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小狐狸的异界之旅-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字”样,分别是:爆、隐、焰、守、复、魔,“这是什么?”我看着这些珠子,疑惑地问道。
    “可能是文珠。”迷失拿起一颗珠子细细看过之后,略加思索道。
    “文珠?有什么用啊?”
    “据说可以将施术者的法术以文字的形式储存起来,供自己或他人使用,而使用者在使用时则不需消耗自己的法力值。更重要的是,目前在异界还没有听说过出现类似的东西。”
    “哇不就是有市无价?!”绝杀抢过一颗珠子,两眼顿时散发出光茫,只听她喃喃自语,“不知拿去拍卖可以卖多少?”
    “拍卖?”我撇了绝杀一眼,“才不要呢,我要留着。”
    “留什么留,当然是拍卖更能发挥它们的价值啊!别忘了,你自己还背着一屁股债呢!”
    听到“债”这个字,我忍不住稍稍犹豫了下,但又迅速坚持主张,“不管,反正它们那么可爱,我才不要卖呢!”放在身上无聊时还可以当弹珠玩,卖了不就太可惜了?
    “卖!”
    “留着!”
    “别吵了!”缥缈拿着法杖对着我们的头一人一下,“既然有6颗,那就一人一颗,想卖想留,随你们便。”
    “哼!”和绝杀对哼一下。我们便开始了分赃。选来选去,我还是挑了一颗“焰”的,而等我们全选完之后。剩下的“隐”就理所当然地分给了迷失。话虽如此,但那一颗最后还是到了我的手上。不管怎么说,即使当弹珠玩至少也需要两颗吧?
    “那我们现在”猛然间突然觉得胸口很痛,这疼痛令我不由地曲起了身体,顿时,呼吸也变得相当急促。电脑小说站http://wwP。z…z…z…c…n。com更新最快。
    “绯雪!”迷失扶着我。担心地问,“怎么了?”“我”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只觉眼前一黑,等回过神来时,已然被踢下了线。
    捂着胸口,我艰难地喘着气,不由地嘴角扬起一丝苦笑。就是因为知道当系统检测到玩家身体不适宜继续游戏时就会被强行要求下线,所以从一开始玩地时候我就赖着晨晨替我改了下头环,使得普通的小病小痛不会那么轻易地被系统发觉不然的话说不定我从一开始就根本不能登陆游戏。
    可是。既使这样,现在也唉,无力地摇了摇头。这段时间身体状况都还不错。再加上有晨晨盯着我吃药,害得我都快将这种疼痛地感觉忘记了。
    “瓴!!”晨晨焦急地扯下头环。跑到我跟前扶着我。并快速地从桌上抓过药瓶,将药丸塞进了我口中。“来,先伏在桌上。”
    我闭上眼,缓缓地调整着呼吸,片刻之后,我抬起头来向她微微一笑,不过,这此时的笑容应该充满着苦涩与无力,“别担心了,看,我已经没事了。”
    “脸色这么差,还说没事。要不去医院吧?”
    “不要!!”我赶忙摇头,真去医院地话,那没一、两个星期绝对不会放我出来的,我才不要在那么无聊的地方待那么久呢。
    晨晨看着我好一会儿,终于轻叹道,“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10点之前必须下线。”
    “啊要啦,这不管游戏的事啦我拉着晨晨的手,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再说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学了,到时候也没那么长时间可以玩了啦“再吵以后就不准玩!”晨晨地语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你我还不知道,开学后你真得会乖乖去上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谁让她这么了解我呢。
    “这不就行了,乖乖地先去睡一下吧。”
    “可是现在才9点耶
    “你还想玩啊?!”
    弱弱地低下头,任由晨晨将我扶上床。老实说,我现在连站都站不稳,恐怕真得登陆的话也会被再次踢下来,“对了,晨晨,你还上线吗?”
    “不了,我陪你。怎么了?”
