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重生之男男生子科-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皇上看了看贺赫赫的脸色,又很和蔼地说:“不用怕,年轻人嘛,是这样的,尤其是年幼的皇子,难免对民间有些好奇。不过,要是闹出什么意外来,那也不知谁负责才是。怎么说都好,每个皇子都是江山社稷的栋梁,如何出了什么事,朕也难对列祖列宗交代。以后可不要胡闹了。”
    贺赫赫忙跪下叩头说道:“草民该死!”
    皇上也是和和气气地说道:“其实你年纪也很小,才十三四岁?和三皇子也是差不多年纪,都爱胡闹,恐怕在一起顾着玩了。不如跟大皇子吧?大皇子内敛平和,对你修心养性也有帮助。毕竟沙家之中,大公子要当天巫,就数你将来最有可能接替你父亲的位置成为内阁大学士的,跟着大皇子,能早些接触要务,也算是一个锻炼罢。”
    贺赫赫也不敢拒绝,只能叩头拜倒说:“谢皇上恩典!”



☆、第 24 章


    沙大学士难得在府上,正和大公子在喝茶聊天。沙玉因也就是例行地跟沙大学士交代一下府里的事务,只将施牧和沙青因那段事情略去不提。却见贺赫赫回来的时候,身后跟了四个大汉挑着一口大箱子。那箱子打开,里头放着十二个光彩夺目的银瓶。沙大学士觉得十分好奇,忙道:“这是什么家伙?”
    贺赫赫答道:“回老爹的话,这是皇上见我文采风流,十分赏识,因此而御赐的。”
    沙大学士笑道:“是啊,皇上特别钟爱文采好的学士,你看他这么宠信我就可以看出来了。”
    贺赫赫和沙大学士对视一眼,只默默看着对方想道:这家伙真不要脸!
    然而,二人还是笑呵呵的。沙大学士又指着那口箱子说:“那里头装的是什么啊?”
    贺赫赫笑道:“老爹这么文采风流,一定能猜到吧?”
    沙大学士抚须一想,道:“应当是御赐的陈年佳酿?”
    贺赫赫想想那帮壮士大概是十八二十岁左右,便笑道:“是啊,起码十八年陈酿!”
    “那也很不错啊!皇上真的很赏识你!”
    贺赫赫却说道:“唉,不过我又不是很喜欢喝酒的。这些就送给老爹吧!”
    沙大学士却道:“这怎么行!这可是御赐的!”
    “你我是父子,哪有这么多计较!”贺赫赫大方地说,“而且这些能补肾的!”
    “哦,那管家过来,叫人给我抬回去!”沙大学士连忙命令管家道。
    沙大学士乐呵呵地叫人将“补肾酒”抬了回去,然后又回房休息了。贺赫赫见沙大学士走了,才在炕头挨着沙玉因坐着,说:“大哥,我好累啊!”
    沙玉因给他倒了杯茶,递到他手上,说:“怎么了?皇上也没有为难你吧?”
    贺赫赫喝了一口茶,说:“皇上知道我私自带皇子出宫的事了!”
    沙玉因却说:“就在天子脚下发生的事,闹这么大,只要是有几个眼线的都知道。”
    贺赫赫咋舌道:“天啊!那你又说你能摆平?”
    “大家都知道,可大家都装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摆平了?”沙玉因眯着眼有些笑意地问道。
    贺赫赫想了想,笑着说:“大哥好厉害!小弟佩服!佩服!”
    沙玉因却说道:“那么你要到哪个皇子的宫里去?三皇子?”
    一听到这个,贺赫赫就苦瓜干似的口面:“我都想啊!我提出了,可皇上就拿这件事来堵我!然后说我性子坐不定,叫我跟性情沉稳的大皇子在一块儿,好好学习什么的!”
    沙玉因闻言脸色一变,说道:“那皇上是要借刀杀人。”
    贺赫赫一听就咋舌:“什么意思?”
    沙玉因却说:“你在失忆之前,一直和二皇子过从甚密,三番四次跟大皇子使绊子,早已有了过节。你若到大皇子宫里去,他怎么可能会给你好过?”
    贺赫赫听了,简直是浑身发冷。因贺赫赫又想起来了,大皇子和二皇子仇口极深,因三皇子年幼,他们两个不当三皇子是一回事,只将对方当成劲敌往死里掐,结果三皇子隔岸观火最后渔翁得利。原先版本的历史中,沙明因的儿子就是因为大皇子陷害才死去的,而沙明因的双腿也是大皇子给弄断的。大皇子对敌手,是超级无敌狠的啊!
    可沙明因现在已经得罪了大皇子了,而皇上既然明知他们有仇、明知大皇子眦睚必报,还将沙明因往大皇子身上推,显然是因为他私自带三皇子离宫之事触怒龙颜。但皇上为了保持“风度”,不去动他,只是借刀杀人,因此他也不用指望皇上能收回成命。可贺赫赫除了妇科知识和猜测狗血剧情之外别无所长,如何能度过这个难关?
    他可不想再死啊!
    贺赫赫思忖再三:啊!只有这个办法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
    贺赫赫一转身,扑倒沙玉因怀里,说:“大哥救我啊!”
    沙玉因愣了愣,说:“哦,好吧。”



