,怎么变成雕大活好了?天啊,我已经完全融入这个次元了吗?不过要说,我上辈子是“贺儿”的话,也就是这个次元的人啊。所以我上辈子就是这次元的啊,所以这辈子才适应得这么快吧……绝对不是我天生不够直的缘故。
    沙玉因去了灵塔。灵塔对于他的意义,总是十分微妙。他每次都会来灵塔跪倒,焚香,合掌对着神灵诵经,来寻求片刻的宁静。然而,灵塔对于他来说,又是一个伤疤,他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一种奇特的痛苦——也许,父亲对于他来说,也是如此。
    天巫静默地跪倒在神像面前,直到沙玉因来到。天巫面前放着那精致美丽的换命金铃,两个金铃静静地躺在地上,没发出一丝声响。沙玉因看了看那金铃一眼,道:“你用了它们。”
    “没用。”天巫缓缓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没用?你的意思是没用它们,还是它们没用?”沙玉因冷淡地看了父亲一眼。
    天巫盯着他,说:“它们没有用。”
    “你又想用它们来换命吗,天巫大人?”沙玉因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个金铃放到自己手上。
    “金铃救不了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天巫盯着沙玉因,说,“除非那个人是煞星所杀的,是你所杀的!”
    沙玉因缓缓地转过头去,冷淡地说:“我并没有杀任何人。”
    天巫却道:“你狡辩,若非你杀人,金铃又怎么会无效?”
    “我没杀人,是他自当灭亡。”沙玉因的声调骤然提高,“在多年前,他就已经死了!若非父亲你擅自启用金铃,他便该死了!”
    天巫闻言一震,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你说……你说什么……”
    沙玉因说道:“微才人难道不是你的敌人吗?你竟为了他而逆天命,真是何等伟大的情怀。”
    那个时候,微才人被人害死,大粒皇帝哭着求天巫。天巫对大粒皇帝仍是旧情未了,不然就不会为大粒皇帝生子了。天巫在成为修道人之前便与大粒皇帝相爱,并产子。大粒皇帝却以此子为患,杀此子不成,便将他送了给沙大学士,此后也算断了与天巫的关系了。毕竟,他是皇帝,床伴的选择空间是很大的,犯不着去招惹巫师,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不是微才人死了,大粒皇帝也不会亲自到灵塔去求天巫。大粒皇帝其实也不知道这件法器的存在,他只是看了天巫的戒律,那条“不得掌生死”的戒律显得奇怪,虽说官方解释是“不得杀生或接生”,但“掌”字的意味显得与众不同。难道说天巫能让生者死、死者生吗?大粒皇帝抱着试一试的心情,抱着微才人去求天巫。天巫没办法拒绝大粒皇帝,因此拿出了换命金铃。
    天巫当时还未当天巫,却也已经懂得使用这件法器了。
    沙玉因冷淡地说:“你的伟大,不仅于此,不但破坏了戒律,甚至,奉上了自己亲儿的性命!”
    闻言,天巫浑身颤抖:“你……”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我的双胞胎兄弟到底是怎么死的?是我克死的吗?还是……被换命金铃夺了性命!”
    天巫摇摇晃晃的站不稳,这段过往悲伤得能夺去他的呼吸。他那时没想到,换命金铃会拿了他腹中胎儿的性命。拿了他腹中胎儿的性命去给微才人……天巫使用了换命金铃后,立马就动了胎气,腹部剧痛起来。大粒皇帝让人为了天巫接生,结果出来的孩子有一个是死婴。皇帝以为不祥,请了大师来算,大师并不知道换命金铃这一茬鸟事,又见沙玉因命格带煞,便都众口一词地说是沙玉因克死了兄弟。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了,一定是因为大家的留言太少了……



☆、第 80 章

    那件往事,让天巫本人也极为伤痛。他沉静了许久,仿佛是需要这些时间的静默来缓解心中的痛苦,因此过了许久才再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静室里放着的那个玉白色的月河花形状的香炉,漏出一丝又一缕带着香气的烟雾来。沙玉因轻轻地抚摸着玉花瓣,似乎没什么回答的意思,又似是在思考该怎么回答。天巫有些急了,追问:“是谁告诉你的?不过……这件事应该没有别人知道才是。”
    “没有人告诉我。”沙玉因将香炉移正了些,说,“我自己记得。”
    天巫闻言一惊,道:“你记得?”他又摇摇头,说:“你如何记得?当时你还是个婴儿啊!”
    沙玉因轻轻地摆正了香炉,没让香炉脚碰撞出一丝声音,才答:“我就是记得。我一直都记得,而且我能听见,能感觉到。即使在母体里的时候,亦是如此。我能感到我同胞兄弟的脉搏跳动,就像是摇篮曲一样,令我甚为安心,就好像是什么……血浓于水的牵绊吧。”
    天巫讶然地盯着沙玉因看。
    沙玉因回过头来,与天巫对视,天巫却又不敢去看他,只移开了视线。沙玉因仍盯着沙玉因看,一瞬不瞬地看着,仍平淡地说话:“我与你长得如此相像,如果我的兄弟成长了,大概也是这副面容吧?”