    “刚刚突然被踢下线,所以”刚刚下线前的情况那么奇怪,不知道迷失他们会不会担心,“你替我跟我几个同伴说一声吧,嗯直接私聊一个叫迷失就可以了。”
    “好,等你睡着了,我就去。”晨晨将监测器在我身上连上后,便关上了灯。
    可能是身体实在太过疲惫,不多时,便沉沉地睡着了。
    在使用监测器仔细检查了一次,确定我已无大碍后,晨晨才允许我上线。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了。
    睁开眼望了望四周,记得没错的话,昨天明明是在大街上被踢下去地,可是这里怎么看都应该是在室内吧?难道是,他们把我搬去客栈了?
    疑惑地走出房间,越走越觉得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客栈,反而比较像是私人住宅,虽然不大,但却相当整洁。“绯雪,你上来啦。”刚走进前厅,便见到了正坐在那儿看着书的迷失,一见我出来,他将手中的书放在一边,眼神中难掩担忧,“没事了吧?”
    呃?昨天明明是让晨晨跟他们说我是因为突然有急事才下线地,怎么他?而且,看他这样子不会一直都在等我吧?
    “虽然后来你的朋友私聊我说你有事下线,但你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下线,而且”迷失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只见他欲言又止了几次,最终还是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轻轻一笑,“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对了,这里是哪儿?”知道迷失为什么犹豫,但对于这个话题我确实不太想说,毕竟这病并不是天生地,如果可以地话,我并不想去多想这件事。
    知道我不想说,迷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这是擎天盟在陨落城的据点之一,我暂时借住在这里。”
    啊?一个帮派地据点才那么小?
    “《异界》到目前还有正式的帮派成立,所以说是据点,这里其实也只不过是私人住宅,兼作联络之用。”看出我的疑惑,迷失耐心地向我解释道。
    喔住宅都买了啊,真奢侈耶那,绝杀她们呢?任务做完了没?”
    “嗯,昨天硬拉着去帮她们做任务,偷到东西后便连夜赶回凤与了。”看迷失这一脸无奈,我能猜到他应该被她们整得很惨,“只是”
    “什么?”
    “总觉得玖炎的这个任务有些奇怪,似乎太容易了,而且就昨天看来不对劲的地方有一堆,可是,她们似乎太兴奋了”迷失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随她们去吧,我们现在回钥村?!”
    **求一下推荐票
第一百十八章 毁
    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此时的心情。自出了传送阵后,我就一直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像是被什么肆虐过一般,剩下的除了废墟什么也没有。看着那已只余下半截的屋墙、顺着小屋的墙角垂落下来的房梁、地上四散着的砖瓦、犹如被烈焰焚烧过一般的枯树残骸,被弄得一团乱的田地,以及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大叫着跑了出去,“村长!!”
    慌乱地在尸体中寻找着,害怕找到那几张熟悉的面容,虽说这只是一个游戏,但相处了几天,我实没有办法将他们仅仅视作一条数据。
    “冷静些,绯雪。”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望着迷失,直感觉眼眶一阵温热。
    “我离开时还是好好的不管怎样,先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
    我点点,同迷失一起搜寻着,只是无论心中满怀有多大的希望,此刻所面对的仍是如地狱般的惨况。尤其是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从眼角流了下来。
    “绯雪。”迷失轻扶着我的肩膀,安慰着。
    “我想帮他们做一个墓。”我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几下。
    “嗯。”
    照理说NPC死亡后的尸体会变系统刷新,但是他们的尸体却留了下来,刚刚由于情况发生地太突然,心情杂乱下,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这么多。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后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看着那刚刚立好的墓碑,我轻叹了一声:“迷失,你说这些尸体是?”
    “你是说尸体还在?”
    我点点头。z_z_z_c_n小说网;电脑站www。z…z…z…c…n。com更新最快。“NPC死后不是应该被刷新吗?”
    迷失沉吟了会儿道:“如果说NPC死后还有尸体留存着,那就代表应该与什么任务有关。而且。钥村本身就属于新手村,系统应该不会随意让它遭到什么人的屠杀。”
    “那我们”
    “请等一下!”从一开始就被我们扔在一边地嘟嘟,几乎已经让人忘了它的存在的嘟嘟,此刻却不知从什么地方跳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不知什么东西。
    “怎么了?”