☆、第 25 章


    沙玉因摸摸贺赫赫的头顶,说:“能,你先把茶喝了,大哥与你慢慢说。”
    贺赫赫慢慢地啜着茶,心里想道:大哥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好了,彼此兄友弟恭,真是家庭和睦!
    沙玉因所想到的法子也很简单,就是贺赫赫与二皇子彻底断绝关系。至于之前沙明因得罪过大皇子的,沙玉因说有办法帮贺赫赫弥补回来。所以说,贺赫赫现在只需要做的,就是大庭广众地与二皇子分手就是了。
    可是贺赫赫也愁眉苦脸:这个分手我是没什么经验啊,更何况是大庭广众的分手呢?
    贺赫赫正自愁苦之时,便步出了中庭,却见管家走了过来,跟贺赫赫行礼说道:“给二少爷请安。”
    贺赫赫便说:“有事吗?”
    管家满面愁容地说:“也只有二少爷您能劝劝三少爷。三少爷他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了。”
    贺赫赫愣了愣,说:“他没回家?这事儿大哥也不管吗?”
    “这些天大少爷都跟二少爷在灵塔,一直没有回来,老爷也在宫中忙着修编字典,所以一时家里也没个能做主的。”管家答道,“而且老爷跟大少爷都不如二少爷跟三少爷那么亲近又有话说,所以老身才先来跟二少爷说话。这事要传到大少爷耳里,恐怕要家法伺候!”
    贺赫赫蓦地想起灵塔里大哥那顿鞭打,倒是有点发怵:“是啊,大哥他挺狠的。”
    管家又说:“说起来,那天三少爷到外头去借酒浇愁,喝醉了还被人占了便宜呢!”
    贺赫赫大吃一惊:“什么?被占便宜了?占得严不严重、深不深入?”
    管家愁容满面地说:“依老夫纵横情场数十年的经验,怕是很严重、很深入。”
    “什么?”贺赫赫吓了一跳,“禽兽啊!我弟他才十二岁啊!那淫贼是怎么下得了手的?”
    管家答道:“现在人心不古,有些人的口味是特别无良的。”
    “那也是。”贺赫赫急急问道,“那么三弟他如何了?他怎么说?”
    “三少爷他只说了个‘爽’字,然后就每天都外宿,不再回家了。”
    “卧槽。”贺赫赫掩面:古代人真是开放啊!
    管家却说:“二少爷,您可真得管管他。这事要落在大少爷耳里,三少爷一定会受罚的!您必须得劝劝三少爷呀!”
    贺赫赫却是叹道:“你无法去阻止一个少年的刀客入江湖,正如你无法阻止一个□的少年入花丛。”
    管家只是哭道:“少爷,我知道你有文化。”
    “知道就好。”贺赫赫点点头,说,“话虽如此,不过我还是尽尽人事,去劝劝他吧。”
    商议定了,翌日,贺赫赫便坐着轿子到花街去。贺赫赫正要下轿,却见两个很熟口面的人走了过来。他们见了贺赫赫,也露出笑容,说道:“原来是沙二少!”
    贺赫赫笑着答:“两位好英俊啊,不知道是……?”
    那两人便答:“我们是大理寺的人,负责查案的,我叫狄青天,他叫包仁杰。”
    贺赫赫愣了愣,说:“原来是狄大人跟包大人!如雷贯耳啊!一听名字就知道两位一定断案如神!佩服佩服!”
    “不敢当!不敢当!”
    贺赫赫又说:“两位今天这么好兴致来妓院查案呀?”
    狄青天答道:“不是,我们两个正好路过来吃个包而已。”
    “这么好兴致好妓院吃包子呀!”贺赫赫寒暄道。
    那包仁杰却说:“对了,沙二少,其实我们也正想去找您了。”
    “干嘛?”贺赫赫问道。
    狄青天答道:“宴会上探花与榜眼双双吐血的时候,沙二少也在现场吧?”
    “在呀,怎么了?”贺赫赫问道,“他们尿着尿着就吐血了,实在是人间悲剧!所以说,平常读书之余也要多多锻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包仁杰愣了愣,说:“果真是在小便途中吐血的?”
    贺赫赫答道:“我也不清楚,毕竟我跟他们虽然在同一个茅厕,但却不是在同一个茅坑。”
    狄青天却道:“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两个已经死了。”
    贺赫赫一听,心中突然拨凉拨凉的:“死了!”
    包仁杰却说道:“是的。我们发现他们可能中了‘狂花’之毒。”
    “狂花?”
    “没错!这种毒会让人暴躁易怒肝火盛。”
    “这不是上火的症状吗?就是吃炸鸡也会吧?”
    “呃……这么说的话,这个狂花就相当于十几斤的炸□……”包仁杰又说,“所以他们才那么容易急火攻心而吐血。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急火攻心吗?”
    “估计是因为尿频尿多尿不尽吧?”贺赫赫说道。
    狄青天却说:“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贺赫赫却说:“那我也不打扰两位大人上青楼吃包了。”
    见两位走了,贺赫赫心情却十分复杂。居然有人对两位下毒吗?这“狂花”毒会让人易怒易肝火盛,然后一经挑拨就会肝火盛而肠断死!实在是很阴毒啊!但是谁对这两个人下毒呢?又为什么要下毒呢?
    想来想去,嫌疑最大的——果然是贺赫赫本人啊……怪不得这两个青天大人要来问自己。



