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小狐狸的异界之旅-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可以!”
    “我不知道内容怎么选嘛?”
    “你不想选的话可以回去!”
    “你看,现在就我一个人来就职,这里有这么多事也没别人帮你做啊,给我一个轻松点的又怎么样呢?”
    这次更好,他连眼角都没留给我
    真是的,怎么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啊“好嘛,好嘛,我选就是了啦!”说着,我就从几百个卷轴中随手拿出了一个。
    “确定了吗?”
    “嗯!”我打开卷轴:
    就职任务:擒拿容山山贼首领??虽说是A级,但,不就抓一个人,应该不会很难吧?“这个任务很难吗?”
    考察官看了看我的卷轴,沉思了一会说,“据闻容山的山贼有一千余名,长久以来为祸一方,城主多次派人清剿但都未果,所以决定擒贼先擒王。你这次责任重大啊,我们期待你凯旋归来!!”
    啥米?有一千个山贼让我去抓他们老大?开什么玩笑!!军队都做不了的事让我做,你们到底有没有拿我当妖啊?“这个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我自信没有能力完成!”我义正严词地说,“所以,为了我们凤与城的安危,您还是把这个任务给别人吧!”
    “你能拿到这个任务是上神的旨意,我对你是充满了信心,快去吧!!”
    我自己可是连一点点的信心都没有耶,你还对我有信心?“你就给我换一个吧!!”
    考察官似乎有些生气了,“不行!”
    郁闷啊怎么办呢?难道让我用“狐之妖魅”让他乖乖跟我走吗?对了,我还有“狐之妖魅”耶,可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左手一挥,技能启动:
    “拜托,您就让我再换一个吧?”我恳切地请求着。有着村长的经验,老实说我还真没什么把握。
    考察官沉思了一会:“好吧,好吧,快选!”
    太棒了,成功了!!我忙把手上的卷轴放回去,重新拿了一个,打开:
    就职任务:击杀灰狼王
    “灰狼王?”
    “凤与城东面,灰狼成灾,希望你能击杀它们的首领,为民除害!!”
    凤与城东面的灰狼?记得当初我可是被追的很惨的耶,连小弟都打不过,怎么杀它们的王啊??“那个,能不能再换一个?”
    “”
    沉默即是答应罗?!看来“狐之妖魅”的效力还真不错呢?“我能不能看看内容再选啊?”
    “不行!!让你换已经是违反规距了,快点快点!!”
    不能看就不能看吧,有什么了不起!!我嘀咕着又随手换了一个,怎么还是一个B级啊?“考察官??”
    “”
    再换,这次是C级,好像也挺难的耶,其实我要求也不高D级以下的我二话不说,拿了就走,我手持卷轴看着考察官,“那个?”
    “”
    哈哈,再来!!
    就职任务:搜集100个鼠牙
    虽然是E级,但鼠牙不要!我讨厌老鼠!!再换!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真得运气很差,接连换了好几个都不是B级就是C级的,真令人郁闷!!随手将手上拿着的一个打开:
    就职任务:寻找养神芝。
    养神芝是什么?可是,不管是什么,SS级的任务肯定不会简单,我抬头望向考察官,“我”
    我还没说出口的话被考察官那可怕地脸色给打断了,糟了,好像是我换得太愉快了,忘了“狐之妖魅”有有效时间这个问题了“哈哈,那个”
    “出去!!!”考察官朝我怒吼。
    此时,我敢肯定,考察官决对是风属性的法师!!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突然被一阵风给华丽地扔出窗外了
    摸摸被摔得痛痛地屁股,我只想再说最后一句话:“谁能告诉我‘养神芝’到底是什么啊??”
第五十四章 养神芝
    唉唉,换了半天,居然给我换出个SS级来,看来我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糟耶,早知道就随便哪个B级、C级的拿了就跑,现在就能开开心心做任务去了!果然做狐狸不能太贪心啊!!这不,这就是贪心惹出的祸。
    只是,这“养神芝”倒底是什么东东啊?真是的,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告诉我就把我给扔下来了,至少也得等到说完才扔嘛
    嗯嗯,养神芝听名字,似乎是草药类的,说不定还与灵芝是近亲呢如果真是草药的话,不如还是先问问药店吧
    想着,我就开始在街上寻找着药店,只是,这凤与城好大啊!怎么都没有一张城市观光游览图什么的,这么大让我怎么找啊?