    “这个东西是你们地吗?”它将口中的东西放在地上。看着我们说,“我是从那里地破房子里找出来的。”
    我疑惑捡起来,那是一封信,信封上写着:绯雪亲启。
    打开信封,内中只有薄薄的一张纸:
    “绯雪:
    愿上神护佑,此信能到你手中。
    见到此信时,钥村可能已不复于世。
    自那日你告知小谷异状之后,我已知此事即将发生,故而早早使迷失离去。以免同遭此劫。此事已与村中所有人商量,大家都决定誓死也要留在此处,所以你无须为我们伤心。我们是甘愿付死,以成全天意。
    此事自三千年前便已注定。当年祺曾留下两则预言。一为血魔;二则为异界。血魔之事你已知,此处业已不用多说。只为第二则预言。祺曾说:待血魔净化,会有一女将开启异界失落的历史。界时幽谷将化为地狱,钥村也将不复存在。
    初悉此事,我也心存疑惑,不知失落的历史与钥村何干,直到血魔净化后,在收藏已无邪气地血魔时,无意中寻获了一本祺所遗留下来的古籍,故而才了解一切。或许钥村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守住封印而存在的,只是此刻这个封印将被揭开,钥村就成了阻碍之后,当你告知小谷的剧变时,我即知钥村的灭亡已迫在眉睫了。
    既已知在劫难逃,我们决定成全天意。因为我们不能离开此处,祺的后裔注定要与她一样为了这段历史死于此处。
    但幸运的是,最后能让我们遇见了你,因为你,使得我们整个村子在最后还能感受到这难得的欢乐。当然,还有迷失,因为他,终于可以使得混沌骑士不会随着我的死亡而从这个世上消失。
    绯雪,只愿你能寻获异界真正地历史,到那一日,一切也许会重新来过。
    亚弗”
    用手轻捂着嘴,原来这一切的灾难都是我带来的?是啊,如果当初我没有一时心血来潮来到这里,或者我没有净化了血魔,这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对,这都是我地错我
    “别想那么多了,这不管你的事。”
    “但是”
    “这是系统早就决定好地事,即使你当初没有开启这个任务,也会由别人开启啊!”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毕竟在刚刚看见村长他们地尸体时,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哀伤是不能掩饰地,他在这里住的时间比我久得多,与村里人的关系应该也很好吧。
    虽说这是游戏,但总能使人不知不觉下将他们视为真人。想到这里,我不由开始怀疑人工智能做得如此出色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绯雪,你看,这里写着:到那一日,一切也许会重新来过。”
    呃?“你是说?不,不可能的,这个游戏做的如此真实,又怎能允许死去的人重生呢?”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是啊,我应该不是这么容易下结论的人,今天是怎么了,思维就像是慢了半拍一般。其实只要数据没有被完全抹去,要使其恢复到原有状态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如果愿意的话,我也能办到,只要先让晨晨潜入主系统就行。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已完全被抹杀,也并不代表再也不能恢复
    而且,即然是最后留给我的信,那么村长就应该不会写下什么无用的东西,他在最后留下这样一句话,应该会有他的用意在其中,“重新来过”指的是什么呢?他们真得能复活吗?虽然此时并不知道,但迷失说得对,“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
    呵,即然已经留下了这个线索,那就顺着这条线索走吧,如此多愁善感可不是我的性格。
    想明白之后,我终于再度展开笑容,“虽然只有一丝希望,那也够了。”很少会那么用心地想去做一件事,但此时却不同了,我想要找到那个真正的历史,即使那不能使他们复活,我也想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何而死。
    “我想在这里找一下,有没有关祺的东西。”
    “好,我们一起。”
    经过一翻找寻,能找到的就只有被村长收藏着的那净化后的血魔,以及上次他曾给我看过的祺的手记。这也不由令我十分疑惑:为何这里关于祺的东西竟是如此之少。
第一百十九章 玩啊玩啊玩出火了
    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一本泛黄的笔记,这是刚刚在搜寻时从村长家的废墟中发现的。其实这样一本脏脏的,毫不起眼的本子一开始已经被我忽略了,可是不知为何,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一般,让我拾起了它。
    轻轻拍掉上面的灰尘,略微翻了一下。这是一本手记本,可奇怪的是上面的字并不是汉字,而是“古希腊文?”我轻声嘀咕着,“真奇怪,居然会在这里用古希腊文!难道游戏公司指望考古学家来玩吗?”