☆、第 26 章


    贺赫赫想了想,还是直接走进了这家京城最top的妓院。老鸨一见到贺赫赫,便笑道:“这位公子,你喜欢怎么样的小官啊?”
    “我不是为这个而来的!”贺赫赫正要解释。
    “哦,那我们这儿也有马啊狗啊什么的!”老鸨答道。
    ——古代人真是开放!
    “我来找人的。”贺赫赫清清嗓子,说,“我是沙明因,我找沙青因的。他在吗?”
    老鸨便说:“不知道诶!你看我们这儿客人那么多,哪记得清呀?”
    贺赫赫只能塞些钱给老鸨,说:“那这些钱给你买些补品补补脑……现在,你记得了吗?”
    老鸨便道:“记得了!我这就叫人送您上去。”
    贺赫赫跟那人上楼,将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听到了沙青因淫‘荡的嬉笑声。一股身为兄长的怒意从胸口迸发,贺赫赫一脚将那门踹开,叫道:“三弟,你给我出来!”
    沙青因一听,抖了抖就射了,说:“‘出来’了。”
    贺赫赫拨开帷帐,却吓了一跳——原来大皇子衣冠楚楚只松开裤头地插着沙青因的屁股!
    贺赫赫一抖,纳头便拜,道:“参见殿下!殿下万福金安!小人告退!”他真是怎么都想不到原来沙青因的姘头是大皇子!他更想不到,大皇子这么好身份的人,居然和沙青因这个身份也不坏的人在妓院里偷情。
    沙青因一听,竟将大皇子推开,说道:“你是‘殿下’?哦!你是大皇子?”
    大皇子的【敏感词】还是笔直笔直的,显然是还没插够,却被沙青因一把推开了,不上不下,十分难受。贺赫赫尴尬地别开视线,转过头就走。大皇子却说:“我是大皇子,难道就不能和你一起吗?”
    沙青因却说:“你不懂的!你可是高贵的皇子,你是当今皇上的长子,你是国家的栋梁,你是皇族里的精英……”
    “慢着,”大皇子情深款款地说,“你可否让我多插一会儿再称赞我?”
    沙青因见大皇子那儿竖着还真可怜,就趴在床上、撅起屁股说:“就一会儿。”
    于是大皇子忙□去,怕沙青因突然又闹别扭,便将他的腰用力握住,才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贺赫赫站在外头,听着他们“啪啪啪啪”“啊啊啊啊”的声音,实在是十分的尴尬,忙将门打开要走,怎知一打开门,就看到二皇子迎面而来。贺赫赫条件反射地将门关上,又冲进房来。
    大皇子一边插着沙青因,一边不悦地说:“你又回来干什么?”
    贺赫赫想自己这下真是彻底开罪大皇子了,但他转念又想:还是先把沙明因之前和他的帐平了先。于是贺赫赫说道:“我看到二皇子在外面!我……我跟他分手了,可他最近老缠着我,唉,连上个妓院都碰得见面,真是冤孽。”
    大皇子却眯着眼睛说:“你和他分手?本来不是好好的吗?”
    贺赫赫却说:“是啊,感情这种东西很难捉摸的。不想在一起就不想了。我现在想想,像他这种男人实在没什么好的,幽会的时候还要拜见殿下,做皇子什么的架子又大。不如找根黄瓜还能随时随地用。”
    突然听到外头有人敲门,贺赫赫便将帐子一层一层地放下,好挡住室内春光,才去开门。怎知一打开门,就见到是二皇子。贺赫赫忙将门关上,二皇子却硬是闯了进来,说道:“明因,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
    贺赫赫知道大皇子在里头听着,自然态度冷硬:“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已经没有爱情了!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找包大人和狄大人告你非礼!”
    二皇子却说:“你怎么突然如此无情呢?自从你堕马之后,就一切都变了!”
    “是啊,我清醒过来了。”贺赫赫忙搬出电视剧必备分手句子,“我们两个不适合。我们的缘分就是这么多的。”
    二皇子却说道:“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此话一出,不仅是贺赫赫,连里头趴着的沙青因也是菊花一紧,夹得大皇子一下不留神就射了。
    贺赫赫连忙说:“什么孩子?我骗你的!”
    “什么?骗我的?”二皇子讶然说道。
    “当然,我要有了孩子,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没见肚啊!你瞧都多少个月了?我要说便秘不拉屎三个月,肚子都凸起来了。你看我现在小腹多么的平坦,腰身多么的纤细,怎么可能有孩子呀?”贺赫赫信口胡诌,为了让大皇子舒心,他还不忘数落二皇子,“我为什么不爱你?就是因为你蠢啊!我之前跟你上床,也是当扶助一下弱智!我这是日行一善,意思就是:我给你日,是当行善!你懂不懂?”
    “我……”二皇子简直眼睛都红了,十分可怜,“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贺赫赫指着门口说,“门在那边,好走不送!你再蠢也读过书吧,知道‘羞’字怎么写吧?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吧?”