    正当我边找边走,边走边找之时,从小巷中突然窜出一个人影,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把我给拉进了巷子里。
    直到进了巷子,我才看到,那拉我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她见我想发问,忙摆出了个轻声的手势,并警惕地往大街上张望。
    这件事发生的似乎也太突然了些,弄得我是满头雾水,歪着头一直盯着她看,可越看就越觉得好像有些眼熟
    “你你还认识我吧?”女子有些迟疑地问。
    “呃?”听她这么一问,我又仔细想了想,“喔!对了,想起来了!!你不就是在那里的”是啊,在我被关在钥村监禁处时,那女子就是和我关在同一间的,难怪我一直觉得她有些眼熟呢。
    女子听我这么一说似乎有些惊讶:“你真得还记得,那时候你一直就坐在那里不知道在自言自语着什么,我还以为你根本没看到我呢!”
    “呵呵!”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好像也确是如此,当时被拉进钥村监禁处后,我就一直非常郁闷地坐在墙角,至于为什么会记得她,我也觉得有些奇怪耶,可能是不经意间撇到过一眼吧。
    女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起来我们也有过同狱之情,姐姐有难,你当然会帮吧?”
    呃?这个
    “好了,我没空跟你多说了,这东西先放你这,等下我会来找你的!”说着,女子就将一包东西塞在我怀里,匆匆忙忙地就跑了,留下我一个傻乎乎地抱着那东西站在原地。
    系统音:“玩家绯雪接受隐藏任务‘贼赃’。”?贼赃?这不会指的是我现在手上这包东东吧?我看着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一包用纸包着的,份量着实不轻的东西。
    难道说,那女子是贼?
    哈哈,也是喔,毕竟会被关在监禁处的又怎么会是好人呢?当然这是指除我以外的人。
    不过,这包东西该怎么办呢?
    看看那已近乎消失在大街尽头的人影,我无奈地耸了耸肩,随手把它塞进了空间戒指里。即然她说马上就会来拿,就先帮她看会儿吧,反正戒指里也有空间。
    走出小巷,这次没走多久就让我看见一间铺面小小的药店:荟药店。
    “老板,你知不知道养神芝?这是不是草药啊?”走进药店,我逮住老板就问。
    “养神芝?”老板思索了会儿,说:“那确实是一种草药,只是”
    太好了,果然是草药!“那您这里有没有卖?或者您知不知道哪里可以买或采到?”
    老板摇摇头:“养神芝是一种传说中的药草,我也只不过是听说过而已,是不是真得存在还很难说呢!怎么可能知道哪里有呢?”
    晕“传说中的”,果然,真不愧是SS级的任务啊!!不过,至少应该会存在吧不然,我怎么找啊?“那么老板,您知不知道养神芝是干什么用的?”
    老板想了想:“根据传说,养神芝又称为不死草,使用它可以使死者复活。”
    不死草?死者复活?听起来似乎是挺伟大的东西。
    “不过令死者复活是违反上神旨意的事,所以,我想可能根本不存在这种东西吧!”
    “那么根据传说,养神芝是生长于何地的?”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根据传说去找了。唉唉,真是麻烦啊!
    “嗯传说是生于琼田中。”
    琼田?“琼田在哪里?”我急急地问。
    “那个,琼田指的就是能生灵草的田,并不是指具体的地方。”
    晕,那不是说了也等于白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哪块田是琼田啊?
    “姑娘,你真得相信这世上会有这种起死回生的灵草吗?”见我耷拉着耳朵,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老板不由地问。
    现在不是我相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我不找到这东西就没得就职啊!!“我也不知道,只是如果找不到养神芝的话我就麻烦了!”虽然不知道不能就职会怎么样,但我想总不会是好事吧?!
    “嗯即然如此,姑娘不如去问问看城西的路医师吧。”
    “路医师?”那是谁?