    好奇之下,我慢慢地译读着,“光暗相合即成混沌,混沌骑士乃”咦?混沌骑士?见到这几个字,我忙抬头叫着迷失。
    “怎么了,绯雪?”同样在废墟中搜寻着线索的迷失听见我的呼喊,踩着地上的碎砖乱瓦艰难地走了过来。
    “你看这个!”我将手上的笔记扔给迷失后,道,“这上面写着混沌骑士的事
    迷失接过笔记翻了几页后,满脸疑惑:“这是?”
    “喔,是古希腊文,我正好有选修,所以知道些。”诺图学园的选修课包括的范围异常广泛,几乎什么都有。而这个古希腊文则是在晨晨莫名其妙地突然对古希腊的历史感兴趣后硬拖着我一起去学的,“我看到上面有写混沌骑士就叫你过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只看到“混沌骑士”四个字就把迷失叫了过来,如果根本与混沌骑士无关的话,那就太丢脸了。
    迷失淡淡一笑,“没事。反正那里也已经都搜寻完了,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事。Wap;z_z_z_c_n.com更新最快。”
    笑着从他手中接过笔记,往碎石堆坐下。仔仔细细地研读了起来,大约在看了两、三页后。我差不多已能肯定原先的想法,“确实是关于混沌骑士的,这个字迹应该是村长地,看起来像是他所记录的某种修炼方法或技能,可能因为我不是这个职业的关系吧。看了半天都有看没有懂,真奇怪耶
    其实在《异界》中,与本职业无关之人也可以查看职业地技能书或修炼书,只是不会起到任何作用,而且受到系统限制,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阅读其他职业的技能书而学会什么,反而思绪像是被遮蔽一般,只能处于不甚了了地状态。
    “算了,不管了。迷失。你先坐下啦,我慢慢翻译给你听。”我拍拍身旁的石头道。
    话音刚落,只听系统音响起:
    系统音:“玩家绯雪领悟翻译术古希腊语)。奖励声望,1000。”
    啊?翻译术?这游戏在搞什么东东啊?而且还明明白白提示我是古希腊语。也就是说在游戏中还会出来不同的语种?那个《异界》的开发公司和语言学校有没有什么关系啊?!是不是受到什么语言学校的委托通过这个来帮他们招揽生意?
    “绯雪?”
    “嗯。等下一喔拿着笔记,疑惑地在心中默念“翻译术”。“术”字刚落,只见我手掌泛起淡淡金色光茫,那光茫慢慢覆盖在那本笔记上。
    随着光茫,笔记地页面一张张缓缓地、有节奏地翻动着,那情形看上去就像是有个隐形人在帮忙翻着一般。终于,在翻到了最后一张后,笔记缓慢合上,光茫也随之完全消失。
    此刻再看像笔记,它已与之前的样子有了很大的不同,变得相当整洁。与其说是笔记,还不如说是一本书比较妥贴些。书面上则以楷体端端正正地写了大大三个字“凝魂枪”。随手将笔记递给迷失,“你看,我多了个翻译术耶
    他接过笔记,随意地翻动着,不知不觉间,他的动作似乎渐渐缓了下来,像是在仔细阅读那般一张张地极其缓慢的翻着。
    “迷失?”疑惑中我轻轻呼喊着他。可是他并无任何反应,反而是系统音在耳边响起:
    系统音:“玩家迷失技能学习中,请勿打扰。”技能学习?难怪他看上去怪怪的
    打开盖子,将天尧斜放在一边,接着又取出两颗文珠远远的放在另一边。一切弄妥后,我审示了下成果,满意地点了点头。
    使出“幻变”再度变回狐狸状的我,此刻正压低着腰,伸出前爪,对着前方的文珠轻轻一推!!那颗文珠便应势往前“滴溜溜”地滚去。只是,可能力气很弱地缘故吧,没多远便渐渐停了下来。
    见此状,我又对准了下一颗,瞄准位置,继续推!只听一声轻脆地“叮”,两颗文珠轻轻地撞在了一起,在后一颗的推力下,第一颗又往前滚动了些许。
    “好棒耶对于这个自己发明的游戏,我感到相当满意,不由得四脚趴趴蹬地。正因为如此,我忽略了刚刚两颗珠子碰撞时那一闪而逝地火花。
    我保证一开始时我确实有乖乖等着,只不过没多久就实在觉得太无聊了,才会看,我有反省过喔以,现在可以安心玩了
    继续摆弄着那两颗珠子,就像玩弹珠般,我的目地就是用一颗将另一颗给推进天尧里。虽然,以人形来玩是很简单啦,可是,现在是狐狸状,视线和力度就免不了难控制了些。
    于是乎虽说我相当努力,但那珠子却总是越滚越偏,十次中只有一次才会正正撞在另一颗珠子上,而且微微地力道也只能带动它往前滚那么一滚。更令狐狸郁闷的是,即使两颗近在咫尺,也会相互错失,就像这次一样。
    于是,不耐烦之下,我举起爪子朝着两颗不听话地文珠重重地扫了过去,可是
    只见两颗文珠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可是不知为何缘故,一瞬间,其中一颗猛然爆裂开来,顿时引发了满天的火光,“哇,着火了!!”