☆、第 27 章


    “我怎么会?”贺赫赫指着门口说,“门在那边,好走不送!你再蠢也读过书吧,知道‘羞’字怎么写吧?知道什么叫‘自取其辱’吧?”
    二皇子突然就怒了,指着贺赫赫说:“沙明因,你给我记着!”
    贺赫赫也被怒视得有些发怵,但还是说:“我还怕你了!”
    二皇子拂袖而去。贺赫赫这才松一口气。里头有些窸窣响动,原是沙青因披起了衣服和大皇子一起出来了。沙青因见了贺赫赫,便哭道:“二哥,我有负你的寄望!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父兄,所以一直没有回去!”贺赫赫扶住沙青因,柔声说:“傻孩子,先把裤子穿上。”
    沙青因哭了一会儿,才回去穿裤子。
    贺赫赫见了大皇子,便说:“请殿下原谅小人的莽撞!小人也是一时爱弟心切,才会冲撞到殿下的!”
    大皇子便答:“无妨。我也很理解你的心情。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贺赫赫便道:“谢殿下。殿下宅心仁厚,实在是万民之福。”
    大皇子看了看贺赫赫,又说:“你果真与二弟划清界限了?”
    “千真万确。”
    “嗯,好吧。”大皇子整了整衣冠,又道,“看在你兄弟的份上,我们便喝一杯。”
    贺赫赫与大皇子喝了一杯之后,又说:“其实家父和家兄都非常担心三弟,小人打算带三弟回去,大皇子不介意吧?”
    大皇子答道:“沙公子言重了,请。”
    沙青因却扭着身子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地说:“不要!我回去会被大哥教训的!”
    贺赫赫扯着沙青因说:“怕什么?大哥要罚你,有二哥给你挡着!”
    沙青因十分感激地抱着贺赫赫,说:“二哥,您真好!”贺赫赫抱着他,心却想:当然啦,如果挡不住我还是会闪的……
    贺赫赫早命人在外备轿等着了,见沙青因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了,才和他出门上了轿子。这么久不见,沙青因仍是很爱撒娇,趴在了贺赫赫的膝上说话。贺赫赫见气氛正好,就问道:“你跟那个大皇子怎么回事呀?”
    沙青因便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大皇子,我知道他是皇子的话就不招惹他了。”
    贺赫赫便道:“这也是,我看他正正经经的,想不到会来这种地方!”
    “这有什么出奇的?刚刚二皇子不也来了吗?”
    贺赫赫愣了愣,说:“对喔!怎么这些皇子每个都对妓院这么有兴趣呀?”
    沙青因脸色一冷,答道:“天下的男人都是如此的!”
    贺赫赫心想:你也是男人……重点是,我也是男人……
    沙青因却又说:“唉,不提也罢。”
    贺赫赫却道:“那你对大皇子是真心的吗?”
    沙青因想了想,说:“经过了施牧的事情,我现在都不会分真心还是假意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是真心觉得爽的。”
    贺赫赫愣了愣,说:“我看……你也没跟过别人,说不定跟别人更爽呢!”
    沙青因想了想,便说:“不是的,我跟过别人了。”
    贺赫赫露出了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怎么……你才……你才几天啊……”