    “是的,他是亚加大陆的第一医师,如果世上真有养神芝这种药草的话,我想应该也只有他会知道吧。”
    我点点头,向老板道谢后走出药店。
    根据老板给的地址,我七转八拐地来到了一所破房子前
    对,那确实是一所破房子,甚至还可以说是危房,这不,连屋顶都像随时要塌下来似的,而窗户和门更是破破烂烂地垂在那里。
    这这就是亚加大陆第一医师住的地方?怎么看怎么不像啊,甚至这里到底有没有人住我都很怀疑呢。
    “那个请问有人吗?”我边问边轻轻推开那垂在一边的门,至于为什么要轻轻的,那是因为我怕稍一重手,这门就会彻底掉下来。
    虽然进别人家应该要先敲门的,只是这门,我实在不知该怎么敲,而且看起来不敲也早已经半开了。
    探头进去,屋里头显得阴沉沉的,与外面的阳光灿烂极为不符。
    “是只小狐狸啊!找这里干什么?”
    啊!!屋里突然传出的声音让我吓了一大跳。惊魂未定的拍拍胸口,“大叔,你干嘛突然出声啊?吓死我了!!”
    “我吓你?那你随意进别人家又怎么说呢?”说话间,一人从内间走了出来。
第五十五章 亚加第一医师
    这这人就是亚加大陆的第一医师??
    屋中出来的是一个看上去最多不过30几岁的年青男子,他虽有着相当出众的容貌,但整个人却显得有些吊儿郎当,而他最大的特征就是那长长的一直垂到脚踝的火红色头发。
    “大叔,你是路医师吗?”老实说,他与我想象中的第一医师还真不像呢,即然是第一医师,那至少也应该是有着长长的白胡子和满脸的皱纹吧?
    “你是来找路医师?”男子环抱着双手依靠在门框上,整个人显得相当庸懒。
    “是啊!大叔,你是不是路医师啊?”
    男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是谁告诉你在这里可以找到路医师的?”
    “嗯是荟药店的老板!”
    “又是他,真是的,只会给我找麻烦!”男子低声抱怨了几下,又懒懒地问,“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果然他就是路医师,那就早点承认啊,居然还给我绕这么大个圈子。“我只是来问你有关养神芝的事。”
    “养神芝?”路医师斜看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东西?”
    又不是我想知道的“只是因为某个意外,让我得知了这个名词,也因为这个意外,我需要这个东东啦!!”我学着他的样子依靠在他对面,就是那快掉下来的门上。嗯嗯,果然有东西靠舒服多了。
    “你是想救谁?”
    “不是我想救谁啦?只是我要就职术士,考察官让我来找这个啦!”
    “术士就职”路医师沉思了片刻,嘴角闪过一抹笑意,“我可以告诉你有关养神芝的事,只是”
    “只是什么?”太好了,他果然知道耶,这次真是好运了,没让我绕太大的圈子。
    “我突然觉得有些饿了,不如先去吃点东西,我再慢慢告诉你。”
    无意识地随他而行,又无意地进入了据说是凤与城最豪华的酒楼:凤与酒楼。
    “果然奢华啊!!”看着桌上那一道道至少都值几十甚至上百银币的、看起来就极为精致的菜,我不由得感叹道。
    “大叔,你快告诉我有关养神芝的事吧?”
    “关于养神芝,有一个传说”路医师边优雅地挟着菜,边说道,“在古时有个村子出现了一种极为罕见的传染病,该疾病传染性极其之强,以至不多时就感染了周遭的不少村子,甚至城市。几乎每天都有一个新的村子陷入此病中,几乎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死于此病之中,而对于这一状况,当时几乎所有的医师都束手无措”
    听起来这传染病很厉害耶!!简直就像是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一样。
    “就在人们对该病绝望,进而相继等死之继,野地中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的草,据说该草‘叶似菰,不丛生’。一开始,人们对此草的出现并无多大关注,应该说,他们也根本没有这个闲心去关注这种野地中的草。但某一日,不知从何处来的飞鸟偶然衔起了此草并被风吹落于一刚死之人的脸上,不多时,此人就复活了。人们对此一状况极为惊诧,并尝试着服用此草,疾病顿时痊愈”
    这就是所谓的起死回生啊好像是挺神奇的耶!