    这话说的,天巫大概以后都不愿意照镜子了。
    沙玉因继续说:“有一天,我听到一阵刺耳的摇铃之声,然后……我的兄弟的声息就没了,伴了我八个多月的那点微弱的脉搏声……如同是断弦了一般,一下子就止息了。”
    天巫双眼流出泪来。
    “不知道他是否和我一样是有知觉的。但愿不是,希望他无知无觉,别有什么痛苦才好。”
    天巫拭擦了一下眼泪,说:“死了的人何以有痛苦,大概是活着的人才会痛会苦的。”
    沙玉因答道:“我兄弟这条命是因为微才人而没有的。为什么我不能拿回来?”
    “拿回来?”天巫苦笑道,“拿回来!拿回来你兄弟就能活过来吗?”
    沙玉因冷笑道:“所以我说您,天巫大人,果真具有伟大的情怀。”
    天巫一下子被堵着了,半晌才幽幽道:“那么,你打算对皇帝下手吗?你入朝为官,就是为了报复他,对吗?你回答我,对吗?”
    沙玉因似乎不想回答,只是半闭着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香炉的烟味。一个人能够承载多少的记忆呢?有些人到了老便会开始忘事,人老了,乏了,无力了,记忆似乎就成了负担。人不能太长寿,太长寿了,经历过的风雨与喜怒都会成为令人难以负荷的记忆。沙玉因一直很疑惑,直到他被告知是狐君下凡后,才解惑了。
    他自下凡以来,记忆一直在延续着,没有断过。大概因为他的魂灵并没有下地府,而是自行转生,因此记忆便一直都在。在婴儿时期还好些,越是成长,前世的记忆就越来越多地在梦中复苏。他梦见自己是一名将军,他的手足同袍们,一个个在眼前倒下,他守护的百姓,也死在敌人的刀下,而自己,最终死在了杀阵;又梦见自己是一名学士,写的文章被一句句地钉在审判台上,遭受万人的辱骂,直至死在了帝皇的盛怒下……总之,他的每一生、每一世,都或多或少地与帝皇家有关,只是都会成为大青皇室倾天权势下的一星炮灰。
    他对这个皇朝的恨意,堆积了三生三世。
    一开始,这些回忆让他混乱、煎熬、难过,他甚至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因为,这些梦真实得可怕。他只能跪在静室之中,一遍又一遍地吟诵着经文。这些经文一字一字和着月河花的香气仿佛连成了一线,一圈一圈地将他捆住,强行将他怒*张的爪牙束缚起来,捆得狠,捆得深,捆得他整颗心都在痛。神像以慈悲的姿态,远远地看着他,始终一动不动。
    只有复仇,才让他得到一时半刻的解脱。在杀死微才人的时候,在感受微才人生命流逝的那一刻,他才有了一丝的轻松,然而,这轻松过后,是潮水般涌来的压抑。
    还有一个办法,能让他有片刻的快乐。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贺赫赫已经睡着了。床并不大,贺赫赫习惯蜷缩在床上,身上盖的被子上绣着莲花。他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了被子里,然后抱住了贺赫赫,将头靠在贺赫赫的背上,慢慢地合上眼睛。在这个时候,沙玉因觉得分外疲惫,大概是因为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突然松了下来,才这样的疲劳吧。
    倒是贺赫赫先醒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觉得腰上沉甸甸的,背上又似贴着什么物体。贺赫赫迷迷蒙蒙的挣开沙玉因,含糊地说:“别闹了,旺财……”
    沙玉因是个浅眠的,在贺赫赫挣开他的时候便醒了,醒来后,沙玉因幽幽地说:“旺财是谁?”
    贺赫赫听了这个嗓音,突然吓了一跳,惊得醒了,坐起来,才发现沙玉因躺在他的身边。沙玉因现在的样子不得不说是颇为性*感尤物的。沙玉因黑色的长发铺在提花纹的枕席上,身上穿着白色的深衣,修长的身体线条若隐若现,双眼带着刚睡醒的迷蒙,真是太过性*感尤物王祖贤了——这个比喻似乎有哪里不对。
    贺赫赫愣住了:“你什么时候……爬上我的床的?”
    沙玉因说:“这是我的床。”
    贺赫赫讶然道:“那我的床呢?”
    “也是你的床。”沙玉因眯起眼睛回答。
    贺赫赫半晌才听明白这个“我的就是你的”的论调,脸皮马上就薄了,透出红色来。沙玉因问:“旺财是谁?”
    贺赫赫愣了愣,说:“我以前养的猫。”他以前在家里养了一只名字叫旺财的暹罗猫和一只名字叫kitty的哈士奇。日子倒是过得挺和睦的,除了旺财会间歇性有定向并丧心病狂地欺负kitty之外,旺财还会趴到别人的身上睡觉。由于昨晚贺赫赫梦回了21世纪的事情,所以醒来时条件反射地认为抱着自己的那条手臂是旺财。
    想到这个,贺赫赫倒觉得有些怀念猫猫狗狗的。他深知沙玉因此番回京不是来度假的,肯定会忙得很,也会四处跑,而按照沙玉因这个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