    呜干我的事啦,我只是玩弹珠而已,怎么会玩到失火呢?
    对了,要救火,可是呜“幻变”的冷却时间还没到耶,要怎么救啊?!而且现在的问题不是救火,而应该是救狐狸吧?再不救的话,我就烧成烤狐狸了
    看着那貌似是被我引起的火、看着那越烧越猛的火,看着那已将我包围的火,我现在着实是欲哭无泪。呜反省了啦,谁来救我出去?我保证以后一定当一只乖狐狸,再也不玩弹珠了呜狐狸啊
第一百二十章 焰儿
    看着眼前那越烧越猛的大火,看着自己在烈焰地炙烤下已所剩不多的生命值,看着因持续使用“冰雪的抚慰”而已消耗到底的魔法值(已经不纯粹当作补血用了,反而更多的是当冷气在用,我知道这次真得是在劫难逃了使用了靠最后那一丝魔法值使出来的“冰雪的抚慰”后,我无精打采地往地上一趴,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可是等来的不是死亡,而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颗比我现在的身形要大上好几圈的蛋?
    对,是蛋,而且这蛋看上去似乎眼熟的很对了,这不就是上次那个雕像给我的?当时滴过血后我就直接塞戒指里了,根本懒得理它。这时候它突然冒出来干嘛?
    而且狐形状态是没有办法使用空间戒指的耶,它又是怎么出来的?
    百般疑惑之下,我也只顾紧紧盯着它看
    蛋冒出来后就围着我身边跳啊跳,好像与我相当亲热一般,可是还没跳上两圈,便直直地往火焰中冲去
    “呀!!”我不由惊叫出来,它不会是想变烤蛋吧?可我现在不饿啊
    “少女,请以烈炎之火沐浴此蛋”独角兽雕像的话语突然在脑中冒出,对了,烈炎之火!!
    再次望向那蛋,只见它不仅没有被煮熟。反而正疯狂地吸食着周围的火焰,那火焰先是渐渐淡去,可不多久又像是不甘就此消失一般再度冒起。Www;zzzcn.com更新最快。并急速地往蛋上覆盖了上来,但无论如何覆盖。它的能量都像是被蛋吸收一般很快就渐渐淡去。
    火焰仍是不服输,再次窜起,又再次被蛋慢慢消化。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也不知过了多久,火焰看似越来越猛。可却越来越集中。而那蛋也变得越来越鲜艳,那血一般地艳红似毫不输一旁的火焰。直到此时,我才奇怪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那围绕着我的炙热地炎气已经消失不见了,虽说火还在那处烧,但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它的热气了,甚至身上还能偶而感觉到有冷风吹过,一阵凉飕飕地。
    看着自己,虽然漂亮的白色长毛已然被熏得黑乎乎的。甚至满头满身还布满了黑乎乎的灰,但终于还是捡回一条小命了真是太我感动了,以至于就连尾巴也不由控制的摇啊摇
    只是。眼前这场蛋焰之战似乎短时期内都分不出胜负,见此情形。我只得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往地上一趴睡觉去了。(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