    路医师边吃边继续说道:“至此之后,此草的功效被人纷纷传扬,也因此,那散布一时、夺去无数生命的传染病终于得到了克服。但是,当患病之人纷纷痊愈之时,此草也从该地绝迹,因此人们纷纷传扬此草乃上神的赏赐!”
    绝迹?“那么,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养神芝啊?”应该不会真得绝迹吧?如果这样害我完不成任务的话,那绝对是系统的Bug!
    路医师懒懒的一笑,“这世上当然还留存着养神芝”
    听到他这话,我相当兴奋地拍手问道:“真的?!太好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
    “我不能告诉你!”
    啊?“你说什么?”
    他没有回答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我,只是朝我随意地摆摆手,径直走出了酒楼。
    咦?“大叔,你等下啦!!”我急忙追赶出去。
    “客人,请结账!”酒楼的伙计阻拦了我追出去的脚步。
    啊?结帐?我眨巴着双眼盯着他,这都是那大叔点的耶,干嘛找我结帐啊?
    “请结帐,共520银币!”伙计看似笑咪咪地站在我面前,但在他笑容背后,我感觉他在对我说:想吃霸王餐?没那么容易!!
    520银币?拜托啊,我全身上下也只不过才5个铜币耶,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价吧?
    不管了,追那白吃的家伙要紧!!“狐之妖魅”!
    “那个我不能做主耶,你去问问老板吧”伙计犹豫地说。
    来到老板面前,再次启动“狐之妖魅”。
    “嗯不如这样吧,我替你打6折,再拉个零头,就付310银币吧!!”
    520银币到310银币,好像确实减了不少,但问题是,我还是付不起啦!!“老板”
    “绝对不能再少了!”
    啊~~原来“狐之妖魅”也有使用极限啊其实我早该想到这个了,不然样样让我免费,游戏公司不亏本才怪呢!
    只是,无奈知道得太晚了啦,不,正确地说,应该是我“认人不孰”,可谁能想到这有“亚加第一医师”之称的人竟然是个吃完就跑的主啊!!更没想到他竟会比我这个一天到晚混吃骗喝的家伙更会耍赖啊!!
    其实,说实话,我真得连自己是怎么跟他到这里来的都不知道耶,现在又更是莫名其妙地摊上了这个结果!!
    “付不出钱吗?”老板好心地问。
    我郁闷地点点头。
    老板想了想说:“那不如写一张欠条吧”
    欠条?
    “等你有钱时再来还!”
    嗯,太好了,总算能解决了!我开开心心地写好欠条,按下手印,“这样可以了吗?”
    看着老板点点头收下欠条,我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
    正当我要离开酒楼之际,我突然感觉被一种炽热地神眼注视着。顺着感觉望去,说实话,那家伙还真是相当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他身上那身铠甲,与周围其他人的比起来显得尤为出挑。
    果然是他一直在盯着我,见我回望,他也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只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向我点了点头。
    老实说,比起第一次进凤与城那会儿,我已经开始习惯各种注视的眼神,基本上也都能做到无视。可是这个的眼神却令我相当不痛快。
    见他仍没有转离目光的意思,我也不甘示弱地狠狠瞪着他,而他一开始似乎有些惊讶,可不多时,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了。
    真是的,有什么好笑的?最好笑死你!!
    可惜我的诅咒并没有实现,只见他索性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我叫冽风,我会再来找你的!!”说完他即转身离开酒楼
    这叫怎么回事啊?我愣愣地站在原地
    ※※※
    刚暂时了结债务问题的我气冲冲地就赶到那所破房子前,“大叔,你给我出来!!”我用力拍打着那扇破门,可没两下,只听“砰!”一声巨响,原先还挂着门的地方已经一无所有,只余下我的手还静止在拍门的状态。
    “咳咳”扑面而来的尘土呛得我是不住地咳嗽,更是不由地倒退了几步。
    “又是你这只小狐狸啊!!”那熟悉的身影从屋中走了出来,他望了望那倒在地上门说,“怎么,这次是来拆我家的?”