    沙青因便娇羞地说:“哎呀,我喝醉的时候好像跟很多人做过了。可醒来的时候只记得大皇子,兴许这就是缘分吧。”
    “好浪漫啊。”贺赫赫违心地答道。
    沙青因又说:“可这事你千万别跟大哥说!”
    贺赫赫便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难道看着你被大哥打死吗?”
    沙青因点点头,迟疑地说:“那我跟大皇子……”
    “想都不用想!大皇子那是违例出宫,还出宫到妓院呢!要是被那两个青天看到也不知怎么办。我看你最好检点些,要幽会也找个少人点的地方呀。”
    “二哥教训的是。可哪儿也不及那里‘器用齐全’啊。”
    贺赫赫看着沙青因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简直要以为沙青因被人魂穿了,又说:“三弟,你现在年纪还小,要顾着些!再说,你不怕怀孕呀?”
    沙青因便说:“能怀上的话最好,那么大皇子就能跟我成亲了。”
    贺赫赫突然想道:大皇子将来是要被三皇子剁成肉酱的,如果沙青因嫁给了大皇子……岂不是……唉,“嫁给”这个词真雷。
    贺赫赫连忙劝他:“你想清楚没有?这个大皇子真的值得托付终生吗?”
    沙青因便道:“他可是皇子,哪里不值得了?”
    “你须知掉毛凤凰不如鸡啊。”
    “凤凰为什么要**呀?”
    贺赫赫拍拍脑门,说:“是这样的……你想……你……”
    沙青因眨巴着眼睛看贺赫赫,显然是一副准备受教的模样。
    贺赫赫想了想,认为用正常思路跟沙青因沟通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立马切换到雷文狗血频道,苦大仇深地说:“三弟呀,你听二哥说……”
    沙青因点点头,说:“二哥,你说。”
    贺赫赫甩了甩头发,只把狗血台词搬出来:“难道你忘了吗……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沙青因一听,仿佛被戳中了开关一样,也苦大仇深地说:“啊!是的!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第 28 章


    沙青因一听,仿佛被戳中了开关一样,也苦大仇深地说:“啊!是的!天下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贺赫赫知道自己打动了沙青因,连忙很有文化地吟诗一句:“自古男人皆薄幸,嫩口男孩嘤嘤嘤。”说的跟咱们不是男人似的呢!雷文的思路果然不同凡品,不过是难不倒我才思敏捷的贺赫赫的!
    沙青因一听,为贺赫赫的才情所打动,更是泣不成声,又是嘤嘤嘤的不断。
    贺赫赫忙为沙青因抚顺背部,又一副女二号嘴脸说:“你看,施牧就是当了个状元罢了,就开始乱打主意、宿花眠柳了,更何况那贵为皇子的大雕佬?”
    “你也知道他大雕?!”沙青因指着贺赫赫,似是控诉他。
    贺赫赫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都想看不到啊!刚刚你们两个啪啪啪,我又不是瞎子!想那大皇子虽然长着一张炮灰脸,但那大雕也是帝皇等级的,不容小觑,怪不得让沙青因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