    “谁有空拆你家咳咳”这讨厌的灰尘,呛得我连话都不能好好说。
    路医师懒懒地靠在那已没有门的门框上,“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为了养神芝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
    “先不提养神芝的事,昨天你干嘛吃完就走?”我的欠债啊,也不知道何时能还清呢
    “这只是一些咨询费而已毕竟我把有关养神芝的资料告诉了你,不是吗?”
    好像确是如此耶,只不过,这咨询费也太贵了些吧“但是,有关养神芝的我最想知道的事你并没说啊!!我又不想研究它,没事要知道那么多养神芝的传说干嘛?我想知道的就只是养神芝在哪里!!”
    路医师懒懒地一笑,“关于这个,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这人怎么这样嘛
第五十六章 妖族御玺
    “大叔,你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你明明就是知道的啊!!”
    “随意让死者复活是上神所不容许的!”虽然他的语气似乎很认真,但他那样子却不由地让人觉得他说的话根本不可信。
    “但你也说了,养神芝曾使那么多受疾病所苦的人康复,甚至死而复生,为什么到我就不行了”这是歧视耶!!
    “那次的救援是上神的旨意,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那你怎么知道我这次就不是上神的旨意了?”不管怎么说我这任务也是系统给的,如果系统就是他们所称的上神的话,那我也是遵照上神旨意而行的啊!!“拜托啊,大叔,我如果找不到养神芝的话就不能就职了,那会很惨的!!你就告诉我吧!”我万分恳切地乞求道,同时启动着“狐之妖魅”,可不管试多少次都传来“无效”的提示,这还是使用“狐之妖魅”以来所第一次遇见的。
    “小狐狸,你这招术目前还太稚嫩了些,对我起不了作用的!”路医师闲闲地靠在那里说。
    呃?他怎么会知道
    “不过,你身上似乎有件不错的东西,拿出来让我看看吧!”
    在无意识中,我将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全都给掏了出来放在地上:天尧、冰晶、和那一包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的贼赃。
    路医师拿起了那包东西,径直走进了屋里,我当然也急急地跟了进去。
    进门的大厅仍然是那么的破破烂烂的,但内屋却是意想不到的整洁,只是屋里的摆设相当的简单,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几乎什么也没有。
    路医师靠在椅子上摆弄着从我这里拿去的那包东西说:“小狐狸,如果你真得只是想要就职的话,把这东西给他们就行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那么厉害?“这是什么?真得凭这个就可以吗?”
    “你自己偷来的东西都不知道?”
    “什么偷来的你可别污陷我啊!这是不知从哪来的大姐硬塞给我的!!”听他说到“偷”这个字,我忙不迭地立刻撇清,我可不想再坐牢了,那里超无聊的。
    路医师随手抛了抛那东西说“说得也是,如果这东西连你这种小狐狸都能偷的出来的话,那凤与城的守卫还不如直接回家算了!”
    这什么话啊,太小瞧我了吧“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功用?”
    路医师冲我淡淡一笑,“这是妖族族长的御玺!!”
    啊?这么伟大的东西竟然如此莫名其妙地到了我的手中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些吧?!
    “这东西失窃,现在必定已是乱成了一团。所以,你只要把这它交还过去,区区就职绝对没问题!”
    这东西昨天就在我身上了,这么说来,“你是不是昨天就知道了,却故意”我现在敢肯定,昨天这家伙是故意耍我的!!
    果然,他只是笑笑而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气死人了,这家伙的性格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我满含怨怒地看着他,而他则毫不在意地打开了那纸包,果然在纸包中的是一个玉制玺印,他不知从何处拿出小刀,对着御玺就划了下去
    “喂,等下,你要干嘛?”见他这动作,我忙伸手阻止,可为时已晚,他的刀已经刮了下去。
    “这可是用上等古玉制的,用来当药引再好不过了。”路医师边说边不停地刮着,随着他的动作,粉末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